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鳥叫的搜尋結果,共13

  • 聽見武漢喇叭聲 比鳥叫還悅耳

    聽見武漢喇叭聲 比鳥叫還悅耳

     武漢即將於4月8日解禁,全程親歷封城沒返台的台灣青年導演薛穎穜,一共創作了4首歌曲表達心情。他說這段時日的心情,在「煩躁、焦慮、無聊、希望」中循環,領悟這是一場震撼的生命教育;談起即將解禁,他明顯感受到城市正在重新甦醒,比起二月的一片寂靜,只能聽到遠處的鳥叫,最近車輛陸續上路,感覺「喇叭聲比鳥叫還悅耳」。 \n 台青導演薛穎穜在武漢發展已2年,此次疫情,雖然2次被台辦詢問要不要搭包機返台,他都婉拒,全程參與了這段封城歲月。用淺顯的歌詞、輕快的旋律,再以烏克麗麗自彈自唱,薛穎穜2個月來共創作了「為武漢歌讚」、「英雄武漢」、「吹哨人」、「親愛的武漢」4首歌,分別傳達:勸大家乖乖待在家、感謝外地醫護人員前來救援、紀念李文亮醫師、以及武漢疫情即將冬去春來的心情,也反映著不同階段的武漢。 \n 薛穎穜說,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大家都像歷經一場惡夢,這段時間他的心情是在「煩躁、焦慮、無聊、希望」中不斷循環,除了打亂所有人的生活節奏,也因為未知帶來惶恐,讓很多人體悟到活著就是希望,他認為這是場震撼的生命教育,可帶來很多省思。 \n 薛穎穜說,這兩個多月來,所有武漢人緊盯著疫情數字,3月20日武漢首次新增零確診後,鼓舞了全城,他也是在那天寫下了第4首歌,邊寫還邊聽到鄰居在陽台大喊「武漢加油」,充分反映武漢人在這次疫情中共患難的團結。 \n 他回憶,二月的武漢,無論白天晚上,全城寂靜,連遠方的鳥叫都聽得到,而這幾天陸續有私家車可以開上路,讓他覺得「喇叭聲比鳥叫還悅耳」!最近還有武漢人分享街道上開始出現人群的畫面,邊拍邊哽咽。 \n 武漢已經挺過來了!4月8日解封後,薛穎穜想要去遊長江、賞櫻花,抱一抱身邊的親友,他相信武漢人留下的態度和精神,會被永遠銘記在心。

  • 台青留守武漢 創作4歌曲抒懷

    台青留守武漢 創作4歌曲抒懷

     武漢即將於4月8日解禁,全程親歷封城沒返台的台灣青年導演薛穎穜,一共創作了四首歌曲表達心情;他說,這段時日的心情,在「煩躁、焦慮、無聊、希望」中循環,是一場震撼的生命教育。 \n 談起武漢即將解禁,薛穎穜明顯感受到城市正在重新甦醒,比起2月的一片寂靜,只能聽到遠處的鳥叫,最近車子陸續開上路,感覺「喇叭聲比鳥叫還悅耳」。 \n 台青導演薛穎穜在武漢發展已兩年,此次疫情,雖然兩次被台辦詢問要不要搭包機返台,他都婉拒,全程參與了這段封城歲月。 \n 體悟到活著就是希望 \n 用淺顯的歌詞、輕快的旋律,再以烏克麗麗自彈自唱,薛穎穜兩個月來共創作了〈為武漢歌讚〉、〈英雄武漢〉、〈吹哨人〉、〈親愛的武漢〉四首歌;分別傳達:勸大家乖乖待在家、感謝外地醫護人員前來救援、紀念李文亮醫師、以及武漢疫情即將冬去春來的心情,也反映著不同階段的武漢。 \n 薛穎穜說,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大家都像歷經一場惡夢,這段時間他的心情是在「煩躁、焦慮、無聊、希望」中不斷循環,除了打亂所有人的生活節奏,也因為未知帶來惶恐,讓很多人體悟到活著就是希望;他認為這是場震撼的生命教育,可帶來很多省思。 \n 薛穎穜說,兩個多月來,所有武漢人緊盯疫情數字,3月20日武漢首次新增零確診後,鼓舞了全城,他也是在那天寫下了第四首歌,邊寫還邊聽到鄰居在陽台大喊「武漢加油」,充分反映武漢人在共患難下的團結。 \n 盼多考慮滯留者處境 \n 他回憶,2月的武漢,無論白天晚上,全城寂靜,連遠方的鳥叫都聽得到,而這幾天陸續有私家車可以開上路,讓他覺得「喇叭聲比鳥叫還悅耳」!最近還有武漢人分享街道上開始出現人群的畫面,邊拍邊哽咽。 \n 對於兩岸官方因武漢包機各執一詞,薛穎穜感到無奈,他希望兩邊政府都能設身處地考慮滯留者的處境,他相信民眾更希望的是可以解決問題的政府。 \n 「武漢已經挺過來了」!4月8日解封之後,薛穎穜想要去遊長江、賞櫻花,抱一抱身邊的親友,他相信武漢人留下的態度和精神,會被永遠銘記在心。

