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濃度的搜尋結果,共356

  • 沉默殺手!體內這種物質過高 心血管疾病易發作重症

    沉默殺手!體內這種物質過高 心血管疾病易發作重症

    在新冠肺炎疫情延燒的同時,疫苗也開放接種了,但許多有心血管疾病的人相當擔心自己的病況,到底適不適合打疫苗?會不會有承受不了的副作用?在此之前,應該先了解造成心血管疾病的原因。

  • 疫苗混打可行否?重症醫:這組合抗體濃度比2劑AZ高9倍

    疫苗混打可行否?重症醫:這組合抗體濃度比2劑AZ高9倍

    新冠疫苗究竟能否混打,近日引起各界關注,胸腔重症科醫師蘇一峰今分享英國研究發現,AZ混打BNT疫苗,所產生的抗體濃度是打兩劑AZ的9倍,「結論是疫苗混打是可行的方式」。引起網友熱議,但也有網友點出2個關鍵,表示疫苗混打更嚴謹的說法應是理論上可行。 蘇一峰今(29日)在臉書分享一則英國的研究指出,英國850人混打疫苗的研究,將參與者分作四組來看,分別是「兩劑都打AZ疫苗者」、「第一劑打AZ,第二劑BNT的人」、「第一劑打BNT,第二劑打AZ者」以及「兩劑都打BNT的人」。 蘇一峰指出,上述四個組別打完疫苗後,身體產生有效抗體的平均濃度,由高至低依序為「兩劑都打BNT(14080)」、「第一劑AZ,第二劑BNT(12906)」、「第一劑BNT,第二劑AZ(7133)」,最後則是「兩劑都打AZ(1392)」。 蘇一峰表示,結論就是疫苗混打是可行的,AZ疫苗與BNT疫苗混打之後,所產生的抗體濃度是打兩劑AZ疫苗者的9倍。貼文引起網友討論,「結論是BNT比較好?」、「二次AZ好低」、「二次皆施打BNT最佳」、「感覺BNT好強」。 不過,也有網友看了之後表示,這個研究是看抗體濃度,背後的意義在於認為抗體濃度可以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而這個概念就是免疫橋接。因此認為大家根據這則研究討論是否可以混打疫苗之前,應先問自己是否可認同免疫橋接的概念。「實在不想又看到一堆人一邊罵國產疫苗採免疫橋接,一邊吵著要混打疫苗。」 另有網友看完PO文表示,這份研究基本上有達成預設目標,但要注意2件事,首先,這份研究只收50歲以上的人參加,因此50歲以下者的結果,沒人知道。再者,他用2個間接方式取代真實世界的效果,一個是抗體濃度,另一個則是測試T細胞的反應,但能否直接認定在真實世界上具有同樣好的效果,甚至是保護力變9倍?這就沒有人知道了,因此在科學上更嚴謹的說法應叫作「理論上可行」。 針對台灣是否可以混打疫苗,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不是禁止混打疫苗,只是沒有開放混打。世界上有些名人公開混打,但也有很多人沒有混打,還是要等科學證據再清楚一點。

  • 基隆男確診肺部浸潤 救命神器奏效開心比讚

    基隆男確診肺部浸潤 救命神器奏效開心比讚

    基隆一名年約63歲陳姓男子5月底確診,住進基隆長庚醫院治療,醫師照X光檢查發現其血氧濃度不到90%、肺部浸潤嚴重,情況相當危急,立即給予高流量鼻導管氧氣機治療,目前大幅改善,男子開心的在病房比讚,感謝醫護人員。 陳男5月底出現全身無力、呼吸喘等不適症狀,立即前往基隆長庚醫院掛號診察,篩檢確診,當時男子缺氧嚴重,血氧濃度不到90%、肺部浸潤嚴重,入住加護病房,院方趕緊給予高流量鼻導管氧氣機治療,維持血氧濃度,情況一度危急。 所幸陳男意志堅強,始終不放棄,在醫護人員不斷鼓勵下,歷經一個月的治療,逐漸戰勝病毒,6月28日由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醫師透過X光檢查發現,陳男肺部浸潤狀況已大幅改善,原本必須給予給予90%氧氣才能維其體內血氧濃度,目前只要給予40%氧氣,就能維持運作。 陳男漸漸恢復健康,臉上再現笑容,在病房開心的和醫護人員一起比讚,他表示,很感謝醫療團隊的努力,一直守護著民眾的健康,也感謝巿府積極防疫,在雙北疫情夾擠下,未讓疫情擴大,並守住醫療量能,相信再診療一段時間,就能康復出院,恢復正常生活。 基隆長庚醫院長賴旗俊指出,目前院內總計有10台高流量鼻導管氧氣機,包括5月疫情尚未暴發前,自行購買的4台,日前又獲捐贈2台、政府配置4台,未來重症病人有需求時,會立即給予使用,即時搶回寶貴的生命,也能超前部署,他強調,目前醫療量能無虞,請民眾放心,也呼籲做好防疫措施不必恐慌,相信大家很快能戰勝這場疫情。

