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驗證飛行的搜尋結果,共39

  • 大陸發射神舟12號飛船 3太空人駐留3個月

    大陸發射神舟12號飛船 3太空人駐留3個月

     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16日宣布,神舟12號載人飛船預計今日(17日)9時22分發射,由聶海勝擔任指令長,率領劉伯明和湯洪波其他2名太空人一同執行任務。3人將在太空工作約3個月,驗證4大任務,最後搭乘飛船返回艙返回地球。  首次啟用應急救援模式  央視新聞報導,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昨天上午舉行記者會,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主任助理季啟明宣布,神舟12號載人飛船今天發射,正式飛行組員包括聶海勝、劉伯明和湯洪波,備份組員為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聶海勝參加過神舟6號、神舟10號載人飛行任務,劉伯明參加過神舟7號載人飛行任務,湯洪波是首次飛行。  16日上午,執行這次發射任務的長征2號F遙12火箭加注推進劑。按計畫,神舟12號飛船入軌後,將採用自主快速交會對接模式對接於天和核心艙的前向端口,與天和核心艙、天舟2號貨運飛船形成組合體。  太空人進駐核心艙,執行天地同步作息制度進行工作生活,駐留約3個月後,搭乘飛船返回東風著陸場。  神舟12號飛行任務有4大特點:一是將進一步驗證載人天地往返運輸系統的功能性能。改進後的長征2F運載火箭提高了可靠性和安全性;神舟12號載人飛船新增了自主快速交會對接、徑向交會對接和180天在軌停靠能力。改進了返回技術、進一步提高落點精度,還將首次啟用載人飛船應急救援任務模式。  二是將全面驗證太空人長期駐留保障技術。通過神舟12號太空人組員在軌工作生活3個月,考核驗證「再生式生命保障(在太空站內保障氧氣、水和食物的技術)」、太空站物資補給、太空人健康管理等太空人長期太空飛行的各項保障技術。  預計明年設太空實驗室  三是將在軌驗證太空人與機械臂共同完成出艙活動、及艙外操作的能力。太空人將在機械臂的支持下,首次開展較長時間的出艙活動,進行艙外的設備安裝、維修維護;四是將首次檢驗東風著陸場的搜索回收能力。著陸場從內蒙古四子王旗調整到東風著陸場,首次開啟著陸場系統常態化應急待命搜救模式。  按照太空站建造任務規畫,今明兩年將實施11次飛行任務,2022年完成太空站在軌建造,建成中國國家太空實驗室。

  • 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17日9時22分發射 驗證4大任務

    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17日9時22分發射 驗證4大任務

    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16日上午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舉行新聞發佈會。央視新聞報導,辦公室主任助理季啟明宣佈,經任務總指揮部研究決定,瞄準北京時間6月17日9時22分發射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飛行乘組由航天員聶海勝、劉伯明和湯洪波組成,聶海勝擔任指令長,備份航天員為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 航天員聶海勝參加過神舟六號、神舟十號載人飛行任務,航天員劉伯明參加過神舟七號載人飛行任務,航天員湯洪波是首次飛行。6月16日上午,執行此次發射任務的長征二號F遙十二火箭將加注推進劑。 按計畫,神舟十二號飛船入軌後,將採用自主快速交會對接模式對接於天和核心艙的前向端口,與天和核心艙、天舟二號貨運飛船形成組合體。太空人進駐核心艙,執行天地同步作息制度進行工作生活,駐留約3個月後,搭乘飛船返回艙返回東風著陸場。 神舟十二號飛行任務有以下四個方面主要特點: 一是將進一步驗證載人天地往返運輸系統的功能性能。改進後的長征二F運載火箭提高了可靠性和安全性;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新增了自主快速交會對接、徑向交會對接和180天在軌停靠能力。改進了返回技術、進一步提高落點精度,還將首次啟用載人飛船應急救援任務模式。 二是將全面驗證太空人長期駐留保障技術。通過神舟十二號太空人乘組在軌工作生活3個月,考核驗證再生生保、空間站物資補給、太空人健康管理等太空人長期太空飛行的各項保障技術。 三是將在軌驗證太空人與機械臂共同完成出艙活動、及艙外操作的能力。太空人將在機械臂的支持下,首次開展較長時間的出艙活動,進行艙外的設備安裝、維修維護等操作作業。 四是將首次檢驗東風著陸場的搜索回收能力。著陸場從內蒙古四子王旗調整到東風著陸場,首次開啟著陸場系統常態化應急待命搜救模式。 上述這些技術的突破與能力的驗證,將為後續空間站建造及應用發展奠定堅實基礎,積累寶貴經驗。 目前,天和核心艙與天舟二號組合體狀態穩定,各項設備工作正常,具備交會對接與太空人進駐條件。執行神舟十二號飛行任務的各系統已完成綜合演練,太空人飛行乘組狀態良好,發射前各項準備已基本就緒。 季啟明在發佈會上介紹,按照太空站建造任務規畫,今明兩年將實施11次飛行任務,包括3次太空站艙段發射,4次貨運飛船以及4次載人飛船發射,2022年完成太空站在軌建造,建成國家太空實驗室,之後,太空站將進入到應用與發展階段。

