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騷夏的搜尋結果,共38

  • 夏嘉璐被性騷無助 怒:價值混亂的不可思議

    陳為廷襲胸案引發輿論兩極反應,有人認為他勇敢承認應給予鼓勵,也有人勸他還是快點退選立委,更勾起TVBS美女主播夏嘉璐學生時期被性騷擾的不愉快經驗,坦言至今仍記得當時有多麼恐懼、無助與不知所措。 王炳忠昨日在節目上直指在陳為廷襲胸風波中,王丹與洪崇晏力挺發言最不恰當,夏嘉璐今除了坦言曾遇多次性騷擾,認為這兩天看到關於性騷擾的部分言論,價值混亂的不可思議,令她直言心情「真是怒不可遏」! 網友也在下方紛紛留言替她打氣,「許多被害者,一輩子的陰影,你們關切過嗎?」「台灣真的病了」「在鬼島,任何人都可以是英雄,包括色狼...」

  • 生活課-收據

     我們都有預感,老狗這次恐怕撐不過去了。下午接到獸醫通知叫我把狗抱回家,最後一刻我用手撫著老狗的胸口,看著牠先是沒有呼吸,然後心跳慢慢的停止,再也不跳一個了。「活了十五年了夠本了啦。」父親丟下一句話轉身離開哭哭啼啼的我們,回來時拎了一個小塑膠袋的紙錢,轉述金香行的人說的:就算再捨不得這隻狗,「六畜錢」也不能燒太多,路上夠用就好,不然會不好投胎。  弟弟跑腿去樓下的7-11,買了一只乾淨的宅急便紙箱,讓老狗躺著,我們帶牠又回到獸醫那。「所以你們決定好了嗎?要集體還是要個別火化?」「個別的才能選塔位喔。」獸醫從牆上拿出一個資料夾,裡面有寵物墓園各式的組合契約。等待我們選擇的時間,醫生娘拿出一副小耳機幫老狗戴上,耳機捲曲的線連接到一台念佛機,說這樣會幫忙超渡。  我們後來決定還是讓老狗集體火化,有伴上路比較不寂寞。想不到數個月後我家信箱收到環保局寄來的茲收到火化費用的收據,老狗如今變成一紙公文,好不容易才平息的喪犬之痛,在看到收據的瞬間又讓我崩潰了。

  • 生活課-偏方

     不知道從哪來看到的網路偏方,我家少女每日化妝水拍完臉,都會順手把化妝棉再去抹抹貓的下巴,說這樣可以幫貓預防粉刺。本猜想說那貓應該會死命抗拒,試了幾次,想不到貓竟然很喜歡,不時還會瞇著眼微微抬起頭,或許是擦起來涼涼的很新鮮?或許也只是單純喜歡被搔下巴的感覺?沒試過別隻貓,也無從查證偏方是否正確,貓粉刺太嚴重,還是要看獸醫。只是每次少女在塗塗抹抹的時候,貓總會專注地看,「咪咪妳果然是女生,看我用妳也要來一下嗎?」竟變成她倆間特有的小默契。  令我想起之前養過的一隻狗,兒時我氣管極差,大人想為我調身體,常跑中藥行切人蔘片要我常常含,多數小孩怕人蔘味,但我嚼著嚼著卻相當喜歡,每日都會自動自發,墊著腳開五斗櫃門取蔘片。那狗只要聽到開櫃門的聲音,就會狂搖尾巴繞著我討食。想也知道,拿人蔘餵狗只有挨罵的份,但我還是會用門牙撕下一角偷偷給牠嚐。隨我吃了不少年人蔘,那狗吠聲丹田有力的活到十五、六歲。  應該不是每隻狗都愛人蔘,每家的貓都愛擦化粧水,但我們都信了偏方。

