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魯賓斯的搜尋結果,共08

  • 美國之音分析報導》美中緊張之際 伯恩斯如獲任命,將是怎樣的駐華大使?(平章)

    美國之音分析報導》美中緊張之際 伯恩斯如獲任命,將是怎樣的駐華大使?(平章)

    美國媒體Axios星期五(4月16日)報導,拜登總統或將提名資深前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出任美國駐華大使。Axios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拜登政府對尼古拉斯‧伯恩斯的審查工作已進入最後階段。拜登總統或將在接下來的幾周內宣佈包括駐華大使在內的多項重要外交職位提名。 經驗豐富的明星外交官 現年65歲的伯恩斯目前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外交和國際關係教授。在此之前,他在美國外交部門服務了長達27年,橫跨從雷根到小布希四任政府,一路位至國務院三號人物,具有非常豐富的職業外交經驗。 美國外交人員協會主席、前美國駐保加利亞大使埃里克·魯賓(Eric S. Rubin)對美國之音說:「伯恩斯大使有著漫長而傑出的職業生涯,他顯然是一個真正的專家,是一代人當中最有才幹的外交官之一。」 伯恩斯的外交生涯起始於雷根政府時期。那時他先後在美國駐茅利塔尼亞大使館和美國駐埃及大使館工作,並於1985年至1987年擔任美國駐耶路撒冷總領事館的政治官員。 在老布希政府中,伯恩斯擔任蘇聯事務主任,期間參加了所有美蘇高峰會議。 進入克林頓政府時期,伯恩斯效力於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任俄羅斯、烏克蘭和歐亞事務主任,負責就美國與前蘇聯國家的關係向總統提供建議。從1995年到1997年,伯恩斯擔任國務院發言人。此後他又被克林頓總統任命為美國駐希臘大使,直至2001年7月。 小布希總統上任後,伯恩斯成為美國駐北約大使,並於2005年至2008年擔任國務院三號人物——政務次卿。在此期間,他領導了美國和印度之間的民用核協議談判以及美國與伊朗的核談判,並參與了美國與以色列的長期軍事援助協定的達成。 2008年,伯恩斯從外交部門退休,加入了科恩集團(Cohen Group)、阿斯彭戰略集團( Aspen Strategy Group)等咨詢和戰略機構,並開始在哈佛大學執教。 如果拜登提名伯恩斯擔任駐華大使,將打破延續了四任、由擅長「零售政治」的民選官員擔任駐華大使的慣例,轉而由富有外交技巧的職業外交官來擔任這一要職。 一位美國高級外交官對美國之音表示,在美中關係如此緊張和困難的時候,由伯恩斯這樣一位「傑出、知名、受人尊敬」的外交官來擔任駐華大使,「對兩國關係而言是非常積極的」。 伯恩斯如何看中國? 從伯恩斯大使的履歷來看,他在歐洲、俄羅斯、南亞和中東事務上都有豐富的實操經驗。同時,他在擔任國務院政務次卿時也直接參與了對國務院東亞局以及其他與中國有關的事務的管理。 一位曾在此期間與伯恩斯共事的美國外交人員對美國之音說,伯恩斯對中國事務非常瞭解,「他曾在一個很高的級別上負責美中關係」。 伯恩斯今年2月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表示,美中關係對美國來說是「最重要和最具挑戰性的」。他將美中關係的現狀描述為「非常激烈的競爭狀態」。他強調美國不能把二戰以來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軍事主導地位讓給中國。他同時呼應了拜登總統的說法,即美中之間是一場民主與威權國家模式的較量。 此外,伯恩斯還強調要保護美國公司不受中國在補貼、傾銷、專利法和知識產權方面的不公平對待。他曾在多個場合呼籲建立一個包括日本、北約、澳大利亞、加拿大、韓國和歐盟在內的國家聯盟,一起來向中國施壓,要求其遵守貿易規則,並在中國違反貿易規則時讓其承擔責任。 伯恩斯4月15日在布魯塞爾智庫歐洲政策中心的一場線上討論會上說,歐洲與中國達成投資協議是「戰術錯誤」。他說,「我們不能允許中國人分裂我們」。 如獲任命,伯恩斯會是一個怎樣的駐華大使? 駐華大使一貫被視為重要但艱難的職位,尤其是在美中關係日益複雜的當下。外界對於駐華大使的定位也有不同意見。 比如曾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擔任駐華大使的蒙大拿州民主黨前參議員馬克斯·鮑卡斯(Max Baucus)就認為,駐華大使應該有權代表總統進行談判,而「不僅僅是傳遞信息的人」。不過,也有很多外交屆人士認為,駐華大使的職責是「執行政策」而不是「制定政策」。 拜登政府顯然對中國問題極為重視,無論是白宮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還是國務院都有龐大的團隊在專門負責中國事務。駐華大使不僅要和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以及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合作,還需要跟氣候變化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以及國安會亞洲問題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協商。這對駐華大使而言也不失為一項挑戰。 而伯恩斯的優勢或許在於他對這些人的熟悉。伯恩斯曾是拜登2020年總統競選團隊的外交政策顧問,還曾為希拉蕊2016年總統競選提供非正式建議。在此過程中,他和布林肯、沙利文等民主黨外交政策圈內人有密切的工作關係。2014年至2017年,伯恩斯還曾在約翰·克里的外交事務政策委員會任職。 和伯恩斯相識、共事三十餘年的美國外交人員協會主席、前美國駐保加利亞大使埃里克·魯賓認為,如果獲得任命,伯恩斯會是一個「有效和顯眼」的駐華大使。 他對美國之音說:「(伯恩斯)很隨和,他是一個非常外向和有魅力的人。他喜歡和人打交道,喜歡和觀眾講話,尤其擅長和學生以及年輕人打交道。他是一個很好的演說家。所以,我認為他(如果作為駐華大使)會是非常有效、顯眼的。我覺得這正是我們現在需要的。」 另一方面,伯恩斯的職業生涯一路伴隨著各種艱難談判——從美蘇核裁軍談判到歐洲統一談判,再到美印民用核談判以及美國和伊朗的核談判等等——這讓他習慣了外交戰線的艱難,也練就了剛強的意志。 一位熟悉伯恩斯的美國高級外交官對美國之音說:「他非常友好、開放、有魅力,但他絕對是一個強硬的人。我認為,如果他獲得提名,這將是一個因素。因為無論是誰擔任這個職位,他都必須既強硬,又願意對話。」 美國駐華大使提名需要獲得國會的通過。分析人士認為,曾效力於民主、共和兩黨政府且均受到重用的伯恩斯比較容易獲得跨黨派的支持。 (本文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暗物質」研究先驅天文學家魯賓辭世 享壽88歲

