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信疆的搜尋結果,共08

  • 中時人間副刊 洪通熱潮推手

    中時人間副刊 洪通熱潮推手

     掀起洪通熱潮,當屬70年代的《中國時報》,當時的人間副刊主編高信疆在洪通逝世10周年畫展座談時,回顧洪通當年的一夕爆紅,以及後續面臨打壓,乃至藝術圈略帶貶抑稱其靈異畫家,仍強調:「當年做得很對,完全沒有錯誤」。 \n 熟識洪通的策展人、書寫者黃茜芳指出,1972年7月,高信疆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發表〈洪通繪畫的通俗演義〉,使得洪通開始受到台北藝文界人士關注,在此前,洪通的作品幾乎未受到主流目光的青睞,在此之後,台灣的報刊雜誌逐漸出現對洪通的報導。 \n 黃茜芳並指出,高信疆當年返台談發掘洪通的過程,其中不乏內、外部的攻擊,1976年洪通在台北展覽時,《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對洪通進行連續一周的專題報導,當時內部也曾質疑是為個人宣傳,但高信疆強調在當時台灣深受西方美學主導下,洪通具有多樣的象徵意義與可能性,對台灣有某種啟示性,最終在當年董事長余紀忠的支持下,人間副刊不只做了洪通,又接著做朱銘,造成社會很大的反響。 \n 「最鄉土就是最現代,最傳統就是最前衛」高信疆當年便指出,洪通的藝術是上天賜的生命創作結晶,若純粹從藝術、生活、文化、本土等各種角度看待,也許洪通的生命不會有那麼多無奈的悲劇,而容易還原原來 \n 面貌。

  • 人間副刊 啟動數位資料庫

    人間副刊 啟動數位資料庫

     耕耘超過一甲子,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數位資料庫問世,匯集1955年至2005年之間的全版原始影像,將於明(24)日在北師美術館,舉辦「人間副刊數位資料庫發表座談會」。 \n 人間副刊始於1955年9月16日,中國時報的前身徵信新聞,創刊詞中寫道:「人間的園地是屬於廣大的人群的,願廣大的人群共樂人間。」而人間副刊在台灣文化思潮建構的影響,主要是1970年代,由高信疆擔任主編,開設「海外專欄」,以海外華人及中國文學、世界文學為邀稿對象,成為國內外獨者橋樑,包括夏志清、劉紹銘、鄭樹森、葉維廉、李歐梵、白先勇、施叔青、水晶等眾多海外學人執筆。 \n 1975年,高信疆開闢「現實的邊緣」專欄,推動報導文學,並主張:「以文學的筆、新聞的眼,從事人生探訪及現實生活真實報導的生動寫作方式。」首開注重鄉土與報導文學之風,讓人間副刊形成多元文化形態的副刊,對洪通、朱銘等鄉土藝術家的報導,也啟動台灣在地文化的重新認識與價值肯定。 \n 相對於1970年代的外交挫折,人間副刊掀起了鄉土熱,鼓勵大眾重新認識自己、參與社會、反哺大眾,因而被視為鄉土文化重要的形構場域。 \n 「人間副刊數位資料庫發表暨座談會」由中央大學人文研究中心主辦,中國時報、漢珍數位圖書共同協辦,將於11月24日下午1點30分,在北師美術館1樓演講廳登場,參與的藝文人士包括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李瑞騰、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張堂錡,作家季季、楊澤、向陽,中國時報社長王綽中、中國時報文化中心主任邱祖胤,以及漢珍數位圖書公司協理關雅茹。