  • 生活課-給阿公的名片

     祭祖過後我們都掏出各自的名片,「那麼就一個一個排隊吧」,大堂哥指揮我們說:跟阿公或阿祖好好說你是誰、或是誰的兒子女兒,「阿公耳朵不好,講話要講清楚,才會保庇」。  一格一格的靈骨塔位,像是學校的置物櫃,阿公的塔位在靠地面的第一層,大家彎著腰伸長脖子看著骨灰罈上阿公的黑白照片,合掌拜拜自我介紹。名片就一張接著一張,整齊放成一疊,放在骨灰罈旁邊,越底下的放了越多年。不知這是不是我們家特有的習慣,大堂哥說,這樣讓阿公知道我們在吃什麼頭路,大堂哥從厚厚那疊名片抽出底下的最後一張:「這張是我的,我十五年前做汽車融資業務的名片」。他又翻找了一下,「這是我當銀行襄理的時候」然後現在他手上最新的名片「這張是我當選紳士協會會長」。  步步高昇耶,果然阿公都有在看,「但其實他現在也沒有工作」聽到排在我後面的家族裡其他成員用氣音竊竊私語。我扭著手上前公司的名片,遲疑自己該不該掏出來,我要裝作還是有正職工作的樣子?或解釋我現在都接case可是阿公聽得懂嗎?那張印著自己的名字紙,已被我扭得都是皺摺。

  • 生活課-寂寞發報器

     沿著河堤跑步,我也趕流行用手機軟體連線GPS紀錄每次跑步的距離和速度。昨日陰天我跑河的左岸,大前天我跑右岸往南五公里,看著量化的數字及路線圖,想著要突破自己創下的最高紀錄,果然有刺激自己持續運動的衝動。  跑著跑著,明顯感受著自己手臂上掛著的手機,它像另一個碰碰跳的心臟,持續地發燙著,我移動的痕跡就是透過它,變得變成一筆一筆科學的數據。我想起海龜發報器,不只裝在海龜,那種動物學家裝在動物身上的衛星追蹤裝置,不管山有多高,海有多深,跨越幾大洲際,動物遷徙的痕跡可以因此一目了然,被捕抓或病死掉了也可以判斷,進而完成相關研究。  跑得喘噓噓的我盯著發亮的手機螢幕,耳機裡傳來軟體對我的祝賀:恭喜您超越最久路跑紀錄,最快速度:每公里八分十五秒,共消耗了多少多少卡路里……在秋天的河堤上我慢慢走回程,我幫自己裝上發報器,我判讀自己的數據,自己追蹤自己,這樣有幫助更了解自己嗎?自己神秘的遷徙之謎?迎面有風,忽然覺得一陣悽涼。

  • 生活課-海味

     螃蟹當然很好吃,每次吃到滿手滿嘴,開心到眼睛瞇成一條線,都會猜想自己現在的嘴臉,應該很像《動物星球頻道》出現的食蟹獴。離了家才知道,原來從小吃到大的沙茶螃蟹炒蛋,是海邊人家才有的家常菜。兒時餐桌上幾乎日日必有小卷魚蝦等海鮮,各式海帶應算最常吃的菜類,湯總是蛤蜊、蚵仔或蜆仔在輪流。有龍蝦端上桌代表爸爸又去幫忙修電燈了,父親學電器出身,一身美技在我們家附近上可搶手,鄰居省下請水電工的錢,送我們家的謝禮仍是各式海鮮。面對冷凍大龍蝦,我家覺得最方便好吃的煮法,就是拿起菜刀大剁八塊丟進鍋子煮泡麵。  吃海鮮讓我對世界產生偏差的價值觀,終於我在人生第一次來台北時鬧了笑話。還只會用ㄅㄆㄇ寫作文的年紀,我隨父親北上拜訪我的二姑,二姑嫁得好,二姑丈是陽明海運的大副,一家人早早搬到天母。搭八小時莒光號的暈車,聽到要帶我去吃麥當勞腦袋頓時清醒!那是只有台北有的店,我果然來到了台北!我點了夢寐以求的薯條,當時完全不知「薯條」兩字怎麼寫、是什麼成份,我只清楚記得廣告上的發音。咬了第一口,我眉頭大皺,「怎麼不是魷魚做的?」,當時我真以為「薯條」是酥炸魷魚腳類的食物,總算認清這世界上的食物不是只是有海味。

