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斯特國際的搜尋結果,共02

  • 小提琴女神慕特 下月來台展開音樂種子計畫

    小提琴女神慕特 下月來台展開音樂種子計畫

    如何從國際大賽中脫穎而出?如何在強大壓力之下如常表現自己的實力?如何累積自己的曲目?成功音樂家究竟是怎樣成功的?小提琴女神慕特、2015年國際柴可夫斯基鋼琴首獎馬斯里夫與大提琴首獎得主尤尼采將在訪台音樂會期間舉行「音樂種子計畫」,為台灣的音樂學子傳授己身經驗。 \n \n「我除了要報名者演奏德奧曲目的錄影畫面之外,我也要看這些年輕音樂新秀的口袋曲目有哪些,這些都成為我挑選大師班成員的重要條件。」 \n \n今年演奏生涯邁入40年紀念的慕特,近年特別熱衷傳承教學與提拔後進,下月慕特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大師講習會,上台演奏的成員都由她親自審核,換句話說,這三位台灣的音樂幸運兒,已經讓慕特看到可能的音樂潛力與爆發力。 \n \n主辦單位牛耳藝術總監牛效華表示,慕特除了允諾來台灣舉行音樂會之外,也自己要求要有大師班,「她沒有要求要額外的費用,只希望可以讓台灣音樂學子有更多的經驗交流跟分享,這很讓人感動,我們不會覺得多一件事很麻煩,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為台灣留下更多的音樂可能性。」 \n \n目前報名者最年輕的只有12歲,最大的是24歲。 \n \n除了慕特之外,柴賽鋼琴組金獎得主馬斯里夫也令人敬佩,他在大賽比賽之際逢母喪,但他卻可以將所有的情感釋放投入在他的音樂中,拿到金獎,看過無數音樂家的牛效華也非常佩服,「我問他可有獨奏會曲目,他開出來的曲目從史卡拉第、貝多芬、普羅高菲夫、拉赫曼尼諾夫到李斯特,精彩不已。」 \n \n音樂種子計畫10月8日將在 台南新營文化中心舉行,由狄米崔.馬斯里夫擔任演出並開放問答,10月10日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由慕特擔任講習。10月29日在台中葫蘆墩文化中心,則由安德烈.尤尼采擔任分享。 \n \n除了台北場之外,台中與台南都將由地方政府邀請該縣市音樂班學子參加,讓這些準音樂新鮮人從高中的經驗談中獲得啟發。

  • 社評-建立長效機制 整治地方債務危機

     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決定將「著力防控債務風險」列為六大任務之一,下定決心要在2014年整治地方債務問題。 \n 多年依賴投資驅動經濟成長模式,雖然帶來高速的GDP增長,但過度投資也埋下了隱患,實體經濟方面的表現是產能過剩,金融方面帶來的就是債務風險。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在刺激經濟政策的鼓勵下,大陸各級地方政府迅速設立了以政府信用擔保的投融資平台,將銀行大量貸款投向經濟建設,導致地方政府債務迅速膨脹,債務風險累積愈演愈烈,對經濟健康形成嚴重影響。 \n 根據國際公認的《馬斯垂特條約》,政府債務安全界定有兩個警戒線:一是政府債務餘額占GDP的60﹪,二是財政赤字占GDP的3﹪。雖然大陸官方智囊多數認為風險度仍在可控範圍之內,但面對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和美國政府因債務上限而一度危機關門的前車之鑒,大陸中央政府著手解決地方債務危機是為當務之急,畢竟在中共現行體制下不可能允許地方政府破產,而局部地區、部分項目的高風險隱患已是迫在眉睫。 \n 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告來看,大陸決策層已決心從調結構、轉變經濟發展模式這個根本源頭來解決問題。但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必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既需要短期應對措施,也要建立長效機制防範風險。 \n 首先,政府應逐步退出微觀社會經濟生活,真正讓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一方面要釐清市場與政府各自發揮作用的邊界,切實轉變政府職能,簡政放權,變成服務型政府;另一方面要強化政府支出的約束監督機制,遏制地方政府的投資衝動。 \n 「前任瘋狂借債,後任想法還錢」,不少地方政府這種寅吃卯糧的做法讓地方債的雪球越滾越大。要走出這種怪圈,除了強化地方官員的風險意識和決策能力,更要明確嚴格、透明的政府舉債程序,建立對資金使用效果和投資回報進行考核的機制。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大陸中組部發布黨政官員政績考核新辦法,已把政府負債作為政績考核的重要指標。 \n 其次,要處理好新型城鎮化與防範債務風險的關係。大陸改革開放以來首次召開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對下一步城鎮化提出了綱領性的規畫。但對地方政府而言,極有可能引發新一輪的投資衝動。因此如何以前述多種機制來約束地方官員錯誤的政績觀,對中共整個官僚體系的執政能力都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n 第三,須深化分稅制改革,構建地方稅體系等,從根本上解決地方政府事權和財權不匹配的問題。當前,大陸地方政府有限的財力和不斷增長的支出需求之間的矛盾已越來越突出,尤其在新型城鎮化大範圍啟動之後,農民進城所新增的養老、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一系列問題更將會對地方財政形成雪上加霜之勢。因此,2014年除了「營改增」(營業稅改徵增值稅)須按市場預期深入推進外,還須加快資源稅等改革,讓地方政府有餘錢投入公共服務領域,而非舉債度日。 \n 最後,要建立合理的地方政府融資機制。例如將債務作為赤字列入地方政府預算,以透明的、受公眾監督的、有利於控制風險的地方債去置換、替代地方融資平台和其他一些隱性負債。同時,也可以給予地方政府特別是省級政府一定的發債權,讓地方政府到資本市場去直接融資,由市場主體對政府的財政狀況進行評判,使那些財政狀況不好的政府借債成本升高或根本借不到資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