  • 人間詩選-五月的歌──紀念高信疆先生

     薔薇的五月、雲雀的五月夜鶯喚醒玫瑰的五月小燕子飛向快樂王子的五月卻也是你拋下我們一去不返的五月 \n 憶中的你曾攀登絕頂、揚帆銀河 \n 一把火燃起了一世豪情 \n 一舉手點亮了繁星滿天 \n 啊,你帶走了人間太多的思念和詠嘆 \n 猶似快樂王子,猶似巨人的花園 \n 燕子為你飛來、百花因你盛開 \n 雖似花園巨人,卻不自私地全然奉獻 \n 恰似快樂王子,永遠挺立在天地之間 \n 而終於你也遇見掛在樹上的星孩兒 \n 且認出且認同他掌上有釘痕的愛之印記 \n 當你沉睡在飄滿大白花的老橡樹下 \n 星孩兒領你進入他永恆的天家 \n 你不再是孤鷹,恆在蒼穹最高處 \n 徒然搏擊著自己的寂寞,不── \n 你已縱浪在九天之上在水晶河裡 \n 歡然暢飲著青春泉裡無窮的歲月

  • 莫忘來時路/5月5日-高信疆走過人間

    莫忘來時路/5月5日-高信疆走過人間

     台灣資深報人高信疆,2009年5月5日因大腸癌病逝,享年65歲,高信疆上個世紀70年代主掌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在戒嚴時期勇於擘畫禁忌議題,引領風騷,被譽為「紙上風雲第一人」。 \n 高信疆1944年生於陝西,1949年隨家人來台,文化學院新聞系畢業,29歲即擔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副刊主編,光是在1976年便連續推動三大特輯名為「人間參與」,第一個特輯突破禁忌刊登陳若曦小說,透過作家之筆了解大陸真實生活;第二個特輯大篇幅報導素人畫家洪通,連續5天全版,挖掘社會底層生動圖象,當時洪通在台北開展,造成轟動。接下來推出朱銘特輯,搶先介紹這位充滿力量的鄉土藝術家,震動海內外藝壇,回應排山倒海而來。 \n 同年作家李敖出獄,被媒體全面封殺,《人間副刊》以全版刊出李敖復出後第一篇文章〈獨白下的傳統〉;隔年柏楊出獄,高信疆邀他寫專欄。 \n 70年代末鄉土文學論戰如火如荼,《人間副刊》亦提供爭辯的園地,對文壇影響至為深遠,之後更推出當時仍為禁忌的「五四運動」系列報導。副刊編務之外,高信疆歷任時報出版總編輯、《時報周刊》總編輯、《現代文學》總編輯、《人間雜誌》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持續發揮影響力,勇敢在禁忌的年代為文化人搭建舞台。 \n 高信疆甘冒風險堅持理念,代價是常被國安單位跟蹤盯哨,但他仍堅持主動創造新局,更將副刊意義從「文學上的」轉變成「文化上的」。高信疆的行動證明,文化並非僅止於舞文弄墨、風花雪月,展現態度、本於良心、勇敢突破、大膽發聲,筆桿也可能勝過槍炮。