  • 聯亞解盲數據 學者有些遺憾

    聯亞解盲數據 學者有些遺憾

     聯亞昨公布新冠肺炎疫苗第2期臨床試驗期中分析結果,並將於6月底提交報告給衛福部食藥署申請EUA許可。長庚大學新興病毒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指出,聯亞的中和抗體效價偏低,讓她「有些遺憾」;不過活化T細胞部分,仍須看第3期臨床試驗結果,才能知道確切保護力。  3期面對病毒才是考驗  根據聯亞第2期期中報告數據,UB-612疫苗安全性與耐受性良好,所有受試者未出現與疫苗相關的嚴重不良反應。中和抗體效價102.3,符合預期。  施信如表示,雖然不同實驗室難以比較抗體效價,但高端和聯亞數據都來自中研院,高端第2期解盲結果抗體效價662,和AZ幾乎相當,而聯亞顯然偏低;聯亞量產能力及國際布局讓人欣賞,解盲結果則讓她「有些遺憾」。  不過,聯亞強調疫苗中活化T細胞也可對抗變種病毒株Delta,效果相當,施信如表示,T細胞的表現無法以中和抗體來評估,實驗室看不出來,這部分須經第3期「真正面對病毒世界」,才能得知保護力。  她直言聯亞數據太低,必須好好思考3期臨床要怎麼布局,或考慮當其他疫苗的追加劑。  抗體血清表現不輸AZ  聯亞2期臨床計畫主持人、中國附醫副院長黃高彬表示,通常2期收案人數較多,數據會比第1期低一些,但聯亞的期中分析結果仍符合預期。他強調,這次結果不能和高端比,除非把打AZ的200多人血清及接種高端、聯亞疫苗者的血清,都放在同一個檢驗盤,才能比較。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陳秀熙則說,聯亞期中報告提供確診恢復者抗體血清數據,相較高端只跟自己的安慰劑相比,聯亞則是將康復者的抗體濃度與疫苗組、對照組比對,作法比照國際流程。  陳秀熙表示,聯亞的結果顯示中和抗體濃度和恢復者抗體血清相比有達到1倍,表示抗體濃度具有一定的效價,通常1倍就已經很不錯了,效果有相當,先前AZ第2期解盲時,其抗體血清與恢復者抗體血清相比,甚至不到1倍,因此他認為聯亞的數據「應該算是有效」。  高端EUA資料不齊要補件  對於聯亞、高端有些數據例如血清陽轉率、中和抗體效價等是否可以直接類比?食藥署署長吳秀梅表示,同個實驗室做出來的前後數據才能對比,才不會有實驗室作法與數據之間的差距,但要等聯亞送件後有詳細數據才能做,最好是從疫苗成品的免疫原性來做比較基準,聯亞2期期中報告分析後就能先送件食藥署,並進一步規畫審查EUA期程。  另高端6月15日向食藥署申請新冠疫苗專案製造(即緊急使用授權EUA),食藥署藥品組表示,經初步審查,高端送審資料不齊全,將發文請廠商盡速補件。

  • 台灣新冠死亡率3.7%超高 醫:3種人先打疫苗才能下降

    台灣新冠死亡率3.7%超高 醫:3種人先打疫苗才能下降

    國內連2天本土個案降到200例以下,但死亡率3.7%仍居高不下,這波疫情累計已經452人死亡。該如何降低這波疫情的高死亡率,重症醫師黃軒表示,國外研究皆顯示,先為醫護、高齡者、慢性病患者3大族群施打疫苗,高死亡率才能快速下降。 黃軒在臉書表示,英國研究認為,不管傳染力R值高或低,要使新冠肺炎的高死亡率下降,都必須馬上讓高齡者、慢性病患者、醫護人員這3大族群打疫苗。高年齡者和18至39歳的年輕人比較,年紀85歲以上死亡風險最高,是年輕人的10倍以上,75至84歲的死亡風險是7.67倍、65至74歳則是5.77倍。 慢性病患者中,低免疫系統者、腎臟病、肺病、心血管疾病、神經系統疾病、糖尿病的死亡風險是年輕人1.19倍至1.39倍。醫護人員則是染疫高危險族群,由於與重症的新冠患者反覆及長期相處下,可能受到較高的病毒濃度,使得醫護染疫後更容易重症、死亡。 黃軒表示,國際期刊PLOS文章也指出,研究人員計算疫苗施打策略,如何可以最快的降低高死亡數,最後得出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死亡數減少,避免醫院塞爆,避免嚴重耗損醫療資源」,因此要先搶救高齡者,尤其是80歲以上更要先打疫苗,保護醫護人員、慢性疾病者,只有這樣高死亡率才能快速下降。 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公布的最新公費疫苗接種順序,第一為醫事人員、第二是中央政府及地方防疫人員,第三為高接觸風險第一線接觸者、第四是國家隊運動員、因公外派者,第五機構、設福照顧系統及洗腎患者、第六75歲以上長者,第七軍人、憲兵及國家關鍵設施必要人員,而高風險疾病的慢性病患者及重大疾病者則僅排在第十。

  • 高端疫苗安全性數據 專家帶看詳細解讀

    高端疫苗安全性數據 專家帶看詳細解讀

    高端疫苗10日解盲,99.8%的受試者成功誘發對抗病毒的免疫記憶,然而,這是否代表能順利預防現正流行的病毒株、能否避免重症,目前均無法回答。針對是否頒布緊急使用授權,衛福部食藥署的因應方案是,要求國產疫苗試驗結果與國人接種AZ疫苗的結果進行比較、不得遜於AZ疫苗,而官方委託部立桃園醫院所做的AZ疫苗接種分析預計6月底出爐,屆時就能評估國產疫苗能否如期讓民眾接種。 高端新冠疫苗二期臨床主試驗,於今年1月22日開打,4月28日完成4,000多名受試者兩劑接種。等待28天抗體生成,由中研院P3實驗室檢測受試者血清中的野毒中和抗體效價,後續委託第三方臨床試驗受託機構、美商CRO公司進行數據分析,今日進行期間分析解盲。 高端疫苗執行副總李思賢報告兩大試驗結果重點: 1.安全性與耐受性良好,所有受試者均未出現嚴重不良反應。 2.免疫生成方面,疫苗組接種28天後,血清陽轉率(seroconversion rate)達99.8%,中和抗體的幾何平均效價(GMT titer)為662,中和抗體倍率比值是安慰劑組的163倍。其中,青壯族群(20~64歲)的反應更佳,血清陽轉率為99.9%,中和抗體幾何平均效價為733,中和抗體倍率比值為180倍。 「期間分析數據合於預期,本公司將盡快將相關文件送交至食藥署進行緊急授權使用審查,並盡速向歐盟、EMA及其他國際藥證主管機關諮詢及申請第三期臨床試驗,」李思賢總結。 ●該如何理解上述資訊? ●作為次單位重組蛋白疫苗 安全性如預期 高端疫苗是一種「次單位重組蛋白」疫苗,也就是取病原體的部分結構、以基因重組技術製成的疫苗,而這款疫苗就是以S-2P抗原搭配鋁鹽與CpG1018 佐劑製作而成。(註:S-2P抗原平台技轉自美國國衛院,S是指新冠病毒棘蛋白部位,2P則為對棘蛋白的兩個脯氨酸進行的基因修飾,使抗原結構穩定) 這類疫苗的優點是成分單純、安全性高,高端公布的報告的確彰顯這個特性,除了沒有人出現嚴重不良反應,在常見的輕微不良反應中,疫苗組的發燒率也小於百分之一、只有0.7%,專家學者紛紛表示一如預期。 ●成功誘發免疫力 但解釋資訊不足 在免疫生成性方面,疫苗組的血清陽轉率達99.8%(安慰劑組為0),台灣大學公衛學院教授陳秀熙說明,這代表打過疫苗的人當中,有99.8%的人成功誘發對抗病毒的免疫記憶。中和抗體倍率比值163倍,代表接種疫苗的效果比安慰劑組高出許多。 然而,那中和抗體的幾何平均效價(GMT titer)數值662,算高或低? 對此,陳秀熙認為參照解釋的數據不足。「第一,高端應該將第一期試驗及第二期試驗的抗體中和濃度進行對照,理論上相同產品,抗體中和濃度應該差異不大。第二,高端應該要進一步拿試驗數據跟『確診者』的血清抗體數據進行比較,但今天未見高端報告」。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感染內科主任陳彥旭也指出,原則上,中和抗體的幾何平均效價的數值越高,代表抵抗「試驗病毒株」的能力越好。但要拿高端疫苗跟其他上市疫苗進行比較,必須考慮不同人種、不同的流行病毒株等複雜情形帶來的影響,因此很難簡單說明這個數值優劣。 ●要獲緊急授權 6月底將與AZ在台效果比較 由於尚未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高端疫苗目前仍無法明確回答這款產品能帶來的保護力,即將於兩週後解盲的聯亞疫苗亦然,因此,官方要在何種條件下頒布緊急授權使用的命令,近來引發熱議。 不過,衛福部食藥署也在今日提出折衷的解決方案,上午公布國內新冠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審查標準,其中關於療效評估,將採免疫橋接(immuno-bridging)方式,也就是衡量國產疫苗誘發產生的免疫原性(中和抗體)結果,是否與國人接種國際上已核准EUA的疫苗相當;如果相當,就能佐證、支持國產疫苗療效。 衛福部食藥署於今年3月下旬就委託部立桃園醫院,蒐集200名打過AZ疫苗國人的接種數據,相關分析結果預計於6月底出爐。屆時,國產疫苗第二期臨床試驗檢體,如果經過相同實驗室、相同方法檢驗所得的中和抗體效價不遜於AZ疫苗,就可獲得緊急使用授權,讓民眾接種。 不過,如果在國產疫苗申請緊急使用授權之前,世界衛生組織(WHO)就宣布中和抗體保護力相關指標的閾值數據,那麼我國將會參考WHO標準來設定的血清反應率的比較條件。 另外,真實世界中的新冠病毒持續變異,流行的病毒株一直在變化,因此,陳秀熙期待國產疫苗未來能在實驗室中進一步進行新舊病毒株的抗體中和濃度比較,以確認疫苗在不同時期能帶來的保護力。