  • 中國51區 鼎新基地揭神祕面紗

     隨著大陸軍事發展,其位於甘肅的亞洲最大軍用機場、有中國版「51區」的鼎新機場和鼎新靶場逐漸對外揭露其神祕面紗。鼎新基地除了用來測試所有大陸新發展的戰機外,也測試過所有東風彈道飛彈和空軍的空對地打擊武器。  鼎新機場位於巴丹吉林沙漠腹地,距離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西南約75公里。該機場興建於1958年,被稱為鼎新場站,是亞洲最大軍用機場。2條跑道長度均在3500公尺以上,集體停機坪4座,地下機庫1座,按殲-8飛機的尺寸標準可容納450架,目前基地配有殲-20、殲-16、殲-11B和殲-10C四型戰機。  鼎新基地是大陸空軍戰術戰法的測試驗證中心,配有2個試靶飛行大隊,飛行員46名,團級編制,還裝備有殲-7試靶機11架,及殲-8試靶機6架。自2011年起,大陸空軍每年都在此機場舉辦「金頭盔」錦標賽,選出王牌飛行員。由於鼎新機場戒備森嚴,早期鮮為外人所知,所以大陸軍事迷將其稱為「中國51區」。  解放軍空軍各機型的實彈射擊打靶通常都集中在鼎新基地及靶場,同時也是其空軍大規模「紅劍」聯合演習的地點,其靶場修建了模擬台中清泉崗基地和航空母艦甲板的轟炸目標。2020年的「紅劍」演習,共一次出動了近200架三代機參加體系對抗和自由空戰等演習考核。  鼎新基地成立以來,已先後完成了解放軍陸海空軍2200項空對空、空對地、地對空的飛彈試驗任務,及470多項新機新裝備試驗和作戰平台鑒定任務。並組織過150多次演習演練的戰術對抗訓練,及取得科研成果1000多項。  此外,既然有「中國51區」的稱號,鼎新基地自然與美國內華達州的「51區」一樣,少不了UFO的傳聞。在1979年10月23日晚,鼎新基地一個飛行大隊的飛行員和場站官兵在廣場上看露天電影,多人包括飛行員目擊到在6000至8000公尺夜空中有一體型龐大、前面有2道白光向前照射、後面也有明亮尾光的不明飛行物由東向西移動;1998年8月6日晚,整個機場的空軍人員包括地勤都目擊了2個巨大火團從天而降,又騰空而起,基地派遣蘇-27戰機迫近,並嘗試用射控雷達鎖定卻失敗,該不明飛行物還釋放出直徑1公尺左右的光球繞飛蘇-27。

  • 美國毅力號抵火星 回傳地面照

    美國毅力號抵火星 回傳地面照

     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探測器「毅力號」(Perseverance)18日成功登陸火星,隨後並從火星表面拍攝第一張照片傳回地球。毅力號是美國史上最大的火星漫遊車,將在火星上採集樣本,並尋找可能存在過的生命跡象。而首架火星直升機「機智號」棲身於其腹部一同著陸,也將成為首架在地球以外行星飛行的直升機。  經歷恐怖7分鐘著陸  美東時間18日15時55分許(台灣時間19日4時55分許),毅力號在火星赤道以北的耶澤羅(Jezero)隕石坑著陸。該隕石坑面積約20平方英里,是有史以來探測器登陸火星最艱難的區域。NASA曾預測,安全著陸的機率僅4成。在被形容為「恐怖7分鐘」的登陸過程中,涉及降落傘、帶動力的降落,還有一部「空中吊車」,將毅力號輕輕地降在地勢起伏的隕石坑。  毅力號約3公尺長、2.7公尺寬、2.2公尺高(不含機械臂),重約1026千克,大小相當一輛小汽車,是迄今NASA送到另一星球上最大、最先進的探測器。著陸後不久,毅力號從火星表面發送第一批黑白圖像,到位於加州帕薩迪納的NASA噴氣推進實驗室。NASA發布的圖片顯示,凹凸不平的火星表面有火星車的影子。  鑽孔找微生物化石  科學家表示,耶澤羅隕石坑在35億年前可能是一個大三角洲,極可能在此找到過去微生物生命存在的跡象。毅力號計畫實施為期1個火星年(687個地球日)的探測,利用其7英尺的機械臂向地下鑽孔,尋找可能存在的微生物化石。NASA預計最早在2031年把採集樣本送回地球。  首次嘗試製造氧氣  毅力號還將遍歷隕石坑,分析火星岩石的組成、測試帶有25個鏡頭和2個麥克風的攝影系統、首飛「機智號」直升機(寬旋翼無人機)、首次嘗試在火星上製造氧氣等。任務團隊將透過機智號驗證在火星大氣層飛行所需要的技術,為研發未來機器人或人類探索火星時攜帶的先進飛行器打下基礎。  毅力號是NASA第9個造訪火星表面的探測器,也是首個從火星採樣以送回地球的探測器。NASA於2012年登陸火星的「好奇號」至今仍在工作,位置就在3700公里外的蓋爾隕石坑。

