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鮮花的搜尋結果,共190

  • 禮佛敬神不出門 台南六甲恒安宮推鮮花組合、普渡供品線上訂購服務

    禮佛敬神不出門 台南六甲恒安宮推鮮花組合、普渡供品線上訂購服務

    5月疫情升溫以來,台南六甲火鶴花農銷售慘兮兮,六甲區恒安宮6月15日起微解封,雖不開放民眾入內殿參拜,還是有民眾想要禮佛拜神,因此推出「呼鶴」火鶴花敬神組合,民眾上網下單後,廟方代為送入內殿祭拜,拜完寄還給民眾,不僅敬神禮佛、幫助在地花農,也宣傳六甲農產特色。

  • 鄭州洪災遇難者頭七 民眾獻花遭圍籬擋住

    鄭州洪災遇難者頭七 民眾獻花遭圍籬擋住

    昨天(7月26日)是鄭州洪災遇難者的「頭七」,許多市民自發前往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出入口獻花,悼念在災難中逝去的同胞生命。不過,令人費解的是,相關單位隨即用圍籬將民眾放在地上的鮮花圍住,不讓後來經過現場的民眾看到。

  • 美型花器添情趣

    美型花器添情趣

     疫情在家緊張又沉悶,不妨以鮮花妝點家中來調劑身心,為因疫情受創的花農盡奮力,也為生活增添情趣。說到鮮花,怎能少了為花朵加分的花器、盆器呢?居家精品品牌Design Butik、nest 巢家居、小器生活等,推薦不少別具心裁的質感花器,為人們生活增添樂趣。

  • 緬甸示威民眾頭戴鮮花慶生 翁山蘇姬表達感謝

    緬甸示威民眾頭戴鮮花慶生 翁山蘇姬表達感謝

    緬甸遭罷黜前領導人翁山蘇姬今天感謝她的支持者,因為他們違抗軍政府、頭戴鮮花示威,以慶祝她的76歲生日。與此同時,針對她的一連串刑事指控審判也已再度開庭。 緬甸各地示威者19日在髮上插鮮花慶祝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生日。翁山蘇姬是緬甸的民主偶像,頭戴鮮花是她長年來招牌造型,她在軍政府軟禁下度過76歲生日。 許多民眾模仿翁山蘇姬的頭戴鮮花造型,並將照片上傳社群媒體,從緬甸前選美皇后圖薩爾(Thuzar Wint Lwin),乃至反抗軍士兵皆共襄盛舉。 在法院今天聆訊後,翁山蘇姬的律師金蒙紹(Khin Maung Zaw)告訴記者,翁山要她的律師團「對民眾傳達她的感謝,並且分享她的祝福」。她還說,自己「健康良好」。 在緬甸首都奈比多(Naypyitaw)特別法庭展開的審理程序禁止記者旁聽,一名法新社記者表示,庭外有大量警力駐守。 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以去年11月國會大選發生舞弊為由,合理化他的奪權,並且揚言解散翁山蘇姬領導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 翁山蘇姬的律師曾表示,預計審判將在7月26日結束。針對她的其他指控包括,她非法接受黃金作為報償,並且違反殖民時期機密法。

  • 翁山蘇姬生日 緬甸示威群眾頭戴鮮花致意

    翁山蘇姬生日 緬甸示威群眾頭戴鮮花致意

    緬甸反政變示威民眾今天在頭上佩戴鮮花,慶祝民選領導人翁山蘇姬生日。自2月1日發生政變以來,翁山蘇姬至今仍遭軍方軟禁,預計下週再度出庭。 法新社報導,今天過76歲生日的翁山蘇姬,招牌髮型是在後腦杓低髮髻上戴鮮花。 緬甸各地今天有許多民眾模仿她的髮型,並上傳照片到社群媒體分享。 其中一位就是緬甸環球小姐(Miss Universe)選美佳麗圖薩爾(Thuzar Wint Lwin),根據她在臉書上傳的照片,她在髮上戴著紅色鮮花,發文說:「祝福我們的領導人健康。」 在仰光北部,示威者張貼寫著強而有力標語的海報,祝福翁山蘇姬生日快樂,同時表達眾志成城的決心。 標語寫道:「生日快樂母親翁山蘇姬,我們全力支持您。」有些人持黑傘遊行,拉著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橫幅,旁有翁山蘇姬的照片。 在邊界地區克倫邦(Karen),有些反抗軍被拍攝到,他們手裡持著槍枝及黃色、白色和紫色花束,耳後戴上花朵;東南部土瓦市(Dawei)示威民眾則做了個粉紅色巨型生日蛋糕,帶上街頭抗議。 根據當地觀察團體,自政變發生以來,估計至少有870名平民喪生、近5000名示威者被捕後遭到關押。

  • 疫難平 任由腎藥蘭爛田裡 花農心淌血

    疫難平 任由腎藥蘭爛田裡 花農心淌血

     園裡的腎藥蘭開得火紅,美麗景象卻不見花農臉上喜悅,農友按往常把鮮花剪下後,不是裝箱等待入市,反而棄置一旁、任由放爛,花農無奈地說,疫情造成市場幾乎停擺,收入歸零,只能期待解封後盡速回到往常生活,「真的欲哭嘸目屎」。  腎藥蘭的花朵顏色鮮紅、象徵喜氣,常被民間視為瓶插、裝飾首選,也因此又名火焰蘭,為亞洲熱帶的重要種植花卉,目前台灣只有南部地區適合種植。  在屏東鹽埔地區種植3分地的花農王瑞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花長得這麼漂亮,卻乏人問津,現在鮮花入市根本沒人要,只能放在園區任由花開、花謝,再剪掉,看在農民眼裡真捨不得,「心彷彿在淌血」。  腎藥蘭一年四季皆可生長,每年4至6月為盛產期,平均花價每支約15至20元,但王瑞敏說,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已將近1個月花都賣不出去,但花已經開了、沒有剪掉不行,只好心一橫全都丟棄。  細數出貨成本,包括人工、運費,還有紙箱的錢,若寄到花卉市場成殘貨,抑或價格不好,沒賺就算了還虧錢,她大手一揮「那就不用再寄了」。  鹽埔鄉公所祕書柯信行直言,因為花並非民生必需品,疫情當下民眾購買意願不高,加上防疫三級警戒,包括宗廟、畢業典禮等活動紛紛取消,花市消費當然疲軟。  台北花市改成隔日拍,市場通路同樣受阻,柯信行替花農向市場喊話說,疫情宅在家的日子變多,不妨插盆好花、美化環境,防疫也別忘了療癒。

