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教鬆綁的搜尋結果,共09

  • 高教談鬆綁 政府須破框

    高教談鬆綁 政府須破框

     台灣高中畢業生近年出國人數逐年攀升,台灣高教如何因應?專家學者認為,台灣十幾年來只討論「如何升學公平」,但高教鬆綁必須先定義何謂高教,必須「破框」而不是期待政府「鬆綁」,「因為政府也被綁住了。」

  • 教育政策鬆綁 讓高教馬兒去吃草

    教育政策鬆綁 讓高教馬兒去吃草

     「要馬兒好,如果沒有草,就鬆開韁繩讓馬兒自己去吃草!」面對當前台灣高等教育的發展困境,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校長陳振遠指出,在政府不太可能大幅增加預算補助的情況下,台灣最需要的是政策鬆綁,讓大學能在招生、學費與運用研發等方面更有彈性。 \n 針對教育政策鬆綁一事,陳振遠提出「學雜費鬆綁」、「教師兼職規範」及「衍生企業鬆綁」等3項必須面對的議題。他表示,輿論壓力讓學校「調漲學費」困難重重,以第一科大為例,已超過10年未漲過學費。在陳振遠眼中,只要校務資訊透明、配套措施完善、不溯及既往,並保證維持入學時的學雜費標準收費,在學期間不再調整,學雜費鬆綁應屬可行。 \n 陳振遠也提到,目前學校營運成本不斷增加,加上教育部預算有限,若讓學校運用本身研究與資金投資校園衍生企業,並放寬教師兼職規範,再把成果回饋到學校的教學研究,豈不是兩全其美?如此一來,既能讓學術研究與產業接軌,又可提升學校營運效益。 \n 「教育部著手調整技職教育資源分配不足的問題,仍值得肯定!」雖然台灣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甚至分配不足,技專校院獲得的補助僅有普通大學的7成;陳振遠仍語帶欣慰地表示,所幸教育部已開始正視高教、技職教育兩者資源間嚴重落差的問題。 \n 至於台灣地區大學的整併,能否紓解台灣現有招生不足的問題?陳振遠認為,「整併的目的不為解決少子化問題」,而是擴大學校規模,以提高國際競爭力。陳振遠強調,在整體教育資源無法增加的情況下,唯有整併集中資源、發揮綜效,否則台灣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力與排名,勢必將會節節敗退。

  • 亞大、實踐走出高教創新轉型路

    亞大、實踐走出高教創新轉型路

    面臨少子化衝擊,大學紛紛轉型因應。亞洲大學在菇類研究相當卓越,將由老師及畢業生共同成立「新興菇蕈生技衍生公司」,再回頭與學校產學合作,創造雙贏。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所則由現行師生共同創立「PRAXES概念店」,自己設計的服裝自己賣。 \n教育部今天舉行「高教創新轉型論壇」,次長陳德華表示,面對少子化衝擊下,政府願意鬆綁法規及政策,協助大學找到新出路。過去教育部兩梯次已核准84件大學提出的創新轉型方案,分規畫、啟動、執行三階段進行,通過各階段審核的學校,可分別獲100萬元、600萬元及1000萬元的補助。 \n亞洲大學「食藥用菇類研究中心」已成立6年,具有不少研究成果,在學校協助下,有2位老師及11位畢業生最近將成立「新興菇蕈生技衍生公司」,預計3年內募集3億元資本,其中學校投資2成、6000萬元,搶攻全球菇類市場,並提供亞洲大學畢業生就業機會。 \n亞洲大學生物科技系教授林俊義表示,全球菇類產值每年達新台幣5000億元,其中台灣占約120億元,以中部霧峰為主要生產地,產值占全台40%,商機很大。 \n林俊義說,「新興菇蕈生技衍生公司」成立後,將蓋一間菇類植物工廠,並與亞洲大學共同成立「菇類產業學院」,培養菇類研發人才,公司未來聘用員工也以亞洲大學畢業生為主。公司初期將以開發白木耳、舞菇及竹笙等3種菇類的保健食品為主,他們分別有提升免疫力、抗癌、降膽固醇的功用。 \n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所現行師生,3年前開始創立學校附屬機構「PRAXES概念店」,將自行設計的男女裝、運動服及背包等轉化成商品銷售,目前每年營業額達1、200萬元,可以打平開銷。 \n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主任許鳳玉說,他們沒有實體商店,而是由老師和學生帶著自行設計的服裝去參加國際商展,取得訂單後,再委由國內業者生產。傳統教學模式,學生畢業後要3年到10年才能創業,但現在學生在學時間就有設計、行銷的經驗,有的人畢業後就開始創業。