  • 高血糖體質是病毒培養皿 醫:糖尿病患防疫 勿犯此大錯!

    高血糖體質是病毒培養皿 醫:糖尿病患防疫 勿犯此大錯!

    根據疫情指揮中心的統計,新冠肺炎重症死亡者超過8成有慢性病史,糖尿病排第2名。國外研究發現,新冠病毒不只提高糖尿病轉成新冠肺炎重症和死亡風險,還可能誘發糖尿病,真的嗎?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延燒,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統計,重症和死亡病人大多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史。陸續有研究發現,糖尿病與新冠病毒關係密切,互相影響。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新陳代謝科主任楊宜瑱代表糖尿病學會撰文指出,新冠病毒和糖尿病兩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互相影響,並有加乘的協同作用。 楊宜瑱整理引述國外研究表示,在糖尿病人或高血糖的人,新冠病毒有2個獨特的機轉扮演重要角色,一是血管收縮素轉化酶(ACE2)接受器,它是新型冠狀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大門。新冠病毒結合ACE2受體後,才能進入細胞內大量複製增生,產生致病力。二是人體在對抗新冠病毒時,會降低ACE2的表現,達到阻止病毒進入細胞目的。急性高血糖的人身上,可以發現ACE2接受器被過度活化,造成大量病毒入侵。 不過,對於「新冠肺炎會引起糖尿病?」專業團體也有不同聲音。美國糖尿病協會(ADA)的網站回答,還沒有證據顯示,新冠肺炎會使糖尿病發作。 耕莘醫院新陳代謝科主任馬文雅指出,新冠肺炎是新興傳染病,是否會誘發糖尿病還需多一些時間的流行病學調查。從致病原因分析,第1型糖尿病主因是自體免疫細胞破壞胰島細胞,因而完全無法分泌胰島素,新冠病毒會不會也攻擊胰島細胞造成第1型糖尿病,因為第1型糖尿病患者少,僅佔糖尿病總數5%比例,後續還需觀察。 第2型糖尿病是多重致病原因,包括年齡、生活習慣、壓力、肥胖、遺傳、甚至人種等都有差異。究竟是因為疫情關係造成生活習慣改變?還是因為感染新冠病毒傷害胰島細胞而誘使糖尿病發作?又或者是因確診新冠肺炎治療如類固醇藥物而導致血糖代謝異常?必須比較疫情前、疫情後,糖尿病的發生率(新診斷病人)和盛行率(現有糖尿病人數)有沒有增長?才能有比較多數據去做糖尿病和新冠病毒之間的因果關係,或者是相關性的研究。 ●高血糖體質是病毒和細菌培養皿 糖尿病和新冠肺炎共同族群的是銀髮族。馬文雅引述糖尿病衛教學會《糖尿病年鑑》統計指出,年過65歲,每10人有4人有糖尿病;年過75歲長者,每2人有1人有糖尿病。高齡者也是新冠肺炎重症愛找的對象,疫情指揮中心的數據顯示,台灣新冠肺炎確診者,三分之一年齡超過60歲;每3位年長確診者,就有1位是重症;新冠肺炎死亡案例中,8成有慢性病,糖尿病是第2名。 糖尿病如果經常處於高血糖狀態,就像是把全身大小血管泡在高濃度糖水裡,製造出一個滋養病毒細菌壯大的環境。 全身血管內皮細胞壁發生糖化作用,誘使巨噬細胞吞食壞膽固醇堆積在血管壁上形成斑塊,造成血管發炎、狹窄;長期高血糖,身體處於慢性發炎狀態,傷害免疫系統功能,對抗病毒能力變得更困難;如果糖友還有其他共病如高血壓、高血脂,或者慢性肺病,感染新冠肺炎會比沒有慢性病的人惡化得更快,發生併發症的風險更高。 ●疫情期間糖友自行停藥,血糖飆破600 馬文雅醫師提醒,糖尿病友在疫情期間穩定控制血糖是最基本原則。最近有一位糖友,自以為糖尿病好了停用藥物,幾天後體重減輕,感覺不舒服,扎針測血糖飆破600mg/dL(糖尿病控制目標空腹應在80~130 mg/dL)。開始服藥後空腹血糖還是超過200mg/dL。 如果沒有疫情,馬醫師會請這位病人到門診調整藥物,盡快把血糖降下來。但現在病人因疫情不敢上醫院,只好用原來處方增加劑量,要求病人測血糖回報。「會傷害你的血管和身體器官的是高血糖,不是藥物,」馬文雅叮嚀,飲食、運動、藥物、血糖監控,是控制糖尿病最基本的4根支柱。 疫情期間,如果糖尿病友的病情穩定,可考慮視訊就診,或者把慢性處方箋從2個月延長到3個月,利用醫院院外得來速藥局、或社區藥局領藥。糖友可能會擔心疫情而減少至醫院做例行性的血液檢查,這時候自我血糖監測可利用血糖管理App紀錄,或透過醫院或診所的視訊診療服務,和你的糖尿病醫師、衛教師保持聯繫。

