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拉威的搜尋結果,共113

  • 經濟學人評年度最進步國家 台灣上榜

    經濟學人評年度最進步國家 台灣上榜

    「經濟學人」評論2020年度表現最進步國家,台灣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防疫表現優異,不僅病故人數僅7例,經濟甚至逆勢成長,成就令人印象深刻而被列為候選國之一。 文中提到,2020年受疫情影響,經濟萎縮成為新常態,絕大多數國家都在低谷中掙扎,這次的候選國當中,許多也差點落入這種困境。 文中表示,台灣在這次疫情僅有7例病故,經濟成長表現遠優於他國。先不論台灣究竟是「最進步國家」還是「最進步實質自治體」,台灣都在沒有關閉學校、商店或餐廳,更別說是全面封城的情況下,就把病毒隔絕在外。 文中指出,台灣經濟成長表現在2020年更是鳳毛麟角;台灣也同時展現勇氣,在面對北京一再威脅時從不退縮。 文中表示,中國時常宣稱台灣必須回歸祖國,派遣軍艦、軍機侵台的距離越來越近、頻率越來越高。然而,在今年1月總統大選時,台灣選民拒絕了另一名親中候選人,讓總統蔡英文連任。蔡英文政府不僅庇護香港民權人士,台灣也令人認知中華文化與自由民主可兼容並蓄。 其他和台灣同列為候選的國家包括同樣防疫有成的紐西蘭。紐西蘭僅25例病故,且生活已大致回復常態。玻利維亞則是在經歷暴力示威抗議,不讓充滿賄選爭議的前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連任,並於今年10月和平選出新總統而列為候選國。 美國的防疫效率和英國、義大利及西班牙都處於墊底,但美國因為研發疫苗的「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並在11月大選讓川普(Donald Trump)無法連任,阻止了民粹主義蔓延,因此列為候選。 「經濟學人」最終把最進步國家名號頒給馬拉威。 經濟學人評論馬拉威如今的進步,必須回溯至2012 年。當年馬拉威總統穆薩里卡(Bingu wa Mutharika)病逝,但他的死訊被隱瞞,遺體甚至被運回南非接受「醫療協助」,只是為了爭取時間讓他的弟弟彼得接任。 彼得當年雖然沒能成功掌權,卻在2年後當選總統,並在2019年爭取連任。選票作假及賄選的醜聞滿天飛。馬拉威人民展開大型示威,抗議這場「修正液選舉」(許多選票上出現修正液塗改痕跡)。 經過長期調查與蒐證,2020年2月憲法法庭宣布取消總統選舉結果,重新舉行選舉,並於今年6月經過公平選舉產生新總統查克維拉(Lazarus Chakwera)。馬拉威雖然貧窮但捍衛民主而被選為年度最進步國家。

  • 疫情衝擊 馬拉威童婚及童工現象加劇

    疫情衝擊 馬拉威童婚及童工現象加劇

    為了防疫,馬拉威各級學校關閉長達五個多月,童工、童婚現象,隨著疫情一起攀升,據世界銀行統計,馬拉威52%家庭幾乎沒有存糧,連溫飽都成問題,而在畢嘉士馬拉威團隊服務的北部城市姆祖祖,當地合作的10所學校代表指出,停課期間已知至少有20位學生懷孕、上百位學生藥物濫用或吸毒,這些孩子很可能再也無法回到學校。 畢嘉士馬拉威團隊在學校關閉期間,即透過家訪和電訪,關心每位獎學金生的學習情況;同時在符合防疫規定的前提下,舉辦「疫情回應教育工作坊」,讓學生了解如何運用畢嘉士發放的參考書,在家自學,鼓勵他們不因家庭或環境影響而輟學。也透過縫紉、雞隻養殖、抗旱農耕法等技術,以及經營行銷技能培訓,輔導社區團體建立一技之長。 「馬拉威人需要的,只是多一些機會,扶持他們跨越後疫情時代的重重考驗」,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表示,今年發起「2021我們去非洲:拉近世界,拉進機會」,一方面藉由線上攝影展、實體影像展和講座等活動,在無法出國的時刻,將馬拉威拉到台灣民眾眼前;另一方面盼望匯聚社會大眾的愛心,期待募新台幣100萬元經費,為遭受疫情衝擊的馬拉威,拉進更多發展的機會。 畢嘉士基金會發起「2021我們去非洲:拉近世界,拉進機會!」募款活動,匯集曾一同造訪馬拉威的台灣民眾所拍攝照片,邀請社會大眾透過相片走進馬拉威,看見多年來台灣關懷的足跡,進而支持馬拉威社區關懷計畫,為這個在全球無內戰國中最窮的國家,拉進更多機會。捐款可洽畢嘉士基金會官網。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勝利之家庇護工場推中秋禮盒 盈餘再投入馬拉威助學

    勝利之家庇護工場推中秋禮盒 盈餘再投入馬拉威助學

    畢嘉士基金會今年中秋推出由馬拉威公平貿易咖啡或茶葉,搭配屏東勝利之家庇護工場的手作挪威蛋捲的中秋禮盒,銷售盈餘全數投入馬拉威獎助學金計畫。 畢嘉士基金會合作的馬拉威南部百年茶園Satemwa,不只取得公平貿易認證,也獲得UTZ、雨林聯盟認證,除了提供合理薪資與安全環境,也很照顧員工及其家人。 庇護員工阿逢是膳工坊製作挪威蛋捲的第一把交椅。由於挪威蛋捲從材料份量、製作時間、到手捲蛋捲的力道掌控,方方面面都需拿捏精準,阿逢天生固著的性格,剛好在這項工作上發揮淋漓盡致。十年來,阿逢總是站在機台前,倒入麵糊、烘焙、塑形,精準完成每個步驟,確保每根蛋捲色澤、品質一致,好手藝更吸引饕客一再回購。 屏東勝利之家技輔老師王藝潔表示,輕度智能障礙的阿逢,剛來的時候幾乎不講話,但如今阿逢的退縮行為改善不少,甚至還會主動聊天,分享家裡的事,藉由庇護工場的培力,包括阿逢在內的身心障礙青年,不只獲得穩定工作與收入,更活出生命的潛能與價值——這正是畢嘉士醫師留下來的精神。