  • 萌貓常發怪聲 還想學鳥叫

    萌貓常發怪聲 還想學鳥叫

     一般人印象中小狗對聲音敏銳度、反應比貓咪好,不過,宜蘭有隻美國短毛貓「斑斑」不愛喵喵叫,常發出「嗷嗷」奇怪叫聲,甚至想學鳥叫;此外,台北市3歲大的橘貓「江江」,可以分辨飼主腳步聲,讓主人覺得好窩心。 \n 大陸有首洗腦歌曲《學貓叫》,「喵喵喵」的輕快旋律讓人朗朗上口,在宜蘭從事飯店公關的廖瑋婷,她養的斑斑卻不愛喵喵叫,倒是常發出「嗷嗷」叫聲。 \n 不僅如此,讓廖瑋婷好奇感到不解的是,有天還發現斑斑會望著住家附近樹上的小鳥,然後試著學鳥叫,似乎想交幾個鳥朋友,免得「貓生」太過無聊。 \n 「江江」被主人邱先生認養後,意外發覺牠擁有銳利聽力,邱先生說,原本以為江江只是聽到聲音就往門口衝去,但鄰居上下樓時,江江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幾次有快遞或瓦斯公司人員到家裡,怕生的江江竟能分辨出不是飼主與家人腳步聲,害怕得跑去躲起來。 \n 更多寵物趣事請看翻爆APP

  • 百餘頃林園大道蟲鳴鳥叫

    百餘頃林園大道蟲鳴鳥叫

    台糖公司雲嘉區處20年前在雲林、嘉義各主要幹道旁植樹,營造林園大道有成,23日上午在雲林古坑鄉崁腳農場舉辦成果展,雲嘉區處副經理陳光明充當導覽員,為好鄰居興昌國小小朋友進行環保生態解說,該校毗鄰的台3線就有長達近1公里林蔭道,令人心曠神怡。 \n \n 台糖公司雲嘉區處經理賴坤發表示,該公司為配合環保署空氣品質淨化區計畫,1997年起陸續提供該公司位於重要公路沿線兩旁農場土地,建置環保林園大道,植樹迄今已逾20年,除提升淨化空氣品質外更展現優美林相及綠美化道路景觀的公益形象。 \n \n 陳光明說明,雲嘉區處於雲林縣及嘉義縣等地區共種植100.75公頃環保林園大道,每年二氧化碳總吸收量約1500公噸,除可提升淨化空氣品質以有效減低各種汙染影響的程度外,綠地亦提供昆蟲、鳥類、爬蟲等生物棲息場所,也讓大家認知保護環境、愛護生態的重要性。 \n \n 小朋友徜徉在林園大道,蟲鳴鳥叫,也觀察到螳螂等昆蟲,驚呼聲此起彼落。校長高啟順說,該校得天獨厚位處在綠蔭環抱的崁腳農場中,又與林園大道毗連,真是天然的生態教室。