  • 生活課-去海邊

     兒時相當期待颱風,和停班停課無關,每每颱風過後,旗津沙灘上總會各式垃圾捲上岸,待天氣放晴,不用大人說,我一定會紮實繫緊鞋帶穿好鞋,興致勃勃去海邊。  鞋一定要穿,踩到碎玻璃事小,但某次踩到鐵釘刺穿腳底的經驗實在太恐怖。去海邊撿什麼?我拿著長鐵夾東翻西找,破布、飄流木枯枝什麼都有,前面蒼蠅環繞的豬屍就別靠近了,誰知道是真的是從海飄上來的,還是有人趁亂棄屍。娃娃、玩具我才不要,海裡來來一定有鬼附身,我要找的是鋁罐和木炭。  鋁罐三個可賣一元,但不是所有的易開罐都是鋁罐,怎麼分辨?踩一踩的便知道,踩得扁是鋁,踩不扁的是鐵。第二順位讓我眼睛發亮的好物是木炭,老家當時還有個灶,外公外婆節儉,硬是不想裝電熱水器,每日洗澡還都要生火燒水,木炭需求量大,不是那種中秋烤肉兩三包就可以了事。海邊有免費的,當然要努力得撿,至今我仍想不透,為何風颱掃完,會有這麼多從海裡打上岸的木炭。  朋友們總笑說我的童年經驗怎麼神似書裡描寫的北韓,查了維基百科,我蹲在灶前撕報紙生火煮洗澡水的時候,台北仁愛路圓環第一家誠品已經開張。

  • 生活課-客人的話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我一邊招呼一邊準備上水杯,那時學位尚未完成,我在大學附近的咖啡簡餐店工讀,連煮咖啡都輪不到我上場,光是在吧台後切水果搖泡沫紅茶,我已手忙腳亂,做幾個月才終於勉強上手,外號還被叫「螞蟻」,據說我搖出的飲料總是太甜了。  老闆提示我,待那幾個笑我螞蟻的女學生下次再上門,不用問直接做半糖。吧台的基本功會了,最難的還是要學著「看人」。看人、看狀況;女生怕胖,糖要斟酌加,天氣熱容易渴,餐後飲料最好要盡早端出,天氣冷客人多愛點熱飲,早早端上,客人才不會覺得你貪快,因為還沒吃飽熱茶都涼了。  站吧台也要眼觀四方,對桌吃飽的先生不停張望,是在找牙籤還是面紙呢?右前方的那群教授好似因為總統大選快吵起來了,那就頻繁一點去加水、整理桌面吧。要涉入客人多少呢?要替客人想,又不能完全聽客人的,相當微妙的拿捏。  老闆有兩個還沒上幼稚園的女兒,總是在店裡玩,某日見她倆特別落寞,原來是在等待昨天來吃晚餐那個會變魔術的電機系同學。「那個大哥哥說今天還會來變魔術給我們看」小女孩們相當委屈,只見老闆這樣安慰:「因為他們是客人啊,客人的話,是不能相信的。」

  • 生活課-公共電話

     兒時住的公寓樓下有一只公共電話,後來鄰長請大家連署叫電信局把它拆了。原因是講電話的人製造很多垃圾且打擾住戶安寧,依稀記得有個長髮的年輕小姐,她不是我們這附近的人,應是騎車過來我家樓下,離家一段距離打電話給男友,不知是講話聲音太大還是內容太肉麻露骨,竟被一樓的住戶大罵長舌妓女。  大學住宿舍,公共電話通常都設在女生宿舍樓梯轉角處,一層樓兩到三台,每天晚上八九點,通常是大家排公共電話的尖峰時間,每台電話至少都會排著幾個人。那時若要打電話,我總會先細細觀察排隊及正在講電話的同學,只要聽到拿起話筒喊爸喊媽,這種打回家報平安的電話,我就會立刻一個箭步排在她後面,通常不到三分鐘就會輪到我。  最怕碰到還是那種情話綿綿,講起電話來如入無人之境的,但這樣的女同學,模樣也約莫有跡可循,就算是洗完澡卸了粧,披著半乾的頭髮穿著短褲和小可愛,也看得出來平日應很著重打扮,觀察露出的內衣肩帶最準,用色鮮艷、有繁複成熟花樣的,猜想對身體已有意識。八九不離十,待會換她接到話筒,應該沒講個二三十分鐘不會罷休。  現在手機方便,公共電話講情話的經驗好像是上個時代的事,或許越來越少人能夠理解。