  • 馬拉威破獲盜獵集團…7大陸人非法走私犀牛角、象牙遭逮 法院判處11年徒刑

    馬拉威破獲盜獵集團…7大陸人非法走私犀牛角、象牙遭逮 法院判處11年徒刑

    非洲「馬拉威」向來是野生動物非法盜獵者的天堂,同時也是拯救野生動物的前線戰場。當地法院22日宣布,將先對涉及販運受保護動物物種的犯罪組織,其中的7名大陸人與2名馬拉威人,判處11年有期徒刑。 根據《Africa ExPress》報導,這9名盜獵罪犯來自非洲南部最猖獗的野生生物走私集團。馬拉威警方和野生動物管理局合作,於2019年3月採取行動,逮捕了該集團的14名成員,並先針對其中9人的犯罪行為予以處刑。 馬拉威首都里朗威的法院,對9人中的林勻華(Yunhua Lin,音譯)及其妻張晴華(Quin Hua Zhang,音譯),以非法持有犀牛角與槍枝的罪名,判處11年有期徒刑;另2名大陸人則因非法藏匿犀牛角,遭判刑7年;另外3人因違法持有穿山甲鱗片及進行象牙加工,遭判監禁6年。 其餘2名馬拉威人,則因家中被搜出藏有河馬牙和象牙,判處18個月有期徒刑。野生動物管理局表示,這個非法盜獵集團在當地至少已持續進行了10年的非法活動。而對於此次能破獲這個盜獵集團,並將其成員逮捕到案,馬拉威國家公園管理處官員庫姆奇德瓦(Brighton Kumchedwa)讚揚表示,「這對馬拉威而言是一次巨大的勝利。我國再也不是野生動物走私犯的樂園了。」 更多 CTWANT 報導

  • 馬拉威法院宣布民進黨總統當選無效

    馬拉威法院宣布民進黨總統當選無效

     非洲南部小國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日前宣布去年5月的總統大選結果無效,並要求在150天內舉行新一輪的選舉。這意味著現任總統民主進步黨(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DPP)的穆沙里卡(Peter Mutharika)去年在總統選舉中以38.57%擊敗在野黨馬拉威國會黨(Malawi Congress Party,MCP)領導人查維拉(Lazarus Chakwera)的35.41%及聯合民主陣線(United Democratic Front,UDF)候選人齊利馬(Saulos Chilima)的20.24%的結果,已被正式推翻或否定,這是選舉政治鮮少發生的現象。為何去年的選舉結果會引發爭議?為何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會接受審理?在它做出長達500頁宣布選舉無效的最終報告後,馬拉威面臨的挑戰為何?  首先,馬拉威的總統選舉制度是非洲較少見的簡單多數一輪制,候選人僅需在選舉中贏得較多的選票即可當選,和絕大部分西非國家(貝南、布吉納法索、維德角、象牙海岸、迦納、幾內亞、幾內亞比索、賴比瑞亞、尼日、奈及利亞、塞內加爾、獅子山、多哥)進行絕對多數的兩輪制不同。另外,部分南部非洲國家如馬達加斯加、莫三比克、納米比亞、尚比亞、辛巴威等,也同樣採取兩輪制。一輪制的選舉中,由於反對黨僅需取得相對多數就可當選,因此在執政黨大意情況下,很有可能會意外獲勝,這或許能解釋為何2016年甘比亞的賈梅(Yahya Jammeh)的落選及2018年剛果民主共和國執政黨候選人的無法勝出。不過,穆沙里卡和前兩個案例的執政黨候選人狀況不一樣,他是以3個百分點勝出,但選舉結果卻遭到質疑,原因可能和執政黨分裂有關。  其次,馬拉威總統和副總統之間存在矛盾,與穆沙里卡得票較低有關。這次得票第3的齊利瑪,是穆沙里卡的副總統。他與穆沙里卡鬧翻後,經常批判政府的貪腐,因而被剝奪民進黨副主席的職務,也不再是穆沙里卡的競選夥伴。齊利瑪遂自行組黨,投入總統大選,顯然分散了穆沙里卡的選票。過去穆沙里卡的哥哥莫泰加在位時,也同樣發生與副總統班達女士不和的情形,後者也曾在被開除黨籍後自行組黨。兩者的差別在於莫泰加於2012年死於任上,讓班達依憲法繼承總統。不過,在2014年的總統大選中,班達女士敗給了穆沙里卡。如今這個國家領導人間的權力矛盾又再次重演,年近八旬的穆沙里卡是否能夠在新的選舉中獲勝,令人質疑。  再者,為何馬拉威的高等法院願意接受反對黨候選人的訴訟?第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反對黨宣稱有證據顯示部分投票箱在開始投票之前就已塞有選票,同時還有選票有被修正液塗改,因此才會對馬拉威選舉委員會和穆沙里卡提告。但更重要的是選舉完後的幾個月持續有民眾上街抗議,若是不接受審理,抗議活動可能不會停,因此才願意採取行動。  在高等法院長達500頁的報告中,我們確實看到修正液塗改過的選票,甚至還有複印的的計票單,因此毫無疑問有做票的嫌疑。這個結果,不僅是對歐盟觀選團在5月認為馬拉威總統選舉「辦理得很好,有包容性、透明度和競爭性」報告的否定,也打臉美國重要期刊《外交政策》去年11月一篇名為〈馬拉威選舉未被立可白竊取〉的觀察,讓外界質疑西方國家是否在這項有爭議的選舉中全然中立。  由於高等法院要求重選,因此新當選的團隊缺乏正當性,得暫時回到選舉前的政府,迫使穆沙里卡要再度接納齊利馬為副總統,兩人還得共事幾個月,然後再進行選舉競爭。不過,高等法院認為馬拉威選舉委員會已不適任,究竟該由哪個單位來負責選務工作,目前尚無法確知?此外,它也要求總統應由絕對多數產生,國會要在21天內對此制度的修改做出回應。2017年的肯亞總統選舉,也出現反對黨指控執政黨作票、最高法院宣布選舉無效的情形。在重新展開的第2輪選舉中,肯亞反對黨候選人決定杯葛仍然可能出現的不公平選舉,讓現任總統肯亞塔輕易連任成功。穆沙里卡或許也希望國會黨的查維拉和聯合民主陣線的齊利馬能夠選擇杯葛,不過這個可能性在目前看起來是微乎其微。(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 中時專欄:嚴震生》馬拉威法院宣布民進黨總統當選無效

