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的搜尋結果,共12

  • 觀策站》蔡英文、吳釗燮陷口譯哥於不義

    觀策站》蔡英文、吳釗燮陷口譯哥於不義

    「口譯哥」趙怡翔派任駐美代表處任職一事,無疑是近日最火紅的新聞,火紅到「敗選內閣」快悄悄組隊完成了,竟然大家都不去關心,反而話題都在口譯哥身上。 \n \n \n \n口譯哥11日親上火線在臉書發文回擊。一開頭,口譯哥先打悲情牌,說他太太這幾天起床以淚洗面,身為年輕話題人物的太太,承受廣泛的輿論壓力,著實令人為其抱屈。 \n \n \n \n接著口譯哥自己說:「今天我加入了民主進步黨這個體系,我什麼都沒有。我沒有家庭背景,我沒有任何財力,我更沒有任何關係。」這段話前後之間就互相矛盾。加入民進黨不就是他今天登上這個位置的「關係來源」?難道他不就是靠著民進黨人士的提拔登上今天這個備受爭議的位置? \n \n \n \n最重要的是,口譯哥自己親自回答三個問題,「第一,我有沒有資格擔任這份工作?」、「第二,你薪水真的有這麼高嗎?」、「第三,你這份工作,會不會造成文官跟政務官的對立。」 \n \n \n \n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是法治國的基本原則,尤其口譯哥在發文中自承「讀的是法律系」,我們就與口譯哥就法論法。 \n \n \n \n依《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第 3 條:「駐外外交領事人員,應具有下列各款資格之一:一、曾經公務人員特種考試外交領事人員考試及格。二、曾經公務人員特種考試國際新聞人員考試及格,且配合行政院組織調整移撥外交部或由外交部派赴駐外機構。三、具有公務人員任用法所定與擬任職務相當之任用資格,曾在教育部認可之國內外大學畢業,精通一國以上外國語文,並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下略)」 \n \n \n \n第4條:「簡任駐外外交領事人員,除須符合前條規定外,並應具有下列各款資格之一:一、依公務人員任用法相關規定取得升任簡任官等任用資格。二、任外交部或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簡任職務。三、任駐外外交領事人員簡任職務。」 \n \n \n \n所以口譯哥自己提的第一個問題:「我有沒有資格擔任這份工作?」我們不得不再仔細追問,口譯哥到底有沒有「法律資格」擔任這份工作?口譯哥有沒有經過外交特考及格或是具有預定要擔任的職務相同的公務人員任用資格?這是無法迴避最根本的問題。 \n \n \n \n外交部說口譯哥之前擔任部長辦公室主任,職列簡任10職等,所以有資格轉任駐外機構的常任文官。但所有稍微有點概念的人都知道,辦公室主任是「機要人員」,的確機要人員在任職期間依照《公務人員任用法》第11條的規定「各機關辦理機要職務之人員,得不受第九條任用資格之限制。」(註:《公務人員任用法》第9條列了公務人員任用的三種資格來源:依法考試及格、依法銓敘合格、依法升等合格。)所以,機要人員有「等同」公務員職等的支薪,而且擔任機要人員可以不具備公務人員資格,但是如果不具常任文官資格的人擔任機要人員,離開那個機要職務之後,公務人員資格並沒有「從無生有」並且「跟著帶走」。 \n \n \n \n所以,就法論法,口譯哥沒有公務人員任用資格,被外交部違法繞了一圈之後安插在一個需要有公務人員任用資格的職位(而且是職等很高、薪水很高、責任很高的三高職位),於法不合。 \n \n \n \n口譯哥說:「在大家評論我是否有資格擔任美處這份工作前,給我一個表現的機會,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n \n \n \n其實,筆者個人是非常想要給口譯哥一個表現的機會。 \n \n \n \n看看口譯哥的學經歷背景:曾擁有加拿大國籍,但仍回國當兵,退伍後留學英國取得(法律)碩士,返國投入政治,為了擔任公共職務,放棄外國國籍。這些資歷看了令人激賞,也著實令人想用來鼓勵海外的大小留學生返國貢獻所長的樣板故事。但是蔡英文、吳釗燮將這極其珍貴稀有的海外歸國人才直接丟進一個違法任職的坑洞裡,不是陷彼於不義嗎?讓反對者有文章作,同黨人士也很難找到立足點為其護航,難道蔡、吳等人故意要報銷口譯哥的政治生涯? \n \n \n \n口譯哥說:「希望外界不會因為我的年紀,或屬於一個特定政黨,就說我是被酬庸,或是不適任。無論是國民黨、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的年輕人,誰被這樣對待,我都覺得是不公平的。」 \n \n \n \n其實,年輕真的越來越不是問題了。君不見2年前唐鳳以35歲青年才俊之姿(據說當時唐鳳在民間已經「退休了」),擔任史上最年輕、與外交部長同等級、政治任命的政務委員,所有人除了驚訝蔡英文、林全的神來之筆之外,也沒有人會質疑唐鳳的任用資格。因為那是「政務官」阿!唐鳳這2年多來,在科技領域為臺灣在國際上發光發熱,不也正是臺灣人給年輕人表現最好的樣板故事嗎? \n \n \n \n不久前,蔡英文總統才說臺大校長的任用資格「有爭議」,所以百般拖延管中閔的就職,甚至不惜報銷三個教育部長。今天,蔡總統為了一個曾經幫自己英文口譯的優秀青年找工作,不惜破壞法律制度、文官制度,也要硬將口譯哥「違法」安插進常任文官體系。有爭議但不明顯違法的人事案,拖拖拉拉三百多天還順便報銷了三個教育部長;有爭議而且明顯違法的外館文官任命案,外交部卻幫忙拼命滅火,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n \n \n \n如果口譯哥覺得被不公平對待,追本溯源,蔡、吳等人才是始作俑者,要算帳,請找對人。 \n \n(作者陳述恩為司法實務工作者)