  • 陳建斌求婚方式太特別 蔣勤勤吐槽:沒鮮花沒戒指沒跪地

    陳建斌求婚方式太特別 蔣勤勤吐槽:沒鮮花沒戒指沒跪地

    大陸男星陳建斌在電視劇《後宮甄環傳》飾演皇上,在台灣擁有高知名度,2014年更成為金馬獎史上第一位同屆獲得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導演獎的得主,演技獲得肯定;陳建斌和愛妻蔣勤勤參加真人秀《妻子的浪漫旅行》,不時分享兩人婚前回憶,最新一期蔣勤勤爆料陳建斌特殊求婚方式,讓現場所有來賓非常佩服。 陳建斌和愛妻蔣勤勤在2005年合作電視劇《喬家大院》時相識,隔年2月兩人就默默領取結婚證,至今都尚未舉行婚禮,目前已有兩個兒子;兩人結婚多年,受邀出演夫妻真人秀節目《妻子的浪漫旅行》,在節目中不僅能看到他們老夫老妻般互動,每每講到昔日回憶也都引起討論。 今(19)日下午蔣勤勤在微博分享最新一期《妻子的浪漫旅行》片段,節目中她被問到陳建斌當初怎麼求婚的,她笑笑地表示,大部分男人求婚會準備戒指、鮮花然後單膝跪地,但陳建斌卻只是拖著兩個行李箱到她住處,一個裝著書,另一個裝著衣服,她也秒懂他的意思「我就交給妳了」,兩人就這樣攜手邁入人生下一階段,然後就15年了。 現場來賓聽完,大推陳建斌的求婚方式,誇讚「陳老師會玩啊」、「這招真的厲害啊」;陳建斌超特別求婚方式也引起網友討論,「陳建斌老師求婚太樸實了,但滿滿是套路」、「這才是最高級的浪漫」、「陳老師微博頭像是兔子,因為老婆蔣勤勤屬兔,真的太會了」、「這種求婚方式真的有點東西」。

  • 陸母親節訂花量達情人節6倍 線上銷量勝實體店面

    陸母親節訂花量達情人節6倍 線上銷量勝實體店面

    今天是母親節,許多民眾購買康乃馨等鮮花贈予母親慶祝,隨網上購物風氣越來越趨於日常,大陸花卉協會公布數據,大陸今年度母親節的鮮花預訂量更超過情人節的6倍,且鮮花的網上銷售量已超越實體店。 有大陸外送平台數據指出,8日早上已出現鮮花預訂高峰,指出母親節鮮花的預訂量首次超越情人節的數量,足足多出6倍,當中有6成女性用戶提早預訂,以康乃馨、玫瑰等為主。有花店負責人表示對於銷量勝過情人節感意外。 在預訂鮮花的男性中,有約4成曾於情人節在網上平台訂花,當中以95年後出生的年青人為主,反映年輕一族已習慣網上訂花。據大陸花卉協會去年的數據可見,網上售花的比例達51%,超越實體商店的銷量。

  • 職場》母親節快樂!明新科大鮮花快閃祝賀 屏科大限定明信片傳愛

    職場》母親節快樂!明新科大鮮花快閃祝賀 屏科大限定明信片傳愛

    根據1111人力銀行「職場男女薪資調查」顯示,3成2的上班族認為職場表現受性別因素的限制,其中以已婚有小孩的職業婦女比例最高。主要影響包括薪資較低52.9%、升遷較慢40.7%、可選擇職務類型變少40.5%、職級較低33.1%以及加薪幅度小32.1%。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即將到來,各大學紛紛推出慶祝活動同樂,明新科大就由時尚造型與設計系師生,在校內搭起大型花藝作品,透過花藝創作傳達母親節感恩、溫馨之情;屏科大社工系繪製3款限定明信片,廣邀全校師生傳達對母親的謝意。 明新科技大學時尚造型與設計系師生,仿效美國花藝設計師「Flower Flash」(鮮花快閃)街頭行動,明新科大劉國偉校長、彭政雄副校長等師長,也與外籍生一起參與創作妝點,並以趣味命名「媽·媽咪啊的花園」慶祝母親節。 發想花藝裝置活動的時尚系李明川老師表示,因新冠肺炎疫情,各國實施禁令民眾不能外出,紐約的花藝設計師Lewis Miller展開「Flower Flash」,把紐約街頭垃圾桶、路牌、紅綠燈等插上花束,因疫情空蕩無人的紐約街頭卻「開」出花,大把鮮花出現在意想不到的位置,形成視覺反差在網路上引起回響。 李明川指出,系上「花飾藝術設計」課程鄭媛伊老師一起發起母親節限定的「Flower Flash」,將創校30週年紀念地標,以「媽·媽咪啊的花園」為主題,採用日本人造擬真花,以康乃馨、桔梗為主搭配其他花材來改造,創造出具輕古典細緻優雅風格的大型花藝手作品,呼應母親節代表溫煦母愛的韻味。 而屏科大校園發起全校師生「寄感恩明信片」活動,特別請社會工作系畢業生繪製3版活動專屬明信片,對辛苦照顧、扶持陪伴的至親、師長或朋友,透過明信片親自寫下感恩的話、思念的詞、撒嬌的蜜語,由學校寄出這份心情。 活動由農園生產系黃倉海副教授,帶領同學栽種的康乃馨小盆栽,致贈現場與會貴賓,增添溫馨的氣氛,並由校長將帶領教職工生,還有「畫」明信片的可愛屏科幼兒園小朋友一同投遞感恩明信片。 屏科大校長戴昌賢校長表示,希望藉由辦理感恩明信片寄送活動,讓同學知道不只是懂得感恩也要懂得表達,透過手寫蘊含的情感與實體卡片的保留來取代現今數位化傳播,卡片不僅是在母親節對親人獻上誠摯的心意,也是將來最珍貴的保存及美好回憶。

  • 上司升職 桃機員工送花籃列「8大罪名」 慘蹲3月

    上司升職 桃機員工送花籃列「8大罪名」 慘蹲3月

    一名任職於桃園機場公司的員工,小瑜(化名)長期怨懟直屬上司,在上司將升遷之際,訂購一個花籃送到辦公室,並附上一張羅列上司八大罪狀的卡片,與另外3名員工連同挨告誹謗罪。桃園地院上月底審結,認為小瑜犯行屬實判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另外3名員工獲判無罪。可上訴。 判決書指出,小瑜因對上司有怨懟,眼看上司將升遷,事先訂購一盆鮮花,請店家將他先擬好的賀詞寫上卡片並插在鮮花上,讓店家於2018年8月8日上午將花送至上司的辦公室中,卡片中則寫下,「致xxx_渣_拋妻棄子_不負責任_欠債岳母親妹背債_父母未亡_強領保險_逼退同事_巴結總長_恭賀恥升副處長」等語,上司不滿全辦公室的同事都目睹卡片內容,氣得向小瑜以及其餘3名同事提告誹謗。 桃園地院審理期間,小瑜坦承有訂花,並安排店家寫下該文字,但矢口否認有妨害名譽,辯稱內容有憑有據,一部分內容是透過同事所知,其中「巴結總長」該部分,小瑜則指稱他曾看見該上司與總經理走在一起,所言非假,而送花只是想惡作劇,不曉得花會被其他人看見。 辦公室其他員工則當庭作證,花送進辦公室時,有至少5人看見賀卡,當時有詢問是不是要將卡片拿下;法官認定,小瑜僅因對上司有怨懟,就公然在公共空間以文字方式散播足以誹謗上司名譽之事,已對上司的職場及日常生活造成嚴重干擾,實有不該,且犯後態度不佳,甚至在審理中聲稱,「我只是惡作劇」,顯見毫無悔意,考量其至審結為止都未與上司達成和解,酌情後,依誹謗罪判小瑜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9萬元;另其餘3名員工判無罪。全案可上訴。

