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關條約的搜尋結果,共24

  • 協議沒撤關稅...陸網友稱馬關條約 民主黨:習笑翻了

    協議沒撤關稅...陸網友稱馬關條約 民主黨:習笑翻了

    在全球市場期盼下,美陸15日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長達一年多的貿易戰終於暫時告一段落。不過美陸內部對此協議評價分歧,雖然陸官方稱協議對兩國都有利,但在美關稅仍未撤除下,引起不少陸網民抨擊是新「馬關條約」;美國方面,雖然川普團隊稱總統強硬姿態起了作用,但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批評川普在協議中向北京屈服了,「習近平正在背後偷笑」。

  • 王曉波》割讓台灣不應是台獨藉口

    報載柯文哲回應張志軍提「九二共識」時說:「我媽媽說,甲午戰爭當初是中國大陸把台灣踢出來的。」身為一個台灣歷史研究者,我不能不有幾點歷史的說明要講。 \n 一、《馬關條約》割台屬實。但絕不是「中國大陸把台灣踢出來的」,而是甲午戰敗,在日本脅迫及美國前國務卿福士德和駐華大使田貝的唱和下,甚至還開槍射傷李鴻章威脅其性命,才被迫簽訂割台的不平等條約,所以,《開羅宣言》才稱其為「竊自」中國的領土。貧弱的中國無能保衛國家領土主權完整,所以才有割台,才有皇民化,所以,原鄉人的皇民化原罪來自原鄉。是來自原鄉的貧弱和被迫,而不是來自原鄉的「踢出」。 \n 二、中國人畢竟不是一個沒有出息的民族。1894年上半年,孫中山還在《上李鴻章書》大談改革之道,甲午戰敗後,即在檀香山成立「興中會」誓言:「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走上了革命之路。 \n 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割台。康有為率領上京趕考的各省舉人,在天安門前擋下滿清皇帝的輦車,要求「誅奸相,絕和議」外,更上萬言書要求「變通新法」,而有後來的「康梁變法」,是為中國近代憲政改革運動的開始。 \n 台灣人民為祖國的貧弱擔當苦難,淪為日本殖民地。日據50年,台灣人民有放棄漢民族主體性而接受皇民化者,有更多的人堅持台灣人民主體性對抗日本殖民統治,歷經武裝抗日、非武裝抗日運動和「潛行運動」,譜寫了人類為公平正義而鬥爭的英雄歷史。革命運動和憲政改革運動都是近代中國民族自救運動,歷時123年,經過重重反覆,終於抗戰勝利,台灣光復,和今天中國的和平崛起。 \n 三、「九二共識,兩岸一中」是李登輝時期由海基會提出而大陸接受的。所以絕不是「親中賣台」,而只能是「親台賣陸」,其實只是實事求是而已。 \n 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後,重新「兩岸一中」的是台灣光復。所以,不承認「九二共識」,就是不承認「兩岸一中」,就是不承認台灣光復,不承認抗戰勝利。當年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還得甲午戰敗,才被迫割讓台灣。今天,不戰一兵一卒,就要中國承認割讓台灣領土主權給民進黨成立台灣共和國,豈不是連滿清都不如嗎?甲午戰敗馬關割台,而有孫中山起來革命。所以,習近平見洪秀柱說:「台獨,如果我們不處理,人民會起來推翻我們。」 \n 再者,韓戰之後,美國就企圖製造「兩個中國」,1955年起,中美就有大使級的談判,一談到台灣問題就觸礁,共談了136次,歷時15年,直到美國有一個中國政策,才有《上海公報》。中共寧願進不了聯合國,直到1971年;寧願沒有中美邦交,直到1979年。當年中共不能接受美國割裂中國領土主權的「兩個中國」,而能接納今天不承認「兩岸一中」的民進黨嗎?大陸和馬英九都堅持「九二共識」,這不是政治強硬與否的問題,而是實事求是的問題和是不是要再次割裂中國領土主權的問題。 \n(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 兩岸史話-紫禁城唯一的男子漢慈禧 《馬關條約》遺害深遠(二)

    兩岸史話-紫禁城唯一的男子漢慈禧 《馬關條約》遺害深遠(二)

     光緒和軍機大臣都意識到,違背慈禧意願簽署《馬關條約》,未能給帝國帶來真正的和平。 \n 相較於中國1842年對英,1860年對英、法的兩次賠款,馬關賠款顯示出亞洲新強胃口既大又霸道。英、法的索價──一次2千1百萬元洋銀,另一次一國8百萬兩銀子──或多或少跟他們的兵費和平民損失有關。《馬關條約》的2億兩銀子則跟日本的消耗毫無關係。戰爭開始時,日本全部國庫庫存3千萬,戰爭中出售國債8千萬,還未收齊。李鴻章在談判《馬關條約》時列舉的這些數字,伊藤並未質疑。 \n 公車上書拒絕割台 \n 《馬關條約》雖然還未公布,內容已經傳遍全國,震驚朝野。北京有數百名官員上書,要求皇上拒絕批准條約。上書的還有一千多名從各省到北京來參加會試的舉人。這樣大規模的、異口同聲地說「不」,在中國歷史上恐怕是第一次。但是他們的慷慨激昂誠如赫德所說,是「空話,不作數的空話」。公眾輿論不像農民起義,對光緒沒有實質性的壓力;而日本則可能推翻大清統治。 \n 出人意料,俄國、德國和法國出面干涉,要求日本把遼東半島還給中國,理由是占領它「將讓中國首都永遠受威脅」。歐洲害怕日本控制中國。赫德寫道:「日本戰勝、統治中國,將建成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大的帝國──最野心勃勃、最勇往直前、最強大……未來的二十世紀,小心點!」德皇威廉二世第一次使用「黃禍」一詞來描繪歐洲的夢魘:「整個中國、整個亞洲,都由日本統治。」 \n 歐洲不能容忍日本占領中國,這使慈禧得出結論,日本進攻北京、推翻清王朝的可能性極小,日本還沒有條件挑戰歐洲。她希望光緒和大臣們能看到這一點,不接受馬關條約,重新和日本談判。4月26日,她要軍機大臣討論,並把討論結果告訴她。 \n 大臣們和光緒一樣,在對日本強硬之前,他們要知道如果日本不接受要求,三國將會採取何種行動。他們發電報給三國,三國無回音。23歲的皇上「徘徊不能決,天顏憔悴」。軍機大臣沒人主張不批准條約,誰也不願負亡清的責任。大家都看著恭親王,儘管他無謀可出無策可畫,人又病得不輕。他的意見是批准。這和他的一貫作風一脈相承。 \n 慈禧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但態度起了些變化,不再強硬反對批准條約。(翁:「恭聞東朝猶持前說,而指有所歸。」)5月2日那天,光緒走出徘徊,決心批准:「上意幡然有批准之諭」。翁帝師「於是戰慄哽咽,承旨而退」,和光緒在書房裡哭成一團。光緒想趕快了結,5月8日「催伍廷芳等在煙台即日換約,遂於是夜子初換訖。」 \n 簽訂、批准《馬關條約》,光緒選擇的是「一條最平安的路」,赫德認為,「事關一個帝國的命運呀!」但是對慈禧來說,《馬關條約》的代價過於高昂。 \n 美國駐華公使田貝此時在中日間斡旋調解。他既身臨了戰前的「好日子」,又目睹了戰後的黑暗深淵,寫道:「中日戰爭是中國末日的開端。」除了2億兩銀子的賠款,中國為了收回遼東半島,又額外付給日本3千萬兩銀子。(日本最終接受了歐洲3國的要求,歸還了遼東半島。)日本獲得的,相當於它4年的財政收入,外加大量軍艦等戰利品。 \n 為了賠款,光緒在苛刻條件下從西方借了3億兩銀子。過去30年,中國外債總共只有4千1百萬兩銀子,到1895年基本還清。現在卻背上了巨石般沉重的包袱。清政府為償付賠款而舉借的外債連本帶利共6億多兩銀子,幾乎是1895年財政收入(1億1百56萬7千兩銀子)的6倍。 \n 這場滅頂之災,帳一向算在在慈禧頭上。人們說她把建海軍的錢拿去造頤和園,導致戰爭失敗;說她一意主和;說她在戰爭期間不顧反對大辦60大壽。有人還捏造了句慈禧名言:「誰叫我一時不痛快,我就叫他一輩子不痛快。」事實上,沒有任何嚴肅的文史資料記載她說過這句話。中國的現代海軍是慈禧創建,她為了修頤和園從海軍拿的錢,並沒有對海軍建設產生根本性影響,甲午戰爭失敗與修頤和園無關。一意求和的更不是她。宮廷中只有她一個人毫不含糊地主張拒絕日本的條件。 \n 光緒皇帝無法承擔 \n 甲午戰敗、馬關簽約,責任歸根究底在光緒皇帝。他弱不禁風的肩頭承擔不起千鈞重擔。赫德當時慨嘆道:中國「沒有首腦──沒有強人」。其實,那裡有一個女強人。但身為女人她不能做首腦,宮牆外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一位頗有洞察力的法國人說:慈禧是「中國唯一的男子漢」。這才是1895年紫禁城中的慈禧。 \n 戰爭結束後,慈禧再度退出政壇。但這回歸政生活跟從前不一樣。自從珍妃一案以來,所有奏摺均「恭呈慈覽」,如今依舊如此。光緒和軍機大臣都意識到,違背慈禧意願簽署《馬關條約》,未能給帝國帶來真正的和平。當初激烈反對簽約的張之洞把和約的危害形容為「如猛虎在門,動思吞噬……如人受重傷,氣血大損……如鳩酒止渴,毒在臟腑」。(待續)