  • 「口譯哥」駐美 林奕華譴責:吳音寧後又一高薪實習生

    「口譯哥」駐美 林奕華譴責:吳音寧後又一高薪實習生

    對於「口譯哥」趙怡翔被爆未具外交特考及公務人員資格,就外派駐美擔任政治組長坐領高薪一事,國民黨立委林奕華今表達嚴厲譴責,並直言民進黨長期貶抑專業外交官,更接連拿駐外職務當政治酬庸分官晉爵,出了事就推給專業外交官,不斷破壞文官體制、壓縮常任外交官歷練機會,嚴重打擊外交人員士氣。如今又連駐美政治組長,相當「一等秘書」職務都要政治任命毫無外交歷練的趙怡翔,簡直繼吳音寧後又一高薪實習生,吃相難看。 \n \n林奕華指出,民進黨政府上台後,不斷破壞外交體系文官制度,除了政治任命的綠營政治人物或其子女,包括日本謝長廷、德國謝志偉、泰國童振源、法國吳志中、瑞士黃偉峰、捷克汪忠一、愛爾蘭楊子葆及希臘的郭時南等人,更以諮議聘用的綠委管碧玲女婿林子揚擔任駐泰代表童振源機要秘書,現在又有「口譯哥」趙怡翔駐美月領高薪,專業外交官被貶抑至極,情何以堪。 \n \n林奕華說,民進黨早欲染指外交體系,接連修法大開非專業駐外人員任用後門,106年12月26日強硬通過《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將非職業外交官得擔任駐外人員的上限,由10%放寬至15%,還將「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不受員額限制」具體文字化;107年5月22日又修正「駐外機構組織通則」,開放外館可派任特任公使、副代表,最高10人,另可遴派名譽領事,還增訂公使及副常任代表得以政務任用的規定,由此可見薪高職重的專業外交領域,已成為民進黨分官晉爵的俎上肉。 \n \n林奕華更嚴厲譴責民進黨政府,「外交有官自己分、出事常任文官扛」,若是政治任命的非專業外交官能做好外交工作,負起責任也就罷,但執政短短2年就斷了5個邦交國,去年日本風災地震駐日代表處被指責協助國人不利,還將責任推給常任文官,導致大阪辦事處長輕生,顯見非專業外交官推諉卸責,現又政治任用「口譯哥」,究竟要將我國已艱困的外交處境逼上何等絕境才罷休? \n--- \n(延伸閱讀) \n---

