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馮繽的搜尋結果,共03

  • 中國青年報-偏執狂馮繽刺痛我們每個人

     如果進一步瞭解發生在馮繽身上的家庭故事,人們又會對其充滿同情。人們似乎可以想像到馮繽、胡敏雙雙遭遇工作變故後的生活場景。但且慢對孝感市中院院長作出「趕盡殺絕」、「不近人情」的常識判斷和譴責,單就馮繽被免一事,拿到檯面上的理由絕對冠冕堂皇:身為法官不注重自身形象,身穿工作制服手捧「冤」字上訪,夠得上「影響極大」、「性質惡劣」、「敗壞法官聲譽和隊伍形象」等紀律處分範疇,這一點,孝感市中院有點「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理直氣壯。 \n 馮繽懂得運用法律武器和訴訟程序為妻子維權。經過一審、二審程序,沒有作出他們期望的「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判決。為了啟動再審程序,馮繽站在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門口,接連多日「沒有一個人正式接待他」,絕望之下,他「見車出來就用頭往上撞」。為此,他感慨再審「簡直是我拿命拚來的」。 \n 人們可以看出,馮繽不但有執著、堅韌的司法性格,而且是一個對法律程序和審判公正有著強烈追求甚至近乎偏執的人。當手捧「冤」字上訪之時,馮繽就已經轉化為一位普通公民,不管譴責他舉止失當也好,還是感慨世風日下、法官淪落也罷,起碼,他具有不畏強權、不顧風險的個性。身處法官崗位,他沒有屈服於人情社會和現實潛規則,沒有通過給院長送禮和溝通上級感情化解妻子遭受清退的麻煩,而是與妻子一起將孝感市中院告上法庭。 \n 法院微妙的人情往來、訴訟交易,加上不受監督、不受約束的「自由裁量權」,以及隨時干預訴訟的一雙看不見的「權力之手」,讓很多人喪失了起碼的對法治敬畏和審判公正的信心。馮繽身穿法官制服上訪,固然有點另類,卻在做著履行訴訟程序的努力。如果這一觸動社會神經的出格之舉,依然換不來孝感市中院個別領導的警醒和反思,那才是法治的巨大悲哀。 \n (摘自《中國青年報》2010-7-28,作者劉暢)

  • 晶報-一個不走尋常路的上訪法官

     評論解讀打破傳統人際關係的枷鎖,一腳跨過中國式辦事規則的藩籬,走上了一條依法維權的「羊腸小道」,大陸「前」法官馮繽的案例,說明人遇到不公義的事,反抗的力量有時甚至出乎自己的預料;不過,從坐上席的法官變成「見了車就往上衝、用飯勺敲打院長被拘留、以命相搏、想自焚或跳樓」的上訪者,要一個審判,審判已經作出,你還不認輸,「偏執狂」、「精神病」就會是新身分,病院會為你備一張床位了。 \n 關注過「法官上訪事件」,所以聞悉當事人馮繽被孝感市中院免除職務,內心頓感無限淒涼。一個法官不能依靠法律為自己討說法也就罷了,到頭來卻還因此丟了飯碗,這究竟是屬於何人的悲哀? \n 但這個結果,其實許多人都能預想到。馮繽近乎偏執的堅持,讓人敬佩;也就是這種執拗性格,在中國顯得特別突兀,遲早會給他帶來禍害。無形中,馮繽走進了一條違背中國式辦事規則的死胡同,這正是他遭受今日命運的根本原因。 \n 馮繽和妻子都在法院工作,妻子是單位的清潔工。身為助理審判員,老婆卻被單位清退,說明了他平時和領導關係不算好,否則就算不能為妻子謀得更好職位,也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這就是典型的中國傳統人際規則,無論你業務再厲害,也得和領導搞好關係,不然,你在領導眼裡可能是個人才,也可能屁都不是。 \n 公事私辦更有效 \n 當妻子被清退,同樣按照傳統人際規則,這時候馮繽根本不該走正常程序,比如公開找領導理論,或者找勞動仲裁部門解決糾紛,更不要說把自己的單位告上法庭。他要做的,也是大多數人會做的是,提著禮品、揣著紅包去拜訪領導。 \n 在中國,你不能不承認,「公事私辦」有時候就是要比公事公辦來得更有效率。有些問題按照辦事流程原本就能夠解決,人們也會想法設法,繞個九九十八彎,托人找關係。這種潛規則由來已久,形成一套完備的辦事流程。 \n 依法維權遭不公 \n 這樣做當然很醜陋,但往往由不得你不做。在大多數情況下,經過再三權衡,人們也只有去適應這一套「不言自明」的辦事規則。 \n 馮繽非但不去理會潛規則,甚至把自己單位告上法庭,這不僅是不識大體,簡直就是大逆不道。更何況,他還身穿法官制服(不是法袍)、胸佩國徽,手舉一個大大的「冤」字牌到省高院上訪。 \n 這種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做法,顯然只會讓事態陷入不可挽回的死局。試想,眼下哪一家法院、哪一個法院領導能夠容忍如此「丟人現眼」的事情? \n 據悉,免除馮繽職務是「根據《人民法院組織法》和《法官法》的規定」,由孝感中院審判委員會研究並正式發文所作出的決定。我沒有看到具體內容,也沒有興趣去瞭解;有時候,理由並不重要,關鍵就在於結果。就算相關部門不是以直接理由,而是以其他說法免除馮繽職務,我也不會感到意外。因為,這也屬於中國式辦事規則的一種邏輯。只不過,這樣一來越發讓人覺得悲哀,由此更感法治之不易。 \n (摘自深圳新聞網《晶報》2010-7-28,作者魏英杰)

  • 東方早報-謝天謝地,再沒有法官上訪了

     終於不會有「穿著法袍上訪的法官」了。湖北省孝感市中級法院免除了助理審判員馮繽的職務。馮繽不再是法官,所以他今後再上訪時,不僅不能穿法袍,而且再不能說是「法官上訪」了。一個不斷上訪的人,難道還需要被承認為法官? \n 以完備的法定程序,去損害人們的正當權益,這不是現在才有的事情,從來就有。一個做平民、做下屬的,真正正當的權益,其實只有好好聽話,而已。這樣,越是維護權益,權益失去的越多,這是維權的悖論,是現實的教育,而且處處都是基地。 \n 當你的權益被損害,而你決定要去維護時,也就意味著你可能已經成為秩序的擾亂者,於是,前景昭然,你的心裡將不斷增添傷痕,你的境遇將不斷惡化,不動聲色地,或者大動干戈地,你被派定到應有的位置上去:不聽話的人、麻煩製造者、穩定破壞者、不軌分子、精神病人,乃至違法犯罪分子……每一種身分,都將有相應對待。 \n 一切都合乎程序。你將變得越來越激動,你感到令你失望的人或者機構越來越多。你的情緒、性情開始執拗起來,行為開始過激,這將為你鋪成一條毀滅生活的道路。原本,遭受不公正,你應當老實接受,這樣,你就做到了損失最小化;而你心存希望,這便是損失不斷擴大的開端。 \n (摘自《東方早報》2010-7-28,作者劉洪波,媒體評論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