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勒的搜尋結果,共299

  • 憂鬱的唐吉軻德 古典樂拉了他一把

     帶著年少時壯志未酬的藝術夢想,以及這些年來,為了使團務順利運轉,龐大的經營壓力,李永豐像個敢於作夢的唐吉軻德,但他卻患上現代人的文明病憂鬱症,他說自己在病灶發作時,也曾想過一了百了,但他聽馬勒交響曲紓壓,說聽一聽會轉念,去年紙風車遇上大火,他萬念俱灰,但卻說自己回家要先聽馬勒交響曲,「藝術這麼美,生命這麼難得,怎麼能不珍惜,怎能不把握當下,繼續做我能做的事?」  和李永豐平時現身於社交場合豪邁的形象大不相同,私下的他,除了是劇場人,也是古典音樂愛好者,有時會在國家音樂廳見到他,低調地坐在觀眾席,他不只聆賞馬勒,對馬勒的生平背景、和愛妻艾爾瑪之間的情懷糾葛也瞭若指掌。  「一個性無能的作曲家,把他對妻子的情感和想望通通轉移到音樂裡,簡直是悶到極點,但想想又會讚嘆,怎麼會有人能寫出這麼憂愁又豐沛的音樂,在他的音樂也可聽見創新和突破的痕跡。」  說到此,李永豐突然詢問要不要聽音樂,他順手打開音響,點開手機藍芽連線,播放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現場瞬間轉換氛圍,他像是泡進音樂的世界,開始如數家珍,分享他的曲單,「這首是我聽古典樂的啟蒙,接著是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還有蕭邦、布拉姆斯、巴哈等人,都有不同的風格,所以我說藝術的世界裡沒有王,是各個創作者達成的境界。」  李永豐說自己是幸運的,早年他和大哥央求父親購買一台6千元的唱針音響,父親雖口中念著這是奢侈品,卻也還是買了,讓李永豐有機會聽古典音樂成長,「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幸運啊,還有很多人沒有接觸藝術的機會,所以你說,這兒童藝術下鄉工程,我怎能不繼續走下去?我要走到不能走為止。」

  • 兒時戰火 殷巴爾的音樂啟蒙

    兒時戰火 殷巴爾的音樂啟蒙

     前陣子在疫情下,全球音樂會停演,讓指揮大師殷巴爾也悶壞了,他風塵僕僕,日前專程從柏林飛來台灣,先隔離14天後出關彩排,繼續完成他在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工作。高齡84歲的他表示,能回到音樂的世界,對他而言很重要,「疫情讓我更加有感觸,我人生中重要的事情有兩項,一是音樂,二是家人,雖然外頭也正發生很多重要的事,但都沒有這兩項重要。」  來自以色列的殷巴爾表示,1945年他9歲,當時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與以色列獨立戰爭,自小學音樂的他,對戰爭的印象,就是「有很多噪音。  在13歲那年,戰爭接近尾聲,他突然在防空洞附近聽見音樂演奏聲,那一刻,他決定這輩子要走音樂的路,「雖然經歷戰爭,但我從來不曾覺得困難,因為我心中有音樂,音樂讓我看見了未來。」  先前與北市交因疫情而沒能完成的馬勒計畫,殷巴爾打算繼續完成,他表示,馬勒的音樂思考很前衛,「有一種危機感與不知該何去何從的情緒,是任何人都會遇到的情境,也因此他的音樂,在任何時刻都很重要。」  殷巴爾表示,對於一個交響樂團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一名長期合作的指揮,「我很期待和北市交繼續合作,慢慢營造屬於樂團的聲音和特色,包括樂句和聲響,這些都需要有長期而密集的工作時間才能夠達成。」此外,和上次來台排練的現場不同,這次為了安全防疫距離,樂團特別在殷巴爾的指揮席前,設置一整排透明隔板。

  • 湯瑪斯.漢普森9月來台唱馬勒 先隔離14天

    湯瑪斯.漢普森9月來台唱馬勒 先隔離14天

     疫情過後,交響樂團工作型態大改變,從國外來台演出的音樂家,皆需先隔離14天才能開始工作。國家交響樂團13日公布2020/21樂季,其中包括葛萊美獎得主、男中音湯瑪斯.漢普森,將於9月再度來台,演唱馬勒作品。面對隔離需求,藝術顧問呂紹嘉表示,已和湯瑪斯事先溝通並達成共識,「他告訴我很願意來,即使需要先隔離14天,他也同意。」  呂紹嘉表示,疫情過後,音樂家工作方式有所改變,所需時程因隔離而變得更長,「但卻也因此可以有不同的思考,例如,湯瑪斯這趟來,得先隔離一段時間,等於是專程在台灣停留一段時間,既然如此,除了演出,我們就再另外安排大師班,希望能有多一點分享。疫情間,時時保持開創性,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此外,新樂季裡出現首次來台的指揮家,包括上一個樂季原本要來,但因疫情而取消演出的指揮家安立奎.馬卓拉,以及2009年拿下馬爾科國際青年指揮大賽首獎的指揮家喬舒亞.韋倫斯坦。呂紹嘉表示,「前者是目前國際公認精通歌劇的指揮,後者則是年輕有為,拿下大獎時才22歲。」  然而,由於疫情仍在變動,不少樂友關切,樂季裡從國外來的音樂家是否能順利來台,執行長郭玟岑表示,已和談定的音樂家有默契,會視情況調整。  其實,不只樂季裡的音樂家,呂紹嘉卸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一職後,預計先離開台灣到德國,9月新樂季開始前再返台,到時同樣需要先隔離14天,才能開始工作。