  • 紀俊臣》駐外人員豈是阿貓阿狗

    \n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的女婿林子揚在我駐泰辦事處任諮議,任用資格引起外界質疑,但外交部門的答覆語焉不詳且矛盾,不免讓人有任用不法或另有隱情之感。 \n 當今外交人員除適用《公務人員任用法》之外,其他是依《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的特別法。駐外人員不論駐在邦交國或非邦交國皆須依上述條例任用。因此,駐外人員依法係「任用」而非「聘用」,更無進用「機要人員」的情事。 \n 一般所稱「機要人員」是指依《公務人員任用法》第11條「各機關辦理機要職務之人員」,該項人員須隨長官同進退,但駐外「機構」因非「機關」,自不適用此項機要人員之規定。 \n 因此,駐外機構負責人如擬進用機要人員,往往就便宜行事,以「聘用人員」處理駐外館長的機要業務。依民國67年的《駐外使領館組織條例》第9條規定,外交部得視事實需要,聘用專門人才,派在駐外使領館辦事,該項聘用人員名額不得超過駐外使領館除館長外法定總員額2%;民國101年則另制定《駐外機構組織通則》,第10條規定,外交部及各機關得視駐外機構實際需要,依《聘用人員聘用條例》聘用專門人才,其員額合計不得逾駐外機構總預算員額3%。 \n 兩法競合時,須適用後法優先原則。因此,我國駐外機構現今皆依《駐外機構組織通則》辦理聘用人員之進用,經統計其員額為5人。 \n 至於此等聘用人員是否屬於「專門人才」,在《聘用人員聘用條例》第3條僅規定「專業或技術人員」;該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規定,所稱專業或技術人員,係指所具專門知能堪任業務需要之各項工作,且非本機關現有人員所能擔任者。質言之,聘用人員在駐外單位之進用是因應館內人才有所不足部分,始得聘用,絕非無所限制。 \n 以最近泰國,乃至日本駐外人員進用發生的爭議來看,駐外人員原則上應依考試及格而任用,特殊情形固可政治任用,唯其如非館長,應即指副館長之政治任用,亦不得超過15%之限制。至於爭議的「機要人員」絕非駐外人員的進用途徑,自不應該有由外交部長讓出員額的情形發生。 \n 唯駐外人員可依聘用方式進用總額不超過3%的「駐外聘用人員」,用以辦理館長所自認的「機要業務」,但依法須專才專用,且必須是現有人員能力所不及者,這種能力可說是駐在地的語言能力,以及因應駐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知能。 \n 總之,駐外人員如何進用,外交相關首長應有所了解,絕不可便宜行事,如確有聘用的需要,亦須專才專用,才不會引發社會輿論的撻伐。 \n(作者為銘傳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n

