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俊傑的搜尋結果,共89

  • 投書-大陸城鎮化時代的困惑

    2009年末,北京常住人口1755萬人,比上年末的1695萬增加60萬人。北京已經連續三年每年增加人口50萬以上,近兩年每年增加60萬。一年增加的人口,相當於一個中等城市。隨著人口的劇增,北京的交通、環境之弦越繃越緊,越來越讓人憂心。 \n北京罹患大城市病 \n毫無疑問,北京已經患上了「大城市病」。不過,北京只是國內大城市人口壓力問題暴露的一個極端例證。社科院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2008年末,中國城鎮化率達到45.7%,擁有6.07億城鎮人口,形成建制城市655座,其中百萬人口以上特大城市118座,超大城市39座。 \n目前,國際上發達國家的城鎮率為80%,如果按照一些專家描繪的那樣,「未來10年,中國城鎮人口將達到8億,城鎮化率將接近60%」,那麼,包括北京在內的許多大城市面對「大城市病」很可能愈來愈嚴重。 \n城市人口的劇增,表面上會加大戶籍鬆綁的決策難度。有必要指出的是,在城市迅速膨脹的背後,戶籍政策堅冰並未根本性消融。連飽受公眾詬病的戶籍政策也未能實現對特大城市人口過快增長的有效制約,這或已表明,簡單地禁止絕非城市發展的科學方向,而以城市為中心的傳統資源配置模式到了急待糾偏的時候了。 \n僵固的人生路線圖 \n在現實中,人生打拼軌跡早已被現實規制成「農村-鄉鎮-中小城市-省城乃至更大城市」的路線圖。讓人鬱悶的是,除了這張枯燥的路線圖外,對許多人而言,缺乏更多靈活的可供選擇的打拼方向。如果越往城市,越往大城市越能掙大錢成為現實的主流社會哲學,那麼,這些因資源配置衍生的利益又怎不會成為牽引公眾生存的「牛鼻子」呢? \n在資源配置總體形勢沒有出現拐點前,寄望於加強輿論引導或者制定硬性機制嚴加控制約束,不太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城市的人口壓力。站在就業者的角度來看,雖然不乏人喜歡大城市的喧囂生活,但如果能夠不挪窩或挪短窩便能擁有一個愜意的工作,便能賺到更多的收入,想必城市裡不會有那麼多無奈的「蟻族」,高樓下也不會有那麼多供農民工蝸居的髒亂平房。 \n如果資源配置能夠盡可能向中小城市傾斜,社會就業大軍自然會「識相」地轉變觀念,此舉也會有助於縮小社會差距。當然,最主要的還在於,資源配置的下沉,或可為徹底打破戶籍堅冰創造良好的社會條件。 \n(幾又/湖北武漢市.職員)