  • 生活課-看海與KTV

     人生第一次唱KTV是在我高中畢業那天,同學們搶著點歌,我卻緊張地盯著店內平面地圖一一確認包廂東西南北的逃生出口,被笑這麼土還敢說將來志願卡只填台北的大學?不過KTV真好玩,跟坐在旗津老家的沙灘面朝大海唱歌完全不一樣,我彷彿被開天眼,上大學後果然只要約夜唱我必衝,KTV要人多唱才便宜,可以多一個分母,誰管你土不土。  我沒有唱過一個人的KTV,據說一個人去唱歌,通常都會被店家懷疑你是不是要在KTV尋短。服務人員會不斷的敲門進來整理桌面,煩到你受不了,只好騙服務員,等一下還有朋友要來。  人生難免有一個人很想唱歌又揪不到伴的時候,換做是我應該會跑去海邊,可以看海也可以扯嗓唱歌,都說台灣四面環海,找一片海並沒有比找一間KTV不容易吶。  但一個人去海邊和一個人去KTV,常常都有相同讓人尷尬的結果。也是朋友的實例:某日一時興起獨自搭很遠的火車,跑去崇德海邊,純粹想發呆,沒想到坐沒多久警車就嗡伊嗡伊的開來了,警察過來探問,小姐你還好嗎?海面上作業的漁船先後有三艘陸續來報案,他們說從望遠鏡看到妳的表情愁苦,千萬千萬不要想不開啊。

  • 生活課-新人

     看著新報到同事誠惶誠恐的眼神,很想叫她別緊張,變老鳥之前,大家都當過新人。  回想八年前自己在台北的第一份工作,同學在MSN擔保為我牽線,禮拜五通知下星期一上台北面試,面試後三天後立即上工。我揉著牛仔褲口袋裡那張從高雄搭到台北的阿羅哈客運票根,這樣就找到工作?這一切發生的也太順利!我託運的機車都還沒上來呢!  上班第一天,所有動作都跟不上,我流露的驚恐,應該連辦公司裡的盆栽都感受的到吧。就在所有工作都出包的慘烈時刻,自己的手機卻老是響個沒停,家人頻頻打電話來關切:「工作還好嗎?」「啊怎麼這麼晚了到現在都還沒下班吶?」我發現我的聲音越來越緊,緊到像是沙啞,「啊現在是不是不方便講話啊?」我嘆了一口氣,母親在電話的那頭終於放棄追問。  那份工作我撐不到三個月,就被炒了,我很喪氣,覺得自己一定是太笨。接手我工作的是另一個新人。但是她不是像我這種剛從學校畢業的社會新鮮人,而是中年轉業想換新跑道。果然有過社會歷練就是不一樣,我在為離職打包時,她送我一雙筷子當小禮物,她說不好意思搶了你的工作,這筷子上寫了「油」字,祝你很快就找到下一份工作,而且是油水很多吃不完的好工作!

  • 生活課-屋內沒有門

    生活課-屋內沒有門

     為了租屋,密集地看了許多房子。曾在植物園附近遇到一間格局方正明亮的老公寓,但怎麼看都覺得哪裡不對勁,原來除了出入的大門,這公寓的屋內就再也沒有任何一扇門了,連廁所都沒有。細問房子之前住了什麼人?住了一家人,父親母親兒子,住了幾十年,兒子發達了成家移民國外,兩老搬進五星級老人院,房仲輕描淡寫屋子主人的身世,卻口沫橫飛極力推薦這房風水,怕我要探知什麼似的。  沒想要探什麼,只是家裡沒有門,代表這家人幾乎沒有隱私,我猜是感情親密的一家人,令我聯想到我自己也是養成自類似的家。十八坪的國宅公寓擠著五口之家,還有偶爾來住的奶奶,一隻狗和數隻文鳥。家裡隔音不好,誰在吃東西,客廳在看哪一台的節目,與鄰居聊天的內容,家人的一舉一動都可雞犬相聞。母親是家事高手,房子小重收納,她可以收拾到客廳的空間可以讓狗來回小跑步,家裡總擦拭得一塵不染。但沒有隱私常是爭吵的來源,痛苦摩擦了幾十年,兄弟姐妹也就這樣相安無事長大成人。  看著眼前這間家裡沒有門的公寓,不知不覺親切起來,門也不用裝了,畢竟只有我自己和貓要住啊。