    中時專欄:嚴震生》馬拉威法院宣布民進黨總統當選無效

    非洲南部小國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日前宣布去年5月的總統大選結果無效,並要求在150天內舉行新一輪的選舉。這意味著現任總統民主進步黨(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DPP)的穆沙里卡(Peter Mutharika)去年在總統選舉中以38.57%擊敗在野黨馬拉威國會黨(Malawi Congress Party,MCP)領導人查維拉(Lazarus Chakwera)的35.41%及聯合民主陣線(United Democratic Front,UDF)候選人齊利馬(Saulos Chilima)的20.24%的結果,已被正式推翻或否定,這是選舉政治鮮少發生的現象。為何去年的選舉結果會引發爭議?為何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會接受審理?在它做出長達500頁宣布選舉無效的最終報告後,馬拉威面臨的挑戰為何? 首先,馬拉威的總統選舉制度是非洲較少見的簡單多數一輪制,候選人僅需在選舉中贏得較多的選票即可當選,和絕大部分西非國家(貝南、布吉納法索、維德角、象牙海岸、迦納、幾內亞、幾內亞比索、賴比瑞亞、尼日、奈及利亞、塞內加爾、獅子山、多哥)進行絕對多數的兩輪制不同。另外,部分南部非洲國家如馬達加斯加、莫三比克、納米比亞、尚比亞、辛巴威等,也同樣採取兩輪制。一輪制的選舉中,由於反對黨僅需取得相對多數就可當選,因此在執政黨大意情況下,很有可能會意外獲勝,這或許能解釋為何2016年甘比亞的賈梅(Yahya Jammeh)的落選及2018年剛果民主共和國執政黨候選人的無法勝出。不過,穆沙里卡和前兩個案例的執政黨候選人狀況不一樣,他是以3個百分點勝出,但選舉結果卻遭到質疑,原因可能和執政黨分裂有關。 其次,馬拉威總統和副總統之間存在矛盾,與穆沙里卡得票較低有關。這次得票第3的齊利瑪,是穆沙里卡的副總統。他與穆沙里卡鬧翻後,經常批判政府的貪腐,因而被剝奪民進黨副主席的職務,也不再是穆沙里卡的競選夥伴。齊利瑪遂自行組黨,投入總統大選,顯然分散了穆沙里卡的選票。過去穆沙里卡的哥哥莫泰加在位時,也同樣發生與副總統班達女士不和的情形,後者也曾在被開除黨籍後自行組黨。兩者的差別在於莫泰加於2012年死於任上,讓班達依憲法繼承總統。不過,在2014年的總統大選中,班達女士敗給了穆沙里卡。如今這個國家領導人間的權力矛盾又再次重演,年近八旬的穆沙里卡是否能夠在新的選舉中獲勝,令人質疑。 再者,為何馬拉威的高等法院願意接受反對黨候選人的訴訟?第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反對黨宣稱有證據顯示部分投票箱在開始投票之前就已塞有選票,同時還有選票有被修正液塗改,因此才會對馬拉威選舉委員會和穆沙里卡提告。但更重要的是選舉完後的幾個月持續有民眾上街抗議,若是不接受審理,抗議活動可能不會停,因此才願意採取行動。 在高等法院長達500頁的報告中,我們確實看到修正液塗改過的選票,甚至還有複印的的計票單,因此毫無疑問有做票的嫌疑。這個結果,不僅是對歐盟觀選團在5月認為馬拉威總統選舉「辦理得很好,有包容性、透明度和競爭性」報告的否定,也打臉美國重要期刊《外交政策》去年11月一篇名為〈馬拉威選舉未被立可白竊取〉的觀察,讓外界質疑西方國家是否在這項有爭議的選舉中全然中立。 由於高等法院要求重選,因此新當選的團隊缺乏正當性,得暫時回到選舉前的政府,迫使穆沙里卡要再度接納齊利馬為副總統,兩人還得共事幾個月,然後再進行選舉競爭。不過,高等法院認為馬拉威選舉委員會已不適任,究竟該由哪個單位來負責選務工作,目前尚無法確知?此外,它也要求總統應由絕對多數產生,國會要在21天內對此制度的修改做出回應。2017年的肯亞總統選舉,也出現反對黨指控執政黨作票、最高法院宣布選舉無效的情形。在重新展開的第2輪選舉中,肯亞反對黨候選人決定杯葛仍然可能出現的不公平選舉,讓現任總統肯亞塔輕易連任成功。穆沙里卡或許也希望國會黨的查維拉和聯合民主陣線的齊利馬能夠選擇杯葛,不過這個可能性在目前看起來是微乎其微。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 畢嘉士在家自學兼作公益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 畢嘉士在家自學兼作公益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各級學校延後開學,嗅到這股在家自學風潮,畢嘉士基金會與ETS台灣區總代理忠欣公司合作的《公益英語學堂》網站全新改版上線,透過情境式趣味闖關遊戲,不僅在家自學英文,同時也幫馬拉威小農銷售咖啡與茶。  馬拉威位於非洲東南方,在無內戰國中排名世界最窮,多數人以務農為生,因為失學、生病,讓馬拉威人民陷入貧窮;畢嘉士藉由購買馬拉威公平貿易小農種植的咖啡與茶葉回台銷售,讓小農免去剝削,讓孩子有錢上學,甚至存錢蓋醫院,改變世代循環的貧窮命運。  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表示,基金會2014年推出針對小學生的《公益豆的英語小學堂》網站,透過遊戲帶著所有闖關者逛茶園和咖啡園,新改版網站把關卡運用教育部頒訂的1200個基本英語字彙,從中認識馬拉威當地人民的生活,讓英語學習更加活潑。  「做公益不該只有捐款這個方法」,忠欣公司董事長邵作俊表示,企業可以運用本身專長為公益加值,去年上路課綱強調「素養」,《公益英語學堂》運用基本字彙設計的情境式遊戲關卡,貼近日常生活溝通,符合素養教學中「培養核心能力」的概念,正是寒假延長期間,預習新學期英語課的最佳工具。  忠欣公司為支持畢嘉士基金會的公益行動,將採購公平貿易咖啡與茶葉,送給破關完成並報考指定英語測驗的玩家,與在家自學的民眾攜手前進非洲馬拉威,一起做公益。