  • 母親節周末登場 明新科大鮮花快閃期間限定

    母親節周末登場 明新科大鮮花快閃期間限定

    母親節即將在周末登場,明新科技大學時尚造型與設計系師生,仿效美國花藝師「Flower Flash」鮮花快閃行動,以校友會捐贈30周年的紀念地標為背景,點綴「媽•媽咪啊的花園」,並邀請外籍生一起舉辦活動,為校園增添療癒、浪漫的氛圍,即日起至5月10日止,將成期間限定的打卡拍照熱點。 明新科技大學校長劉國偉、副校長彭政雄等人也一同與師生共同創作,劉國偉表示,學生離開家裡到不同縣市念大學,是學習獨立,而外籍生遠度重洋來讀書,除了學業、實習,也還有語言及文化的隔閡,更是一大挑戰,藉由母親節,也讓學生和外籍生,一起傳遞孝親之情。 劉國偉表示,今年逢明新科大創校55周年,花藝裝置快閃地點也選在工專時期,由校友會捐贈的30周年地標,也具有象徵意義,凝聚校友會的力量與資源。 發想花藝裝置活動的教師李明川指出,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各國實施禁令,民眾不能外出,美國紐約的花藝設計師Lewis Miller,透過Flower Flash,在垃圾桶、路牌、紅綠燈等插上花束,大把鮮花出現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也在網路引發迴響,因此與時尚設計系「花飾藝術設計」課程教師鄭媛伊,一起發起此活動。 明新科技大學的「媽•媽咪啊的花園」採用日本人造擬真花,以康乃馨、桔梗為主搭配其他花材來改造,創造具有輕古典細緻優雅風格的大型花藝手作品,並邀請越南、緬甸、菲律賓、俄羅斯及日韓等國的外籍生一起參與。 來自俄羅斯就讀應外系的John首次在台灣參加母親節活動,休閒系的陳氏慧則很思念在越南的母親。劉國偉也說,期盼這件期間限定的大型花藝作品,能成為無法回家的外籍生,思念母親與家鄉的療癒花園。

  • 台北喜來登大飯店搶母親節商機 美食、鮮花、按摩、保養願望清單一次滿足

    台北喜來登大飯店搶母親節商機 美食、鮮花、按摩、保養願望清單一次滿足

    搶母親節商機,台北喜來登大飯店推出一系列餐飲與住宿優惠,標榜全面滿足媽媽們的願望清單,4月12日起於官網開放預購「蘋香莓果莊園」母親節蛋糕,5月1日至2日、5月8日至9日雙週末館內餐廳獻上各國美饌提前歡慶,並攜手韓國人氣保養品牌合作,於母親節當週週末,滿額六千贈送明星商品「水酷肌因保濕旅行組」與護膚體驗券。 除此,五月份入住台北喜來登「寵愛媽咪」住房專案,享受每晚7,999元的優惠價入住行政豪華客房,內含寒舍花譜精心設計的「溫馨獻愛」媽咪專屬鮮花束,再贈「頂級美顏」或「身體按摩」經典雙人療程1小時。 台北喜來登「十二廚」針對母親節推出午晚餐每位1,680元、下午茶每位990元。米其林二星川揚料理「請客樓」由林菊偉行政主廚精心規劃,套餐每位4,280元。專精乾式靜電熟成的頂級牛排館「安東廳」,由張守義主廚推出三款五道式套餐2,800元起。「比薩屋」推出四人分享餐6,880元。以宮廷泰菜聞名的「SUKHOTHAI」推出泰式五人桌席12,900元起。 台北喜來登The Deli自4月12日起於官網開放預購「蘋香莓果莊園」白巧克力莓果塔1,190元,由點心房莊光敬主廚以送給媽媽的浪漫花束為靈感,層層堆疊香草白巧克力甘納許,法國AOP認證奶油製成的杏仁奶油餡及香草海綿蛋糕,配上手工熬煮的覆盆子果醬作為內餡夾心,最上層點綴朵朵盛開的紅酒蘋果薄片,入口乳香濃郁,莓果酸甜巧妙平衡甜膩,4月30日前預付另享9折早鳥優惠,需於提領日前三日預訂。

  • 環保葬興起 鮮花物品緬懷先人

    環保葬興起 鮮花物品緬懷先人

     近年環保葬法逐漸被大眾接受!嘉義市立殯葬管理所去年啟用的樹葬區,第1期規畫168個葬位,不到1年就已葬滿,目前已規畫第2期葬位;另外,嘉義縣中埔鄉先賢紀念園區是縣內第3個具有環保葬區的公共造產,適逢清明節,葬區可見一束束的鮮花,還有民眾帶著玻璃珠、公仔等,精心為先人布置家園,充分表達「慎終追遠」的人文精神。  隨著現代人觀念改變及禁葬等規範,選擇土葬的人愈來愈少。嘉市殯葬所所長盧春霖指出,為響應近年的多元環保葬政策,去年4月24日啟用樹葬區後,迄今仍未滿1年;根據民間習俗,親人過世後第1年遇到的首次清明節,需在清明前擇1日祭拜,因此這裡樹葬區的家屬,今年大多數都在清明前拜完,現在部分葬位還留有一束束的鮮花。  骨灰回歸大地 永續循環  盧春霖說,環保葬法與傳統禮俗儀節的最大差別,在骨灰處理的部分,讓骨灰回歸成為土地一部分,永續循環於世上;此外,相較傳統土葬或骨灰塔葬,環保葬不僅花費少,且對地狹人稠的台灣,還能將土地循環利用。  布置先人家園 另類掃墓  盧春霖指出,為往生者選擇樹葬的家屬,以信仰佛教、基督教居多,因為這些宗教不僅接受度較高;另外,也有人可能考量經濟或減少繁複祭祀而採用樹葬;去年啟用的樹葬區,第1期規畫168個葬位,大約11個月內就已葬滿,目前已著手規畫第2期葬位,預計將有322個葬位以滿足需求。  嘉義縣中埔鄉公所推行綠色殯葬,先賢紀念園區4年前啟用後,除了有骨灰塔葬,還開闢樹葬及花葬服務。  園區工作人員表示,有別於傳統習俗上的供品,清明掃墓時,曾看過環保葬的家屬,拿著玻璃珠、玩具、娃娃、抽抽樂等物品布置先人家園,甚至還有人將香菸、檳榔、燒酒瓶子等放在葬位旁,再依照不同信仰方式來緬懷先人。