  • 林郁方》被霸凌的職業外交官

    林郁方》被霸凌的職業外交官

    中華民國目前在外交戰場上面臨空前挑戰。鑒於外交是一個高度專業的領域,要想守住這個戰場,國家戰略要正確,也需依賴外交部的專業部隊。不幸的是,蔡政府把外交部當成黨營事業,大肆安插自己人,嚴重傷害外交團隊的素質和士氣。 \n 首先,蔡政府輕賤職業外交官,以政治任用的名義,大量聘用綠營政客或親綠學者擔任要職,包括外交部長、政務次長,以及派駐日本、德國、法國、瑞士、希臘、愛爾蘭和泰國的代表,而且尚未包含特任副代表和公使等等。其中,駐日代表謝長廷在進口日本核食和台籍慰安婦等議題上,一再被國人質疑替日方代言。至於駐德代表謝志偉在106年國慶酒會掛的紅布條上的德文故意漏掉中華民國,而以「一個民主實體」取代。兩謝的脫軌行為,職業外交官是不敢為的。 \n 尤有甚者,2017年底立法院通過的《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不僅將「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不受員額限制」明文納入法條,更將非職業外交官的文官得擔任駐外人員的上限,由10%放寬至15%,進一步壓縮了職業外交官的升遷機會。 \n 無疑地,民進黨修法的目的乃在酬庸自己人,讓外交人員政治色彩更濃,而非專業性更強。吳釗燮欠缺職業外交官的謹慎和穩重,先後在立法院強調多明尼加和布吉納法索與我邦誼穩定,這兩國不久卻和我斷交。他上台半年,斷交3國,卻依然穩坐官位,毫無政務官的風骨。 \n 反觀歐鴻鍊部長,當外交部在八八風災應否接受友邦救助上處理不佳而引起批評時,他立刻引咎下台,不接受馬總統慰留。事實上,事發時他在國外,由次長代理職務。 \n 眾所皆知,兩年多來,台灣在外交戰場的節節敗退,乃是蔡英文低估了北京對她拒絕九二共識的可能反應,也高估了華府幫助台北對抗北京的意願和能力。這是政治和外交戰略的錯誤,絕非職業外交官怠惰所致。相反地,身處前線的我國大使,經常為了維護邦交而疲於奔命,積勞成疾甚至病危,前駐史瓦帝尼大使陳經銓和前駐多明尼加大使湯繼仁只是兩個近例。 \n 坦白說,民進黨政府在外交上一敗再敗,仍敢誇大其外交成就,迷惑她的支持者,部分原因在於國會和媒體的制衡力道不足。 \n 當國人近日紛紛責備民進黨立委們不顧南部水災而出訪波蘭時,後者竟然表示此行係應波蘭國會副議長之邀請,受到高規格接待,乃是「外交突破」。事實上,2011年5月,我和其他4位立委也曾應波蘭眾院副議長倪秀斯基邀請前往該國訪問一周,見到外交部和經濟部資深官員以及不少國會議員,倪氏還在國會正式設宴款待我們,我們國民黨立委卻從不敢自誇「外交突破」。 \n 此外,蘇嘉全院長此次藉參加麥肯參議員葬禮之便,拜會了美國眾院議長萊恩,國內某媒體誇稱這是「台美斷交後首例」,多數報紙也讚譽有加。這的確是美事,不過,早在1997年4月美國眾院議長金瑞契就已訪問過台灣,王金平院長也分別於2002年、2008年和2011年在美國國會山莊拜會了當時的眾院議長哈斯特、裴洛西和貝納。 \n 最後,提醒民進黨政府,中華民國和各國國會的關係,主要是靠年輕的職業外交官每天勤跑駐在國國會,和議員辦公室上上下下搏感情辛苦建立起來的。政府高層在享受和宣揚自己的外交成就時,應該牢記此點!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外交及國防組召集人) \n

  • 立院三讀 駐外人員派用限制放寬

    立院三讀 駐外人員派用限制放寬

    立法院會今天三讀通過《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第二條條文修正案,將非職業外交官的文官得擔任駐外人員的上限,由10%放寬至15%。此外,三讀條文也將「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不受員額限制」具體文字化,讓總統以特任方式任用大使不再受限。 \n \n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指出,前總統馬英九主政的2013年時就曾提出修法,打算放寬大使、常任代表及副常任代表等職務的資格,當時朝野立委共識下,加上「員額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0%」的限制,以保障外交體系常任文官升遷,但卻因文字問題,限縮總統職權,這次修法是將被「莫名其妙限縮的職權,恢復一點點」。 \n \n國民黨立委王育敏則質疑,民進黨上台後一再開放政務任命的員額,開放已經超過上百人,將對文官制度造成衝擊,政府應審慎思考,建議維持現行條文。 \n \n不過經表決後,民進黨以人數優勢通過審查會條文,大使、常任代表及副常任代表職務,因業務需要調派具有擬任駐外機構所需經歷或領域專長人員擔任時,得不受第三條、第四條有關需公務人員外交特考及格、依公務人員任用法任用等資格限制。相關員額,除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外,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5%。