  • 北投溫泉有非洲服務生  阿智要圓飯店達人夢想

    北投溫泉有非洲服務生 阿智要圓飯店達人夢想

    最近到北投泡湯的民眾,若遇到來自非洲的服務生,別太訝異。阿智是台北城市科大應用外語系大四生,從小嚮往飯店業,大一起投入相關的課程學習,在學校安排下至北投「漾館」溫泉飯店實習,他明年畢業將帶著台灣經驗回鄉施展,一圓飯店達人夢想! 阿智來台已經4年,從對台灣的陌生感到已經能自己四處旅行感受風土民俗,說著一口流利的國語,因為深愛飯店工作,因此選應外系教授詹淑芬開的「高階餐飲英文」課程,為他的飯店實習紮下根基,讓他離夢想更近。 一般學生到飯店通常只會選一個部門進行實習,阿智深知該珍惜難得的實習機會,因此向飯店主任常渝琇提出申請,希望可以在櫃檯、餐廳外場與房務等部門輪流實習,且為了做好工作,他在實習前就先行至北投知名景點走走看看,像是「北投圖書館」、「北投溫泉博物館」、「梅庭」等,做足介紹旅程的準備。 旅客進到飯店後,在阿智悉心介紹下,可以順利的吃到美食、玩得開心,有些國外旅客一迷路,也打電話向他求救,他總能迅速為旅客指點迷津,旅客回飯店後都會讚賞他,讓他感受濃濃的人情味。 穿上飯店的制服,讓阿智更顯自信,科技化趨使下,飯店導入最新穎的智能化入住系統,由於顯少在其他飯店出現,因此,遇到不熟悉操作的旅客,他總是快步前往幫忙旅客解除疑惑,尤其在主管的教導下已經能「秒讀」旅客的情緒與需求。 北投溫泉飯店「漾館」主任常渝琇認為,提供給學生實習機會,主要希望與城市科大聯手培養飯店經營與管理專才,尤其阿智未來將會把飯店學到的軟實力帶回馬拉威,也能將台灣飯店的成功經驗複製到非洲,藉此搭建更多的國際友好經驗與交流。 明年將畢業的阿智表示,他迫不及待想快點回到日夜思念的家鄉馬拉威,回國施展飯店長才,目前正與幾位朋友籌劃預計在家鄉美麗的馬拉威湖畔,尋找合適的地點,先經營民宿,期待有朝一日成為馬拉威的飯店達人。

  • 畢嘉士基金會 持續守護馬拉威

    畢嘉士基金會 持續守護馬拉威

     國力貧困的馬拉威與台灣斷交12年,但無國界醫療團隊畢嘉士基金會仍持續堅守馬拉威,除了醫療協助,更在飲用水、女性布衛生棉及教育等領域努力陪伴。為何未隨斷交而離開?屏東基督教醫院院長余廣亮淡淡地說,「我們放不下這些有需要的人。」  馬拉威與台灣曾有長達42年的邦交,直到2008年斷交後,至今仍有超過7成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每天生活費不到台幣60元。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表示,他們與國際組織「Malawi Water Project」合作,針對霍亂盛行村落,建造可半永久使用又低成本的「生物沙濾式濾水器」,3年來已安裝超過115座。  另基金會也教導偏鄉婦女製作布衛生棉,提升婦女健康,連帶提升女孩受教育機會。「有了布衛生棉,就可以放心去上學」,今年8月升上中學的Jean開心分享說,她原先像其他馬拉威女孩一樣,很害怕月經來。因為買不起衛生棉,只能用粗布包住身體,擔心痛瘡與感染,更害怕滲出的經血,被看作「不潔」。  周文珍透露,未來若經費足夠,2020年將規畫建設符合當地需求的女性生理期更換室,降低女學生因為生理期等因素,造成的缺課或輟學。  為讓各項能「續命」的發展計畫穩定執行,畢嘉士基金會決定發起群眾募資「馬拉威關懷計畫」,為每年超過300萬的服務資金需求,找到更多定期定額的捐款者。

