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亢的搜尋結果,共14

  • 唱到心坎裡!彭佳慧高亢飆《大齡女子》逼哭網友

    唱到心坎裡!彭佳慧高亢飆《大齡女子》逼哭網友

    實力派歌手彭佳慧出道多年,去年終於在台灣拿下最佳女歌手獎,晉升歌后,她高亢又清亮的嗓音深受粉絲喜愛,每次演唱時總能娓娓道出女性的心聲,讓人忍不住跟著想哭。尤其是今年參加歌唱節目《歌手》,深情演唱《大齡女子》的經典片段,至今仍在微博流傳。 \n在當集突圍賽,彭佳慧為爭奪名額放手一搏,穿上一襲深V禮服,全身閃亮亮展現非凡氣質,並表示:「希望用接下來的這首歌,分享給在愛情當中,也許有過得失,但從來不曾放棄的女生。」 \n隨後她高亢大飆經典歌曲《大齡女子》,讓人聽得如癡如醉,唱到副歌處,「女人啊,我們都曾經期待,能嫁個好丈夫,愛得一塌糊塗,也不要一個人做主。」深情嗓音感動全場,掌聲與尖叫不斷。

  • 開口唱國歌 藍營高亢泛綠低調

    開口唱國歌 藍營高亢泛綠低調

     行政院長賴清德10日首次以閣揆身份參加國慶大會,先前在立院備詢時曾向藍委保證「唱國歌、揮國旗沒問題」,賴清德果然無食言,國慶上開口輕唱國歌,不過比起在旁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和前總統馬英九唱起國歌落落大方,賴閣仍是顯得扭捏;另外台北市長柯文哲則是在國歌中段後才開始微微張嘴、輕聲附和。 \n 賴清德、前總統馬英九、吳敦義、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與台北市長柯文哲等人10日皆出席國慶大會。吳敦義與賴清德並肩而坐,賴入場時主動與吳敦義握手,入座後也不斷與吳交談,兩人不時互拍對方的手,不時交換意見、互動熱絡;吳敦義之後被問到和閣揆談什麼?他表示,賴清德跟他說接行政院長後,希望能去看他,吳敦義說那時候立法院有質詢,如果碰面,會比較麻煩一點,所以認為緩一緩;賴清德則說,希望越快越好。 \n 馬英九昨日則戴墨鏡與現場發送的國慶小物「漁夫帽」入場,與立法院長蘇嘉全的夫人洪恆珠鄰座,兩人見面時也寒暄致意;至於柯文哲入座後還不時東張西望,有時低頭看資料,未與其他人多互動。也受邀出席的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與附近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沒有互動。 \n 今年大會邀請剛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的「新住民」、來自美國的天主教神父甘惠忠,搭配南科實中國小部合唱團下領唱國歌;他民國52年來到台灣服務,已在台灣住了54年,來台後致力於特殊教育志業,是台灣身心障礙兒童與早療教育的先驅,先後在台南、高雄創立了4所特殊教育機構。105年底國籍法修正後,甘惠忠成為第一個取得身分證的外籍人士,甘惠忠當時高興的說,他一直自認是台灣人,這張身分證等了54年,他愛台灣,因為台灣人愛他。 \n 蔡總統國慶談話有對包含馬前總統等三位總統致意,蔡致詞完後,馬英九、立法院長蘇嘉全伉儷同時站起來,馬當時看著蔡總統但沒有互動、也沒有交談。但在國慶大會結束後,蔡與馬最終仍有握手致意。

