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鯊魚塗裝的搜尋結果,共04

  • 曾偵獲對岸潛艦 鯊魚機S-2T年底退役

    曾偵獲對岸潛艦 鯊魚機S-2T年底退役

    花蓮空軍基地營區今(23)日舉辦開放活動,空軍雷虎小組以及三型主力戰機大秀特技飛行。而營區中人氣最旺「鯊魚機」S-2T,將於年底退役。此架反潛機,造型帥氣,塗裝鮮豔,有搜索和攻擊功能,即將退役的消息讓戰機迷不捨。 \n \n以空軍雷虎小組特技飛行揭開序幕,F-16、幻象2000在空中接力,精湛飛行驚艷全場而即將除役的「鯊魚機」S-2T,只能看著同伴飛上青天。鯊魚機S-2T是一架能搜索及攻擊的全能反潛機,機頭以鯊魚嘴塗裝,機身則是深藍海洋迷彩,曾專職我國海面低空偵巡任務,也是用色最活潑、最鮮明的戰機。服務近一甲子,鯊魚機S-2T曾多次參與漢光、華統等演習,而戰功最彪炳的莫過於在1994年漢光演習時,偵測到對岸R級潛艦。這是我國軍首次在演習期間偵測到中國大陸潛艦進入我方領海。 \n \n服務近一甲子的「鯊魚機」S-2T將在今年年底退休,交棒P-3C反潛機,而今(23)日花蓮空軍基地營區開放,讓老飛鯊的最後身影留在戰機迷的心中。

  • 戰機塗銷日旗 軍方前倨後恭

    戰機塗銷日旗 軍方前倨後恭

     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空軍原計畫在7月4日舉行的國防戰力展示中,展示駕駛艙外彩繪日本國旗的IDF及F-16戰機,代表被擊落的日機數量,此舉引起日方關切;空軍司令部昨日表示,為了避免外界誤會,再經歷史考證後,決定塗銷彩繪的日旗。 \n 空軍上月在新竹空軍基地展示彩繪成二戰時期「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俗稱飛虎隊)」鯊魚頭塗裝的IDF與F-16戰機,機上並繪有日旗。 \n 代表擊落數量 日方關切 \n 然而此動作觸動台日敏感神經,日方私下表達關切,希望了解此一動作背後,是否存在其他意涵。空軍司令部當時表示,是為了還原歷史真相,彰顯空軍參戰意義,外界毋須聯想。不料,沒幾天出現變化。 \n 空軍1天兩度新聞稿澄清 \n 空軍司令部昨天連續發出兩則新聞稿,表示將取消彩繪。新聞稿中解釋,彩繪機在空中飛行時,根本看不到外,空軍官校軍史館中的P-40陳展機,機身上早已有戰果塗裝,符合相關史實,不用畫在F-16戰機上。空軍也說,國防部參考世界各國辦理相關紀念活動模式,都沒發現有將戰果塗裝於現代戰機上的案例。 \n 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說,彩繪機是還原歷史真相,讓現代人了解戰爭可怕,共同追求和平、珍惜和平。他說,有些人士對軍方把日旗塗在彩繪機上有不同看法,國防部很重視,外界有不同看法和解讀,經過審慎評估,認為避免造成誤會和不當聯想,因此塗銷該圖案。 \n 稱避免誤會及不當聯想 \n 至於是誰做的決定,羅紹和說,是由空軍司令部塗銷,國防部支持作法。 \n 空軍427聯隊2架IDF戰機噴塗中美混合聯隊彩繪圖案,由於中美聯隊第七隊長徐江華將軍,於抗戰期間擊落5架日機,於是在機身座艙左側下方噴塗5面日本國旗。另空軍401聯隊2架F16戰機噴塗飛虎隊的彩繪圖案,因美國志願大隊第一中隊中隊長尼爾,擊落16架日機紀錄,亦噴塗16面日本國旗於座艙罩左側下方。 \n 7月4日國防戰力展示,馬英九總統將親臨校閱;國防部昨日指出,邀請函已交日本交流協會,但交流協會文化室主任西野幸竜表示,可能其他同事有收到,但沼田代表跟他都沒收到邀請函。

  • IDF、F16戰機彩繪塗裝 首度曝光

    為紀念抗戰勝利,空軍427聯隊2架IDF戰機噴塗中美混合聯隊的彩繪圖案,以及空軍401聯隊2架F16戰機噴塗飛虎隊的彩繪圖案,下午在空軍新竹基地首度曝光。 \nIDF機身直尾翅左右側及座艙左右惻下方,塗裝中美混合聯隊的國徽12道光芒及鯊魚頭,以象徵華美聯戰之歷史情誼。此外,將中美混合聯隊第7隊長徐江華將軍,於抗戰期間擊落5架日機的輝煌紀錄,噴塗5面日本旗於IDF機身座艙左側下方;另徐江華以「太公令」命名自己的座機,字樣依位於鯊魚嘴上方,眼睛後方,以彰影英勇勳章。 \nF16戰機機身左右側及座艙左右惻下方,則塗裝飛虎隊的鯊魚頭,以傳承陳納德將軍的精神。此外,機身將美國志願大隊第一中隊中隊長尼爾,擊落16架日機紀錄,噴塗於座艙罩左側下方。

