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麻風病的搜尋結果,共05

  • 遇敵縮成球 超萌動物卻帶麻風病毒

    知道這顆圓球叫什麼嗎?牠們叫做犰狳(ㄑㄧㄡˊㄩˊ) ,學名叫做Cingulata,是唯一有殼的哺乳動物,生活在中南美洲和美國南部地區。犰狳中間的鱗甲成帶狀,與肌肉連在一起,可以自由伸縮。尾巴和腿上也有鱗片,鱗片之間還長著毛,腹部無鱗片只有毛。 \n大部分犰狳居於洞中,夜間出來活動,生性膽小,一遇天敵便鑽進洞內,如果來不及的話,便會縮成一團,以堅硬的鱗甲保護身體。犰狳是雜食性動物,一年要吃掉100公斤昆蟲,其中害蟲要占四分之三,同時還吃腐肉、毒蜘蛛、蠍子和蛇等,對農作物有很好的保護作用。 \n最讓人覺得特別的是,犰狳是除了人類之外,唯一身上帶有麻風病毒的動物,這種病可是會傳染的,如果不小心將犰狳當成食物吃下肚,麻煩可就大了!很多人們都是通過這種途徑,而感染麻風病的,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n

  • 因為那對翅膀──感動人物張平宜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張平宜這個名字了。據說在大陸她還有個暱稱:「台灣瘋婆娘」。可是前些年我根本不曾聽過,更不知道她在偏遠的大山裡的「瘋狂」事跡。 \n 我參與的三處華人成立的教育基金會,很多成員都像我一樣,既是贊助者也是義工;其中「群德基金會」的善款全都來自熱心朋友的私人捐助。大概是三年前吧,基金會聯繫到一位台灣的教授,請她推薦捐助對象,正好這位教授與「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有些關連。她先是安排我們捐一批鞋子給台灣山地貧困小學生,但鞋廠老闆聽說是海外關心台灣貧窮孩子的華僑們捐的,說甚麼都不肯收錢。於是決定捐款給大陸麻風學童,這才知道張平宜,也進一步聽說了她為大陸的麻風病人的孩子在做的事。 \n 張平宜和她的「中華希望之翼」原就關懷台灣的麻風患者。她寫過紀錄台灣樂生療養院的書,後來卻是走得更遠、更艱鉅,去幫助了更多的無辜受難者──病患的下一代。用了近十年的歲月,在遙遠的四川大涼山上,她排除萬難,給孩子們帶來一所有校舍、教師、水電和真正教育的學校,甚至進一步給卒業的學生提供職業培訓。她剛獲得中國央視「2011感動年度人物」的榮銜,人們看見她得到的肯定和支持;然而開始的十年裡,沒有多少人看到她所經歷的挫折和困難,若不是具有披荊斬棘的堅持毅力,恐怕一年也撐不下去的。 \n 去年春天,我代表群德基金會和張平宜在上海見面,想了解些學校的具體需要。我們約在有上海蘇活區之稱的「田子坊」,一家洋人喜歡光顧的咖啡店裡。她剛從涼山下來,苗條的身軀穿著牛仔布褲裝,風塵僕僕,但是朗爽明媚,全身好像會發光,尤其是那雙大眼睛。她說話很快,充滿激情和感染力,一邊吃著沙拉,一邊忙著給我看手機裡學校和孩子們的照片,像個新結識的女友炫示她白手建起的家園和自家兒女。 \n 麻風病自古以來被視為一接觸就會傳染的惡疾,病人都被迫隔離,讓他們自生自滅。其實當今的醫學已經證明麻風病是可以治癒的,甚至只需兩週的藥物治療後,就不是高危險的傳染病了。可是在中國貧困的山區裡仍然存在「麻風村」這樣的地方,病患的下一代即使健康正常,也無法走進社會。要不是張平宜,照片裡那些笑容滿面的孩子,就註定要隨著他們的父母在與世隔絕的村子裡,度過沒有絲毫希望的、荒涼漫長的人生。 \n 我問起她涼山的地貌,學校的現況,孩子的前途,還有她自己──她似乎有著用不完的精力,無窮的自信、勇氣和愛心,可是她氣餒過嗎?會疲倦嗎?當然。但是她不放棄,那些孩子就像她自己的孩子,是她力量的泉源。作為一個母親,我感覺就像是在跟另一個母親說話,但她比我忙碌千百倍,因為她有那麼多孩子,那麼多的挑戰要克服,而她只有一雙手。我深深體會到:捐款是最容易的事,而最艱難的是執行,是親手餵食、清洗、教導、扶持、奔走、勸募……那是一個女子的身心和青春年華的全部投入。 \n 我們談得開心,離開咖啡店之後捨不得分手,邊走邊繼續說話,走了大半條街才想起來還沒付賬呢,趕緊折回店裡付錢。洋女侍看著笑得不可開交的我們,「兩個瘋婆娘」,她也許在心裡這麼想。 \n 兩個月之後,50張雙層床、25個衣櫃和25個碗櫃,運到了大營盤村學校。一百個孩子不必跋山涉水上學了,他們住在「張阿姨」為他們奔走呼號、義賣募款爭取建成的有水有電的宿舍裡,睡在被「張阿姨」言行感動、從地球的另一邊捐獻來的舒適牢固的床上。宿舍門口寫著「群力之家」──群德基金會捐建的學校、校舍,都以「群」字起頭。 \n 「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大營盤村」,這不是一個與我們無關的村莊。這個地球上的每一個村子都是我們的鄰居,沒有人該被關在地球村外如螻蟻般苟活。然而在張平宜之前,我沒有聽過這個村子的名字。因為她,我再一次看到,在世間許多自私荒涼的人群之上,還是會有一對、許多對,發光的翅膀。 \n 希望之翼。