  • 紫禁城唯一的男子漢慈禧-《馬關條約》遺害深遠(二)

    相較於中國1842年對英,1860年對英、法的兩次賠款,馬關賠款顯示出亞洲新強胃口既大又霸道。英、法的索價──一次2千1百萬元洋銀,另一次一國8百萬兩銀子──或多或少跟他們的兵費和平民損失有關。《馬關條約》的2億兩銀子則跟日本的消耗毫無關係。戰爭開始時,日本全部國庫庫存3千萬,戰爭中出售國債8千萬,還未收齊。李鴻章在談判《馬關條約》時列舉的這些數字,伊藤並未質疑。 \n \n公車上書拒絕割台 \n \n \n《馬關條約》雖然還未公布,內容已經傳遍全國,震驚朝野。北京有數百名官員上書,要求皇上拒絕批准條約。上書的還有一千多名從各省到北京來參加會試的舉人。這樣大規模的、異口同聲地說「不」,在中國歷史上恐怕是第一次。但是他們的慷慨激昂誠如赫德所說,是「空話,不作數的空話」。公眾輿論不像農民起義,對光緒沒有實質性的壓力;而日本則可能推翻大清統治。 \n出人意料,俄國、德國和法國出面干涉,要求日本把遼東半島還給中國,理由是占領它「將讓中國首都永遠受威脅」。歐洲害怕日本控制中國。赫德寫道:「日本戰勝、統治中國,將建成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大的帝國──最野心勃勃、最勇往直前、最強大……未來的二十世紀,小心點!」德皇威廉二世第一次使用「黃禍」一詞來描繪歐洲的夢魘:「整個中國、整個亞洲,都由日本統治。」 \n歐洲不能容忍日本占領中國,這使慈禧得出結論,日本進攻北京、推翻清王朝的可能性極小,日本還沒有條件挑戰歐洲。她希望光緒和大臣們能看到這一點,不接受馬關條約,重新和日本談判。4月26日,她要軍機大臣討論,並把討論結果告訴她。 \n大臣們和光緒一樣,在對日本強硬之前,他們要知道如果日本不接受要求,三國將會採取何種行動。他們發電報給三國,三國無回音。23歲的皇上「徘徊不能決,天顏憔悴」。軍機大臣沒人主張不批准條約,誰也不願負亡清的責任。大家都看著恭親王,儘管他無謀可出無策可畫,人又病得不輕。他的意見是批准。這和他的一貫作風一脈相承。 \n慈禧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但態度起了些變化,不再強硬反對批准條約。(翁:「恭聞東朝猶持前說,而指有所歸。」)5月2日那天,光緒走出徘徊,決心批准:「上意幡然有批准之諭」。翁帝師「於是戰慄哽咽,承旨而退」,和光緒在書房裡哭成一團。光緒想趕快了結,5月8日「催伍廷芳等在煙台即日換約,遂於是夜子初換訖。」 \n簽訂、批准《馬關條約》,光緒選擇的是「一條最平安的路」,赫德認為,「事關一個帝國的命運呀!」但是對慈禧來說,《馬關條約》的代價過於高昂。 \n美國駐華公使田貝此時在中日間斡旋調解。他既身臨了戰前的「好日子」,又目睹了戰後的黑暗深淵,寫道:「中日戰爭是中國末日的開端。」除了2億兩銀子的賠款,中國為了收回遼東半島,又額外付給日本3千萬兩銀子。(日本最終接受了歐洲3國的要求,歸還了遼東半島。)日本獲得的,相當於它4年的財政收入,外加大量軍艦等戰利品。 \n為了賠款,光緒在苛刻條件下從西方借了3億兩銀子。過去30年,中國外債總共只有4千1百萬兩銀子,到1895年基本還清。現在卻背上了巨石般沉重的包袱。清政府為償付賠款而舉借的外債連本帶利共6億多兩銀子,幾乎是1895年財政收入(1億1百56萬7千兩銀子)的6倍。 \n這場滅頂之災,帳一向算在在慈禧頭上。人們說她把建海軍的錢拿去造頤和園,導致戰爭失敗;說她一意主和;說她在戰爭期間不顧反對大辦60大壽。有人還捏造了句慈禧名言:「誰叫我一時不痛快,我就叫他一輩子不痛快。」事實上,沒有任何嚴肅的文史資料記載她說過這句話。中國的現代海軍是慈禧創建,她為了修頤和園從海軍拿的錢,並沒有對海軍建設產生根本性影響,甲午戰爭失敗與修頤和園無關。一意求和的更不是她。宮廷中只有她一個人毫不含糊地主張拒絕日本的條件。 \n \n光緒皇帝無法承擔 \n \n \n甲午戰敗、馬關簽約,責任歸根究底在光緒皇帝。他弱不禁風的肩頭承擔不起千鈞重擔。赫德當時慨嘆道:中國「沒有首腦──沒有強人」。其實,那裡有一個女強人。但身為女人她不能做首腦,宮牆外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一位頗有洞察力的法國人說:慈禧是「中國唯一的男子漢」。這才是1895年紫禁城中的慈禧。 \n戰爭結束後,慈禧再度退出政壇。但這回歸政生活跟從前不一樣。自從珍妃一案以來,所有奏摺均「恭呈慈覽」,如今依舊如此。光緒和軍機大臣都意識到,違背慈禧意願簽署《馬關條約》,未能給帝國帶來真正的和平。當初激烈反對簽約的張之洞把和約的危害形容為「如猛虎在門,動思吞噬……如人受重傷,氣血大損……如鳩酒止渴,毒在臟腑」。(待續) \n