    發現宇宙中存在「暗物質」的美國女天文學家維拉魯賓(Vera Rubin)聖誕節當日離世,享壽八十八歲。曾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首位女性成員的魯賓曾獲多個科學獎項,但始終與諾貝爾物理學獎無緣。 她的兒子,普林斯頓大學地球科學教授艾倫(Allan Rubin)表示,母親已患有認知障礙症多年,她是在聖誕節當天自然離世。曾任普林斯頓大學地球科學教授的魯賓發現了宇宙中有暗物質的存在,宇宙中有接近三成的暗物質,而可被觀察的物質只有不到一成。 魯賓自幼在父親的影響下,對天文學抱有濃厚的興趣,她曾先後求學於普林斯頓大學、康奈爾大學及喬治城大學。終其一生的研究生涯,魯賓曾研究了逾200個星系,她曾於1993年獲前總統克林頓頒發美國國家科學獎。 魯賓一生多數時間任職於卡內基科學研究所,到21世紀都有新發現,包括之前未知的星系。多年來,她一直被視為諾貝爾獎熱門人選,但一直淪為遺珠。許多人把魯賓從未獲得諾獎肯定,歸因於男性科學家與諾貝爾獎委員會的性別歧視。 華盛頓大學天文學家李維斯克(Emily Levesque)曾表示,暗物質的發現顛覆了天文學和宇宙概念,應該頒給魯賓諾貝爾獎。李維斯說:「諾貝爾獎創辦人諾貝爾的遺囑寫著「物理學獎是在肯定物理學界『最重要的發現』。如果暗物質不符合這樣的描述,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才符合。」 暗物質(Dark matter),是指無法通過電磁波的觀測進行研究,也就是不與電磁力產生作用的物質。人們目前只能透過重力產生的效應得知,而且已經發現宇宙中有大量暗物質的存在,對暗物質的研究是現代宇宙學和粒子物理的重要課題。

  • 若換班延遲 美太空人會在地球外投票

    若換班延遲 美太空人會在地球外投票

    美國第58屆總統選舉將於2016年11月8日舉行,目前正在國際太空站工作的美國女太空人魯賓斯(Kate Rubins),恐因下一班太空人無法如期銜接,而來不及在投票前回到地球,魯賓斯極可能會在太空站這個特殊地點投出總統選舉選票。 據《美聯社》報導,魯賓斯周四表示,她不確定自己是否能按計畫在10月底返回地球,因為一艘原定周五(23日)出發,載有新一批3名太空人的俄羅斯太空船,因技術原因至少要延遲一個月出發。 魯賓斯現在與一名俄羅斯太空人及一名日本太空人,一起在國際太空站內工作。在新一批太空人到達前,魯賓斯等人不能離開。因此,魯賓斯很有可能無法趕回地球投票。 不過,報導指出,魯賓斯已在今年7月取得缺席選票(Absentee Ballot),以免因無法返回地球而錯過投票。如果到時魯賓斯真的在太空站投票,缺席選票會列出她的地址是「接近地球軌道(Low-Earth Orbit )」。 魯賓斯表示,能夠從太空站投票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是事;她認為任何一項選舉投票都是很重要的事。

