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縣教師會的搜尋結果,共15

  • 官司纏身 劉亞平不改其志

     劉亞平原是高縣鄉下學校資訊老師,十多年前不滿校長作風,與家長聯手逼校長離職,從此成為教育官員眼中異類;出任教師會後更成為「爆料天王」,但直率個性也獲得不少教師支持;縣市合併後,縣教師會「改制」為高市教育產業工會,他也風光當選理事長。 \n 劉亞平以個人名義發行的網路電子報「牛奶瓶報報」,不時揭露教育界弊端,甚至連同為教師的同事違反規定,他也不假情面批判到底,也因此打響名號。 \n 爆料無數的劉亞平也因此官司纏身,朋友稱他是「無牌大律師」,資訊教育碩士班的訓練,讓他熟知如何上網查法條,加上非常仔細蒐集證據,每次出手爆料,總能提出一大堆事證與法律條文,讓對手難以招架。 \n 「對方把我們當朋友,我們就當他是朋友;如果把我們當敵人,我們也不會客氣!」這是劉亞平擔任高縣教師會理事長時,常擺在嘴邊的話語;也因他總是緊咬不放,得罪不少人,也招致無法認同的人,批評他不夠厚道。 \n 儘管如此,縣市合併後高雄縣市教師會分道揚鑣,他帶領的高縣教師會獲得七千多名教師認同,另成立高市教育產業工會,日前舉行理事長直選,在高達八成三的投票率裡,他囊括了九成三選票的驚人紀錄,讓他風光當選第一屆理事長。

  • 組工會 高縣教師會搶頭香

     勞動三法五一勞動節上路,教師也可組工會,高雄縣教師會籌組的「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可望成為全國第一個教師工會。不過,會員人數未過半,未來將與高雄市教師會籌組的「高雄市教師工會」合作,才能與市府教育局進行勞資協商。 \n 高雄縣市教師會原本協商合組工會,但因對理事長選舉採直選或會員代表選舉看法不同而漸行漸遠。 \n 分道揚鑣後,高雄縣教師會快馬加鞭作業,二周內號召七二八○名教師入會,並聘請前鳳山市長許智傑、前中華電信理事長張緒中等十一人組成選舉委員會。 \n 委員會四月一日開會確定選舉事宜,在不干擾校園安寧、不影響學生受教權原則下,四月十四日在全市二百所學校設投開票所,教師利用課餘及午休時間投票直選理事長、支會會長、會員代表三合一選舉,預計晚間八時前完成投開票作業。 \n 同額競選的高雄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表示,選舉辦法規定,遇同額競選,候選人必須獲總投票數三分之一以上才能當選,若未跨越門檻,將交由會員代表大會表決,得到逾半數代表支持才算當選。 \n 劉亞平說,依工會法規定,會員代表大會通知必須在十五天前寄發,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十四日就完成相關選舉,確定在全國各地教師工會中拔得頭籌。 \n 劉亞平說,工會成立後第一項工作,就是與教育局協商修訂聘約,改善舊聘約由官方主導擬定一切的傳統。 \n 不過,全市三級學校教師逾二萬人,其中國立高中職校教師有意自組工會,因此,教育產業工會或即將成立的高雄市教師工會的會員數都未過半,未能跨過勞資協商代表性的門檻。 \n 未來,教師要與教育局進行勞資協商時,勢必要兩會合作才能對話。劉亞平說「教師權益優先,會釋前嫌,一起合作」,高雄市教師會也說「合作沒有問題」。 \n 高雄市教師工會籌組作業,四月十二日收件並回收「理事長直選或會員代表選舉」問卷,五月一日召開會員大會。