  • 兩岸史話-虎躍鷹揚

    兩岸史話-虎躍鷹揚

     1942年3月初,仰光失陷,英軍與飛虎隊撤往緬甸北部,與史迪威指揮的中國遠征軍會合,以待反攻。 \n 志願隊擊退日機的報導陸續出現在昆明的報紙上。據說當地百姓將P-40機頭塗裝的鯊魚巨眼與利齒當成老虎,「飛虎」之名,就此不脛而走。 \n 飛虎隊如虎添翼 \n 中華民國前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說,它畫一個鯊魚牙齒,昆明人以為是老虎,所以起個名字叫飛虎。陳納德遺孀陳香梅回憶,「那個時候 大家對於這些到中國來幫忙抗戰的飛行員是非常敬仰,也非常友善。中國人所謂虎,也是非常堅強,所以來了以後,就把他們變成飛虎了。」 \n Brad Smith表示,鯊魚塗裝早先被用在駐北非的P-40飛機上,想必志願隊看過那樣的圖片,有趣的是我們稱那個塗裝為鯊魚嘴,不是老虎嘴,但就像我說的,當他們名揚美國時,人們就稱他們為「飛虎隊」了。 \n 「飛虎隊」名稱隱含中文「如虎添翼」意味,在昆明取得具有歷史意義的首勝,接下來的緬甸空戰,更讓他們的英勇名聲傳遍世界! \n 「血幅」是抗戰時期由航空委員會發給每位來華美籍飛行員的布質證章,上頭繡著中華民國國旗,並寫有「來華助戰洋人軍民一體救護」等字句,象徵中美並肩作戰的同盟關係。 \n 美籍飛行員通常會把血幅縫在自己的飛行夾克上,以便在飛機迫降或遭到擊落時,避免因為語言不通,得不到中國民眾的協助。在飛虎隊員的血幅上,特別繡了他們的著名隊徽。 \n 中華民國空軍前副總司令陳鴻銓說,飛虎的隊徽是我們中國人請迪士尼的畫家設計的,是一隻老虎戴著翅膀,衝過一個V。 \n 「飛虎這個名字是怎麼從P-40的鯊魚機頭延伸而來的,我大概永遠弄不清楚,但飛虎隊的盛名則是在緬甸的空戰中得來的。」陳納德記得。 \n 滇緬戰拱衛駝峰 \n 緬甸是英軍保衛印度的前哨,也是中國抗戰時的聯外要地,戰略地位重要。1941年12月下旬,「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於重慶簽字,中國在雲南組建遠征軍,準備入緬協助英軍作戰。 \n 此外為強化盟國在亞洲戰場的軍事聯繫,美國總統羅斯福倡議設立「中緬印戰區」,推舉蔣中正出任戰區最高統帥,美方另派陸軍中將史迪威來華擔任戰區參謀長,與此同時,日、泰兩國也成立軍事同盟,集結於曼谷的日軍以緬甸南部的仰光為目標,準備發起進攻。 \n 「統計資料顯示,飛虎隊在仰光作戰的10個星期中,它的戰力只有5至20架可用的P-40。」作為參加當年仰光空戰的飛行員之一,Robert T. Smith將第一手的戰況寫在他的回憶錄裡。 \n 其子Brad Smith多年後接受製作小組訪問時說,「我覺得他敘述他首戰的經驗寫得太棒了!」「我們7架P-40在仰光以東地區巡弋偵察,另外7架友機則在北方數英哩處;所有人都緊盯著東方的天空,英國人最近不大可靠的地面雷達通報說有大批敵機,正從東方逼近中,他們必是從泰國起飛,我們有人查明敵機位置後,得依標準回報程序,用在前幾周短暫訓練時學到的規定代碼冷靜地透過無線電通報敵情。」 \n Brad Smith模擬念了一段其父回憶錄中的記述,「我的同僚原本應該這麼說:紅色四號隊長,兩點鐘方向來了很多惡棍;沒想到結果聽到的是:嘿!Mac!我看到那些混蛋了!就在我們的右後方,有一大票!」Brad Smith揚起聲模仿其父聲調,讓這段文句聽來格外生動。飛行員見到敵機的激動,由之可感受得到。 \n 「當飛虎隊的P-40為確保仰光港持續開放而奮戰時,地勤人員在碼頭拚命地把租借物資裝到貨車上,準備沿滇緬公路送往中國。從此時起,每個月有兩萬噸物資經由滇緬公路運進中國。在仰光陷落前,這些從緬甸運走的供應品,讓飛虎隊能在中國繼續作戰。」陳納德回憶。 \n 1942年3月初,仰光失陷,英國軍隊與飛虎隊撤往緬甸北部,與史迪威指揮的中國遠征軍會合,以待反攻。 \n 陳納德曾吐露他的想法,「蔣委員長授權史迪威直接指揮進軍緬北的遠征軍,這是為了兌現對羅斯福總統的承諾,當史迪威召開策畫動用遠征軍的首次會議時,蔣委員長、蔣夫人跟我都出席了。會後,蔣夫人顯得興致高昂,她挽著史迪威與我的手臂,告訴我們她對於中國終於得到兩位美國軍事領袖的襄助有多高興!」 \n 事與願違,深受中國期待的這一仗,由於盟軍指揮紊亂等原因而嘗到敗績。(待續) \n ■1/25 20:00 中天新聞台首播 \n ■1/26 13:00 中天亞洲台首播 \n ■1/27 14:00&21:00 中視數位新聞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