  • 直追美黑鷹 直-20現蹤青藏高原

    直追美黑鷹 直-20現蹤青藏高原

     中國國土廣闊、地形複雜,平原、山地地形應有盡有,更擁有稱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青藏高原面積達250萬平方公里。能在這片高原區域飛行的陸製直升機不多,美製「黑鷹」直升機辨得到,俄製的「米-171」勉強能在高原上飛行。  80年代引進24架黑鷹直升機,雖是民用版S-70C,但24架「黑鷹」自裝備後高原飛行性能就得到認可,這批黑鷹直升機主要活動區域也是這片高原。  媒體報導,中國某高原陸航旅正式裝備第一批陸製「直-20」。服役不久「直-20」就飛上青藏高原,驗證「直-20」飛行能力和可靠度,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過4000公尺,在這種低溫氧含量低的高海拔區域,直升機動力功率會下降,高原地區氣候複雜多變,天氣陰晴不定會隨時出現強氣流等惡劣天氣,高原直升機對動力系統和穩定性的要求更高。  「直-20」在動力系統和穩定性方面可追上「黑鷹」。「直-20」主旋翼採用五葉漿,比「黑鷹」多一片,五葉漿旋翼優點是槳葉面積增大、翼荷降低同時升力提升,可有效降低直升機飛行時的震動。  「黑鷹」是幾十年前的產品,擁有後發優勢的「直-20」在動力系統上不遜於「黑鷹」。「直-20」使用「渦扇-10」最大功率達1600千瓦,比「黑鷹」動力系統的功率多300千瓦。  「直-20」和「黑鷹」的氣動布局以及機體大小相差無幾,「渦扇-10」更大的功率可讓「直-20」在高原地區行動能力高於「黑鷹」。高原地區主要特性就是寒冷,直升機在高原地區無論是地面停放還是空中飛行,容易出現機體結冰現象,直升機在飛行中若出現結冰現象會導致升力大幅下降,「直-20」主旋翼加入加熱系統,通過電耗產生熱量可有效避免旋翼等關鍵部位結冰現象,而這正是「黑鷹」所沒有的設計。

  • 上帝之杖成真?陸秀寬域飛行器

    上帝之杖成真?陸秀寬域飛行器

     近日,大陸央視回顧2018年9月21日,中國首次進行「寬域飛行器」臨空投放試驗,首次展示參與此次試驗的三種寬域飛行器縮小模型,分別為D18-1S、2S和3S。  2018年於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進行的試驗中,三個模型被氣球運到高空後下落進入自由落體狀態,在加速中超越音速進入氣動彈起,最後開傘落地回收。獨特的投放試驗讓許多網友好奇,認為這可能是終極武器「上帝之杖」(Rod From God)將在中國問世。  冷戰提出 太空攻擊難防  所謂「上帝之杖」,是一種來自冷戰時期美國「星球大戰」計畫的一種太空動能武器的概念,在人造衛星上部署電線桿大小的鎢棒動能彈,從太空向地面目標投下後,鎢棒在末段能達到10馬赫的最大速度,擊中目標時能產生相當於11.5噸TNT的爆炸動能,不是戰術核武器又不會造成任何輻射汙染。  由於鎢棒極高的速度和較小的雷達截面積,武器極難防禦,但由於精準導引技術研發難題和將鎢棒彈藥定位在軌道上的高昂費用,「上帝之杖」始終無法實用化。  此次測試的「寬域飛行器」從其複雜外形看,應該僅是用於驗證高超音速武器氣動布局的自由飛模型,與「上帝之杖」完全無關,只是在投放方式上與後者相近而已。此次試驗獲得大量飛行資料,有助於第二代高超音速飛行器的研發,顯然高超音速武器無論在戰術使用還是費用上都遠比「上帝之杖」有優勢,也不用懼怕遭反衛星武器的攔截。  所謂寬域飛行器,是指飛行器的氣動布局能適應再入大氣層後的6馬赫以上的高超音速乘波飛行,也能減速至較低速度後在飛行末段進行瞄準和機動規避,提高突防能力並精準打擊目標。  為實現目標,D18-1S和-3S採用傳統的乘波體氣動布局,只不過1S是單垂尾,3S是雙垂尾,D18-2S則採用高超音速非常罕見的傘翼氣動布局,機身被懸掛在機翼下方,在內部載荷布置上具有更大優點。  具高升阻比 增加機動性  不論是哪種布局,寬域飛行器憑藉高升阻比特性能增大高超音速武器的射程和機動性,穿透現有反導防禦系統的攔截。寬域飛行器的研究還有助於中國太空飛機或超音速客機的研製。D18-1S、2S和3S三種模型被公開,說明中國已擁有更先進的設計。

  • 陸製水陸兩棲飛機 鯤龍海上首飛

    陸製水陸兩棲飛機 鯤龍海上首飛

     中航工業研製的大型滅火/水上救援水陸兩棲飛機「鯤龍」AG600,26日在山東青島團島附近海域成功進行海上首飛,繼2017年陸上首飛、2018年水上首飛成功後,又一突破!AG600與大型運輸機運-20、大型客機C-919並稱為中國大飛機家族的「三劍客」。  AG600飛機是為滿足森林滅火和水上救援的需要,按照中國民航適航規章研製的大型特種用途飛機,是應急救援體系急需的航空裝備。對於具有海上救援等功能的AG600飛機,實現海上首飛,初步驗證飛機適海性,探索海上試飛技術和試飛方法,展開海上科研試飛,測試飛機海上抗浪性、操控特性、結構與系統的工作特性奠定基礎。  一次可救50名遇險者  AG600從山東日照山字河機場滑行起飛,28分鐘後順利抵達山東青島團島附近海域。在安全飛行約31分鐘,完成一系列試飛科目後,AG600飛機於10時49分順利返回日照,降落在山字河機場,成功完成首次海上飛行試驗任務。  AG600飛機按照「水陸兩棲、一機多型」設計思路研製,最大特點既能在陸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AG600可在水源與火場之間多次往返投水滅火,單次投水救火面積可達4000餘平方公尺。擁有高抗浪船體設計,除了水面低空搜索外,還可在水面停泊實施救援行動,水上應急救援一次可救護50名遇險人員。  驗抗浪能力及腐蝕防控  陸上首飛和大多數其他類型的飛機一樣,驗證飛機基本功能和飛行性能,是型號從圖紙到實物產品的重要環節。水上首飛則是在湖面進行,驗證飛機在面臨突發火災等自然災害危機情況下,在浪高相對較小的湖面進行起降汲水等功能;而海上首飛主要檢驗飛機遠海救援時,在海面條件下飛機的起降特性,檢查飛機各系統在海洋環境下的工作情況,重點驗證飛機海上抗浪能力、腐蝕防控等性能。  飛機在陸上起飛和降落時依託堅硬平滑的跑道,飛機依靠有緩衝作用的起落架系統,相對來說對飛機的安全是更有保障的。