  • 生活課-曬衣記

     烈日中午,氣溫頻頻創新高,大夥忙防曬都來不及,我心裡卻是扼腕,這麼好的太陽,拿來曬衣服棉被多好。大抵被台北的潮濕嚇怕,衣服掛在陽台上晾沒有兩天不會乾,但總覺得還是少了一味「太陽的味道」。所以盡可能的,我很愛把東西拿去家裡公寓的頂樓曝曬,曾聽過這樣的說法,說是衣物曬過太陽的「香」其實是塵蟎被烤焦的味道,實在太有戲劇畫面!  說起來還真是胸無大志,到底該不該把衣服抬出去曬呢,常變成我每日出門前的大抉擇,曾遇過早上看是個萬里無雲的好晴天,興沖沖把床墊拿出去曬,結果來個午後霹靂大雷雨,回來發現床墊吸了鼓鼓的雨水,最後落得沒床可睡的窘境。  趕在落雨之前,把曬在外面衣服搶收下來只能說是萬幸,但通常這個時候我又會面臨另一個天人交戰:我到底該不該幫晾在旁邊鄰居的也收一收?在我雞犬相聞的老家這肯定是沒問題,不幫忙收應該還會被罵沒有人情味。請教了幾個在地台北人,到底遇到這種情形該怎麼辦才好:「你認識鄰居嗎?」「約莫是倒垃圾的時候會點個頭的程度」「那不要吧!畢竟是衣服,穿在身上的東西,而且你收了要放去哪裡?掛在人家門口嗎?小心被當做變態!」好吧,說得有道裡,我果然是鄉下來的。

  • 生活課-當廣播車又來放送

    生活課-當廣播車又來放送

     誰都不想淪陷「疫區」,這樣的經驗沒有最好。我淪陷「疫區」的經驗是因為登革熱。當廣播車放送:「曬在外面的衣服請收進來,養貓養狗的請先牽進來屋子來……」,心裡大概有譜,這附近又有疫情發生,「噴登革熱」的又要來了。  「噴登革熱」是我們當地口語用法,當附近有確診病例,衛生單位就會過來強制化學噴藥。「噴登革熱」有兩種,廣播叫大家關門窗的是戶外噴藥;最讓街坊鄰居們頭痛的還是戶內強制噴藥執行。當強制噴藥通知的公文貼到家門口,那就快去五金行買塑膠膜吧,老闆會很專業拿出巨型保鮮膜的東西指導你怎麼包覆傢俱。  噴藥時間一到,上班的人可以請公假,大家扶老攜幼帶著阿貓阿狗捧著魚缸從家中撤退。然而真正痛苦的開始是事後的刷洗,窗戶地板家裡每個角落,通常都要天翻地覆地洗一遍才會安心。碗筷杯盤水壺就算已經洗了很多次,你還是會疑神疑鬼:殺蟲劑真得沖乾淨了嗎?還常聽聞有同學的鄰居的媽媽因為「噴登革熱」後刷洗家裡太勞累,累到中風的悲慘事件。打蚊子殺孑孓這樣多年,還是不見疫情絕跡,當廣播車又來放送,只好繼續抗戰。

