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鸚鵡號的搜尋結果,共13

  • 「鸚鵡」直撲港澳 氣象粉專:這4區留意大雨

    「鸚鵡」直撲港澳 氣象粉專:這4區留意大雨

    今年第二號颱風「鸚鵡」(Nuri,馬來西亞命名)於12日晚間9點正式生成,大家最關心的莫過於究竟會不會影響到台灣。對此氣象粉專表示,鸚鵡對台灣沒有「直接」影響,但會有4個「間接」影響。

  • 5縣市熱爆!吳德榮:颱風外圍影響 午後防劇烈天氣

    5縣市熱爆!吳德榮:颱風外圍影響 午後防劇烈天氣

    預估鸚鵡颱風明(14)日將撲向港澳,受其外圍雲系影響,花東、南部局部地區將出現雨勢,其他地區午後雷陣雨不容小覷。氣象專家吳德榮表示,大氣不穩定,午後易有小範圍、強對流發展,各地嚴防劇烈天氣。

  • 第2號颱風「鸚鵡」正式生成 花東、高屏嚴防大雨

    第2號颱風「鸚鵡」正式生成 花東、高屏嚴防大雨

    今年第2號颱風「鸚鵡」於晚間9點正式形成,氣象局預報指出颱風將持續朝西北前進,預計周日(14)於登陸廣東登陸,明(13)日臺灣吹東南風,迎風面的花蓮、臺東及屏東地區有局部短暫陣雨或雷雨,受沈降作用影響西半部較熱,其中臺東、恆春半島及午後各地山區並有局部大雨發生的機率。

  • 今年第二颱「鸚鵡」正式生成!外圍環流恐影響台灣

    今年第二颱「鸚鵡」正式生成!外圍環流恐影響台灣

    今(12日)晚間21時,今年的第2號颱風「鸚鵡」(Nuri,馬來西亞命名)正式生成。《日本氣象廳》指出,氣象專家吳聖宇指出,雖然鸚鵡颱風路線往大陸廣東前進,但它的外圍雲系恐影響位於迎風面的花東地區、恆春半島以及高屏地區,今、明2天有較大降雨機會。

  • 鸚鵡颱風最快今生成!明起2地區防大雨彈來襲

    鸚鵡颱風最快今生成!明起2地區防大雨彈來襲

    (10:20 更新)日本氣象廳發布烈風警報,第2號「鸚鵡」颱風即將形成!氣象專家賈新興表示,熱低壓預估最快今(12日)晚至明晨,將生成今年第二號颱風。中央大學大氣科學系兼任副教授吳德榮分析,明起至下周一南方水氣影響範圍擴大,花東及高屏將有較大雨勢。

  • 第2號颱風「鸚鵡」吳德榮:有機會在周六生成

    第2號颱風「鸚鵡」吳德榮:有機會在周六生成

    今天鋒面北移,中部以北、東北部仍有不定時局部短暫陣雨,其他地區多雲午後山區有雷陣雨。氣象專家吳德榮指出,最新美國模式模擬,菲律賓東方海面的熱帶系統,有機會在周六(6/13)生成為今年第2號颱風「鸚鵡」,穿過呂宋島到南海。氣象局則指出,周五起熱帶系統有些外圍水氣會上來台灣。

  • 黏人喜乾淨 「采采」愛跟主人遊山玩水

    黏人喜乾淨 「采采」愛跟主人遊山玩水

    陳一銘養了1隻小鸚鵡取名叫「采采」,由於每天都是親自餵食與貼心照顧,短短2個月就建立濃得化不開的情誼,「采采」愛撒嬌,喜歡跟前跟後,陳一銘不僅帶牠逛夜市,還到處上山下海去旅遊。 \n \n在二林鎮經營「多采多姿」男女雜貨舖,陳一銘熱心公益,在臉書成立「二林人的大小事 」社群分享社區資訊,很喜歡小動物的他,4年前花900元將出生2個月的「采采」買回家 ,采采立刻就成了雜貨舖的代言人。 \n \n「采采」是1種俗稱「鳳梨小太陽」的小型鸚鵡,個性調皮、活潑、好奇,但很親人,對人的接受度高。陳一銘說,不管養什麼寵物,不要嘗試想要操控牠,只有適應牠們才能換來愛和信任。 \n \n愛護動物就像愛護家人,陳一銘說,即使「采采」已經自己會進食,他還是堅持親自餵食鳥奶粉,養了2個多月,似乎就與采采心靈相通,後後采采跟著出門都不會亂飛,且是如影隨形。 \n \n采采很黏人,也愛乾淨,陳一銘說,每次出門牠就吵著要跟,每次換水時,都會在第1時間搶著「洗澡」,如果水是髒的,牠鳥都不鳥。聰明的采采還聽得懂「囝仔話」,叫牠「嗯嗯」,就會上大號。 \n \n 陳一銘表示,一般小鸚鵡不太會說話,但采采卻可以說出「你好」、「采采」,還叫得出女朋友「姿姿」的名字,超厲害的。