  • 課輔師資外聘 高縣教師會:涉圖利廠商

     國小課後照顧又惹爭議!廿八日高縣教師會痛批,高市教育局強迫學校外聘課後照顧師資,並將鐘點費定為四百元,比校內的老師還貴了一百多元,不但涉及圖利廠商,偏鄉學校更可能因聘不到合格師資,而無法提供課後的照顧服務。 \n 教育局則發出新聞稿澄清絕無圖利廠商,強調已召開公開會議廣納意見,調降學校及廠商行政費用,並將鐘點費由原本四五○元調降為四百元,「是真正以學生、家長為照顧服務的主體,無法也不會圖利任何委辦廠商」。 \n 高雄縣教師會總幹事廖建中指出,教育部規定國小課後照顧服務人員的第一順位為「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及幼稚園合格教師」。 \n 如果是由校內的老師授課,根本不違背兼代課規定,且正式教師鐘點費,只收二六○元,校外師資鐘點費卻要四百元。 \n 「這根本是圖利補習班!」他說,原本教育局還堅持校外師資鐘點費四一○元是底線。 \n 經縣教師會反對才降價;另外,偏遠學校根本沒人想去,若教育局執意不讓校內老師授課,學校找不到外聘師資,課後照顧恐怕辦不下去。 \n 教育局強調,絕無強迫各校課後照顧服務只能外聘師資。

  • 不道歉免談!高市縣教師會鬧僵

     高雄市縣教師會合併生波,九日高市教師會召開理監事會決議,在高縣教師未道歉善意回應前,縣市合組教育產業工會事情先暫停,待雙方冷靜思考,再思考後續作為。縣市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聞訊後表示,不要再找藉口拖延,呼籲「趕快回來籌組吧,工會是大家的。」 \n 市教師會理監事在會議裡,對近日來兩會間的風風雨雨熱烈發言,有人表示雙方應先冷卻一下情緒,也有人說縣教師會已展開召募會員作業,已破壞合作默契不如分道揚鑣,有人主張以大局為重。最後作成決議,靜待縣教師會道歉,未獲善意回應前,暫停合組工會事宜,也不再針對此事對外回應。 \n 劉亞平表示,仍不放棄縣市合組工會目標,因為是大多數老師的期待。他認為,市教師會暫停合組作業理由是藉口。 \n 他也澄清,籌組作業並未有偷跑情形,一切依前兩次籌備會議決議在進行。他說,籌備會議決議流程是三月一日前登刊廣告周知會員後,三月一日起展開召募會員作業。如今卻因兩會間紛擾而遙遙無期。 \n 市教師會日前決議,要求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對批評市教師會言論道歉,縣教師會決議劉亞平不必道歉,使得雙方的合作陷入僵局。

  • 弱勢童差別補助 教師會卯教局

    弱勢童差別補助 教師會卯教局

     縣市合併,弱勢學童補助不同調!高雄縣教師會再炮轟指出,教育部提撥攜手計畫經費,替弱勢學生課後輔導,但原高市學校核定金額平均逾九成,高縣僅五成八,許多偏遠學校只能減班因應,質疑高市教育局「讓弱勢的更弱勢」。 \n 對此,教育局副局長郭金池回應,原高縣學校申請六千三百餘萬,教育部核准三千二百餘萬,原高市申請三千三百餘萬,核准二千六百餘萬,早在縣市合併前已核定,市府無權重新調配,「教師會的批評是他們搞錯了!」 \n 他說,即日起將全面清查原高縣施行經費不足的偏遠學校,校方也可主動反應,市府將盡力協助向中央爭取增加預算;若最後經費仍然不足,教育局將另覓財源支付,絕不會犧牲偏遠弱勢孩童的權益。 \n 教育部推動攜手計畫,為清寒、外配子女等弱勢且課業表現低落的孩子,提供課後補救教學;但高縣教師會昨天召開記者會痛批,原高市核定經費平均可達申請經費九二%,原高縣卻只有五八%,等於要十萬只能拿到五萬八。 \n 教師會總幹事廖建中說,部分高市國小竟能「要五毛給一塊」,例如大同國小即超過申請經費達二四八%;另外,河濱國小申請開設四班,後來雖僅核准兩班,但經費還比原申請增加近四萬元,高縣則沒有一所學校經費增加。 \n 杉林上平國小經費被砍四八%,校長陳綵凰說,只好將每周八節課減為四節,並取消寒暑假客語教學;岡山區前鋒國小經費少四十萬,教務主任陳文利說,原本十班只能開六班,即使超出人數上限,也只能委屈學生併班上課。

