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處攝影的搜尋結果,共04

  • 宜蘭伯朗大道 加碼辦攝影賽

    宜蘭伯朗大道 加碼辦攝影賽

    宜蘭縣冬山鄉三奇村奉尊宮旁的田間道路,有宜蘭伯朗大道、冬山伯朗大道的美譽,冬山鄉公所舉辦「高空攝影比賽」,但限定使用空拍機、拍攝影音,引起不少攝影愛好者抗議,公所今天(9日)決定加碼辦平面攝影賽,不過,加碼的賽事屏除空拍機拍攝的照片也引發討論。 \n \n宜蘭版的伯朗大道尚無電桿、路燈,在收割前黃金稻穗的美景令人印象深刻,透過臉書、網路分享,讓這條農路聲名大噪,使用空拍機拍攝的美景,也是令人驚嘆連連,公所還搭建景觀高台,讓沒有空拍機的攝影愛好者也能從高處往下拍,一覽美景。 \n \n公所舉辦「高空攝影比賽」,使用媒材是空拍機,必須拍攝片長10分鐘以內的作品,徵件至6月30日止,孰料比賽一發布,引起不少人抗議,紛紛向公所反映說「比賽為什麼只限定空拍機?」「拿相機的人更多啊!」 \n \n為此公所決定加碼辦攝影賽,徵選能呈現出「三奇伯朗大道之美」的題材,不過該不該屏除「空拍機拍攝的照片」引起內部討論,由於「高空攝影比賽」已有空拍機作為媒材,雖然限定繳交影音,但最後敲定加碼的攝影賽屏除空拍機拍攝的照片。 \n \n宜蘭攝影學會理事長李龍墉坦言,以拍攝三奇村的美景為例,一般攝影者看到空拍機可納入比賽,認為比不過空拍,容易打退堂鼓,但其實不使用空拍機也能拍出美景。李龍墉認為,如果要參加鄉公所加碼的攝影賽事,得獎的關鍵是「有故事,有內容。」 \n \n公所表示,空拍機所拍攝的三奇村美景,相當吸睛,加碼的賽事屏除空拍希望民眾能諒解,明年若再舉辦賽事擬分影音類、平面攝影類,影音類不分使用媒材,而平面攝影會考慮分一組空拍攝影,盼能盡量滿足各族群的攝影愛好者。 \n \n2017三奇稻間美徑攝影比賽第一名2萬元、第二名1.5萬元,第三名1萬元,佳作10人,獎金各1000元,拍攝期間限定6月1日至30日,收件日期7月3日至14日止,詳細收件、比賽規定辦法可參考冬山鄉觀光旅遊網。

  • 俄國正妹超大膽自拍 繽紛世界盡收眼底

    俄國正妹超大膽自拍 繽紛世界盡收眼底

    有些人為了追求刺激會像蜘蛛人一樣攀爬高樓、玩極限運動或站在高處自拍。國外有位正妹的興趣竟然是喜歡站在高處自拍,每每她拍下的照片皆讓網友心臟受不了! \n一名來自俄羅斯正妹尼古拉(Angela Nikolau),她是一名探險愛好者,但所拍攝的內容和大家不一樣,「她」則是喜歡挑戰極限,尼古拉所分享的每張照片都呈現「離地感」,她喜歡攀爬各種摩天大樓,並挑戰自己膽量,然而當尼古拉學會使用自拍神器後,則變成了雙重身分的愛好者。 \n透過她拍攝高空驚悚的鏡頭,各地美景盡收她眼底,尼古拉也將相片分享至Instagram吸引超多粉絲關注,她在IG上更是表明她自己「挑戰無極限」,關注她的粉絲竟多達10萬,喜歡她的你,不妨關注她的IG,但這位姊姊方式請別學啊!不管如何生命還是最重要。 \n