  • 達人觀點-籲政府助台打入國際供應鏈

     總統蔡英文就職演說中宣示,要推動台灣發展太空產業,為「太空台灣隊」點燃一個夢想。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工程學所所長趙吉光指出,有創投研究,太空產業不可能泡沫化,因為整個產業規模還太小了,少到無法泡沫化。  趙吉光指出,汽車產業其實比太空產業還大好幾十倍,也還沒有泡沫化,所以還不必擔心台灣參與太空產業會有太大的風險,如果不小心成功了呢?  趙吉光認為,SpaceX成功的地方在於敢大量採用商業元件來打造太空夢。像是SpaceX來台採購,即使買的是一般商業元件,只要驗證可行,一樣可直上太空。他也指出,科技部長吳政忠很支持太空產業發展,希望未來政府能提供更多機會給國內廠商,驗證自家產品的飛行履歷,讓更多廠商能進入太空產業,揮軍國際太空產業供應鏈。

  • 陸航空射武器聯合射擊操演 火力威猛驚人

    陸航空射武器聯合射擊操演 火力威猛驚人

    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昨日於三軍聯訓基地進行「109-2空用武器實彈射擊」,驗證各型攻擊與戰搜直升機精準打擊能力,包括航特部所屬航空601旅、602旅及飛行訓練指揮部等單位都派遣兵力進行聯合操演,射擊20公厘、30公厘機砲、50機槍與2.75吋海神火箭,展現陸航部隊強大精準打擊能力。 根據《青年日報》報導,陸航部隊派遣AH-64E攻擊直升機、AH-1W攻擊直升機及OH-58D戰搜直升機執行射擊任務,驗證「機砲射擊」、「機槍射擊」以及「火箭射擊」等課目;各型直升機接獲發起攻擊命令後,依想定射擊20公厘、30公厘機砲、50機槍與2.75吋海神火箭,目標區霎時塵土飛揚、火光四射,飛行教官展現絕佳飛行技術與精準打擊能力。  在整場射擊操演中,除了飛行教官精湛技術外,地勤人員也扮演著「幕後英雄」角色,正所謂「空戰出英雄、地勤竟全功」,他們在不同工作環境中,克盡職責地做好飛安工作,落實各項檢查與確認,使飛行、射擊操演達到「零危安」,最大功臣非地勤人員莫屬。也因為有飛行教官與地勤人員的完美搭配,陸航戰力才能完美地呈現國人眼前。

  • 陸鶻鷹戰機進化 測試航電發動機

    陸鶻鷹戰機進化 測試航電發動機

    俗稱殲-31的FC-31「鶻鷹」戰機又出現新進度,最近網上出現了鶻鷹戰機去掉空速管的最新照片。 新浪軍事的分析指出,如果照片屬實,這架「鶻鷹」可能配備了航空電子系統,已經進入原型機的新階段。從航空工業和瀋飛的說法來看,先前試飛的「鶻鷹」可能都屬於技術驗證機。它們主要用來驗證飛機總體設計、氣動佈局,還有隱身性能等技術,大約相當於洛克希德(Lockheed Martin)YF-22原型機的狀態。 新型「鶻鷹」原型機去掉了空速管,顯示早期飛行測試科目已經結束。分析指出,空速管是戰機的關鍵設備之一,用以測量飛機速度。傳統空速管伸出機頭外,設計結構雖然簡單,成本和價格低,但缺點十分明顯,那就是暴露在外的空速管會增加飛機雷達截面積(Radar cross-section,RCS)。據說當年F-117A原型機試飛時,遠遠就被E-3A預警機發現,原因就在於機頭加裝了空速管。 分析說,空速管以金屬製成,因此會反射雷達電波,影響雷達性能,尤其是現代戰機普遍配備有源相控陣雷達,空速管會對雷達多波束性能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也因此,新世紀戰機普遍取消了空速管,改用分散式空速測量系統。 不過,由於新戰機在早期試飛階段,大都採用成本可靠的設備,以降低難度和風險。因此許多技術驗證機,或是早期原型機仍採用空速管,等飛行科目結束之後,再拿掉空速管。也因此,「鶻鷹」取掉了空速管,意味它已經完成了大部分試驗科目,進入隱形、航空電子與發動機等專案測試。 另一方面,現代戰機試飛領域和科目眾多,如果用1、2架原型機來試飛,時間較長,所以要用多架原型機來試飛,以加快進度。而原型機愈多,需要的發動機就愈多。例如,殲-20在原型機狀態,就生產了6架。從這個角度來說,「鶻鷹」可能還需要3-5架原型機,而以每架原型機需要2台發動機來計算,就需要15-20台渦扇中推發動機,因此中方渦扇中推發動機可能已經進入量產階段。 不過,分析指出,「鶻鷹」原型機似乎沒有安裝分散式光學孔徑系統,機頭下方也不見光電瞄準系統吊艙。可是從航空工業展示的模型來看,「鶻鷹」應該會配備這些設備,因此外界推測,這架「鶻鷹」原型機應該也沒有完全達到技術標準。然而分析說,為了避免在1架原型機上集中太多設備,這也是現代戰機試飛的普遍做法。

