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鱷蜥的搜尋結果,共15

  • 《時來運轉》運彩報報-年後首局多和 串關低賠不讓

    《時來運轉》運彩報報-年後首局多和 串關低賠不讓

    澳洲職棒跨年後進入2020,近期賽事第一局有相當高比例出現「和」的賽果,雖然這個選項在棒球單局玩法中是賠率最低的一個,但將近1.50的數值假設串三關後仍有逾3倍之譜,彩迷可以拚這種第一局賽果的高出現率來倍增獎金。

  • 《時來運轉》運彩報報-澳職新年盤點 押法各有不同

    《時來運轉》運彩報報-澳職新年盤點 押法各有不同

    2020新年到,本周元旦適逢澳職第七周開打,一季只進行十輪的澳職可說開始進入季後賽關鍵階段,來看看各隊近況與投注的關係:

  • 爬寵控藥師 最愛紅尾蚺

    爬寵控藥師 最愛紅尾蚺

     32歲藥師助理Eki從陸龜養起,短短8年養出一窩爬寵,其中包括15條大大小小的紅尾蚺,愛蛇的他成立「打狗爬社」,定期與同好辦爬聚;媽媽最初被嚇得吱吱叫,逐漸習以為常,後來還向鄰居炫耀:「要不要來參觀我家動物園?」 \n Eki自從8年前開始養陸龜,興趣慢慢擴展到蜥蜴、守宮,只有皮膚濕滑的蛙類他不養。3年前接觸紅尾蚺,Eki就被這種蛇類吸引,目前共養了15條,包括缺紅的、白化症的、豹紋的,外觀特色不一,體型最大1.8米,最小才20公分。 \n 他將住家4樓房間拿來養爬寵,除了15條蛇之外,還有5隻陸龜、1隻鱷龜、2隻草原巨蜥、3隻鬆獅蜥、1隻鱷魚、3隻守宮,為顧及物種之間的特性,紅尾蚺養在櫃子裡,怕蛇的蜥蜴則在陽台放養,確保彼此相安無事。 \n Eki大力推薦養蛇當寵物,只要準備1個塑膠盒、放乾淨飲水就能飼養,平時裝在包包裡、掛在脖子上即可出門,蛇很溫馴,只是吃相難看點,餵食活體老鼠景象難免殘忍,所以他後來改餵冷凍老鼠,比較人道。 \n 「大家都誤會蛇了!」他說,小時候課本寫說三角形蛇頭多半有毒,結果現在帶著紅尾蚺外出,路人總是嚇得問他:「這條三角頭的不是很毒?」其實這種判斷方式完全不準,紅尾蚺無毒,反而像雨傘節頭型細長,毒性卻是超強。 \n Eki去年3月成立「打狗爬社」,平均每月辦1、2次聚會,帶著心愛的蛇、烏龜、蜥蜴、守宮出來相見歡,也讓更多民眾親近這些可愛的爬蟲類。 \n 更多寵物趣事請看翻爆APP

  • 澳職》許基宏3打數都吞K 郭峻偉首打點出爐

    澳職》許基宏3打數都吞K 郭峻偉首打點出爐

    奧克蘭鱷蜥隊今天(25日)面對布里斯本俠盜隊,7局比賽共發動5次盜壘,終場以4比0獲勝,其中鱷蜥隊郭峻偉(統一獅)揮出澳職首打點,許基宏(中信兄弟)則3打數都遭到三振。 \n \n鱷蜥隊1局下靠著保送、盜壘、滾地球就率先攻下分數,2局下郭峻偉在一壘有隊友時上場打擊,跑者盜上二壘後,郭峻偉適時擊出安打,主隊將領先擴大為2比0。 \n \n3局下鱷蜥隊持續有攻勢,擊出3支安打包含1發陽春炮再進帳2分,比數形成4比0。而俠盜隊在對手兩任投手聯手封鎖下,7局僅擊出1支安打、苦吞9次三振,7局結束就以0比4遭到完封。值得注意的是,鱷蜥隊此役發動5次盜壘、有4次成功,除了陽春炮的分數,其餘得分皆與盜壘有關。 \n \n郭峻偉擔任先發捕手第8棒,2打數1安打貢獻1打點,打擊率來到2成22。俠盜隊許基宏擔綱先發第4棒、鎮守三壘,3打數都吞K,打擊率來到2成27。