  • 老鳥叫菜鳥帶女學員潛水害溺斃 3教練均被判刑

    老鳥叫菜鳥帶女學員潛水害溺斃 3教練均被判刑

    祝姓女子(34歲)2016年7月底在新北市貢寮區參加潛水課程的最後一堂課,本來應該讓擁有10年潛水經驗的廖姓男教練負責帶隊,但廖男卻將學員交交給另外2為潛水經驗不到5天的廖姓男教練與楊姓女教練帶下海,導致祝女突然脫隊消失,最後被發現已經溺斃,3名教練日前被基隆地院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8至10個月有期徒刑。 \n \n檢警調查,廖姓老鳥教練是台北某潛水訓練中心負責人,案發當天上午因為身體不適為由,站在岸上,督導另外2名菜鳥較驗帶著祝女等3名學員至鼻頭海域進行最後一堂潛水課,並由廖姓菜鳥教練帶隊,楊女殿後,怎料還是造成祝女脫隊,等到楊女發覺祝女不見時,為時已晚。 \n \n案發當時,廖姓菜鳥教練與楊女帶著祝女等3人潛水,讓他們觀察海中生物,但因為沒有保持夠近的距離,也沒有即時發現祝女脫隊,等到楊女發現後,趕緊通知其他教練協尋,並由1名徐姓教練發現祝女已躺在12、3公尺深海底,距脫隊點已長達43公尺遠,被拉上岸後已無生命心跳,送醫不治,2名廖男及1名楊女被起訴。 \n \n廖姓老鳥教練出庭後表示,當時因為身體不舒服,才會在岸邊督導2名教練協助帶隊,聽到祝女失蹤後,就趕緊調度人員協尋,他自己也有下海尋找,否認自己有觸犯過失致死。 \n \n廖姓菜鳥教練則說,他當時在協助林姓學員調整浮力,而沒有回頭查看,等待有「海鰻」出沒發出聲音,他指示學員們過來觀察時,楊女才告訴他祝女不見了,便開始找人。而楊女則稱,那時候因為學員們有點並排,後來才發現祝女沒有跟上,當下立刻告訴廖男並一起去尋找。 \n \n基隆地院審理後,認為廖男等3名教練都擁有合格執照的潛水教練,知道潛水的危險性,但3人卻疏於督導及監控責任,以致祝女不幸溺斃,判處廖姓老鳥教練10月、廖姓菜鳥教練8月、楊女10月有期徒刑,仍可上訴。

  • 東京六本木藝術夜 聆聽台灣蟲鳴鳥叫

    東京六本木藝術夜 聆聽台灣蟲鳴鳥叫

    日本東京六本木藝術夜活動登場,本屆主題是「在六本木藝術遊樂場~盡情奔跑、遊玩、嘗試~」,台灣藝術家蔡坤霖的作品讓人可聽到台灣森林的蟲鳴鳥叫,吸引許多人聆聽。 \n 六本木藝術夜活動昨晚舉辦盛大的開幕典禮。本屆活動,蔡坤霖展出以「The Sound of Roppongi」為名的作品,這是以樹酯水管組成裝置藝術,擺設在六本木新城(Roppongi Hills)北棟廣場。 \n 蔡坤霖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次的作品是專門為了六本木製作的。他想把台灣野外的聲音帶到六本木。在造型上,因這裡是城市,但名字又叫六本木,是六棵樹的意思,所以他特別為了這項藝術活動做了「六棵樹」,加上立體結構,象徵六本木。 \n 蔡坤霖說:「因為在這個比較現代的都市裡,比較多是人和車子的聲音,其實這些裝置、管子都會吸音,那些聲音會進入這些管道內,還有人的聲音,以及台灣森林裡的蟲叫聲,聽的時候,會融合在一起,會聽到很多環境的聲音。」 \n 蔡坤霖的作品可讓遊客聽到的聲音包括從台灣的森林裡錄下的蟋蟀、蟬叫聲、蛙鳴、貓頭鷹叫聲。 \n 他表示,在六本木聽到這些森林裡的聲音,其實很怪,所以會產生差異性,但這差異性會讓人比較可以放鬆,也會有想像。 \n 蔡坤霖作品展場周邊車水馬龍,人潮多,可看到許多人體驗聆聽作品管中聲音,並傳聲、對話的樂趣。 \n 文化部駐日本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主任朱文清前來觀賞蔡坤霖的作品並致意。 \n 朱文清表示,日本從現在起針對2020年東京奧運暨帕運展開一系列體育、藝文活動,很高興看到台灣的藝術家參與六本木藝術節這項有近200萬人參與的大型活動。 \n 六本木藝術夜活動從2009年起每年舉辦,活動原僅限定1夜,今年擴大為3天。這次邀請當紅現代美術家名和晃平擔任主展品藝術家。展場分布在六本木新城露天廣場(Roppongi Hills Arena)、國立新美術館、東京中城(Tokyo Midtown),六本木的街道中也舉辦藝術活動,幸運的民眾可看到平本瑞季「壽司秀」神出鬼沒的快閃演出等。 \n 以法國為根據地,在世界巡迴表演的藝術團隊不具名劇團(La Compagnie des Quidams)帶來新作品「FierS a Cheval~高傲的馬」,一群身穿奇幻白衣的表演者,在太空風格的交響樂和馬嘶中幻化成發出閃亮光芒的白馬。 \n 做為東京奧運和帕運藝文演出的先導都市計畫,由野田秀樹發想組成的「東京表演旅行團(CARAVAN TOKYO)」也在主舞台六本木新城露天廣場,展出在福島與宮城體驗講座中創出的文化馬戲團表演。 \n 此外,南韓普普藝術教主崔正化的作品「花吊燈」與「Love Me」大型充氣桃紅豬、由多名創作家組成的「Rhizomatiks Architecture」推出的作品「CURTAINWALL THEATRE」等,也很吸睛。1051022 \n