  • 高端解盲前公布EUA 匪夷所思

    高端解盲前公布EUA 匪夷所思

     高端疫苗前天解盲,但衛福部食藥署卻在同日上午搶先公布緊急使用授權標準(EUA),國政基金會永續發展組召集人陳宜民表示,日前質疑「二期沒解盲,政府就下單」的高端計畫總主持人、台大醫師謝思民為何沒出席解盲記者會?此外,EUA審查標準跟解盲同一天,是否太剛好了,有量身訂作之嫌,令人「匪夷所思」。  緊急授權標準 太剛好  同時也是流行病學專家的陳宜民指出,食藥署在高端解盲前不到12小時公布EUA標準,時機敏感。去年聯亞原預計第1期收案60幾人、第2期80幾人,再進入第3期,但食藥署當時要求第2期收案3000人以上就緊急授權,如果當時食藥署已下指導棋,為何沒在當時就把EUA的標準定下來,而是等到現在才說?  陳宜民表示,中和抗體幾何平均效價比值(GMT)是將每個受試者的血清檢體10倍、10倍稀釋,和適量的病毒一起,例如1萬隻、100萬隻,培養後放到細胞,細胞有ACE2的受體,如8倍就能中和,稀釋到16倍則沒辦法,就可以知道效價是8倍,得到之後做平均就會得到指數。他質疑食藥署為何要訂在6.7%,是不是當中有人看到了解盲結果,才訂出這個標準?  抗體濃度 挑最弱對手  食藥署後續將採中和抗體效價作為替代療效指標,要求中和抗體效價不得低於AZ疫苗。立法院昨繼續審查紓困4.0預算案,國民黨立委魯明哲質疑,若要以中和抗體為標準,應和高端一樣都用重組蛋白,與還沒上市的Novavax相比,其中和抗體濃度為3900,莫德納為800、嬌生214、輝瑞157,怎麼會找濃度僅136的AZ疫苗比較?先前說高端疫苗與莫德納疫苗是攣生兄弟,為何中和抗體效價卻挑最弱的比較?  衛福部長陳時中說,因為國內之前只有接種AZ疫苗,國內現在有辦法做的,現在有人接種AZ疫苗,之前打第一劑就開始做相關研究。輝瑞的抗體濃度為157,國產疫苗會比這個高,但中和抗體的橋接性要由專家認定;近來有相關研究發現,中和抗體跟保護力有正相關。  食藥署解釋 純屬巧合  食藥署長吳秀梅指出,EUA的審查標準早在5月份就已召開專家會議討論決定,「只是有一些行政程序要跑,才剛好在10日對外公布」,因此與高端解盲同日純屬巧合。  謝思民日前在臉書上表示,莫德納、輝瑞、AZ疫苗都有做三期人體試驗,建議政府若想今年達成群體免疫,還是要多進口歐美疫苗,他更表示不能理解為什麼還沒解盲成功,政府就先下單500萬劑。不過謝思民的臉書後來關閉。日前高端解盲記者會未見到謝思明,亦引發陳宜民好奇。  謝思民昨日回應表示,當天主要是上市公司的重大訊息發表,是金管會所要求對投資人的公開資訊,而非學術發表,因此未出席。

