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駱秉寬的搜尋結果,共48

  • 觀念平台-論獨立董事召集股東臨時會的妥當性

     一家電梯公司的獨立董事召開股東臨時會,解任另一位獨董職務,並通過了大股東提名的新任獨立董事人選。去年、前年因公司經營權爭議,也發生獨董召開股東臨時會,解任不同派系的董事或全面改選,引發獨董是否影響公司經營權的討論。

  • 觀念平台-KY公司獨立董事 須面對的公司治理課題

     由於KY公司爭議不斷,金管會出手強化監理,將採取每年財報應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一次改為半年一次的措施後,又提出董事會「台籍董事須過半、台籍獨董至少要有二席、在台募集資金需存放台資銀行,以及承銷商輔導時間從二年延長至三年」的監理要求,且金管會為借重獨立董事職能以提升公司治理,擬請獨董確實督導公司內部控制、資金貸與及背書保證之執行,來保障投資人權益。

  • 觀念平台-機構投資人冷對公司治理,是否盡職?

     金管會最新發布的新版「公司治理藍圖3.0」計畫項目四擬推動「接軌國際規範,引導盡職治理」,期能引導機構投資人落實盡職治理,鼓勵機構投資人揭露盡職治理資訊、設立盡職治理公開評比機制及強化政府基金影響力,以促進股東行動主義,立意甚佳。 \n 日前國泰金控李總經理也表示,當全球都在講「股東行動主義、公司治理」,沒有國家是把投票權拿掉,再來講股東行動主義,李總建議,政府可以規範投票行為,讓保險資金不要介入經營權之爭,但不要剝奪投票權,才能善用壽險資金去督促公司治理和ESG,引起熱議。 \n 「股東行動主義」的四個重要元素,就是股東能享有股東會召集請求權、董監事提名權、議案提案權和電子投票,缺一不可,金管會也鼓勵機構投資人與被投資公司對話與互動,也可以在股東會提出議案及參與投票,美國的機構投資人多傾向公開支持或不支持股東會的議案或政策宣示或針對表現不佳的公司個別要求改進這些方式來進行公司治理訴求。 \n 又台灣證交所所發布的機構投資人盡職治理守則原則四指引4-2:「機構投資人與被投資公司對話及互動之方式,可包含1.與經營階層書面或口頭溝通;2.針對特定議題公開發表聲明;3.於股東會發表意見;4.提出股東會議案;5.參與股東會投票」。 \n 對於股東提案權來說,股東提案制度使少數股東有機會表達其對於公司營運政策、董事人選或促進公益等意見,並說服其他股東於會議中支持其所提的議案,成為公司必須履行的政策,不但有助於提高股東參與公司業務的意願,也有監督公司經營者的間接功能。機構投資人欲在公司治理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應該善用股東提案制度。 \n 然依據投保中心統計,目前機構投資人於我國上市櫃公司股東會行使提案權家數和提案件數甚少,以108年上市櫃公司受理的自然人股東及機構投資人的提案家數為例,上市公司僅12家、上櫃有9家有股東提案;而有列入議案的上市公司僅有8家、上櫃公司有7家,分別僅有11件及7件提案列入議案;以我國近1,742家上市櫃公司來說,在股東會提案的家數及案件數比例甚低,不到1%,似乎大多數機構投資人並沒有「盡職」履行股東提案的權利。 \n 在董監提名權部分,機構投資人基於形象和資源的優勢,倘若能提名董監事候選人,以其本身持股,若加上徵求委託書,提名董監事通常可以達陣,進入董事會後較能督促公司管理層以有效率、具競爭力的方式去經營,倘若公司經營績效不佳,機構投資人也可以運用董事身分或表決權的優勢,促使公司撤換高階主管或改變經營策略,對於公司治理或股東行動主義較能發揮功能。 \n 有鑑於過往少數2、3家保險公司有發生濫用壽險基金爭議,我保險法對保險公司董監提名權和表決權著有限制,政府四大基金或其他機構投資人,尚未有行使過董監事提名權,或提案權,甚或徵求委託書等具體行動,至為可惜。以我國集中交易市場法人(機構投資人)成交金額比例占五成以上,其實機構投資人(尤其是退休基金)比較具有長期眼光,投資時間長、追求穩定報酬,更需要發揮其影響力,如能深入參與公司治理,將形成一股重大推動公司治理的力量,降低投資風險。 \n 過往我國的機構投資人較被動,大多只關心投資是否能取得足夠的財務報酬,對公司經營或公司治理興趣不大,且通常支持公司現有的經營團隊,除非有特殊情況,機構投資人通常傾向不介入公司經營管理或股權紛爭,即使管理績效不佳,多數機構投資人僅選擇出脫手中持股退出,有些投資人還認為,過度積極參與公司經營團隊決策,反而會侵害公司的決策權,不利於團隊整體利益,顯然有愧投資人所賦予的盡職治理的職責。 \n 最後,我們建議,政府在不影響機構投資人獨立性及避免涉入經營權之爭的情況下,除了以評鑑制度督促機構投資人落實提案權以外,考慮適度鬆綁法令,使機構投資人能夠提名適任、稱職的董事(或獨立董事),進入董事會代表股東監督公司的經營與決策,將更能有效促進股東行動主義,健全我國資本市場的體質,沒能運用提名權和提案權的機構投資人,恐怕容易被視為「紙老虎」而已。

  • 觀念平台-公司治理3.0設置提名委員會的四大挑戰

     為持續深化我國公司治理,提升企業永續發展,強化資本市場的競爭力,金管會宣布啟動「公司治理3.0-永續發展藍圖」。在強化董事會運作及董事職能「董事會多元化」方面,擬透過推動上市櫃公司設置「提名委員會」,以強化董事(獨立董事)的選任機制,並建構多元化及專業化的董事會成員。 \n 國外設置「提名委員會」的目的多為能挑選適任的董事候選人,向董事會提出公正、客觀及專業的建議,以美國上市公司為例,有鑑於過往公司董事的提名,多由公司CEO或特定董事所決定,造成董事會成員大多數與經營管理層存在著特定關係,致使董事會無法有效履行監督義務,或淪為經營管理層的橡皮圖章,於是,美國證管會SEC及紐約證交所規定,所有上市公司應設立全部由獨立董事所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或公司治理委員會(nominating/corporate committee),以章程載明成員的資格。 \n 美國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強調提名委員會至少應有三名以上的獨董所組成,由董事會任命,可隨時更換,主要功能在於:1、檢討董事、執行長或重要高階經理人聘用標準,推薦提名候選人,可以強化董事候選人的獨立性與素質;2、檢討、評鑑現任董事會成員是否適任及續任問題,3、擬定董事會接班人計劃及建議,以建立人才庫確保經營管理層人才,建構領導人才栽培計畫。 \n 然在引進提名委員會時,須考量我國內法規的適用問題以及對董事會、大股東文化的衝突,第一、依現行公司法第192條之一規定,持有已發行股份1%以上的股東,得向公司提出董事(獨董)候選人名單,只要敘明被提名人姓名、學經歷即可,除了提名股東持股未達1%,或提名超過應選名額,或超過受理期間或未敘明候選人學經歷以外,董事會應將其列入董事候選人名單。 \n 換言之,為落實股東行動主義、保障少數股東的提名權,在公司法規範下,有權提名的股東只要敘明董事候選人的姓名及學經歷,董事會尚無權刪除其提名人選,即使公司設有「提名委員會」,也沒有審查被提名人資格的權利,一旦欠缺實質審查權,就無法發揮審查被提名人的適任與否與公司需求的功能;所以,設置提名委員會與現行法規如何調適,就成了關鍵因素。 \n 第二、在制度設計上,由全體獨立董事(或超過半數獨董)所組成的提名委員會互相評鑑或自我評鑑是否適任下一任獨董候選人時,也會面臨獨董自己審查自己以及獨董審查其他獨董的難題,這樣的審查機制固然是公司治理所要突破的障礙,但是否公正、獨立?或衝擊到現有的董事會文化形成內訌,難免受到挑戰,又倘若獨董自己因故或不適任沒有被提名連任,卻要求該獨董審查下一屆其他獨董人選時,是否刻意「杯葛」下一任人選也值得深究。 \n 第三、由提名委員會審查(一般)董事候選人名單,也會衝擊到國內公司大股東的提名權,向來一般董事名單均為大股東們所共同分配決定,或由控制股東所選派的高階經理人擔任,一旦改由提名委員會審查、提名,獨董對董事被提名人的專業知識、職務表現及公司整體需求認知恐不如現任CEO或董事長,且當提名委員會與大股東意見衝突時,獨董的獨立性,能否凌駕於大股東之上,有效的實質審核,提出建議人選,克盡提名職責將更具挑戰性。 \n 第四,國內上市櫃公司目前有六成以上是家族企業,接班議題向來是上市櫃老闆或大股東所掌握的地盤,也是大股東普遍認定乃本身的專屬權力,設置提名委員會能否刺激大股東進而授權委員會培養接班人才及精進計畫,或是反而造成獨董與大股東間的不快,的確是公司治理向前邁進的重要試金石,能否一步到位或逐步實施,再再考驗大股東的格局與氣度。 \n 最後,基於董事的提名人選,都需要大股東的支持才能當選的前提下,在現行法規架構,是否將提名委員會的功能限縮,著重在事前評估董事會成員所需的專業知識、技能及經驗等多元化,暨獨立性標準提出適當評估及建議,讓提名委員會專注「獨立性」與「專業性」的審核,向董事會提出專業意見,以作為全體股東投票決定的重要依據