  • 遠征麻風村 張平宜入圍年度人物評選

     台灣女子張平宜深入偏遠的中國四川涼山州越西縣,一手打造全中國第一所蓋在麻風村的完全中小學。她將深耕涼山十年的經歷化作文字,今年初發表新書後,媒體邀訪不斷,她也陸續獲頒「中華十大女性公益人物獎」、「中華慈善獎」等,更入圍二○一一年「感動中國」年度人物評選。 \n 張平宜為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一趟赴中國偏遠地區麻風村的調查採訪報導,開啟她對麻風病議題的關注,尤其不捨許多麻風病人的子女,即便健康,也被遺忘在受隔離的麻風村,教育資源極度匱乏。 \n 一九九九年至二○○一年間,張平宜曾走訪中國廿多個麻風村,許多村子根本沒有學校,孩子們克難地在走廊、病房,甚至是點著火把、煙霧瀰漫幾乎要令人窒息的空間裡上課。當她來到四川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的大營盤小學,沒被殘破的校舍嚇壞,但永難忘懷學生因沒有足夠的桌椅,只能站著上課。 \n 「我很想給孩子們一個窗明几淨的教室」,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念頭,促使她投入麻風村的希望工程,這十年來,匯集兩岸資源,讓大營盤小學脫胎換骨,學生從七十多人成長到目前的三百多人。 \n 今年七月底,將近七十名學生跨越數百里路,跨縣前來大營盤就讀。張平宜形容,孩子們為求學而「遷徙」的行動為「七月長征」。 \n 一路走來,張平宜常受到質疑,為什麼要募款幫助大陸人?張平宜說,麻風村的孩子一定要走出大山,融入社會,得到他做為公民應有的權利;她看見了「需要」,而想伸出援手。這份心超越地域、種族或意識形態。 \n 張平宜表示,大營盤小學約有八成的建設,是來自台灣的善款,未來她希望能成立兩岸合作的平台,匯聚更多力量,在其他弱勢地區複製大營盤的成功經驗,並開拓扶貧項目。 \n 身為大營盤三百多名學生的「母親」,張平宜談起孩子們的故事時,神采飛揚,言談中有滿滿的關愛。她說,從台灣到涼山不下百次,讓她有勇氣勇闖麻風村的動力就是「愛」,讓她沒有懼怕,全心全力,要為孩子洗去麻風的烙印。

  •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大營盤小學」位於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高橋麻風村,當地政府開設這所小學的原因是因為附近的小學都不願意接納麻風村的子女。當地村民世代以來不被社會接受,村民甚至連身分證都拿不到,更別說翻身。直到2000年,一群來自台灣的志工(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扭轉了這一切。 \n 處境篇 連身分證都沒有的麻風村 \n 前時報記者張平宜把希望之翼帶進高橋麻風村,透過教育扶貧,麻風病患的後代子女有了一個與正常人公平競爭的機會。 \n 1991年,張平宜跟著國際慈善團體第一次到四川、雲南的6個麻風村採訪,看到當地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慘況:一個用草繩褲帶自殺多次的麻風老人、一群骨瘦如柴、肚大如鼓的麻風村小孩。 \n 雖然第一次與大陸麻風村的接觸讓張平宜有了「再也不去」的念頭,但最後卻轉變成她一次又一次投入麻風病救助的動力。在1999年到2001年期間,她先後跑過廣東、雲南、四川20多個麻風村。 \n 由於多年在大陸麻風村採訪所累積的人脈,2000年冬天,張平宜突然接到消息說:四川省政府在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建了一所專門收容麻風病患子女的小學──大營盤小學。 \n 沒有正式老師的小學 \n 但實地看到學校時,張平宜嚇了一大跳。7、80名學生只有一名代課老師、2間蓋在水塘邊的教室占地約10坪,沒有玻璃的窗戶、2塊嵌在牆上的黑板坑坑洞洞、再加上17張破舊的課桌椅。由於軟硬體都缺,加上村 \n (文轉B3版)