  • 欣榮焚化廠重新議約 議員:別再成馬關條約

     市府將與欣榮焚化廠重新議約,多位市議員指出,15年前所簽的BOO合約極不合理,如「馬關條約喪權辱國」,要求重新議約時要考量民眾權益,不能再損害市民權益,環保局長沈志修表示,會爭取符合市民利益的合約,目前也在規畫設置新的焚化廠,未來不會再採BOO模式。 \n 市議員楊朝偉表示,欣榮焚化爐興建成本不到50億元,20年可以賺120多億元,屆滿後還保有焚化爐經營權,且收民間事業廢棄物還比收家戶垃圾賺錢,若欣榮不續約,桃園市家戶垃圾該何去何從? \n 議員表示,欣榮焚化爐日處理量為1350噸,市府保證日處理量為1200噸,另外150噸則是供欣榮處理外界事業廢棄物,欣榮每焚燒1噸垃圾,市府要支付操作費用500元、攤提興建成本1599元,也就是每噸支付2099元,從2001年營運至今,市府已經編列123.45億元,預估到2021年,市府要花費166.82億元。 \n 政府的促參案有BOT或BOO模式,BOO結束後,政府拿不到任何權利,也就是說,20年後焚化爐還是欣榮的。另外,桃園推動資源回收後,每日垃圾量只有900噸左右,但市府卻允諾1200噸的保證量,垃圾量不夠,只能挖掩埋場垃圾焚燒,這樣的合約形同不平等條約。 \n 沈志修表示,市府已啟動與欣榮焚化廠的續約協商機制,並成立專案小組,另外,規畫在觀音環保科技園區,以BOT方式設置具有厭氧發酵、熱處理單元與固化掩埋場功能的生質能中心處理桃園市內具生質潛能之廢棄物。

  • 日本馬關條約獲兩億賠款其實用到了…

    日本馬關條約獲兩億賠款其實用到了…

    甲午戰爭後,清政府近乎砸鍋賣鐵,裡裡外外賠給了日本二點五九億兩白銀,折合日元三億六千零八十一萬。相當於日本每年財政收入的4.87倍,堪稱是清朝送來的超級大禮!如此大禮日本人當然要拼命用。 \n最大頭的一筆錢,是用來發展海軍,一口氣花費了一億三千九百二十六萬日圓。日本海軍短短幾年突飛猛進,把俄國艦隊都打趴下,海軍長期保持在美國百分之七十的水準上,二戰時還能和美國在太平洋抗衡,都有這筆錢的功勞。 \n陸軍也分到了很大一部分,拿到了五千八百六十萬日圓,特別是重型軍火,一度是在國際市場上瘋狂買賣。甲午戰爭時,日本陸軍的重火力還不如清軍,甲午戰後,日軍就從歐洲大量採購來陸戰重炮,有些重炮甚至一直用到二戰諾門檻大戰時,把蘇軍都驚到了。蘇軍朱可夫看了日軍重炮的彈片後驚呼:他們是來推銷古董的嗎? \n另外還包括建立軍火生產線,擴建鋼鐵廠等投入,總共三億零五百零貳萬日圓,都用於了軍備建設,占賠款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點五。但相比之下,真正對日本20世紀起飛,作用最大的,卻是另一筆錢:撥出其中七千二百六十萬日圓作為準備金(其中有部分是兌換的日本海陸軍建設經費),啟動日本貨幣改革,讓日本幣制與國際接軌,實現金本位。這件事其實清末很多中國有識之士也呼籲做,可政府一直沒錢,錢都賠給了日本,於是日本辦成了。 \n辦成這件事的意義有多大?日本政府財政收入暴漲,且迅速融入世紀經濟體系,引來了大批外國投資。工業發展更加火熱。甲午戰爭結束僅五年,日本的工廠數量就比甲午戰前增加一倍,產量增加五倍。而且還成功產業轉型:甲午戰前,日本經濟重頭還是纖維這類輕工業和加工業,甲午戰後的二十年,日本的鐵路,出口,金屬,造船,都是實力暴漲,一戰前日本的年工業增速是百分之十四點三,世界出名的超速增長。如果說甲午時候的日本,和清朝還是同等級,那麼正是這筆甲午賠款,幫日本成功脫胎換骨,升級成比肩歐美列強的工業強國。 \n所以等著1915年,日本逼袁世凱簽《二十一條》時,袁世凱也不是不想硬頂,他曾問段祺瑞,一旦日中開戰,中國能堅持多久。段祺瑞咬咬牙說:最多一個月。袁世凱當場就一頭冷汗:那還是先談吧。這巨大差距,就是清朝甲午賠款買的單。 \n而相比於這些巨額投入,傳說中被「拿出全部賠款」辦的教育,日本人也不是沒有辦。制定了《教育基金特別法》和《考試基金法》,把清朝甲午賠款中的一千萬日圓拿來發展教育,相當於清朝賠款的百分之二點八。但也別小看這區區一千萬日圓。日本的教育從此高速發展,帝國大學創立,東京圖書館成了當時亞洲最大的圖書館,各類學校紛紛建立,完備的教育體制領先亞洲,只要看看清末民初有多少中國人跑日本留學,就知道日本教育有多強。 \n最受益的,還是他們的教育普及,日本從1882年,就計畫普及鄉村小學,可一直苦於沒錢,這下有錢了,立刻拼命砸錢建,全國鄉村都有了學校。日本的學齡前兒童入學率,甲午戰爭前是百分之五十八,戰後連年暴增,到中國鬧辛亥革命推翻清朝時,日本小孩入學率已接近百分之九十九,成為全球第一個消滅文盲的國家。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為何不平等條約都找李鴻章代簽?

    為何不平等條約都找李鴻章代簽?