  • 頭條揭密》刺胳針:輝瑞疫苗對變異毒株效力轉弱 建議補針

    頭條揭密》刺胳針:輝瑞疫苗對變異毒株效力轉弱 建議補針

    新冠病毒傳播力大、變異能力強乃眾所周知,現在醫學界更證實在印度發現的Delta變種毒株能造成輝瑞疫苗的保護力下降,因此建議已接種者要補加強針。而在造成廣州社區感染的Delta毒株也同時在潛伏期、重症與死亡率等數據上與其他毒株出現明顯差異,已有不少已接種滅活疫苗的大陸民眾感染Delta毒株。由於廣州疫情與台灣疫情有太多相似之處,實在讓人懷疑Delta毒株是否已在台灣出現,以及未來是否會影響台灣民眾接種阿斯利康(AZ)疫苗保護力。 最近醫學權威期刊《刺胳針》刊登來自英國法蘭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團隊針對輝瑞疫苗的研究報告,報告指出,輝瑞疫苗在人體內對印度發現的Delta毒株(B.1.617.2)產生的抗體水準較低。因此,建議英國在今年秋季對已接種疫苗的民眾再補打加強針。 這項研究是針對輝瑞疫苗在人體內對原始新冠毒株、Alpha(英國發現的B.1.1.7)、Beta(於南非發現的B.1.351)與Delta共3種變異毒株產生的中和抗體研究,分析了250名年齡在33~52歲的成人接種第一劑疫苗3個月後體內中和抗體濃度,研究發現,完全接種2劑輝瑞疫苗的成年人,對原始毒株產生的抗體,比對Delta毒株的抗體高6倍,比對Beta毒株的抗體高5倍,比對Alpha毒株的抗體高6倍。而只接種1劑輝瑞疫苗的人,體內產生的變種抗體濃度更低。其中對原始毒株有79%會產生的抗體,對Alpha毒株有50%產生的抗體,對Delta毒株降至32%,對Beta毒株則只剩25%。 該團隊表示,此項研究還在進行中,他們將繼續研究阿斯利康AZ疫苗在人體內的抗體水準。 英國目前已有4成以上民眾接種2劑疫苗,主要種類包括輝瑞、莫德納與AZ疫苗,兩2者為mRNA疫苗,後者為腺病毒疫苗。隨著疫苗接種展開,英國疫情也持續下降,但最近2周略有反彈,英國衛生部門發現,反彈疫情主要是Delta毒株造成,因此近期第4度解封後將要求民眾持續遵守社交距離與防疫規定。 另外近期在廣州發生的社區感染疫情也有新的數據出現。這次境外輸入的Delta毒株造成本土社區感染,從5月21日發現至今已有140例確診,傳播相當快速。廣東防疫專家張忠德等人分析這次疫情的特點時說,這次疫情患者病徵與過去有幾個明顯的差異: 1.以前病徵出現發燒的不多,但這次發燒比例高達80%,而且發燒溫度特別高,顯示病毒量極多,病毒下降速度很慢。 2.相較於過去疫情,這波感染Delta毒株疫情進入重症和病危的患者比例偏高,大約有10%到12%轉為重症或病危。 3.除了病毒傳播快,感染後病情發展更快,經常出現3天或更短時間內就轉為重症,症狀也更明顯。 眼尖的人可能會發現,近期在台灣的疫情新聞中頻繁被提出討論的幾個特點:傳播快速、病毒量高、病情發展快(2~3天內轉為重症)、重症及死亡率高,這些現象與廣州疫情的特點有很多相似之處。雖然目前疫情指揮中心仍表示目前流行的是是Alpha毒株,但感染者出現這些極相近的病徵,讓人不得不懷疑是否有其他毒株同時潛伏在民眾間傳播。 近來大陸也有研究人員公布了一些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對疫苗保護力影響的研究,尤其是目前在大陸與其他國家廣為使用的國藥與科興滅活疫苗。尤其是在大量接種滅活疫苗的智利與蒙古國,在疫苗高接種率的狀態下,確診人數仍一波接一波地升高,其間除過早放寬防控措施之外,是否有變種病毒影響疫苗效力問題,仍值得研究。如果確定未來需要補加強針,以台灣疫苗短缺狀況,要打1劑都到處求爺爺告奶奶,若要打到3劑,恐怕拖到明年都還打不完。加上死亡率又這麼高,還不知要丟失多少寶貴的人命。

  • 高端解盲到底在說啥?黃暐瀚8字超精闢神解析

    高端解盲到底在說啥?黃暐瀚8字超精闢神解析

    高端疫苗二期臨床實驗數據昨日(10)下午公布解盲「成功」,引發各界關注。媒體人黃暐瀚指出,整場記者會簡單說就是「四個沒有、一個不會」,包括「沒有國際標準」、「沒有保護力」、「沒有抗體濃度」、「沒有辦法出國」,以及「不會傷害身體」。 黃暐瀚今日在臉書發文表示,高端昨天解盲了,不知大家有沒有看記者會,又或是有看懂嗎?簡單說,整場記者會能用「四個沒有,一個不會」概括: 1、沒有國際標準:不做二期,免疫橋接取代三期,這是WHO有討論的方式,往年流感疫苗,也採用這個做法。但,現在討論的是「新冠疫苗」,目前世界六大獲得WHO認證的疫苗,都做了三期,高端沒有。這個免疫橋接血清抗體對照方式,能不能被WHO接受?有機會,但目前,這不是「國際標準」,必須明白。 2、沒有保護力:誠如他一直以來跟大家說的,因為沒有「三期臨床試驗」,所以不會有「保護力」這個東西。眾所周知,各大疫苗的保護力,BNT94.6%、Moderna94.1%、AZ70%、JJ66%、國藥72%、科興50%、Novavax89%。高端多少?不知道。沒有國產疫苗的保護力數據(因為台灣不是高感染疫區,沒有三期施作條件),所以,保護力未知。 3、沒有抗體濃度:沒有三期,但可以參考「抗體濃度」。一個自然感染新冠疫情的人,如果痊癒,身上會產生抗體,這個自然抗體值,設定為「1」,BNT、Moderna的施打後抗體濃度,可以達到2-4,高於自然值,AZ大約0.6,科興0.2。高端是多少?也還不知道,所以是不是「施打之後效果跟AZ差不多?」得等高端公布「抗體濃度」之後,才能知道。 4、沒有辦法出國:因為無法獲得國際認證,即使七月台灣FDA給予EUA緊急授權,國人也無法以此獲得「世界邊境管制解封」,對於有國際旅遊、商務出差需求的人來說,至關重要,必須知道。 5、「不會傷害身體」:昨天最慶幸的消息,就是高端疫苗,對人體「影響極小」,不管是發燒、頭痛這類的反應,都比國際大廠疫苗,低了很多,這跟他是「蛋白質次單位」疫苗有關(Novavax也是這型)。 綜觀以上,黃暐瀚坦言:「結論就是,『四個沒有、一個不會』,如果七月之後,真的授權上路,打與不打,大家要自己想清楚了。」

  • 國產疫苗中和抗體效價為何和AZ相比? 陳時中:因國內現在只有打AZ

    國產疫苗中和抗體效價為何和AZ相比? 陳時中:因國內現在只有打AZ

    高端疫苗宣布解盲成功,食藥署後續將採中和抗體效價作為替代保護力指標,要求中和抗體效價不得低於AZ疫苗。藍委魯明哲今天質疑,先前說高端疫苗與莫德納疫苗是攣生兄弟,為何挑最弱的比較?衛福部長陳時中說,因為這是國內現在有辦法做的,現在有人接種AZ疫苗,之前打第一劑就開始做相關研究。 魯明哲質疑,先前宣傳國產疫苗是莫德納疫苗的攣生兄弟,中和抗體效價卻和AZ疫苗相比,如同看起來要端出大菜,以為要和五星級餐廳比較,結果確和旁邊的快炒店相比,且交給專家學者認定,台灣恐創下世界先例。 魯明哲進一步質問,若要以中和抗體為標準,應和高端一樣都用重組蛋白,也還沒上市的Novavax相比,其中和抗體濃度為3900,莫德納有800、嬌生214、輝瑞157,怎麼會找濃度僅136的AZ疫苗比較? 衛福部長陳時中說,輝瑞的抗體濃度為157,國產疫苗會比這個高,但中和抗體的橋接性要由專家認定。 另外,魯明哲還說,衛福部報告提到,據國際臨床實驗顯示mRNA疫苗才能安全、有效處理病毒株快速變異,上選如莫德納與輝瑞,國內技術都是重組蛋白,開發期程較長,不易應付突變的新冠肺炎,但現在變種病毒層出不窮,高端疫苗讓人擔心。 陳時中坦言,國產疫苗的保護力還要觀察;未來mRNA製造也是重要的事情,去年還沒有這個能力,今天中研院有相關開發的實驗性能力,準備跟國外談代工。 藍委吳怡玎也問到,Novavax的抗體效價是高端的5、6倍以上,若高端疫苗沒有做三期試驗,人們真的難以相信保護力能和中和抗體效價成正比。陳時中說,近來有相關研究發現,中和抗體跟保護力有正相關;這半年來相關研究變多,相信科學家與審查委員可替大家做比較好的判斷,確認兩者關聯性。