  • 縣市教師合組工會 下周揭曉

     高雄市教師會二日舉行各級學校教師會長會議,縣市是否合組教育產業工會成為焦點;有人主張自組、有人憂心未來如何合作,但多認為「應以大局為重」,高市教師會下周三召開理事會討論走向。高縣教師會則說「不要輕言分手」,仍期待合組工會。 \n 百餘位各級學校教師會長關心能否縣市合組工會,對連日來的紛爭各有看法。有人說「顧及高雄市教師會尊嚴」前提下來商量合作,有人認為如果合不來就自組工會,也有人擔心波折已造成雙方心結,可能影響日後雙方共事。 \n 教師會政策中心主任任懷鳴說,大多數會長都反應「應以大局為重」,這也應該是全體教師的共同的心聲。他說不論未來是分或合,最終都要回歸老師權益、學生教育的專業主軸。 \n 任懷鳴表示,下周三召開理事會討論縣市教師會是否要合組工會,應會做出分或合的決議。 \n 高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表示,兩會已召開兩次籌備會議,高雄市教師會日前片面暫停合組工會事宜,高雄縣教師會也呼籲應以大局為重,目前只能靜待高雄市的決定。

  • 教局調高國小課後行政費 遭轟

     高雄市政府教育局將國小課後行政費調高,一年向高雄縣學生家長多收兩億元,經高雄縣教師會提出抨擊後,高縣出身市議員給予聲援,市議員黃天煌呼籲縣民拒繳並打電話向市府抗議,拒絕當二等市民,市議員劉德林則要聲援高雄縣教師會,在議堂上為縣民討公道。 \n 高雄市教育局主任秘書王進焱說,教育局授權課輔費用由各校自行彈性衡量收取,原則上只要「夠用就好」。 \n 教育局指出,縣市合併前協商時,有關國小課後照顧收費標準,是依教育部標準第十及十一條規定「課後照顧服務收費基準,教師鐘點費佔總收費百分之七十為原則,行政費以佔總收費百分之卅為原則」;市府並未承諾百分之八十及百分之廿的收費標準,收費不足支應者,應優先支付鐘點費。 \n 黃天煌表示,縣民應該聲援高雄縣教師會,打電話向教育局抗議,要求依照「選前決議」方式收費,不可以「選後加收」。 \n 同時,縣民應拒繳加收的費用,表達縣民不是二等市民,也不願被當成提款機。 \n 劉德林支持高雄縣教師會提出行政訴訟,不過,他擔心行政訴訟曠日費時,而教育局怕的是抗爭,因此,他呼籲縣民採取行動,拒繳加收費用,並且打電話抗議,多管齊下才能制止市府的「鴨霸」行徑。

  • 補課沒上班挨批 高市教局:有留守

     高雄市各級學校十九日補課,教育局未全員上班,高雄縣教師會痛批放大假、放空城,質疑若發生緊急事故或有業務需求該如何處理?教育局長蔡清華澄清,各科室皆有人員留守,並以嚴厲語氣發表聲明,可以理解鞭策,但不應凡事都對立。 \n 高縣教師會總幹事廖建中昨天上午九時,偕幹部到四維辦公室洽詢幼稚園課後收費問題,卻發現局裡僅有數名留守人員,還答稱「今天不上班,你們來幹什麼?」。 \n 廖建中說,各級學校皆正常上課,教育局卻是「放空城」、「小貓沒幾隻」,質疑若校園發生緊急事故、有業務要洽詢,不知該找誰處理。為何要學校正常上班上課,教育局卻不正常上班? \n 他指出,九十九學年行事曆協調會議時即曾討論此問題,教育局也信誓旦旦會正常運作,結果卻是一干主管全不在辦公室,如何確保親師生權益。 \n 蔡清華說,周五即已通知各校四維辦公室有人員輪值留守,業務仍正常運作。 \n 他強調,雖然不在辦公室,但八時就出門,與體育處、教育局人員勘察國際馬拉松路跑四十二公里路線,推演相關細節,確保比賽順利正常舉行。 \n 稍晚,蔡清華還發表聲明,以罕見嚴厲語氣表示,教師會對於教育局鞭策他可以理解,但也沒必要凡事採取對立態度,希望大家把更多心力用在為學生造福、為高雄市教育耕耘上。