  • 民進黨明發甲級動員 準備表決《二二八賠償條例》等7案

    民進黨明天祭出甲級動員,預計處理《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證人保護法》、《洗錢防制法》、《交通部鐵道局組織法》、《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殯葬管理條例》等7案。民進黨團幹事長劉櫂豪說,這些法案多是不需協商或協商期已過,預計明天將進行三讀處理。 \n \n國民黨團上週將部分沒爭議條文拉下協商,使得法案沒有順利三讀,加上今天黨團協商時朝野氣氛不佳,民進黨團擔憂明天法案三讀在野黨恐再出招。黨團書記長何欣純說,不知道明天國民黨會不會杯葛,「如果不擋的話最好,若杯葛的話就表決處理」。 \n \n何欣純說,由於法條不多,若全部表決的話,預計一天之內可以處理完;針對沒有爭議的條文,民進黨在院會處理前還是會持續跟國民黨溝通,盼能簽字同意。 \n \n由於228基金會調查,仍有部分受難者未獲賠償,《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初審條文明定,將賠償金申請期限再延長4年;《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初審條文則明定,將非職業外交官的文官得擔任駐外人員的上限,由10%放寬至15%,並將特任大使、特任常任代表不受員額限制具體條文化。

  • 這個政府正在摧毀文官制度

     2016年5月20日,「這個政府」的領導人向全國人民宣誓,「余必遵守憲法」,然後就任中華民國總統。就任以來,卻不斷違背憲法,破壞考試院的職權,在總統府成立黑單位「年金改革委員會」,又擬由政治人物而非常任文官,出任第三級機關的首長。現在,外交部先後提出《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駐外機構組織通則》的修正草案,再度違憲。 \n 《中華民國憲法》第83條規定,考試院為國家最高考試機關,掌理考試、任用、銓敘、考績、級俸、陞遷、保障、褒獎、撫卹、退休、養老等事項。第85條規定,公務人員之選拔,應實行公開競爭之考試制度,非經考試及格者,不得任用。考試院本諸職權,舉辦公務人員特種考試外交領事人員、外交行政人員考試,去年合計813人報名,566人到考,錄取50人,錄取率為8.83%,競爭激烈。 \n 其中外交領事人員分二試,第1試為筆試,科目有7:1.國文(包括作文、公文、測驗),2.綜合法政知識(包括中華民國憲法、兩岸關係、比較政府與政治),3.外國文(包括新聞書信撰寫、編譯),4.國際法(包括國際公法、國際私法),5.國際關係與近代外交史,6.國際經濟,7.國際傳播。第1試錄取者,始得應第2試即口試,併採集體口試與外語個別口試。任一口試的成績不滿60分者,總成績雖達錄取標準,仍不予錄取,可見其嚴格。兩種外交人員錄取者,必須經過訓練,期滿成績及格後,送由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核定,始完成考試的程序,報請考試院,發給考試及格證書,並由外交部依序任用。 \n 由此可知,1個外交人員的誕生何其不易,國家文官制度的公正可貴,不容任何人摧毀。正因考試權獨立,載在《中華民國憲法》,這個政府深知修憲困難,所以採取蠶食的手段,一步步剝奪常任文官任用和陞遷的機會。去年底,《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修正草案在立法院已經二讀,擬讓特任大使及常任代表不受員額限制,同時將非職業外交官的文官得擔任駐外人員的上限,由10%放寬至15%。最近又推出《駐外機構組織通則》修正草案,增列公使即常任副代表得以特任任用,前提是大使即代表為特任,且公使設置2人以上者,全體駐外機構員額以10人為限,這就是蠶食。 \n 這個政府目前已任命9個政治人物擔任特任大使,其中包括謝志偉。此人遠在德國,領總統級的薪資,卻不斷介入國內的政爭,對駐在國則不敢自稱是中華民國的代表,這類的人物值得放寬名額嗎?兩個修正草案都排擠了職業外交官的前途,過去一個職業外交官,打拚25年可能升任公使,現在被剝奪有限的機會,能不心寒透頂?這個政府無法無天,受害者豈止是外交人員和軍公教?2018年7月1日以後,百行百業將更蕭條,台灣人民的痛苦何時了?