  • 高端保護力 部分專家態度保留

    高端保護力 部分專家態度保留

     高端疫苗昨天公布新冠疫苗二期臨床試驗數據,指出該試驗「解盲成功」,其中不分年齡的受試者中和抗體效價(GMT Titer)達662,中和抗體倍率比值(GMT Ratio)為163,看似高出莫德納、AZ疫苗的成績,但國內專家指出,中和抗體效價數據不代表實際的保護力,台大公衛學者陳秀熙也指出,這次高端並未公布「確診者的恢復抗體血清」,以及「二期橋接三期」的實際成果,因此對疫苗的保護力持保留態度。  美EUA指引22頁 我僅2頁  台大醫學系教授黃韻如則對昨日公布的EUA審核標準提出多項質疑,食藥署選擇在高端解盲當日公布,而不是在更早的專家會議有決議之後公布,時間點相當讓人有想像空間;美國FDA公布的EUA指引,內容分為九個章節與兩個附錄,詳載完整的背景、法規沿革、標準、以及各分項建議,共計22頁,但昨天食藥署公布的免疫橋接分析,卻只有兩張簡短的簡報,沒有提供免疫橋接分析方法學及相關的規範細節。  有臨床專家指出,高端公布的中和抗體效價數據,並不代表疫苗的真實保護力,最關鍵的原因在於,每一間實驗室的驗證方法,以及所選用的試劑都不相同,因此做出來的數字很可能會有落差,而且疫苗的產出是為了要防重症,這部分數據不是光靠實驗室的數據比對就能推論,還是要進到真正的臨床試驗才能驗證。  陳秀熙則說明,國外在進行一、二期合併實驗時,都會多出一組確診者的恢復抗體血清數據,將康復者的抗體濃度與疫苗組、對照組進行比對,但高端昨天公布的資料中並沒有這樣的數字,至於免疫橋接的部份,也沒有所謂「二期橋接三期」的實際結果,因此對疫苗的保護力持保留態度。  嚴謹性不足 並非不能用  中研院院士何美鄉也指出,直接應用AZ、莫德納等疫苗的中和抗體來當做後繼疫苗保護性的審核比較基準,確實是科學上的嚴謹性不足,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是依循過往流感疫苗的先例,建立一個標準化的中和抗體檢驗方法,其中包括提供接種過AZ、莫德納等接種後的血清當標準品。  但何美鄉也說,在WHO還未訂出血清標準品的此時,國內疫情又急需透過一些科學方法,在沒有第三期臨床資料之際來加速查核,就必須由食藥署挺身而出蒐集已經接種AZ疫苗的血清來當標準品,再與國產疫苗受試者進行比較,只要中和效價不比AZ差,那也沒有不能用的理由。

  • 高端疫苗解盲成功 郭正亮爆眉角

    高端疫苗解盲成功 郭正亮爆眉角

    高端新冠肺炎疫苗10日解盲成功,公布二期臨床數據,結果顯示,安全性與耐受性良好,所有受試者未出現疫苗相關嚴重不良反應;高端將送交至食藥署進行EUA緊急授權使用審查及申請第三期臨床試驗。前民進黨立委郭正亮指出,高端為什麼不說疫苗的療效有多少,因為在醫學上不能這樣用字,可是疫苗講求的就是療效。 郭正亮10日在政論節目《新聞大白話》中表示,高端的用語是耐受性良好、免疫原性優良,不然就是抗原濃度高。但高端為什麼不乾脆說療效多少,因他們不敢講,他們知道在醫學上不能這樣用字;可是疫苗講求的就是療效。到時高端就會碰到「一個挑戰」,因為即將量產,若未來有人施打疫苗後還是確診;因原本就有一群人對這種疫苗抱持懷疑態度,所以一旦有這種案例就會被凸顯。 郭正亮舉例表示,比如有一個人在美國打了兩劑輝瑞疫苗,結果回來台灣確診,但這樣的機率大概只有5%,因為輝瑞有它的療效,免疫力達95%。 郭正亮指出,越南本來疫情跟我們一樣好,最近轉為比較嚴重。越南疫苗的到貨率也很差,只到了294萬劑,越南人口有9800萬,所以很急,越南政府現在透過36家企業到處找貨。越南在採購疫苗的同時,雖然也有國產疫苗,可是它要求做三期試驗,有13000人的受試者,但還是不能上市;所以越南還是拚採購到貨,甚至去跟俄羅斯談代工,可說是採購、代工、國產三管並進。

  • 國民黨樂見高端疫苗解盲 再問防護力與何時獲國際認證?

    國民黨樂見高端疫苗解盲 再問防護力與何時獲國際認證?