  • 台灣娘子張平宜 闖四川麻風村辦校

    台灣娘子張平宜 闖四川麻風村辦校

     十年的歲月,可讓懵懂少年長大成人,也能使滄海變桑田。台灣女子張平宜過去十年,來回穿梭台灣與四川越西麻風村,建立中國第一所麻風病人子女小學。上百個被社會遺棄的孩子,因此首度摸到書本,吃到三餐好飯。張平宜原本是兩個孩子的媽,現在母親節可收到數十個孩子的溫暖感謝。 \n 為了紀念這十年青春,張平宜寫下《台灣娘子上涼山》,以生動筆調帶讀者重回過往,看她如何從大小姐變成悍婦,從記者變成人人眼中的「慈善家」,從只能對著麻風村惡劣環境掉淚,到現在可以跟對岸官員拍桌子吵架,爭取孩子的教學資源。 \n 「我熱情固執,會為正義兩肋插刀!」張平宜打扮時髦,說話帶著大姊頭的豪爽,彷彿有用不完的熱情和精力。她說,她從小夢想當女俠,身體裡住著男人的靈魂。 \n 一九九九年,還是中國時報記者的張平宜剛生下第二個兒子,原本打算辭職回家當少奶奶,卻因緣際會到四川麻風村進行調查採訪。一路上的窮山惡水加上麻風村裡頭嚇人的景象,讓她發誓再也不要踏進這地方。沒想到那景象她怎樣就是放不下,之後兩年她的足跡踏遍大陸二十幾個麻風村,並在四川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裡,打造出州立示範學園大營盤小學。 \n 對現代人來說,麻風似乎陌生又遙遠,其實成立於一九三○年的台灣樂生療養院,便是隔離麻風病人的醫療院所。麻風病由麻風桿菌導致,是種破壞皮膚和周圍神經的慢性病,會導致顏面手足傷殘。 \n 在張平宜工作的涼山地區,彝族傳統更視麻風病為不潔惡靈,過去常有麻風病人被燒死、淹死事件,一般學校也排斥麻風病人子女就學。五○年代起大陸官方在偏僻地帶設立一個又一個隔離的麻風村。病人離群索居,村民近親結婚繁衍,子女沒身分證,幾乎全是文盲,一輩子走不出麻風村,就醫、教育都乏人關懷。 \n 張平宜描述,被隔離的麻風村停留在無水無電的原始狀態,眼瞎斷腳的病人在地上爬行,傷口流膿。他們彼此生下的子女即使健康,也被隔絕在文明社會之外。「這些孩子沒喝過自來水,沒見過書本雜誌,聽見遠方鎮上的喇叭聲,不知道那是車子。」 \n 張平宜認為,教育是唯一扭轉命運的機會。於是她成立基金會,四處募款,把原來簡陋、只有一個代課老師、從來沒有畢業生的大營盤小學建設成公辦民助的示範學園。 \n 如今,全校有十一個老師、兩百多位學生,還吸引了附近一般農村的小孩來上學。 \n 她回想剛開始自己還曾被官方懷疑是「台灣特務」,逐漸獲得當地政府認可,目前學校正朝「完全中學」邁進。她還在青島找到合作企業,安排畢業生去工廠工作。 \n 張平宜將捐出版稅,十五日於台北華山藝文特區舉辦新書義賣,為「望春風助學計畫」籌款,作為第一屆大盤營中學畢業生培育基金。 \n 雖然大陸、台灣兩地奔波,日子周旋在學校有沒有水電、孩子有沒有逃學的大小煩惱中,張平宜覺得過得非常開心。她忍不住秀出手機裡四川孩子傳來的簡訊:「妳比真的媽媽還像我們的媽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