  • 升空成功 美日俄太空人前往國際太空站

    升空成功 美日俄太空人前往國際太空站

    搭載美國太空總署太空人魯賓斯(Kate Rubins)、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太空人大西卓哉和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太空人Anatoly Ivanishin的聯盟號太空船(Soyuz),今天成功的從哈薩克的貝克奴太空發射場升空,預計在太空航行兩天後與國際太空站接軌。NASA預計直播接軌的過程,連接聯盟號和國際太空站的閘門預計在周六凌晨2:50打開。 根據NASA網站,聯盟號MS-01今天早上10點左右升空成功,在接下來兩天的航行中,這三名太空人將會測試這架嶄新、升級過的聯盟號機上的先進導航雷達、電腦、高度控制推進器、先進運動控制系統等。 並且在進入國際太空站後,加入以抵達太空站的NASA太空人威廉斯(Jeffrey Williams)和俄羅斯太空人Aleksey Ovchinin和Oleg Skripochka的行列。 魯賓斯等三人在國際太空站待著的四個月中,將進行超過250種科學實驗如生物學、地球科學、人類研究、物理科學和科技發展等。魯賓斯在大學攻讀分子生物學,並且也有癌症生物學的博士學位。 根據美國麻薩諸塞州Masslive新聞網站,威廉斯、Aleksey Ovchinin和Oleg Skripochka將會在9月6號先行返回地球。在魯賓斯等三人則在任務在十月底結束時,NASA太空人Robert S. Kimbrough和俄羅斯太空人Andrei Borisenko和Sergey Ryzhikov會到國際太空站與他們會合。 魯賓斯等三人這次的任務將在國際太空站加裝第一個國際接軌轉接器,這個轉接器有內建的自動接軌系統可以在未來讓無人或載人太空梭自動和國際太空站連接。這可以使得私人公司可以發展低地球軌道的任務,NASA就可以將資源集中到探索太空深處的任務如探索火星等。

  • 傑斯三星簽6億約 新輯Galaxy用戶搶先聽

    傑斯三星簽6億約 新輯Galaxy用戶搶先聽

     傑斯16日在三星於NBA第5場決賽播出的廣告中,無預警公布7月4日將推出全新專輯《Magna Carta Holy Grail》。《華爾街日報》報導,三星以每張5美元(約150台幣)預購了百萬張該專輯的數位版,將在專輯發售前3天免費贈送給三星Galaxy手機用戶。  上周盛傳三星與傑斯簽下2000萬美金(近6億台幣)的合作計畫,足顯強占手機娛樂市場的野心。廣告中出現饒舌歌手菲瑞威廉斯、提姆巴蘭、史威茲畢茲,以及傳奇製作人瑞克魯賓,傑斯說:「每個人都想在網路世代中找出頭緒,我們需要創造新規則。」