  • 卡列拉斯告別演唱會 高亢深情揮別樂迷

    卡列拉斯告別演唱會 高亢深情揮別樂迷

     世界三大男高音「卡列拉斯告別演唱會」7日晚間在台中深情開唱,卡列拉斯的高亢沈穩歌聲演唱《在五月》、《勿忘我》等曲目首首動人心弦,他以60年聲樂藝術淬煉的天籟高音揮別台灣樂迷,獲得聽眾如雷的掌聲及歡呼聲。 \n \n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西班牙籍聲樂家卡列拉斯歌唱生涯長達60年,他決定揮別舞台舉辦巡迴世界演唱會,在台唯一的演出「卡列拉斯告別演唱會」今天晚間7時許在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田徑場開唱,活動由時藝多媒體與閣林文創主辦,台中銀行獨家贊助。 \n \n 中市今晚天氣清朗,大批樂迷湧入會場聆聽這場告別演唱會。台中市長林佳龍由夫人廖婉如陪同出席、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等人也到場欣賞。林佳龍在演唱前受訪表示,卡列拉斯將在台灣唯一場次的告別演唱會獻給台中,是一種肯定,很高興他喜歡台中這個城市。 \n \n 卡列拉斯與著名指揮大衛‧賀曼奈茲、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及女高音黃莉錦合作下,以首首扣人心弦的經典歌曲,劃下演唱人生完美的休止符。卡列拉斯在《在五月》曲目中以深情渾厚的歌聲唱出戀人分離不捨的愛意;《我愛妳》曲目則訴盡對愛人的思念;《勿忘我》則以歌聲展現濃濃的愛戀,讓聽眾沉醉在他動人心弦、豐沛感情的歌聲。 \n \n 市府新聞局表示,卡列拉斯8歲起就公開演出,在1987年被診斷罹患血癌,並承受許多痛苦的治療,後來幸運戰勝癌症,他還透過歌唱天賦為受疾病折磨的癌友募款。主辦單位在市府協助下邀請「癌症希望基金會」病友前來聆聽演唱會,希望卡列拉斯能成為癌友的精神指標,為病友帶來力量。

  • 打鼾大聲高亢 研究:恐像氣功震壞血管

    鼾聲大要注意,長庚醫院研究發現,特定頻率的鼾聲若持續多年,可能像「氣功」一樣震傷頸動脈管壁,也會「震盪」增加膽固醇附著管壁機率,心血管疾病風險增。 \n 50歲陳先生,身高171公分,體重67公斤,已戒菸,偶而飲酒,無糖尿病和高血壓。膽固醇與三酸甘油脂正常,血液發炎與缺氧指標正常。不過,頸動脈超音波檢查顯示輕度動脈粥狀硬化,血管中層厚度為1.048公釐,較一般0.65公釐顯著為高,發生冠心症的機會是2倍以上。 \n 詢問陳先生的生活習慣發現,他習慣性打鼾多年,650赫茲至1500赫茲鼾聲指數為每小時44次,鼾聲能量為60.7分貝,妻子早受不了他的鼾聲。但陳先生並沒有明顯睡眠呼吸中止,且白天精神也很好。 \n 林口長庚醫院耳鼻喉部主任李學禹今天表示,傳統上都以為睡眠呼吸中止症因反覆性的缺氧與覺醒,造成發炎反應,破壞血管壁,導致高血壓、心律不整、中風、心肌缺氧/梗塞、猝死。 \n 不過,李學禹說,但有些高血壓、心血管患者其實很健康,也沒有膽固醇過高,也沒有高血壓、太胖,卻還是罹病,推測可能跟鼾聲有關。 \n 長庚醫院研究團隊研究30名打鼾病患,發現打鼾病患的頸動脈厚度平均0.757mm大於常模0.65mm。頸動脈的厚度與不同頻率的鼾聲能量有關,而與其他因素(如BMI、總膽固醇、呼吸中止係數、收縮壓)無關。 \n 李學禹表示,中高頻(652-1500Hz)的鼾聲能量與頸動脈厚度有顯著相關。如果鼾聲低沉還好,但若聲音大、高亢、急促,若持續幾年,鼾聲的聲波就像「氣功」一樣,引起發炎及血管增厚,使管徑變狹窄,加速動脈硬化,增加心血管疾病。 \n 他說,打鼾的聲波也會產生震盪效果,就像水杯有雜質,如果一直搖晃,也會讓雜質更容易附著在杯上,膽固醇也會更容易附著在血管壁上。 \n 他說,打鼾病患的高血壓風險較常人高2.4倍,心血管疾病風險則提高到令人擔心的4.7倍。 \n 打鼾治療包括保守療法(改善鼻塞、側睡與減重),陽壓呼吸器、口腔矯正器以及外科手術。保守療法適合輕症,陽壓呼吸器與口腔矯正器需長期配戴,多數病患選擇手術來治療打鼾。1051228 \n

