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叔禮的搜尋結果,共01

  • 書 話題-不用考試 換個腦袋讀經典!

    書 話題-不用考試 換個腦袋讀經典!

     近年來,經典的復古彷彿成了另一種「新潮」。時尚界的經典復刻版、音樂界的經典音樂會,往往大受歡迎,另領風騷。在閱讀的領域裡,傳統經史子集的閱讀,是否也有翻新趨勢? \n 根據國家圖書館今年初的報告,台灣公共圖書館的借閱率排行,文學類前10名一半以上為網路小說。而流動快速的書店,則是新書的競爭戰局,新話題、新內容最易吸睛。古老的經典似乎被供入學殿,成為「知名度最高,但閱讀率最低」的書。 \n 閱讀立體化:從讀者到使用者 \n 大塊文化公司董事長郝明義解釋,經典在歷史長河中遞嬗流變,自然會蒙上一層距離的面紗,不論中西,皆是如此。在中國,經典被納入考試科舉,也更添沉重形象。進入網路時代,人們的閱讀來源暴增,經典又再次被邊緣化。這三重枷鎖,終使現代人遠離了經典。 \n 「要讓經典被看見,關鍵在推動的方式。」國家圖書館館長曾淑賢說。以國圖自9月起舉辦的「讀享經彩」活動為例, 首度以軟性的「生活美學」角度切入,選讀的經典以文學、茶藝、旅遊、愛情為主,不論大道理,而是看古人怎麼過日子。譬如展出唐代茶人陸羽的《茶經》,便請茶藝老師現場教學,讓人深入其境。不只讀與聽,更能觸與嗅,讓經典變得生動引人。 \n 郝明義則認為,每個時代的讀者有權利以最新的科技工具與編輯概念享受經典。大塊自2010年推出《經典3.0》系列,這是近年最大規模的經典導讀書系,目前已出版25冊,不但涵括中西經典,導讀陣容也屬一時之選。大塊並大手筆在兩岸三地舉辦經典導讀演講,影音紀錄也透過網路播放,呈現文、圖、影像俱全的閱讀體驗。 \n 由此觀察,現今推動經典的閱讀,出版方式和活動設計,都呈現多面向的「立體閱讀」趨勢。「就像電腦的程式開發,講求『使用者經驗』,經典閱讀也應從這個角度思考。」郝明義說。他尤其不喜強調「推動」,認為太沈重,而是透過更多的使用者經驗分享,讓閱讀經典的樂趣傳播出去,如同電腦遊戲不斷破關,一層層解開經典的密碼。 \n 教學行動化:不要忽視學生的應用力 \n 過去,學校是經典教育的搖籃,到了今天,也面臨世代差異的挑戰。中正大學台文所教授郝譽翔感慨地說,現在學生娛樂選擇多,願意讀一本書就很不容易,遑論經典? \n 但元智大學的經驗或可借鏡。元智是國內第一所將經典列為必修的大學,其「經典五十」計畫,將中西50部經典依據難易分成不同點數,學生透過修課、讀書會、沙龍等方式接觸經典,不論科系,每人都需得到50點後方能畢業。自2006年實施至今,已有八千多名學生受教,更吸引中國的大學參訪觀摩。 \n 強制參加,不會引起反彈?元智通識中心主任王又文說 :「剛開始會,現在已經變成熱門課程,學生選不到課,還會打電話來罵呢!」 \n 課程中,王又文看到新世代年輕人閱讀經典的潛力。在他教授的課堂上,學生以《孫子兵法》的「道、天、地、降、法」,解讀電影《阿凡達》,討論物質與心靈的戰爭,創意十足。也有老師上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時,帶學生去博物館看化石,學生將之應用於觀察宜蘭的蝸牛,進一步探討蘭陽平原的環境生態,而寫出精彩的報告。「現代學生對於經典的聯想與應用力,其實超乎想像地強,若他們沒有被強制接觸經典,這種能力就不會被開發。」王又文說 \n 民間私塾:以時間涵養文化 \n 當經典越來越講究生動與應用,雖能拉近距離,但是否模糊了經典的原貌價值? \n 台灣民間一直有私塾的傳統,維繫經典的閱讀與傳承,今年過世的「奉元書院」毓老師即為代表。而原為作家的馬叔禮,20年前開始在自家授課,內容包括易經、老子、詩詞、小說等,學生因受益感動,為其成立了「日月書院」。在日月上課長達10年的林文玲說:「學了10年,人生眼界都不一樣了!」不過,10年前班上有40餘位學生,現在大約只有20人左右,人數較以往減少。 \n 「文化素養是不能速成的。」馬叔禮說。在日月書院上課,不若一般才藝班多以期數計算,而是跟從老師的講學進度,沒有一定限期,有人一跟就是20年。馬叔禮說,以《易經》為例,其書之深與博,每堂3小時的課,至少要200堂才講得完。「經典就像人,是有靈魂、生機的整體。如果把人拆開了,只是個別無用的器官。」他認為,經典本身饒富趣味,但片段式的教學,會壞了大家的胃口。對於坊間有些課程著重「實用」,例如將《易經》與經營、商學結合,馬叔禮認為,只要忠於原理,應用的程度反而更廣泛。 \n 無論用什麼形式來推廣經典,希望做的都是「拋磚引玉」。這一波經典浪潮,形式上有了革新,開啟了現代人接觸經典的第一步,能否深入文化土壤,成為養分?則有待時間的累積。 \n ●「民國一百,讀享精彩」系列活動,內容請參考活動網站: \n http://100read.ncl.edu.tw/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