    「簽不平等條約」這事,為啥總是李鴻章背鍋?最大原因卻是公認:這口黑鍋,只有他能背的動!要知道這個道理,就得先了解一個現實:清政府之所以總賣國,每次不是被人打趴了,就是被人打怕,才不得不派人出來賣,所謂不平等條約,真正無奈在此。 \n但簽不平等條約這件事,不是到了點頭哈腰簽個字就算完。放在清末這時,更需要使盡權謀手段,明明挨宰成定局,也要能爭一分是一分,把損失降到最低點。背這口鍋,也就不止需要極厚的臉皮與良好心態,更需要有國際視野與深沉心計,而李鴻章,卻是最合適的一個。 \n除了李鴻章?就真沒別人就行。以清政府當時看世界的水準和整體素質,哪怕優中選優的官員,出來背鍋的大多也兩類:不長心的王爺和滿腦子忠君愛國卻不接地氣的清流。前者如奕山和奢英,也就是簽鴉片戰爭期間各類不平等條約的那兩位,基本都是出場很猛,但外國人打幾下就嚇壞,對方說啥就是啥,看看沙俄吞掉的中國領土就知道,這類人賣國賣的多大方,尤其是奢英,鴉片戰爭結束後更是逮啥簽啥,絕不還價,英法聯軍為啥能輕易打進北京,就是他簽字惹的禍。 \n至於後者,更典型的葉名琛,就是那位「不戰不和不走」的兩廣總督,面對英法挑釁,既不能抵抗也拉不下臉來周旋,結果廣東遭戰禍葉名琛本人被俘,淪為階下囚還振振有詞:我要去英國,和你們英國女王講理!這就是清朝愛國清流的辦事水準!可以想見,在清末國難深重的時代裡,如果經辦外交大權的總是這種人,那必須說:中國恐怕連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都不可得,早變印度了。而比起上面這兩類人來,李鴻章卻是絕不同,既懂得洋務,更有卓越手腕,哪怕在局面最為不力的情況下,也能盡力扛住,利益能爭一分是一分。 \n和前面幾位最高下立判的,比如《中俄伊犁條約》,先是崇厚去談,結果談的喪權辱國,大半個新疆都割了,李鴻章危急時刻出手,寫信請來戈登幫忙,其實就是變相拉英國入局,最後逼得俄國認了這壺酒錢,吐出到嘴的肉:中國北疆大地保住了。而作為李鴻章人生最後兩大恥辱的《馬關條約》和《辛丑合約》,李鴻章也一直拼盡全力,以他連橫合縱的智慧與敏銳洞察力,盡可能的保住中國的利益:《馬關條約》裡,生生把賠款壓下了一億,雖割讓了臺灣,卻促成三國干涉還遼,保住了遼東半島。否則可以想像:一個1895年就吞併朝鮮臺灣東三省的日本,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n以日本二十世紀許多學者的觀點:李鴻章在《馬關條約》的智慧,把日本侵華戰爭,硬是延後了四十二年。《辛丑合約》更是如此,儘管這堪稱中國歷史上最恥辱的一紙條約,可對比一下當時的情景:東南五省都互保了,北京都淪陷了,歐美日八國都畫地為牢了,就這慘到家的景象,中國竟沒淪為殖民地。身擔談判大任的李鴻章,正是以其靈活的斡旋,對八國的分化瓦解,最後促成了這當時能得到的最好結果。 \n而更需要說明的是:李鴻章在《馬關條約》《辛丑合約》談判中的表現,日中兩國的教材裡都常說,中國總拿來說清政府喪權辱國,而日本韓國,則拿來做企業文化培訓的經典案例:一個老人如何在絕境局面下,盡可能爭取最大利益,李鴻章已經盡力了。而除了這個原因外,另一個原因也必須說:賣國,李鴻章不「白賣」! \n既然是背黑鍋,那麼必須要有利益回報,每一次背完黑鍋,換來的都是個人官位話語權的越發飆升,作為曾國藩的得意門生,洋務派的重量級人物,李鴻章這「東方俾斯麥」的稱號,就是賣國換來的權位回報。而更得回報的,就是李鴻章的做事,正是在這回報下,李鴻章可以放手做事:北洋水師建立,北洋船政局建立,中國近代本土最早的工業和軍事生產線建立。這些卓越成就,正是李鴻章以背鍋為代價,承受著舉國謾罵默默做到的,雖然以他自嘲是「裱糊匠」,但對照中國近代史,意義重大。 \n當然對他的個人生活,意義也重大,李鴻章的政績,裡裡外外都是他心腹,救國也沒忘了發家。以他老部下劉銘傳的感慨說:李鴻章家門口賣油條的,都成了高官。說到這條也必須說:李鴻章的背鍋,很偉大,但也不要把他想的那樣高大。最後一條也正在此:李鴻章的外交表現,智慧妙筆很多,但有些事,他也該罵。 \n李鴻章做事,基本是小智慧到極致,大戰略視野欠缺,儘管就外交綜合能力說,是清政府第一人,但好些關鍵時候,還是誤了國。比如中法戰爭,誤判了法國的國情,明明戰場優勢,卻簽了停戰。導致「中國不敗而敗」,真給法國送大禮。後來的新疆事件,竟然荒唐要求放棄新疆,如果不是左宗棠堅持,新疆差點就脫離中國版圖。後來的甲午戰爭,李鴻章戰前看到了日本的威脅,卻錯估了日本的戰爭決心,誤判其不可能貿然開戰,更寄望於西方調停,日本藉甲午戰爭的崛起,真有李鴻章的「功勞」。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馬關條約》到底賠日本多少錢?實際超過…

    《馬關條約》到底賠日本多少錢?實際超過…

    在1894年開始的中日甲午戰爭中,清廷慘敗,在1895年4月,忍辱簽定了不平等的《馬關條約》。在高中上歷史課的時候,我們被要求背誦《馬關條約》內容,其中有一句:「賠償日本軍費2億兩」,實際上,甲午戰後賠償日本的軍費,絕對不止2億兩,以下幾提供組資料,值得我們認真分析。 \n【2億兩】 \n《馬關條約》第四款規定:「中國約將庫平銀二萬萬兩交與日本,作為賠償軍費。」這個就是我們通常說的「2億兩」的來由,但它不是涉及賠償的唯一條款。 \n【3,000萬兩】 \n條約第二款中有一條約定:割讓遼東半島。其時,俄國也對中國東北虎視眈眈,日本佔領遼東半島,必然阻礙它擴張勢力,於是,俄聯合法國和德國進行干涉,迫使日本放棄遼東半島。在《中日遼南條約》中,日本開出明確的交換條件:歸還遼東,清廷再賠償3,000萬兩白銀。 \n【150萬兩】 \n《馬關條約》第八款規定,為了確保中國履行所定各款,「聽允日本軍隊暫占守山東省威海衛」。《馬關條約》的附件《另約》,對日軍佔領威海衛還有一個追加條款:「所有暫行駐守需費,中國自本約批准互換之日起,每一周年屆滿,貼交四分之一,庫平銀五十萬兩」。日軍在威海衛駐守3年,清廷最終支付日軍費用150萬兩。 \n【利息】 \n清廷不可能一次支付所有款項,如此一來又會產生利息,年息為「每百抽五」。 為了節省利息和日軍駐威海衛軍費,清廷在1898年5月,提前完成了還款計畫(分4次),實際支付利息為庫平銀1,083萬兩。 \n【庫平實足】 \n你以為還了本息就夠了嗎?條約簽訂時,明確寫明支付賠款以大清國的「庫平銀」為標準,但在履約過程中,日方以庫平銀成色不足為由,要求庫平實足,並單方面定成色為988.89(即一千庫平銀含有988.89兩純銀),僅此一項,清廷就多支付了日本1,325萬兩。 \n【鎊虧】 \n當時國際市場上金價上漲、銀價跌落,日本借此要求中國在倫敦用英鎊支付賠款,這樣清廷用庫平銀兌換英鎊,就形成了「鎊虧」(1英鎊折合庫平銀6.0788兩作為固定核算標準),而「鎊虧」數額最終到了日本人的口袋,僅此一項,日本又從輕易地多得了約1,500萬兩。 \n【日軍的掠奪】 \n日軍在甲午戰爭期間,掠奪中國的兵船、 軍械、 軍需等等數目甚大,幾乎無法精確計算。歷史學者戚其章根據中日雙方的資料估算,日軍虜獲中國的戰略物資至少價值8,982.2萬日元,折合庫平銀5,988.3萬兩。此外,日軍還在這次戰爭中掠奪了大量的金銀貨幣,其數目為3,000萬日元,折合庫平銀2,000萬兩。日本通過《馬關條約》賠款,從中國攫取的財富高達2.7億兩,再加上戰爭掠奪,其總額達到3.5億兩。 \n這筆戰爭橫財是日本當時全國年度財政收入的6. 4倍,是清政府年度財政收入的4.4倍!對於這筆巨額財富,日本將其中84%用於擴張軍備,其餘的用於開辦鋼鐵廠、設立教育基金、供皇室享用和補充財政支出。由此,日本的軍事實力和綜合國力迅速提高,進而有了更大的稱霸東亞、滅亡中國的野心。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甲午戰爭後,李鴻章挨了一槍替大清省了一億白銀?