  • 蕾哈娜展高亢嗓音 替《星際爭霸戰》獻唱主題曲

    蕾哈娜展高亢嗓音 替《星際爭霸戰》獻唱主題曲

    蕾哈娜(Rihanna)27日在Instagram上透露「got something for yall tomorrow」,28日果真在Instagram上正式公開介紹她主唱的《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Star Trek Beyond)主題曲「sledgehammer」,表示身為星際爭霸戰粉絲,非常榮幸可以替電影獻唱主題曲。 \n \n電影最新預告也可聽到主題曲「sledgehammer」片段,預告片中,伴隨著寇克對身世的回憶,在2009年《星際爭霸戰》中客串出演寇克父親的「雷神」克里斯漢斯沃也短暫亮相。 \n \n《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是重啟版第三作,當時2009年《星際爭霸戰》全台票房2911萬新台幣,2013年《闇黑無界:星際爭霸戰》全台票房衝到7205萬新台幣,這次《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由J.J.亞伯拉罕監製,《玩命關頭》系列電影林詣彬執導,主要演員包括「寇克艦長」克里斯潘恩、「史巴克」柴克瑞恩杜、「烏胡拉」柔依莎唐娜、「蒙哥馬利史考特」賽門佩吉、「連納老骨頭麥考伊」卡爾厄本、「契可夫」安東葉欽和「蘇魯」周約翰等原班人馬,加上新成員蘇菲亞波提拉和全新反派伊卓瑞斯艾巴。 \n \n故事敘述企業號成員在探索未知空間的時候,遇到了神秘的新敵人,考驗與挑戰他們和星際聯邦所代表的一切。電影7月21日在台上映。

  • 聲音太「高」被當異類 可憐鯨魚同伴難尋

    聲音太「高」被當異類 可憐鯨魚同伴難尋

    你知道嗎?其實生活在大海中的鯨魚也像人類一樣,能以聲音進行溝通。然而,卻有一隻可憐的鯨魚,由於其聲音過於獨特,導致牠在茫茫大海中難以尋覓到能接受牠的同伴,只好被迫成了「獨行俠」。而這隻世界上最孤獨的鯨魚其獨特的聲音頻率恰好為52赫茲,因此科學家便以「52赫茲」為其命名。 \n \n「52赫茲」赫茲所發出的聲音略高於大號的最低音,然而,這種聲音無法被其他鯨魚所識別及共享,「52赫茲」只好年復一年,孤身遨遊在汪洋的大海中尋找同伴,但卻從來未能如願。 \n \n「52赫茲」所屬的鯨魚種類目前尚未得到證實。專家認為,雖然「52赫茲」發出的聲音對人類來說過於低沉,但對藍鯨及其他鯨魚種類來說卻過於尖銳。專家推測,「52赫茲」可能存在某種殘疾,而也有專家認為,「52赫茲」可能是藍鯨與其他種類的鯨魚雜交後所產的後代,因此才能發出如此「高亢」的聲音。 \n \n海洋生物學家瑪莉‧安(Mary Ann)表示,「52赫茲」似乎與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入,很難交到朋友。許多人也對「52赫茲」孤獨的遭遇感到相當同情,甚至一些音樂家與小說家還以此為題材,尋找創作的靈感。 \n

  • 黃耀明高亢嗓音 讚揚原創電影音樂!

    金馬51表演嘉賓星光雲集,主辦單位力邀香港歌手黃耀明,現場演唱電影「香港仔」充滿生命力主題曲「目的地」,帶您回顧晚間精彩畫面。

  • 《筆墨生活》一樣的月光

     今年中秋,意外見到月圓,一輪明月高掛天際,想起月圓人團圓,思緒突然靜止在一首歌的記憶裡,耳邊響起在七○年代竄紅歌壇的「一樣的月光」。 \n 蘇芮高亢的歌聲,撼動人心,歌詞字意,句句映照著現實人生與人之間的疏離,莫名的鄉愁與孤獨感,藉由溫暖的月光,讓人心生對兒時的懷念與記憶。一樣的月光,也使人想起唐詩中的名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雖是一首極為平淡的五言詩,但卻很少人不記得它,思鄉、望月,這神秘月光,是否只在暗夜獨處時,才會引人遐思?讓人從心底釋放出孤寂?曾幾何時,一樣的月光更讓年輕人有另一種解讀,意含面對生活的壓力,新新人類對生活情意的追求,讓月光遠離思鄉的情懷,成為現實暗夜下求取溫飽的「月光」族,這心境似乎又回到七十年代,那高亢的歌聲依舊迴盪──誰能告訴我/是我們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一樣的月光/一樣的照著新店溪。