  • 旺報觀點-政策不鬆綁高教苦撐待變

     同樣都是高教輸出,香港、新加坡向大陸產官學開設的課程可以變成金雞母,台灣向大陸輸送師資和課程,為何卻可能掏空人才庫? \n 關鍵在於:第一,港、星大學錄取率只有20%,大學教育仍是稀缺的「精品」,大學教授也有夠高的薪資和社經地位,因此不用擔心教師隨著高教輸出而出走;第二,港、星的高等教育夠國際化,極具競爭力,市場也不只是面對大陸。 \n 台灣過去20年濫設大學,不料遇到少子化浪潮襲擊,現在要解決高教「產能過剩」問題,學校急,教育部也急,教育部還提出「高教轉型方案」。 \n 「轉型」就是輔導老師去業界,但因為教師性格保守,從業界轉入學界容易,從學界轉到業界難,這幾年教育部媒合教師進入產業界的案例極少。 \n 解套方式,可能只能期待兩岸政策鬆綁,台灣大專校院可以去大陸設分校,這樣立刻甚麼問題也沒有了。但球不在台灣這邊,台校也只能苦撐待變。

  • 反對高教鬆綁 大專校長會議場外抗議

    反對高教鬆綁 大專校長會議場外抗議

    反對教育商品化聯盟昨日帶領學生與團結工聯成員們,前往全國大專校院會議會場外,要求教育部重新檢討人才培育白皮書計畫,針對白皮書內容中,產學合作機制將導致各大學淪為企業外包的研發中心與廉價勞動力的派遣中心。

  • 反高教鬆綁 教團憂大學淪培訓

     反教盟今天表示,教育部近期提出鬆綁和產學合作等規劃,但可能讓大學淪為職業培訓所,因此反高教鬆綁,盼重新檢討白皮書。 \n 103年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今天在台南崑山科技大學舉行,由大專學生組成的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和聲援的民間團體約70、80人,一早聚集在崑山科大校門外,原本想進校內,向總統馬英九和教育部長蔣偉寧當面表達訴求,但被上百位警方人員阻隔在校門口。 \n 反教盟代表、世新大學研究生陳炯廷表示,教育部去年推出「人才培育白皮書」,作為未來十年教育方針的重要參考,但其中無法看見有利人民的教育措施,反而是促使教育朝市場化、私有化方向發展。 \n 高教方面,陳炯廷指出,教育部提出人事、經費、經營、人才等各式鬆綁計畫,鼓勵大學「自主治理」,朝法人化發展,可能使高教無償成為企業的人才培育和研發中心,讓大學淪為職業培訓局;而試圖鬆綁學雜費,下放調漲學費權力到各大學,使漲價連帶效應已延伸到高中。 \n 陳炯廷表示,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主題和人才白皮書相仿,似乎在強化高教的市場化導向,讓大學走向私有化,因此反對以「產學合作」之名,使大學成為企業「外包」的研發中心,並用「實習」、「學習」等名義來剝削學生,也希望教育部重新檢討人才白皮書,並履行學費凍漲承諾。1030109 \n

  • 教育部擬鬆綁高教制度 突破大學學雜費凍漲現況

    為了提升國內高教品質,教育部三十號宣布高教制度鬆綁行動方案,其中各界關心的學雜費調漲與否也在這次的鬆綁方案當中。教育部長蔣偉寧在記者會中強調,學費長期凍漲將衝擊教育品質,因此希望未來建立常態調漲方式,讓現況有所突破。 \n教育部表示,目前國際高等教育競爭激烈,為了提升國內大學競爭力、營造大學自主環境,必須鬆綁目前的高教制度。其中長期凍漲的學雜費,也被規劃在這波的鬆綁方案中。儘管日前教育部長蔣偉寧在立法院備質時表示,會維持大學學雜費凍漲現況,但他三十號出席記者會時宣布,將建立常態的調整方式,避免大學學費長期凍漲,影響教學品質,他說:「因為長期凍漲一定會對教育品質、教學品質各方面有所衝擊,所以我們還是要突破,這些如果完全用凍漲的概念來做長期會不理想,我們也確實凍很久了,我可以體諒委員們希望等經濟狀況好的時候比較合適做,但是我們也不能看一年兩年,學費應該是長期性的。」 \n至於學雜費要如何回歸各大學自行調整,他表示事關大學法的修法,屬於長期規劃,希望可以在立法院的這個會期討論,預計在一百零五年年底上路.他也表示,如果各校現在有意願調漲,只要合乎現有規範,教育部還是會依照程序審查,不會禁止學校調漲,但目前並沒有學校送件。

  • 高教制度鬆綁 學雜費回歸學校自訂

    教育部三十號公布高等教育制度鬆綁行動方案,從人事、經費、經營、人才、教學五大面向規劃出四十六項鬆綁措施,其中在經營方面,教育部研議「放寬學雜費調整由學校自訂」,以提升學校經營自主。 \n教育部長蔣偉寧表示,為提升我國大學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教育政策鬆綁勢在必行。