    國產高端疫苗今天宣布解盲成功,將申請緊急授權,國民黨今天表示,樂見國產疫苗的發展跨過一個重要里程碑,但在大規模推廣前,國人想知道何時能進行三期試驗,能得到國際認證,其防護力與國際上的主流疫苗對比如何,施打該疫苗是否存在健康風險等問題。 高端下午公布二期臨床數據,結果顯示安全性與耐受性良好,所有受試者未出現疫苗相關嚴重不良反應,將盡快將期間分析報告以及研發相關文件,送交到食藥署進行緊急授權使用審查,並盡速向歐盟EMA及其他國際藥證主管機關諮詢,申請第三期臨床試驗。 對此,國民黨表示,高端解盲的實驗數據,顯示該疫苗能顯著提升接種者抗體濃度,且近四千人的二期試驗,已能排除千分之一機率的安全風險,這本身是值得國人高興的事。 不過,國民黨提醒,在大規模推廣前,國人仍有許多疑問等待回答,包含高端疫苗何時會做三期試驗,何時能得到國際認證?高端疫苗的防護力,與國際上的主流疫苗對比如何?施打高端疫苗,是否存在罕見但嚴重的健康風險?面對新型變種病毒,是否也能有足夠的防護力?政府對高端的採購價格,相對於其他疫苗是否合理? 國民黨指出,疫情肆虐下,國人亟需疫苗,但需要的是「安全、有效,獲得國際認證」的疫苗;政府更不能急就章,期盼上述疑慮能儘速釐清,國人才能真正對高端疫苗感到放心,甚至驕傲。

  • 高端疫苗二期解盲大成功?台大公衛教授:我看不到保護力

    高端疫苗二期解盲大成功?台大公衛教授:我看不到保護力

    高端疫苗解盲今天(10日)下午5點召開記者會,宣布二期解盲結果成功,將盡速把資料送交至食藥署進行緊急授權(EUA)申請,有望在7月就能開打。對此台大公衛教授陳秀熙直言「看不到保護力」。 根據《EBC東森新聞》報導,陳秀熙表示,國外一、二期合併,特別在二期時,都會有一個數字叫「確診者的恢復抗體血清」,也就是所謂的抗體濃度來跟目前疫苗組、對照組做比較,但今天高端記者會所公布的資料並沒有這份數據。 陳秀熙說,高端用免疫橋接測中和抗體作為替代療效指標的方法是不錯的,但直到現在就連WHO都沒有公布數據,台灣怎麼可以關起門自己喊成功:「橋接的正式報告內,並沒有真正說到所謂二級橋接三級的實際結果」,對於高端疫苗保護力存疑。 對於高端二期解盲,不只網路戰翻,就連醫師也分兩派,有些醫師看好,但也有醫師存疑,認為高端宣布解盲的當天早上才公布EUA標準,不免有先射箭再畫靶的疑慮。

  • 高端疫苗解盲成功 藍營大咖爆蔡政府有5件事沒說

    高端疫苗解盲成功 藍營大咖爆蔡政府有5件事沒說

    國產疫苗廠商高端今宣布國產疫苗二期解盲成功,國民黨立委兼黨主席江啟臣坦言,疫苗是戰略物資,但政府在大規模推廣前,卻有5個問題尚未解決,第一,何時會做三期試驗,如何做?何時能得到國際認證?第二,防護力,與國際上的主流疫苗對比如何?第三、疫苗,是否仍存在罕見但嚴重的健康風險?第四,面對新型變種病毒,疫苗防護力如何?第五,採購價是否合理?   江啟臣10日臉書貼文表示,高端解盲的實驗數據,顯示該疫苗能顯著提升接種者抗體濃度;且近四千人的二期試驗,已能排除千分之一機率的安全風險。這本身是值得國人高興的事,不過在大規模推廣前,國人仍有許多疑問等待回答。例如: 一、高端疫苗何時會做三期試驗,如何做?何時能得到國際認證? 二、高端疫苗的防護力,與國際上的主流疫苗對比如何? 三、施打高端疫苗,是否仍存在罕見但嚴重的健康風險? 四、面對新型變種病毒,高端疫苗是否也能有足夠防護力? 五、政府對高端的採購價,相對於其他疫苗是否合理? 江啟臣強調,疫情肆虐下,國人急需疫苗,但需要的是「安全、有效,獲得國際認證」的疫苗;政府不能急就章。前述五點疑慮,期待能儘速釐清,國人才能真正對高端疫苗感到放心,甚至驕傲。

  • 哪種疫苗可以混打?柯文哲曝先後打這兩支效果更好

    哪種疫苗可以混打?柯文哲曝先後打這兩支效果更好

    (17:25更新)行政院長蘇貞昌今(8)日在立法院指出,目前台灣共取得211萬劑進口疫苗,其中第三批AZ疫苗41萬劑均已配撥,15萬劑的莫德納疫苗明起開始施打。對於疫苗陸續到位,民眾好奇不同廠牌的疫苗是否可以混打?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解答,先打AZ、再打BNT(輝瑞)或莫德納,有論文表示效果更好。 新冠肺炎疫苗陸續到貨,不只有AZ疫苗外,莫德納疫苗預計9日開打,對於疫苗是否可以混打,柯文哲認為,先打AZ疫苗再打BNT(輝瑞)或莫德納疫苗,「效果甚至更好」,比兩次都打AZ疫苗的抗體濃度高。 柯文哲表示,這個科學問題、科學解決,針對是否可以混打,很多論文顯示,若先打AZ疫苗後,後面再打BNT或莫德納疫苗,效果甚至會更好,抗體濃度會比兩次施打AZ疫苗更高,但若先施打BNT或莫德納疫苗後,再打AZ疫苗,目前沒有看到論文。 柯文哲指出,論文是按照實際案例來寫,AZ疫苗比較早上市,先接種後面再打輝瑞或莫德納應是可以的,只是倒過來的打法,目前他還沒看到相關論文。 柯文哲認為,先打AZ後打莫德納是可以的,其他目前沒科學證據,但目前台灣僅有AZ疫苗,所以不用煩惱這問題,等到真的有很多疫苗時再來煩惱。