  • 澳職》林克謙中繼2局僅1安無失分 許基宏苦吞2K

    澳職》林克謙中繼2局僅1安無失分 許基宏苦吞2K

    澳職布里斯本俠盜隊許基宏(中信兄弟)日前甫收下澳職單週最佳三壘手,今天(23日)卻在對上奧克蘭鱷蜥隊的比賽中苦吞2K,隊友林克謙(富邦悍將)中繼2局投球僅被擊出1支安打、沒有失分,不過終場俠盜隊仍以4比5惜敗。 \n \n3局上俠盜隊2出局後靠著坎培爾(Andrew Campbell)、班奈特(T.J. Bennett)2支連續安打攻下1分,不過下一棒許基宏遭到三振,俠盜隊無緣繼續追加分數。反觀鱷蜥隊前4個半局均各拿1分,前6局結束,鱷蜥隊以4比1領先。 \n \n6局下俠盜隊換投林克謙,他雖在1出局、一壘有人時被擊出安打,但隨後以三振與滾地球結束這個半局的失分危機,7局下投出俐落的三上三下,沒讓鱷蜥隊繼續追加分數。 \n \n有了林克謙的好投助陣,7局上俠盜隊開始反攻,首位打者獲得四壞保送,隨後靠著投手犯規站上二壘,接著俠盜隊再以安打與內野滾地球進帳2分,追成3比4。 \n \n9局上俠盜隊藉由1支二壘安打與投手連續2個暴投追成4比4平手,可惜下半局無法守住局面,讓鱷蜥隊攻下再見分,以5比4結束比賽。 \n \n俠盜隊許基宏此役擔任先發第3棒、鎮守三壘,4打數被三振2次沒有擊出安打,打擊率2成64。中繼投手林克謙以27球解決2局投球,只被擊出1支安打、投出1次三振、沒有失分,自責分率降為3。效力鱷蜥隊的3位統一獅球員陳育軒、蔡奕玄、郭峻偉則都沒有上場。 \n

  • 與星國合作 瑤山鱷蜥生寶寶

    與星國合作 瑤山鱷蜥生寶寶

     瑤山鱷蜥是《華盛頓公約》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的物種,台北市立動物園透過和新加坡動物園交換個體,透過有計畫圈養繁殖,以維持園內族群數量,而今年北市動物園的瑤山鱷蜥也再次成功產下胎生寶寶。 \n 瑤山鱷蜥(中國鱷蜥)分布在大陸廣西、廣東、貴州和湖南,越南北部也有另外一個亞種族群。牠們體長約35至41公分,多棲息於山區的濱水森林,為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認定瀕危野生動物,同時是《華盛頓公約》一級保育類動物,在台灣也被禁止買賣。 \n 雖然如此,因為非法寵物貿易市場對瑤山鱷蜥的需求量不減,所以牠們在原棲地生存狀況仍不佳。因此,在「域外保育」工作方面,北市、新加坡動物園共同推動圈養繁殖、調度個體,希望維持一定個體數量與族群的遺傳多樣性。 \n 其中,北市動物園內雌性瑤山鱷蜥「小宇」,上個月開始停止進食,保育員進一步將牠移動到水位較低、暫停循環抽水的「獨立產房」待產,過沒幾天,小宇果然就順利生下9隻寶寶,被命名為「小琁」1至9號,這也是小宇第一次當媽媽。 \n 保育員指出,瑤山鱷蜥是胎生蜥蜴,雌性個體會斷斷續續產下小寶寶,以小宇來說,這次大約花了4小時產下9隻頭頂帶有一塊白斑的寶寶,胎盤組織則會遺留在生產地點附近的棲木或水中。

