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魏摩蘭的搜尋結果,共01

  • 三少四壯集-越戰「敗軍之將」魏摩蘭

     魏摩蘭(William Childs Westmoreland)是近代美國受抨擊最多的將領,也是繼他的西點前輩卡斯特(George Armstrong Custer,一八七六年被印地安人打死)之後最被嘲諷的「敗軍之將」。做過西點校長的魏摩蘭,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六八年擔任駐越美軍最高指揮官,一度統率五十多萬部隊,兵員之多僅次二戰歐洲最高指揮官艾森豪統率過的百萬大軍。但美軍最後卻在越南吃了敗仗,師老兵疲,下旗歸國,南越終遭赤化。一九七五年四月,西貢淪陷時,魏摩蘭雖早已解甲還鄉,但其軍旅生涯蒙上難以洗刷的污點。 \n 魏摩蘭(二○○五年辭世,終年九十一歲)生於南卡羅萊納州,家境很好,就讀西點時表現傑出被選為學生隊「首席隊長」並獲「潘興之劍」,只有最優秀的學生才能獲得以美國陸軍名將潘興(John J. Pershing,一次大戰美國駐歐遠征軍指揮官,五星上將,一九四八年去世)為名的寶劍。魏摩蘭出身炮科,二戰時擔任炮兵營長,支援第八十二空降師(師長李奇威),一九四四年十月升任第九步兵師參謀長,韓戰時出任傘兵團長,一九五六年四十二歲時晉升少將,成為美軍最年輕的將領,兩年後升任第一○一空降師師長。魏摩蘭曾到哈佛商學院進修,亦做過陸軍參謀長泰勒的秘書。 \n 魏摩蘭做事有板有眼、為人循規蹈矩,有野心亦有目標。喜歡數字和圖表,這點癖好與越戰時代的國防部長麥納瑪拉相同,因此他們相處愉快。一九六○年,魏摩蘭出任西點校長,做了三年,大大改善西點校務。一九六二年,甘迺迪訪問西點,魏氏發現他和總統相處的時間很短,刻意囑咐幕僚和白宮接洽將時間延長一倍,甘迺迪對魏氏印象頗佳,一度考慮提名他為陸軍參謀長,軍方高層告訴總統:「你不能拔擢一個嫩幼的兩星少將當四星上將編制的陸軍參謀長。」一九六四年六月,魏摩蘭被派至越南擔任美軍副指揮官,不久即接替保羅.哈金斯升任指揮官;從此,越戰即與魏摩蘭結緣,而他也成為美國持續升高越戰的象徵符號,六○年代越戰期間最常聽到的一個字眼就是:「升高(escalate)越戰」。 \n 魏摩蘭帶兵的特色是關心部屬,一些戰史家認為他是近代最體貼部屬的將領。越戰初期,在條件欠佳的情況下,他規定官兵每天早上都能吃到熱騰騰的早餐。亦有戰史家說他治軍像經營一個公司,是個善於組織管理的將官。魏摩蘭初抵越南,對越戰前途極有信心,他憑恃的是美軍的絕對制空權和強大的火力(包括空中和地面),以及美國的尖端科技、後勤支援與雄厚的國力。魏氏堅信美國可以在短時間內殲滅在十七度以南倡亂的越共游擊隊,但以吳廷琰總統為首的西貢政府(包括他的主管情治的弟弟吳廷瑈及其妻子),腐化無能,越南軍隊又不能打仗,越共游擊隊和向南滲透的北越部隊使越南情勢一天天惡化。 \n 魏摩蘭獲詹森總統批准,開始轟炸北越,他以為北越會在B-52重轟炸機下蛋似的大舉轟炸下伏首稱臣,北越不屈。魏氏希望與北越和越共游擊隊進行大部隊正面交鋒,結果對手像地鼠一樣鑽進地下,使美軍找不到敵人,越戰變成一個沒有前線與後方的戰爭。魏氏採取「搜索與摧毀」戰術,但收效甚微。魏氏被調至越南時有一萬六千美軍,到了一九六八年已激增至五十三萬五千人。 \n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魏摩蘭向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二十九分鐘演說,對越戰信心滿滿,認為必能擊敗越共,獲得十九次熱烈掌聲。但是,全美國和全世界都知道美國很難打贏,海內外反戰浪潮越來越猛。一九六八年初越共游擊隊和北越軍隊發動「春節攻勢」(Tet Offensive),騷擾越南各地,越共死傷雖重,但已達到瓦解美軍士氣、扭轉戰局的目的。美國人民反戰趨烈,迫使詹森放棄競選連任。魏氏升任陸軍參謀長,一九七二年退役,兩年後角逐南卡州州長失敗,一九八二年與CBS打誹謗官司,和解收場。 \n 越戰始終是美國心靈中的永恆陰影,魏摩蘭則是這片陰影上的烏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