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體改聯的搜尋結果,共02

  • 國體法》體改聯質疑包庇排協改選 體育署澄清絕無此事

    國體法》體改聯質疑包庇排協改選 體育署澄清絕無此事

    體改聯27日上午召開記者會,質疑體育署包庇排球協會改選,體育署強調排協的524名有疑慮會員沒有投票權利,立場絕對公正。 \n體育署聲明如下:體育署自今年2月5日接獲體育改革聯會檢舉排協改選爭議後,隨即於隔(6)日由本署王副署長會同律師及政風等業務單位,前往協會展開行政調查並保存相關原始憑證,開箱查驗後發現有集中繳費之可疑情形,遂於2月12日要求排協暫緩改選,查察過程為求釐清疑點,多次要求排協提供及補充繳費中有疑慮之29筆「現場(集體)繳費」作業報告後,於3月9日監督委員會再度就報告內容開會討論,並提出要求排協針對29筆集體代繳之3,504名會員,應提出具法律責任之聲明書簽署,以作為確認上述會員係出於個人意願加入排協之證明。 \n本署於3月21日收到排協函報簽署聲明書回收資料,於23日即由本署王副署長召集選務監督委員會討論。與會委員除本署業務代表外,包含內政部合作及人民團體司、教育部法制處法規委員、中央及地方機關、體育團體、體育改革聯會等代表、律師及社會公正人士等委員在內,針對協會發出3,504份聲明書,回收2,980份及無法回收524份之情形進行討論,會議中代表體育改革聯會的張祐銓委員,亦提出體育改革聯會查看監視器畫面判讀結果並推論排協繳費不法情事,惟多數委員表達體育署係行政機關,其職權範圍有限且會員資格應回歸協會認定,並由排協自負法律責任,認為目前已就排協的回應及所提出聲明書釐清,行政調查應可暫告段落,故原則同意排協恢復改選作業,並作成三點決議略述如下:(一)本次無法提供聲明書之524人,因無法明確確認其入會意願,故建議本次改選不具選舉權。(二)排協已針對集體代繳提出具體報告及負有法律責任之2,980份會員聲明書,故原則同意恢復改選作業。(三)因會員結構已發生改變,排協應重新公告會員名冊及辦理理事暨監事人員參選登記。 \n體育署表示,本案自體改聯會檢舉以來,共召開4次委員會會議,歷經近2個月時間調查,已釐清並於職權範圍內做上述行政裁量,惟礙於行政機關權責有限,無法介入會員與排協間私法會員關係之認定,惟本署於調查過程中已蒐集並保全相關證據,在改選爭議落幕前暫不發還排協,本署亦確保資料存證,絕無包庇情形。 \n體育署林德福署長也強調,任何促進體育改革的意見,體育署重視及傾聽,惟體育改革乃全民之期盼,期望關心體育發展的國人,能以實際參與、多方合作方式,一起推進我國各項體育運動發展,讓修法儘速完成,向前邁步。

  • 足協急轉彎?章程草案納個人會員

    足協急轉彎?章程草案納個人會員

    曾被「體育改革聯會」抨擊為「告洋狀」的中華足協,日前傳出轉向支持「個人會員直選理事長」,而在22日的理監事聯誼會,足協理事長林湧成、祕書長陳威任準備的「章程草案」,修改條文的確改為接納個人會員。只是理事會多數認為國際足總(FIFA)反對協會收個人會員,恐遭處分,會議才無法達成結論,另成立「章程修改小組」研議解套之道。 \n \n足協22日召開的理監事會,設定的主要議程就是因應國民體育法修正後的精神,討論如何修訂章程,足協幹事部則準備了17頁的「章程草案」。未料反對方認為現行章程為FIFA於5年前主導修訂,不能輕易更動,主張「不修章程」立即改選,雙方僵持不下,因此「章程草案」的條文內容根本沒有機會進行討論。 \n \n然而,從會議中提供的17頁章程草案,也能看出端倪。原章程於第十條第一項明訂全為團體會員的8種類別,沒有個人會員;章程草案則在第二章、第七條的會員部分,分為「個人會員」、「團體會員」兩種,並說明「凡贊同本會宗旨,填具入會申請書,經理事會通過,並繳納會費後,為個人會員」。 \n \n至於章程草案初步建議的會員權利,在第八條並無個人、團體之分,也就是同樣具有表決、選舉、被選舉與罷免權,惟後方補充「若因會員人數超過300人以上,而另選出會員代表者,則表決權由會員代表行之」,似乎保留「個人會員代表制」的折衷空間。 \n \n外界感到驚訝的是,足協曾針對國體法修正後的情況去函FIFA,並於9月初收到「招收個人會員不適當」的回覆,被認為不支持按體育署要求納入個人會員,體改聯則指控當時足協去函的內容有誤導FIFA、「告洋狀」之嫌。 \n \n如今足協已經急轉彎,變為呼應體育署「個人會員直選理事長」之議。只是也有不少足壇人士強調修改章程的嚴重性,如果不能確認FIFA同意納入個人會員,就貿然轉彎,若遭處分將傷害台灣足球,才高舉反對大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