  • 惠蓀林場生態豐富  蟲鳴鳥叫彩蝶飛舞

    惠蓀林場生態豐富 蟲鳴鳥叫彩蝶飛舞

    初夏時節,擁有豐富動植物生態的惠蓀林場,正吹起大自然交響曲,蟬鳴鳥叫,彩蝶漫天飛舞,走訪惠蓀林場正是時候。 \n 惠蓀林場是國立中興大學所屬4個實驗林中面積最大的林場,具備了亞熱帶、暖帶、溫帶氣候等不同的特色,森林內也隨之呈垂直分布,而兼具3帶的植物種類,場內大部份的區域保存了原始的狀態。 \n 時值初夏季節,沿著惠蓀林場步道可以發現許多特別有趣的動植物生態,在多樣的森林裡可發現草蛉類、蝴蝶、蛾類、夏蟲等身影點綴,讓生態更多彩。 \n 興大指出,夜間的林場山莊燈下可發現的「紅痣草蛉」大型草蛉,體長約2.5到3公分,頭部淡黃色,複眼發達,身體呈鮮紅色,中央具淡黃色縱帶,觸角絲狀,翅透明,前緣具紅色,亮點可愛至極。 \n 而見於燈下漫天飛舞的「長尾水青蛾」,屬夜晚具趨光性,翅展約11到13公分,翅呈水青色,前翅寬大,後翅具細長尾突,因此被稱為彗星蛾。 \n 在植物方面,林場茶花步道附近發現「泛亞上鬚蘭」,晶瑩剔透的花型,特別稀奇珍貴,因不能自行製造養分,須依賴土壤中有機物(腐植質)維生,故稱為腐生蘭,由於開花時間極短,在森林中平時極少被人發現,人工栽培也不容易,對蘭花迷或野生蘭採集者而言,是屬於陌生少見的蘭科植物。 \n 由國立中興大學實驗林管理處規劃的「2016惠蓀森林探索營」,自7月11日至7月30日止,每星期有2梯次,每梯次3天2夜,共計有6個梯次,每一梯次限額60名,正受理報名中。1050706 \n

  • 環保意識抬頭 鳥叫也算噪音

     噪音公害無奇不有,舉凡鳥叫、踢踏舞噪音,都曾遭民眾檢舉開罰。長期投入環保訴訟的律師指出,民眾環保意識抬頭,對噪音忍氣吞聲已成「過去式」,未來噪音裁罰不再有固定標準,而是依個案認定。 \n 環保署公害法律扶助委任律師林文凱說,曾有一家舞蹈教室,因位在視障者按摩室樓上,學員練踢踏舞、熱舞踩踏地板噪音,讓盲人受不了,獲高等法院判賠10萬元,原因是視障者比一般人對聲音更敏銳,侵害標準比原本噪音超標標準低10分貝。 \n 高雄有家寵物鳥園,因一大早鳥噪音擾人清夢,鄰居受不了提告,最後雙方雖和解,但鳥園同意賠6萬元幫鄰居家裝氣密窗。除噪音汙染,台南曾有鋼鐵廠漏油,毀掉大片文旦園,還有虎尾玻璃工廠,因排放氟化物,讓香蕉樹枯萎,都曾裁決判賠,須賠償受害者500萬元。 \n 像這類噪音公害或環境汙染,環保署管考處長蕭慧娟表示,民眾可向當地環保局申請「公害糾紛法律扶助」,依《公害糾紛處理法》,若調處不成,再由環保署公害糾紛裁決委員會裁決,以維護民眾權益。 \n 金石法律事務所所長林石猛表示,高鐵局在收到環保署裁委會裁決後,如不服,得依公害糾紛處理法39條1項規定,收到裁決書後20日內,向事件管轄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否則,環保署公害糾紛裁決委員會之裁決,將視為雙方當事人依裁決書達成合意。 \n 不過林石猛表示,因訴訟標的金額800萬元,且高鐵已表明不認同將提訴,預料此案還要經三級三審才定輸贏。 \n 小檔案公害糾紛法律扶助 \n 「公害糾紛法律扶助」是環保署於2012年推出,協助民眾處理因環境汙染造成的公害糾紛,舉凡空氣、噪音、有毒廢水等公害,民眾都可以申請扶助,藉由專案法律事務所的專業律師諮詢、協助,提供民眾有效解決公害糾紛的途徑。 \n 如調處不成,再往上送環保署公害糾紛裁決委員會裁決,看是否獲賠償。諮詢專線:(02)2733-8989。(整理:湯雅雯)