  • 莊東杰任波鴻交響樂團總監 預計規劃布拉姆斯、馬勒全集

    莊東杰任波鴻交響樂團總監 預計規劃布拉姆斯、馬勒全集

    曾拿下丹麥馬爾他指揮大賽首獎、馬勒指揮大賽第二名的台灣指揮家莊東杰,將在2021/21樂季,擔任德國波鴻交響樂團音樂總監,這是他音樂生涯中,第一個樂團音樂總監職位,日前德方正式舉辦記者會發布消息,他表示,「未來預計為樂團規劃布拉姆斯、馬勒全集。」  莊東杰表示,波鴻交響樂團向來以創新演奏為主,過去德國音樂出版商協會曾兩次頒發「年度最佳音樂會節目」給樂團,「除了延續樂團原有的活力,我希望和團方討論,能為樂團累積更多傳統曲目,和團員們一起切磋我們的詮釋,留下不一樣的版本。」  莊東杰日前在波鴻市政廳和樂團簽署3年合約,同時附有可再續簽2年合約的選項。現年38歲的他表示,這5年來,在各樂團擔任客席指揮,到處累積經驗,「我總算能有一個樂團可以專心衝刺、專心工作,和團員們一起打造音樂。」  過去台灣指揮家在歐洲樂團佔有一席之地的例子,還包括呂紹嘉曾任德國國家萊茵愛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德國漢諾威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以及簡文彬曾擔任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等。  莊東杰來自音樂世家,父親是法國號演奏家莊思遠,母親是大提琴家張美玲,自小學習音樂,15歲獲得全國音樂比賽法國號冠軍,國中畢業後赴美求學,大學時期就讀於印第安納普渡大學統計學系,在大四那年發現最愛的還是音樂,於是選擇重返音樂之路。  莊東杰在2006年向指揮家廖年賦學習,隔年考上辛辛那提音樂院,拿到指揮碩士學位後,又考進寇蒂斯音樂學院。莊東杰是一代指揮大師穆勒關門弟子。2012年起陸續在布加勒斯特、馬勒等指揮大賽獲獎。

  • 卸下NSO音樂總監一職 呂紹嘉送觀眾兩個禮物

    卸下NSO音樂總監一職 呂紹嘉送觀眾兩個禮物

    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將在7月任期屆滿離任,之後擔任藝術顧問,在告別前的最後一場音樂會,他送給觀眾兩個禮物,一個是海頓的告別交響曲,另一個是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    呂紹嘉表示,告別不一定要沉重,「這兩首作品,一首展現音樂家的幽默,另一首則是音樂家對世界的告別,有一種東方的禪意在裡面。」  呂紹嘉說,3個月前的澳洲染疫音樂家事件,居家隔離的日子,讓他過著規律的生活,如今能重返舞台演出,他心懷感激,「14天過後,我天天跟媽媽吃飯,天天練琴,琴藝進步,接著活動又開始了,能重返舞台,我感覺光榮、珍惜和感謝。」  海頓的告別交響曲,創作於1772年,背後有個有趣的故事,海頓當時擔任宮廷樂長,他的團員想回家,但是他們的貴族雇主不肯放人,這該如何是好?  呂紹嘉表示,海頓想了一個絕佳的點子,展現他的幽默感,「這首作品的樂譜,會標註樂器演奏完一個樂句後,可以下台,例如:雙簧管演完下來後,再隔幾句,換第二小提琴,接著是中提琴、大提琴,一一離開的樂手,讓貴族明白,團員想回家的心情。」  關於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呂紹嘉表示,這是作曲家在表現內心的糾結,「馬勒曾說,奧國人把我當波希米亞人,德國人把我當奧國人,全世界把我當猶太人,我永遠找不到歸屬。」  呂紹嘉表示,馬勒這種尋找歸屬感的感覺,在音樂中的表現,是透過西方聖詠傳達,「你會聽到有一點東方禪意在裡面,他要求樂手,不帶感情地去和一些很慢的樂段連結,直到最後漸漸遠離世界。」  呂紹嘉表示,對指揮家或音樂家而言,馬勒第九號交響曲是一首一生經歷過一次就難忘的作品,「我在2005年、2014年和NSO演馬九,現在要再演第三次,能夠再經歷一次馬九,是我身為音樂家的福分。」

  • 挑戰指揮馬勒一 久石讓擁抱古典樂

    挑戰指揮馬勒一 久石讓擁抱古典樂

     以《龍貓》、《神隱少女》等宮崎駿動畫配樂聞名世界的作曲家久石讓,近年也在歐美、台灣等地實踐古典音樂理想,指揮貝多芬、布拉姆斯等人作品,也公開彈琴,今年7月也已完成全本貝多芬交響曲專輯錄製,這次在台灣,則是完成馬勒第一號交響曲演奏,久石讓表示:「我熱愛所有類型的音樂。」  面對音樂總是絕對專注和認真,這幾日久石讓抵台,所有行程都是排練,戰戰兢兢地準備,「不管是彈琴還是指揮,每場音樂會的壓力都很大,我必須保持靈活狀態。」  久石讓表示,他從小就很常去電影院,在學習音樂的過程中,也經常思考如何把畫面轉換成音樂,「一直到我遇見宮崎駿,是他讓我走上電影音樂之路,我看見了極簡音樂和現代音樂的可能性。」  這幾年,久石讓又再度回歸古典音樂,「我重新思考了貝多芬、布拉姆斯的音樂,這裡面的音樂內涵非常強大,讓人願意一再深入研究。」  久石讓來台音樂會,今(13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明(14)日還有一場,在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曲目為《神隱少女》交響組曲、馬勒第一號交響曲,樂團為NSO國家交響樂團。

