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鮮麗的搜尋結果,共04

  • 鮮麗巨嘴鳥 醜小鴨變天鵝

    鮮麗巨嘴鳥 醜小鴨變天鵝

     電影《里約大冒險》裡有著各式各樣漂亮的鳥兒,其中有著橙黃色大嘴的「拉斐爾」大嘴鳥,格外引人注目。現實生活中本來就很喜歡鳥類的阿毛,半年前在鳥店發現才剛破殼而出的鞭苔巨嘴鳥(托哥巨嘴鳥),幾經思考,2個月過後就將「小乖」帶回家。 \n 阿毛表示,剛看到小乖時還真是醜極了,剛破殼而出的小乖,光禿禿的沒有毛,2個禮拜後稀稀疏疏的毛開始亂竄,那模樣說牠是外星生物也不為過,1個月後羽毛才慢慢長齊,可說是醜小鴨變天鵝。 \n 阿毛說,牠們的眼睛周圍呈淺藍色,外圍呈橙色,好像塗了眼影一樣,剛好成對比,好時髦,最明顯的是巨大的喙,呈黃橙色,下部及嘴峰呈紅橙色,尖端底部黑色,且喙是空心的,其實是很輕的,胸前白色的羽毛,也好像企鵝。 \n 阿毛的朋友見到小乖,都覺得好酷喔!沒想到平常只能在動物園看到的鳥,居然活生生出現在面前。 \n 由於本身也有養鸚鵡,阿毛指出,牠的叫聲只有「嘎嘎嘎」叫著,不像鸚鵡那麼吵。牠在空中也很靈活,飛翔時可突然轉彎,非常俐落,倒是在地上時是跳著走、小頭搖頭晃腦的。牠也聽得懂自己的名字「小乖」,睜著藍色大眼看著你,非常可愛,丟飼料給牠時,也可以準確玩拋接,很好玩。

  • 用色大膽、風格鮮麗活潑 凌渝英布畫展 視覺新饗宴

    用色大膽、風格鮮麗活潑 凌渝英布畫展 視覺新饗宴

     凌渝英發揮藝術家的本真,巧奪天工的「布畫」創作是一種看似簡單,其實不簡單卻有所未聞的藝術形式,也不禁讓人好奇,是怎樣的巧思,創造了如此色彩鮮豔的作品,能吸引眾多愛好該藝術的藏家鑑賞。「凌渝英布畫展」展期至30日止。 \n 凌渝英是亞洲第一位創意「布畫家」,1939年出生於江西省,國立政治大學企管系畢業。在偶然的機緣巧合下、於70年代靈感的閃動,締造了第一幅「水蓮」作品的誕生,繼而創造出一系列多樣化的作品,有人物、風景、花卉、靜物,有具象、也有抽象,畫作屢獲好評與廣大的迴響,曾經在紐西蘭展出時,首次在國外義賣作品,一天80幾幅全數售出,信心大增,接連又在國內外聯展和個展,同樣大獲好評!1995年展出後,因暫時移居國外,終止作畫很長一段時間,如今稍有閒暇,又再次拾起畫筆,嘗試新作,創造出一系列「宇宙光影」作品,近年又創作多幅膾炙人口,融入現實生活、現代建築美的藝術。 \n 她的布畫,用色大膽、風格鮮麗活潑,隨意中自有調合之處,看她的作品,實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值得大家欣賞。 \n 「凌渝英布畫展」目前正於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陽光街26巷20弄1號研華科技公司文藝走廊展出,展出時間為周一至周五,6月25日下午1點30分將有專人導覽。洽詢電話:0936-032-097 。