  • 「中國鱷蜥」寶寶在台出生!炯炯有神雙眼好吸睛

    「中國鱷蜥」寶寶在台出生!炯炯有神雙眼好吸睛

    動物保育更進一步!分布中國的瑤山鱷蜥在台產下寶寶囉!台北市立動物園今年再度成功繁殖「冷過才懂愛」的瑤山鱷蜥,這些可愛的胎生蜥蝪寶寶,將成為與新加坡動物園透過個體交換,共同推展瀕危物種域外保育合作的重要新血。 \n \n由於瑤山鱷蜥在寵物市場的需求量持續高漲,因此再度被華盛頓公約列為一級保育類(CITES I)動物,呼籲各國政府採取必要行動,也請民眾一起拒絕非法寵物貿易。 \n \n瑤山鱷蜥(中國鱷蜥)分布於中國廣西、廣東、貴州和湖南等地,於越南北部也發現另一個族群,獨立成一個亞種,體長約35-41公分,喜好棲息於山區的濱水森林,屬於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所認定的瀕危野生動物。 \n由於近年來在寵物市場的需求量持續增加,瑤山鱷蜥(中國鱷蜥)已被列為華盛頓公約中一級保育類動物(CITES I),在台灣同樣被列為禁止買賣的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 \n \n \n由於瑤山鱷蜥是台北市立動物園與新加坡動物園間,透過動物交換進行域外保育合作的瀕危物種之一,因此兩園共同推展有計畫的圈養繁殖,除了維持園內族群的個體數量,也將進行兩園間的個體調度,來維持族群的遺傳多樣性。 \n \n「冷過才懂愛」的瑤山鱷蜥在經歷今年2月的繁殖刺激後,因懷孕期約9個月,保育員注意到雌性瑤山鱷蜥「小宇」在今年11月開始停止進食後,將牠移至水位較低,並且暫停循環抽水的獨立產房待產。幾天過後,「小宇」果然順利產下9隻可愛的瑤山鱷蜥寶寶「小琁」1~9號,這也是「小宇」第一次的生產經驗。剛出生的瑤山鱷蜥寶寶頭頂有一塊白斑,雖然體型差父母一大截,但炯炯有神的雙眼可是與身俱來的! \n \n瑤山鱷蜥是少數的胎生蜥蜴,雌性瑤山鱷蜥斷斷續續地產下活生生的小寶寶,「小宇」這次的生產時間歷時僅不到4小時,因此想要目睹生產過程非常不容易,都是靠著保育員每日在工作中定期巡視,才有機會迅速發現產房中多了瑤山鱷蜥寶寶的身影,從而追蹤到後續的生產過程,在附近的棲木或水中還可以找到「小宇」生產時留下的胎盤組織。 \n \n非法寵物貿易的市場持續蓬勃發展,使得瑤山鱷蜥在原棲地的狀況仍是岌岌可危。就如同許多瀕危野生動物現在的處境一樣。重要的是:沒有買賣、沒有傷害,動物園也藉此呼籲民眾,不要為了滿足私慾,剝奪了野生動物生存的權利。 \n

  • 12萬買祕魯鱷蜴 賣家不出貨遭控詐欺

    23歲李姓男子去年底透過LINE通訊軟體向住在新竹縣的33歲姜姓男子,訂購12隻祕魯鱷蜴,一隻鱷蜴市價約3至4萬元,雙方約定以每隻1萬500元成交,李男匯款12萬6000元,卻遲遲不見鱷蜴,憤而向新北市海山警分局報案提告詐欺。 \n \n李男向警方表示,「匯款後經過多次交涉,姜男藉故推託,根本就是詐騙行為。」警方循線約談姜男到案,他辯稱,鱷蜥市價約3至4萬元,但因進貨量大,才能以市價約三分之一的價格販售,因鱷蜥身體狀況不佳,才會延遲出貨,不能把有問題的鱷蜥提供給買家。警方訊後依詐欺罪將姜男函送法辦。