  • 以馬勒打造樂團體質 殷巴爾親民會樂迷

    以馬勒打造樂團體質 殷巴爾親民會樂迷

    享譽國際的指揮大師殷巴爾與北市交合作的第一個樂季,即將登場,將展開連續4場馬勒系列音樂會。殷巴爾表示,演奏馬勒作品,是很好的訓練樂團方式,「當樂團演奏全套馬勒作品之後,整體音樂素質都會有大幅度成長。」  過去殷巴爾任職東京大都會交響樂團首席指揮期間,曾帶領該團演出3次馬勒全集。不過,他幽默表示,若要和北市交演完馬勒全集,也許要到2028年,屆時他也「92歲那樣年輕」了。  殷巴爾表示,馬勒可說是最前衛的作曲家,「馬勒的音樂特別能夠觸動現代人的心,他所身處的世界跟現在一樣充滿危機,有一種不知何去何從的徬徨情緒,所以他的作品不會被時間潮流淘汰。」  今(5)日北市交特別舉辦見面會,讓樂迷和殷巴爾零距離,談到指揮工作,殷巴爾表示,身為指揮的責任,就是透過深讀樂譜與作曲家溝通,理解並忠實傳達作曲家想表達的話語是最重要的,「即使已經演奏了20、30次,我每次仍以全新的視角看待。和樂團的工作也是一樣,在每次排練中都要不斷探索更多新的東西,而不只是重複。」  北市交「殷巴爾的馬勒傳奇」大師系列音樂會首場10月20日《千人交響》音樂會已完售,10月25日將在高雄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音樂廳、10月27日在國家音樂廳演出《馬勒,復活!》,11月3日在台北中山堂演出《天堂之歌》音樂會。

  • 重返年少壯志豪情 呂紹嘉和劉孟捷攜手同台

    重返年少壯志豪情 呂紹嘉和劉孟捷攜手同台

    本周末不少樂團開季,由指揮家呂紹嘉所所帶領NSO國家交響樂團的全新樂季,將在本周末登場,他以「豪情初綻」為音樂會主題,邀請年少時就認識的好友、鋼琴家劉孟捷擔任開季音樂會的獨奏家,演出貝多芬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樂團也將演出在台灣鮮少聽見的馬勒《悲嘆之歌》。  呂紹嘉表示,過去10年來,完成了馬勒交響曲全集,「現在再加上這一首從未演過的悲嘆之歌,可說是完整了。」呂紹嘉說,這是馬勒18歲的作品,「全曲編制龐大且細膩,可看見他的大膽用法和勇氣。」  呂紹嘉表示,「悲嘆之歌可以代表馬勒所有的音樂思想,他後來寫的作品,在這部作品裡可以看見類似元素。這次音樂會的三首曲目皆是三位作曲家一鳴驚人的年輕作品,這也象徵NSO將往新的路前進,具有傳承的味道。」   此外,2020適逢貝多芬誕辰250周年,呂紹嘉和劉孟捷討論決定演奏貝多芬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劉孟捷表示,「這是貝多芬創作的五首曲目中,最成熟的鋼琴協奏曲,我和呂總監一直都有心連心的感覺,一起演奏音樂感覺很好,NSO也一直都站在一個很高的位置上,藝術性很高。」  《悲嘆之歌》演出團隊和音樂家包括台大校友合唱團、台北愛樂兒童合唱團團員陳仲威、鄭勝豪,以及聲樂家林玲慧、翁若珮、孔孝誠及葉展毓等。演出將於9月20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登場。