  • 姚立含 畢志安 母女天籟撼山湖

    姚立含 畢志安 母女天籟撼山湖

     「渾厚與高亢融合,空靈且和諧!」日月潭花火音樂嘉年華會系列活動,在國慶前一夜邀請台灣第一女低音姚立含,與她的女兒、知名旅德女高音畢志安同台合唱,綿綿細雨中,母女不同類型的天籟嗓音,牽動數萬樂迷的心,表達對星辰土地的關懷,生生愛不息! \n 這場搭配燄火秀的大型音樂會,由台灣大哥大贊助舉辦,因前三年與日管處合作都獲極佳評價,昨天慕名趕來中興停車場聆賞的外地遊客,估計超過二萬五千人,節目雖安排在晚間開演,但中午時分,車隊已從水社商區,排到四公里外的中明聚落。 \n 為此,日管處還特別推出夜間免費接駁巴士,往返於「中明、水社和向山」,及「水社至伊達邵」之間。 \n 音樂會由名指揮家江靖波規畫;晚間七點○七分,國際知名的「樂興之時管絃樂團」以霍爾斯特行星組曲之《木星》揭序幕,高空燄火伴隨著雨絲在涵碧附近水域施放,將現場民眾的心帶進浩瀚無垠的宇宙。 \n 緊接著是華格納《萊茵的黃金》,背景螢幕投射出日月潭剪輯精華影片;歐登堡歌劇院女高音畢志安登台,與花蓮原住民團體「姬望教會合唱團」,一起演出《獅子王》選曲。 \n 八點五分,即將從台藝大退休的姚立含登場,這是她在台告別演唱會,也是女兒畢志安的來台首演,更是母女首次公開同台演唱。她們選擇霍夫曼的故事之《船歌》,以低沉、高亢美妙嗓音,如薪火相傳般傳承接棒。 \n 活動中,台灣大哥大利用換幕空檔為「瑪利亞基金會」等社福機構作公益宣導,推手機捐款,要大家秉著永不止息的愛,協助慢飛天使獲得更好學習機會、復健和照顧。 \n 晚會在《生生不息》安可曲中,伴隨高空燄火畫下句點。日管處長張振乾、台灣大哥大公共事務處長阮淑祥都說,這場高水準的音樂會,對「土地、愛、風、靈和新天新地」五大主題的銓釋深刻,而數以萬計的觀眾冒雨撐傘,熱情更是讓人感動。

  • 文化園區-優遊吧斯 聽見鄒族海豚音

    文化園區-優遊吧斯 聽見鄒族海豚音

     結合鄒族歌舞、風味餐、茶葉展示、鄒族手工藝展售的優遊吧斯(Yuyupas)鄒族文化園區正式亮相後,樂野村儼然成為鄒族文化傳承的靈魂地位。春節到鄒族作客,到優遊吧斯逛逛、走走鄰近步道,和鄒族一起歌舞迎新春。 \n ■歌舞表演 高亢撼人心 \n 耗資上億的優遊吧斯有傳承鄒族文化的強烈使命感,董事長鄭虞坪說:「優遊吧斯(Yuyupas)是鄒族語富足安康的意思,我們這個文化聚落百分之九十的工作人員是鄒族青年男女,提供在地就業機會、也讓民眾可以一次飽覽鄒族文化。」 \n 每天下午和晚上,園區有阿里山地區最正式、專業的歌舞表演,其中包括曾在大陸春晚演出的鄒族天團「獵戶座」高亢、嘹亮的歌唱演出。公關主任羅美珍表示,在大阿里山地區,很難找到這樣的場地,可以在茶園、群山間,聽著有海豚音的震撼演出。每一場表演的尾聲都會邀請旅人一起共舞,繞著營火舞出澎湃的鄒族節奏。 \n ■農產自種 手工藝獨特 \n 優遊吧斯也是目前鄒族自製農產品、手工藝品的重點通路之一,羅美珍說:「要讓大家過得富足安康,就要把我們做的好東西跟大家分享,讓旅人感受到我們農產品、手工藝品的與眾不同。」 \n 園區內大大小小的茶亭,讓遊客可以品味阿里山風味的高山茶,表演場地旁的藝品店則是以工作坊的方式經營,可以看到鄒族藝術家做的木雕、皮雕等手工藝品,包括作品有收藏等級的白紫作品。 \n 白紫是鄒族的空靈歌手,聲音與曲風和新世紀音樂天后恩雅相當,她的手工藝品如皮夾、包包也做的很有詩意、很費工,最受好評。此外,工作坊裡的小飾品、家居飾品都很適合購買,當做作客鄒族的紀念品。