  • 發展高超音速飛彈 陸領跑美俄

    發展高超音速飛彈 陸領跑美俄

     軍事專家把飛行速度超過5倍音速、使用大氣中的空氣作為氧化劑的飛行器稱為「高超音速飛行器」。高超音速武器研製需要投入大量資金,要反覆實施飛行試驗來驗證材料和控制系統。  大陸東風-17彈道飛彈依然是世界上唯一實際服役的高超音速飛彈,超高音速武器的發展,走在最前面的不是俄羅斯也不是美國,是中國。  美X-51A 可水平飛行  所謂超高音速武器系統,有幾個特點。一、是滑翔再入飛行器稱為滑翔彈。用彈道飛彈發射入大氣層,可在大氣層內受控飛行。沿著低伸的彈道擊中目標,可以改變高度、實施機動。如俄羅斯的「先鋒」飛彈就是。二是,高超音速飛彈用飛機發射,用噴射發動機加速下降。有些像彈道飛彈,但並不是垂直落在目標上的。俄羅斯的「匕首」和美國的ARRW飛彈都是。三用衝壓式發動機為動力的飛彈,可以水平飛行,用空氣作為氧化劑。美國的X-51A就是例子。俄羅斯的「鋯石」可以是另一例子。  美國的X-15火箭飛機早達到高超音速。美國曾經在SR-71黑鳥上做過試驗,把衝壓式發動機和噴射式發動機結合,形成一台渦輪衝壓發動機,使SR-71達到高超音速。如今,洛馬公司正在採用類似的衝壓-渦輪結合發動機研製高超音速偵察機SR-72「曙光」。  蘇聯/俄羅斯非常重視衝壓發動機在反艦飛彈上的應用。印度的「布拉莫斯」飛彈就是在俄羅斯「棱堡」飛彈基礎上研製的。對於高超音速飛彈,俄羅斯也有一定成果。上世紀90年代早期,俄羅斯在美國資助下開展過「寒潮」項目研究。主要研究一種高超音速衝壓發動機,並展開了裝機試驗階段。  項目很成功,美國人拿走所有資料。後來他們還拿到了「高超音速試驗飛機」的資料,這是未來KH-90飛彈項目的一部分,也是在KH-22反艦飛彈基礎上研製的。  俄羅斯匕首名噪一時  按照美國方面的說法,俄羅斯現在有三種高超音速飛彈。「先鋒」飛彈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研製,可以在大氣中機動,雷達很難發現,可以擊中點目標,美國國會認為它可以用來實施核攻擊。  「匕首」飛彈可以迅速摧毀美國在歐洲的核設施。俄羅斯的第三種高超音速武器就是3M-22「鋯石」反艦飛彈,可用水面艦艇或潛艇發射,「鋯石」是俄羅斯高超音速飛彈專案中最保密和最神祕的型號。  消息是印度人洩露出來的,印度使用俄羅斯技術研製了布拉莫斯II高超音速飛彈。如果印度提供的資訊準確,「鋯石」也採用吸氣式發動機,與X-51A相似。

  • 太行版殲-11 北部戰區新亮點

    太行版殲-11 北部戰區新亮點

     解放軍北部戰區航空兵某旅組織連續高強度多科目飛行訓練,最大亮點在於本次參加訓練的是換裝大陸國產「太行」發動機的殲-11戰機。  太行發動機的研發計畫回溯1964年到1984年與殲-9戰機等配套,最終一同終止研發「渦扇六」發動機。雖然最終沒有成功,但瀋陽黎明發動機廠仍在這數十年間,儲蓄了開發渦輪扇發動機的技術人員。1987年渦扇-10由瀋陽發動機設計研究所負責啟動研發計畫,原定作為1985年開始研製的新殲擊機的動力來源。  渦輪機段技術從1982年授權生產的渦輪扇發動機民用轉軍用,CFM56的技術則是自美國通用動力F101渦輪扇發動機改良而來,後燃機段則是引入俄製AL-31發動機的技術。渦扇-10的基本科技可說是1970年代美蘇兩國發動機的合體,後中國與西方軍工交好,後又引進蘇聯解體的大量殘餘技術,兩者合而為一的產品。  蘇-27作為試飛平台  渦扇-10在開發中如何將CFM56改造成戰鬥機用的渦輪段,目前尚無公開資料說明。渦扇-10在1987年10月進入驗證機研製階段,1989年驗證機首次試車,1993年完成。1992年10月驗證機在一架由轟-6改裝的086號飛行台上開始測試,但解放軍並不滿意初期太行發動機性能。在1997年研製強化動力的FWS-10A,考慮將其作為殲-11和殲-10兩種戰機的動力,並申請了一架蘇-27戰鬥機作為試飛平台。  10A發動機在2001年6月裝上由瀋陽飛機公司組裝的殲-11戰鬥機實施首飛,解放軍在研發過程撥用2架殲-11供測試,這2架戰機後續變更代號稱殲-11WS。  俄製AL-31同級表現  2005年5月11日FWS-10A開始定型持久試車,2005年11月10日通過長久初始壽命試車,2005年12月28日完成定型,2006年宣稱即將進入量產,隨後在新出廠的殲-11B戰鬥機上陸續採用渦扇-10A的機型。發動機本體則在2008年中國國際航空航太博覽會正式對外亮相,西方觀察家認為,該發動機有俄製AL-31同級表現,2016年量產的殲-10C戰機也被外界追蹤到相關測試型號,但撥交部隊的殲-10量產機至今尚未換用太行,仍續用俄製AL-31FN系列發動機。