  • 悲嘆之歌  呂紹嘉給NSO的馬勒拼圖

    悲嘆之歌 呂紹嘉給NSO的馬勒拼圖

    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在2020年任期屆滿後,將不再續任,這是他留在NSO的最後一年,今(1)日他為樂迷和團員們,開出超「澎派」菜單,包括貝多芬《莊嚴彌撒》、馬勒《悲嘆之歌》等,其中《悲嘆之歌》可說是呂紹嘉給NSO的最後一塊馬勒拼圖,深情的禮物,呂紹嘉表示:「過去10年來,我們完成了馬勒交響曲全集,現在再加上這一首從未演過的悲嘆之歌,可說是完整了。」  呂紹嘉是法國貝桑松國際指揮賽、義大利佩卓第國際指揮賽、荷蘭孔德拉辛國際指揮賽,三大指揮大賽首獎得主,回想自2010年上任以來,他以「走一條長遠的路」為信念,為樂團安排一連串馬勒交響樂曲,磨練樂團質地。  10年下來,除了馬勒未完成的第10號交響曲之外,其他前9首都已完成,呂紹嘉表示,「其中第9號交響曲,我曾經在2005年、2014年和NSO一起演出,現在又要再一起演一次,相信我們經過這14年,都有更深的感觸。」  除了馬勒,明年NSO將前往荷蘭、英國、瑞士、法國和日本巡演,適逢貝多芬250周年,呂紹嘉特別在日本行安排了貝多芬第7號交響曲,呂紹嘉說,這首「貝七」是NSO招牌曲目,「除此之外,前些年受到日劇《交響情人夢》影響,讓更多人認識貝七,連我女兒也是透過這部日劇,了解很多首古典音樂作品,這是首熱鬧、歡慶的曲目,很適合和觀眾們同慶。」  日前公開場合,有觀眾詢問呂紹嘉:「總監,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們?」呂紹嘉表示,未來他將再以不同的方式回到NSO,並非永久離開。 在NSO的最後一年,呂紹嘉說他會更加珍惜每一場演出,平常看起來冷靜、不苟言笑的他,現在也很能和團員們開玩笑,排練時還會舉網紅角色為例,作為形容音樂的方式,逗得團員們開心大笑,「原來總監在古典音樂之外,也有在關注網紅生態」。

  • 馬勒如同一本小說   老大師殷巴爾精彩展讀

    馬勒如同一本小說 老大師殷巴爾精彩展讀

    趕上唱片工業發達的黃金年代,即將上任北市交首席指揮的老大師殷巴爾對錄音錙銖必較,他的經典錄音包括擔任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首席指揮16年期間所錄製的全套馬勒、布魯克納和蕭士塔柯維契的交響曲,至今都是名盤,更被譽為是這三個作曲家交響曲最完整與經典的詮釋者之一。昨天消息一出,不少資深樂迷紛紛在古典群組留言,「以後只聽北市交了!」 殷巴爾說,他喜歡做全集,能從第一號開始有它的好處,但也不盡然,「就像馬勒的音樂,像是一部有很多章節的小說,從哪裡開始都可以,音樂就可以告訴樂迷他的故事,他的感受;在最後的交響曲,很明顯他知道死亡不遠,馬勒的交響曲全集又像是他的自傳,每一個樂段都可以知道他的心情。」 殷巴爾說,馬勒是最好的作曲家,「因為他的音樂表達了當代的情感。」殷巴爾觀察,現在的人們無論在大陸,在日本,在韓國,「我們正處於歷史的艱難時刻,有極端,有左右,不知道生活會如何改變?人們需要一個方向,馬勒的音樂表達了所有這一切。」殷巴爾說,馬勒本身就有這些恐懼和希望,「他用命運處理諷刺,他討論生命跟何去何從,與人們共感,這就是馬勒如此被喜愛的原因。」

  • 83歲以色列指揮大師殷巴爾將出任北市交首席指揮

    83歲以色列指揮大師殷巴爾將出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首席指揮,從今年開始任期三年,直到2022年。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何康國表示,今年是北市交50周年,能夠請到殷巴爾擔任首席指揮,希望可以對樂團有所幫助。 猶太籍的指揮家殷巴爾出生於以色列,曾在耶路撒冷音樂學院修習小提琴和作曲,之後拿伯恩斯坦獎學金,進入巴黎國立高等舞蹈音樂學院進修。除了伯恩斯坦提拔之外,殷巴爾還受到傑利畢達克的指導,26歲獲康泰利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從此展開國際音樂生涯。 殷巴爾的藝術生涯與同為猶太人的馬勒密不可分,對殷巴爾而言,馬勒是他「生命中的必須」。殷巴爾在1974年到1990年間擔任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首席指揮長達16年,期間錄製了全套馬勒、布魯克納和蕭士塔柯維契的交響曲,可說是這三個作曲家交響曲最完整與經典的詮釋者之一。

  • NTT台灣國際藝術節  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開場

    NTT台灣國際藝術節 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開場

    台中國家歌劇院台灣國際藝術節(NTT-TIFA)將於3月9日及10日由德國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揭開序幕,舞團40名舞者與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近百名樂手將同台演出。台中歌劇院7日表示,這是台中首次以大型管絃樂團現場搭配現代芭蕾的表演盛事,並呈精湛的舞技與馬勒第七號的音樂之美。  德國萊茵芭蕾舞團藝術總監馬汀.薛雷夫(Martin Schläpfer)常以古典音樂來編創舞作,例如,巴哈、海頓、莫札特等樂曲都曾入舞,而馬勒的第七號交響曲則是他所處理過演奏難度最高的音樂。  馬汀.薛雷夫7日在記者會中表示,馬勒的第七號交響曲是一部極具衝擊性、創造性的作品,豐富的情感與縝密的結構在樂團演奏頗具困難度,要與舞團現場合作更是困難。他在創作時以完整音樂為優先考量,要將音樂與舞者的肢體語彙達到平衡的境界,是《馬勒第七號》最大的挑戰,也希望帶給觀眾嶄新的感受。  馬汀.薛雷夫分享說,他將馬勒音樂豐富的情感,轉化成為舞作畫面。例如,他在第三樂章以女巫群舞來展現音樂的感受;第五樂章則以讓舞者玩起「大風吹」遊戲,透過具有故事性的舞蹈畫面,來表達音樂的表情。  記者會並透過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排演畫面,指揮家簡文彬在影片中表示,《馬勒第七號》完整演出具有單獨故事性的舞蹈;馬勒的交響曲非常有敘事性及戲劇張力,能與舞蹈搭配演出,更能展現台上台下豐富的情感流竄。