  • 海峽兩岸交流中的兩個台灣

    自從海峽兩岸開始密切交流活動之後,兩岸人民之間的互動極為頻繁,例如在大上海地區定居或從商的台灣人據推估有百萬之譜,百年的歷史斷裂顯然經由人民之間的互訪而逐漸相互理解,但距離歷史的癒合尚有很長一段路。大陸人士來台旅遊或交流,行色匆匆,所能看到的台灣較為有限。其實,「台灣」的內涵複雜而多元,在海峽兩岸交流之中至少浮現兩個台灣:「政治台灣」與「人文台灣」。前者喧鬧、吵雜但富有動力,後者深沉、溫厚而有活力,兩者都具有鮮明的台灣持色,也都對大陸發出強有力的「召喚」。 \n政治台灣也有正面價值 \n所謂「政治台灣」見證了數百年來政治的滄桑,歷經不同政權統治,從荷蘭、明鄭、滿清、日本到中華民國政府,政權遞嬗,「認同」斷裂,使歷史的台灣宛如一張中古歐洲的「羊皮紙」,後來的寫手在羊皮紙上努力擦拭前人留下的筆跡再重新書寫,並否定前一段歷史的價值與意義。 \n累積了百年以上的「否定」與「再否定」的「政治台灣」,政治認同嚴重撕裂。各方政客由於對「未來的台灣」展望不同,對「現在的台灣」看法互異,更對「過去的台灣」提出不同解釋。 \n在「政治台灣」之中,一分為二,不僅各路人馬相互叫陣,互相否定,使族群撕裂,共識也難以凝聚。但是,值得慶幸的是「政治台灣」的運作機制仍遵循民主原則,兩次政黨輪替向世界證明了華人社會也有邁向民主政治生活的可能性。 \n但是,在「政治台灣」的表層之下,尚有「人文台灣」,這一個「台灣」建立在活力充沛的民間社會的基礎之上。台灣社會最幸運的是,未經歷史性的長達十年的動亂,保留並弘揚中華文化中最偉大而深刻的精神傳統,處處體現傳統文化中待人處事的美德,尤其是慈心、悲心與仁心,呈現巨大的「中道」精神與力量,使「人文台灣」宛如東亞社會的燈塔,特別值得珍惜! \n「人文台灣」的「中道」精神植根於儒家傳統之中。傳統儒家價值理念,自漢人移民進入台灣以後,數百年來對社會的滲透,就好像日常生活中的空氣一樣,平常不容易被感知,但是在歷史扉頁翻動的時刻,就顯示出它的影響力。舉例言之,清代乾隆年間的林爽文反清行動,在新竹就受到客家人組成的民團的抵抗,客家民團效忠清廷,與漳州人林爽文戰鬥,死傷慘烈,清廷平定林爽文之後,安葬客家死難者,建立「義民廟」。這次事件雖然有其閩客衝突的歷史背景,客家人保鄉衛土的族群地方意識在內,但客家人高標忠義的價值理念,正是儒家傳統的重要價值觀。 \n儒家思想深入台灣社會 \n1895年日本殖民者占領台灣後,引進現代資本主義,使階級分化更為明顯:資本家基本上是日本人及依附日資的極少數台籍資本家,廣大的勞工與農民則均為包括閩南人及客家人在內的台灣人,於是,正如矢內原忠雄所說,民族矛盾與階級矛盾在日據時代的台灣就辯證地合而為一。當時許多台籍知識份子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精神憑藉就是儒家思想,台灣文化協會人士在台北藉著演講《論語》與孔子思想,批判日本人的殖民統治。在日據時代的歷史脈絡之中,儒學發揮了反抗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的作用。1945年台灣光復後,儒家傳統勤儉認真的工作倫理,也成為戰後台灣經濟奇蹟的精神基礎。 \n在兩岸互動日益密切,兩岸人民航向新的21世紀之際,深刻認識「人文台灣」的深厚內涵並超越「政治台灣」的易變特性,我們就可以確信短期的溫度升降,不足以衡斷氣候的本質,而波浪的起伏,也不足以判定海水的相狀,以樂觀與信心迎向未來! \n(作者為台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

  • 毒子要錢未果 譙母縱火燒屋

    吸毒成癮的黃俊傑,廿八日傍晚向母親伸手要錢未果,竟到加油站買汽油欲縱火燒房屋,警方據報趕到制伏,黃嫌竟辱罵母親「三字經」,黃母無奈搖頭訴說,兒子染上毒癮就完全變一個人,希望警方幫助兒子戒毒。 \n警方調查,有多次毒品刑案及勒戒資料的黃俊傑(廿八歲)出獄後仍不知悔改,還是常年失業賦閒在家吸食毒品,每次缺錢就伸手向母親要錢購買毒品,而且脾氣變得愈來愈暴躁,母親如有不從即出言恐嚇,威脅要與母親同歸於盡。 \n前天傍晚,黃嫌毒癮發作向母親要錢未果,竟跑到加油站買十多公升汽油,揚言要放火燒房子,母親見狀苦苦哀求,但黃嫌動作愈來愈大,鄰居發現趕緊報警。

  • NG內衣特賣 辣妹揪團搶購

    便宜就好!田尾公路花園廿九日起有業者舉辦「NG內衣」特賣活動,內衣、內褲超便宜,現場擠爆搶購的婦女朋友,就連時髦辣妹也都遠從彰化市「揪團」趕來採購,「美美」說 ,這些內衣褲雖然都有小瑕疵,但畢竟不影響美觀,重要的是,現在景氣差,省錢最重要。 \n原本從事資訊業的黃俊傑,多年前因為經濟不景氣的「刺激」,興起網路販售「NG」內衣念頭,於是,他開始從各名牌廠商便宜批購來的瑕疵內衣、褲,自行加工處理掉小瑕疵後又以便宜價再賣出,沒想到大受歡迎,就此,他開創了事業第二春,還成了「NG內衣」達人。 \n「NG」內衣產品以便宜取勝,但都只在網路上販售,黃俊傑為了讓更多消費者體驗「NG非NG」的內衣,所以趁著年關,將實物從網路搬到現場特賣,果然造成大轟動。 \n名牌內褲只要十元起!黃俊傑選擇在「花卉之都」的田尾公路花園舉辦連續十天的特賣會,昨天首賣,吸引數以百計的婦女朋友趕來搶便宜,其中還不乏穿著時髦的年輕女性,她們都是為了搶買一件十元內褲及六十元不到的內衣。 \n從彰化揪團到田尾購買NG內在美的團長「美美」說,「時髦又不一定要花大錢」,現在「時機歹歹」,就算她們這群講究時髦的女性朋友,也都有志一同,能省則省,花小錢買個名牌內衣褲穿,反正別人也不知道。