  • 愛在冬季繁殖 動物園降溫 為鱷蜥催情

    愛在冬季繁殖 動物園降溫 為鱷蜥催情

     今天是冬至,但北台灣氣溫仍居高不下。不過,在動物園內有一些動物,非得經過低溫,才會「懂得愛」、展開繁殖大事,為了因暖冬,園方得啟動「冬化繁殖」,以人工調配溫度的方式,才能刺激牠們的興致。 \n 瑤山鱷蜥(中國鱷蜥)的原生棲地溫度差異明顯,來到台灣後,如果繁殖季前無法比照大陸南部山區,提供明顯溫差,就會使牠們無法興起繁殖欲望。因此,保育員今年將公蜥「小紅」、母蜥「大白」留在光線較暗的飼養箱內獨處,並逐步將箱內溫度從攝氏25度調降至21度,甚至將箱內水放乾,模擬冬天乾冷環境。 \n 有趣的是,藉由這樣的冬化繁殖引導,小紅繁殖本能被激發,當牠要向大白示好時,就會咬住大白的脖子,雖然有時雙方會僵持不下,但情投意合時,就能順利交配。一旦產下寶寶,瑤山鱷蜥也有別於一般兩棲爬蟲類都是產卵,而是會直接產下小鱷蜥,是屬於胎生的爬蟲類。

  • 中國鱷蜥來台過冬至!體會「冷過才懂愛」

    中國鱷蜥來台過冬至!體會「冷過才懂愛」

    今(21日)一年一度冬至,雖說因暖化效應影響,台灣依舊熱呼呼,然對於小動物們而言,氣溫的變化對牠們有何影響呢? \n \n冬天來了,當人人都想躲在溫暖的被窩裡久一點,台北市立動物園也為部分動物逐步啟動禦寒機制的同時,兩棲爬蟲館內的瑤山鱷蜥(中國鱷蜥)和四爪陸龜卻是不能沒有低溫的代表。這些「冷過才懂愛」的動物,如果沒有經過類似原生環境季節性溫度變換的刺激,對於重要的繁殖大事,可是興致缺缺。 \n \n瑤山鱷蜥(中國鱷蜥)來到台灣,雖然天天吃飽睡暖,但如果照養環境沒能比照原生棲地,在繁殖季前提供明顯的溫度差異,反而會讓瑤山鱷蜥無法為繁殖作好準備、或興起想要繁殖的慾望。 \n \n為解決此一困境,保育員今年特別將顏色鮮艷的公蜥「小紅」和較樸素的母蜥「大白」留在光線較暗的箱內獨處,將箱內的溫度從攝氏25度逐漸調降至21度,並將飼養箱內的水放乾,模擬牠們原生棲息地-中國南部山區,冬天較乾冷的環境條件。 \n \n唯有經歷過冬天應有的寒冷,瑤山鱷蜥(中國鱷蜥)的繁殖本能才會被激發。當公蜥「小紅」向母蜥「大白」示愛時,會咬住「大白」的脖子,若「大白」不願意接受,可能會僵持不下;如果情投意合,就能順利交配共創愛的結晶!其實,在「冬化繁殖」的引導下,「小紅」與「大白」目前屬於計畫性的繁殖群,而更特別的是,瑤山鱷蜥(中國鱷蜥)有別於一般兩棲爬蟲類產卵下蛋,生產時會直接產下小鱷蜥,是屬於胎生的爬蟲類! \n \n動物園內同樣也進行「冬化繁殖」的還有前、後腳皆是四肢爪的「四爪陸龜」,牠們分布於中亞地區,天冷時會挖洞躲到地底下冬眠。為模擬野外環境,保育員得先花上一個月的時間,將溫度逐漸由攝氏25度降到5度左右,維持一個月的低溫後,再花一個月的時間慢慢將溫度恢復。冬化後的雄龜們,總是迫不急待地展現雄風,彼此示威、攻擊甚至打群架,最強壯的雄龜才有機會抱得「美人龜」! \n \n由於人類為滿足私藏珍稀動物的慾望,野外的瑤山鱷蜥面臨嚴重的盜獵問題,而四爪陸龜則是因為食用和藥用的迷信,持續不斷地慘遭盜獵、走私,更因此被中國列為第一級的保育類動物。 \n \n冬天來到台北市立動物園,別忘了到兩棲爬蟲館看看可愛的兩爬動物們,用更多的了解與行動支持,化解牠們野外的生存危機。並祝福參與「冬化繁殖」的動物們,今年再次順利產下新生寶寶囉! \n