  • 女記者被無情分屍棄海 驚爆蒐出遭斬首影片

    今年8月左右丹麥傳出一起駭人驚悚的案件,一名瑞典籍女記者金沃爾(Kim Wall)隨著一艘私人潛艇出海,卻離奇失蹤,但8月23日已證實她被分屍後丟入大海。丹麥檢方3日在嫌疑犯潛水艇主人梅森(Peter Madsen)的硬碟中,驚見沃爾被斬首的影片,至今梅森仍辯稱自己沒有殺人,警方也以殺人罪將他起訴。 \n \n根據英國《衛報》報導,曾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潛艇「鸚鵡號」,在8月10日主人梅森與隨行採訪的沃爾一同出海,途中意外下沉,沃爾因此下落不明,但梅森卻安全逃離;8月21日卻在哥本哈根南方海岸發現她的遺體軀幹,丹麥警方也在23日宣布確認過DNA,證實是沃爾遺體。 \n \n警方從沃爾遺體上的傷痕發現,有被刻意加工破壞的痕跡,遺體上有一些不明金屬物附著,推測是希望讓遺體不會浮出水面,沉入水底;並確定沃爾的頭顱、雙手及雙腳都是被鋸掉。警方也在梅森工作室的硬碟中,找到有沃爾慘遭斬首的影片,但梅森仍強辯硬碟不是他的,稱有實習生會進出他的工作室。 \n \n事發至今,梅森在沃爾失蹤時聲稱當時在某座島嶼讓她下船,事後又改口她死於意外,被他丟下海「海葬」,依然不肯承認自己犯行。當時警方認定潛水定疑似故意被弄沉,因此梅森被控過失殺人,曾被判羈押24天。 \n \n \n【小編★★★★★推薦】 \n \n

  • 鸚鵡趴趴走 為何不怕被偷?

    有一家麵店的老闆養了一隻鸚鵡,一開始養在籠裡,後來就放任牠在店裡趴趴走,最近更可看到鸚鵡在店外玩,老闆說,不擔心有人偷,因為鸚鵡嘴很尖,咬下去就一個洞。 \n 老闆表示,這種綠色鸚鵡不貴,有的鳥園要價上萬元,但網路交易,新台幣6千元上下就買得到,雖然會講話,但還不屬於「能言善道」的鸚鵡。其實本來嫌吵,不想讓牠學講話,但後來還是被牠學會了幾句話。 \n 他常捧著這隻綠鸚鵡,或讓牠站在手上,有時調皮的想要咬主人,馬上喊「不可以」,鸚鵡也很知趣,立刻停下來;因為這隻鸚鵡從小養,小時候就愛亂咬,也曾不小心把主人手咬破,還好大聲罵牠聽得懂,馬上乖乖不再咬。 \n 最近這隻鸚鵡跑到店外,還是喜歡咬東西,咬著紙片,愈咬愈破,牠高興得蹦蹦跳。 \n 離麵店不遠的光華商場骨董店老闆也養了鸚鵡,雖然同樣是綠色,但頭頂的顏色不同,體型也大了好幾號,以前用鍊子栓住腳,最近完全不用栓住,安心的放在手臂上。老闆說,這隻鸚鵡只有幾萬元,有些品種貴的要十幾萬,但一樣都會講話。 \n 旁邊賣飲食的店家也表示,常來消費著客人當中,有人養鸚鵡,還有繁殖小鸚鵡,甚至網拍,一隻幾千元;本來想買來養,但一聽這位客人說,小鸚鵡每4小時就要餵一次,心想忙著做生意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餵牠,只好做罷。1051120 \n

  • 誰家的非洲灰鸚鵡 請飼主到新北動保處領回

    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表示,他們在2號接獲通報,指有一隻非洲灰鸚鵡被八里龍源消防分隊發現帶回,他們立即派員前往救援,並馬上將鸚鵡帶回動保處收容安置,餵食照顧,由於這隻非洲灰鸚鵡較罕見,懷疑是飼主不小心讓鸚鵡飛走移失,因此動保處請有走失非洲灰鸚鵡的民眾,趕緊到動保處來看看是否為自家鸚鵡並領回。