  • 全球化與兩岸大學教育

    最近以來,國內大學的英語授課問題以及大學之邁向國際化問題,獲得各界高度的重視,各方意見紛紜,具體說明在21世紀全球化潮流中大學教育的確站在一個新的十字路口上。 \n「全球化」是一個全面的社會、經濟與文化現象,意味著世界各地的知識、技術、資金、人員等流動日益頻繁,構成一個即時性的全球網路。管理學家大前研一就曾預言,21世紀將會成為「無國界的世界」,由四個「I」決定各地的競爭力,也就是產業、資訊、投資、個人等四大要素。 \n從「.edu」變成「.com」 \n然而,「全球化」一方面加速流通,但也導致一些負面後果,例如在強勢文化的支配下,價值觀念和語言會逐漸趨同,而全球資本主義的形成,也會強化「中心」對於「邊陲」的宰制,並且擴大貧富差距,加速生態環境的破壞。 \n「全球化」使我們必須檢討高等教育的目標:大學究竟應該「國際化」還是「國家化」?大學裡知識傳授應以「普世價值」還是「民族文化」為主?大學教育目的是為了鞏固「資本主義」的經濟結構,還是為了啟發學生的「社會良心」? \n由於「全球化」加劇了經濟權力的不對稱,各國大學若要保持競爭力,則勢必要與市場經濟結合,隨之而來的是,科技發展與產業政策主導了教育內容,而當經濟強國吸引了大量人才為其研發高新科技,弱國為了維持市場表現,也往往被捲入這個生產體系,淪為下游的知識工廠。上述過程造成了重「科技」而輕「人文」的現象,也威脅到教育機構的學術氛圍以及知識分子的批判精神。從大學的氛圍而言,21世紀許多大學的內涵實際上已經從「.edu」變成「.com」了! \n莫造就失根蘭花漂泊靈魂 \n東亞傳統的教育以「書院」為代表。「書院」興起於北宋,自16世紀以降,更大盛於日本、朝鮮、台灣等地。由於「書院」獨立於官學之外,因此發展出不以仕宦為目的的自由講學風氣,而教師與學生除了探討知識,更關切時事並以道德自許。然而,自從西方勢力深入亞洲,造成知識內容丕變,傳統的以生命教育為核心的「書院」已經難以為繼;資本主義的擴張,更使傳統的教育理念顯得格格不入。 \n從歷史經驗來說,鴉片戰爭以後大陸受到帝國主義國家的侵略,更經歷了十年動亂,台灣則經歷了五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光復之後的本土文化又與中原文化發生摩擦。因此,兩岸華人社會目前均面臨著多重斷裂,一方面是「現代」與「傳統」拉鋸,一方面是「國際霸權文化」與「本土文化」爭衡,而政治與經濟力量又不斷地侵蝕文化價值觀。 \n有鑑於此,海峽兩岸未來的高等教育,除了須將教研工作聚焦在學生而非教育的市場價值上,更必須提倡傳統文化,在「全球」與「本土」之間取得平衡,惟有如此,我們的知識分子才能保持獨立的文化人格與批判精神,不會成為「全球化」潮流中的「漂泊的靈魂」與「失根的蘭花」。(作者為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

  • 名家\n新論-東亞共同體如何可能?