    甲午戰爭後,李鴻章挨了一槍替大清省了一億白銀?

    1894年,中日甲午海戰以清朝完敗,北洋艦隊全軍覆沒收尾!戰敗就意味著又要簽訂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於是乎就有了歷史上著名的《馬關條約》。它的內容無非就是割地賠款:割讓台灣以及澎湖列島等領土,同時賠償日本軍費兩億兩白銀等等。然而最初簽訂該條約時,日本索要的賠償遠遠不止這些。中方代表李鴻章一開始磨破嘴皮子都不能讓日方退讓一步,但是就因為一場鬧劇,李鴻章突然間就有了談判的籌碼,逆轉了不利的局面。 \n當時李鴻章應邀到了日本的下關(即馬關)簽訂條約,與他進行談判事宜的是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和外務大臣陸奧宗光。在談判初期,李鴻章本想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將簽訂條約的損失降到最低。但是客觀事實卻是甲午慘敗,中國引以為豪的北洋艦隊全軍覆沒。旅順、威海衛等軍港及海岸砲台盡失,海上防線蕩然無存,沿海城市隨時都會遭到來自海上的砲轟。而日本陸軍更是傾巢而出,一路勢如破竹,兵鋒直指山海關。在這種情況下,李鴻章對於日方提出的無理要求根本就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日本人也仗著自己的軍事優勢,獅子大開口,勢必要將清朝所擁有的壓榨乾淨才會善罷甘休。儘管李鴻章使出渾身解數,可日本依舊是不肯退讓半步。 \n當第三次艱難的談判結束之後,李鴻章坐轎回到自己的住所。一行人經過電信局時,突然從圍觀的人群中衝出一個人,舉槍朝著李鴻章開槍。槍手擊中了李鴻章的左眼下頰骨,血流不止,然而卻並沒有造成大礙。但就算在這種時刻,李鴻章也依舊是神態自若,無比鎮靜的走回旅館,充分表現了大國外交官的氣度和風範。在獲悉消息後,伊藤博文與外相陸奧宗光馬上趕往旅館看望李鴻章。日本天皇得知這個事情後,也立即派遣宮廷御醫為李鴻章療傷治病,並加派護士照料,給予李鴻章最鄭重的待遇和禮遇。得知這件事情的日本國民也都大為震驚,無不感到扼腕痛惜。因為日本想藉甲午海戰一舉躋身世界列強,而在自以為文明的國度居然發生了這種令人不齒的事情,實在是有失大國的風範。 \n其實,日本之所以這麼重視這件事,就是怕李鴻章以負傷為藉口,中途歸國,一走了之,並對日本國民的無恥行為大書特書,向世界列強展示日本國的卑劣行為,要求歐美各國出面斡旋,減少戰爭紅利。這樣一來,日本人的既得利益就會受到影響;而且當時因為甲午海戰,日本也同樣耗盡了國力,如果《馬關條約》遲遲不能敲定,得不到戰爭賠款,日本同樣會被拖垮。李鴻章作為一個官場老油條,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厲害。所以故意以傷勢較重,將簽訂條約的事一拖再拖,將這件槍擊案作為談判的籌碼。日本一看,無奈只能在原來的條款上面做出了讓步,將原本賠償的三億兩白銀減為兩億,同時無條件的終止日中之間的戰事。 \n李鴻章遇刺這件事,對於李鴻章自己是痛苦的,但是卻為國家挽回了不少損失,不失為一件大好事。事後連李鴻章自己也說:如果一槍能夠減少1億兩白銀,他寧願多挨幾槍!在國家利益面前,凡是行大道,明大義者,恐怕都不會去在乎自己的個人得失。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兩岸史話-省視馬關條約120周年

    兩岸史話-省視馬關條約120周年

     這段歷史證明了殖民是沒有好下場的,侵略更會給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n 除了壓制追求議會設置的請願運動,對報刊發行採取鳥籠式的有限度開放之外,日本統治者對台灣人民的壓制殘害,從未放鬆。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和他的行政長官後藤新平頒布《匪徒刑罰令》,以嚴刑峻法恐嚇於前;隨後制訂看似包容寬大的《土匪招降策》,誘引抗日人士「歸順」之後,依前法予以集體屠殺。後藤新平自己在《日本殖民地政策一斑》中,坦承前後誘殺抗日分子16000人。在長達半世紀的殖民統治下,善良的台灣人民命如輕賤的螻蟻;在戰爭中後期被徵調前往南洋作戰的台灣壯丁及慰安婦,更似群落的蜉蝣,客死異鄉。殘陽似血,悲情陡生,又能向誰申訴? \n 或有評論家謂,日本據占台灣也非一無是處,它發展鐵路、公路、大圳、水庫及港口等基礎建設,又建立郵電系統、灌溉系統、戶籍制度及農漁水利會組織、金融機構等,有助台灣的現代化。各項建設,無需否認。但事實上,總督府進行全台人口、戶籍、賦稅、土地及治安的調查整理,是有利其殖民統治的政治獨裁及社會控制。至於經濟建設上關於殖民化與現代化的糾結,對日本殖民者來說,主要考量仍是如何從台灣這塊殖民地取得更大的利益,並為日本財團大商社提供商機。在殖民政策下,無論政經社會或教育,台灣人都只能淪為二等國民。 \n 從未放鬆高壓政策 \n 所幸大多數有勇氣、有骨氣的台灣人民看穿殖民者的工於心計,對抗日本軍國主義的台灣抗日運動,就像壯烈的史詩,前仆後繼的進行著,從未停歇。就本文所探討的,早期進行武裝抗日的台灣志士包括吳湯興、吳彭年、姜紹祖、丘逢甲、劉永福、徐驤、林朝棟、李品山、蕭光明、許肇清、羅福星、羅俊、林少貓、余清芳、江定、簡大森、柯鐵、林祖密;到中期以非武裝的議會路線爭取自由、自治、民主、人權的林獻堂、蔣渭水、翁俊明、廖進平、蔡培火;到後期李建興、蔡忠恕推動的地下運動,抗爭方式或有不同,趕走侵據統治的殖民者、光復台灣的目標則是一致的。 \n 其後,七七抗戰軍興,台灣抗日志士丘念台、謝東閔、林正亨、黃朝琴及領導「台灣革命同盟會」的李友邦、宋斐如等,都回到大陸,在不同的領域貢獻心力。可以說,七七抗戰促成台灣抗日運動的轉型,激發台灣青年奔赴彼岸直接參加抗日戰爭。 \n 當年抗日失敗,內渡粵北客家家鄉的丘逢甲所寫的著名詩句:「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灣」,深入描刻台灣人對於無辜被割讓的錐心之痛,正因如此,1895年4月17日這一天,台灣同胞奮起的決心被激發起來,率先進行抗日運動,更綿延達半個世紀之久,卒能獲得最後的勝利。這段歷史證明了殖民是沒有好下場的,侵略更會給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帶來毀滅性的災難。我們看到日本終止鎖國,首次出擊,在甲午戰爭大獲全勝,據有台灣更被視為明治時代輝煌的一頁,終於導致軍國主義的狂熾,發動侵華戰爭及二次大戰,給亞洲廣大地區帶來浩劫,最後日本本身更幾乎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這真是值得世世代代日本人深刻檢討,誠摯反省的一段歷史。(全文完)