  • 宜蘭伯朗大道架攝影高台 俯瞰稻田兼顧農民出入

    宜蘭伯朗大道架攝影高台 俯瞰稻田兼顧農民出入

    宜蘭冬山鄉三奇村的三奉路因為蜿蜒穿過上百公頃稻田,被譽為「宜蘭伯朗大道」,每逢稻作結穗期總吸引大批攝影愛好者租吊車前來高空取景。 \n \n 不過,因為農路狹窄,每張美圖背後都是農民進出受影響的怨言,冬山鄉公所為了兼顧攝影者與農民權益,今年在入口處搭建攝影高台,並禁止吊車進入農路攬客。 \n \n 宜蘭伯朗大道因為蜿蜒的農路未受電桿、電線劃破天際線,保留了傳統農村景貌,而最佳取景角度的S路段,恰好位於稻田區中央,不過,道路兩端總長3公里,許多攝影愛好者都直接開車進入。不過路幅僅4米寬,一大堆車輛停放路旁,又有吊車作業,造成會車困難,往往影響到農民機具進出。 \n \n 冬山鄉長謝燦輝認為,攝影人潮可幫助推廣在地觀光,不過,農民權益也不能被犧牲,因此兩者取一個平衡點,由鄉公所出資在私人土地搭建一處高台,開放民眾上去攝影,同時禁止吊車進入攬客,維持農路順暢。 \n \n 不過,鄉公所的美意,多數攝影者似乎不領情,有人認為公所高台位置取景角度不好。仍屬意自掏腰包以每次100元代價租賃吊車到高處拍照。 \n \n 此攝影高台預計將開放2周,待稻作收割後即會拆除。

  • 奇女子莫多蒂攝影 瑪丹娜也瘋狂

    奇女子莫多蒂攝影 瑪丹娜也瘋狂

     義大利女攝影家、社會運動份子堤娜‧莫多蒂(Tina Modotti)是現代攝影的先驅者之一,她特別擅長掌握農民生活、女性表情,不過作品不多。順益原住民博物館推出堤娜莫多蒂(Tina Modotti)攝影展,展出廿六幅作品,都是她在二○年代顛峰作品。 \n 展品中的《農民集會》曾在蘇富比拍賣中以美金十八萬售出,相當於新台幣六百萬。另一幅《哀悼的女人》曾以美金十二萬賣出。歌手瑪丹娜一九九六年為了收藏她的攝影,不惜拍賣掉一輛一九六三年出廠的古董賓士轎車,更把莫多蒂的名氣及身價推到最高點。 \n 莫多蒂的影像充滿感情,對庶民的觀察特別細膩,在紀實攝影及現代攝影尚未流行的二○年代,難能可貴。《農民集會》從高處俯視一群戴著墨西哥帽的農民,雖然看不到農民的表情,畫面上像是圓形圖案的密集組合,充滿抽象趣味,但又傳達出農民群體的彷徨的情感意涵。 \n 《哀悼的女人》也是她的代表作之一,畫面構圖出現十字架的符號,女人身著喪服,面部表情壓抑悲淒,一隻手抓著另一隻手,表現出內心的掙扎。 \n 莫多蒂是個奇女子,一八九六年生於義大利,一九一三年移民美國,在舊金山擔任演員、模特兒及裁縫。貌美而才華洋溢的莫多蒂很快嶄露頭角,在洛杉磯認識了許多藝術家、詩人及政治人物,一九二一年她與攝影大師韋斯頓(Edward Weston)展開亦師亦友的戀情,開始她短暫而火花四射的攝影生涯。 \n 對政治抱持熱忱的莫多蒂,受到當時墨西哥革命的鼓舞,帶著相機與韋斯頓來到墨西哥觀察當地的民情。一九二六年莫多蒂與墨西哥畫家里維拉與芙列達‧卡蘿夫婦成為好友,並參與墨西哥文藝復興運動。她利用鏡頭觀察拍攝當地中下階層的生活及婦女樣貌,畫面極具張力,作品甚至被視為墨西哥革命的圖騰。 \n 一九三○年莫多蒂因為參與共產主義團體而被墨西哥政府驅逐出境,從此結束攝影生涯,之後她前往莫斯科受訓,成為國際共產組織的成員。一九三六年到西班牙內戰,莫多蒂又因所屬陣營戰敗輾轉逃回中美洲,正式取得墨西哥的政治庇護,可惜因心臟病發死於計程車上,得年四十六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