    日本政黨輪替以後,鳩山政權提出「東亞共同體」的新願景,有心於主導21世紀新國際秩序。今年1月1日起「東協加一(中國)」正式實施以後,19億人口加上龐大的生產力,使中國更具有主導「東亞共同體」的想像空間。從各種發展指標與數據來看,21世紀東亞的崛起是歷史的必然。但是,「東亞共同體」由誰主導,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n東亞政經秩序將再次重組 \n在討論21世紀「東亞共同體」的崛起之前,必須先考慮東亞這個地理區域的特質。「東亞」這個區域包括中國大陸、朝鮮半島、日本、台灣、中南半島等地,這個地區的氣候、溫度等「風土」有其特殊性,是20世紀日本哲學家和 哲郎(1889-1960)所區分的三種「風土」類型(季風型、沙漠型、牧場型)當中的「季風型」地域,有其特殊的「人文風土」。生長於「季風型」地區的人,一方面感情纖細而豐富,另一方面又習於忍辱負重,歷史感較為強烈。和 哲郎的學說雖然不免有地理決定論的疑慮,但是,東亞這個地理區域確實有其氣候與環境的共同性。 \n「東亞」這個區域是各國家、各民族、各文化的「接觸空間」,2000年來在不對等的支配與臣服關係之下,進行各種交流活動。在20世紀以前,支配東亞的強權是中華帝國:20世紀上半葉,日本帝國是東亞強權,為其他各國人民帶來被侵略、被殖民的苦難與血淚;二戰結束後、20世紀下半葉,美國成為東亞的新霸權,在東亞建立冷戰的新秩序。進入21世紀以後,中國的崛起則使東亞的政經秩序再次面臨重組。 \n在「東亞」這個接觸空間的歷史中,中華帝國廣土眾民、歷史悠久,不僅在歷史上對朝鮮、日本、越南等地發揮政治、經濟、文化的影響力,而且在相當程度上扮演東亞區域的「中心」之角色。從東亞周邊國家的立場看來,中國做為漢字文化、儒學、漢醫等東亞文化共同要素的發源地,確實是一個巨大的「不可避的他者」。 \n東亞共同體非單一國主導 \n展望21世紀,「東亞共同體」已經不可能像2000年的歷史上由單一國家(如大唐帝國、日本帝國或戰後的美國)所主宰,新的「東亞共同體」必然是一個「萬山不許一溪奔,堂堂溪水出前村」的新國際秩序。這個「東亞共同體」的新局面的運作原則是諸多國家或地區的「並立協商原則」,而不是「從屬原則」。 \n日本由於背負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東亞各國侵略的歷史原罪,很難成為新「東亞共同體」的主導力量,而新興的中國大陸雖然有經濟實力,但在民主道路以及文化復興上,還須大力提昇,才能引導「東亞共同體」的發展。 \n總而言之,21世紀是文明對話的新時代,東亞的復興必然是建立在東亞傳統文明的基礎之上,而儒、釋、道等悠久而深刻的精神傳統的復興,更是新「東亞共同體」的建構中最為關鍵的核心。 \n(作者為台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長)