  • 地方掃描-鳥叫致憂鬱 鳥園老闆判賠8萬元

    前金:余姓女子因隔壁鳥園長期鳴叫,長期下來就診得到「憂鬱合併焦慮及失眠」,向法院請求精神慰撫金30萬元,高雄地院測檢鳥鳴噪音,認定已超過管制標準,判決蔡姓老闆須賠償8萬元。

  • 學鳥叫逼真 志工激起鳥公憤

    學鳥叫逼真 志工激起鳥公憤

     大鵬灣國家風景區70歲志工陳寬隆模仿鳥叫聲維妙維肖,常和鳥兒「對話」,但鳥兒回應通常不太友善,為捍衛領域愈叫愈大聲,彷彿警告「離我的地盤遠一點!」這樣一來一往、此起彼落的真假鳥鳴聲,經常逗樂遊客。 \n 陳寬隆家住高雄旗山是文山國中數學退休老師,小時候家裡務農,得幫忙農務;他表示,每到稻穀收成季節,田埂邊竹雞、白腹秧雞躲著偷吃,有趣是牠們隱藏得很好,就是看不見身影。 \n 不過陣陣「呼嚕、呼嚕」叫聲卻隨著太陽下山愈大聲,到了傍晚,簡直可用震耳欲聾來形容。 \n 他說,在鄉村珠頸斑鳩也很多,聽久了自然就會模仿,退休後在高雄美術館擔任志工近20年來,以版畫、雕刻等藝術品解說為主,不曾想過模仿鳥叫本領會有派上用場一天。 \n 後來陸續加入大鵬灣、茂林等風景區當志工,模仿鳥叫聲竟成正字招牌。他說,只要學鳥叫聲就會吸引遊客目光,小朋友會記得他是「學鳥叫的爺爺」,圍著他討教如何學動物叫。 \n 他指出,斑鳩、竹雞領域性強,聽到鳥叫聲就以為是其他公鳥入侵,他開玩笑說,還好自己是假公鳥,不然就吃不了兜著走。