  • 馬勒壯闊、伯恩斯坦燦爛   杜達美指揮功力了得

    馬勒壯闊、伯恩斯坦燦爛 杜達美指揮功力了得

    扭著腰跟著樂團踮起腳跟跳三拍,偶爾甚麼都不做只靜靜跟著音樂,指揮巨星杜達美昨(11)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與柏林愛樂帶來了精彩的演出,上半場的伯恩斯坦《管弦樂嬉遊曲》與下半場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各自精彩破表,柏林愛樂的音色依舊細膩精緻,但在杜達美指揮下更為自由明亮,也讓台灣樂迷見識到柏林愛樂「有容乃大」的音樂寬度。 帶著百年大團柏林愛樂,杜達美終於抵台帶來三場音樂會,也將首度造訪高雄,成為衛武營落成之後第一個造訪的國際樂團。昨晚音樂會全場滿座,光是樂團進場現場樂迷就已經自主鼓掌不斷,足見杜達美加上柏林愛樂的雙強魅力,絕對可以掀起整座國家音樂廳。 伯恩斯坦是杜達美的偶像,也是精神導師,昨天上半場的伯恩斯坦《管弦樂嬉遊曲》熱情洋溢,管樂聲部也隨著音樂站起來演奏,展現伯老的音樂風格,也看見杜達美驅動樂團的魔力。下半場則是「內行人聽門道」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這首樂曲也是杜達美的「心頭好」,他不但全程背譜,聲部平衡與音樂流動深具爆發力,動人的〈第四樂章〉以弦樂和豎琴來演奏,弦樂厚實襯出豎琴的空靈,杜達美以指揮棒調理出純然的昇華,層層堆疊,讓樂迷聽見了愛情的顏色,令人悸動。 杜達美說,他視柏林愛樂前首席指揮拉圖如父如好友,「柏林愛樂有自己的百年榮耀,但樂團也願意開放心胸,和指揮如我一起探索作曲家的音符密碼,就像好駕駛在開賓士,我們互相理解與欣賞。」杜達美表示,與柏林愛樂合作十年,他看過多次柏林愛樂的訪台影像片段與人山人海欣賞戶外轉播的人潮,「這次很高興有機會與樂團一起,和台灣觀眾產生連結。」 杜達美指揮柏林愛樂音樂會還有兩場,13日將演出伯恩斯坦《第一號交響曲》以及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14日音樂大軍則將移師高雄衛武營演出,曲目則是伯恩斯坦《管弦樂嬉遊曲》以及馬勒《第五號交響曲》。 今年柏林愛樂選擇11月14日高雄衛武營場次,做為此次亞巡十場中唯一一場數位音樂廰全球直播,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戶外劇場、屏東演藝廳也加入同步轉播行列。衛武營戶外轉播主現場也將架起16公尺乘以9公尺的巨型螢幕,讓更多樂迷親炙杜達美的親和魅力。

  • 馬勒的繆斯 艾爾瑪情史豐富

    馬勒的繆斯 艾爾瑪情史豐富

     馬勒的交響曲幾乎都是為妻子艾爾瑪而寫,包括這次在台灣演出的《千人交響曲》,而《第7號交響曲》更直接題獻給她,當時馬勒喪子,又被迫離開維也納歌劇院總監一職,接連發現妻子跟包浩斯學派創辦人建築師葛羅畢斯搞外遇,心力交瘁。馬勒希望用這首樂曲挽回愛妻的心,最後艾爾瑪雖然回到馬勒身邊,卻也不曾跟小王斷絕往來。  誰是艾爾瑪?怎麼可以讓這麼多才子都愛上她?  艾爾瑪才貌雙全,不但深具吸引力,而且本身慾念強烈,她的男人全都是有天份且有成就的藝術家,包括20世紀初的畫家克林姆、艾爾瑪的作曲老師柴姆林斯基、馬勒、費滋納,外遇對象後來變成第二任丈夫的建築師葛羅畢斯,他是包浩斯運動的創建人;畫家克克旭卡則是艾爾瑪最愛,以及後來成為第三任丈夫的作家維爾夫。  艾爾瑪是馬勒音樂上的繆斯女神,也是生活上的依靠,但馬勒非常大男人,艾爾瑪婚後被迫放棄作曲,幫馬勒抄譜,生活中只有馬勒,馬勒生活中卻只有音樂。喪子之後,艾爾瑪認識了小她4歲的葛羅畢斯,兩人乾柴烈火,但三角戀被馬勒發現,三方談判,艾爾瑪最後還是選擇了馬勒。  馬勒去世時,艾爾瑪才32歲,葛羅畢斯後來與艾爾瑪結婚,但婚後艾爾瑪仍不改出牆毛病,又與畫家克克旭卡及作家維爾夫來往,後於1929年與維爾夫結婚終老,情史之豐富,也成為後世樂迷津津樂道的話題。