  • 本周選書-作曲家和他的鸚鵡

    蘇普莉婭同拍攝組去泰國前,把從朋友那裡繼承過來的鸚鵡留給范林照管。范林從沒問過她鳥來自何處,但敢保證這隻名叫寶利的鸚鵡曾經屬於某個男人。 \n(文接B8版) \n去知覺,張著嘴。淚水從范林被鹽刺疼的眼睛湧出,他看看寶利的臉,把牠頭朝下翻過來好空出嗉子裡的水。 \n人們圍過來觀看范林把鳥安放在鋼甲板上,用兩指輕輕地壓著寶利的胸膛,把水從牠身體裡擠出來。 \n遠方雷聲隆隆,閃電砸碎了城市的天空,但片片陽光仍在海面上飄動。在船加速駛向北方時,鳥緊攥的兩爪張開了,抓了一下空氣。「牠醒過來了!」一個男人興奮地喊著。 \n寶利慢慢睜開眼睛。甲板上一片歡呼,而范林感激得嗚咽起來。一位中年女人給范林和鸚鵡拍了兩張照片,喃喃說:「太不尋常了。」 \n兩天後,一篇小文章出現在《紐約時報》的市區版上,報導了如何搶救寶利。作者描述了范林怎樣毫不猶豫地跳進海裡,怎樣耐心地給鳥做人工呼吸。文章很短,不到5百字,但在當地社區裡引起一些反響。一周之內,一份叫 《北美論壇》的中文報紙登了關於范林和他的鸚鵡的長篇報導,還附加上他倆的相片。 \n儘管寶利備受關注,牠仍在繼續萎縮。牠不怎麼吃東西,也不怎麼動彈。白天牠待在窗臺上,常常打嗝。范林猜測寶利是不是感冒了,或上年紀了。他問蘇普莉婭鳥的歲數有多大。她也不清楚,但說:「牠一定挺老了。」 \n「你能不能問問牠原先的主人?」 \n「我在泰國怎麼問呢?」 \n他沒追問下去,她對寶利漠不關心讓他心裡不快。他不相信她跟鳥以前的主人沒有聯繫。 \n一天早晨范林看看寶利的籠子,嚇了一跳,只見鸚鵡直挺挺地躺著。他捧起寶利,那生命已逝的身體依然溫暖。范林撫摸著鳥的羽毛,淚水忍不住地流淌;他沒能挽救自己的朋友。 \n他把小小的屍體放在餐桌上,觀察了許久。鸚鵡看上去很安詳,一定是睡入死亡的。范林安慰自己──寶利起碼沒遭受多難的晚年。 \n他把鳥埋在後院裡銀杏樹下。一整天他什麼也做不下去,呆呆地坐在作曲室裡。他的學生晚上來了,但他沒怎麼教課。他們走後,他給蘇普莉婭打了電話,女友聽上去不太耐煩。他帶著哭腔告訴她:「今天一早寶利死了。」 \n「天哪,你聽來像失去了兄弟。」 \n「我心裡難受。」 \n「對不起,但別想不開,別跟自己過不去。如果你真想那鸚鵡,就去寵物店買回一隻來。」 \n「牠是你的鳥。」 \n「我知道。我不怨你。我沒時間多說了,親愛的。我得走了。」 \n一直到凌晨范林都無法入睡,心裡反覆重溫跟蘇普莉婭的談話,還埋怨她,彷彿她該對寶利的死負責。最讓他心氣難平的是她那無所謂的態度。她一定早就把鳥忘到腦後了。他琢磨是否應該在她下月回來時主動提出分手,既然他們遲早會分開。 \n一連幾天范林都取消了課,專心為歌劇譜曲。音樂從筆端輕易地湧出,一個個旋律如此流暢又新鮮,使他停筆自問,是不是無意中抄了大師們的作品。沒有,他寫下的每一個曲調都是原創。 \n他忽視了教課,讓學生們不安。一天下午他們帶來一個籠子,裡面裝著一隻鮮黃的鸚鵡。「我們給你弄到了這個。」沃娜對范林說。 \n雖然范林明白沒有鳥能取代寶利,仍然感激這份心意,讓他們把新鸚鵡放進寶利的籠子裡。他告訴他們晚上來上課。 \n這隻鸚鵡已經有名字,叫戴文。每天范林把牠丟在一邊,不跟牠說話,儘管鳥會說各種各樣的話,包括穢語。有一回牠甚至叫沃娜「婊子」;這讓范林猜想戴文原來的主人是不是因為牠嘴太臭才賣掉了牠。