  • 觀念平台-《公司治理3.0》獨立董事的職能改革芻議

     金管會規劃推動「公司治理3.0─永續發展藍圖」,將以三年為期規劃推動,希望帶動企業有效落實公司治理,提升永續發展;由於資本市場環境的急遽變化,近來仍爆出大同股東會高度爭議、康友-KY財報弊端下市危機,主管機關面臨投資人對公司治理的高度期許,勢將有所作為。 \n 根據金管會規劃,為了協助董事會有效運作及董事(獨立董事)職能發揮,將推動提高公司獨立董事席次、限制獨立董事連續任期、推動企業導入風險管理委員會機制及設置風險管理委員會、擴大公司治理主管(公司治理長)設置、提供多元化的董事進修規劃、訂定獨立董事及審計委員會行使職權參考範例等六大措施,對於金管會推動公司治理的用心與決心,深獲各界肯定,我們也對獨立董事在公司治理3.0的職能與角色提出政策倡議。 \n 首先,就提高獨立董事席次比例部分,目前亞洲公司治理評鑑CG WATCH排名在前三的新加坡和香港,其獨立董事在董事會的席次比例都是三分之一以上,金管會掌握趨勢,將現行規定由「獨董人數不得少於2人及董事會席次1/5」,提高到「三分之一以上比例為獨董席次」實屬允當;主要乃部分上市櫃公司董事會成員高達15~21位,倘若獨董僅有三席,比例太少、表決權和影響力有限,即使對重大議案有不同意見,也很難發揮應有的監督功能。 \n 筆者建議,美國紐約交易所從2002年就實施上市公司獨董席次須佔董事會成員一半以上,泰國也是,期待將來推動公司治理4.0時,也能順應最新國際潮流,秉持「循序進進、逐步實施」的步伐,邁向獨立董事的席次應超過董事會成員一半以上,以達到有效監督,發揮實質功能的目標。 \n 其次,在多元化的董事進修規劃方面,為了提高董監事(獨立董事)的專業素養與知能,金管會將現行新任董事進修至少12小時、次年起每年進修6小時的規定,擬進一步增加進修強度與密度,例如設置多元化的進修課程、增加獨董亟需強化的法律及財務或內控內稽課程以及每年至少進修12小時以上。 \n 事實上,上市公司董監事(獨立董事)多具備一定的專業能力,但未必兼具法律、財務、會計、商務、業務、危機管理、產業競爭、國際市場環境及企業社會責任等董事會的專業知能,而多元化進修和增加進修時數是「投資自己」「終生學習」的最佳途徑,也是強化獨董職能的重要課題,在獨董席次逐步增加後,新任獨董會面臨專業知能不足的考驗,恐會影響執行職務的品質和董事會的穩定性,我們建議,獨董不論就任前或就任後,就應有職前進修、強化專業素養的規範,才可避免誤闖叢林的小白兔。 \n 再者,在推動企業導入風險管理委員會機制及設置風險管理委員會層面,由於上市櫃公司因業別不同,而有不同的風險,在「黑天鵝」(black swan)與「灰犀牛」(gray rhino)不可測風險頻繁出現之際,公司所面臨的風險管理政策、如何衡量風險胃納據以計算風險限額、重大風險損失的檢討與因應、風險議題的預警與因應措施等,亟需有風險管理委員會的機制,做事前的溝通和審視,才對董事會風險治理的決策有所助益,金管會也將發布風險管理機制實務守則,並將風險管理機制列入企業公司治理評鑑指標,相信能更有助於企業風險管理的落實。 \n 最後,我們再次強調,公司治理的重心在董事會,董事會的核心在董事長和獨立董事,金管會擬擴大公司治理主管(公司治理長)的設置,將可協助董事會的運作和董事的知情權,也有助於決策、監督與資料調閱權的行使;至於訂定獨立董事及審計委員會行使職權參考範例,讓經驗不足或不擅於議事的獨董能有所依據,也對公司治理主管界定工作準則,相信確能提升獨董職能的有效運作。

  • 駱秉寬:獨董要當公司治理「中流砥柱」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世界格局與企業發展面臨重大變革之際,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理事長駱秉寬表示,獨立董事要掌握變局、洞燭機先,職司「興利」和「除弊」,負責「業務決策」與「控制監督」,獨董既為公司的外部董事,可以客觀、積極的立場落實本身的職責與功能,成為公司治理的中流砥柱。 \n 公司治理的重心在董事會,而董事會的核心在於董事長及獨立董事,「為何獨董要擔負如此重任?」「獨董和公司治理的關係究竟為何?」也經常引發外界疑問。 \n 對此,駱秉寬點出四大面向,首先,公司治理成績不好,外資法人股東不會買股投資,觀察外資法人持股較低的公司,不是公司英文溝通介面不好,就是公司治理績效不好。而外資法人不介入的股票,連帶讓本國法人意願也低,公司股票一旦沒有人買,很可能淪為「殭屍股」,失去資本市場的籌資功能。 \n 其次,公司治理績效不彰,金融業不能發動非合意併購。根據金管會規定,金融業近3個年度在公司治理評鑑排名前35%,才能發動非合意併購。 \n 第三,公司治理評鑑排名在最後一級距的後段班的上市櫃公司,或經公司治理評鑑委員會通過認為應不予受評者,公司要公布、揭露個別董事及監察人的酬金,獨董薪資會眾所周知。 \n 第四,為了強化董事薪酬與績效的結合,今年起上市櫃公司董事會將每年定期就董事會及個別董事(獨董)進行自我評鑑,並於明年第一季結束前完成申報績效評估結果,評鑑結果,將作為未來遴選或提名董事以及訂定薪酬的依據。 \n 駱秉寬強調,獨董若不能自我警惕,於執行業務有重大損害公司行為,或違反法令、章程,投保中心得代表投資人提起董監事解任之訴,解任以後,三年之內不能回任,或是擔任其他公司董監事,也足以說明獨立董事與公司治理的關係密不可分。

  • 觀念平台-獨立董事遇到非合意併購怎麼辦?