  • 馬勒第8 500人震撼登場

    馬勒第8 500人震撼登場

     國內三大公立交響樂團─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與國家交響樂團(NSO),今(15)晚同時舉行音樂會。其中國台交與北市交首度聯演馬勒第8號《千人交響曲》,由丹麥愛樂音樂總監水藍擔綱指揮;NSO則由音樂總監呂紹嘉領軍,演出莫札特生平最後三首交響曲。  合唱與樂團取得平衡  上一次台灣演出馬勒《千人交響曲》是在建國百年,由北市交與NSO合作演出,6年後改與國台交合作,指揮水藍表示,「我希望可以把音色調得更暗一點,更趨近維也納式當時馬勒時代的音色。」  這次演出,舞台上超過500人,其中合唱就超過300人,合唱團與樂團之間的平衡至為重要,水藍表示,「台灣古典樂壇已經很久沒有大事件或大活動,我們兩團都希望,雖然過程困難重重,但我們可以用音樂把大家連結在一起。」  莫札特最後的交響曲  NSO今年樂季開季推出莫札特最後三首交響曲─第39、40、41號,呂紹嘉說,這三首作品在目前的歷史記載中,沒有任何單位或皇室委託,「純粹是莫札特自己所追求的音樂藝術。」  呂紹嘉表示,莫札特在一個夏天以3個月時間就完成這三首交響曲,「這三首交響曲就是一體,三首在3個月內創作完成,個性卻是那麼不同,在那個年代,我深信莫札特寫的沒有人可以懂。」  第40號最私密的作品  呂紹嘉說,《第39號交響曲》處處可見巧思;《第40號交響曲》是莫札特最私密的作品,樂章一開始就有各種嘆息,是一首悲傷的交響曲。《第41號交響曲》則是金碧輝煌,是在向巴洛克時期音樂的精密對位致敬。  國台交與北市交「宇宙之音─馬勒千人」音樂會9月15日在台中市中山堂、16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NSO「莫札特三響」音樂會今晚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台灣三公立樂團同晚演出   競合較勁

    台灣三公立樂團同晚演出 競合較勁

    馬勒迎戰莫札特!國內三大公立交響樂團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與國家交響樂團(NSO)同晚舉行音樂會,頗有叫陣意味。其中國台交與北市首度聯演台灣少見的馬勒《第八號交響曲「千人交響曲」》,由丹麥愛樂音樂總監水藍擔綱指揮,氣勢浩大;NSO則由音樂總監呂紹嘉領軍,演出莫札特生平最後三首交響曲,用細膩跟精緻品味古典樂派的萬千氣象。 上一次台灣演出馬勒《千人交響曲》是在建國百年,由北市交與NSO一起合作演出,六年後NSO換成了國台交,指揮水藍表示,排練兩天,兩團團員很多不是學長姐就是室友,「我覺得樂團必須更為抱團(團結),我希望可以再把音色調得更暗一點,更趨近維也納式當時馬勒時代的音色。」 這次演出馬勒《第八號交響曲》舞台上超過5百人,其中合唱就超過3百人,合唱團與樂團之間的平衡至為重要。音樂會除了兩團之外,獨唱家包括有前凱瑟琳費利爾獎得主女高音艾瑪‧貝爾、男高音貝瑞‧班克斯、台灣女高音左涵瀛、黃莉錦;男中音巫白玉璽及女中音陳珮琪。 「台灣古典樂壇已經很久沒有大事件或大活動,我們兩團都希望,雖然過程困難重重,但我們可以用音樂把大家連結在一起。」國台交團長劉玄詠表示,過去台灣團壁壘分明,但他認為現在已經是21世紀,大家可以一起競爭,也一起合作,一起把古典音樂的餅做大。 揚棄大堆頭式的新樂季開幕,NSO今年樂季開季節目推出了三首莫札特生平最後的第39、40到41號三首交響曲,讓樂團自己就是主角。呂紹嘉說,這三首作品在目前的歷史記載中,沒有任何單位或皇室委託,「純粹是莫札特自己所追求的音樂藝術。」 呂紹嘉說,莫札特在一個夏天以三個月時間就完成這三首交響曲,「這三首交響曲就是一體,三首在三個月內創作完成,個性卻是那麼不同,在那個年代,我深信莫札特寫的沒有人可以懂。」呂紹嘉說,《第39號交響曲》處處可見巧思;《第40號交響曲》是莫札特最私密的作品,樂章一開始就有各種嘆息,是一首悲傷的交響曲。《第41號交響曲》則是金碧輝煌,就是在向巴洛克時期音樂的精密對位致敬。」 國台交與北市交「宇宙之音-馬勒千人」音樂會9月15日在台中市中山堂、16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NSO「莫札特三響」音樂會將於9月15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國台交X北市交!【馬勒 千人】今秋台北、台中盛大登場