  • 三少四壯集-秋風

     還不到悲秋的時節,因此那興衰也還僅僅醞釀在心底,只見滿山的樹在風裡起伏,翻過來綠的翻過去白的,激烈而高亢,像是那山也蓄著滿懷心事而騷動。這種日子撐不了陽傘,一撐就要遠走高飛了。 \n 秋天總是突然出現。前一天都還豔陽高照,太陽彷彿探照燈似的掃過我們頂上,我們在它的眼底下無所遁形地灼亮了一天,次日醒來,就看見日影都淡了。陽光繼續南向,風就跟在後面嘩嘩地來了,風一大,天就高遠,像是風把日頭吹散吹薄了似的。這種日子將人心吹得鼓鼓的,輕易就好高騖遠地想起人生萬物的興衰了。 \n 然而這還不到悲秋的時節,因此那興衰也還僅僅醞釀在心底,只見滿山的樹在風裡起伏,翻過來綠的翻過去白的,激烈而高亢,像是那山也蓄著滿懷心事而騷動。這種日子撐不了陽傘,一撐就要遠走高飛了。 \n 校園裡的椰子樹長得非常高,高得超出視線,平常反而不知道它們站在那兒。大風的日子裡,它就突然從高處抖落一片大葉子,扎扎實實砸下來,把人嚇一大跳。它們極善用少數的葉片,每一片都擲地有聲。幾個男孩女孩驚叫「椰子樹落葉耶」,一邊撫著心口慶幸沒被砸中,一邊神經質笑了起來,幾個人高興得哇啦哇啦的,還拿出隨身的照相手機拍照。日常生活裡小小的驚嚇危厄,毫無傷害,憑添笑柄談資而已,正是太平歲月。 \n 可是這高風吹了一整天,到了夜裡還不停。少了白日的晴朗,這風聲就顯得悲涼了,城裡的街道像秋風一樣長,整排路樹蕭索抖一陣,靜一陣,又抖啊抖抖抖,又歇歇歇。這是它們的秋聲賦,極其簡單的韻腳,極其複雜的節奏。一路一段,接續地唱下去。 \n 河邊大路旁有一株龍眼樹隱在小樓後面,路燈一盞白一盞橘,前後交逼映著它,亮晃晃的,所以這棵龍眼便不像其他樹那麼悲切。此刻它像一個受到過度注目而欣喜異常的肚皮舞孃,猛力甩動全身的枝椏,那深綠肥碩的葉子自由自在往四面八方舞動,彷彿要散了可是又好好的。她那麼興致勃勃,嘩啦嘩啦扭呀搖呀,是她自己的流金歲月。葉縫透出一會兒白光一會兒橘光,閃閃爍爍——即使她拔腳離開原地,像卡通那樣跳到馬路上來旋轉,我也不吃驚。 \n 抖動歡慶的樹使我想起費茲傑羅的小說《夜未央》裡我非常喜歡的一段情節來了。在巴黎,豆蔻年華的女主角羅絲瑪麗於某次徹夜狂歡的宴會後,坐著堆滿胡蘿蔔的貨車回飯店去,在胡蘿蔔的清香中她難過地想著自己的戀情。車過香舍麗榭大道,天已大亮,城裡的人已經開始這一天了,可是她的心情還留在夜晚的歡笑裡。她看見一株開滿花的巨大七葉木橫綁在大拖車上,一路抖動搖晃,彷彿大笑著,如同一個漂亮的人雖擺著不莊重的姿態卻仍自信十足的知道自己是漂亮的。這情景使她愉快,一切都因為這樹的笑而變得明亮美好。 \n 我著迷地看那在金光銀光中狂舞的龍眼,也像白日裡看見椰子樹落葉的學生那樣莫名高興起來了。