     台灣也是全球最大半導體元件通路商大聯大控股於去(108)年11月12日宣布,將斥資81億元,以每股45.8元「非合意」公開收購亞太區第二大通路商文曄科技流通在外股權5%到30%。大聯大強調是善意的,在推動產業發展,以財務投資考量;文曄則回應,事先不知情,認為一旦大聯大取得三成股權,將躍居第一大股東,掌握董事會席次,可能影響公司經營及對產業傷害,形成四輸局面等。 \n 獨立董事碰到「非合意」併購要如何因應?採「董事會中立主義」的董事會,沒有股東會的授權,是不能採取任何攻擊防禦行動的,又根據我企業併購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公司董事會違反法令、章程或股東會決議處理併購事宜,致公司受有損害時,參與決議之董事,對公司應負賠償之責」,所以,獨立董事對於併購案董事會決議違反相關規定時,有賠償損失的風險。除非對於董事會的決議有當場表示異議,才可以主張免責。 \n 然依照我國公司第202條規定「公司業務之執行,除本法或章程規定應由股東會決議之事項外,均應由董事會決議行之」,再加上企業併購法第六條與公開發行公司併購特別委員會設置及相關事項辦法,企業遇到併購應組成併購特別委員會就併購計畫與交易之公平性、合理性進行審議。 \n 故我國公司法及企業併購法均採取「董事會優位主義」,不論是被動型或把關型董事會都無須等股東會授權,可直接對非合意併購案件進行審議,並且根據審議決定直接採取防禦或應變措施。 \n 首先,就併購計畫的公平性及程序而言,本案文曄的獨董們認為公開收購案將造成市場壟斷的疑慮,並認為大聯大收購三成文曄股權應向公平交易委員會及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提出申報;雖然大聯大回應公開收購非屬公平法所稱之「結合」,並未達到公平法規定目標公司有表決權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三分之一以上的標準毋須申報。然而本件收購案是否屬於公平法所稱的「結合」,是以公平交易委員會的決議為準,文曄向公平會提出釋疑尚稱合理。 \n 其次,就併購交易的公平性而言,文曄獨董認為大聯大的公開收購並不是財務性投資,也認為大聯大長年與文曄高度競爭,若取得文曄三成股權,恐嚴重影響文曄的日常經營;大聯大則提出「5大保證」不推派董事代表、不再加碼、不會與第三方合作表決或召開股東臨時會、不對外徵求委託書以及依法參加股東常會等承諾,希望文曄董事會安心。 \n 但無可否認的,一旦大聯大公開收購三成股權完成,將成為文曄單一最大股東,依照一般商業常理,沒有人會認為是純財務性投資,兩家公司「結合」後市占率大,勢必影響文曄的上下游客戶的策略與布局,當初日月光一發動公開收購併購矽品時,矽品的訂單就受到影響可為前例,文曄獨董主張本次收購案對其日常營運有影響,係屬商業判斷。 \n 第三,就併購價格的合理性而言,文曄獨董提出收購價格偏低,表示每股45.8元公開收購文曄股權價格,低於委請會計師設算的價值區間每股50.48元至53.68元;根據企業併購法第六條第三項規定,特別委員會審議時,應委請外部的獨立專家協助就換股比例或配發股東之現金或其他財產之合理性提供意見,會計師或鑑價師「獨立專家」的專業鑑價完成經審議後,獨董向所有股東提出審議意見,市場接受與否,則由全體股東決定。 \n 故獨立董事所組成的特別委員會或審計委員會在審議併購案件所秉持的原則,第一、依照併購法規、公司章程或股東會決議,第二、保持獨立性,沒有利益衝突,忠實執行業務,第三、盡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第四、應委請獨立專家提供意見。依照美國商業判斷法則BJR(Business Judjement Rule),董事會(包括獨立董事)對於併購的判斷與決定,若係基於善意且係資訊充足及誠信判斷,合理的相信其所採取的決策對公司有利者,除非資訊不足或惡意決定或利益衝突,否則法院將尊重該商業決策的合法性,不做事後審查,也是採取相同的旨趣。 \n 最後,要注意的是,獨立董事負有業務決策及監督控制的雙重責任,不能成為控制股東的傳聲筒,依照企業併購法第五條規定「公司進行併購時,董事會應為公司之最大利益行之,並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處理併購事宜」,獨立董事在合意或非合意併購案件,扮演重要關鍵角色,只要資訊充足、沒有利益衝突、秉持公司及股東最大利益,堅守法規及公司治理的立場就無懼無畏了!

  • 獨董協會成顯學 駱秉寬:中華獨董協會在內政部轄下

     國內獨董協會4日爆搭話題便車?「中華獨立董事協會」今年初甫成立,「台北市獨立董事協會」本周也將跟進召開籌設大會,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理事長駱秉寬表示,兩方申請籌設的政府機關不同,但歡迎有志於公司治理的專業獨董成立協會共襄盛舉。 \n 至於,台北市獨立董事協會是否為「香港分會」,中華獨立董事協會表示不知情並指出,駱秉寬曾擔任香港獨董協會的副會長一年,當時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HKiNEDA)曾要求中華獨董協會1/3理監事由香港的理監事擔任,但因陸委會和內政部明確表示,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禁止香港人擔任台灣協會的理監事,而協會大多數理監事多台灣協會應有其自主性,「中華獨董協會並無香港獨董協會的理監事擔任協會理監事的情形」。 \n 「台北獨立董事協會」由前行政院院長毛治國、前副總統連戰之子連勝武等人發起,據悉,是向地方政府機關—台北市政府申請籌設。中華獨立董事協會指出,獨董的法律依據為證交法,主管機關為金管會、非地方主管機關,該會是向內政部申請成立。

  • 台北協會將開會員大會 駱秉寬:歡迎專業獨董共襄盛舉

    國內獨董協會4日爆搭話題便車?「中華獨立董事協會」今年初甫成立,「台北市獨立董事協會」本周也將跟進召開籌設大會,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理事長駱秉寬表示,兩方申請籌設的政府機關不同,先前未聽聞也不了解對方的籌設進度,但不排斥有志於公司治理的專業獨立董事成立協會共襄盛舉。 \n至於,台北市獨立董事協會是否為「香港分會」,中華獨立董事協會表示不知情並指出,駱秉寬曾擔任香港獨董協會的副會長一年,當時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HKiNEDA)曾要求中華獨董協會1/3理監事由香港的理監事擔任,但因陸委會和內政部明確表示,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禁止香港人擔任台灣協會的理監事,而協會大多數理監事多認為,台灣協會應有其自主性,「中華獨董協會並無香港獨董協會的理監事擔任協會理監事的情形」。 \n「台北獨立董事協會」由前行政院院長毛治國、前副總統連戰之子連勝武等人所發起,據悉,是向地方政府機關—台北市政府申請籌設,此為與中華獨立董事協會不同點之一。中華獨立董事協會指出,獨董的法律依據為證交法,主管機關為金管會、非地方主管機關;中華獨立董事協會向內政部申請成立,並完成法院法人登記。 \n中華獨立董事協會2018年申請籌設,2019年1月8日正式成立,由遠東商銀獨董張秀蓮、花旗銀行獨董沈中華、炎洲獨董王健全、中經院院長陳思寬、華興電子獨董劉容生及華南商銀獨董駱秉寬等31多位獨董及企業負責人等,在2018年中向內政部提出申請。面對「台北獨立董事協會」的成立,中華獨立董事協會表示,當時並沒有聽聞,也並不了解該協會的籌設進度。 \n駱秉寬表示,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為非營利組織,成立目的主要為「壯大資本市場的價值、提升公司治理品質、強化獨立董事的素質」。由於獨董議題專業、複雜且多樣化,因此,對於公司治理有興趣的獨立董事成立協會共襄盛舉,並不排斥。