    古典樂迷照過來!今秋台北、台中很「馬勒」!馬勒的這首《第8號交響曲》俗稱《千人交響曲》,這也是馬勒所有交響曲中,唯一題獻給妻子艾瑪的樂曲! 國內兩大公立樂團—文化部所屬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及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將以【宇宙之音-馬勒 千人】音樂會首度攜手聯演,浩大的演出陣容就在9月15日(五)台中市中山堂及9月16日(六)台北國家音樂廳。 本場音樂會由水藍大師擔任指揮,帶領兩團聯演馬勒第八號交響曲,並邀請多位享譽國際的國內外知名聲樂家結合四組合唱團共同演出,由近五百人之演出陣容詮釋此部磅礴巨作,實屬今年樂壇最大盛事,並期開創國內樂團合作新局。 國內最具歷史的兩大公立樂團 聯手開創合作新局 國台交於1945年創立於台北,為台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1972年奉命遷移至台中,自創團以來,邀請國內外優秀音樂家參與演出,開啟國人欣賞古典音樂的風氣,並致力扎根教育,對於古典音樂的普及居功厥偉。國台交一直持續以國家級演奏團隊為定位,提昇台灣古典音樂演奏與欣賞水準為目標,並不斷求新求變;2015年樂團歡慶70週年之際,在桃園國際機場的快閃演出影片,公開至今已有逾440萬瀏覽人次。這在在顯示,國台交是一個資深且同時充滿旺盛活力的團隊。 北市交成立於1969年,30餘位音樂家齊聚一堂,為當時尚稱一片荒蕪的台北音樂環境,注入無數美妙的音符。從成立之初,北市交就以高水準的音樂品質聞名,邀請合作的知名音樂家更是不計其數,成立至今,已成為超過百人的大型樂團,為台灣音樂演出史寫下精采的篇章,也成為唯一隸屬於首善之都的西方樂團。1979 年開辦的「台北市音樂季」,更是台灣大型音樂季之先河,每年進行歌劇製作的悠久傳統更為人所讚譽。 國內最具歷史的兩大公立樂團,對台灣古典音樂的推廣耕耘與播種扎根同樣功不可沒;兩團經歷數十年的經營,在現階段都進入了團員世代交替之時,新血團員的加入為兩團洋溢出更多的年輕活力。此次兩團首度攜手合作甚為難得,曲目也精心選擇難得有機會演出的馬勒第八號交響曲這部龐大作品,可謂是國內樂團一大盛事,團員與樂迷們都對此次的聯演充滿期待。 記者會上文化部次長楊子葆表示,此次國內歷史悠久的兩大樂團第一次共同合作,在國內也算非常少見,實屬不易,牽涉到相當多的行政及樂團專業合作細節,國台交與北市交兩團加上四組合唱團員及獨唱聲樂家們共近五百位龐大陣容共同參與演出馬勒第八號交響曲,在國內樂壇是非常難得的盛事也是好事,期待此次的合作可以帶給大家正向的藝術感動。 水藍率國內外眾聲樂名家及四組合唱團 聲勢浩大 響徹天際 音樂會由水藍大師擔任指揮,邀請多位享譽國際的國內外知名聲樂家參與—女高音艾瑪‧貝爾Emma Bell為前凱瑟琳費利爾獎得主,為演唱經驗豐富的年輕戲劇女高音;男高音貝瑞‧班克斯Barry Banks是全球各大歌劇院常客;台灣旅義聲樂家左涵瀛,為首位正式與義大利普契尼歌劇院簽約並在Torre Del Lago 普契尼歌劇節演出杜蘭朵公主的華人女高音。 台灣留法聲樂家黃莉錦,是今年一月唯一獲選參與卡列拉斯告別演唱世界巡迴台灣場次的女高音;男低音沈洋是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和美國IMG國際藝術家管理公司簽約歌唱家並任教於上海音樂院;另還有國內相當活躍的男中音巫白玉璽及女中音陳珮琪。合唱團部份則結合台中藝術家合唱團、台中室內合唱團、台中市新世紀合唱團、惠文國小合唱團等共同聯演。 音樂會訂於9月15日台中市中山堂、9月16日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音樂會票券於8月1日啟售,票價自300元起,而為了鼓勵學生進場欣賞音樂會,提供「學生體驗票」,讓學生以100元即可進場體驗交響樂團演出之震撼。 【宇宙之音-馬勒 千人】國台交X北市交聯演音樂會 9/15(五)19:30台中市中山堂(台中市北區學士路98號) 9/16(六)19:30台北國家音樂廳(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 馬勒千人交響曲 國台交 北市交首度聯手

    馬勒千人交響曲 國台交 北市交首度聯手

    可以競爭,也可以合作!動員近500位音樂家齊聚一堂,馬勒《第八號交響曲》下月將在台北與台中演出。該曲編制過於龐大,一般少有機會演出,這次將由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聯手共演,指揮由新加坡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也是知名指揮家水藍擔綱。 國台交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北市交則是台灣最先走向樂季專業演出的交響樂團,兩團分居台北與台中,卻不曾有機會聯演,這次能夠促成合作,也為一向發展壁壘分明的古典樂壇創造動感話題。 文化部次長楊子葆表示,現在的世界彼此之間關係不再涇渭分明,有時是競爭,但有時也必須合作,才能創造雙贏,「我們很樂見北市交與國台交可以同台演出,行政程序上雖然很繁複,但是我們相信演出一定會非常精彩。」 國台交團長劉玄詠表示,古典音樂市場持續萎縮,很需要有更多的音樂創意,讓樂迷可以走進音樂廳來欣賞古典音樂,「這次北市交願意合作,兩團一起在台上演出,希望是一個合作的開始。」北市交代理團長劉得堅表示,台北市長柯文哲常說各組室要多互相溝通,聯繫,「這次跟國台交合作,就是文化上互相競合的典範,也要謝謝雙方演出團員與行政團員一起努力,才有這樣的結果。」 馬勒《第八號交響曲》又被稱為《千人交響曲》,編制相當壯盛,這次兩團將出動超過120位交響樂團團員演出,另外光是合唱團加上男女歌手就超過3百人,預料將會有超過450位音樂家在台上演出。 由於兩團弓法不盡相同,目前確定由北市交首席姜智譯負責〈第一樂章〉、國台交首席張睿州負責〈第二樂章〉。其他聲部首席則由協調產生,目前大致上已經確認。 馬勒曾說:「《第八號交響曲》已經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行星運行的聲響。」馬勒表示:「相對於這首作品,過去的交響曲只不過是序曲。過去的作品都以主觀的悲劇處理,但這首交響曲卻是歌頌偉大的榮耀與歡喜。」該曲的音響效果驚人,再加上包括合唱團人聲、管風琴、曼陀鈴等樂器一起演出,音響效果必須平衡得宜,非常困難;尤其到了曲末,合唱團與交響樂團共同齊唱,性靈昇華之美,就在那一瞬間。 這場音樂會的聲樂家也非常有來頭,包括英國重量級女高音艾瑪・貝爾(Emma Bell)、台灣優秀女高音左涵瀛、黃莉錦;台灣女低音陳佩琪、台灣男中音巫白玉璽等。音樂會將於9月15日在台中市中山堂,9月16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