  • 為大師們立傳 鄭貞銘細寫高信疆

    為大師們立傳 鄭貞銘細寫高信疆

     資深新聞學者鄭貞銘與青年學者丁士軒合著《百年大師》,昨天舉辦新書發表會,現場貴賓雲集,包括監察院前院長錢復、前文建會主委林澄枝等人都到場祝賀,鄭貞銘感性地說:「為什麼會出這本書?因為我自己深受大師之惠,就連寫作時也受他們的人生啟發,常常感動落淚。」 \n 橫跨兩岸各領域名人 \n 鄭貞銘今年78歲,投身新聞教育50多年,桃李遍佈天下,過去著作《百年報人》系列,為知名報人立傳;現則接續推出《百年大師》,「我醞釀為各領域大師立傳已經10年,近年來在兩岸交流遇到很多年輕學者,很開心有合作的緣分,希望這部書能成為青年人行路時的一盞明燈。」 \n 《百年大師》由鄭貞銘、丁士軒耗時3年聯手完成,為兩岸橫跨各領域的百位大師立傳,包括作家沈從文、張愛玲、余光中、白先勇,教育家蔡元培、傅斯年,新聞工作者曾虛白、高信疆,科學家錢學森、楊振寧,畫家齊白石、歐豪年等人。 \n 人間副刊引領新思潮 \n 這次鄭貞銘特別為《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高信疆立傳,「高信疆在副刊專欄中引進國內外知名學人,且在戒嚴時期,干犯當時政治壓力,刊出柏楊、李敖等異議作家文章,包括後來知名的藝術、思想家林懷民、蔣勳、朱銘等人,都從人間副刊崛起。」 \n 鄭貞銘說,高信疆開創人間副刊,引領國內新聞、文化與思想界風潮,因此有「紙上風雲第一人」的稱號。昨天他也邀高信疆遺孀柯元馨與兒子高英傑到場,共同緬懷故人。 \n 高信疆也是鄭貞銘在文化大學新聞系時的得意門生,鄭貞銘回憶,高信疆生病時,他曾前往探視並深談2個半小時,「高信疆曾說,為什麼接待外賓時,我們特別愛送古董古畫,但卻沒有留下現代知識的寶物?」促使鄭貞銘為百位大師立傳的決心。 \n 大師明燈為青年引路 \n 「再怎麼忙,也要與大師在一起。」鄭貞銘說,為了讓無暇閱讀大部頭書籍的現代人也能輕鬆入門,書中文字掌握「深入淺出」以及富有「故事性」的要點,「為了撰寫大師傳記,4000字的文章我們要消化40萬字的資料,不能有一丁點錯誤,但我越讀越有趣味,寫作過程雖然辛苦卻也相當快樂,因為太受這些大師啟發了!」

  • 中時自由風格 三十年不變

     一九八二年二月,我接到余紀忠先生的聘書,擔任中國時報人間版特約撰述委員,「特約」二字,說明這是我的兼職。當時我已在政大專任,應高信疆先生之邀,協助人間副刊的編務。 \n 我進入中國時報之前,已在人間副刊發表多篇文字,評介大陸文學,也正因為如此,和高信疆先生結緣。時值大陸當局批鬥白樺先生,我自然無法苟同,而在時報聲援後者,高先生不改一字,刊出全文,我則視為時報的自由傳統。前幾年,高先生不幸以壯歲辭世,令我感傷至今,想起「深恩負盡,死生師友」的句子。 \n 離開中國時報後,我忙於教學與研究,很少在時報撰文了。直到二○一一年,也就是辛亥革命一百年,我以「來到黃花岡」為題,寫下三千三百字,投稿人間副刊,接續了前緣。此時的時報,董事長已是蔡衍明先生,副刊主任則為楊澤先生。 \n 時隔近三十年,身為復出的作者,時報予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仍然不改一字,延續了自由的風格。從余紀忠先生到蔡衍明先生,從高信疆先生到楊澤先生,時報可貴的傳統依然存在。儘管台灣內外的局勢,都已大為變易,兩岸關係更從劍拔弩張,轉為密切交流,時報還是讓我直抒胸臆,一吐為快。 \n 拙作指出,一九四九年,大陸赤化,一九五○年,共產黨就拆毀了七十二烈士墓後方,疊石台上的青天白日徽,又鏟除了墓亭上四面同樣的黨徽。文革期間,墓碑和其他碑刻的落款題字,全遭破壞,一百八十個名字中的「國民黨」字樣,全被鑿爛。遲至一九九一年,方見修復,但已無法還原全貌,讓我在瞻仰時,目睹了歷史的仇恨。 \n 我更直言不諱,明指這樣的仇恨,又出現在大陸的媒體中。直至二○一○年,我在大陸的每一個晚上,都從電視劇等節目裡,輕易看到這樣的仇恨。一面鼓吹兩岸和平發展,一面渲染國共血海深仇,動機是什麼?效果在那裡?又希望收攬多少人心?受播者必須人格分裂,才可能肯定這樣的社會教育,傳播者也必須黨格分裂,才會有這樣的態度與作為。 \n 這樣的文字,披露在中國時報,證實了蔡衍明先生所說,他不干預時報的新聞與評論方向,目前在時報撰寫專欄的名家中,就有不少的論述,對大陸的人權與民主,提出相當嚴厲的批判。我雖非專欄名家,但為了忠實歷史,也為了改善未來,就秉筆直書了。誠如蔡先生指出,如果他「傾中」,為何讓這些大陸不樂見的文字,長期見諸報端呢? \n 民主的極簡定義,就是容忍異端,而且是統治者容忍被統治者。誠盼大陸當局,不讓台灣當局專美於前,容忍真正的百家爭鳴,以及百花齊放,方為長治久安之道。至於台灣的民間社會,多元有餘,共識不足,如能建立一個共識,就是接受同為民間的不同言論,而非選擇拒絕,尤非糾眾拒絕,則台灣的民主,方能通過常識的考驗,成為大陸的燈塔。 (作者為大學教授)