  • 高端疫苗解盲倒數 知情人士爆1關鍵:沒有疫苗保護力比率

    高端疫苗解盲倒數 知情人士爆1關鍵:沒有疫苗保護力比率

    高端疫苗第二期臨床試驗最快6月10日解盲,但解盲前夕卻連爆爭議,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昨傳出已請辭疫苗審查委員會委員,並直言若依國際標準國產疫苗7月絕不可能取得緊急使用授權,生醫界知情人士也說,二期臨床試驗是生物活性試驗,試驗結果只會有疫苗安全性及中和抗體濃度,到第三期才有外界最關注的疫苗保護力數據。 高端疫苗第二期臨床試驗解盲在即,蔡英文總統多次公開宣示,國產疫苗7月開打,但生醫界知情人士表示,疫苗第二期臨床試驗是「生物活性試驗」,用於分析藥物或治療「理論上」會引起的人體反應,如產生抗體、血液數值改變等,也就是確保疫苗的安全性。要等到第三期的「療效試驗」,才是真正決定治療是否有效的階段,屆時才會有外界最關心的疫苗保護力比率。因此即使高端二期臨床試驗解盲結果是正向的,也不代表疫苗有足夠保護力。 此外,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昨驚傳已請辭疫苗審查委員會委員,理由是擔心疫苗審查委員會難以秉持獨立性和專業性,陳培哲日前受訪時曾表示,多數國家研發疫苗,策略都是分散風險,採取2、3個技術平台,「台灣都賭在蛋白質,民進黨政府就是不相信科學!」因為高端、聯亞專長在滅活疫苗,但這次卻都做蛋白質次單位疫苗,根本不是他們的專長,政府發展國產疫苗的政策、執行力、政策科學評估面,通通有問題。直言高端疫苗要在7月通過EUA緊急授權,取得國際認證,根本沒辦法,就是被總統逼的。 在此之前,高端疫苗總主持人、台大醫院感染科醫師謝思民曾在臉書PO文,不解「為什麼二期還沒解盲成功,政府就買了500萬劑」,此文引起網友廣大迴響,但謝的臉書隨即關閉,留下更多疑點。 對於外界質疑,高端發表聲明,指出二期資料解盲後,試驗結果會呈報主管機關審查,並解釋中央的預採購合約,會在疫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符合標準,取得主管機關認可才會交貨,未來也會加速執行符合國際規範三期臨床試驗,以取得國際認證為目標。

  • 三期才知保護力 找出副作用

    三期才知保護力 找出副作用

     衛福部與高端簽約預購500萬劑新冠疫苗,因未做三期臨床試驗而遭質疑。高端疫苗昨發聲明稿,強調二期臨床結果若符合預期,將加速執行符合國際規範的三期臨床試驗,以取得「國際認證」為目標。對於外界最關切的二期臨床解盲細節,高端不願多作說明,僅表示依食藥署規範執行,資料解盲後,試驗結果將呈交主管機關審查。  前台大感染科醫師林氏璧表示,若只看一、二期3000多名受試者的臨床資料,恐怕會漏掉五千分之一甚至是萬分之一的副作用。至於一、二、三期臨床試驗究竟有哪些目的?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管制中心副院長黃高彬說明,第一期臨床試驗主要看的是疫苗安全性,以及疫苗施打進人體後是否有抗體反應,受試人數一般而言就是數十人。  第二期臨床試驗則進一步測試不同的疫苗劑量,黃高彬說,一般來說會分成3種劑量測試,看哪1種劑量的抗體反應最好,同時也測試疫苗在不同劑量中的安全性。由於測驗項目頗多,因此所需人數也會擴大到數百人。  第三期臨床試驗則要找出抗體濃度及血清陽轉率。黃高彬指出,目前各國通過緊急使用授權的疫苗,都是直接將施打疫苗組與未施打疫苗組放在感染環境中測試,統計疫苗的有效性也就是保護力,這階段通常受試人數會高達數萬人,也能統計出疫苗副作用。  他表示,國際間還有另一種作法,就是將已獲核准的疫苗拿來與國產疫苗捉對比較,看兩者間誰產生的抗體濃度較高,來決定是否要讓國產疫苗通過緊急使用授權。

  • 多一個健身理由 新冠重症者往往睪固酮濃度過低

    多一個健身理由 新冠重症者往往睪固酮濃度過低

    為了解睪固酮、雌二醇與似胰島素生長因子Ⅰ(IGF-1)等激素的濃度,與新冠肺炎患者的症狀嚴重程度是否有關聯性,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研究團隊召集了152名新冠肺炎患者,在不同時間點測量患者體內睪固酮素與發研細胞素的濃度。結果發現,相較於病情較輕微者,重症的男性患者血液中的睪固酮濃度往往較低。 這份研究成果已發表於2021年5月份的《美國醫學會期刊》網路開放版。論文中指出,在整個大流行期間,臨床證據顯示平均來說,感染新冠肺炎的男性往往較女性更容易轉為重症患者。科學家認為,這可能是因為男女之間荷爾蒙差異使然;部分論文更直指,男性較女性擁有濃度更高的睪固酮素,故更容易促成病情的惡化。 為釐清高濃度睪固酮素是否容易讓新冠肺炎的患者轉為重症,華盛頓大學研究團隊召集152名新冠肺炎患者,進行為期2個月的實驗。其中,男性90人、女性62人,平均年齡為63歲,143名患者(佔總數的94.1%)住院治療。研究團隊分別在第3天、第7天、第14天與第25天,測量參與者的睪固酮素、雌二醇(由人體產生的雌激素)與IGF-1(與胰島素類似的重要生長激素)的水平。 結果發現,針對女性參與者,這三種激素的濃度都不影響病情的嚴重性;至於男性,其血液中睪固酮水平與新冠肺炎病情的嚴重程度相關。一般而言,正常成年男性血液中的睪固酮水平為250 ng/dL,低於此則為低睪固酮濃度。 然而,研究團隊發現,在剛入院時,相較於病情較輕微的男性,睪固酮濃度平均為151 ng/dL,入院即重症的男性患者,睪固酮濃度僅有53 ng/dL。到了住院第3日,病情最嚴重的男性平均睪固酮濃度僅剩19 ng/dL。 睪固酮水平愈低,病情往往愈嚴重;研究團隊甚至發現,睪固酮濃度最低的患者,往往使用呼吸器的比例也最高,需要進入重症病房,甚至死亡。在研究期間,約37名患者(其中25人為男性)死亡。 研究團隊認為,這項實驗顛覆過往認為高睪固酮濃度往往加劇病情的看法,而將病情惡化的可能原因,指向睪固酮濃度過低。不過,這項研究仍不能證實低睪固酮濃度,就是病情惡化的兇手,很可能濃度降低是其他因果現象的結果,因而須進一步的實驗佐證。儘管如此,研究團隊仍進行一系列的臨床研究,藉由操作睪固酮濃度來治療罹患新冠肺炎的男性,或是透過觀察睪固酮濃度來判斷患者病情在未來幾天是否會惡化。 研究團隊還警告,睪固酮濃度還影響其他風險因素。如身體老化、肥胖與糖尿病,往往與低睪固酮濃度有關,而這些慢性疾病往往容易提升新冠肺炎惡化的風險,不可不慎。 那麼一般人該如何提升睪固酮濃度,以避免自己在罹患新冠肺炎時病情容易惡化呢?現有文獻指出,經常進行肌力訓練、補充充分蛋白質、多吃好油脂、完整的睡眠品質、減輕生活中壓力,以及減少酒精的攝取,這些都有助於提升睪固酮的濃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