  • 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理事長 駱秉寬 打造獨董金鐘罩

    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理事長 駱秉寬 打造獨董金鐘罩

     樂陞案的爆發凸顯獨立董事的責任與風險,在各界呼聲下,「中華獨立董事協會」今年初正式成立,首任理事長駱秉寬認為,獨董除自身領域的專業外,更需強化財務、法律、經濟情勢、風險及併購等多元知能,不僅能提升公司治理品質,更重要的是多一分自我保障。 \n 在企業併購及經營權之爭領域上占有一席之地的駱秉寬,兼備法律與企管專業,彌補業界常出現「懂法律不懂企業經營、或懂企業經營卻不懂法律」的缺憾。20年前,駱秉寬參與全聯福利中心接手全聯社,一腳踏進這個領域,後來陸續承接過台灣知名百貨公司、運輸業、保麗龍、LED大廠、半導體大廠經營權爭奪及最大宗的非合意併購案件等。 \n 面對爭議案件時,駱秉寬會先評估爭議原因及雙方優劣勢,分析強弱攻防點,加上尋求外部資源等方法,提出策略建議及全方位解決方案。在擔任上市櫃公司董事、監察人及獨董後,駱秉寬觸角廣延在金融、傳產及科技等領域,對政策有較高敏感度。 \n 政府近年推動「公司治理」,其被視為企業永續發展的重要基礎,也是健全資本市場的核心。駱秉寬指出,公司治理的重心在董事會,董事會的核心在於董事長及獨董,「基於獨董在公司治理制度及資本市場的角色日趨重要,獨董協會的成立也自然引起發想」。 \n 駱秉寬表示,成立協會並非他一人想法,而是上市櫃公司及許多專業獨董們的共識。 \n 獨董協會管理藍圖之首要,就是與國際上公司治理團體、獨立董事團體保持互動,隨時接收國際上獨董與公司治理的最新訊息;再者,強化獨董專業培訓及經驗交流;第三、推動權責相符的獨董制度,釐清獨董職責,也加強保護獨董權益,協會特別架構「獨董權益保護平台」,獨董如遇法律問題,熱心的專業律師會員可提供免費諮詢。 \n 獨董協會成立後,各項計畫如火如荼開展,首推「獨董菁英研訓院」的「基石課程」。駱秉寬表示,許多獨董雖學有專長,但在監督管理上缺乏實務經驗,未必能在董事會發揮功能,因此「事前培訓和在職強化很重要」,擔任獨董需先了解本身職責及如何行使權利。 \n 另外,駱秉寬指出,獨立董事們之間的「實務經驗交流」同樣不可或缺,也是研訓院的一大功能,然「過去這塊比較常被忽略」。他以樂陞案為例,若當時獨董在任職前有機會聽聞該企業主已在外調頭寸,或可婉拒獨董一職、避免惹禍上身。 \n 此外,駱秉寬也分享獨董在選擇公司時避免踩雷的三大指標:(1)公司負責人及公司信譽;(2)公司過去是否有不良紀錄;(3)公司業務跟獨董自身業務是否有衝突。他不諱言指出,在研訓院課程中,直接邀請投保中心律師,切中要害地說明「獨董防身之道-如何善盡獨董責任及避免觸法」。2020年也預計推出「精鍊課程」及「獨董大師研訓班」等,進一步為獨董打造護身金鐘罩。

  • 觀念平台-股東行動主義的崛起與挑戰

     自去(107)年11月1日起,公司法第173條之一賦予持股過半數股東有股東臨時會召集請求權(俗稱「大同條款」),上市公司松翰科技獨立董事、也是虹冠電子的大股東共計151人集體揪團就依照前開條款召開虹冠電子的股東臨時會,順利入主虹冠電子掌握多數董事席次取得經營權,成為首家上市公司運用大同條款成功入主案例,行動股東也表示兩家公司各有專業,可以整合、互補合作,發揮1加1大於2的綜效。 \n 除了公司法修正,金管會發布的新版公司治理藍圖從「便利股東行使股東權利」及「強化機構投資人對公司治理的影響」著手,加速推動107年起上市櫃公司全面實施電子投票、753家約八成的上市公司董監選舉採取提名制、改善公開資訊觀測站的揭示及集保e存摺APP便利股東行使權利、提升機構投資人出席股東會比率及簽署盡職治理守則等,無非促進股東行動主義的落實,「股東行動主義」這個名詞一時蔚為風潮! \n 「股東行動主義」通常指機構投資人是通過行使股東權利,向公司經營當局提出策略或經營面的訴求,向公司少數持股的管理層施以壓力的一種投資策略,行使股東行動主義的股東就被稱為「積極股東」或「行動股東」。「行動股東」的訴求有財務面與非財務面,經常透過股東提案、委託書徵求多數股權、結合志同道合的其他少數股東以及致管理層公開信等方式,否決少數人把持的董事會決議。 \n 以今(108)年6月底眾所矚目的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案為例,當時勞動部勞動基金旗下新制勞退基金為長榮航空第六大股東,於6月24日發函給長榮航空經營層表示,希望「考量股東權益,妥善處理勞資爭議」,即以大股東身分給經營者壓力,要求儘速與空服員團體達成協議,以免罷工期拖長、影響旅客,減少股東損失,勞動基金也會出席股東大會表達意見,更對上市櫃公司募集資金後閒置不用表達關切,代表行動股東積極參與公司決策的案例日益增加。 \n 國際上最著名的行動股東投資人就是伊坎(Carl Icahn)於2013年向蘋果公司(Apple)經營層施壓,多次強烈要求Apple運用手上龐大閒置現金回饋股東,後Apple還來台兩次發行美元國際版債籌措現金回饋股東、實施庫藏股,帳上現金也由最高水位1,630億美元縮減到1,020億美元。相較之下,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囤積現金不回饋股東,令部分投資人不滿。而伊坎(Carl Icahn)向Apple施壓發放股利的理論基礎是「公司閒置不用的資金用途,應由資金擁有者來決定,而不是資金管理者決定」。 \n 由於我國缺少股東行動主義的私募股權或避險基金,過去機構投資人參與公司經營也不踴躍,僅有少數私人投資機構熱衷參與上市櫃公司股權收購,較具有代表性的是寶佳集團分別參股了台新金控、中華票券金融、永豐金控、三信商銀、台中商銀金融機構及東元電機、永大機電、皇普建設等上市公司,多次爭取董事席次,盼能參與目標公司的經營。 \n 然寶佳集團與國外股東行動主義避險基金相比下,很少像避險基金對目標公司提出調整經營策略的主張,也很少要求目標公司分拆或整併較具價值的策略建議,更沒有發放股利或實施庫藏股的建議方案,以極大化股東利益,比較傾向以持續加碼買股、爭取董監(獨立董事)席次方式進入董事會,當入主消息曝光或擔任董事受挫後出脫持股,獲得投資利益,與股東行動主義的積極訴求尚屬有距。 \n 以寶佳集團在台新金控董事會改選時擁有9.7%持股,提出2董1獨董的候選人名單為例,雖然連發三次信要求「提升公司價值」、「萬年、老年董事」及「解決彰銀問題」等公司治理有關的訴求,卻沒有提出具體的經營策略,致未能獲得國際上最具影響力的機構股東服務機構ISS和Glass Lewis的全力支持,又在金管會政策指示「金金分離」、禁止有共同意見者聯合徵求委託書下,加上寶佳集團向外資爭取「獨立董事」席次明顯,最後關頭配票被台新金算中,未能獲得一席董事或獨董,入主董事會鎩羽而歸。 \n 長期而言,股東行動主義將有助於深化公司治理,改變控制股東「公司是大股東的、而不是所有股東的」迷失,扭轉對小股東輕忽的態度,更能營造股東關心本身權益的氛圍,在行動股東與公司經營者間互相監督、制衡下取得平衡,以打造健康的資本市場環境、強化企業的競爭力,我們期待台灣資本市場健康的行動股東逐年增加、逐年成長!

