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橋的搜尋結果,共05

  • 強闖軌道遭自強號撞輾 男子金馬橋下支離破碎

    強闖軌道遭自強號撞輾 男子金馬橋下支離破碎

    3日上午10時25分左右,台鐵114次、潮州開往七堵的PP自強號,在行經彰化市區金馬路橋下約大肚溪南19A轉轍器附近,疑有一男子強行闖入鐵軌,因突然侵入列車駕駛反應不及,直接高速撞擊,男子當場死亡、遭輾壓支離破碎。事故也造成列車延誤一小時。 \n \n警方趕往處理,初步研判死者為男性,身分仍需要進一步確認;鐵路警察局彰化分駐所長詹永祥表示,事故發生地點,前後方與平交道都有段距離,研判死者疑似是強行闖入鐵軌,男子身分及其為何闖入鐵軌,究竟是意外?或自殺?仍需再調查。 \n \n這起事故也影響多班次列車,山線、海線皆大受影響,事故處理中台鐵暫調度以東線單線行車,許多旅客只能無奈等候。 \n \n彰化火車站長邵宏松表情,男子的屍體被高速輾撞後嚴重支離破碎,葬儀社人員到場撿拾屍塊,事故列車上的乘客,另安排由2164次列車,於11時05分開始接駁到台中站辦理長途轉乘事宜;事故也造成海線、山線多班列車延誤,直至中午近1點,山、海線列車才全線開通。

  • Travel陸客自由行-秋遊草嶺古道

     秋風起,又到芒草翻飛季節,東北角的草嶺古道目前放眼望去,只見波浪般壯觀的「芒海」景致,走完古道,除了可到宜蘭大里慶雲宮向天公祈福外,還可順道前往礁溪泡溫泉,溫潤身心。 \n 台北貢寮草嶺古道的起點處,警察指揮著不斷湧入的遊人,看看每個人的裝備都相當齊全,有些還是登山鞋、杖、衣服全副武裝,儼然一副要攀登百岳的陣仗,也難怪,畢竟已是秋風瑟瑟的季節,而且古道中的埡口山風強勁,受了風寒可就得不償失。 \n 前段的柏油路輕鬆好走,拐入小徑前往遠望坑親水公園,青翠的草皮、潺潺地流水,依小山坡和水澤而建的涼亭,飄揚著大人間的閒聊和小孩嬉戲的笑語,喜歡攝影的遊人已經或蹲、或坐、或臥,喬好角度盡攝芒花在溪畔和遠山間的嫵媚身影。 \n 近幾年古道已被整修得寬闊、平整多了,古道所經之處同時也是自然生態環境優美的地方,沿途溪流潺潺、水聲嘩嘩,闊葉林木鬱鬱蔥蔥,遠望坑附近仍保存古樸的田園風光,窪窪梯田依舊層疊,農舍錯落相望, 雖然遊人如織,但靜謐悠閒的氛圍毫不受干擾。 \n 清朝兩塊碑碣 見證墾荒歷史 \n 來到「跌死馬橋」有點愕然,石橋如此寬敞,馬怎麼會失足?有遊人於是在橋欄邊俯身下探觀察,不知是在看溪澗的深度,還是在找尋馬屍,然後一臉茫然地回到橋頭看解說牌,原來早年此橋為一狹窄木橋,馬經長途奔波,疲累加上來到木橋稍一失神即跌落橋下一命嗚呼,由於這不是偶發事件,才將此橋命名「跌死馬橋」,呼籲過往商旅提心留意,如今木橋已改成石橋並加上護欄,遊人無不昂首闊步、談笑風生而過,還笑著建議:「該改名跌不死橋了!」 \n (文轉B3版)

  • 馬橋鎮丙肝暴增 河南涉瞞報

     大陸河南、安徽兩省日前爆發大規模丙型肝炎(C型肝炎)疫情,疑似是位於兩省交界地帶、患者就診過的河南省永城市馬橋鎮一個私人診所重複使用針頭所致。一分名單顯示,截至11月29日,馬橋鎮至少已有132人感染丙肝,但該資訊卻始終未獲官方披露,惹來涉嫌瞞報質疑。 \n 大陸財新網記者6日取得一分名單顯示,馬橋鎮最早一例發現於2011年2月,當月僅上報此例。3月、4月和5月則分別上報2例、3例和2例病例;6月至9月共有18例病例。但進入10月之後,感染者人數卻激增,確診病例達18例,相當於前4個月的總和,其中沈樓村、劉樓村和郭莊村為高發地區。11月(截至11月29日),當地丙肝感染者人數迅速達到88例。 \n 根據上述資料,11月的88例中,有49例年齡小於10歲,最小只有8個月,占當月總感染人數的55.7%,這一比例遠超於一般地區丙肝流行特徵中的同年齡組所占比例。 \n 以截至11月29日的資料統計概算,馬橋鎮的丙肝發病率達234.4/10萬(馬橋鎮總人口數為5萬6305人),是臨近許昌市發病率的17倍,是河南省發病率的16倍。 \n 丙型肝炎屬於大陸《傳染病防治法》所列乙類傳染病。根據該法規定,相關部門必須及時、準確公布疫情資訊。儘管永城市10月疫情已十分明顯,但在11月28日安徽省對外發布當地疫情資訊時,河南省衛生廳和永城市衛生局卻仍舊沒有對外公布必要的疫情資訊。