  • 課輔費漲 教師會:選後變臉

     新學期家長得多交錢!高縣教師會指出,陳菊市長選前承諾依較低標準計算國小課後輔導費用,選後突然改以鐘點費三成額外收行政費,家長每月得多交五百多元。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痛批,市府把家長當提款機,擬提行政訴訟。 \n 高雄市教育局主任秘書王進焱說,教育局授權課輔費用由各校自行彈性衡量收取,原則上只要「夠用就好」。 \n 教育局指出,縣市合併前協商時,有關國小課後照顧收費標準,是依教育部標準第十及十一條規定「課後照顧服務收費基準,教師鐘點費占總收費百分之七十為原則,行政費以佔總收費百分之卅為原則」;市府並未承諾百分之八十及百分之廿的收費標準,收費不足支應者,應優先支付鐘點費。 \n 高縣教師會昨天召開記者會指出,原高縣課後輔導費用為教師鐘點費多收二成行政費、高市則多收三成,等於高縣較優惠;去年九月底縣市政府討論縣市合併法規整併,決議合併後國小比照高中、國中,以高縣二成標準計費。 \n 「沒想到陳菊的教育團隊選前『堆笑臉』、選後『搞變臉』!」劉亞平說,今年元月十八日,教育局又宣布改回原高市三成計費,高縣教師會代表當場抗議,承辦人員回說「教育部規定就是要多收三成」。 \n 縣教師會估算,若行政費從鐘點費二成改為三成,大高雄國小加總,課輔費一年約多收三億一千五百廿三萬元;也就是學生十五人以下班級,每人每周得多交一三三元,而人數較多的班級相對影響較小。 \n 劉亞平說,原高縣轄區小校偏多,十五人以下班級比比皆是,對偏鄉學生家庭來說,每個月要增加五百多元課輔費用,卻是一筆沉重負擔。

  • 沒搭上教師會推薦 候選人想補票

     高雄縣教師會公開推薦關心教育的市議員候選人,因教師會員多達七千多人,影響力不容小覷,許多候選人眼看沒被列入名單,紛紛詢問能否「補票」再獲推薦。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說,名單已來不及增補,但肯定候選人對教育的關心。 \n 日前教師會透過傳真、電話、寫信,徵詢市議員候選人簽署「教育合作夥伴意願書」,宣示未來持續關心教育議題。十月初,教師會召開理監事會議,決定在全部十一個選區推薦涵蓋藍、綠、無黨籍十九位議員候選人。 \n 劉亞平說,教師會最近利用網站、刊物、電子報、郵寄信件、刊登廣告等方式,公開推薦教育合作夥伴,並發動七千二百位教師會員,除自己投票,還替關心教育優質議員候選人拉票,保守估計在大高雄能影響二萬多票。 \n 名單公布後,鳳山區候選人顏曉菁、仁武區吳文耀、湖內區陳明澤等人均向教師會強調,因競選團隊作業延遲,才沒有簽署教育合作伙伴意願書,但自己平時也很關心教育政策,對於來不及被列入推薦名單,皆覺得很惋惜。 \n 另外,有不少平時與教師會沒有來往候選人,也透過各區域熟識校長、老師,詢問該如何「補票」加入合作伙伴之列,顯示候選人對教師選票的重視;劉亞平表示,名單必須經過理監事同意,現在已經來不及增補。 \n 「我們樂見越來越多人關注教育!」劉亞平說,繼高縣教師會提出推薦名單後,不僅高市教師會起而效尤,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協會,也開始推薦關心環保市議員候選人,發揮團隊選票力量,促使政治人物關心公共議題。