  • 兩岸史話-省視馬關條約120周年

    兩岸史話-省視馬關條約120周年

     「西來庵抗日事件」是規模最大的一次,且是首度以民間信仰力量起事。 \n 在當時,雖然有一些仕紳選擇與日軍「合作」,但乙未抗日基本上是全民參與。根據日本隨軍記者記載,抗日義軍不乏女性及青少年,死傷不少;客家族群作戰尤其英勇,傷亡亦最重。因日軍在全台採取焦土政策,即所謂的「無差別殲滅」(不分軍民、男女、老幼)與所謂的「三光掃蕩」(殺光、搶光、燒光),所到之處,皆成焦土,軍民死傷估計在10萬人以上。台灣人沒有辜負黃遵憲期許「人人效死誓死拒,萬眾一心誰敢侮。」 \n 日軍因作戰傷亡者當然遠低於台灣抗日義軍,卻有4600人感染霍亂等疾病而死。死亡中包括領軍的「近衛師團」統帥陸軍中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日皇明治之叔叔,死時才48歲)及團長山根信成少將。低階的軍夫死亡7000人。日方損兵折將,代價也不輕。 \n 1895年底,台灣北部抗日義軍舊部,在現今的桃園、大溪、台北郊區的景美、士林及三峽等地進行武裝抗日行動;隨後南部台南、高屏六堆地區亦紛紛舉兵抗日,武裝抗日進入第二階段。 \n 1907年11月的新竹北埔事件,將武裝抗日運動帶進第三階段。居民多數為客家族裔的北埔,從乙未年開始就是抗日策畫地之一,年輕的領導人姜紹祖激烈抗日,因不敵日軍圍殺而壯烈成仁,12年後其鄉親蔡清琳等再度舉事,仍不敵日統治者精良武力而挫敗。1915年7月16日由余清芳在今台南玉里(當時叫噍吧哖)西來庵策畫領導的「西來庵抗日事件」是規模最大的一次,且是首度以民間信仰力量起事。參加者遍及全台,近2000人被捕,866人被判死刑,包括余清芳在內。噍吧哖事件悲壯的結束了第三階段的武裝抗日行動,也開啟了第四階段的非武裝的文化抗日運動。 \n \n 噍吧哖事件開啟文化抗日 \n \n因為西來庵武裝抗日,犠牲太過慘重,抗日運動的領導群認識到軍事力量的懸殊及統治高壓的迫害,武裝抗日應該轉型為用政治訴求與社會運動來推動的文化抗日運動。 \n \n從1910年代後期,貫穿整個1920年代,台灣青壯菁英紛紛結合志同道合、理念接近的同儕組織近代政治社團、社會社團和文化社團,進行文化、社會及政治抗日,其中影響最大的是蔣渭水先生於1921年結合台灣各地有聲望的社會領袖及行動力強的青年學生,共同組成的「台灣文化協會」(簡稱「文協」),結合廣義的社會文化力量,與日本殖民者周旋,為民眾爭權益。 \n \n「文協」結合台灣民眾黨等團體推動要求撤廢日本駐台灣總督府集行政、立法、司法及軍事大權於一身的歧視性的《六三法》運動與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但體制內的抗爭,終難改變殖民政府的極權統治,而隨著日本軍國主義聲勢高漲,導致法西斯主義壓制統治日益嚴苛,各項請願運動在1930年代中期遭到禁止。然而台灣人民愈挫愈奮,不斷抗爭,多人被捕下獄或遭嚴密監控,仍不願放棄,其爭取民主與自由的精神至為可佩。 (待續) \n \n

  • 馬關條約兩甲子 台中重建日神社

    馬關條約兩甲子 台中重建日神社

    台中市長林佳龍上月表示,將在年底前修復日據時代的台中神社鳥居,預算約200萬元,讓鳥居重新站起來,重拾城市光榮感。淡江大學副教授林金源投書中國時報表示,林市長阿諛日帝劣行、踐踏民族尊嚴的醜劇,就發生在乙未割台兩甲子的這一年。更令人遺憾的是,直到《馬關條約》簽署滿兩甲子的今天,全台仍不見有人阻擋此謬誤。 \n林金源表示,1895年的今天,日本選定曾被英、法、美、荷聯軍打敗的地點,逼中國簽訂《馬關條約》。日本殖民政府對我抗日先賢的屠殺,罄竹難書。對我先民財產、尊嚴的侵奪,更不在話下。 \n他指出,日本據台50年共建了68座神社,把它們當作地方教化中心,以此強化效忠日本的皇民精神。潮州神社為籌建造資金,甚至強迫蕉農每賣一籠香蕉得捐一錢。總督府官員如果地下有知,必當為今日林市長的「義舉」含笑九泉。 \n林金源認為,台灣統治者基於己利,不斷分化兩岸人民的正常連結。兩甲子以來,台灣的認同錯亂、國格分裂,就是日據殖民與國共內戰雙重撕裂與分化的結果。診治痼疾之道,就是真誠、完整的回顧歷史,體認兩岸命運的不可分割,重塑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價值與尊嚴。 \n最後林金源表示,7月7日起,馬政府將有一系列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的活動。這些活動的主軸如果不是振奮民族意識,而是與對岸爭話語權的話,那麼愧對先賢先烈的,就不只是林佳龍而已。