  • 青衣

     (文接B14版)《奔月》陰氣過重,即使上,也得配一個銅錘花臉壓一壓,這樣才守得住。后羿怎麼說也應當是花臉戲,鬚生怎麼行?就是到兄弟劇團去借也得借一個。否則劇組怎麼會出那麼大的亂子,否則筱燕秋怎麼會做那樣的事? \n 《奔月》劇組到坦克師慰問演出是一個冰天雪地的日子。這一天李雪芬要求登台。事實上,李雪芬的要求不過分。她畢竟是嫦娥的B檔。相反,過分的倒是筱燕秋。《奔月》公演以來,筱燕秋就一直霸著氈毯,一場都沒有讓過。嫦娥的唱腔那麼多,戲那麼重,筱燕秋總是說自己「年輕」,「沒問題」,「青衣又不是刀馬旦」,「吃得消的」。其實大夥兒早就看出來了,悶不吭聲的筱燕秋心氣實在是旺了,有吃獨食的意思。這孩子的名利心開始膨脹了,想著法子橫在李雪芬的面前。可是誰也沒法說,領導一找她,她漂亮的小臉就成了豬肝。筱燕秋沒心沒肺,就有豬肝,她是做得出來的。領導們只能反過來給李雪芬做工作,讓她「多指導指點年輕人」,「多扶持扶持年輕人」。可是李雪芬這一次的理由很充分,李雪芬說,她演《杜鵑山》的時候就經常下部隊,今天下午還有很多戰士衝著她喊「柯湘」呢,她在部隊有觀眾基礎,她不上台,「戰士們不答應」。 \n 李雪芬在這個晚上征服了坦克師的所有官兵,他們從嫦娥的身上看到了當年柯湘的影子,當年的柯湘頭戴八角帽,一雙草鞋,一把手槍,威風凜凜的。而今夜的柯湘卻穿起了古裝。李雪芬嗓音高亢,音質脆亮,激情奔放,這種高亢與奔放經過十多年的鞏固與發展,業已構成了李雪芬獨特的表演風格,即李派唱腔。基於此,李雪芬在舞台上曾經成功地塑造過一連串的巾幗豪傑,透過李雪芬的一招一式,觀眾們可以看到女戰士慷慨赴死,女民兵英姿颯爽,女知青豪情衝天,女支書鬚眉不讓。李雪芬在這個晚上重點展示了她的高亢嗓言,戰士們有組織地給她鼓掌,掌聲整齊而又有力,使人想起接受檢閱的正步方陣。沒有人注意到筱燕秋。其實戲演到一半,筱燕秋已經披著軍大衣來到舞台了,一個人站立在大幕的內側,冷冷地注視著舞台上的李雪芬。 \n 誰都沒有注意到筱燕秋,誰都沒有發現筱燕秋的臉色有多難看。厄運在這個時候其實已經降臨了,它籠罩著筱燕秋,同時也籠罩著李雪芬。《奔月》演完了。五次謝幕之後,李雪芬來到了後台,臉上洋溢著一股難以掩抑的飛揚神采。