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祖的搜尋結果,共02

  • 高祖故里沛縣 盡述古韻今風

    高祖故里沛縣 盡述古韻今風

     5月18日,第十二屆劉邦文化節在江蘇省徐州市沛縣開幕。據悉,劉邦文化節自1996年起每兩年舉辦一次,成為沛縣極具影響力的文化品牌、文藝精品和特色文化展示平台。 \n 「千古龍飛地,一代帝王鄉。」兩千多年前,就在沛縣這塊英雄輩出的熱土上,誕生了中國第一位農民皇帝漢高祖劉邦。高祖劉邦以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和經天緯地的雄才大略,開創了泱泱四百年大漢基業,開啟了中華民族的空前盛世。作為布衣天子的劉邦,他所傳承的文化,既是帝王文化,又是平民文化;既是個體文化,又是民族文化;既是地方文化,又是國家文化。如今,沛縣的實力不僅在經濟上,更在城市凝聚力上。這種凝聚力更多的來源於當地百姓對城市文化的理解與認同,來源於文化的感召。 \n 回眸過往,文化搭台經濟唱戲再鑄大風新韻 \n 以一個「歷史」為背景,以一名「古人」為主題,22年前的1996年,也是5月18日,第一屆中國沛縣劉邦文化節在沛縣漢城文化廣場隆重舉行,開啟了以「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為主要特徵的沛縣劉邦文化節的先河,在沛縣乃至全大陸經濟、文化發展歷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當日,400多位客商和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20餘所高校、科研單位的40多位專家應邀參加了同期舉辦的經貿洽談會。翌日,簽訂正式合同11項,總投資4300萬美元,合同利用外資1000萬美元。與此同時,中國第一部以廣場藝術演出表現歷史人物業績的大型音舞詩《大風賦》在漢城公園景區內漢魂宮前拉開帷幕,漢高祖劉邦叱吒風雲、波瀾壯闊的人生歷程在這裡再現。厚植在這片古沛大地上的文化內涵,那熔鑄著敢於擔當、敢於創新、敢寫第一的人文精神從未褪色,在新時代高品質發展的指引下,煥然新生,源遠流長。 \n 還看今朝,政府主導社團主辦打造文化品牌 \n 「歷數已經成功舉辦了十二屆的劉邦文化節,活動本身表現出了更多新的特點。」作為一名從1998年第二屆劉邦文化節就開始參與劉邦文化節的「老文化人」,沛縣節慶文化研究會祕書長焦傳坤幾乎親歷了每屆劉邦文化節。本屆文化節上,他更是作為主辦方負責人,親自主持漢高祖劉邦祭祀大典等活動。焦傳坤表示,與早期相比,如今的劉邦文化節更加成熟、自信,品牌影響力也越來越大,自第十屆劉邦文化節開始,辦節的主體由政府轉為了民間社團組織,形成了政府主導、社團主辦、市場運作、社會參與的新格局。辦節的指導思想,也從最早的「文化搭台、經濟唱戲」變為文化與經貿互相融合、同台唱戲。老百姓在節慶活動中的期待也從明星大腕變成參與辦節、分享節慶的快樂。 \n 作為江蘇重要門戶的沛縣,從1996年開始舉辦劉邦文化節。連續22年成功舉辦的劉邦文化節,業已成為沛縣一塊響噹噹的文化品牌。文化節的成功舉辦提高了沛縣的知名度,增強了沛縣人民的開放意識,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沛縣各項事業的全面發展。 \n 展望未來,時代新風盛世華章吸引世人目光 \n 5月18日,在第十二屆劉邦文化節期間召開的「印象大風歌」2018沛縣產業發展推介大會上,總額340餘億元人民幣的30個項目集中簽約,吹響了沛縣高品質發展「新號角」。劉邦文化節給沛縣帶動了城市建設,基礎設施不斷完善,讓當地群眾更有獲得感,沛公園、劉氏會館等一系列代表漢代文化的建築拔地而起,更顯城市魅力。 \n 文化節的舉行,更是對文化本身有著極大的促進作用。每屆文化節期間,幾乎都有當地群眾自編自演、創作出獨具地方特色的節目,這其中,有不少曾斬獲省、市「五個一」工程獎,成為精品文化產品。生活在這樣一座具有濃厚文化底蘊的城市中,人們的精神狀態也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提升,「好人沛縣」、省級文明城市創建等,讓這塊崇尚好人善舉的熱土有質感更有溫度。 \n 未來,沛縣將繼續擦亮「劉邦文化節」這塊金字招牌,除了繼續挖掘沛縣當地特色文化資源,還要深度開發沛縣特色文化和縣域歷史人文資源的價值,培育和推廣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文化企業和文化產品。依託劉邦文化節現有文化品牌,努力對外推介,實現文化品牌的有效輸出,推動文化影響力向現實生產力深入轉化,以文化的大發展大繁榮推進沛縣高品質發展。

  • 過雲樓手札捐贈 澄清顧家謎團

    過雲樓手札捐贈 澄清顧家謎團

     大陸江蘇省蘇州市「過雲樓」因去年1/4珍藏古籍拍賣得2.16億元人民幣,還引起北京大學與江蘇省國寶文物爭奪戰而重獲外界矚目,過雲樓傳人顧篤璜日前將高祖顧文彬兩冊手札贈送給蘇州市檔案館,另釐清3大疑問,即家族藏書並未祕不示人;中共建政後捐書是顧公碩自願;而顧公碩之自殺係因文革受辱,對世局絕望。 \n 據《揚子晚報》4日報導,顧篤璜目前高齡86,他表示捐出高祖書札是因自己年歲已高,又忙於其他工作,所以將過雲樓創始人顧文彬給兒子的書信彙札交付給檔案館,盼能得到妥善保管與運用。 \n 家族藏書 曾只給知音看 \n 顧篤璜另廓清外界對過雲樓及顧家5代的3大質疑。首先是外界謠傳過雲樓藏書向來祕不示人,就算供閱讀也不准抄錄。顧篤璜表示,這些都屬杜撰,「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的。識者、知音、好學的人才給看。附庸風雅的人來,過雲樓有另外一套備用品給他看,既不得罪,又避免對牛彈琴。」 \n 顧篤璜另提到家族真有一條祖傳規矩,便是藏畫而不掛;「好畫捨不得掛(會損壞),而差畫又掛不出去。」 \n 第2,中共建政後,顧家不斷捐出珍藏書畫,外界懷疑是受當局施壓所致。顧篤璜表示,「什麼壓力都沒有,我們主動捐出來。」其父顧公碩當時籌設蘇州博物館,還擔任副館長,為充實館藏,不僅自己捐,還請他人捐贈。藏書畫並不容易,「家裡最好的房子是給書住、給畫住,最好的皮箱裡放的不是衣服都是書。」文物經千災百劫能流傳下來,捐給政府是最好歸宿。 \n 顧公碩大方捐書畫 \n 顧公碩夫婦在大陸文革時遭到批鬥,當晚顧公碩便由虎丘一號橋跳水自殺,對此有人謠傳他是捨不得祖傳文物遭造反派取走,但顧篤璜為父親闢謠指出,顧家是蘇州文化界最早「寄望於延安」者,自己與堂兄很早便加入中共地下活動,父親「縱容默許」。文革大吹「破四舊」邪風,顧公碩挨批鬥後,留下「士可殺,不可辱,我先走了」的遺書而自沉,顧篤璜指出乃父之死「不單單是一種氣節,更多是一種失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