  • 大寮國中慈輝班 教師會批像鐵幕

    大寮國中慈輝班 教師會批像鐵幕

     「宿舍有鐵窗、打籃球要老師陪同,這樣跟監獄有何不同?」高雄縣教師會炮轟大寮國中慈輝班,管理照顧全縣家庭變故學生,卻限制他們行動,上課內容也全是技職課程,「他們只是家庭功能不健全,為什麼不能與一般同學一樣上課?」 \n 面對教師會指控,大寮國中校長李水勝氣得大罵「真是教育界恥辱!」他說,裝鐵窗是安全考量,從未限制學生行動自由,上課內容也並非全是技藝訓練,「教師會刻意抹黑,對勞心勞力的慈輝班同仁是一大打擊」。 \n 高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昨天指出,大寮國中慈輝班用鐵窗把學生「關起來」,除非有老師與家長帶領才能「放封」,否則不能離開大樓;而且,大部分課程內容全是技藝訓練,剝奪孩子接受一般教育權益。 \n 李水勝為了澄清,特別帶媒體參觀慈輝班大樓,確實只有宿舍區加裝鐵門、鐵窗,教學區與行政區則是開放空間。 \n 學生宿舍約四至六人一個間房,女生宿舍門口寫著「歡迎來到溫暖的家」,還有人在房間內用玩偶用心布置。 \n 今年剛畢業的施姓學生也說,在慈輝班待四年,從未覺得行動被限制;每天下午四點半可外出打籃球,五點半回宿舍洗澡、吃飯,晚上是自由時間,常與同學聊天、看電視,也從沒見過「打籃球要老師陪同」。 \n 「對學校來說,停辦慈輝班最省事,但我們選擇全力照顧這群學生。」李水勝指出,學生集中住宿、上課是實驗模式,讓師生長期相處增進互動,孩子們更能正向發展;課業方面,技藝訓練只佔少數,其餘時間全上一般課程。 \n 慈輝班志工老師洪芳美說,這些孩子家庭背景特殊,校方特別用心關懷。先前學生心得分享時,有人擔心畢業後無法天天有飯吃,更有人離校後繼續回來探望老師、學弟妹,「如果這裡像監獄,怎還有學生要回來?」

  • 中崙連建2國中 教師會促暫緩

     縣府預計在中崙國中附近新建鳳翔國中,被高縣教師會質疑是浪費公帑;教師會廿三日再度召開記者會,建議暫緩建校計畫,等年底縣市合併後,再由大高雄市府作整體評估,決定直線距離不到五百公尺範圍內,是否真得需要兩所國中。 \n 高縣教育處表示,建校二億三千萬元預算是交通部紅毛港遷村計畫經費,因遷村地點涵蓋高雄縣市,當初曾承諾居民在高市、高縣各建一所國中,因此學校還是會建,但考量實際需求,將再評估更適當地點。 \n 教師會與縣議員徐榮延聯合舉行記者會,質疑高縣府不顧中崙國中學齡人口流失,仍執意在附近蓋新國中;而高雄市也已經利用紅毛港遷村經費三億一千萬元,興建明義國中中安分校,「中崙社區真的需要這麼多學校嗎?」 \n 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說,日前透過媒體報導後,縣府與交通部卻互踢皮球,說建校主導權屬於對方,教育處甚至聲稱校址已定「沒有轉圜餘地」;後來教師會向監察院、行政院檢舉,也未得到正面回應。 \n 劉亞平指出,國家資源與教育經費有限,高雄縣市為蓋校而蓋校有浪費公帑嫌疑;他認為縣府應暫停鳳翔國中興建計畫,等高雄縣市年底合併後,新市府再針對紅毛港遷村設校計畫,進行整體需求評估。

  • 樂學不公平 高縣教師會要提行政訴訟

    樂學不公平 高縣教師會要提行政訴訟

     高雄縣市配合教育部推動樂學計畫,不少國中生因此不需考試就能讀高中;但高縣教師會痛批,樂學計畫用「對應關係」分配錄取名額的邏輯很荒唐,造成高市錄取學生數,遠多於高雄縣,對偏遠學生很不公平,高縣教師會打算協助家長提行政訴訟,若高市府不回應,考慮接受家長委託向監察院檢舉。 \n 「樂學計畫的『對應關係』應該說是『庇蔭關係』!」高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表示,各高中用前三年學生入學較多的學校做對應,以分配錄取人數,也就是拿前三屆學生成績來決定這屆考生入學機會,毫無道理可言。 \n 他指出,雄中、雄女釋出名額不足,而前五名志願學校中,高市國中分配一百八十一個,高縣僅五十四個,差距三點三五倍;即使是高縣境內鳳山高中、鳳新高中,高市也分配到七十一個名額,高縣卻只有四十四個。 \n 對應關係分配名額 高市多於高縣 \n 今年高市國三生一萬八千多人,分配公立高中名額六百七十人,分配比例三.六六%;高縣畢業生一萬五千多人,分配名額四百十八人,比例二.七四%;他質疑制度對高縣學子不公平,但學生、家長全被矇在鼓裡。 \n 他補充,即使同一縣市,高市前金國中分配名額比例是左營國中四點九七倍;高縣寶來國中是仁武國中廿一點五三倍,但錄取的多半是原鄉附近高中,不一定符合學生期待,反而擴大各國中差距,徒增越區就讀情形。 \n 另外,樂學計畫未考量城鄉、貧富差距因素,將考生才藝、比賽紀錄列入特殊加分,對沒有錢補習才藝的弱勢學生不利;劉亞平批評,「多元入學」變成「多錢入學」、「特殊加分」也成「特權加分」。 \n 他表示,五月三日參加中正高工舉行的樂學計畫檢討會時,曾提出制度設計不良意見,但未獲高市府重視;教師會將協助學生家長提行政訴訟,若市府持續不回應,考慮接受家長委託向監察院檢舉。 \n 高縣教師會昨天開記者會,痛批高市教育局的樂學計畫是「為明星國中招生著想」;建議樂學計畫應參考大學繁星計畫,強迫前幾志願學校釋出名額,限制明星國中錄取數,以鼓勵就近入學。