  • 「鮮花」不如「枝條」─「愛的故事」野鳥版

    「鮮花」不如「枝條」─「愛的故事」野鳥版

    你喜歡聽故事嗎?我很喜歡。 我相信人都喜歡聽人說故事,至少絕大多數的人是如此,尤其是喜愛聆聽他人的「愛情」故事。聽到悲傷的,淚流滿面,聽到歡喜的,也許心嚮往之。許多相同的故事,聽了一次又一次,讀了一遍又一遍,好似不停回頭想要撿尋一點什麼自己曾經失落過,或者盼望有天能夠擁有的。 人世間有多少的人,就有多少的悲歡離合。 是的,一世一代,世世代代,永遠有著訴說不盡,彷彿一樣但又不一樣的故事。我們既是聽故事的人,但常常也是故事中那些人物的影子,跟著晃動,一起蕩漾。 人的一生,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故事,野地鳥兒也有許許多多令人著迷的地方。 今天,就讓我們來講講野鳥版的「愛的故事」─野地鳥兒的「情」與「愛」吧。首先…… 所有鳥類,都在春天進行繁殖嗎?」,難免令 臺灣地處亞熱帶,每次走在野地看見角落有鳥兒築巢下蛋,才猛然嗅到了春的氣息,想起了春天。 春,好一個充滿「活力」與「希望」的季節。 如果你有機會住在地球較北方的國度,冬季每天早晨要到八點半後天空才有那麼一點點的亮,魚肚的白,下午剛過三點就準備天黑了。白天氣溫多徘徊在三、四度邊緣,一個月大概只有兩天能夠看見太陽,說真的,實在讓人很難想像有一天冬季終將結束,春天將會來臨。 對於棲住溫帶地區的鳥兒來說,春天確實是個充滿「愛」與「熱情」的季節。 所謂「春天」,就我們習慣而言,指的大概從「春分」到「夏至」這段時間。春分,即一年二十四節氣的第四個節氣,一般落在三月的二十或二十一日,那一天的白晝與黑夜等長,晝夜均分;夏至,第十個節氣,落在六月二十一或二十二日,那一天晝最長、夜最短,表示炎熱即將來臨,氣溫從這天開始一天比一天升高。 換言之,若在北半球,從三月至六月可以說是鳥類繁殖的最高峰期,南半球則在九月至十二月,然而猶如我們常說的,「大自然中,凡有通則必有例外」,野地有不少鳥種,即使溫帶地區,常在春天「正式」來臨之前就開始忙碌求偶求愛了,有的甚至往前提早到十一、十二月,如果那年天氣特別溫暖的話。鴨子更是迫不及待,就以綠頭鴨為例,往往九月剛完成蛻羽,十月就立刻到處尋覓下一季的伴侶。 熱帶地區全年溫度恆定,日照與季節變化並不明顯,最冷月份平均溫也在攝氏十八度以上,鳥類的繁殖通常配合著季節性的雨季進行。 鳥兒繁殖,為什麼都在一年的某一特定時間? 仔細觀察,鳥類繁殖時間總是與食物的「豐盛」與否相符合。 尤其是那些特別依賴某一特別食物維生的鳥種,譬如家燕就只吃蚊蚋飛蟲,藍山雀則會「估算」下蛋時間,讓孩子孵出時正是小毛毛蟲大量出現的時候─這些鳥兒就是「知道」什麼時候,什麼季節,什麼地方,有牠們喜愛的食物,絕不會錯過。這種現象,四季比較分明的地區尤其明顯。 再舉一個例子,說起來十分有意思。有一種鳥大小比麻雀略大一點,天寒地凍的一、二月依然在下蛋,人們心裏不免納悶,「怎麼會有鳥兒選在這種『鳥不生蛋』的時間呢?只要再忍一下,春天不就來了嘛。」答案─正是因為「食物」。 這種叫做「交嘴雀」棲住北國針葉林的小鳥,正因上下兩喙尖端交相錯而得名。交嘴雀嗜食裸子植物松柏類毬果,那一張奇特嘴巴就是專門用來喫食這種果實內的種子(譬如松子)。進食時牠先將交錯的嘴喙伸入毬果半開的果鱗內,上下用力一撐,舌頭就趁機剔食其間裸露的種子。 冬日天寒地凍,大部分燕雀鳥類的繁殖時間都會安排在幾個月之後,交嘴雀卻似乎半點不受天氣影響,甚至深怕落人後似地搶著結巢下蛋,說穿了,一切不外因為「美食」松子。 晝短夜長的冬日,一棵棵松柏樅杉不僅披滿白雪,也掛滿了毬果(針樅果實的盛產期正是一、二月),正給交嘴雀提供求偶下蛋育雛(交嘴雀甚至以松子餵食小鳥)所需要的卡路里。北美交嘴雀居無定所,經常結隊成群,一小群一小群四處流浪,追求毬果,一旦發現適當「餐廳」,大夥可能就停下來就地養兒育子─一年四季差不多都是這樣─只要食物充沛,只要有機會取食,既不挑剔地方,亦不計較時間(即使寒冬亦然)。 其實交嘴雀幼雛初生時,嘴喙並未相交,直到離巢後大概經過三周時間才慢慢變成交錯形狀。換句話,這時候小鳥才算真正完全獨立覓食,「自己吃飯」。 猛禽繁殖條件,與一般鳥類也沒有多大不同 同樣地,猛禽的繁殖期也是與食物息息相關,「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親鳥都知道什麼時間會有充足的小鳥或鼠類可以餵養幼雛,讓孩子得有最好的生存機會。 舉個例子,歐洲艾氏隼的繁殖期通常比別的鳥兒要晚許多,總是等到夏日即將結束才開始,幼雛孵出時已是九月、十月,那時也正是大批鶯燕雀小鳥路經地中海地區的熱鬧遷徙旺季─你說,一年裏還有什麼時間比這時候更適合育雛呢? 這幾個故事,也正說明了全世界鳥兒的繁殖,為什麼有的比較早,有的比較晚。當然,除了食物,不按牌理出牌的非季節性異常高溫,很多時候也是促使鳥兒提早築巢的「誘因」。是的,氣候的異常變遷對於野生動物確實有決定性的影響,如今行走野地,我們多少發覺有些鳥兒的下蛋時間似乎不知不覺提早了,夏天的境外訪客不僅提早到臨,也延遲離去。習居高山的鳥種,一覺醒來,突然發現腳下身邊的棲地不知何時竟消失了。 全世界所有鳥兒,都是年年繁殖的嗎? 不必然。 雖然絕大多數的鳥種,尤其溫帶地區,確實年年築巢,還是有不少鳥種並非如此。譬如有些大型海鳥如信天翁的生命周期每兩年才一輪,因為雖然一窩只下一顆蛋,一顆蛋一個孩子,孵化期卻比其他任何鳥類都要長久,有時甚至長過了八十五天。雖然只有一個孩子,從下蛋到小鳥離巢,往往需要花費一整年時間,可是極其疲累的職責。 要求這樣的信天翁年年下蛋生孩子,是不可能的事,因此牠們只能兩年才繁殖一次。 鳥兒如何尋找伴侶,配對成雙呢? 想想我們人類追求伴侶,花招無數,應有盡有,一百個人差不多有一百種不同起手勢,野地禽鳥上萬種,不同的鳥種有不同的「追求」方程式,跟人一樣。 有的鳥兒就像我們有些人,不能說「浪蕩」,但極具「女人緣」,擅於周旋女人之間,有的也許看似具有「溫良恭儉讓」美德,其實也是為了「求得」。有些禽鳥─就以天鵝與鶴鳥為例─跟我們有些人同樣採取「愛情長跑」方式,投資數月甚至數年才定下終身的選擇。然而,許多濱鳥在抵達北極繁殖地後,往往不得不在數天、甚至幾個小時之內儘快做好選擇,才能於再度南遷前及時把孩子養大養好。 說起人類選擇異性,考慮的因素顯然因人而異,有的要好看,有的要財富,有的要才智,有的什麼都要,有的只要愛情。野地鳥兒的要求相對比較「簡單」、比較「單純」,猶如我們常說的,「禽鳥求偶,不外為了求愛,求愛為的是『傳宗接代』」。 