  • 社論-市場法則有時而窮

     最近有關私立大學經營困難,招不到學生,發不出薪水的情況日趨嚴重,為此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召開跨部會協商,要求內閣要在一個月內協調出私校退場機制。 \n 台灣在25年前僅有28所大學及獨立院校,隨著高教政策鬆綁,公私立大學如雨後春筍快速擴張。當時不少人對於大學院校急速成長深表憂心,但卻也有人引述市場法則,認為國內大學該有多少家才適當,不應由政府干預,而應由市場供需決定,體質不佳的學校自然會被市場淘汰,無需憂心。 \n 在高教政策鬆綁下,國人對學歷崇拜的強烈需求全數被誘發出來,龐大的需求呼應龐大的供給,於是國內大學及獨立學院在84年增至60所,89年再增至127所,101年更達148所。每年自大學畢業的大學生,由79年4.9萬人升至101年23.2萬人;取得碩博士學位者,同期間也由一年6千多人驟增至一年6萬多人。二十年來增加之速,舉世罕見。 \n 國內大學之所以能夠快速擴張,是因為高教鬆綁的年代,適逢民國60年次~70年次者上大學。那是台灣出生率最高的年代,每年出生的小孩經常高達40萬人,這麼龐大的人口為各大學帶來豐沛的學生,使得各大學院校蓬勃發展。今年進入大學就讀的學生是民國84年次,這一年台灣出生人數還有33萬人,如果說這樣的出生規模就已讓部分大學招不到學生,發不出薪水,那麼以近十年平均每年出生降至20萬人來推計(比一年畢業的大學生還少),六、七年後國內高教市場會出現多大的退場壓力,當可想而知。 \n 企業在市場法則下要靠創新來維繫消費者,否則就會被市場淘汰,大學亦然。只是大學的消費者多屬年輕學子,而年輕學子的數量取決於十八年前的出生人數,當出生人數下滑警訊響起,即已為日後大學的退場拉開序幕。雖然個別學校可以藉師資、設備的改善吸引學生,但總體而言,任誰也無法扭轉這個困局。相較於企業可以用創新開拓客源,高教市場卻無能為力,因為能唸大學的年輕人就這麼多。 \n 值得注意的是,大學院校退場遠比企業退場更錯綜複雜,其對社會的衝擊也更大,所影響的不僅是數百教職員,還包括數千、數萬學生的受教權。這已不是簡單一句讓市場決定,供需曲線移動移動而已,而是要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試想,若當年不大幅開放高教市場,豈會陷入今日的困境? \n 以市場法則來處理高等教育,不但釀出退場的隱憂,由於大學過度擴充,學生素質良莠不齊,也讓昔日社會對大學生、碩博士生的尊敬消失殆盡。近十年我們經常聽聞業界大嘆找不到人才,然而我們每年不是創造出二十多萬大學畢業生、六萬多碩博士嗎?怎麼會找不到人才?這一方面固然是源於產學之間確有落差,但另一方面則是反映高學歷者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不復昔日,高學歷者身價急降,孰令致之? \n 高學歷者的身價究竟降到什麼地步?我們參考勞委會的調查可以發現,近年大學畢業生出社會工作的起薪一年不如一年。民國88年是2.8萬元,而101年已降至2.6萬元,同期間具研究所學歷者的起薪也僅由3.0萬元微升至3.1萬元。如果考慮物價漲幅,則高學歷者的實質薪資全數下滑。非但如此,如今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博碩士生為數不少,兩者合計高達20萬人,博碩士的失業率甚至比專科學歷者還高,從而去參加基層特考者有之,返鄉務農者有之,賣雞排者亦有之。 \n 十多年來台灣高等教育培養了大量的大學生、研究生,如今國內碩博士逾百萬人,大學學歷者逾四百萬人,就業人口中近三成屬於高學歷。依照人力資本理論,台灣經濟在如此雄厚的人力資本下,應該可以創造強大競爭力才是,但事實卻非如此。台灣近年經濟成長低迷,企業感嘆找不到人才,而高學歷者也感嘆學非所用,政府編列鉅額預算所培養的高學歷人才,顯然沒有轉化成為台灣經濟成長的動能。 \n 綜觀當年高教政策鬆綁所帶來的結果,既未能提升台灣的人力資本,又讓台灣高教市場面臨極大的退場壓力,既未能提升大學生的就業競爭力,又讓博碩士的實質薪資下滑,徒令高學歷者每每有椎心刺骨之痛。學成而無用武之地,不亦可悲,這是學子們的不幸,但豈非當年決策者的過失? \n 市場法則有時而窮,回想四年前漫天蓋地而來的金融海嘯,豈非市場逐利失控所致。市場法則用於商業、金融、房地產尚且會形成災難,用於教育文化豈能不出亂子。逐利之心起,愛民之心息,則教育文化初衷恐難期有成,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也是如此。這段失敗經驗,決策者必須引以為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