  • 名家\n新論-台灣意識的發展是兩岸關係核心課題

    第四次「江陳會」正在台中進行,抗議活動也如火如荼展開,在海峽兩岸的交流活動中,「台灣意識」恍如一隻「看不見的手」,時時牽動各方人士的心弦,主導著兩岸的互動與往來,也常被各方人士所操弄,值得詳細探討。 \n台灣意識新發展 \n所謂「台灣意識」,是指生存在台灣的人,認識並解釋他們所生存的時空情境的方式,及其思想。「台灣意識」的核心問題,是認同問題,而以「我是誰?」「台灣是什麼?」等問題呈現。 \n「台灣意識」的形成與發展,是台灣思想史的一個重要現象,在歷史上也有其段落清楚的演進歷程。到底「台灣意識」的思想內涵如何?經歷何種發展階段?未來展望如何?這些都是最近十餘年來,「台灣意識」從潛藏到外顯的發展過程中,所激發的問題。 \n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台灣意識」的發展,可以分為四個歷史階段: \n(1)明清時代的台灣,只有作為中國地方意識的「漳州意識」、「泉州意識」或「閩南意識」、「客家意識」等。 \n(2)日本統治台灣,台灣人作為被統治者之下,「台灣意識」集體意識的蓬勃發展,這半世紀(1895~1945)的「台灣意識」既是民族意識,強調台灣人與日本人的對立;又是階級意識,強調被統治階級(台灣人)與統治階級(日本人)的對立。 \n(3)1945年台灣光復後,「台灣意識」基本上是一種省籍意識,尤是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作為反抗由「大陸人」占多數組成的國民黨政權下,「台灣人」意識的加速發展。 \n(4)1987年戒嚴令廢除,台灣開始走向民主化,一直到2008年5月,由於兩岸之間的對抗,與大陸對台灣的種種打壓,「台灣意識」乃逐漸成為反抗中共的政治意識,當時「新台灣人」論述可視為這種新氣氛下的思維方式。但是,2008年下半年開始,兩岸之間經濟關係的互動密切,將會影響此後「台灣意識」的新發展。 \n具有明顯針對性 \n質言之,「台灣意識」是深植於每個歷史階段的政治脈絡中所形成的。 \n自從1895年以後,「台灣意識」的發展均有其明顯的針對目標,例如日據時代的「台灣意識」,是針對日本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而發,反對日本人的壓迫;光復後的「台灣意識」,是針對當時的國民黨政權對本省人的歧視與壓抑,以及權力分配的不公不義而發;進入後戒嚴時期以後的「新台灣人意識」,對內追求各族群之台灣住民之團結,對外則是為抗拒大陸的打壓。作為一個整體歷史現象來看,近百年來各階段的「台灣意識」論述,本質上都是一種抗爭論述,目的是對內鞏固民心。 \n總結來說,歷史上做為抗爭論述的「台灣意識」──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反抗國民黨威權統治、反抗大陸的打壓──隨著21世紀世局的變遷,未來的「台灣意識」,如果能逐漸轉化成為文化論述,就可能朝一個較為健康的方向發展,而使「台灣意識」在21世紀新的世界秩序,與海峽兩岸新關係中,發揮建設性的作用。 \n應成為文化論述 \n在最近60年的歷史中,台灣很幸運免於「十年動亂」的歷史悲劇,中華文化最偉大的精神傳統與價值理念,都在台灣獲得保存與弘揚,使台灣成為中華文化圈最寶貴的福地。融入「台灣意識」與「台灣經驗」的嶄新的中華文化論述,必然可以引領海峽兩岸進入21世紀的新時代。 \n(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 名家新論-以歷史智慧開創兩岸新局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兩岸關係進入一個新的局面,但是,近來大陸方面部分人士的言論,日益顯示其急躁的情緒,值得注意。 \n兩岸關係是百餘年來歷史所造成,其解決方案也必須在歷史的視野中考量,任何急躁的方案不僅「緣木求魚」,而且「後必有災」。從歷史上看,台灣是一個世界經濟與文化交流的中心,16世紀開始即已成為西歐各國爭取之貿易基地。台灣在經歷荷蘭、明鄭、滿清、中華民國等政權後,與大陸的近代歷史軌跡相當不同。 \n急統急獨皆有歷史盲點 \n雙方關係應如何調整,是21世紀東亞地區所面臨的重大課題。這個課題不僅影響到台灣的福祉、大陸的發展,也牽涉亞洲地區的和平與安全。由於兩岸關係至為複雜,在各種對兩岸關係的展望之中,「急統」與「急獨」兩種論述最引人注目,但兩者皆忽略了歷史發展的某些面向。 \n「急統派」常見論述基礎,一是從民族文化觀點著眼,認為台灣是中華民族「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二是從經濟觀點著眼,認為台灣與大陸在經濟上互利互補,因此應早日統一。 \n然而,自從1895年滿清割讓台灣給日本,台灣的現代化腳步已提早邁開,和大陸人民的生活習慣差距日遠。日據時代台灣人素來孺慕中華文化,但許多知識份子如吳濁流等人到大陸旅遊之後,對當時中國民生之凋蔽、政治之腐敗感到失望。1949年之後,隨著土地改革、工業化、教育普及、民主觀念生根,以台灣為主體的意識日益甦醒。從這個角度來看,「急統派」部分人士忽視百年來兩岸分治的事實,一味追求立即統一,實有其歷史視野的盲點。 \n從歷史與人民立場出發 \n然而,作為「急統派」反命題的「急獨派」,卻也因為兩岸歷史斷裂,未能從更深刻的歷史角度來檢視兩岸關係。近一百五、六十年來,中國的朝廷官員、知識份子與一般百姓,最擔憂台灣落入西方帝國主義者之手,而且他們的民族主義情緒,隨著西方列強對中國侵凌日甚而快速加強。在民族主義情緒之下,大陸居民無法理解台灣居民對民主自由的追求,以及認為個人尊嚴高於國家認同的價值觀念。由此觀之,「急獨派」未能扣緊近百年來中國大陸的歷史意識來思考海峽兩岸關係,也墮入一種「非歷史的或反歷史的謬誤」。 \n現階段「急統派」與「急獨派」人士,對於兩岸關係所提出的方案,雖然勢同水火,但是雙方的論述卻都常常從「非歷史的」或「反歷史的」立場,將「統一」或「獨立」當作抽離於具體歷史情境或條件的意識形態來思考。我們應該從「歷史的/人民的立場」出發,將兩岸關係置於具體的歷史脈絡中加以考量,在時間深度之中尊重「人民的意願」,跳出「統一/獨立」二分思考的舊格局,從歷史中建立兩岸人民「心」與「心」的相互理解,才能掌握解決問題的契機。(作者為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