  • 驗證飛行完成 星宇最快本周獲營運許可

     星宇航空正式啟航倒數計時!首架A321neo已完成50小時驗證飛行考核,最快本周內可將相關文件送交通部,有望取得營運許可;為正式營運作準備,星宇預計今年底前將實收資本額自60億提高為80億元,為籌措充裕銀彈不考慮引進外來資金,董事長張國煒繼日前處分3萬餘張長榮航空股票後,不排除再出售手中持股。  星宇航空引進的首架A321neo已完成50小時驗證飛行考核,原預估11月底可以拿到許可證,現可能延遲一周;民航局高階官員表示,如果確認不需要再補做驗證飛行,最快本周內可將相關文件送交通部,交通部核准後就可發放民用航空運輸業許可證(AOC)。  星宇之後還需正式向國際民航組織(ICAO)申請無線電通訊代碼,及向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申請用於航班編號、訂位票務的代碼,才能開始對外售票。星宇公關長聶國維表示,售票時間或許會晚於12月中,但明年元月23日小年首航的時間不會改變。星宇航空已經預先遞件申請到ICAO代碼SJX,IATA代碼為JX,但必須等取得民用航空運輸業許可證,才能展開正式申請程序。  這次為了辦理星宇增資,張國煒開始出脫華光投資擁有的長榮航空51.6萬張股票,聶國維表示,股票是在公開市場自由買賣,首批僅申報轉讓33,975張,主要是為了避免長榮航股價波動劇烈。  張國煒在今年10月2日在星宇「JX Style制服暨機艙發表會」上就透露公司年底前將增資20億元。張國煒表示自己已成立星宇航空,有自己的方向與目標,手上的長榮航空股票如果有人出高價會賣掉。  根據證交所資訊,華光擁有的長榮航空股票達516,776張,占比約10.64%,市值約72.35億元,申讓後降至482,801張,市值約67.59億元,持股比重降為9.94%,但仍是長榮航空的第三大股東。

  • 開航最後關卡!星宇力拚「驗證飛行50小時」

    開航最後關卡!星宇力拚「驗證飛行50小時」

    星宇開航進度大躍進!下周若通過最重要關卡「驗證飛行」,就可拿到交通部核發的許可證,準備明年開航。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日前親駕A321neo飛機返台,自信展現星宇的開航起手式。星宇下周將進行最後考試,完成「驗證飛行50小時」,若考試順利,最快下月底完成飛航認證程序,明年國人即可搭乘星宇出國。 張國煒日前親赴德國漢堡,10月28日執飛星宇航空首架A321neo飛機回到台灣後,民航局依規定,檢視星宇航空營運前必需具備的條件,先前已做了一次機組員緊急逃生演練,昨天舉行空地勤口試,今天再進行第2次機組員緊急逃生演練。 根據民航局規定,如果第2次逃生演練過關,下周就可開始國內外50小時的驗證飛行,其中必須含10小時夜間飛行,由民航局考官登上飛機,對星宇已完訓的機師出考題,實際檢測星宇航空機師,在面臨飛行中的各種情況下,是否能通過考驗。 如果驗證飛行一切順利,預計11月底或12月初可完成,再由交通部核發「民用航空運輸業許可證」,星宇航空就可售票營運,明年開航。

  • 張國煒親自駕駛!星宇航空首架新機今抵台

    張國煒親自駕駛!星宇航空首架新機今抵台

    星宇航空首架A321neo新機由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親自駕駛,今日上午11點20分抵台,途中行經杜拜、曼谷,經歷近50小時的飛渡時間終於抵台。該架編號B-58201的客機是全台首架A321neo,也為台灣航空史掀開嶄新扉頁,桃機為迎新機,特別安排水門禮,在飛機落地滑行時,以水車噴灑巨大水幕,象徵洗塵接風。 星宇董事長張國煒表示,該機型最大飛行距離可達約7400公里,節省燃油消耗及溫室氣體排放量可達20%,比起前一代也大幅降低噪聲水平。未來還有9架空巴A321neo會陸續交機,距離首航也僅剩88天。 星宇航空表示,A321neo機身為白色,選用星宇航空企業識別色玫瑰金、曜石灰及大地金展現品牌形象,白色尾翼印上星宇航空Logo,最大的特色即為機腹塗裝斗大的「STARLUX」字樣。客機配置共188席座位,商務艙8席、經濟艙180席,全機提供WIFI及AVOD機上娛樂系統,商務艙還可180度全平躺等頂級服務。 星宇航空表示,新機抵台後將接受民航局驗證飛行,屆時南北兩地的航空迷均有機會一睹風采,星宇航空為迎新機,也特別舉辦「星宇照飛機」攝影比賽活動,廣邀航空迷拍照上傳分享「星」機抵台的喜悅,最大獎可獲得星宇航空不限航點商務艙來回機票一張,還有多項星宇航空及SONY提供的豐富獎項。