  • 生活課-海底隧道

     老機車忽然熄火了,媽媽一面驚叫把機車靠右停,在後座的我不斷的揮手,這裡是海底隧道,我們的機車好死不死壞在海底隧道了。父親載著弟弟妹妹仍然一直往前騎,希望他的後照鏡有看到媽的車熄火了;經過我們的車,速度都好快,希望它們不要撞上來。我抬頭看著隧道上方的排風機發出轟隆隆的運轉聲,車子壞在海底,我耳朵開始嗡嗡的耳鳴。  想起隧道未開通前,往來高雄、騎津,就只有搭船的選擇,可以選擇從旗后或是從中洲,那車子怎麼過海呢,車子可以騎到渡輪上,渡船過海,往中洲前鎮的大渡輪載卡車都沒問題。隧道開通後,我平生第一次走隧道是搭35號公車,記得公車開進隧道瞬間,小孩子都失望了,完全看不到海底世界啊,我們真的在海底嗎?是啊,我們真的在海底,並且車壞了。  沒等多久,父親終於回頭了,他牽著他的機車,後面跟著弟弟妹妹,逆向朝著我們走來,她幫媽的機車調頭,我們一家五口就這樣牽著兩台機車,在海底隧道逆向行走。記得走了很久,終於見到天光,終於到岸上來了,我嗡嗡的耳鳴才停止。

  • 生活課-分類廣告

     想養一隻狗,我領著弟、妹吵鬧。早在「路邊那隻小狗好可愛,撿回來藏在被窩偷偷養,最後被大人發現」的情節發生之前。父親就丟給我們報紙,要我們自己去找分類廣告。  現在聽起來或許很鮮,養狗要看報紙?但民國八十年左右報紙分類廣告「廉讓」那欄,每日的確刊了五六則不等的賣狗廣告。廣告通常是這樣寫的:「幼犬出售 西施瑪爾濟斯博美」或是「售雪納瑞 附血統證明書」然後附上市話號碼。不知是否是父親想出來勸退我們的餿主意,想養狗就去自己去詢價,從此每天報紙一來,我和弟妹都會搶看分類廣告。  通常都是派我打電話,對方聽到是小孩子的聲音,多半都會說:「把電話拿給你爸爸」,我據實以告:是我爸叫我打的啊,嘟嘟嘟電話就會被掛了。  後來我學會盡量把聲音壓低,還會說幾句「行話」。「頭家你是講這博美仔賣一元嗎?」「一元」是台幣一萬塊的意思。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一萬塊的博美狗算是正常價,而且還是公狗。母狗因為可以繁殖,價格多是公狗的一倍。西施狗、瑪爾濟斯狗當時少見,母狗還會喊價到四、五萬。  「五萬!?」我把蒐集的資料寫滿一張空白的計算紙交給父親,結果當然被打槍,「五萬塊都可以牽一台全新的偉士牌,買狗這種話你也敢講的出口?」

  • 生活課-最安靜的火車

     報到那天,他搭上有生以來最安靜的火車,一路上沒有什麼人交談。說不上是心情糟,但的確是相當沉重,他說他聯想到火車載猶太人去納粹集中營的電影情節。有這麼誇張嗎?你真是死知青耶!同學裡他是最後一位收到兵單,火車目的地是大家都去上過的成功嶺,是不是男人吶,大家喜歡噓他。  知青去當兵,據說他的家人很擔心,大表哥私下打了很多電話,拜託認識的長官看看可不可以幫忙照顧一下。就這樣排長忽然召見,他驚恐到臉色慘白胃絞痛,「你是『那個』嗎?跑個步扭扭捏捏的,怎麼和你哥差那麼多?」  他拜託大家寫信給他的時候,姓名地址請正正常常的寫,千萬不能寫什麼:給最愛的XX。「這樣真的會搞死我!」知道了知道了,大家叫他放輕鬆,我們才不會這麼白目。大夥勸他想些光明面,當兵總有些光明面吧!他想了一下,「嗯,我覺得早起讓一天的時間變長了」,之前常在誠品敦南看書看到天亮,現在作息正常,一天變得相當漫長。  他說時間快到了,和大家吃飯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餐後甜點來不及吃了,同學們再見,遠方天空的積雲很厚,像是一堵牆,他要去趕火車回部隊了,一路沉默的火車。