雖說「簡單」,為了達到目的,緊要關頭個個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不遺餘力。歌唱,大概是鳥兒意欲打動異性芳心最常用第一招。公鳥唱歌,天生若有副好嗓子,曲目一首接一首,或許已經贏得了母鳥大半顆的心,但仍舊要繼續賣力,繼續堅持,不到最後一刻不敢大意。 情歌,可以獨挑大梁自己唱,也可以公母彼此一唱一和。 「舞蹈」,野鳥追求異性的有效第二招 除了歌唱,舞蹈可以說是第二選擇。 大鳥有大鳥的美妙舞步,小鳥也有小鳥撇步,若是現場目睹,除了感動恐怕還是讚嘆,甚至常常佩服得五體投地。有一次,幸運在社區路邊樹頭上意外看到兩隻紅頰啄木鳥,一場足足長達將近十分鐘的求偶舞蹈,禁不住心生「誰說鳥不如人」的感慨。兩條生命,若非「一見傾心」,進退之間何以步伐竟能如此契合。 八年前,我曾經把筆記中這段難得一見精彩小故事,寫進了一篇專講紅頰啄木鳥的文章裏,發表在講義(二○一三年十月號,頁五四,〈愛吃螞蟻的啄木鳥〉),或許你錯失了,我再重新述說一次: 但見公母雙鳥同時昂頭戟天,尖尖長長的嘴喙,左右不停晃動,彷彿兩隻長劍在空中來回比劃,但顯然又極自制。雙腳一邊快步踩踏,宛若印第安原住民的出戰舞步,我似乎聽見了遠方傳來鼕鼕鼓聲,配合著四隻繁忙腳步的輕重,有節有奏,先是各自向著不同方向橫移,而後再迅速踏回原位,面面相覷一番,又再分手,宛若彼此是不相識的路人,如此重複不斷…… 說真的,明明「熱情難抑」的求偶求愛,舉手投足卻是一絲不苟,不但從容不迫,而且有板有眼,看牠們表情愈是「嚴肅」,腳步踩得愈重愈「認真」,我愈是忍不住想要爆笑出來。想想「單純」與「專一」,不正是「愛情」所以最迷人之處,我們人類追求的不也是這樣嗎? 歌,可以獨唱也可以對唱;舞,可以獨舞也可以共舞。共舞,要注意不要踩到別人的腳;獨舞,很多時候就像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天堂鳥─美麗的「耍寶」─不外為了博君一粲,最終贏得芳心。 鳥類學者說,歌唱與舞蹈不僅用來建立,亦可以加強鞏固鳥兒兩性關係的繫絆。不過,猶如我們很多人一樣,有些鳥兒一生既不歌唱也不舞蹈,牠們各有自己的方式。 何為「美」?何為「醜」?鳥兒各有各的「理想」標準 情人眼中固然出西施,然而會引人茶飯不思輾轉難眠的「因素」,有異有同,人人不必然一樣。 野地鳥兒互相吸引的因素當然不僅是唱首歌,跳一場舞。歌,固然要會唱,還要講究品質以及是否能夠「堅持」唱個不停;舞蹈展示,神采不但要奕奕有生氣,亦需講究「風格」。無論共舞或對唱,在意的是能否同音同調。采蘭贈芍銜送食物非但要有「分量」,情意也要夠「浪漫」;羽氅羽色當然要能吸睛,鳩形鵠面雖說並不嫌棄,但總不好青面獠牙…… 全世界萬種的鳥類,每一種各有自己特殊的「美」「醜」標準,影響選擇的「因素」不一,各自組合,各自塑造出─自己「理想」的伴侶。 鳥兒求偶求愛,「年齡」會是問題嗎? 這個問題,相信少有人會提起或注意。 人類追求情愛,似乎沒有年齡的限制,六、七十歲依然有人談情說愛。 然而禽鳥世界,「年齡」卻是可輕可重的一項選擇標準─一般而言,年紀能夠大些,經驗能夠多一點的「老」鳥,恐怕是大半鳥兒選擇的對象。鳥類學家就有一個名詞「Assortative Mating」,意思是「選型交配」或「同類型交配」,野地鳥兒一般自會根據年齡區分,年紀較大的多半跟年紀較大的配在一起。 可是,鳥兒又沒有出生紙可以證明年紀,誰是「菜鳥」,如何知道,怎麼判斷? 有,有方法。 我們知道有些鳥種從小就開始學習唱歌,終生不斷,所以一隻公鳥如果會唱的歌比人多,年紀應該比較大、比較老。另一方面,眼睛的顏色也會洩漏年齡的祕密,譬如部分猛禽雛鳥時期眼睛多半呈淡黃色,過了幾個月或幾年慢慢轉為橘黃,最後就變成紅寶石一般的紅。也就是說,這些鳥兒眼睛的顏色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有變化。 再舉朱連雀(又稱十二紅)為例,未成年小鳥初級飛行羽尖端以及十二根尾羽末端,都看不見朱紅色,但隨著年齡增大就會慢慢出現,愈來愈多,也愈來愈明顯。這些紅色斑塊或斑點究竟有什麼作用,科學家並不全然清楚,但一般咸信能夠吸引異性伴侶的注意。 美洲橙尾鴝鶯一歲大就具有繁殖能力,只是一身羽氅仍然灰樸暗淡與母鳥相差無幾,一般母鳥寧願選擇身上羽毛黑橘兩色對比強烈、年紀較大「熟齡」公鳥,除非沒了選擇才會「屈就」年紀較輕的菜鳥。 野地鳥兒的年齡,究竟多大才是「理想」伴侶呢? 其實,絕大部分的熟齡鳥兒,無論公母,即使年紀已經夠大,仍然擁有相當的競爭優勢,甚至可以說「老當益壯」,除非生理上已完全失去了生殖能力,否則傳宗接代一點難不倒牠們。翻開記錄,信不信由你,有一隻名叫「智慧」的黑背信天翁六十八歲了─精確年齡應該比這還大─還在當媽媽。還記不記得,「國際鶴基金」有隻叫「野狼」活了八十三年的白鶴,七十八歲那年猶在當爸爸? 我們可以說,野鳥世界關係到「傳宗接代」「香火一線」之事,少有所謂「太年輕」或「太老」問題,幾乎直到「老」死之前,牠們的身體都還具有相當的生育能力,不似人類女性有「更年」問題的限制。 再說,有一種鰹鳥叫「藍足鰹鳥」,有著一雙藍色蹼足,繁殖期間牠們就用這雙嬰兒藍的蹼足,跳出人類看來又「憨」又「拙」、可掬可愛至不行的求偶舞,八成牠們自認擁有一雙比動畫片小企鵝更「快樂」的「大腳」。只是,每一對藍色蹼足並非都是一樣的「藍」,有的深有的淺,有的比較明亮,有的比較黯淡。 科學家做過研究,發現最健康的雛鳥,鳥爸爸足蹼上的藍通常也最鮮明亮眼,這點表示這隻鳥爸爸不但可能擅於「謀生」,把自己照顧得很好,而且能夠把這項優點傳遞給下一代。換句話說,藍足鰹鳥一雙腳有多藍,跟牠的健康有莫大關係。 事實上,藍足鰹鳥蹼上迷人的藍,並非永遠不變,而是會隨著年紀增大漸漸失去光澤,不過,根據科學家研究,許多年紀較「老」的公鳥並未因此損減了吸引異性的「魅力」,就像我看過的一句英文廣告詞說的,「你沒有變老,而是愈來愈好」(You’re not getting older;You’re getting better.) 為什麼我叫牠「烏鴉老大」? 以下,讓我說幾則真實野鳥版的「愛情」故事給大家聽聽。不妨就先從野地裏最普遍、也最普通的鳥兒之一─「烏鴉」老大─說起吧。 說起烏鴉,一身黑嘜嘜,黑得常常看不出兩粒黑眼珠長在哪裏,到底張開還是閉著,附著牠身上的「負面」傳奇似乎又特別多。有人看見牠,眉頭不覺會皺起,大部分的人都視而不見,好似看見麻雀一般(除非那是山麻雀),鳥類名單上彷彿沒有牠們的名字。 