  • 美X-37B太空機 在軌道718天破紀錄

    美X-37B太空機 在軌道718天破紀錄

    美國空軍神秘的太空飛行器X-37B,自2017年9月7日升空來,已在地球軌道上連續飛行了718天,打破了它的最長在軌紀錄。然而對於它在太空中究竟幹了些什麼,外界依然只能猜測。 據《環球網》報導,美國「太空」網站稱,截至美國當地時間26日6時43分,X-37B已經打破了上次任務保持的連續飛行717天20小時42分鐘的飛行紀錄。它之所以能在太空堅持如此長的時間,得益於其搭載的砷化鎵太陽能電池,而且也無須飛行員操作,極大地降低維護難度與成本。 X-37B是美國研發的新型太空往返載具,目前X-37B正在進行的是第5次太空任務。它的第一次任務於2010年4月開始,在太空執行任務224天後於當年12月返回地球;此後任務時間一次比一次長,接下來的三次任務分別在太空中停留了468天、675天和717天。而第五次任務已經持續了718天,何時結束尚不可知。 雖然X-37B距離首飛已經過去近10年,但它的飛行任務仍處於完全保密狀態。以第五次飛行任務為例,美國空軍只在任務簡報裡粗略地寫道:「X-37B的主要目標有兩個:驗證未來可用於太空領域的可重複使用的大空器技術;進行一些可回到地球並在地球上進行驗證的實驗。」 美國「大眾機械」網站猜測,X-37B可能進行了近地軌道的機密飛行任務。美國智庫「安全世界基金會」認為,美空軍將X-37B作為感測器平台和技術測試平台,可能用於測試下一代間諜衛星的技術,或者X-37B本身也在執行太空偵察任務。 X-37B外型很像太空梭,利用火箭垂直發射入軌,然後像飛機那樣在地面跑道上降落。目前至少有兩架X-37B正在服役,這2架都是由波音公司製造。大空飛機長8.84公尺,翼展4.27公尺。含荷載最大起飛重量為4.95噸。內部有個大約2.07公尺長、1.19公尺寬的貨艙,相當一部小型貨車的載貨架。

  • 陸民營商業運載火箭首次入軌發射

    北京星際榮耀空間科技有限公司研製的雙曲線一號遙一長安歐尚號運載火箭,今天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這是大陸民營商業運載火箭首次入軌發射成功,並實現了「一箭雙星」。 此次發射的雙曲線一號遙一運載火箭採用三固一液的四級串聯構型,是截至目前大陸民營商業航太起飛規模最大、運載能力最強的運載火箭。本次發射攜帶了航太科工空間工程發展有限公司和北京理工大學的兩顆衛星及其他載荷與配重。 「這是一個技術上完全自主可控,經過周密驗證與全面測試的運載火箭。」北京星際榮耀空間科技有限公司電氣控制部副部長徐國光說,航太事業有其規律,從一顆釘子到一個系統,務必踏實求索,才能確保成功。 去年,該公司已經在海南發射場成功完成了「首飛箭」——雙曲線一號S火箭,通過此次亞軌道飛行驗證了多項運載火箭關鍵技術,最大飛行高度突破100km,最大飛行速度超過1200m/s。徐國光進一步說,亞軌道就好像發射一枚炮彈一樣,火箭會抛物線下落。入軌發射才會真正意義上實現繞著地球飛行。

  • 參與大國競爭 印度高超音速武器試驗失敗收場

    參與大國競爭 印度高超音速武器試驗失敗收場

    在中、美、俄3國相互競爭加快高超音速武器試驗之際,印度也同樣展現大國姿態,參與試驗高超音速武器,並於昨日進行了首次驗,可惜其技術跳躍過快,試驗毫無意外以失敗收場。不過印度官方表示,仍然從這次的試驗中獲得了寶貴的數據,有利於未來進一步發展高超音速武器。 《今日印度》網站報導,印度當天在孟加拉灣沿岸的奧迪沙試驗場進行了自行研製的高超聲速技術驗證機(HSTDV)的首次飛行試驗。稍後的報導稱這次試飛未獲成功,但負責研製和試驗的印度國防科技發展組織(DRDO)表示,通過對飛行的全程監控,獲得了對於繼續發展關鍵性技術有重要意義的資料。 《環球網》則表示,雖然試驗並未成功,但顯示了印度在高科技領域追趕世界大國的決心。 《觀察者網》報導說,從這次試飛失敗的情況來看,雖然不知道印度的超燃衝壓發動機能不能工作,但如果下一次試飛中試驗火箭助推器正常工作,印度至少能夠實現一次高超音速飛行。 報導稱,對於一款複雜的新型飛行器而言,首次飛行都是充滿了各種風險。雖然目前還不清楚具體測試細節,不過總的來說,即使是獲得錯誤的飛行資料,對於先進航空技術的測試而言也是一項重大成果。 《環球網》指出,這種高超音速技術驗證飛行器是一種配備超燃衝壓發動機的無人飛行器,它能夠以6馬赫的速度巡航飛行,並能在20秒內上升到32.5公里的高度。除了能夠用於未來的遠端巡航導彈之外,高超音速技術驗證飛行器還具有多種民用應用方式,例如能以低成本方式發射衛星。 一名DRDO科學家表示,這個項目已經持續了數年,希望通過它來驗證超燃衝壓發動機在15到20公里高度的飛行性能。該專案正在開發一種由超燃衝壓發動機提供動力的高超音速飛行器。 不過印度軍方與媒體也發出質疑的聲音,反對者認為目前印度軍方不斷縮減預算,這種奢侈的高超音速飛行器研究對部隊而言是否真的需要,是DRDO必須始終考慮的問題。