李雪芬就是在這個時候和筱燕秋在後台相遇了,面對面,一個熱氣騰騰,一個寒風颼颼。李雪芬一看見筱燕秋的臉色便主動迎了上去,左手拉著筱燕秋的右手,右手拉著筱燕秋的左手,說:「燕秋,都看了?」筱燕秋說:「看了。」李雪芬說:「還行吧?」筱燕秋卻不開口。說話的工夫許多人已經走上來了,圍在了她們的四周。李雪芬掀掉肩膀上的軍大衣,說:「燕秋,我正想和你商量呢,你看看這樣,這樣,這句唱腔我們這樣處理是不是更深刻一些,哎,這樣。」李雪芬這麼說著,手指已經翹成了蘭花狀,一挑眉毛,兀自唱了起來。藝人們都是知道的,同行是冤家,即使是師傅傳藝,「寧教一聲腔,不教一個字,寧教一個字,不教一口氣」。可是李雪芬不。她把李派唱腔的一字一氣毫無保留地演示給了筱燕秋。筱燕秋不聲不響,只是望著李雪芬。 \n 人們站立在李雪芬和筱燕秋的四周,默默地看著劇團裡的兩代青衣,一個德藝雙馨,一個謙虛好學,許多人都看到了這個令人感慨的一幕,這個令人心寬的一幕。 \n 但是筱燕秋的眼神很快就出了問題了,是那種極為不屑的樣子。所有的人都看得出,燕秋這孩子的心氣實在是太旺了,心裡頭不謙虛就算了,連目光都不會謙虛了。李雪芬卻渾然不覺,演示完了,李雪芬對著筱燕秋探討性地說:「你看,這樣,這才是舊社會的勞動婦女。我們這樣處理,是不是好多了?」筱燕秋一直瞅著李雪芬,臉上的表情有些說不上來路。「挺好,」筱燕秋打斷了李雪芬,笑著說,「只不過你今天忘了兩樣行頭。」李雪芬一聽這話就把雙手捂在了身上,又捂到頭上去,慌忙說:「我忘了什麼了?」筱燕秋停了好大一會兒,說:「一雙草鞋。一把手槍。」大夥兒愣了一下,但隨即就和李雪芬一起明白過來了。燕秋這孩子真是過分了,眼裡不謙虛就不謙虛吧,怎麼說嘴上也不該不謙虛的!筱燕秋微笑著望著李雪芬,看著熱氣騰騰的李雪芬一點一點地涼下去。李雪芬突然大聲說:「你呢?你演的嫦娥算什麼?喪門星,狐狸精,整個一花痴!關在月亮裡頭賣不出去的貨!」 \n 李雪芬的腳尖一踮一踮的,再一次熱氣騰騰了。這一回一點一點涼下去的卻是筱燕秋。筱燕秋似乎被什麼東西擊中了,鼻孔裡吹的是北風,眼睛裡飄的卻是雪花。這時候一位劇務端過來一杯開水,打算給李雪芬焐焐手。筱燕秋順手接過劇務手上的搪瓷杯,「呼」地一下澆在了李雪芬的臉上。