  • 馬拉威台商義賣咖啡 熱血捐助壽天棒球隊

    馬拉威台商義賣咖啡 熱血捐助壽天棒球隊

    遠赴非洲馬拉威種植咖啡豆的台商施鴻森,不但贊助當地孩童足球運動,回台參加「2019高雄國際食品展」時也不忘回饋家鄉,要捐出食品展一連四天的營業所得、贊助高雄市岡山區壽天國小棒球隊,協助來自偏遠山區的原住民孩子快樂打棒球。 壽天棒球隊多次代表台灣出征,曾獲亞太區少棒賽冠軍,孕育不少棒球明星,如職棒好手許基宏、藍寅倫,大聯盟的王維中等人。但現役小球員多半為偏遠山區的原住民,生活困頓,容易影響課業及練球,施鴻森聽聞球隊困境後慷慨解囊,日前不但親自到校捐助球隊59999元的經費,24日參加食品展更宣示,要為壽天棒球隊義賣咖啡義賣,希望拋磚引玉,協助球隊度過難關。 壽天國小校長潘芊邑對施鴻森的義舉表示感謝,潘芊邑表示,礙於經費不足,球員平時只能背著殘破的書包上學,甚至穿著破舊的鞋襪衣物練球,生活相當刻苦。施鴻森的義舉有如及時雨,協助棒球隊舒緩困境。 施鴻森遠赴1萬3百公里遠的馬拉威、挑戰種植咖啡,成功後不但銷售到全世界,也為當地居民創造就業機會。此外還在當地興建學校,協助公共場所建置太陽能系統,幫助社區發展,2019年更捐贈三座橋樑,讓當地居民免於洪水之苦。 施鴻森強調,堅持商業道德與企業責任是他經營事業的原則,希望透過實際的行動回饋社會和家鄉,幫助貧困的原住民孩童快樂上學、專心練球。

  • 馬拉威2008年斷交至今 因「放不下」這群人仍堅守

    馬拉威2008年斷交至今 因「放不下」這群人仍堅守

    國力貧困的馬拉威與台灣曾有長達 42 年的邦交,2008 年與台灣斷交,但長期提供馬拉威民眾服務的畢嘉士基金會仍持續堅守,長期在馬拉威從事醫療服務的屏東基督教醫院院長、畢嘉士基金會董事余廣亮說,雖然外交中斷,但馬拉威人的苦難沒有中斷,「放不下這些『有需要的人』。」近日發起「馬拉威關懷計畫」,找到更多定期定額的捐款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數據顯示,世界上 91% 的人口享有乾淨的飲用水,但在馬拉威,人民可取得基本乾淨飲水比率僅有 67%,代表每 3 人就有 1 人無法取得乾淨飲水,當地人就近選擇比台灣面積還大的馬拉威湖,反而深受痢疾與霍亂橫行之害,每年有超過4600名的嬰幼兒及 5 歲以下兒童,因為腹瀉而死亡。 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表示,針對霍亂盛行的村落,建造可半永久使用又低成本的「生物沙濾式濾水器」,三年來已安裝超過 115 座,2020 年盼能持續擴大範圍,規劃安裝 60 座。基金會也教導偏鄉婦女製作布衛生棉,提升婦女健康,連帶提升了女孩受教育的機會。 馬拉威女孩通常擔心月經來,因為買不起衛生棉,只能用粗布包住身體,不敢坐下來,擔心痛瘡與感染,更害怕滲出的經血,被看作「不潔」,因而時常缺課。畢嘉士基金會說,2020年規劃建設符合當地需求的女性生理期更換室,降低女學生因為生理期等因素,造成的缺課或輟學。 畢嘉士基金會在馬拉威發起,包括建造學校廁所與濾水器;提供布衛生棉與衛教宣導,讓生理期不再是女性的沈重負擔;提供獎助學金,幫助超過1000位孩子重返校園,有高達七成為女性;以及透過經濟培力扶持寡婦團體,讓他們得以自立養家等近十項「自己幫助自己」的行動方案。 畢嘉士基金會邀請民眾加入「馬拉威關懷計畫」」,改變因「貧窮」失去生命的困境。募資頁面:https://pse.is/KYW4C。

  • 靠他國救濟 總統夫人花公款出遊

    靠他國救濟 總統夫人花公款出遊

    當人民生活困苦,執政者還濫用公帑,那該有多可惡!近期非洲馬拉威總統穆塔里卡(Peter Mutharika)的夫人格特魯德(Gertrude Mutharika)到英國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她出遊的行程卻使用8萬英鎊(約新台幣314萬元)的公帑,讓民眾超憤怒。 綜合外媒報導,日前馬拉威總統夫人格特魯德到英國格林威治大學參加兒子的畢典,這趟旅行帶了7名隨行人員,但被爆料她在當地特別花錢找保鑣,住得又是五星級飯店,花了至少8萬英鎊(約新台幣314萬元),而這些都不是用她的私人財產支付。 格特魯德花公帑的事情曝光後,政府對此回應,她的行程和住宿都是由馬拉威駐英國倫敦的高級專員安排,國家只有負擔格特魯德一人的行程費用;儘管如此,有相關人士狠批,馬拉威人民每天不一定有飯吃,有些人甚至窮到沒藥物醫治,總統夫人和她的兒子卻公然花納稅人的錢,替人民感到可悲。 原來馬拉威每年都得靠英國救濟6500萬英鎊(約新台幣25.5億元),但執政者不積極管理國家,任由貪瀆、收賄等惡行不斷發生,導致該國經濟持續不振,人民每天平均收入約1英鎊(約新台幣38元)而已;所以有民眾發起抗議活動,要總統夫人自己負擔旅程的支出。 馬拉威是位在非洲東南部的內陸國家,19世紀被葡萄牙和英國入侵,在1891年成為英國「保護國」,當時名為尼亞薩蘭,直到1964年7月6日宣布獨立後,才將名字改成馬拉威;馬拉威曾是聯合國評為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在1966年7月馬拉威曾與台灣建交,直到2007年12月斷交。