  • 陸高超音速飛行器 成功首飛

    陸高超音速飛行器 成功首飛

     由北京凌空天行公司研製的「天行1號」飛行器,在西北某地成功首飛!為大陸新型飛行器再添力量!4月23日早上07點28分,在大陸西北大漠,國產高超音速可回收重複使用火箭的推動下,成功首飛。  首飛試驗不僅驗證了凌空天行的國產新型飛行器的飛行能力、控制技術和回收技術,還為廈門大學和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科學試驗提供了搭載服務。  裝上翅膀的火箭 可供軍用  天行一號看起來就像是一枚「裝上了翅膀」的火箭,利用火箭發動機提供起飛階段的升空動力,進入大氣層邊緣後逐漸轉為平飛狀態,可繼續加速到5到10馬赫的高超音速狀態,利用機翼在稀薄大氣獲得足夠的升力保持穩定飛行,抵達目的地前自然減速,通過傘降的方式返回地面。  包括先驅者美國SpaceX公司,以及大陸雨後春筍般的十幾家企業,大多以發射衛星為主要業務模式。凌空天行成功研製並發射了一款獨特的空天飛行器,將業務範圍從航太運載拓展到了更為廣闊的領域,甚至軍事用途。  地球的大氣層厚度約為100公里,衛星只能在大氣層外的軌道環行,否則會與大氣摩擦而燒毀;飛機只能在高度20公里以下飛行,因為高空大氣太稀薄難以點燃發動機。在海拔20到100公里之間就留下了一段神祕的空白的區域,叫做臨近空間,即大氣層的邊緣地帶。  北京飛上海 5分鐘可到  一種火箭與飛機的結合體,既可以用火箭發動機升空加速,還能夠用翅膀提供升力和控制力,在稀薄的大氣層邊緣像飛機一樣平穩飛行。由於高空大氣稀薄、阻力更小,飛行速度可以接近火箭的速度,達到現在民航客機速度的10到20倍。  將來北京至上海飛行時間只需5分鐘左右,1個小時內可飛抵全球各地。這些概念正在從科幻逐漸走向現實。此次發射的天行1號,就是一架「空天飛機」的雛形。不僅能垂直發射起飛、在臨近空間按照預定航跡自主飛行,最後還能降落返回地面。再次裝填燃料後可以重複發射使用。  天行1號在頭部安裝了廈門大學的試驗模型,天行1號成為「飛行的風洞實驗室」,在實際飛行中獲得的氣動資料不僅更加真實,而且一次飛行獲得的資料總量,比地面實驗幾周的累積還多。  廈門大學航空航太學院尤延鋮教授談到,少數幾個高速風洞都要優先保障服務國家重大工程,高校科學研究排隊時間可能長達一年以上,而且可提供的試驗狀態有限。這次選擇天行1號進行飛行試驗,從提出意向到確定方案、再到發射,只用了四個月的週期。

  • 台日跨國合作衛星任務  成大研發太空科學儀器飛行體

    台日跨國合作衛星任務 成大研發太空科學儀器飛行體

    成功大學太空與電漿科學所副教授陳炳志率領研究團隊,參與日本國際合作微衛星RISEsat任務,自主研發太空科學儀器「雙通道光學瞬變相機(Dual-Band Optical Transient Camera,簡稱DOTCam)」飛行體,已於6月19日交付日本東北大學衞星團隊,建立任務重要里程碑。成大在未來幾個月仍會持續加入日本衛星最後的整測工作,但DOTCam飛行體交付,意味成大團隊儀器研究已接近完成,希望在這項國際合作任務,提升台灣在科學儀器研製與太空研究國際地位。 DOTCam現正進行最後階段測試,預計8月底衞星飛行體交付給日本宇宙航空開發機構(JAXA),2018年底或2019年初從日本九州鹿兒島內之浦宇宙空間觀測所(Uchinoura Space Center, USC)以Epsilon火箭發射升空,DOTCam酬載將會進行閃電、大氣輝光等領域的觀測研究。 另一方面,成大科學團隊也已經就位,成大地科系林建宏教授率領的科技部大氣學門整合計畫下,包括成大太空與電漿科學所副教授陳炳志、地科系陳佳宏助理教授、中央大學張起維副教授、郭政靈副教授等青壯年太空科學領域學者所組成的團隊,將會在發射後規畫DOTCam科學觀測操作的進行與科學資料分析,希望在這項國際合作任務中,同時提升台灣在科學儀器研製與太空研究的國際地位。 陳炳志表示,成大多年前參與國家太空中心福衛六號任務,研製光學相機,然因計畫變更而中止。日本東北大學及北海道大學極讚賞成大團隊的太空光學相機技術,主動邀請設計一套更輕巧的太空光學相機DOTCam,安裝在日本以國際合作方式進行的50公斤級的微衛星RISEsat上。 陳炳志透露,成大在2011年即參與RISEsat微衛星計畫,理學院也與北海道大學簽訂合作備忘錄,團隊2012年即完成DOTCam設計,並交付第一套DOTCam工程體,以進行機械與電子界面的測試。但原訂2013年底發射的RISEsat,卻因發射載具研究與射場相關問題,遲遲無法解決而停滯,整個任務一度無疾而終。 2017年3月,日方主持人通知成大團隊,已經爭取到JAXA的發射機會,RISEsat微衛星任務在沉寂5年後重新啟動,遺憾的是原本7個國際團隊參與的計畫,只剩下5個團隊能夠繼續參與。成大在校方支持下,全力配合日方衛星任務時程,2018年初完成DOTCam與衛星工程體的各項測試,並通過JAXA的驗證,準時完成DOTCam飛行體的交付任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