  • 生活課-紅燈八十秒

     黃燈了,來不及了。我開始減速把車子停下來,東瞄西瞄四處尋找遮蔭處,就算是路燈的影子也好啊,眼看前面孱弱的行道樹影也被人占去,機車道一個暫遮的影子都沒有,運氣不好,和平東路口,紅燈八十秒開始倒數。  七十秒,我瞪著倒數中的紅燈,越看跳得越慢,怒夏騎機車,穿防曬的長袖熱悶在裡面,感覺汗一滴一滴泌出,自己像塊蒸肉。索性不披外套,露出短袖手臂,這時太陽的毒辣像是把人曬到皮肉分離,自己像是塊烤肉。更絕望的是抬頭讀秒數,現在還在倒數六十秒。  抹掉鼻頭的汗珠和起霧的眼鏡,這一分多鐘,其它人都在做什麼呢?盛夏騎機車,連情侶都鮮少擁抱,點菸抽我覺得是不錯的主意,與其吸旁邊大車的廢氣,不如抽自己的香菸,等一個紅綠燈的時間,抽根菸剛剛好,但在大太陽底下抽菸,需要淡定。還剩十秒,暫時熄火的人,開始發動引擎,情侶開始說話,大家開始有些浮動,天氣熱的浮躁,馬上就有宣洩的出口,五、四、三、二、一……催油門,衝。

  • 《生活課》死老鼠

     同事朝著我大喊:小心!但來不及了,我已經踩到死老鼠。死老鼠已經被車壓扁,又被我踩了一腳。鞋底沾到一些痕跡,能怎麼辦呢,抹一抹腳繼續往前走。我急著走,急著到通路會報下個月的新品,做完簡報,回到公司,開了電郵又冒火氣了,同事擋著我要我別衝動,我說來不及了,對方的信我已經罵回去了。傍晚七點,辦公室卻有一半的人都沒走,我的牙齦已經腫了兩三天,今天終於掛到醫生,準備先閃了。一想起辦公室的事連騎車都帶著火氣,難怪牙齦會腫,只好紅燈右轉外加逆向行駛洩恨。到了牙科,醫生皺眉,你這個腫脹不太對勁,不是一般的發炎,照了X光,果然牙根斷了。  想起我這顆臼齒,國中和同學約看電影,回家時追公車不慎跌倒,下巴著地,臼齒裂了但牙根還在,套上牙套直到今天。牙根怎麼會斷?難道咬牙切齒真會咬斷牙齒?醫生說這牙不拔不行,開始幫我上麻醉,是說不到一個小時前我還在辦公室意氣風發的罵人,現在卻攤軟在診療椅嚇到全身發抖,看著醫生拿鉗子扳我的爛牙,護士拿著導管抽出都是紅紅血水,牙拔出來的瞬間還噴血,簡直是惡搞 片情節。舌頭麻麻的,醫生說明天恐怕無法說話,看來公司開會我真的只能閉嘴了。醫生用鑷子專心向我解釋,鐵盤裡我那團血肉模糊的牙齒組織,我卻已分心想到今天踩到的那隻死老鼠。

  • 《生活課》休閒海釣冰箱

     停紅綠燈的時候,我被路邊用厚紙板手寫的字吸引:「休閒海釣冰箱」,省道旁邊常見發財車臨時小販,比較專業的還會在前三百公尺的電線桿上,就開始做臨時招牌,上面畫著指示箭頭,或寫:「停!再開」。賣安全帽雨衣太陽眼鏡,那應是給騎機車的。賣結冰水、雞毛撢子應該是給開車運將吧。賣毛蟹、桶仔雞的,讓我很好奇他們桶子裡到底放著是什麼。還有賣捕蚊燈和裱框畫的,我會比較好奇去買的人是誰,這樣的攤位通常不是常設,會購買應是臨時起意,真會有人一時興起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買一盞捕蚊燈或一幅畫?  我最想買的還是休閒海釣冰箱,那其實就是個方型的保溫箱,裡面要放冰塊才會冰。如果是靠近釣點,賣海釣冰箱的通常還會兼賣釣具和紅蟲。我不會釣魚,自小生在海邊,我喜歡看人釣魚,甩竿拉竿十分帥氣,父親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喜歡釣魚的男人很不好,長時間獨自面對大海只是等待,這樣的人個性太孤僻也太消極。這樣啊,我總是敷衍他。把目光放在每個釣客旁邊那只休閒海釣冰箱,今天要喝的水和釣到的魚,都放在那裡面,所以我也好想要有我的休閒海釣冰箱,只要背起冰箱的背帶,出去玩說走就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