  • 觀念平台-獨立董事角色和職能的精進

     我國從91年2月開始新上市上櫃公司設置獨立董事,96年1月1日起正式引進獨立董事制度,根據公司規模、業務性質逐步推動實施,自106年起全體上市櫃公司全面設置獨立董事後,獨董、監察人併存現象,也將於108年下半年起任期屆滿後改選,到111年我國將全面實施單軌制的獨立董事制度,由獨董所組成的審計委員會取代監察人,與國際上主流趨勢相符合,即公司治理優秀國家多以董事會至少有三位以上獨董、及獨董佔董事會1/3以上席次。 \n 引進獨董制度17年,議題不斷,現上市公司一有弊案,就有人質疑獨董功能不彰或緬懷監察人的稽核監督功能,但我國上市櫃公司有將近六成為家族型企業,很難避免「近親監察」的疑慮,且監察人也難以適應當前公司治理的盡責要求,相對地獨董的角色與職責也備受關注,由於獨董人數持續增加,已產生質的變化。 \n 第一、「親友酬庸型」轉型為「專業功能型」獨董。剛引進獨董制度時,許多上市櫃公司為遵守法規,有聘請鄰居或國中、小學同學,或者外界有疑慮不具專業的知名人士充當門面或酬庸,等到獨董進到董事會對公司產生化學變化後,才發現獨董確實能補強公司的不足,發揮功能,於是控制股東的心態變了,董事會開始走向專業、功能取向,上市櫃公司開始尋找風評良好、兼具專業知識和豐富歷練的菁英擔任獨董,希望對公司策略發展或營運布局有所助益,這是聘用獨董心態上的轉變。 \n 第二、「專業」獨董的資歷難以考試評估。雖證交法規定獨立董事僅須具備「專業性」和「獨立性」兩要件,但「公司治理實務守則」規範,董事會的成員尚須具備營運判斷能力、會計及財務分析能力、產業知識、國際市場觀、領導決策能力等才能,然除了大型企業的CEO以外,一般獨董不太兼具這些專業素養,董事會須透過多元、專業的獨董才能補強。 \n 有人主張獨董要證照考試來篩選,筆者認為獨董所需具備的專業知識和實務歷練,恐非考試制度所得測試或評價,試想美國Apple的CEO庫克Tim Cook擔任運動品牌大廠Nike的獨立董事,在我國法規下,Tim Cook既非大學教授,也不是律師、會計師,若是Tim Cook必須經過考試取得證照才能擔任Nike的獨董恐會引起爭議,值得深思。 \n 第三、獨董在董事會的角色轉換。2016年,美國P2P最大的網路貸款公司Lending club稽核發現董事長涉及內線交易,就由獨董代理董事長職務。2018年,Qualcomm高通宣佈撤換執行董事長Paul Jacobs,董事會推舉獨立董事Jeffrey Henderson擔任「非執行」董事長。 \n 2018年UBER企業形象因性別歧視、侵犯用戶隱私、不善待司機等大受打擊,採取一連串改革措施,任用獨董Ronald Sugar為「獨立董事長」,國內企業也有獨董辭職後擔任董事長案例,尤其是家族企業經營權爭議,還有董事長因公出國或缺席時,多由獨董代理或主持會議等,足見獨董角色的轉變,成為控制股東相對信賴的公正第三人。 \n 第四、獨董的職能具有多重任務。其實獨董在制度設計上具備多種職能,如1.獨董在董事會兼具董事與監察人的職責與功能,同時負責「業務決策」與「控制監督」的雙重任務,既要「興利」,也要「除弊」;2.獨董為大股東所提名,也要捍衛小股東的權益,可以扮演「大股東」與「小股東」利益的平衡者;3.獨立董事為外部董事,兼職身分,不負責公司業務的執行,正是公司「內部人」與「利害關係人」間交易的安全閥,多元任務讓獨董角色益形增加,成為公司治理環節中一股安定的力量。 \n 第五、獨董責任與報酬不符比例原則,令人卻步。樂陞案後討論獨董待遇,發現獨董年薪報酬有的超過千萬元,也有的不到50萬元,投保中心統計進行中的團體訴訟案件,就包含了14位獨董和128位監察人被告,求償總金額高達261億元左右,平均每件求償金額高達6.4億元左右,許多獨董選擇辭任,過去5年就有441位獨董去職。試想獨董一個月報酬不過數萬元、一旦被連帶求償金額卻如此驚人?獨董的「責任是法律定的,報酬是董事會決定」,顯然獨董的報酬和相對應的風險和責任是不符合比例原則,有調整的空間。 \n 最後強調,公司治理的重心在董事會,董事會的核心在於董事長及獨立董事。獨立董事固然不是萬靈丹,但是,沒有專業、獨立的獨立董事,就難以產生有效能的董事會,更難期待有健全的公司治理!國內許多績效良好的公司,卻未獲外資股東的青睞,投資佔比少,除了英文介面、投資人關係不佳以外,多受公司治理的績效影響,相信有心公司治理的控制股東不會輕忽。

  • 觀念平台-揭露關係資訊及獨立性聲明 避免獨董失格

     銷售蘋果西打的大西洋飲料公司(1213-TW)因2018年財報遭簽證會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而暫停交易,後續發現大飲與股東國信、旭順關係錯綜複雜,其中2名獨董出自有業務往來的股東國信員工,涉有違反獨董的「獨立性」,金管會要求大飲立即對財報「釋疑」、並檢視獨董資格,也請證交所全面清查所有上市公司獨董資格。 \n 立委質疑,大飲找自家員工擔任獨董,讓獨董在上市公司成為一場笑話,當初是如何審核的?資深媒體人也在臉書上砲轟,強制獨董取代監察人,弱化稽核監督功能,獨董成了共犯結構,引起爭議等云云。 \n 本案首先應該釐清的是,2名獨立董事是否真的不具「獨立性」?不具獨立性的獨立董事,如何透過現有的機制核實認定解任?如現有機制不足,如何補強其規範。姑不論本案負責人及獨董是否共同涉嫌掏空、財報不實等情事,就獨董的獨立性資格而言: \n 第一、大飲與國信非關係企業:根據公開發行公司獨立董事設置及應遵循事項辦法(下簡稱「本辦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倘獨立董事於選任前二年及任職期間擔任「公司或其關係企業的受雇人」,不得擔任獨董,2名獨董雖是國信食品的員工,但國信食品僅持股大飲公司0.49%,非屬關係企業,尚無法禁止任職獨董。 \n 第二、獨董是否為「特定公司經理人」仍有疑義:又根據本辦法第三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於選任前二年「與公司有財務或業務往來之特定公司或機構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持股百分之五以上股東。」者,不得擔任獨董。據媒體報導,大飲與國信雖業務、財務關係密切,是否直接認定國信屬於「特定公司」尚有疑義(依同法第三條第三項),另2名獨董本職為國信的「代協理」、「課長」,是否達到「經理人」位階也有疑義(如果連經理人都不是,其專業資格更有問題),有待主管機關調查進一步判定其獨立性。 \n 第三、獨立性的「脫法行為」不可取:大飲的總經理、監察人來自於國信食品,2名獨立董事又是國信食品員工,而國信食品與大飲總公司登記地址相同,兩家公司重疊性高、業務財務往來密切,依專業常識判斷,國信食品的員工擔任大飲的獨董顯然不具「獨立性」,現行法規並未規範類此「不具獨立性」的行為態樣,可說是國信的「脫法行為」,自不可取。 \n 第四、不具獨立性的獨董堅不辭職怎麼辦:依本辦法第二條規定,「違反該法所定的獨立董事之資格者,不得充任獨立董事,其已充任者,當然解任」。在實際提名作業,每家公司選任獨董,都會逐項確認是否符合獨董資格,倘獨董任內不合規,在主管機關「主動關切」下,一般都會「依法辭職」;倘若獨董堅不辭職,在法無明文註銷程序規範下,經濟部得否逕行註銷恐有疑義,仍須委由投資人保護中心提起該2名獨董解任之訴,才能根本解決。 \n 第五、公司應主動揭露「獨董與負責人、控制股東關係」資訊,聲明具有獨立性:獨立董事於執行業務範圍內應保持獨立性,不得與公司有直接或間接之利害關係,是推動獨董制度最基本的要求。以香港為例,公司治理報告書均會記載獨立董事與上市公司董事、高階經理人、主要股東或控制股東之間的關係,也要據實表明獨董有無違反獨立性的聲明,作為判斷基準。 \n 換言之,獨董「與公司董事、高階經理人,主要股東或控制股東關係資訊的揭露」及獨立性聲明,對投資大眾具有參考價值,也是對獨立性的要求,目前法令或公司治理實務守則尚未要求獨董揭露這項關係資訊,有些投資人多以為獨立董事是董事長的親朋好友,實際上許多上市櫃公司根本和獨董不熟,純因專業背景任職,卻總被誤解。以本案為例,如果大飲能清楚揭露2名獨董和公司其他董事、控制(主要)股東的關係和獨立性聲明,相信投資人可以儘早發覺,減少脫法行為。 \n 最後,請社會大眾理性看待,上市公司負責人涉嫌掏空違法,大多在有獨董前就發生了,並非有了獨董才有掏空案例,至於找自家員工當獨董,不能只要求主管機關每月逐一審核,而應由公司主動揭露獨立董事的「關係資訊」和「獨立性聲明」,才能避免不具獨立性的獨董,影響執行業務的公正性。