  • 名家-馬關條約二甲子 台中再現日神社

    名家-馬關條約二甲子 台中再現日神社

     台中市長林佳龍月前表示,將花200萬元,把原被放倒在地的台中神社鳥居,重新豎立起來,藉以「重拾城市光榮感」。林市長阿諛日帝劣行、踐踏民族尊嚴的醜劇,就發生在乙未割台兩甲子的這一年。更令人遺憾的是,直到《馬關條約》簽署滿兩甲子的今天,全台仍不見有人阻擋此謬誤。 \n 莫非這就是台灣「慶祝」《馬關條約》生效的方式,也是總結乙未割台歷史的「心得」? \n 16世紀到1840年之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自給自足,以德服人。它也是一個組織鬆散、不具侵略性的文明邦國。周邊鄰國自動內附成為我藩屬,因為中國為首的天下秩序保障了和平,朝貢制度給予鄰國經濟實惠,卻不干涉其內政。共存共榮就是當時國際秩序的寫照。 \n 鴉片戰爭打破了寧靜、和諧的東亞秩序,日本的「脫亞入歐」、以鄰為壑,更成為中國無盡的夢魘。1895年的今天,日本選定曾被英、法、美、荷聯軍打敗的地點,逼中國簽訂《馬關條約》,證明自己今非昔比。 \n 甲午之前,李鴻章力陳「海防」重於「塞防」,台灣許多建設都比內地進步。《馬關條約》之後,若非三國干涉還遼,滿清的龍興之地也和台灣一起被割。這兩事實足以破解獨派別有用心、自怨自艾的「悲情史觀」。 \n 日本據台初年,官方統計,至少殺掉當時百分之一台灣人口。終其統治,殖民政府對我抗日先賢的屠殺,罄竹難書。對我先民財產、尊嚴的侵奪,更不在話下。配合殖民統治因而獲利者,當然存在,但實在不值得一提,更不能因此掩蓋其他多數同胞遭受的苦難。 \n 日本在台設立的首座神社,就是紀念領軍征台而死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據台50年,日本共建了68座神社,把它們當作地方教化中心,以此強化效忠日本的皇民精神。 \n 總督府惱於傳統寺廟無處不有,1937年(七七事變)前後,發起「寺廟整理運動」。從此全台對寺廟、齋堂的捐款嘎然而止。建造神社的資金與數目則快速增長。潮州神社為籌建造資金,甚至強迫蕉農每賣一籠香蕉得捐一錢。總督府官員如果地下有知,必當為今日林市長的「義舉」含笑九泉。 \n 《馬關條約》清廷賠日本二萬萬兩白銀,三國干涉還遼再賠三千萬兩。兩者加總,約等於1893年日國民所得的二分之一,或當年輸入總額的4倍。此賠款成為日本發展紡織工業資本,並建立八幡製鐵(後來的新日本製鐵)。相對之下,中國犧牲三千萬軍民、無數財產才贏得1945年的抗戰勝利,卻因兩岸鬩牆,竟未獲得日本一絲一毫賠償。 \n 日本據台後,台糖解決了它先前購糖造成的入超問題,台米成為解決日本糧荒與支持工業發展的功臣。督造嘉南大圳、有功於台米輸日的八田與一,至今在日本故鄉雖仍默默無名,卻被台灣捧為英雄與神明。 \n 2013年3月31日,台灣女學生穿著日本和服,慶祝新竹車站百歲生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後代,也代表日本皇族來台「致意」。台灣學生毫不介意與領軍征台的寇首後代同台並列,她們也不知道1893年11月清廷修築的鐵路已達新竹。車站的百歲生日從1913年起算,那是侵略者的觀點,卻否定自己祖先的篳路藍縷。女學生更不知道,當年劉銘傳修築基隆港半途而廢,因為劉擔心台若不保,基隆的建設反而為敵所用。 \n 乙未割台以來,台灣先被日本皇民思想箝制50年。1949年之後,台灣人民又被兩蔣反共教育及李扁反中思維綁架66年。綜觀120年間,除了短短4年之外,統治兩岸的都不是同一個政府;台灣統治者基於己利,不斷撕裂、分化兩岸人民的正常連結。兩甲子以來,台灣的認同錯亂、國格分裂,就是日據殖民與國共內戰雙重撕裂與分化的結果。診治痼疾之道,就是真誠、完整的回顧歷史,體認兩岸命運的不可分割,重塑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價值與尊嚴。 \n 7月7日起,馬政府將有一系列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的活動。這些活動的主軸如果不是振奮民族意識,而是與對岸爭話語權的話,那麼愧對先賢先烈的,就不只是林佳龍而已。 \n (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

  • 兩岸史話-省視馬關條約120周年

    兩岸史話-省視馬關條約120周年

     編者按今年4月17日是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120周年。這是在1894年甲午戰爭挫敗的清政府,所付出的巨大代價。由清使李鴻章與日本內閣總理伊藤博文於1895年4月17日簽訂的《馬關條約》,要求清政府屈辱的割地賠款,共達21條,其中最受注目、傷害最大的當然是將台灣全島及其附屬島嶼以及澎湖列島悉數割讓給日本。這是清末詩人兼外交家黃遵憲發出「噫吁!悲乎哉!汝全台……」的浩嘆的根由。作者為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客座教授,特別撰文紀念。 \n 城頭逢逢雷大鼓,蒼天蒼天淚如雨,倭人竟割台灣去。……糖霜茗雪千億樹,歲課金錢無萬數。天胡棄我天何怒,取我脂膏供仇虜。眈眈無厭彼碩鼠,民則何辜罹此苦?……成敗利鈍非所睹,人人效死誓死拒,萬眾一心誰敢侮?……今日之政民為主,台南台北固吾圉,不許雷池越一步。海城五月風怒號,飛來金翅三百艘,追逐巨艦來如潮。……神焦鬼爛城門燒,誰與戰守誰能逃,一輪紅月當日高。……噫吁!悲乎哉!汝全台…… \n ─ 摘自黃遵憲 \n 《人境盧詩草箋注》卷八《台灣行》 \n 120年過去了,台灣光復也將屆滿70年。隨著時代的推移遞遷,歲月沖淡了不少苦痛的記憶;新世代間頗為頻密的來往,也模糊了當年統治與被統治者之間的溝隙。當前台日關係堪稱正常和諧。但是,為了避免歷史重演,歷史非但不可忘,更應正視。 \n 1895年4月17日,確實是台灣被清政府放棄,遭日本侵據統治50年的悲情歲月的開始;然而,也是台灣人民堅決奮起,獨自面對日本軍國主義,進行不間斷的抗爭的開始。據已知資料統計,單單日本據台前8年,抗日人士戰死或遭殺害者達32000人;其後40多年,因抗爭而遇害或被徵調到南洋作戰戰死的台灣青年,更難計其數。 \n 割台激起抗日決心 \n 如此重大的犧牲,仍無法阻止台灣抗日運動的持續進行,直到1930年台灣原住民賽德克族都還在中部霧社,進行慘烈的武裝抗日行動,集體自縊的悲壯結局,震驚世界。 \n 從乙未戰爭到日本統治台灣的半甲子,無論是閩南人、客家人及原住民都長時期進行抗日運動,包括早期的武裝抗日行動;中期的非武裝文化思潮抗爭;更包括七七事變之後,許多台灣同胞赴大陸參加抗日戰爭。省視《馬關條約》簽訂120周年,持平的說,抗日戰爭或始於盧溝橋,但抗日運動,則始自台灣。 \n 1895年5月29日日本「近衛師團」在基隆東北角澳底登陸,準備「接收」台灣,卻遭抗日義軍激烈抵抗,轟轟烈烈掀開乙未戰爭的序幕。戰爭從基隆、台北、桃竹苗北部地區,往南推向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日軍挾其精良武器裝備,處處營建其高壓優勢,到1895年10月23日日軍大致控制了全台,戰事持續約5個月。乙未戰爭抗日義軍正規軍約33000名,民兵十餘萬,孤軍奮戰的結果,陣亡的兵士至少有14000人,一直到1965年都還在彰化等地陸續發現數以百計的乙未烈士遺骸,如今雖已過了120年,但烈士英靈永不朽,青山有幸埋忠骨。(待續)