  • 立院初審放寬駐外任用 綠表務實藍疑酬庸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今天表示,立法院初審通過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草案,還給總統任用特任官的權力;簡任官部分,以15%為上限,開放讓教育或經濟部符合資格者任駐外人員。 \n 立法院下午初審通過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第二條草案規定,其員額除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外,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5%。原條文規定10%,增加5%,讓駐外人員能更務實、彈性派用。 \n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今天審查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所提修正草案,把10%門檻取消,遭國民黨立委賴士葆等人質疑政治酬庸,加上外交部政務次長侯清山在詢答過程中強調要設限,讓段宜康不滿,指侯清山搞不清楚狀況。 \n 段宜康說,現行條文,在立法院審查時,前立委吳宜臻說要訂10%,這10%是針對簡任部分,而不是特任,結果法條一訂,把屬於總統任用特任官也限制在10%內,這不是當初立委吳宜臻主張10%的原意。 \n 他表示,他提案刪除10%版本就是當初馬政府時代,行政院送到立法院的版本,把特任權還給總統、不受限制。另外,簡任部分開放,外交部的對案是把簡任部分維持10%,今天經委員會審查改為15%。 \n 段宜康說,外交部應誠實告知國會,法條必須修改,不改會剝奪總統任命特任大使的權力,這次修法重點把總統任命特任大使的權力還給總統,不設限;簡任部分設上限,用其他公務員的比例提高到15%,例如讓經濟部、教育部等符合職等者也可以出任。1051031 \n

  • 遭質疑外交懼中 侯清山:從未懼怕過

    外交部政務次長侯清山今天回應前外交部長陳唐山批評外交部每件事都畏懼中國只有等死一事表示,從來沒有懼怕過。 \n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上午聯席審查「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第二條條文修正草案,侯清山會前受訪做了以上表示。 \n 被詢及遠景基金會董事長陳唐山昨天對台灣恐怕無法申請為國際刑警組織觀察員一事,暗批現任外長李大維,「每件事都畏懼中國,台灣外交只有等死」。侯清山說,外交部一向遵照政府政策執行對外關係,每一個時段都有優先要務,陳唐山是大家尊敬的前輩,外交部尊重陳唐山的意見,也會照他提議的方向努力。 \n 記者追問所以不懼怕中國?侯清山說,當然,從來沒有懼怕過。1051031 \n

  • 立院初審 駐外人員派用更彈性擬月內三讀

    立法院今天初審通過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其員額除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外,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5%。讓駐外人員能更務實、彈性派用。 \n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上午聯席審查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提案刪除「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第二條有關「但其原額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0%」的門檻。 \n 不過,這項修法遭國民黨立委賴士葆、林為洲等人質疑,取消10%規定是把文官升遷制度掐死,危害國家穩定,批評民進黨政府無處不酬庸、要用自己人。侯清山答復也說,希望維持能有上限的規定。 \n 段宜康隨後發言批評侯清山搞不清楚狀況、胡說八道。段宜康說,國民黨口中的酬庸版本,當初是國民黨政府江宜樺送進立法院的版本沒有上限規定,這個案子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時,前立委吳宜臻要求訂10%上限,因文字沒說清楚,造成現行不論特任或簡任都受10%的限制。 \n 段宜康說,法一修,本來總統可以任命的特任大使受到10%限制,外交部希望解禁他才提案修法,他可以當黑臉,但「這個案子是外交部過來拜託,你(侯清山)連外交部的政策都搞不清楚」。 \n 他說,前總統馬英九到現任總統蔡英文任命特任官都因這項修法被限制在總員額的10%,外交部要有擔當說當年修法不周延,現在要改,這句話講不出來嗎?侯清山說「這句話我同意」。 \n 最後,委員會通過外交部建議,修正為「但其員額,除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外,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5%」,會議主席、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裁示,全案不須經由朝野協商,提報院會處理,預計最快1個月內可完成三讀。 \n 侯清山會後受訪表示,依照修正後版本,依據現行駐外機構編制表,職務員額共計95人,從10%提高到15%,可多任命5人。1051031 \n