  • 鱷蜥和陸龜冬化繁殖 溫度變換刺激性致

    台北市立動物園今天說,為預防寒冬,為部分動物啟動禦寒機制,但兩棲爬蟲館內的瑤山鱷蜥和四爪陸龜是「冬化繁殖」代表,若無原生環境溫度變換刺激,牠們將會「性」致缺缺。 \n 動物園說,瑤山鱷蜥(中國鱷蜥)來到台灣,雖然天天吃飽睡暖,要是照養環境未能比照原生棲地,在繁殖季前提供明顯溫度差異,反而無法為繁殖作好準備,或有想要繁殖的慾望。 \n 為解決困境,保育員今年特別把顏色鮮艷公蜥「小紅」和母蜥「大白」留在光線較暗的箱內獨處,箱內溫度從攝氏25度調降至21度,並放乾飼養箱的水,模擬牠們原生棲息地─中國南部山區,冬天較乾冷的環境條件。 \n 動物園說,唯有經歷過冬天應有的寒冷,瑤山鱷蜥的繁殖本能才會被激發,在「冬化繁殖」的引導,「小紅」與「大白」已被列為計畫性的繁殖群,更特別的是,瑤山鱷蜥有別於一般兩棲爬蟲類產卵下蛋,生產時,會直接產下小鱷蜥,是屬於胎生的爬蟲類。 \n 動物園內同樣進行「冬化繁殖」的還有前、後腳皆是四肢爪的「四爪陸龜」,牠們分布於中亞地區,天冷時會挖洞躲到地底冬眠。 \n 為模擬野外環境,保育員要先花1個月時間,把溫度逐漸由攝氏25度降到5度左右,維持1個月低溫後,再花1個月慢慢恢復溫度恢復。 \n 動物園說,人類為滿足私藏珍稀動物的慾望,野外瑤山鱷蜥面臨嚴重盜獵問題,而四爪陸龜則因食用和藥用的迷信,持續不斷地慘遭盜獵、走私,被中國大陸列為第一級的保育類動物;希望民眾冬天到動物園時,可到兩棲爬蟲館看看可愛的兩爬動物。1051221 \n

  • 生存2.5億年活化石 38年首次培育成功

    生存2.5億年活化石 38年首次培育成功

    喙頭蜥(Sphenodon)又稱為刺背鱷蜥,牠是三疊紀(Triassic)初期,所出現的喙頭類殘留下來的唯一代表,又稱作「活化石」,牠們僅棲息在紐西蘭的某些小島上,且已經瀕臨絕種。喙頭蜥在世界生活了2.5億年,是非常古老的物種之一,但是隨著近年環境的破壞,因此數量非常稀少。 \n英國賈斯特動物園(Chester Zoo)的女性爬蟲類專家麥喬治(Isolde McGeorge),共花了38年的時間,才成功以人工培育出首隻喙頭蜥。她表示,壽命可長達120年的喙頭蜥,很難自然繁殖,因為牠們要到20歲,才能成熟至可以交配,而且每4年才有一次繁殖期。 \n這也是此品種,首次在紐西蘭以外出生。麥喬治於1977年開始護理喙頭蜥,目前,她自稱是成功繁殖喙頭蜥的英國第一位助產師,而第一條喙頭蜥被命名為「小伊索德」,麥喬治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成功孵化出來時,她激動地流出了眼淚。 \n

  • 投入38年 英動物園終繁殖極罕蜥蜴

    投入38年 英動物園終繁殖極罕蜥蜴

    英國切斯特動物園(Chester Zoo)的爬蟲類專家麥喬治(Isolde McGeorge),照料園中極為罕有的喙頭蜥(tuatara)達38年之久,她終於為園內培育出首隻喙頭蜥。 \n麥喬治表示,壽命可長達120年的喙頭蜥,很難才能自然繁殖,因為牠們要到20歲才成熟至可以交配,而且每4年才有一次繁殖期。今次繁殖出下一代的一對喙頭蜥,麥喬治也是花了12年時間,才令牠們成功交配產卵,之後再將蜥蜴卵放進孵卵器,經歷238日才成功孵出小喙頭蜥。 \n喙頭蜥,因牙齒構造也稱為楔齒蜥。其他名稱也有鱷蜥或紐西蘭鱷蜥,亦可稱為刺背鱷蜥,僅分布於紐西蘭科克海峽中的數個小島上,是喙頭目僅存的成員,只有1科1屬2種。由於鼬類與老鼠的引進,已瀕臨絕種。額頭有松果眼(又譯作「頂眼」,俗稱「第三隻眼」)的痕跡,是非常原始的蜥蜴,被認為是活化石。 \n喙頭蜥新陳代謝很慢,性成熟時間與壽命也很長,喙頭蜥的牙齒排列方式獨一無二,下顎的一排牙齒緊緊咬合在上顎的兩排牙齒之間。另外,蜥蜴的耳朵開口清楚可見,而喙頭蜥的耳孔則看不到。 \n喙頭蜥又名楔齒蜥,曾與恐龍共存,最初只見存於紐西蘭,且已瀕臨絕種,這次繁殖成功是此品種首次在新西蘭以外出生。