說起來,所有鳥類中無論就「智力」的表現,或者論及對家庭的專注與照顧,甚至對陌生人的防衛心,大概要數鴉科家庭成員(例如松鴉、喜鵲、臺灣藍鵲、星鴉、寒鴉或巨嘴鴨)最接近我們人類了。我常聽人說「烏鴉可能是除靈長類外最聰明的動物」,這方面我以前已論述過就不再贅言了。 坦白說行走野地,外表愈不起眼的鳥兒,愈發引起我的注意與關心。平常看烏鴉,見牠總是露出一副「小心」的模樣,很難接近,然而可以感覺得出來其實牠們並不怕人,反過來甚至「瞧不起」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很尊敬地稱呼牠們「烏鴉老大」。 烏鴉老大的情與愛─溫柔的浪漫 任何人,倘若曾經細心觀察過烏鴉的求偶過程,或者已經配對成雙烏鴉之間的互動,對於牠們彼此相互對待的那種「溫柔」與「體貼」,相信一定過目難忘。然而我也相信有人一定也會懷疑,我怎麼會選這樣的兩個形容詞來描述烏鴉,用在這樣黑啞啞、即使不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的鳥兒身上。 因為,這是事實。 烏鴉老大追求女朋友,從來不跳求偶舞,牠認為那模樣又「拙」又「笨」,也不會站在枝頭唱情歌,牠說那太「誇張」太「做作」了。真的是這樣嗎?還是,烏鴉老大只不過在掩飾自己腳太短,嗓子太粗糙的事實? 不過,烏鴉老大一旦選擇跟誰在一起,就是一輩子的事情,而且十分認真地告訴你「這是牠們倆口子自己的事」。牠們不會像我們人類某些公眾人物喜愛在社交媒體上「曬恩愛」,媒體堵麥時更掩不住興奮與驕傲教導別人怎麼做好夫妻。烏鴉老大跟牠另一半,總是在牠們認為似乎沒有人,也沒有其他鳥兒「看著」的時刻,才會放心地顯露出彼此的「情感」與「恩愛」,安靜而纖細。 很多時候只能遠遠地,看見兩隻鳥兒靠得很近,安安靜靜,不急不躁。一隻伸出脖子,一隻細心用嘴喙啄理牠的羽毛。通常從頸背開始,慢慢一路繞啄到前額,那般仔細,那麼溫柔。如果烏鴉會說話,我相信一定會一邊啄理一邊悄悄說幾句貼心的話,順便在耳邊輕輕吹口氣,「親愛的,沒有啄痛吧?」半晌,再繼續工作。 烏鴉沒有「炫耀」「張揚」的愛,只是默默而實在的「牽繫」。 有科學家為一百多對的烏鴉繫環做記號,前後追蹤數年時間,發現其中有些一直「在一起」長達九年,整個研究過程中,僅有一對「分手」。 這樣「堅實」的關係,免不了需要時間培養。 烏鴉的繁殖年紀,母鳥通常至少要滿二齡,公鳥至少三年,然而大半都比這更長。如此,才得有充足時間觀察有經驗的老鳥,然後慢慢發展出自己一套的「求愛」技巧。平日烏鴉習慣白天一起出門各自覓食,黃昏再一起返回共同夜棲地,一路上猶如下了課的學童,邊走邊玩邊鬧,襯著晚霞氣氛熱鬧極了,很難不引起同時下了班的人類抬頭注目。 也因為如此,年輕烏鴉就能夠有各式各樣機會,跟同性以及異性同伴「融混」在一起,彼此相熟相識,培養出各式各樣的「情誼」,最後找到永久的伴侶,一起走自己的路。自然,但也必然因此促使烏鴉一族,得以繼續繁衍,繼續興盛下去。 順便一提,年輕烏鴉在自己準備好繁殖之前,通常會先幫助父母或者附近的烏鴉築巢,除了負責安全守衛外,也分擔幼雛的餵食以及維持巢內衛生工作,這方面的行為表現與臺灣藍鵲十分相近。 說真的,烏鴉老大不會唱歌,但是叫聲十分特別。十四年前我在講義寫的第一篇野鳥文章裏頭(二○○七年十月號,頁五○,〈咦,那隻烏鴉在幹嘛〉),有一小段話勾起我不少行走野地「尋尋覓覓」的種種心情…… 「說起烏鴉的聒噪,坦白說,其實我還滿喜歡牠們沙啞的嘎聲。城市烏鴉在後巷暗街裏的喊叫,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有點寂寞,有些蒼涼,然而野外的烏鴉,特別在秋冬季節,牠們的嘎聲卻是不一樣的感覺,稀稀疏疏,此起彼落,在彷彿凝結了的空氣中產生遙遠感覺的回響,似乎把冰冷的秋冬,叫得更加寧靜了。」 別人送「鮮花」,大蒼鷺送「枝條」─「鮮花」不如「枝條」 北美蒼鷺與臺灣蒼鷺的差異,除了羽色偏藍個子稍大,其他相差無幾。 美洲大蒼鷺平均身高,站立挺直大約一百二十公分,翼展一百六十五至二百一十公分。雙翅一張,氣勢不能不說雄偉,鼓動起來,虎虎生風。這樣的大鳥,求偶求愛並沒有比別的鳥種來得「簡單」,依然要賣力要勤勞。 大蒼鷺善於求偶,但並不似烏鴉那般相伴終身。 猶如許多哺乳動物與鳥類,大蒼鷺求偶,第一次約會也是由雄鳥主動開口出擊。人類男生追女生,初次見面出手不能太「寒酸」,送了鮮花也許還要安排一家體面的館子,大蒼鷺可是大大不以為然,甚至懷疑送花人的「腦筋」是否有問題。鮮花也許好看卻是一點也不「實用」,還不如撿幾根紮實的「枝條」─不但現揀現用,甚至半毛錢不必花。 怎麼說? 大蒼鷺為了找伴,肢體動作展示不厭其煩,有時兩片嘴喙敲得嘎響,有時脖子伸縮不停,有時傻傻似地在半空中繞圈子,有時聳聳冠羽裝生氣,有時出一點怪聲招引注意,有時沒事搖搖樹枝(二、三月大蒼鷺開始進入繁殖期,一般的樹都尚未長出新葉,只有一根根張牙舞爪的枝條)……你想不到的牠都想到了,一切都只是為了討芳心一粲。 終於,兩口子對上了眼,彼此愈看愈有趣。再來,就要決定到底要築一個新巢,還是選個舊的裝修一下湊合著用。 於是,公鳥開始忙著撿拾落在地上的現成枯枝,或者自己動嘴在樹上折幾根新鮮的,然後回巢交給母鳥。每次公鳥銜著枝條返巢,母鳥莫不趕緊伸長脖子接了過來,不管那枝條或短或長、或彎或直、或粗或細,一根根都接收無誤。這樣子一遞一接的動作,有如人類男生給女生遞上鮮花,自然在公母之間霹靂啪啦點燃了「浪漫」的火花─呵,不一樣的花費,卻是一樣的效果,難怪大蒼鷺始終認為「鮮花」不如「枝條」。 送了枝條,接過了枝條之後…… 母鳥接過枝條安插妥當,常常隨即跟著公鳥進行交配,或在巢內,或在巢邊樹幹上。一直到母鳥開始下蛋、臥孵,公鳥持續銜枝,再接再厲。一方面強固巢窠,一方面鞏固感情。 二○一二年,科學家曾追蹤一對大蒼鷺夫妻,發現母鳥每次下了蛋就秀給公鳥看,公鳥旋即離巢,沒多久即銜回來一截新枝條,於是兩口子又再交配了一次。如此這般,從築巢到下蛋這數周期間,兩隻蒼鷺前前後後交配了無數次,然而等到最後一顆蛋一落地,兩隻鳥兒又突然間似乎失去了「性」趣,不再交配。 我想,如今有了一整窩的蛋,擔任父母的重心顯然有了改變,開始認真挑起為父為母的職責,輪流孵蛋,輪流抱窩,也輪流餵哺小鳥。 天地之間,一切事物都有其目的 是的,天地之間,一切「事」「物」的發生與存在似乎都有其目的,大蒼鷺一定認為牠的「枝條」亦然─不管撿來,還是自己折的。 本文作者:張伯權 (本文摘自 《講義雜誌 3月號》)