  • 放任高中職合作社 教師會檢舉教部

     日前監察委員認為國中小收取代收代辦費違憲,教育部因此訂出收費基準;但高雄縣教師會痛批教育部,只把矛頭對準國中小,卻放任自己主管高中職合作社繼續獨佔經營,大賺家長血汗錢,二日向行政院、監察院檢舉教育部違法。 \n 「國中小代收代辦費僅以千計,高中職費用動輒上萬,這才是黑洞!」高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說,教育單位巧立名目向學生收取規費,透過校內合作社獨佔經營,利益竟由教職員瓜分,簡直「師道不存」。 \n 他指出,代收代辦費若透過學校公庫執行,依規定不能賺取利潤,但由合作社經手各項費用,利潤約可達兩成;廠商還會提供「盈餘、回扣」,負責管理合作社教職員每月最高可領一萬六千元,甚至比校長職務加給還多。 \n 高雄縣教師會九十四年起關注合作社問題,九十五年高縣教育處率先制訂公布「國中小學雜費及各項代收代辦費收支辦法」,規定代收代辦費由公費接手;教師會粗略估算,全縣家長一年共可省下三千萬元。 \n 最近監委調查全國學校代收代辦費,教部也明訂國中小收費基準;但劉亞平痛批這只是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至於中央主管國立高中職,學生飲料、便當、校車、教材,繼續透過合作社賺一手,大敲學生、家長竹槓。 \n 劉亞平說,今年二月代表出席「教育部與教師會座談會」,曾向教育部長吳清基當面反應,目前為止卻毫無下文;高縣教師會前天晚上已透過行政院、監察院網站,正式陳情檢舉教育部違法。

  • 劉亞平 高縣教界爆料天王

    劉亞平 高縣教界爆料天王

    人稱「牛奶瓶」的高雄縣教師會理事長劉亞平,原本是鄉下學校的資訊老師,十多年前不滿校長作風,與家長聯手在一年內趕走這名校長,從此成為教育行政官員眼中的異類,也因爭議不斷被告多達四次,是縣內出庭經驗最豐富的老師。 \n劉亞平儼然已是高雄縣教育界的「爆料天王」,他所發行的網路電子報「牛奶瓶報報」,三不五時揭露教育界弊端。許多學生、家長若對學校政策或人事有意見,也總會想到要上教師會網站投訴。 \n進入縣教師會十多年來,劉亞平不僅對外路見不平,對內若不同意戰友的作法,他也不會妥協,因此評價相當兩極。他說:「向教育部、縣政府、縣議會甚至檢調檢舉我的人不計其數,有四個案件地檢署真正成案,上法院出庭超過十餘次!」 \n熟悉劉亞平的朋友,稱他為「無牌大律師」。資訊教育碩士班畢業的他,熟知如何上網查法條,加上清晰的邏輯能力,以及尋找證據的毅力,每當出手爆料,總是提出一大堆事證與法律條文,確定自己在法律上絕對站得住腳。 \n但也因他總是緊咬爆料對象不放,無法認同的人覺得他不夠厚道,也批評他在教師會是「萬年理事長」;即使作風極具爭議,但劉亞平與他帶領的教師會,無疑已是高縣教育界一股強大的監督力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