  • 診所重複用針頭 160人染C肝

     大陸安徽省亳州市渦陽縣丹城鎮近日爆發一起集體感染丙型肝炎(C型肝炎)疫情,已有56人受害,其中大多是不到10歲的兒童。據初步調查,多數丙肝陽性者曾在河南省永城市馬橋鎮某私人診所接受過注射治療,可能是針頭重複使用而交叉感染。截至28日,馬橋鎮也已發現104例丙肝抗體陽性,確診6例丙肝患者。 \n 據報導,陳女士僅2周歲的兒子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她說,丹城鎮距離河南省馬橋鎮較近,附近孩子若生病了都會帶到當地的苗淺衛生院治療。陳女士憤怒地表示:「醫生給孩子打針經常不換針頭的,我親眼見過好幾次。」 \n 據陳女士說,單單丹城鎮的老天村就至少有30名孩子感染丙肝。「這些全部是經常在苗淺衛生院打針的小孩。」陳女士懷疑,孩子感染丙肝,與苗淺衛生院反覆使用針頭有關。5歲的念念正在接受治療,念念的父親也說,「(苗淺衛生院)可能生意比較好,每天都有大量的孩子去治病,一根針頭,他們都會同時給幾十人使用。」 \n 出事診所看病省很大 \n 恒恒稚嫩的小手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針頭。和恒恒一同在安醫附院傳染病房的還有同村的6個小孩子,都來自丹城鎮老天村,孩子中最大的7歲,最小的才2歲半,也都曾經在河南馬橋鎮苗淺衛生所裡看過病。「我們村子離河南近,走路過去2公里就到了。」恒恒的媽媽說,那個診所看病很「神」,在別的地方看病要花費幾百塊錢(人民幣,下同)才能看好的病,在他那裡幾塊錢,打一針就好了。 \n 家長多次抗議都無效 \n 恒恒的媽媽說,他曾親眼見到苗淺衛生所的吳醫生拿著用過很多次的針頭給孩子打針。「我還為這事情跟他吵過,我讓他換個新針頭,他說『我能給你把小孩治好就行了,你管我用什麼針頭呢。』」爭吵過幾次見沒有效果,恒恒媽媽也不再過問。另一名陳大姊也說,「他們不喜歡換針頭,有時候一個針頭都用好幾個人,連小孩都知道告訴我,媽媽,今天打針用的是好針頭還是用過的舊針頭。」目前,老天村驗出感染丙肝的人裡最小的還不到一周,最大的已有77歲了。 \n 目前56人經初篩檢測陽性,經採集其中16人進行核酸檢測,13人為丙肝病毒陽性。安徽省疾控中心的專家已經到渦陽縣進行樣本採集並帶到合肥進行化驗。安徽省衛生廳的工作人員指出,目前檢驗正在進行當中,因渦陽靠近河南,此事涉及2個省,情況複雜,結果將在近日公布。 \n 丙型肝炎病毒主要透過血液傳染。患者約半數可自動康復,其餘則會發展成慢性肝炎,甚至惡化為肝硬化或肝癌;感染者會出現免疫力下降的問題,很容易再感染其他疾病。

  • 久違了!短篇小說

     讀韓少功的小說集《鞋癖》,首先浮出的感想是:「久違了!短篇小說」。還記得第一次接觸中國小說的窗口,是洪範出版社由西西、鄭樹森所選編的《80年代中國大陸小說選》,選的都是短篇小說,余華、莫言尚未往平易近人的大長篇靠攏,還寫那種先鋒派的短篇實驗小說,衝撞邊界彷彿小說世界的一次大爆炸。 \n 80年代至今,當初令人目不暇給的爆破景觀,如今已塵埃落定,回復至靜水深流,當年的同伴大多經營長篇小說去了。韓少功算是其中異類,中、短篇的結集作品多過長篇,唯二的《馬橋辭典》、《暗示》雖是長篇,但也可看成是連綴短篇的形式而成。 \n 短篇小說講技法,大概由於寫作時間跨度極廣(1987-2009),《鞋癖》中的技法可謂各種路數皆有。類《馬橋辭典》的鄉野異人奇事如〈人跡〉;樸素若散文有老鄉沈從文餘韻如〈月光兩題〉;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物質小史如〈八○一故事〉;〈第四十三頁〉則大玩後設如卡爾維諾《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80年代小說的拉美魔幻寫實養分還在,如〈餘燼〉中那張穿越時間蟲洞而來的救命紙條,像神來一筆的騙術戲法,當然魔幻極了。但真正魔幻的或許是「背景」中的今非昔比,滄海桑田。簡言之,是謂「中國崛起」,也還「尋根」,仍有「傷痕」,但時間座標已不單單只有文革,而是加速前進的市場經濟列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