  • 美食鮮花 女警歡慶婦女節

    美食鮮花 女警歡慶婦女節

     3月8日是婦女節,台中市警局第二分局及太平警分局體諒女性同仁們工作、家庭兩頭燒,特別在節慶前夕,第二分局分局長蔡元戎帶著女警至轄內南洋料理餐廳茶敘,透過享受異國風味體驗「偽出國」;太平分局長葉志誠則準備鮮花及心型巧克力,分贈給內外勤女性同仁,有些女性同仁收到禮物時頻呼「比老公更貼心!」。  蔡元戎表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出國旅遊成了奢望,警察積極參與防疫大作戰,工作量及壓力都相對增加,因此特別在婦女節前夕下午,與分局20多位女性同仁利用難得的悠閒時光,相約至南洋料理餐廳茶敘,品嘗別具風味的越南茶點,感受出國旅遊的氣氛,紓解平日的疲勞與緊繃。  太平分局在婦女節前夕由分局長葉志誠與警友辦事處主任許煌桐,特別準備鮮花、精緻心型巧克力及茶點,讓分局所有女性同仁們一同分享「婦女節專寵」的日子。每位女性同仁收到禮物都非常雀躍,度過一段美好的歡樂時光。  葉志誠表示,近年來女性在警察職場表現亮眼,不論是在內、外勤,能力絲毫不輸男警,甚至有些是身兼母職的媽媽們,下班後還要兼顧家庭、子女,更是蠟燭兩頭燒,希望透過小小心意,讓太平分局同仁每天都充滿熱情、活力,也祝福分局所屬同仁及其眷屬們「婦女節快樂」。