  • 我們也有王海玲

    我們也有王海玲

     阿瓜忿忿不平:法國中小學生都可以看彼得布魯克的戲長大,多幸福啊!汪老師冷冷一句:「我們也可以看王海玲啊!」就讓阿瓜啞口無言。演何仙姑、媒婆、花婆,有的俏麗、有的逗趣,讓阿瓜和同學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戲一完,全湧到後台看王海玲。 \n 王海玲演一個待嫁女兒兼串丫環,真是令人大快!覺得她真是中國最佳之女演員,怎麼辦,越來越愛她。除了坐轎(至少有三種轎子!),她與爹娘拌嘴、出嫁途中所唱,及周旋在公婆及一對情人間的戲,真妙到毫顛,可愛極了!(1983.12.23) \n 八○年代台灣能看到的演出真的不多,文藝青年往往什麼都看。從法國默劇到日本舞踏,從古典芭蕾到傳統戲曲,從經典名作到阿狗阿貓。哪像今天,許多大師級或最新潮的演出送到家門口,戲劇系學生眼皮都不抬一下。 \n 那時阿瓜最迷的,就是王海玲。這要拜他的嚴師汪其楣之賜。汪老師規定這些學現代劇場的學生一定要去國軍文藝活動中心,看傳統戲交報告。當阿瓜忿忿不平:法國中小學生都可以看彼得布魯克的戲長大,多幸福啊!汪老師冷冷一句:「我們也可以看王海玲啊!」就讓阿瓜啞口無言。 \n 同代有兩個知名的王海玲。一個是歌喉高亢的民歌手,另一個也是歌喉高亢的豫劇皇后。阿瓜迷的當然是豫劇皇后。豫劇俗稱河南梆子,融合了高亢的秦腔、婉轉的民歌與說唱,沒聽過的人很難想像那有多好聽,唱腔的土俗、灑脫,一經入耳,在阿瓜心目中,京劇和其他地方戲立刻就靠邊站了。 \n 王海玲的扮相圓潤,表演更是魅力十足。她的代表作《香囊記》,有一段為人津津樂道的抬轎身段,此外她演何仙姑、媒婆、花婆,有的俏麗、有的逗趣,讓阿瓜和同學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戲一完,全湧到後台看王海玲。 \n 後來他又迷上日本鼓樂。新象請鬼太鼓來台演出時,好像全台北的人都出動了,體育館前路為之塞。阿瓜和同學買了便宜票,然後膽大妄為,跳下去坐特區。那時覺得為了藝術,為非作歹都理直氣壯。他們的汪老師當然在座。阿瓜那時已參加過一些藝文活動,還認出管管和袁瓊瓊夫妻。班上有個小gay看到他超迷的宋楚瑜,立刻尖叫起來,一旁的女同學替他跑過去喊:「宋局長好!」宋也回頭說:「好,好。」小gay幾乎昏倒。 \n 鼓開始敲。鬼太鼓讓阿瓜見識到音樂表演可以這麼有活力、有變化。那種力道,那種可以持續不斷、又一再更上層樓的高潮,令阿瓜震撼不已。表演者同時停格的默契,精準萬分,又讓全場為之癡狂。幾個戴不同顏色面具的演員搶鼓敲,那種愚拙可喜,讓阿瓜發現,他再也不仇視日本了。 \n 在那個封閉時代,看表演或許是讓人最興奮的事情。即使演出突槌,可能還興致更勝。有一次阿瓜到國父紀念館看華盛頓芭蕾,有支舞叫〈天堂鳥〉,開演後冒出一隻蝙蝠,在台上至少飛了五分鐘。阿瓜狐疑,難道那就是「天堂鳥」?反而後來去看歌劇《蝙蝠》,全場都沒有蝙蝠出現,讓阿瓜好生失望。 \n 不過也有真正讓人傻眼的演出。那一年「實驗劇展」的開鑼戲,由文化大學師生擔綱,戲名叫《黃金時段》,大肆誇張地嘲諷電視節目,拖拖拉拉演了三個半小時,連策展的姚一葦老師都看不完。最令他錯愕的是,劇終竟完全沒人鼓掌。觀眾實在太狠了,阿瓜一身冷汗地想──是不是該考慮轉行。

  • 秦腔俗稱亂彈 音調高亢激盪

    秦腔是中國最古老的地方戲曲之一,起源於古代陝西、甘肅一帶的民間歌舞,如今流傳於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等地。這種戲曲因為採用棗木所製的梆子作為節拍樂器,因此俗稱「梆子腔」;而這種梆子打節拍時,會發出一種「恍恍」的聲音,也被稱為「恍恍子」 \n秦腔因流傳地區的差異,衍生出四種流派,包括東路秦腔、西路秦腔、南路秦腔和中路秦腔。中路秦腔又稱為西安亂彈,在各流派中最占優勢。根據古代文獻記載,秦腔的特點是「大鑼大鼓,宮商雜糅,冠冕堂皇之中,兼具中正和平之美。此秦腔之故有風格也,亦亂彈所成立之要素也。」 \n從「亂彈」這個俗稱也可想見:秦腔迥異於崑曲的婉約雅緻,相反地,源於黃土高原的它往往音調高亢激越,節奏強烈而分明。歌手慣用真音演唱,以便展現原始、粗獷、豪邁的風味。在這種情況下,演員的唱腔、舞台肢體動作,都會顯得格外強烈而誇張,讓舞台上的喜、怒、哀、樂、悲、愁、憎、恨等種種情緒得以凸顯。這種表演風格對某些省分的人來說並不習慣,因此「唱戲吼起來」曾被形容為陝西十大怪之一。 \n然而,大陸所有戲種彼此交流激盪,秦腔在發展過程中,也受到崑腔、弋陽腔、青陽腔的影響,因此在高亢激越中,仍不乏細膩纏綿的唱腔。除《周仁回府》、《鍘美案》兩齣本子戲外,這回陝西戲曲研究院青年團也將演出《悟空借扇》、《訪鼠》、《白逼宮》、《桃園借水》、《殺狗勸妻》、《斷橋》等折子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