  • 專家傳真-金融業可以併得成嗎?非合意併購的必修課題

     我國的金融業長期以來扮演協助產業發展的推手,穩健經營,卻面臨「金融業家數、分行過多、資產規模小及同質性高、利差小獲利不佳、國際競爭力不足」等問題,金融業除了自我有機成長以外,須透過水平整併措施來提升本身競爭力,金管會也試圖透過政策鬆綁助攻金融業的整併。 \n 長期以來,由於金融業大股東的面子問題、價格談不攏以及「寧為雞頭」傳統思維等因素無法有效整併,「合意併購」的成效不彰,去(107)年底,金管會再次提出增加金融機構整併誘因之政策方案,為「非合意併購」提供較為友善的法規環境。只要符合「資本充實、經營能力佳、有國際布局發展能力、企業社會責任良好」四項條件,金控或銀行就可以發動「非合意併購」其他金融業;在承諾「於不超過三年期間內完成整併」、「若不能完成整併將退場」的前提下,併購可以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以公開收購取得超過10%的股權,第二階段合計取得目標公司超過25%的股權,同時贏得董事會過半席次即屬併購完成。 \n 金管會規範金融業發動非合意併購時,除了併購兩造任一方不得為公股管理事業、「不得偷跑、不得卡位、不得重複投資」以外,發動者本身也有必須克服的難題: \n 第一、「持股超過25%股權」不難、掌握「實質控制力」才是硬道理:金管會將「完成整併」定義為「將被投資之金融機構納入成為具有實質控制力且持股超過25%之子公司」,固然併購方得以公開收購方式取得目標公司超過25%的股份,然要取得實質控制力,也就是直接(或間接)取得目標公司過半數董事席次,就需要慎密的規劃與執行力! \n 以董事任期三年來說,一次董事改選失敗,除非有能力召開股東臨時會,不然就要等三年,對於投入相當資源的併購方而言,風險不小;又當目標公司利用本身優勢徵求委託書,加上外資、國內法人股東一般多傾向支持「公司派」,併購方在股權掌握及分配上,要贏得過半數董事,需要全方位動用更多的資源,爭取利害關係人和股東的支持;以某家資產管理公司為例,雖取得2、3家近10%的金控或銀行股份,卻連一席金控董事或獨董都不可得即為一例。 \n 第二、非合意併購破局的退場機制:併購方倘未能於三年內完成併購,金管會要求事前要有退場計畫,且應於兩年內退場;然大量的股權釋出對公司股價影響很大,也可能會造成虧損,併購破局時,股價通常會也下跌,過去中信金買兆豐金以及兆豐金買台企銀,因故放棄併購、釋股,即因諸多因素遲至7、8年後才退場。因此,併購方擬具的退場機制,應具有可行性,才能減少虧損。 \n 第三、「個人徵求」門檻提高、「共同委託徵求」須經大股東適格性審查:金控或銀行「個人」股東除了以公開收購方式以外,若擬透過徵求委託書的方式爭取董事席次,根據新修正《公開發行公司出席股東會使用委託書規則》,「個人徵求」部分,刪除了持有80萬股的徵求資格,且將持有股份門檻由千分之二提高到千分之五,提升委託書有限徵求3%的困難度。 \n 在委託信託事業或股務代理機構「委託徵求」部分,新規則將董監改選的持股門檻自12%降為10%,但徵求人不能透過意見相同的「共同委託」方式無限徵求委託書,仍須經金管會「誠信、正直、守法性」、「無不得擔任金融機構負責人的情事」、「利害關係」及「資金來源」等大股東適格性的審查,始足為之。 \n 第四、嚴防政治或訴訟干擾:過去金融業非合意併購的成功案例不多,最主要的因素就是政治及司法訴訟的干擾,當好事者以保護小股東或存款戶為名,介入正常的商業併購或股權爭議,或是法院刻意延遲或不當判決,向為人所擔憂,且當目標公司強力反彈,基於本身經營權益採取非理性的防禦措施,其衍生的效應和經濟成本鉅大,不能等閒視之,應回歸正常商業機制解決。 \n 儘管有困難度,基於「非合意併購」可以將公司資源極大化、落實公司治理以及降低併購成本、提升企業價值、有效獲利等因素,美國在90年代每年都有100件左右的非合意併購案例,造就了許多專業巨富;所以,併購方如何擬定策略、慎選時機、正面綜效評估發動非合意併購,是一場結合「心理戰」、「策略戰」、「媒體戰」以及「併購正當性」的挑戰,只有事前詳盡準備,才能克服難關順利達標!

  • 中華獨立董事協會成立 駱秉寬出任首屆理事長

    國內首家以獨立董事為主的社團法人「中華獨立董事協會」,已經內政部正式核准成立,首屆理事長駱秉寬表示,獨立董事是公司治理的指標之一,許多金融控股公司、銀行等已以團體會員身份加入協會,包括國泰金、中信金、台新金、彰銀、遠東銀、華泰銀行等,也彰顯金融業對公司治理的殷切期盼,個人成員則來自保險、產業、併購、創投,以及律師與會計師等專業人士。\n中華獨立董事協會表示,這是國內首家以獨立董事為主要成員的民間社團法人組織,期待完到三大主要目標:「強化獨立董事的專業素質」、「提升公司治理品質」以及「壯大台灣資本市場」。\n籌備逾一年餘的中華獨立董事協會今年1月8日假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召開會員成立大會,全體會員全數票選跨領域的資深、專業獨董駱秉寬擔任首屆理事長,副理事長則由遠東商銀獨董暨聯亞藥業董事長張秀蓮,花旗銀行獨董暨實踐大學講座教授沈中華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長陳思寬、華興電子獨董劉容生則為常務理事,常務監事則由新洲全球獨董王健全出任。

  • 中華獨立董事協會成立 駱秉寬出任首屆理事長

    國內首家以獨立董事為主的社團法人「中華獨立董事協會」,已經內政部正式核准成立,首屆理事長駱秉寬表示,獨立董事是公司治理的指標之一,許多金融控股公司、銀行等已以團體會員身份加入協會,包括國泰金、中信金、台新金、彰銀、遠東銀、華泰銀行等,也彰顯金融業對公司治理的殷切期盼,個人成員則來自保險、產業、併購、創投,以及律師與會計師等專業人士。 \n中華獨立董事協會表示,這是國內首家以獨立董事為主要成員的民間社團法人組織,期待完到三大主要目標:「強化獨立董事的專業素質」、「提升公司治理品質」以及「壯大台灣資本市場」。 \n籌備逾一年餘的中華獨立董事協會今年1月8日假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召開會員成立大會,全體會員全數票選跨領域的資深、專業獨董駱秉寬擔任首屆理事長,副理事長則由遠東商銀獨董暨聯亞藥業董事長張秀蓮,花旗銀行獨董暨實踐大學講座教授沈中華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長陳思寬、華興電子獨董劉容生則為常務理事,常務監事則由新洲全球獨董王健全出任。