  • 聲音

    聲音

     以為出得城來,一切的煩囂將趨安靜,誰知聲音真是無所不在。米茶經過,蒸汽笛聲有如魔音穿腦;烤番薯的攤販,以不帶絲毫感情的國台語雙聲帶重複宣告:「番薯!好呷的番薯來囉!」……沒完沒了。城鄉盡皆沉沉陷落在聲音當中。 \n 莫名所以的,她掉進環繞的聲音陷阱中,四顧惶然。 \n 不定時的,有鳥叫的聲音傳入耳中,聲音雖小卻顯清脆。春日負暄,她以為是陽台上的花草招來了鳥兒,細細辨認,卻又分明不來自戶外。斷斷續續的,隔一段時間就出現個幾聲,等警覺到而循聲尋找時,它又悶不吭聲了。窗外,綠葉兀自舒徐引頸,絲毫不驚;屋內,微塵在透入的光線中載浮載沉。聲音如此微弱,像是受創後的無力掙扎。 \n 起先還以為是工作忙碌所導致的妄想,母親臨終前,不是老錯覺冷氣機裡發出大蚓仔(蚯蚓)的叫聲嗎!因為前車之鑑,她怕被家人發現可能出現和母親同樣的症狀,驚懼猶疑,遲遲不敢提問。直到有一晚丈夫納悶發問:「怎麼老是聽到鳥兒小小的叫聲,到底從哪裡發出的?」她才如釋重負,連同家人一塊兒展開緝凶行動。 \n 幾天下來,毫無斬獲。聲音非常短促且藕斷絲連,似有若無的,總要在聲響出現一兩次後,待在家中的三人才偏頭尋聲,放下手邊的工作,分頭奔赴可疑的角落張望。一個星期後,共識逐漸形成:聲音彷彿來自屋子中央自客廳蜿蜒到廚房的細長走道。會是壁虎嗎?一度大家懷疑是中部的壁虎不小心被行李夾帶北上後所發出的想家哀號(不知聽誰說過,北部的壁虎EQ較高,一逕保持沉默。)然而,經過地毯式的細膩搜尋,兩面長長的白牆上,除了丈夫的兩排畫作高掛外,什麼也沒有。一次、兩次、三次……懸疑性越來越高,她皺著眉,神經質地開始懷疑是不是畫作上高掛枝頭的鳥兒忍不住低聲啁啾,女兒笑說: \n 「你不會是最近看太多魔幻寫實小說了吧!」 \n 她坐在沙發上呵呵駭笑,忽然聽到自己的肚子幽幽發出奇怪的聲響,好似和方才的鳥叫相唱和。女兒和她同時大吃一驚: \n 「啊!不會是從你的肚子發出的聲音吧!」女兒飛快提出合理的懷疑。 \n 「會嗎?難道這幾天的聲音都是我所發出的?」她驚慌的反覆自我省視,肚子也許也被驚動了,嚇得從此噤聲。 \n 她驀然想起剛搬到台北的那日午後,經過種種包紮綑綁搬運的勞累後,全家人紛紛倒臥客廳沙發上,幾乎不省人事。屋內亂成一團,皮箱紙箱家具挨擠在一塊兒。九月天,尚且不見秋色,室內冷氣嘩嘩作響,大家都累得像狗,只差沒吐舌。忽然,唧唧的小雞叫聲從不知哪口箱中慌慌傳出,四個人同時豎起耳朵和身子,人人雙眼圓睜,幾乎魂不附體了! \n 不管聲音發自哪口皮箱或紙箱,想起來便要全身起雞皮疙瘩,難不成因為天氣炎熱而在箱內孵出一窩小雞來了!萬一開了箱,走出雞子,豈不要讓人魂飛魄散。這時,平日鮮少被尊奉的一家之主的男人,即刻被拱為名符其實的家庭要角,被賦予揭開謎底的重任。他將耳朵靠近箱子,一口一口檢視,終於找到聲音之所從來,大夥兒按捺住差點兒跳出胸口的心臟,將皮箱拉鍊拉開翻找,原來竟是一只鬧鐘!那樣的午後太魔幻,鬧鐘猶帶琵琶半遮面的羞澀出「箱」之後,搬家北上之事才算徹底完成革新。 \n 鬧鐘嗎?難道這回也是鬧鐘鬧場來了? \n 因為長年失眠,她囤積十幾個鬧鐘,就排排蹲坐床邊的小几上。有的是已然出去自立門戶的兒子留下的;有的是從女兒的房間蒐羅來的;好幾個是她旅遊時購置的,她老擔心它們會隨時莫名其妙怠工或生病,就算遠離工作崗位的休閒,她依然對旅邸的morning call不改存疑習慣,深恐被遺忘而錯過預訂的旅程。她的憂心不是沒有道理,她常在鬧鐘設定時間將屆時,凝眸注視,確實有些時刻逮到它們逾時卻仍不言不語的靜坐,讓她驚出一身冷汗。事實上,她從來不曾讓鬧鐘鬧醒過,總是趕在鬧鈴響起前就起身,既然並不仰賴它,她也不知為何自己如此看重鬧鐘的功能。最讓她驚慌的是,鬧鐘的壽命偏短,只要年齡稍長,常常陷入瘋狂,精神狀況相當不穩定。在不提防的午後或深夜,常有狀況外的演出,將好不容易才睡著的她,從睡夢中急急叫醒!難道這陣子的鳥叫聲也是其中一只鬧鐘的精神狀況出了問題?