  • 指揮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簡文彬獻處女秀

    指揮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簡文彬獻處女秀

     與作曲家馬勒創作《第九號交響曲》的年紀相仿,也與馬勒一般有著豐富的歌劇演出背景,德國萊茵歌劇院終身駐院指揮、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召集人暨準藝術總監簡文彬,將指揮國台交,演出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在舞台上指揮馬勒《第九號D大調交響曲》,這是我的第一次。」  沒有指揮家不想挑戰馬勒,簡文彬說,過去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之際,也策畫過「發現馬勒」的系列音樂會,「但我是主人,不能挑交響曲,要讓客席的指揮先挑,我也與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失之交臂。」  簡文彬說,國台交原本有指揮,但因為臨時無法出席,必須找人代打,後來問他是否可以演出,他看了時間可以就答應了,「演完了這一首,馬勒九首交響曲我就只剩下《第五號交響曲》還沒演出過。」  簡文彬表示,馬勒在寫《第九號交響曲》時,正值50歲的壯年,這也是一位指揮家的黃金時期,但這首作品卻常被認為是馬勒暮年之作,「但我認為這是他創作的巔峰,不應該看成是夕陽無限好的人生眷戀與告別。」簡文彬認為,「馬勒進一步將歌劇院中的戲劇性加入交響曲當中,把心情寫進樂譜,很多速度的標註,純粹就只是為了要有戲劇性的效果,讓這首交響曲更生動。」  年過50,簡文彬活在當下,他回想過去無論是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或是國台交藝術顧問,中間有空檔的輕鬆時光,到現在身兼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的重責大任,簡文彬說,「每一個階段我都很開心。」  簡文彬說,就他的情況而言,「換了位置就應該換腦袋,在擔任音樂總監之時,就要把音樂做好帶好;做一個場館的營運者,就是要把每一個文化層面都顧好,不僅僅只是音樂的品味,整體節目的內容與觀眾服務的內容都要兼顧,現在這個職務,就是為國家社會做事情,再困難也要用力克服。」  國台交音樂會將於6月24日舉行,地點在台中中興堂;6月25日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 馬勒最後交響曲 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簡文彬揮棒詮釋

    與作曲家馬勒創作《第九號交響曲》的年紀相仿,也與馬勒一般有著豐富的歌劇演出背景,德國萊茵歌劇院終身駐院指揮、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召集人暨準藝術總監簡文彬將指揮國台交,帶來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在舞台上指揮馬勒《第九號D大調交響曲》,這是我的第一次。」 沒有指揮家不想挑戰馬勒,簡文彬說,過去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之際,也策劃過「發現馬勒」的系列音樂會,「但我是主人,不能挑交響曲,要讓客席的指揮先挑,我也與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失之交臂。」簡文彬說,國台交原本有指揮,但因為臨時無法出席,必須找人代打,後來問他是否可以演出,他看了時間可以就答應了,「演完了這一首,馬勒九首交響曲我就只剩下《第五號交響曲》還沒演出過。」 為了演出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國台交已經排練過兩次,簡文彬說助理指揮也已經排練過,樂團也做了分部練習,表現很好。簡文彬表示,馬勒在寫《第九號交響曲》時,正值50歲的壯年,這也是一位指揮家的黃金時期,但這首作品卻常被認為是馬勒暮年之作,「但我認為這是他創作的巔峰,不應該看成是夕陽無限好的人生眷戀與告別。」簡文彬認為,「馬勒進一步將歌劇院中的戲劇性加入交響曲當中,把心情寫進樂譜,很多速度的標註,純純粹就只是為了要有戲劇性的效果,這些都讓這首交響曲更加生動。」 年過50,簡文彬活在當下,他回想過去無論是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或是國台交藝術顧問,中間有空檔的輕鬆時光,到現在身兼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的重責大任,簡文彬說,「每一個階段我都很開心。」 簡文彬說,就他的情況而言,「換了位置就應該換腦袋,在擔任音樂總監之時,就要把音樂做好帶好;做一個場館的營運者,就是要把每一個文化層面都顧好,不僅僅只是音樂的品味,整體節目的內容與觀眾服務的內容都要兼顧,現在這個職務,就是為國家社會做事情,再困難也要用力克服。」 國台交音樂會將於6月24日舉行,地點在台中中興堂;6月25日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