  • 名家\n新論-深入兩岸人民歷史心魂之中

    台灣第二次政黨輪替以後,兩岸快速融冰,加速三通,經濟整合的趨勢勇猛發展,南韓媒體甚至創造出「Chaiwan」一詞。但是,從更寬闊的歷史視野與更深厚的文化積澱來看,未來幾十年海峽兩岸官方與民間更需要努力的方向在於:深入雙方人民歷史的心魂之中,以重建兩岸人民發自心靈深處的相互理解與情感。 \n兩岸歷史心魂出現斷裂 \n我所謂海峽兩岸人民「歷史的心魂」,是指近一個半世紀以前,兩岸人民各自經歷了不同的歷史軌跡:大陸經歷了百餘年帝國主義的侵略與時代動亂;台灣經歷日本帝國主義者的殖民統治,但也快速地邁向現代化的建設。大陸與台灣雙方人民的歷史經驗有同有異,但異大於同,從而使雙方人民「歷史的心魂」出現斷裂,亟待雙方加以撫慰、癒合! \n20世紀的中國經歷的是憂患的世紀。1900年,義和團以激烈的排外主義包圍北京各國使館後,清廷向各國宣戰,接著八國聯軍攻占北京城。1901年,辛丑條約簽訂,西方列強對中國侵凌達於高潮。1911年爆發辛亥革命,推翻滿清。1915年袁世凱稱帝、日本提出21條要求;1917年,張勳復辟,接著是軍閥混戰,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直到1928年北伐完成,中國才在形式上歸於統一。但日本軍閥侵華野心日益高漲,引爆盧溝橋事件,中國全面對日抗戰,人民流離失所,苦難遍嘗。抗戰勝利後,繼以國共內戰,終於在1949年大陸政權易手。隨後,中國人民又歷經「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動亂。20世紀中國的憂患歷史經驗,使得中國文化經歷很大的滄桑轉折。邁入21世紀,中華民族若能回歸古典儒家文化的泉源,必能從古典儒學的和諧精神中,吸取現代的啟示與智慧,而癒合百年歷史動盪為民族文化帶來的創傷。 \n台灣成功從傳統入現代 \n1895年後的台灣,在日本帝國統治之下,抗日活動層出不窮,到1930年霧社事件後結束。台灣在日本殖民時代快速地從傳統的社會轉型而為現代社會。就物質建設而言,1911年從基隆到打狗(高雄)鐵路夜間通車,1913年起縱貫鐵路全線通車,1930年建設長達10年的嘉南大圳正式供水,1931年高雄第二火力發電廠開始供電。這些下層結構的建設,在相當程度內奠定了台灣邁向現代化的基礎。相對於中國大陸近百年來背負沉重的傳統歷史包袱,掙扎於「傳統/現代」的困局中,台灣早已成功地從「傳統」邁入「現代」。在20世紀前半葉,台灣也吸納大量的日本文化以及歐洲文化質素,更為台灣文化注入了多元的文化泉源。 \n因為這種歷史背景,台灣文化內部傳統中原文化、日本文化以及戰後西方文化之間的協調,處處可見,特別是最近20多年來台灣快速的走向民主化後,不同的個人、社群、領域或階級之間的對立與衝突日益激烈;在台灣民主化前,台灣人民經歷白色恐怖與一黨獨裁,最近10年間也經歷了「去中國化」的種種政治作為。而隨著經濟快速發展,人與自然間的疏離感也日益加深,自然環境的破壞、空氣污染與水污染都日趨嚴重,台灣的這些重大問題都在台灣人民「歷史的心魂」中打下鮮明的烙印。 \n在21世紀海峽兩岸人民的互動日趨頻繁,經濟活動亦日益熱絡,但是兩岸人民由於走在不同的歷史道路上,未來如果要建立真正深刻而具有同理心的情感,就必須各自深入對方的「歷史的心魂」,撫慰對方所經歷的苦難而帶來的創傷,才能邁向21世紀兩岸和平的康莊大道。 \n(台大人文社會研究院院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