  • 問病見愛 慈濟東非義診近5千人次受惠

    問病見愛 慈濟東非義診近5千人次受惠

    在健保與醫療先進的台灣,很難想像遠在萬里之外的非洲,就醫看診竟然在大樹底下也能順利進行。慈濟東非義診團結合外科、中醫科、牙科、婦產科、骨科、肝膽腸胃、風濕免疫科、泌尿科等科專業醫師,在克難的環境下4天義診,共有4951人次就診。 熱帶氣旋伊代(Idai)3月5日從印度洋登陸南部非洲,帶來了大量雨水,造成辛巴威、馬拉威、莫三比克三國災情。南非慈濟志工隨即前往2400公里的馬拉威協助救災,發放玉米粉及援建受災戶房屋,帶動村民自發性幫助受災鄉親。 3月28日,莫三比克志工在棟貝區(Dombe)展開第1場發放,印著「Love From Taiwan」字樣的一包包台灣援非大米,透過慈濟本土志工陸續在多個受災地區發放,並於4月底進入中長期規劃,發放建材農作包、評估援助受災學校、醫院等。 慈濟人醫會也投入在非洲義診,5月17日透過慈濟四大醫院院長帶隊的義診團,讓非洲莫三比克災民看見台灣人的愛心。從5月19日在提卡村義診、20日拉梅中學、21日天主教大學及23日的義診,四天的義診投入,不管義診場所在戶外、在校園中,無論是醫師把脈問診,藥劑師配藥給藥,都在大樹底下進行。

  • 非洲熱帶氣旋災情 慈濟志工2400公里急救援

    非洲熱帶氣旋災情 慈濟志工2400公里急救援

    印度洋熱帶氣旋伊代(Idai)造成非洲莫三比克、辛巴威、馬拉威嚴重災害,非洲慈濟志工自今年3月11日起就陸續前往災區勘災、救災。南非慈濟志工前往2400公里外的馬拉威協助救災,發放玉米粉及援建受災戶房屋,當地酋長跟著慈濟志工一起投入,更感恩慈濟的愛心帶動了村民自發性幫助受災鄉親。 熱帶氣旋伊代在3月兩度登陸莫三比克,非洲東南部國家傳出洪水災情,根據歐盟應急響應協調中心(Emergency Response Coordination Centre,簡稱ERCC)3月19日資訊,熱帶氣旋伊代造成的死亡人數和受損程度繼續上升,在接下來的24小時內,部分地區預計將遭遇暴雨和強風。 3月初,熱帶型低氣壓伊代登陸時造成馬拉威嚴重水災,馬拉威慈濟志工於3月11日啟動勘災。南非慈濟志工組成的跨國訪視團隊用了三天兩夜時間,搭巴士前往距離2400公里遠的馬拉威投入救災。儘管陸續有暴風雨、道路泥濘讓救災工作多次受阻,慈濟志工克服困難持續進行救災工作。 非洲慈濟前往馬拉威南部首府布蘭岱(Blantyre)的近郊青溝貝部落(Ching'ombe)啟動救災工作,發放玉米粉、援建受損的房屋。當地房屋以泥造為主,大雨一來有倒塌危險,慈濟選擇燒烤過的磚砌水泥援建房屋。除了幾名「以工代賑」的專業師傅,其餘工作都是當地人民自發性幫忙。 青溝貝部落酋長高非.馬度卡尼(Godfry Madukani)帶動人民協助重建受災戶的房屋。當地人得知南非慈濟志工放下自己的事情來到2400公里遠的馬拉威,主動帶著工具協助提水、運砂、搬磚。婦女們帶著自家的鍋子、盆瓢,提供近100位的重建志工的午餐,有的婦女揹著小孩也來搬磚,孩童也開心跟著大人一塊塊搬磚塊,希望能發揮力量。 愛的循環在部落裡傳開,原本志工擔心前一晚的暴風雨影響蓋一半的房屋,但志工3月19日早上抵達部落時發現「牆面長高了」。原來當地人口耳相傳,一早就邀約更多人來幫忙,讓援建進度從一次1間、變成多間同時進行,南非慈濟志工在玉米田中穿梭著,一一了解每間房屋的結構是否堅固。 酋長高非感動表示,所有村民們內心非常興奮,慈濟帶動起全村民自動自發的愛心,感恩慈濟為村莊所做的一切。 熱帶氣旋伊代在3月中第2次登陸莫三比克時已增強為三級,莫三比克、辛巴威仍有豪大雨、前往災區交通中斷,當地慈濟已準備物資作救災準備。 慈濟基金會表示,非洲慈濟志工長年在當地帶動愛與善的關懷,讓貧民也能發惠愛心幫助貧民,慈濟仍持續關注災區氣象及需求,想盡辦法、找方法馳援澇戶。