吃飯的時候,范林把一點兒自己吃的食物放進寶利的碟子裡給戴文,不過他經常開著氣窗,希望鳥會飛走。 \n歌劇音樂的後半部分完成了。艾爾伯特‧張讀完樂譜後給范林打了電話,要見他。范林第二天早晨去了艾爾伯特的辦公室,拿不準導演要和他談什麼。 \n范林一坐下,艾爾伯特就搖搖頭笑了。「我弄不明白—這一部分跟頭半部分出入太大。」 \n「更好還是更糟?」 \n「那我還說不準,但後半部好像感情更充沛。唱幾段,讓我們看看它聽起來怎樣。」 \n范林的聲音悲哀得顫抖,這在他以前試唱時從未發生過。 \n范林唱了一段又一段,彷彿音樂從他身心深處噴湧而出。他覺得歌劇的主人翁,那位盲人音樂家,通過他在哀嘆失去了心上人──那姑娘是當地的美人,被父母所迫嫁給了一位將軍做妾。 \n小「啊,太悲傷了。」艾爾伯特的助手說。「讓我想哭。」 \n不知怎地那女人的話倒使范林冷靜了幾分。接著他唱了幾段頭半部的樂曲,每一段都優雅輕快,尤其是那支在歌劇中出現五次的疊歌。 \n艾爾伯特說:「我敢肯定後半部分在情感上是對的。它更有靈魂──哀而不怒,柔而不弱。我服了。」 \n「對,真是那樣。」那女人附和一句。 \n「我該怎麼辦呢?」范林嘆氣說。 \n「把整個音樂協調起來,前後一致。」艾爾伯特建議說。 \n范林開始動手修改樂譜;實際上,他給頭半部做了大手術。他幹得太猛了,一週後垮了下來,不得不臥床休息。然而,即使閉上眼睛,他也無法壓制在頭腦中回響的音樂。第二天他繼續創作。儘管疲憊,他很高興,甚至陶醉在這種譜曲的亢奮中。除了給戴文餵食,他完全不管牠了。鸚鵡偶爾來到他身邊,但范林忙得根本顧不上牠。 \n一天下午,工作了幾個小時後,他躺在床上休息。戴文落在他旁邊。鳥翹翹帶藍梢的長尾巴,然後跳到范林的胸上,豆粒一樣的眼睛盯著他。「你號嘛?」鸚鵡喊了一嗓子,好像有點上氣不接下氣。開始范林沒聽明白那尖利的話。「你號嘛?」鳥又重複一遍。 \n「好,還好。」范林笑了,眼裡一下充滿淚水。 \n戴文飛走了,落到半開的窗戶上。白窗簾在微風中擺動,彷彿要起舞;外面菩提樹葉沙沙作響。 \n「回來!」范林喊道。 \n(本篇圖、文選自《落地》小說集,全文有刪節,時報出版提供) \n關於本書 \n在法拉盛這個紐約的新中國城裡,每天發生大大小小的事,中國旅外作家哈金以小說家的眼光看待這些華裔移民,在生活掙扎中片刻瞬間的人性之美與醜,創作出的不只是一部短篇小說集,更是整張浮世繪般的畫軸。故事的靈感有些得自新聞事件,身為作家的哈金把這些新聞變成有骨有肉笑淚交織的文學。當這些中國移民在新國家提供的社會與經濟的新自由中吃虧佔便宜時,同時也在他們內心攪動著一種依附母國故土傳統的欲望,在說故事之外,亦冷靜地將人性矛盾剖析出來。 \n哈金長期以英語創作,作品計有三本詩集、三本短篇小說集、五部長篇小說,包括《池塘》、《等待》、《戰廢品》、《瘋狂》和《自由生活》等。短篇小說集《好兵》獲得1997年「美國筆會/海明威獎」。長篇小說《等待》獲得了1999年美國「國家書卷獎」和2000年「美國筆會/福克納小說獎」,為第一位同時獲此兩項美國文學獎的中國作家。哈金一直堅持可譯性是創作的準則,因為文學的價值是普世的。這次的《落地》一書完全由哈金自己逐字逐句翻譯,正好可以提供讀者一個印證哈金的漢語創作功力的機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