  • 黃秀政:《馬關條約》加深兩岸文化分歧

    前國立中興大學文學院院長黃秀政表示,自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後,台灣受制於日本政府的強力支配,不僅割裂了原先互動密切的經濟圈,更加深海峽兩岸的文化分歧。 \n \n由台灣大學政治系兩岸暨區域統合中心、兩岸統合學會主辦的「《馬關條約》兩甲子:對兩岸與東亞的影響」圓桌論壇於14日展開,黃秀政在報告「《馬關條約》與海峽兩岸分合」時做上述表示。 \n \n林秀政指出,台灣在清朝212年的統治下,社會已具有相當程度的中國化傾向,住民的集體意識也自清領初期的「反清復明」轉為「永保大清」,但在《馬關條約》割台後,為台灣的社會文化帶來極大衝擊。 \n \n首先,就法治面而言,雖然台灣在島內有差別待遇,但台灣居民若到中國大陸就變成了「日本籍」,不僅在船隻上要懸掛日本國旗,在當地開設店面亦如外商一樣被稱為「洋行」;也不需要繳交釐金(雜稅);而清朝與其後的中華民國人民到台灣,甚至被視為「僑民」。 \n \n其次,就經濟方面,顯而易見的是貿易對象的改變。在1895年後,因為台灣與日本間的國內稅遠較其他國家的關稅更低,兩岸間的貿易就逐漸被日本所取代,稻米、蔗糖、茶葉、樟腦等商品的來往,使台灣逐漸融入日本圈、遠離中國。 \n \n最後,在日治時期大幅改善的衛生條件、學校教育的普及,以及後來政府力推的「皇民化」運動、徵召台灣青年入伍成為「皇軍」,導致台灣社會文化的走向與中國大陸日漸分歧。

  • 謝大寧:《馬關條約》促中國現代化

    佛光大學文學系教授暨研發長、兩岸統合學會秘書長謝大寧指出,中國首度認知到「現代化」是始於甲午戰爭慘敗,而《馬關條約》帶給中國的屈辱感,真正打擊了中國的民族自信;若中國不能真正放下,那麼中日終須一戰。 \n \n謝大寧14日在「《馬關條約》兩甲子:對兩岸與東亞的影響」圓桌論壇時指出,中國現代化姿態是「罕見特例」,甚至是「自虐」與「急切」。謝大寧說,很少民族在接受新的文化價值與文明規範的時候,會那麼貶低自己的文化。 \n \n他分析,在中國人眼中,「小日本」就算不是藩屬,也是一個接受漢化甚深、仰賴中國的國家,但甲午戰爭慘敗,「不證明中國傳統已經完蛋了嗎?」這也使得後來中國社會出現大量反傳統思維,並造成了長期「自虐」的心態。 \n \n另一方面,正如大陸著名思想家李澤厚所說的「救亡壓倒啟蒙」,中國的現代化相當急切躁進,甚至產生一種普遍的「拿來主義」。從照搬明治維新、民主立憲開始,包括實用、自由、共產主義等多如過江之鯽,最終卻落得「囫圇吞棗」的下場。 \n \n謝大寧說,從目前中國人的仇日心理,可看見這種屈辱感一直未被療癒。他認為,只要中國一天不擺脫此種心態,而日本也不改變在二戰並非敗給中國的認知,那中日就終須一戰,落入仇恨的輪迴,這是中日民族的不幸。

  • 簽訂馬關條約120年 台文館展相關文獻

    簽訂馬關條約120年 台文館展相關文獻

    明年是中國大陸簽訂馬關條約120周年,文史界對這項歷史事件發起紀念活動,台灣文史館推出130餘件文學作品與文獻,舉辦「從甲午戰爭到乙未割台文學特展」,將嚴肅的古典文學,用多媒體簡單呈現,方便民眾了解。 \n \n 1984年清朝與日本甲午戰爭,隔年簽訂馬關條約,台灣割讓日本,初期台灣人對日本發起大小戰役,使全島戰火揚灰,成為後世台灣人的共同記憶,也成為當時台灣文學苦悶的象徵,許多當代小說家都以此為題材創作。 \n \n 台灣文學這次展出的130餘件作品大多從兩位民間收藏家得來,部分作品則透過學者找尋圖書館內文獻。包括《台灣軍記》、《甲戌公牘鈔存》、《台灣詩乘》、《台灣戰記》等都是首次公布的古典詩,是相當珍貴難得一見的作品。 \n \n 除了文學作品,台文館也展示那段年代的影音作品,包括相關的主題歌謠、俚語與當代電影,透過多媒體與參觀者互動,以簡單又活潑的方式,簡化嚴肅的題材,令民眾更容易認識這些作品。 \n \n 「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展覽會場門口一席字,道盡當時台灣官員、學者的心態。台文館館長翁誌聰表示,藉由文人作家的文字記錄,我們得以一窺當年台灣知識份子對日本統治的抵抗與屈從態度,有助民眾回顧這段令台灣難以抹滅的珍貴歷史。

  • 翻閱馬關條約 親睹清朝史實

    翻閱馬關條約 親睹清朝史實

     打狗英國領事館文化園區有全國僅見的天津、馬關條約全本復刻本,遊客還可動手翻閱,親睹清朝喪權辱國的史實。 \n 高雄市文化局會特別情商故宮全本復刻,係因天津條約讓高雄港成對外通商港口,邁出高雄現代化的第一步。馬關條約則是日據以後,擬定長遠的填海、浚港、築港計畫,高雄港奠基於此。 \n 西子灣及英領館已成為陸客遊台的指定景點,融入歷史元素更具吸引力,但也憂心陸客因民族情緒一時激動毀損復刻本,條約置於特別設計的透明壓克力箱內,可伸入翻閱全本條約但不能拿出。 \n 山下,文化局用電影場景手法引領遊客「重返1879」,英國領事郇和生物踏查、英籍傳教士馬雅各行醫傳教、哨船頭的街景。 \n 領事館內還有一間蠟像館,模擬當年道台曾憲德、英領事吉必勳透過通譯,談判樟腦等商務交易糾紛的史實。現場還有折衝對話的過程,置身其中,彷彿進入時光隧道。

  • 中共外交部:絕不承認舊金山和約

    中共外交部:絕不承認舊金山和約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30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政府認為「舊金山和約」是非法和無效的,因而絕不能承認。 \n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29日稱釣魚島早在《馬關條約》簽訂前,就是日本領土,《波茨坦公告》發表前更是如此。日本領土在法律上是由《舊金山和約》確定的。 \n洪磊強調,中國政府多次鄭重聲明,「舊金山對日和約」由於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準備、擬制和簽訂」,中國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n他說,釣魚島從來就不是琉球的一部分。「舊金山和約」第三條涉及的託管範圍中也不包括釣魚島。 \n

  • 陸:絕不承認舊金山和約

     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今天針對釣魚台問題表示,大陸政府認為舊金山和約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絕對不能承認。 \n 大陸外交部下午舉行例記者會。有媒體詢問,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昨天說,釣魚台「早在馬關條約簽訂前就是日本領土,波茨坦宣言發表前更是如此,日本領土在法律上是由舊金山和約確定的」,大陸對此有何評論?洪磊在回答時,作上述表示。 \n 新華社轉述洪磊說,釣魚台問題的「歷史經緯是清楚的」。1943年12月開羅宣言規定,將日本竊取中國之領土歸還中國;1945年7月波茨坦宣言重申,開羅宣言的條件必將實施;1945年8月,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 \n 他指出,1972年9月日本與大陸建交時簽署的「中日聯合聲明」載明,「日方將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宣言)第8條(開羅宣言的條件必將實施)的立場」。 \n 洪磊提到,大陸政府多次鄭重聲明,舊金山和約「由於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準備、擬制和簽訂」,大陸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n 他說,釣魚台列嶼從來就不是琉球的一部分,舊金山和約第3條涉及的託管範圍,也不包括釣魚台。1020530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