  • 觀念平台-獨立董事的最大風險與最後堡壘

     假設有一位知名大學教授,被聘為上市櫃公司的獨立董事,待遇年薪約200萬元,一年開4、5次會,上任後該上市公司就發生財報不實情事,即使教授辭獨董職,還是被財團法人證券投資暨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下簡稱「投保中心」)團體訴訟連帶求償5億元,姑不論律師費或訴訟拖延所造成的精神損失,即使雙方和解,教授的退休金恐怕還不夠付和解金,這樣的獨立董事風險令人擔憂! \n 金管會於去(107)11月底,為強化公司治理,擴大審計委員會之設置範圍,要求所有上市櫃公司及興櫃公司,分別應依其董事、監察人任期屆滿情形,於109年至111年間逐步完成審計委員會及獨立董事的設置,以強化董事會監督功能。 \n 樂陞案後,獨立董事的職責與風險被外界賦予更大的關注,新版公司治理藍圖在《提升董事會職能》方面,除了全面設置審計委員會取代監察人以外,還有強化薪酬委員會的獨立性、引進公司治理人員以及強制上市櫃公司投保董監責任險等;同時,要求應揭露審計委員會的重大決議事項、獨立董事與內部稽核主管及會計師的溝通情況,促進董監薪酬合理訂定,要求董事會進行自我評鑑,將績效評估與薪資報酬結合,這些職責規範,已成為獨董無法避免的必修課題。 \n 從獨立董事的風險來看,截至108年1月底為止,投保中心代表投資人進行中的團體訴訟92件當中,涉及「財報不實」和「公開說明書不實」的案件就有48件,占所有團體涉訟案件一半以上,可說是上市櫃公司董事會(含獨董、監察人)所遭遇的兩大罩門!其中獨立董事被列為連帶求償的被告案件就有14名,起訴總金額約53億多。 \n 上市櫃公司負責人,如果加上董事、監察人、會計師、律師、證券承銷商及財報簽章人員等,被訴的48件中遭連帶求償金額高達307億元以上,平均每件求償金額約6.4億元,足以說明獨立董事(監察人)的風險很大,責任很重,與待遇不成比例。 \n 依證交法第20條之1規定,公開發行公司獨董(包括董事、監察人)須負「推定過失責任」,也就是獨董若要主張免除法律責任,須負以下的舉證責任:第一、已盡相當之注意,第二、有正當理由可合理確信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其內容無虛偽或隱匿之情事。 \n 如此不確定的法律概念,需依個案事實逐一判斷,而根據法院判決實務案例,投保中心彙整後認為董監事(包括獨董)不得以「不具財會專業」、「信賴公司所委任會計師對財報之查核簽證」、「財報係授權經理部門編製」、「未出席董事會或僅係掛名無法參與決策」、「股東會已承認通過財務報告而解除責任」等理由,作為免責主張之事由,換言之,獨立董事必須具體指出在財務報告審核中已盡相當的注意義務或有合理確信內容無虛偽或隱匿之情事,不能空泛地對財務報告表示保留意見。 \n 再從獨董的保障而言,為了緩解董監事壓力,金管會規定自107年起,新上市櫃公司都必須投保董監責任險;108年起,所有的上市櫃公司必須投保董監責任險。但截至2017年底為止,上市櫃公司投保董監事責任險的比率僅約76%,且超過三分之一的上市公司及半數以上的上櫃公司投保董監責任險的保額在1億元以下,與投保中心團體訴訟平均每案求償金額約6.4億元相比,顯然有所不足。 \n 董監責任險是獨董的精神堡壘,也是最後一道防線,但是投保卻不代表獨董可以高枕無憂,當董監責任險投保金額過低時,光是刑事偵查或抗辯的法律訴訟費用就可能耗盡保障限額(罰緩和罰金還不在保險給付範圍);或者保單將公司責任也涵蓋在內,則獨董的責任保障就受到排擠;又公司一旦破產或重整失去清償債務能力,同時涉及個人及公司給付時,破產或重整管理人或法院介入分配,也會拖延個人收清償的時程;如果再加上保單失效、終止或未續保,或遭到拒保,或承保範圍過於限縮所產生的保障漏洞,都可能讓獨立董事求助無門。 \n 最後,在法律和法院實務判決尚未邁向權責相符的獨董機制以前,我們認為獨立董事必須「自助人助」,應該多花時間投入時間參與董事會議(審計委員會)、修習財務會計、風險評估或內部控制課程作為決策及監督的基礎、決策前取得必備資料預做準備、多提問以發覺潛在風險、主動要求和聽取專業經理人報告並監督執行以及透過董事間的互相溝通討論,才可以主張已盡相當的注意義務,爭取免責,相信這是良好的自保之道。

  • 觀念平台-從特斯拉下市風波 論獨董的獨立性

     美國電動車大廠Tesla特斯拉的董事長兼CEO馬斯克Elon Musk因「私有化下市」推特風波,於九月底被美國證管會(SEC)提告證券詐欺,後SEC要求馬斯克與特斯拉分別罰款2000萬美元,且馬斯克須辭掉董事長一職,再增加指派另外2名獨董,成立獨立董事委員會,負責監督投資利益衝突,以化解司法部的調查。 \n 從2016年開始,就有機構投資人對特斯拉董事會的獨立性提出質疑,由於馬斯克同時是Tesla和SolarCity、SpaceX的董事長,也是最大股東,後Tesla以26億美元併購了SolarCity(併購後消滅),Tesla董事會除了馬斯克的弟弟Kimbal以外,另有4名獨立董事的身分遭質疑,其中Antonio Gracias 、Steve Jurvetson和Ira Ehrenpreis3位,是SolarCity的投資人,前兩位是馬斯克另一家SpaceX的董事,Brad W. Buss則是SolarCity馬斯克所聘用的財務長,均與馬斯克關係密切,備受挑戰。 \n 既然獨立董事乃獨立於控制股東或大股東以外,提供專業、客觀意見,協助董事會對公司作出有利的決策,避免舞弊及股東整體利益損害,因此,獨立董事的獨立性是公司治理機制下不可或缺的元素。 \n Tesla所聘用的獨立董事有兩點疑慮,第一、控制股東前所聘用的高階財務主管或長期事業夥伴(關聯企業董事)能否擔任上市公司的獨立董事?第二、監管單位有權力更換不具「獨立性」的獨立董事嗎? \n 根據美國證管會與Nasdaq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的上市規則來看,多從獨立董事與上市公司的「身分」關係(有親屬或雇用或業務關係)與「報酬」多寡來規範其獨立性,例如董事本身或家族成員三年內曾經是該公司員工或行政主管、在過去三年內有收受來自公司收受超過12萬美元以上的報酬或往來資金超過20萬美元者,即認定其欠缺獨立性。 \n 美國的沙賓法案(Sarbanes-Oxley Act)則規範獨立董事與任職公司間必須沒有利益關聯,獨董不能是公司或子公司的關聯人員,以免妨害其獨立性;以獨立董事Brad W. Buss為例,既擔任過被併購公司的財務長,應屬於關聯人員,即不適任。證管會雖然不能解任或增加獨董,可以行政指導或和解方式進行干涉,對於欠缺獨立性的獨董也可向法院起訴,法院一旦認定獨董違反忠誠義務,得予以解任。 \n 另外,香港的《上市規則》除了規範獨董的「身分」、「報酬」以外,還增加了獨董「持股比例」的限制(不得超過1%),以及「2年內曾與上市公司發行人的董事、行政人員或主要股東有關聯、或曾擔任上市發行人的其他控股或附屬公司的行政人員或董事(獨董除外)」的概括限制規定,其中,港交所明文列舉子公司的董事或行政人員不宜擔任獨董,一旦認定屬實,可對上市公司做出私下譴責、公開譴責、禁止委任或公司停牌下市等處分。 \n 我國則明確規定獨董選任前兩年及任職期間不可以與上市公司有「身分」關係及「持股比例」、法人股東等限制,雖然沒有「報酬」或其他行使職權妨害獨立性的概括條款限制,但有規定「公司或關係企業之董事、監察人」不得擔任獨立董事。 \n 是以,假設特斯拉董事會的獨董情況發生在我國,上市公司發行人的前高階財務主管或長期投資夥伴、關聯公司董事擔任獨立董事時違反獨立性時,固然監管單位不能撤換,可透過行政指導方式規勸解職,或透過投保中心直接訴請裁判解任該名獨董,如果認為獨立董事行使職權,有重大損害公司行為或違反法令或章程之重大事項時,也可以訴請法院裁判解任職務! \n 綜上,規範獨立董事的獨立性,旨在強調獨立董事與其所任職的公司間與關聯企業間沒有直接或間接利益關係,以免妨害獨董行使職責、獨立判斷。不論依照美國、香港及我國法令,特斯拉的獨董,有的是被併購公司的高階財務主管,有的是長期事業夥伴或擔任關聯企業的董事,加上有疑義的獨董人數占董事會近半,證管會難免會有疑慮,於是乎要求董事長解職、增加2名獨董,以確保董事會的運作不受單一控制股東所左右。