  • 人間詩選-天境重逢──紀念高信疆週年冥誕

     從來不知道 \n 陽明山有一片這麼美麗、幽靜的山谷 \n 它的名字叫天境 \n 天空湛藍而開闊 \n 草坪像一塊綠色的地毯 \n 以渾然之姿仰躺在大屯山與七星山的鞍部 \n 一如您的墓碑平放在如茵的草坪上 \n 我將一束鮮花輕輕地放在您的額頭 \n 黃白的花卉蓋住了您的名字 \n 卻露出了一行令人窒息的數字 \n 一九四四、六、二四至二○○九、五、五 \n 從來不知道 \n 五月五日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n 更不曾料到六十五年的歲月何其匆匆 \n 直到那天晚上您蒙主召見 \n 二天之後目送您的遺體火化 \n 把缺憾還諸天地 \n 千里獨行我卻不及相送 \n 原來洪荒留此山川 \n 竟至一年之後才見分曉 \n 我的喜悅更甚於哀傷 \n 因為終於能在天境與您重逢 \n 五月淡淡的日影涼涼的山風 \n 還原了天境的真相 \n 原來您並沒有離開人間的至親與摯友 \n 我們打開聖經一齊朗讀 \n 一如您臥病期間我們一齊向神禱告 \n 山風帶走了喃喃誦念的經文聲 \n 我看見了您的白髮在額前飄動 \n 疲倦的眼神望向大屯山的彼端 \n 紙上捲起的風雲已悄悄地散去 \n 可是我們仍不忍離開 \n 唯恐愛熱鬧的您孤獨地留了下來 \n 只能與夕陽與星光為伴 \n 只能期待明年五月五日的重逢

  • 靜思語簡體版 北京首發

    被譽為「台灣的世界品牌」與「永不下架的一本書」的《靜思語》簡體字典藏版昨天在北京舉行首發式,曾與證嚴結緣的大陸學術與新聞界人士推崇證嚴的《靜思語》是體現人間佛教的現代結晶,在道德底線不斷被挑戰的大陸社會,適時提供了一份珍貴的「精神佳餚」。 \n《靜思語》自一九八九年出版至今已超過廿年,發行超過三四五萬冊,昨天在北京舉行的首發式,是慈濟授權復旦大學出版社的簡體版,這是慈濟首度在大陸召開記者會,台灣慈濟基金會發言人何日生、央視主持人白岩松、鳳凰衛視主持人王魯湘都在會中分享見證心得。 \n發表會現場並播放證嚴在《靜思語》出版廿周年的錄影談話。證嚴說,廿年來有很多知音把《靜思語》聽進去了,她很感恩當年《中國時報》的高信疆居士,把這些短句片語編輯成冊,分享眾人。 \n《靜思語》簡體版編者釋德傅在卷首也特別向已故的人間副刊主編、精心匯編第一集《靜思語》的高信疆致上最深的感恩,他並引述高信疆的話「深盼能讓更多人分享法師的智慧、慈悲和容忍,也分享那成就了無數慈濟志業的巨大力量」,期待能與更多大陸讀者分享。 \n曾於二○○五年專訪證嚴的央視主持人白岩松說,他從花蓮採訪之後,對慈濟人間佛教深入人心,深受啟發,這是大陸媒體在報導兩岸新聞時,首次觸及宗教的完整報導。證嚴曾說,伸出援手幫助別人,應要感謝他們,這種大愛的情懷,正是社會精神力量的重要支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