  • 駐外特任大使代表 擬取消員額上限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外交及國防委員會31日將審查「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修正草案」,討論放寬特任駐外大使與代表,從10%到沒有上限,外交部也支持這項修法。 \n 「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修正第二條」目前規定,大使、常任代表及副常任代表職務,因業務需要調派具有擬任駐外機構所需之經歷或領域專長人員擔任時,得不受同法相關資格之限制,但員額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0%。 \n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提案修正,將10%的員額限制刪除。段宜康提案指出,為拓展外交及積極參與國際組織,駐外大使及常任代表任用,應以熟悉駐地國國情、或具相關經歷、領域專長等,並能配合國家政策目標者為優先。 \n 他表示,例如東協十國,泰國、越南、印尼等國,語言、宗教、文化各有不同,不易於從原有公務體系中拔擢駐外大使,應優先考量是否熟悉該國國情、語言、具有相關經歷,或於駐在地具人脈關係者,以利推展台灣的外交。 \n 提案指出,派駐國際組織的常任代表、副常任代表,需具備高度專業性及政治性,才有利於台灣參與、並提升國際能見度,應考量其是否具有該國際組織領域之專業,及能否配合國家政策推動需要,因此派用人員應不受公務人員外交特考資格之限制。 \n 因此,段宜康提案,駐外大使常任代表及副常任代表的任用,應更具彈性,以期發揮最大效能,符合實際所需,不應受到其派用員額的限制。 \n 根據外交部送到立法院的書面報告指出,依照目前規定,所稱編制員額10%,是以大使、常任代表及副常任代表職務的編制員額合計10%計算。 \n 依據現行駐外機構編制表,這些職務的員額共計95人,如果以10%計算僅得派任9人,確實相當程度限縮總統用人彈性。 \n 外交部建議,為兼顧總統用人彈性並保障職業外交官陞遷管道,將該段文字修正為「但其員額,除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外,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0%」。1051029 \n

  • 特任大使員額取消上限 朝野看法不一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外交及國防委員會聯席會議,31日將討論放寬特任駐外大使與代表,朝野立委意見不一,有人認為應全面取消,也有人認為可放寬上限,也有人覺得應召開公聽會。 \n 「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修正第2條」目前規定,大使、常任代表及副常任代表職務,因業務需要調派具有擬任駐外機構所需之經歷或領域專長人員擔任時,得不受同法相關資格之限制,但員額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0%。 \n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提案修正,將10%的員額限制刪除。外交部建議,為兼顧總統用人彈性並保障職業外交官陞遷管道,將該段文字修正為「但其員額,除特任大使及特任常任代表外,不得超過其編制員額10%」。 \n 民進黨立委、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召委羅致政說,為了激勵外交人員士氣及年輕化,給予外交人員一定程度保障與奮鬥目標,目前10%特任大使的確太少,但全面取消會讓外交人員沒有目標、影響士氣,放寬到20%、30%都可以,但對於全面取消有所保留。 \n 他表示,未來如果遇到政黨輪替,外交部變成所有部會變動最大的,也可能職業外交官變得更為政治化,部分館處可能還是需要專業的外交人員來出任大使或代表會更好。 \n 民進黨立委蔡適應表示,駐外大使代表國家力量的延伸,很多國家大多都是特任官,全面改為特任官有其必要性,但取消上限並不會就全為特任官,而是給予任用彈性,且美國駐外大使與代表大多都是特任官,實務上作法應該如此,副大使以下,則應設比例保留給文官,以保障職業外交官的升遷。 \n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說,駐外大使特任上限取消不取消,要看怎麼做對台灣有幫助,如果指派適任的大使卻因沒有資格,造成派任上的缺乏,那對國家是種損失,但副大使、代表還是要有公務體系的支撐。 \n 他說,全面取消特任大使比例上限,而外交國防是總統權限,總統全權指派大使、代表,就由總統負成敗全責。 \n 國民黨立委林為洲說,外交部的作法看來有點矛盾,一邊關外館、一邊放寬人事,相關問題應該要尊重專業。他說,目前10%的限制,不認為有太嚴格,要全面將大使、代表改成都是特任,但外交人才培育是長久的,並沒有那麼簡單。 \n 他說,外交部應該提出第一線實際專業的建議,這也不是急迫性的法案,不要急著決定,應該要召開公聽會聽取各界意見。1051029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