  • 林務局:不排除禁止輸入

     對於外來種入侵,初期野化族群較少時,是最佳的防制時機,一旦繁殖速度大爆發後,恐怕一發不可收拾! \n 屏科大教授陳添喜直言,公單位經常耗費過多時間來探討外來種的擴散和可能衝擊,等到證據蒐集齊全後,都已經錯失最有效的防制時機,就像當初福壽螺及屏東東港溪的凱門眼鏡鱷一樣,到驚覺時都已經太晚。 \n 陳添喜說,一旦綠鬣蜥數量持續增加,不僅會直接攝食大量葉菜類植物、農作物或園藝花材的綠葉,造成經濟上的損失。 \n 林務局棲地經營科科長張弘毅說,對高風險的外來入侵種,經評估會做境外控制,明文公告禁止輸入,再要求海關加強查驗,但必須有足夠資料證明綠鬣蜥對當地影響等風險評估,在初期野生繁殖族群較少時盡早防制。 \n 林務局去年已經補助通報數量較多的高雄、屏東監測調查經費並派人移除,今年嘉義縣也加入普查,不排除重新評估是否禁止輸入。

  • 公文卡三年 走私瑤山鱷蜥回不了對岸

    公文卡三年 走私瑤山鱷蜥回不了對岸

     瀕臨絕種的中國瑤山鱷蜥,八年前走私來台意外被查獲,經過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中心人工復育成功,從四隻繁衍到卅五隻。屏科大有意將繁衍成功的瑤山鱷蜥帶回原產地野放,但進出口公文一簽就是三年,只好繼續近親繁殖,再尋其他管道送回大陸。 \n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中心主任裴家騏指出,瑤山鱷蜥是華盛頓公約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不能進行商業買賣,但鼓勵保育研究行為,台灣出口已經沒問題,送回大陸原產地野放計畫公文,其實是卡在中國大陸的中央與地方政府間的內部問題。 \n 裴家騏表示,在台灣繁衍的瑤山鱷蜥已經第三代,由原本二公、二母交配繁殖,因為其中一隻公鱷蜥很會生,與另兩隻母鱷蜥生了多數的後代,另一隻公鱷蜥三年前才有生育跡象。瀕臨絕種的生物必須先擴大數量,再來考慮基因,談選擇性繁殖,為避免近親繁殖,最終還是要送回原產地比較好。 \n 在台灣繁衍的瑤山鱷蜥是二○○二年在小港機場查獲旅客從大陸夾帶進口,二公二母交由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中心照顧,都維持在年均溫十九度飼養,沒想到在原產地廣東、廣西一帶會冬眠的鱷蜥,在台灣不冬眠,發育成熟特別快,還能夠繁衍下一代。 \n 因為在大陸只剩廣東羅坑自然保護區有一個健康族群,加上野外其他零星地方也只有幾百隻,羅坑自然保護區與廣西桂林師範大學曾計畫人工復育,但做了廿幾年仍遇到瓶頸失敗,所以大陸對台灣能繁衍成功,相當驚奇,希望能進一步合作研究。 \n朱立群/台北報導 \n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暨收容中心主任裴家麒表示,大陸方面並非拒收鱷蜥,廣西師大、政府單位、及研究機構「搶著要」,搞不定由哪個單位接受。裴家麒說,香港的私人野生動動研究機構嘉道理農場已答應接收,自認擔任瑤山鱷蜥的中途之家,我國也已同意出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