當她一個個仔細檢查時,所有鬧鐘卻都露出無辜的表情。 \n ● \n 一日,她坐在書房內,將雙腳抬高擱置另一張座椅上,和朋友煲電話,忽然,那輕輕的鳥叫聲從身邊細細傳來,婉轉輕薄,她轉過頭一看,真相大白!原來鳥叫的聲音居然出自電腦螢幕上兒子前些日子幫她設定的保護程式──一群穿梭來去的游魚居然發出鳥叫的唧啾!真是太讓人驚訝了!幾日來的疑惑盡釋,她朝著電話的那頭高聲歡呼,朋友不知究裡,以為她無端發狂,就像那些個神經兮兮的鬧鐘。 \n 她設法將聲音從電腦中消滅後,才注意到聲音無所不在的在這個號稱首善之都的城市中大力宣示它的主權。凌晨時分,屋外的流動市場已然開始磨刀霍霍,豬肉販大刀揮向砧板的力道直撲枕邊;早起的老媽媽在窗外用著元氣淋漓的聲音和攤販議價;她聽著看似毫無效率卻又真實發揮功效的冗長對話,睜著眼,追隨一格一格顫抖的鬧鐘指針迎接黎明的太陽。有風的早晨,外頭風鈴還湊熱鬧似地前來叮噹作響。十點左右,賣竹竿、草蓆、桌罩、掃把的小販,不停放送兜攬的廣告詞;收購壞冰箱、壞熱水爐的二手生意人也頻頻用麥克風昭告天下;午飯過後,「修理紗窗紗門,換玻璃,各種的輪仔;換紗窗、換紗門……」的廣播車沿街叫喚;然後是「正港草湖的枝仔冰、紅豆冰……」引誘著被熱氣蒸騰的人們。黃昏時分,「來了,土窯雞!好呷的土窯雞擱來囉!」、「芋粿、紅豆甜粿」相繼上場;「雞腳、雞翅、肉粽!」則驚擾了沉沉的夜色。凌晨時分,還有收餿水的車子定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馬達聲。 \n 城市裡,不得安寧。回中部鄉下,也一樣塵囂不斷。隔鄰房客的狗叫連連,早也叫、夜也吼,不堪其擾,她說:「請搬家吧!我們屋子不租人了。」幾天後,房客乞憐:「我們已設法將小狗搬遷到南屯去,就讓我們住到明年孩子國中畢業,學業告一個段落吧!我一個人帶著四個孩子過日子不容易……」聲音越說越微弱,就算鐵石心腸也要成為繞指柔。 \n 狗的問題輕易解決,野貓思春的叫聲,咿咿嗚嗚如嬰啼,成群結隊從斜前方荒廢屋宇內傳出,藕斷絲連的,讓人好不煩惱,卻因明確知道完全束手無策,倒也死心塌地和它和平共處,幸而思春期通常不會太長,知道忍耐有時限,一切都好說。最可怕的是,再隔鄰的一戶人家,家中孩童日日啼哭,自嬰兒至今約三年餘,每每在午後三點左右,總是啼哭至肝腸寸斷的程度,幾乎無一日稍歇。應該是午睡醒來的起床氣吧!聲音之宏亮,時間延續之久長,無與倫比。學會說話後,一逕哭喊:「阿嬤!我不要啦!人家不要啦!」那家的阿嬤倒是挺有耐性的,當是課外娛樂似的,有一搭沒一搭的哄著:「要無,要安怎?」、「麥擱哭啊啦!」只是全然徒勞無功。 \n 小朋友堪稱丹田有力,聲震四鄰。「這女孩真是被阿嬤寵壞了,怎麼那麼能哭!沒完沒了的。」丈夫無奈的抱怨。怎麼會是女孩!長期以來,她總理所當然憑聲音斷定是個精壯男孩,丈夫駭異:「怎麼會是男孩!那麼愛哭。」她說丈夫這叫性別歧視,愛哭哪分男女。她轉頭徵詢女兒,女兒傾向男孩可能性高,女兒的理由有意思:「鄉下阿嬤不會容忍女孩撒野,對長孫的寬容度比較大。」女兒一語道出了她隱約的想法。圍牆圍住的院落,只聞其聲,未見其人,何況,他們偶爾回鄉休假,並非常居此處,要尋求正確答案,得碰碰運氣。 \n 終於,一日黃昏,真相揭曉。一家三口相偕出外散步,那家阿嬤就牽著三歲小孫站在門口,梳著整齊的西裝頭,玲瓏剔透模樣,她忍不住逗孩子:「很健康哦!哭起來聲音很大哦!」那位阿嬤哭笑不得,「歹勢!真愛哭,我實在凍伊未著。」丈夫赧然承認心中確存偏見,此事至今仍未落幕,戲碼仍舊天天上演。 \n 以為出得城來,一切的煩囂將趨安靜,誰知聲音真是無所不在。米茶經過,蒸汽笛聲有如魔音穿腦;烤番薯的攤販,以不帶絲毫感情的國台語雙聲帶重複宣告:「番薯!好呷的番薯來囉!」如今,里長更學起電視中的泡麵的半套廣告,一輛車子,不時沿街宣達政令,選舉、健康檢查、里民大會、參觀旅遊活動……沒完沒了。 \n 城鄉盡皆沉沉陷落在聲音當中。