  • 陸在非援建 印上馬拉威紙鈔

    陸在非援建 印上馬拉威紙鈔

     2008年,位於非洲東南部內陸的馬拉威與中華民國斷交,陸媒報導,大陸與馬拉威建交10年來,2010年援助建築的新議會大廈,被印在當地200克瓦查的紙鈔(1美元約合715克瓦查);此外,馬拉威科技大學也被印在面額2000克瓦查的紙鈔上。  大陸與馬拉威建交後,除了援建建築印在紙鈔,陸企把「訂單農業」(契作)複製到當地棉花產業,大陸的醫療成果幫助當地人擺脫瘧疾惡夢,甚至鄉村的「大喇叭廣播」放送模式,也受到馬拉威農村的採用。  現今台人在地種咖啡  中華民國從5月24日起在非洲僅剩一個邦交國,陸媒《環球時報》近日刊登專文稱,10年前與台灣斷交的馬拉威,人口1800萬,面積約12萬平方公里,跟福建省差不多,首都里朗威人口達百萬,議會大廈、國家體育場是該城地標性建築。議會大廈門口有紅色中國結與「CHINA AID」字樣,十分醒目。  報導特別提到,在大陸援建的國際會議中心一角,有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小涼亭,是當年台灣領導人訪問期間留下的建築。先前台灣派去的農技隊和醫療隊大多都已離開,只有在馬拉威北部,還有一些台灣人在當地種植咖啡。  報導還稱,「普通馬拉威民眾對和台灣邦交的歷史並不太在意,只有一些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和政府官員能說上幾句。」  吸取陸農業、扶貧經驗  馬拉威關注大陸農業發展和扶貧經驗。青島瑞昌棉業早年在鄰近的尚比亞從事棉花種植、加工,建立的「訂單農業」和分級管理制度非常成功,吸引馬拉威關注,大陸的國家開發銀行和中非發展基金還專門支持,組建「中非棉業發展有限公司」。  大陸與馬拉威建交後,兩國簽署合作協議,馬拉威政府主動提出將這種模式複製到當地;2008年3月,馬拉威總統訪大陸時,也特別提到由陸企在當地成立棉花加工企業,將棉花種植加工,當成馬拉威主要發展方向。大陸農村的「廣播站」也複製到當地,向全村人預報天氣、提供實用的農業技術知識。

  • 蜜兒餐扭轉馬拉威貧童命運

    蜜兒餐扭轉馬拉威貧童命運

    馬拉威被譽為「非洲溫暖之心」,同時也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3分之1的人民活在飢餓之中,NU SKIN如新集團從2002年開始「受飢兒滋養計畫」(NTC),推出「蜜兒餐(VitaMeal)」為包括馬拉威等全球營養不良的兒童供餐。 全球消費者購買並捐贈的蜜兒餐數量已超過5.5億份,平均每天為13萬名受飢兒童提供營養餐;NU SKIN如新集團董事會主席暨受飢兒滋養計畫執行總監倫兆勳(Steve Lund)表示,大中華區是品牌全球最慷慨的區域,總是願意付出更多援助。 NU SKIN與馬拉威首富拿破崙‧容貝(Napoleon Dzombe)在當地推行蜜兒餐計畫,也與供養兒童基金會(Feed the Children)合作,透過基金會提供蜜兒餐給1386個社區兒童關愛中心,讓3到5歲孩童可以吃到蜜兒餐,在馬拉威總共有1萬間的社區兒童關愛中心,餵養超過13萬個小孩,除了提供孩童食物,也提供教育、衛生習慣推廣。 除了蜜兒餐,NU SKIN善的力量基金會在馬拉威推行家庭農業自立學校(SAFI),Steve Lund認為,解決馬拉威問題,最重要的就是「教育」,因此設立家庭農業自立學校,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為期2年的農業學習,在畢業典禮後,不只能自足也能成為當地的老師,截至目前為止,有338個家庭接受專業農耕培訓,為農耕收穫帶來5倍成長。 馬拉威首富拿破崙‧容貝坦言,馬拉威人認為,孩子是上帝的祝福,生死有命,因此節育觀念難推行,一個家庭平均會有5到6個小孩,目前馬拉威的狀況全靠國際與民間救援,他特別感謝NU SKIN長年來的救助,在馬拉威拯救了無數的生命。 有感於馬拉威人民的困頓,此行參訪NU SKIN直銷商黃素貞率先拋磚引玉為當地捐贈1口水井,可供60戶人家使用,陳卓慧也響應捐水井行動,葉致敏、姜湧則捐贈家庭農業自立學校2年學習費用,有2個家庭因而受惠。

  • 蜜兒餐扭轉馬拉威貧童命運

    蜜兒餐扭轉馬拉威貧童命運

     馬拉威被譽為「非洲溫暖之心」,同時也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3分之1的人民活在飢餓之中,NU SKIN如新集團從2002年開始「受飢兒滋養計畫」(NTC),推出「蜜兒餐(VitaMeal)」為包括馬拉威等全球營養不良的兒童供餐,在該牌全球近50個市場中,台灣消費排名前5名,愛心滿滿。  截至目前為止,全球消費者購買並捐贈的蜜兒餐數量超過5.5億份,平均每天為13萬名受飢兒童提供營養餐;台灣消費者從2003年9月起至2018年3月,購買及捐贈蜜兒餐已超過5300萬份,NU SKIN如新集團董事會主席暨受飢兒滋養計畫執行總監倫兆勳(Steve Lund)表示,大中華區是品牌全球最慷慨的區域,總是願意付出更多援助。  台灣已貢獻5300萬份  NU SKIN與馬拉威首富拿破崙‧容貝(Napoleon Dzombe)在當地推行蜜兒餐計畫,也與供養兒童基金會(Feed the Children)合作,透過基金會提供蜜兒餐給1386個社區兒童關愛中心,讓3到5歲孩童可以吃到蜜兒餐,在馬拉威總共有1萬間的社區兒童關愛中心,餵養超過13萬個小孩,除了提供孩童食物,也提供教育、衛生習慣推廣。  農耕培訓協助自立  除了蜜兒餐,NU SKIN善的力量基金會在馬拉威推行家庭農業自立學校(SAFI),Steve Lund認為,解決馬拉威問題,最重要的就是「教育」,因此設立家庭農業自立學校,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為期2年的農業學習,在畢業典禮後,不只能自足也能成為當地的老師,截至目前為止,有338個家庭接受專業農耕培訓,為農耕收穫帶來5倍成長。