  • 觀念平台-盤點政策、法規、資金 私募基金邁向黃金年代

     過去國內、外對私募基金曾有負面印象,現在逐漸了解到私募基金乃高度市場化的投資模式,可以扮演企業成長的媒介、可以協助提升管理能力、引進優秀人才擔任掌舵者、加速國際化步伐,成為產業的整併者,在併購活動與產業轉型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n 私募基金在國內發展有了健全的法規「陽光」、友善的氛圍「空氣」和資金池挹注「水」的助力下,加上「維他命」和「維骨力」的補充加持,今年以來,交易金額較去年倍增12倍,替國內產業走向國際化及轉型升級找到新的契機,也為私募基金的蓬勃發展迎向嶄新的局面。 \n ●【陽光】-架構健全的法規 \n 政府自2015年制訂《有限合夥法》之後,確認了私募基金的定位與法律上權利義務關係,私募基金有了明確的規範和運作模式;且經濟部投審會於104年4月30日刪除了私募基金國內投資案「資本弱化」及「對資本市場之影響」2項審查標準,不再檢視資本弱化,只看「資訊透明度」及「小股東權益」,是法規鬆綁的重要指標。 \n ●【空氣】-營造友善的氛圍 \n 金管會為了讓私募基金能多參與台灣的資本市場,於106年8月1日,開放投信事業轉投資子公司設立或受託管理、引介投資私募基金,可以擔任私募基金的普通合夥人。固然有人批評證券投資與私募基金不同,但其主要用意乃引導資金池的挹注,讓金融保險業加碼私募基金。 \n 所以,國泰投信在106年11月15日設立「國泰私募股權股份有限公司」,募集資金100億元就是代表性案例。 \n 接著107年5月31日開放證券商得透過子公司擔任私募基金之普通合夥人,負責基金的營運。保險業部分,金管會早於97年3月12日開放可以投資私募基金,今年放寬可投資用於5+2產業的國內私募基金,最高持股25%股權;於是乎保險業大幅加碼私募基金,國壽投資了239億元、台壽保176億元、富邦人壽162億元,均創歷年同期新高。 \n ●【水】資金挹注案件暴增! \n 盤點私募基金今年以來參與資本市場和產業轉型的代表性案件,先是今(107)年1月台灣本土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之一達勝集團購入安益集團70%股權,推動會展業的升級與國際化。3月Morgan Stanley私募基金以93億元收購體溫計、血壓計全球前三大的百略醫學100%股權,私有化後下市。 \n 接著7月以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為主的五家法人股東組成的私募基金,以515億元收購中嘉網路,完成台灣有線電視本土化的最後一塊拼圖。同月李長榮化工與KKR私募基金達成換股協議,KKR以現金478億元,收購榮化所有在外流通股份,擬私有化下市,是今年最大的私募基金投資案件。8月貝萊德私募基金,收購台灣雲豹能源59百萬瓦(MW)交流電/70MW直流電的再生能源投資組合,是貝萊德在台灣首次的水上浮動太陽能收購計畫。 \n ●國發基金助攻-【維他命】補充能量 \n 為帶動我國產業轉型,國發基金於105年7月26日匡列1,000億元設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與民間資金以投資方式共同參與企業併購或創新轉型計畫,期有效誘發引導民間資金來參與產業結構調整。 \n ●台杉投資-【維骨力】顧筋骨 \n 為帶動國內投資能量,結合民間資金動力,去年設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公司,第一檔水牛一號物聯網基金於去年底募集46.5億元完畢,第二檔水牛二號生技基金在今年7月底59億元募資完成,擬投資國內5+2產業創新,以驅動產業成長動能注入活水。 \n 綜上而言,私募基金就好像是NBA球隊裡的「3D球員」,可以無球跑動投進三分球(能攻),又有強悍的防守能力(能守),幫助球隊(企業)贏球;也可以是「角色球員」,雖不是當家球星,在球隊(企業)裡扮演一定的角色,或是控球(整合者)、搶籃板(資金)、定點射手(國際化)或是防守悍將(人才),幫助球隊維持一定的競爭力。 \n 最後,台灣在許多行業關鍵技術居領先地位的「隱形冠軍」,由於規模不大,當國際化競爭日益增加、面臨世代交替以及轉型升級的壓力下,正是私募基金可以著力之處,實體產業透過私募基金的專業人才、資金、平台或國際化網路,可以補足中小企業缺乏併購動能的這一塊「短板」,相信可以快速提升其國際競爭力,贏得永續經營的企業目標。

  • 觀念平台-「非合意」併購的機遇與挑戰

     今(107)年8月1日公布的公司法修正條文,將於10月1日起實施,最引起關注的是第173條之1,繼續三個月以上持有超過半數股份的股東,得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為落實股東行動主義,只要單一或多數結盟的外部股東擁有一公司50%以上股份,具關鍵性影響力,不用請求董事會召集或主管機關同意,可以自行召開股東臨時會,徹底移除了控制股東擁有公司經營權的保護傘,啟動了國內上市櫃公司「非合意」併購新的一章。 \n 除了公司法新規定的「股東會召集請求權」以外,尚有其他配套措施相應調整,對「非合意」併購的一方創造了新的機會與環境: \n 第一、保護少數股東提案權:為落實少數股東的發言權,修正的公司法第172-1條規定,持股1%以上的股東可用書面或電子提案,若董事會無故不列入議案,得處以240萬以下的罰緩,將可避免少數股東的提案被任意刪除。 \n 第二、股東名簿請求權:過去外部股東於經營權之爭,雖有召集股東會之權,卻因公司或股務代理機構拒絕提供股東名簿,致美意落空,公司法第210-1條修正,賦予其他有召集權人召集股東會時,得請求公司或股務代理提供股東名冊,以避免2009年開發金併購金鼎證沒有股東名冊的困境。 \n 第三、董監事提名權:過去市場派提名的董監事,常遭公司派董事會嚴正刪除,公司法第192-1條新規定,簡化董事提名程序,提名的少數股東僅需敘明「提名人姓名、學歷及經歷」,無需檢附願任承諾書、聲明書及其他證明文件,刪除了董事會對被提名人的審查權限,以解決中石化、大同刪除資歷豐沛的董事人選現象。 \n 第四、董事會召集請求權:當董事長故意不開會造成公司決策延宕時,公司法第203-1條新規定,過半數董事得以書面記明提議事由,請求董事長召集董事會,若董事長拒絕,過半數董事得自行召集,以加快公司決策腳步。 \n 第五、強化少數股東檢查權:為了強化公司治理、投資人保護以及蒐集不法證據及關係人交易利益輸送蒐證之能力,公司法第245條新規定,持有半年以上、1%以上股份的股東得檢附理由、事證,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檢查公司特定事項、特定交易文件及記錄,以擴大檢查人的檢查對象和範圍。 \n 當然,股東行動主義者行使權利仍受到公司法及相關法規的制約,面臨其他層面的挑戰,必須事先防範,包括: \n 第一、公發公司股權過半須經證交所(櫃買中心)審查:公發公司要召開股東會,依規要在公開資訊觀測上公告,確認停止過戶期間以及召開股東臨時會的時間,單一個人或結盟持股是否符合持股50%、三個月以上條件,將交由證交所(櫃買中心)和集保結算所會同確認,並非任一股東可輕易主張。 \n 第二、股權不過半,仍須聲請董事會或經濟部同意:三陽工業經營權爭奪時,市場派曾以公司「重大違規」、「財報不實」、「遲延發放股利」等事由請求召開股東臨時會,均遭經濟部以公司穩定經營駁回;所以,持股不過半的少數股東,依公司法第173條規定書面請求董事會召集股東臨時會被拒時,仍須報請經濟部許可,對於市值鉅大的上市公司而言,持股過半仍將是關鍵的挑戰。 \n 第三、改選董監事不得以臨時動議提案:由於「減資、申請停止公開發行、…董監事選舉及公司合併案」等影響股東權益甚鉅,均屬公司經營重大事項,外部股東要改選董監事,應於股東臨時會召集事由事先列明清楚,不能以臨時動議提出。 \n 第四、公發公司表決權拘束契約的限制:由於證交法及公發公司委託書規則明文禁止價購委託書,故公司法第175-1條新規定,公發公司表決權不得以金錢等有償方式移轉,以避免股東透過私下協議或信託方式有償轉讓表決權,所以,結盟的股東間不能私下換票、約定互選董監事等情事。 \n 第五、公平交易委員會的反托拉斯審查:任何併購一方想要持股目標公司超過1/3以上,結合前一方市占率超過1/4或結合後超過1/3以上,都須公平會為不禁止許可之決定;倘結合後,限制競爭之不利益大於整體經濟利益者,公平會得禁止結合,過去日月光「非合意」併購矽品時遭公平會停止審查即為一例。 \n 綜上,這次公司法修法替股東行動主義者架構了「非合意」併購的規範機制,讓股東以自身的力量,表達對投資企業的影響力,可以改選董監事,也可以積極制衡或改變董事會決議,有其正面意義,對台灣的上市櫃公司而言,將是新的挑戰,也是新的契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