  • 80歲法指揮巨擘 讚頌呂紹嘉

    80歲法指揮巨擘 讚頌呂紹嘉

     1988年台灣指揮呂紹嘉拿下法國重量級的貝桑松指揮大賽首獎,當年的評審團主席、法國指揮巨擘普拉頌(Michel Plassson)來台客席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日前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睽違20多年的兩人偶然聚首。普拉頌說,他對呂紹嘉評價為:「他是音樂性十足的指揮,不像有些指揮過度機械化。」  眼見當時28歲的初生之犢,如今已是52歲的指揮名家,普拉頌先是來個大擁抱,接著摸摸呂紹嘉的頭,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普拉頌本身就是1962年的貝桑松首獎得主,他回憶,呂紹嘉獲獎時,他時任法國土魯斯國家管絃樂團(Orchestre national du Capitole de Toulouse)音樂總監,還曾經邀請呂紹嘉客席樂團。  普拉頌今年80歲,土魯斯管絃樂團在他35年的帶領下,聲名從法國南部傳遍全世界。  新一代指揮身兼數職  普拉頌與唱片大廠EMI密切合作,錄製大量法國的管絃作品和歌劇等專輯。2003年普拉頌在土魯斯的生涯畫下句點,2010年在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簡稱中國交)的力邀下,出任首席指揮,每年以十套曲目訓練樂團。普拉頌提到,中國交是一個適應性高的樂團,團員具有一定水準,「只要遇上好指揮,他們就能夠有好的表現。」  普拉頌提及,中國交正進行大規模的歐巡,10月1日在巴黎議會大廈的演出,將由他執棒,音樂會的曲目,包括聖桑第3號交響樂團和數首中國作曲家的作品。普拉頌表示,他對中國文化並非專家,對於書畫略有概念,過去幾年多次往返北京,他的感覺是,大陸畢竟是一個共產國度,社會的運作和法國有所不同,但是,「他們非常熱情,把我照顧的很好。」  身為前輩指揮,如何看待當今的交響世界?普拉頌說,過去的指揮可以數年忠於一個樂團,現在情況不能同日而語,一個指揮身兼數個樂團音樂總監稀鬆平常,「指揮就像是計程車司機一樣,隨時可招。」  無心經營音樂如災難  普拉頌說現狀在他眼裡,根本就是「災難」。指揮匆促來去無心經營音樂,樂團間的特色愈來愈模糊,「現在打開收音機,樂團的聲音都一樣,完全沒有辨識度。」  在他認知中,被視為頂尖樂團的柏林愛樂現在也不頂尖,「卡拉揚時代的柏林,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那時卡拉揚全心全力的投入。」普拉頌說,「如今還保有自我聲音的樂團,大概只有維也納愛樂。」  掌握細節才有好曲風  各地樂團失去特色,普拉頌指出樂團團員風格不一,是另一個重點。他說如今是全球化的社會,一個樂團成員來自各地,他們接受的是不同學院風格的訓練,像是俄國學派和法比學派的拉弓方法就不一樣,但大家混雜在一起時,樂團風格就很難一致。  普拉頌進一步指出,現代的指揮,傾向追求速度和強勁的力道,缺乏對細節的關注。  普拉頌說,德國銅管,重在力度和持續性,相較之下,法國的風格,在於音樂的流動和自然的鬆馳,如果指揮沒有這樣的概念,又如何能詮釋不同作曲家的作品?  普拉頌說他從小學習鋼琴,很年輕時為了賺錢在許多樂團兼職,無意間吸取了許多好指揮的精華,他笑稱:「有很多對現代人無名的指揮,卻是極佳的指揮。」以此影射,有時名氣並非等同於才氣。  回顧指揮生涯,令他最難忘的是,鋼琴大師魯賓斯坦去世之前與土魯斯管絃樂團的演出,「他抵達時狀況很糟,非常疲累,但是一上台,他的音樂卻是無與倫比,全場民眾都瘋了,他彈了7、8首安可曲還下不了台。」  普拉頌9月26日將與北市交於國家音樂廳演出,曲目包括聖桑第3號交響曲以及德布西《牧神的午後》前奏曲等。

  • 拉縴人與奧迪合唱團

     拉縴人男聲合唱團的前身為「成功高中校友合唱團」,慶祝今年成軍15周年以樂會友,9月3日於國家音樂廳邀請來自德國的奧迪青年學院合唱團,攜手組成百人大團共唱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  「奧迪青年學院合唱團」集合德國以及周邊國家優秀的年輕歌手,團名顧名思義,與德國汽車品牌密切相關,是由奧迪基金會支助成立的音樂團體。  此次演出的《德意志安魂曲》的版本十分特別,並非原本的管絃樂版,而是由布拉姆斯自行改編的鋼琴四手聯彈版。音樂會擔綱重任的鋼琴家為魯賓斯坦大賽第2名得主胡瀞云以及來自盧森堡的法伯 (Jean-Pierre Faber)。

  • NSO與葛魯賓格 鼓動春之祭

     奧地利新生代打擊樂演奏家葛魯賓格(Martin Grubinger)2010年首度在台灣國際藝術節現身,帶給台灣樂迷無限震撼。3月23日這位被指揮呂紹嘉形容為具有運動員爆發力的音樂家,再度與NSO合作,將與另一位夥伴赫佛斯達特帶來多爾曼《香料˙香水˙毐素》雙擊樂協奏曲。  葛魯賓格出生莫札特的故鄉的薩爾茲堡,曾就讀於林茲的布魯克納音樂學院和薩爾茲堡的莫札特音樂學院。今年29歲的他,是位快手型、韻律感極強,而且擅於征服現代曲目的演奏家。《香料˙香水˙毐素》出自以色列作曲家多爾曼之手,這首曲子原為以色列愛樂音樂總監祖賓˙梅塔的委託,由以色列擊樂雙人組「皮卡杜」首演。皮卡杜曾多次訪台,去年下半年才與北市國合作。  音樂會以法國作曲家梅湘的作品開場,《被遺忘的奉獻》1931年問世,是梅湘第一首公開發表的管絃創作。然而當年作曲家首度聽到印尼甘美朗(Gamelan)的演出,一如他的前輩德布西,被異國的節奏模式和音色所深深吸引,隨後開啟他對打擊樂器的興趣。音樂會壓軸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被視為20世紀初期的革命性作品,首演時其產生的特殊聲響與節奏引起激烈的爭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