  • 非洲馬拉威首富坦言 蜜兒餐拯救無數生命

    非洲馬拉威首富坦言 蜜兒餐拯救無數生命

    非洲馬拉威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3分之1的人民活在飢餓之中,也因此受到國際矚目,各界國際組織紛紛伸出援手,NU SKIN從2002年開始與當地慈善家拿破崙・容貝合作,本報獨家專訪馬拉威首富拿破崙・容貝。 拿破崙・容貝表示,馬拉威目前的狀況靠國際與民間救援,多數的馬拉威有錢人都比較自私,最多就是捐錢,但是沒有更多改變,而政府無所作為,人民對政府感到失望,而馬拉威人認為,孩子是上帝的祝福,生死有命,因此節育概念難以推行,一個家庭平均會有5到6個小孩。 2002年至今,NU SKIN善的力量基金會,已經運行有16年之久,問及當時的孩子現況?拿破崙・容貝說,那些孩子應該就跟一般人一樣平凡長大,他也特別感謝NU SKIN長年來的救助,在馬拉威拯救了無數的生命。 NU SKIN除了與拿破崙・容貝在馬拉威推行蜜兒餐計畫,也與供養兒童基金會(Feed the Children)合作,透過基金會提供蜜兒餐給1386個社區兒童關愛中心,讓3到5歲孩童可以吃到蜜兒餐,在馬拉威總共有1萬間的社區兒童關愛中心,其中有13%因蜜兒餐受惠,餵養超過13萬個小孩。 現今96%的社區兒童關愛中心擁有自己的建築物,除了提供孩童食物,也提供教育、衛生習慣推廣。 除此之外,NU SKIN也實施馬拉威希望種子計畫,每賣一瓶EPOCH身體乳,就會提撥0.25美元來支持希望種子計畫,購買及種植了3萬棵樹,像是猴麵包樹(猢猻樹)、番石榴、酪梨等經濟作物,並提供給125社區7500戶的貧困家庭,改善他們的生活。

  • 善的力量改變世界!NU SKIN在非洲馬拉威推廣農業教育

    善的力量改變世界!NU SKIN在非洲馬拉威推廣農業教育

    非洲馬拉威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3分之1的人民活在飢餓之中,這裡大部分人口是農夫,每天生活以不到1美元維生,本報在非洲獨家專訪NU SKIN如新集團董事會主席暨受飢兒滋養計劃執行總監倫兆勳Steve Lund,深入了解更多馬拉威當地的慈善計畫。 Steve Lund表示,選擇馬拉威作為慈善事業,不只因為馬拉威是地球上最窮困的國家之一,更因一開始合作時,他們正歷經2年的乾旱,500 萬人民陷於飢荒,留下約200 萬的孤兒與弱勢兒童,當時急需外界伸出援手,因為這樣的契機,加上當地慈善家拿破崙・容貝共同參與慈善計畫,拿破崙・容貝了解當地情況,並且能協助計畫執行,對基金會來說,能給予馬拉威長期、有效的自給自足,才是真正的幫助。 善的力量基金會在馬拉威推行家庭農業自立學校 (SAFI),Steve Lund說,解決馬拉威問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教育」,因此設立家庭農業自立學校,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為期2年的農業學習,在畢業典禮後,不只能自足也能成為當地的老師,他說,透過農業教育解決根本的問題,讓農業可以像種子一樣擴散出去,影響更多的人,截至目前為止,為止有338個家庭接受訓練,透過農業教育的培訓,當地農耕收穫已有5倍成長。 2002 年「受飢兒滋養計畫」(NTC)開始,蜜兒餐為全球營養不良的兒童供餐,截至目前為止購買並捐贈的蜜兒餐(VitaMeal)數量超過5.5億份, 平均每天為13萬名受飢兒童提供營養餐。 台灣消費者從2003年9月開始至2018年3月,購買及捐贈蜜兒餐已超過5千3百萬份蜜兒餐,在NU SKIN全球近50個市場中, 排名前5名,對此Steve Lund表示,大中華區是品牌全球最慷慨的區域,總是願意付出更多援助,他深切希望,每個蜜兒餐的捐贈者都有機會來看看馬拉威的孩子,這些窮困的孩子,因為蜜兒餐而免於飢餓。

  • 非洲驚傳出現吸血鬼 民眾組團獵殺釀九死

    非洲東南部國家馬拉威近日盛傳出現吸血鬼,有不少民眾出面表示自己遭到吸血鬼襲擊,引起當地恐慌。在謠言越鬧越大後,有人甚至組成了「獵殺吸血鬼」團體,利用火刑或是石刑的方式將那些被懷疑是吸血鬼的人處死,當地警方指出,目前至少已有九人受害。 綜合外媒報導,非洲國家馬拉威與莫三比克邊境的民眾教育水準普遍低落,對於巫術相當迷信,在當地就盛傳有吸血鬼會利用喝人血來進行邪惡儀式,不少人還公開出面表示自己就曾遭到吸血鬼攻擊。不少不滿的民眾也因此組成了「獵殺吸血鬼」的團體來對那些疑似是吸血鬼的人動用私刑。 馬拉威警方表示,這個暴力團體已經至少造成了九人死亡,其中一名罹患癲癇症的男子因為被懷疑是吸血鬼,慘被活活燒死。警方指出,目前已經逮捕了一百多名的涉案人士,當時還發現他們手上綁有兩名被懷疑是吸血鬼的民眾。警方發言人卡拉爵(James Kaledzer)說,目前警察已經開始加強巡邏,部分地區更會開始實施夜間宵禁,總統穆薩里卡(Peter Mutharika)也表示相關事件他們絕對會徹查到底,以防止類似的濫殺情況再度發生。 除了教育水準較低外,馬拉威也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有不少的國際救援組織都在境內運作,因此歐盟在本月初已經要求各個組織移往安全區域;聯合國也開始將人員撤離該區,以免無辜者被這股「獵殺吸血鬼」風波給波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