  • 色彩鮮麗的眠羊星

    色彩鮮麗的眠羊星

    有各種美麗鮮豔花紋的眠羊們,牠們聚在一起就是眠羊星,一起欣賞牠們的故事! \n眠羊星 **LINK** \n代幣:50

  • 世界書房-廣告大亨的浮世小傳

    世界書房-廣告大亨的浮世小傳

     復古的60年代,鮮麗的人物形像,原來從仿若通俗的熱門電視影集裡,也能讀出若干文學經典的遺緒與氣味……。 \n 曾經有那麼一個時代,男士們都穿著西裝,頭髮上油梳得亮亮的,不時來一口不加冰塊的威士忌,抽菸時露出若隱若現的袖釦;女士們身穿葫蘆腰身的洋裝,手上戴著白手套,鮮紅純正的唇膏和蔻丹,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翹翹的髮尾一彈一彈的……。地球依然沿著軌道緩緩運行,世界就和表面一樣美好。 \n 大戰的陰影漸漸淡去,越戰的夢魘還沒開始,資本主義進入全新的高峰期,搖滾樂正要搖滾,嬉皮剛要嬉皮,除了消費享受之外,還有什麼好操心的? \n 這樣的時空背景,對現今金融危機中惶惶不可終日的世人來說,與其說是逃避,不如說是救贖。也就在這樣的地基上,中斷了17個月的《廣告狂人》電視劇,終於堂堂邁入第五季。 \n 廣告皆狂人 \n 這部近年來最具文學質感的連續劇,故事發生在廣告圈子裡,這個職場剛好是文藝和商業的切點,可以清高,也可以市儈。製作人威納(Matthew Weiner)之前幫HBO寫過叫好叫座的《黑道家族》(The Sopranos),這次和團隊更懂得玩味細節,在劇情的隙縫裡填進不同劑量的炸藥,隨手一摳就是爆點。 \n 《廣告狂人》節奏也不像其他的美劇那麼好萊塢,尤其是那些一味action、action的警匪劇。情節看似緩慢,集跟集之間也沒有明顯的句讀感,不過卻反而有一種勾勾纏的黏稠度,吊盡人家胃口。 \n 要想拍出這樣的戲,前提是對話要夠密,劇組在這方面的表現也的確無懈可擊。每次主題曲一放,男主角摔樓摔完之後,唇槍舌劍就開始刺來刺去。精采程度往往讓人欲罷不能,想再重頭讀一遍劇本,不少網站上都可以看到用功的廣粉們摘要金句,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n 在這個名利場裡,所有的溫情都不可靠,所有的熱情都是算計,雖然沒什麼老奸巨滑,但一顰一笑都是陷阱,冷不防丟出一句真相,就可以把人從不可一世戳到抬不起頭來。戲編得這樣老熟,似乎是專門來取笑那些把腦殘當天真的偶像劇的。 \n 不曾中斷的系譜 \n 自從2007年開播以來,不少好事者就開始追溯《廣告狂人》的文學系譜。把這些書單蒐集起來,差不多就是一部現成的美國文學史。 \n 其中最常被提到的一位前輩就是費滋傑羅。這一票衣著光鮮的廣告寵兒,看起來果然和那些夜夜笙歌的爵士男女有幾分神似。而費滋傑羅本身的際遇,又呼應了他筆下那些被際遇扯得七零八落的幻夢,讓人不由得想起自我實現預言的精準,渾身起了一陣戰慄。 \n 然而爵士年代畢竟是享樂主義的,它的失落是後見之明,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真正的生存焦慮,必須得經歷過二戰那些毫無道理的殘酷,才可能完全現身。 \n 契弗(John Cheever)這位人稱「郊區契訶夫」的作家擅長寫短篇,那些抹片般的故事就是非常好的樣本。資本主義鮮麗外表下的郊區生活,其實是無所不在的窒息感。地位的焦慮、鄰居的閒言閒語、無可排解的失愛婚姻,把這一切連綴成長篇,赫然就浮出了理查‧葉慈的《真愛旅程》。《鐵達尼號》的兩小無猜,到了這裡才會知道,還有比冰洋更寒更冷的兩人世界。 \n 繁華最後的無力 \n 再過來一點,劇中還可以在看到像厄普代克那種滔滔不絕、又帶點色情狂的躁鬱。和世界其他的荒唐比起來,淫蕩顯然要合法可愛多了。那些對話似乎又是卡佛極簡主義的產品,漫不經心又百般推敲,一個yes或no,就可以把整個世界翻轉過來。 \n 有了這些文學作品的加持,看《廣告狂人》也多了些自憐兼自虐的樂趣。跟著劇中人到內心的黑暗角落走一遭,再出來時,對不公不義的忍受力又增強了幾分。它不斷地提醒觀眾第一次面試時的恐慌:出社會的代價,就是喪失天真,日後再怎麼童心未泯,都無濟於事了。 \n 無奈的是,我們居然從中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