  • 《我的理想家-高雄市仁武區》緊鄰千坪公園 享蟲鳴鳥叫

     我原來居住在高雄市左營區,為了希望能夠擁有一個安靜的住宅,才決定購買這裡的房子。 \n 最大的驅動力是,新家隔壁就有一座將近6,000坪的公園,現在,每天早上起床,還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蟲鳴鳥叫,而不再是都會區內的車輛熙來攘往的吵雜聲。 \n 其實,在高雄縣市合併之前,原本的高雄縣仁武區因為距離高雄市比較近,已經成為許多建商開發的熱門地點,就一位購屋消費者而言,如果縣市合併之後,在沒有縣市差別的情況下,仁武的透天厝房價,只要高雄市區同產品的60%到70%之間,相信很多人都會選擇仁武透天厝。 \n 類似的透天產品,生活空間變大了,既可以擁有私人的車庫,又有完善的安全管理,就工作的考量而言,原本要超過30分鐘,才可以抵達工作地點,現在只要20分鐘以內,因此,就決定移居至此。 \n 至於生活圈,也不是問題,小孩有八卦國小和大灣國中可以就學,附近也有全聯福利中心,想要到所謂北高雄市區的漢神巨蛋、或是高鐵左營站的新光三越百貨公司,開車不到3分鐘,就可以連接國道10號,南來北往,超級方便。 \n 由於這裡房地產的增值潛力,遠比其它地區好,因此,新推出的新建透天厝個案,動不動都是7、800萬元起跳了,當然,目前居住的透天厝,價格也已經比當初購買時,稍微上漲,萬一,過個5年到10年,我想要再轉換居住環境時,也可以賣一個好價錢。 \n 專家評析-捷運規劃中 增值有潛力 \n ■21世紀不動產高雄仁武 加盟店長魏銘德: \n 屋主購買的透天別墅所屬的區域,在地稱為「八卦寮」,離市區只隔一條高速公路僅有3分鐘的車程,而到高鐵站也只要8分鐘相當方便,因為腹地面積大,地價相對便宜,建商大部份規劃透天別墅的產品,預估目前約有50建案。 \n 最重要的是,這些透天厝和市區同類型的價差有3~4成左右,對於預算不是很高,但又想享有寬敞生活空間的換屋族,這裡的確是「用時間換取空間」純住宅環境。 \n 除了具備生活機能,對外聯絡交通有中山高、南二高,附近有榮總醫院與長庚醫院,更有6,000坪左右的綠地公園,吸引不少換屋族跨區購屋,房屋總價從3年前到現在至少漲幅超過3成,相信,未來加上政府所規劃的輕軌捷運,增值性有一定的潛力。

  • 大陸人看台灣-鳥兒叫了,過馬路了

     在台北的大龍街和哈密街交叉路口等紅綠燈過馬路,忽然耳畔傳來幾聲鳥叫:「布穀,布穀」,咦,這車水馬龍的大街上,哪來的鳥叫?循聲尋找,才發現聲音發自身旁紅綠燈桿上的一個綠匣子,上面用黃字標注著:南北向:布穀聲;東西向,鳥叫聲;行人專用:蟋蟀聲。下面還有一個大大的按鈕。哦,這就是視障者過馬路號誌吧,我想起剛剛看到的電視新聞報導。 \n 為了方便視障人士過馬路,台北市最近在醫院、學校、人流量大的商圈路口設置了這種蟲鳴、鳥鳴號誌。比如南北向綠燈亮時布穀聲聲,東西向綠燈亮時鳥鳴啁啾,視障者聽到後就明白可以通行了。他們還可以用感應手杖或按鈕等方式啟動號誌,這樣過馬路就更安全了。不僅視障人士,孩童和老人也是這種號誌的受益者。 \n 在我看來,台北市設置這種發聲號誌來引導視障者過馬路實在太有必要。初到台北的人恐怕不能不被路上那風馳電掣的摩托車嚇住,這裡的摩托車之多就如福州城的電動車和自行車,而且不限速,每個駕駛者都像是飆車一族,戴上頭盔戴上口罩上路後便開足了馬力狂奔。站在車流洶湧的馬路邊,你根本看不清摩托車手的身影,他們箭一般從亮著綠燈的路口射過來,「呼」的一聲從你身邊飛掠而過,高速運轉的摩托車輪與地面摩擦發出的巨響刺激耳膜,驚心動魄。「這麼快的摩托車,撞上非死即傷。」我心中暗忖。所以就是借我一百個膽,我也不敢在台北闖紅燈。 \n 而到台北半個多月,我幾乎就沒見過有人闖紅燈的。我想這除了這裡民眾確實有遵守交通規則的好習慣外,可能也跟那如虎般兇猛的摩托車有關。誰願意為了爭幾秒鐘時間闖紅燈將自己送虎口呢?反過來想,正因為大家嚴守交通規則,沒有人亂闖紅燈,那摩托車才得以放心大膽地飛馳。在台北市區,雖然機車道上轎車多、公交車多、摩托車多,但堵車的情況很少,這大概也跟交規被自覺遵守的前提下,車輛能夠快速通行有關吧。 \n 紅燈停、綠燈行看起來容易,而對視障者來說卻是個難題。鳥兒叫了,可以過馬路了。有了這能發出聲音的號誌,他們就大大減少了誤闖紅燈的危險性,不至於與瘋狂的機車「親密接觸」。這人性化的設置委實讓人感到欣慰。(《福建日報》駐台記者,本文寫於2009年1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