  • 婦女節女警收到這禮 直呼比老公更貼心

    婦女節女警收到這禮 直呼比老公更貼心

    在婦女節前夕,台中市太平警分局長葉志誠為了向平時在各自工作崗位上認真付出的女性同仁們表達敬意,於日前特別準備鮮花及心型巧克力,逐一親贈給分局內外勤女性同仁們,讓其感受到機關的用心及暖暖的心意,期許她們在職場工作順遂、家庭幸福美滿,有些女性同仁收到禮物時還頻呼:「比老公更貼心!」 太平警分局為慶祝即將到來的國際婦女節,於在婦女節前夕由分局長葉志誠與警友辦事處主任許煌桐特別準備鮮花、精緻心型巧克力及茶點,讓分局所有女性同仁們一同分享「婦女節專寵」的日子。每位女性同仁收到禮物都非常雀躍,歡度一個美好的歡樂時光,也希望透過營造良善的工作環境,落實性別平權理念,讓女性同仁在職場上用心付出,持續發光發熱。 分局長葉志誠表示,近年來女性在警察職場上表現亮眼,不論是在內、外勤能力絲毫不輸給男警,甚至有些已是身兼母職的媽媽們,下班後還要兼顧家庭、子女,更是蠟燭兩頭燒,希望透過小小心意的傳達,希望在太平分局服務的同仁,每天都充滿熱情、活力,也祝福分局所屬同仁及其眷屬們「婦女節快樂」。

  • 財神爺來敲門!4夢境象徵發大財 鮮花、豆腐全上榜

    財神爺來敲門!4夢境象徵發大財 鮮花、豆腐全上榜

    許多人在晚上睡覺時才會做夢,不過也有人在白天休息時做夢,生肖運勢網站「生肖運勢天天看」分析,白天的夢境中如果出現鮮花、豆腐都是吉兆,預示著財運即將走高,若在夢中抓蝦、或看到黃色房屋,更象徵事業有貴人相助,有望邁向成功。 ▍1.夢見鮮花 夢見盛開的花,不管是長在戶外,還是佈置在室內,都是非常吉祥的象徵,預示著最近天降鴻運,會獲得發大財的機會。夢到的花是菊花的話,晚年必定有大成就;夢到的若是牡丹花,則代表你後半生能夠大富大貴;夢到的是玫瑰,那麼你日後會身享榮華,晚年子孫興隆,個個都有大出息。 ▍2.夢見豆腐 夢見豆腐代表最近財運很旺,可能會發一筆財,接下來一切都會很順利。若是夢見自己在做豆腐,說明辛苦付出即將得到回報。商人夢見豆腐,表示會發現賺錢商機,要好好抓住機會。 ▍3.夢見抓蝦 夢見抓蝦,五行主水,水為財,此乃吉兆,預示將有發大財機會擺在面前,財運將至,千萬不要錯過。從事金融、理財等相關行業者夢見抓蝦,代表之後會有貴人相助,可發大財。 ▍4.夢見黃色 夢裡的黃色,具有生命力、智慧、意識、權力等含義,如果夢到黃色,意味著身份地位將得到提升,會擁有一定的權力。夢到的黃色房子,則預示有機會進入更高的權力階層。上班的人夢見黃色,說明很快就會找到一個高收入的工作,生活品質會得到明顯的提高,不會再為錢發愁。創業的人夢見黃色,事業進展會很順利,可以邁向成功。 【本文轉載自微信官方帳號「生肖運勢天天看」(ID:sxysttk),經生肖運勢天天看授權轉載】

  • 大陸就地過年催生新消費趨勢 四款線上消費受歡迎

    大陸就地過年催生新消費趨勢 四款線上消費受歡迎

    大陸今年倡議「就地過年」,不少外出打工者留在異鄉,結果催生了春節消費新形式,「微需求」、「宅經濟」、「鮮花熱」、「特產潮」四款線上消費大受歡迎。在實際生活中,由於返鄉者減少,鄉鎮實體市場業績出現下滑趨勢。 新華視點報導,受「就地過年」政策影響,新春消費市場線上消費多領域火熱。 其一是,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微需求」成為今年消費市場黑馬,京東大數據研究院研究員陸飛表示,2021年京東年貨節期間,佛跳牆在東南省份火爆,成交額按年增長320%,一些老牌汽水按年增長207%,漢服增長78%,足浴盆在武漢增長115%。 其二是「宅經濟」火熱,清潔產品漲幅迅猛。拼多多新消費研究院副院長劉中琪介紹,拼多多家居百貨銷售數據顯示,從「年貨節」到「春節不打烊」,家庭清潔、除菌防護、廚房餐飲相關產品銷量上漲。日用除菌產品相較去年同期增長超過210%,而家庭清潔用品的漲幅則達到300%。 其三是「鮮花熱」,今年西洋情人節剛好是大年初三,「結婚」、「鮮花」成網路熱搜詞。支付寶搜索數據顯示,今年春節假期前三天,網友搜索「結婚」的次數是去年春節假期前3天的3倍多;這3天「鮮花」搜索量也較一月同期增長了129%。 另外還有「特產潮」。阿里旗下菜鳥物流的數據顯示,一場快遞春運正在進行,年貨從家鄉向一二線城市「反向奔跑」。腊八以來,發往北上廣深杭的訂單按年增長20%以上。 今年春節的消費也透出新契機。數據顯示,80後、90後正成為網購主力,個性化、差異化的創意產品更容易吸引他們關注。大陸國家郵政局周二(16日)公布,在農曆除夕(11日)至初四(15日)期間,全國郵政速遞業共攬收和投遞3.65億件包裹,較去年同期大增224%。 不過,就地過年雖帶旺了線上消費,但實體零售企業受到明顯影響。中國經營連鎖協會有關負責人表示,春節是一年一度外出務工、經商、上學人群回鄉消費的難得機會。春節前後銷售業績通常會占到零售餐飲企業全年銷售的20%至30%。受返鄉人群減少影響,2021年春節期間縣域市場或出現下滑景象。

  • 兩位北藝大校長,邱坤良、朱宗慶英雄惜英雄

    兩位北藝大校長,邱坤良、朱宗慶英雄惜英雄

    作家邱坤良和打擊樂演奏家朱宗慶兩人是老友、老同事,都曾當過北藝大校長,經常一起交流彼此對文化與教育的想法。邱坤良表示,因為已經夠熟,所以會開朱宗慶玩笑,「他平常有氣質,但是喝酒會說『靠妖』,他很喜歡熱鬧,但也不失優雅。」 朱宗慶表示,他平常不說髒話,是喝酒喝開心了才會說出『靠枵』二字,同時他也對邱坤良的幽默感,給予讚譽,「我邀請他在我結婚時上台致詞,他說了一句:『這是一朵鮮花插在......』,然後他就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古董上』,我問太太,他的意思是說,一朵鮮花嫁給一個老先生嗎?我太太說,不是,是一朵鮮花,嫁給一個很有價值的古董。讓我對邱校長很佩服。」 邱坤良幽默表示,朱宗慶在台灣的名氣,可能比貝多芬還要大,「他的打擊樂教學系統,簡直像連鎖超商一樣,他的真性情,讓他做事很順利,也幫助很多人,他已經得到行政院文化獎、打擊樂名人堂,下一步要做什麼?讓人永遠充滿期待。我這一生最光榮的時刻,就是和他共存的時刻。」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