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嘉明的搜尋結果,共05

  • 護校學妹借房與男友嘿咻 學姐房「黃團」滿遍辯稱是擦汗

    護校學妹借房與男友嘿咻 學姐房「黃團」滿遍辯稱是擦汗

    1名女網友在報怨公社透露,因為和系上學妹感情甚好,當學妹詢問能否與男友借住自己家1晚時,她二話不說立即答應並將房間打掃乾淨。事後,女網友清潔客房時卻發現房內「黃團」滿遍,空氣中瀰漫ㄧ股「嘉明味」,撿起地上黃團紙竟有濕黏感。女網友打電話要求學妹前來負責打掃乾淨,未料學妹卻大力辯駁不曉得此事,女網友深知無法理喻,進而封鎖對方社群媒體ㄧ刀兩斷。

  • 1歲就紅遍香港!《最佳拍檔》光頭仔長大了

    還記得當年《最佳拍檔》中的光頭仔嗎?他未滿1歲就出道,成為小童星,在《最佳拍檔》系列中飾演麥嘉與張艾嘉的兒子,一舉成名,並接連拍攝多部戲劇,被許多觀眾所喜愛。如今那位「光頭仔」王嘉明,已經是30多歲的翩翩少年郎,然而長大後星途不順遂,已黯然離開演藝圈。 \n說起來,王嘉明的演藝之路還算幸運,他8個月大就被奶奶和媽媽帶去試鏡,沒多久就參演了第一部電影《聖誕快樂》。之後,王嘉明又參加《最佳拍檔》海選,結果他既符合2位主角麥嘉與張艾嘉的形象,又懂得聽從指令,在3萬個候選人之中脫穎而出,成為家喻戶曉的小童星。 \n王嘉明憑藉《最佳拍檔》走紅,在電影中,他那調皮、可愛的模樣,擄獲不少觀眾的心。而且他不只聰明,在電影中叫他做什麼,他馬上能學得有模有樣,十分可愛。 \n18年後,王嘉明又與黃百鳴簽下6年的全經紀約,在黃百鳴製作的動作片《終極格鬥王》中演出,又出任《如來神掌》電影版的男主角龍戈兒,顯示黃百鳴對他的激賞與重視。 \n然而,對音樂創作十分有興趣的王嘉明,進軍樂壇卻發展不濟,近年來已經離開電影界,經營水果生意。2007年時,王嘉明與模特兒女友姚詠雯共諧連理。日前,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王嘉明也應邀出席,也讓許久未出現在螢幕前的他,再次被觀眾注意。 \n而到香港電影資料館出席活動時,王嘉明也重遇當年的「爸爸」麥嘉,讓麥嘉不禁感慨:「30幾年沒有見光頭仔,真是恍如隔世。」

  • 兩岸共補缺 南柯夢全本演出

    兩岸共補缺 南柯夢全本演出

     百年來首次全本搬演的崑曲《南柯夢》,在台灣兩廳院、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與大陸江蘇省演藝集團的合作之下,費時1年餘打造的復古濃縮版《南柯夢》將於10月18至21日在國家戲劇院登場。 \n 《牡丹亭》、《紫釵記》、《邯鄲記》、《南柯記》合稱的「臨川四夢」中,《南柯夢》是湯顯祖創作完成後,唯一至今無全本呈現過的一夢,兩廳院藝術總監黃碧端說:「這個製作也算是補了一個百年的空缺。尤其《南柯夢》可謂《紅樓夢》的雛形,這個戲具有理解中國重要經典文學的脈絡。」此劇由江蘇崑劇院四代演員合力傳承,再加上台灣有「劇場頑童」封號的導演王嘉明首次跨界執導,傳統與現代的對話備受期待。 \n 王嘉明指出,自己一直視崑曲為自己創作的啟蒙,在此戲中也並不打算以當代來詮釋傳統,而是希望讓更多人看見崑曲被遺忘的當代性與前衛性。《南柯夢》除了透過夢境,質疑真實與虛擬以及個人身分認同的議題至今仍非常具有當代性,更重要的是崑劇的演出形式,是由演員的唱念作表帶出舞台的空間感,他認為「想像」是劇場最重要的元素,也是當代劇場逐漸失去的精神。 \n 《南柯夢》集兩岸合力打造,在劇本上,得把全本44折濃縮至6個小時演完,乃是王嘉明與蔡正仁、張繼青等崑劇界前輩大師,花了大半年不斷研討的成果;音樂設計孫建安亦在原有的曲譜上,在不傷筋動骨的前題下豐富及修潤;服裝則由以《龍門飛甲》獲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服裝設計的賴宣吾設計,為了營造夢境中蟻國的情境,在服飾語彙上亦有不同以往的圖騰;期望舞台走簡約風,創造想像空間的王嘉明,並邀請黃怡儒擔任舞台設計。 \n 挑樑《南柯夢》的兩位新生代演員施夏明與單雯,由於需挑戰全本戲,在行當上也有相當大的跨度,擅長巾生的施夏明演出淳于棼,甚至必須扮演武小生、翎子生、小官生、大官生,而張繼青的關門弟子單雯,也要從擅長的閨門旦跨界,兩人在身段和唱腔上,均下足功夫。

  • 城市棒球夏季對抗賽-鄭嘉明復活 合庫扳倒新北

    城市棒球夏季對抗賽-鄭嘉明復活 合庫扳倒新北

     忍著高溫溽熱,鄭嘉明昨天獨撐7.2局僅失1分,在城市棒球夏季對抗賽率領合庫4比2力克新北市隊。鄭嘉明表示:「如果不是天氣太熱,汗流太多導致右腳抽筋,還想再投下去。」他投出傷癒復出以來,最長投球局數和最精采的一役。 \n 新北市隊前兩天連勝台電、國訓藍,氣勢正旺,昨天遭遇合庫,前5局皆有攻勢,惟始終難越雷池一步,「我們不是打不到,只是打不好,」新北市隊「草總」謝長亨表示,雖了解鄭嘉明使用許多變化球,但打者還是忍不住追打他的壞球。 \n 鄭嘉明主投7.2局用84球,被擊出7支安打、2次三振,沒有四死球保送,還演出兩次牽制出局,本來設定只投5局,但5局投完只使用58球,十分省力,於是決定投下去。8局上2人出局後遭連續安打造成失分,由黃健隆後援解除危機,聯手替合庫隊拿下第1勝。 \n 這是鄭嘉明自肘傷休息2年(棄投從打),於今年4月重返投手丘後最長投球局數和最多投球數,顯示恢復狀況良好。今年10月將滿31歲的鄭嘉明,已是陣中老大哥,他還想帶領老弟們再攀登下一個高峰。 \n 另3場比賽,台東綺麗珊瑚3比2勝國訓藍,國訓藍3連敗;國訓白7比0輕取崇越獲2連勝;台電13比2大勝航空城,為大會第1場提前在7局結束的比賽。

  • 北京爺們的中國夢

     如果用一個台灣觀眾熟悉的座標比擬,黃盈大概就是北京的王嘉明吧,三十三歲的年紀,作品數量跟他的年齡差不多,在北京向來有「一戲一格」的稱號,作品風格從來沒有固定的路數,但骨子中那種北京人特有的自嘲與豁達,卻是打死不變的。 \n 黃盈說:「 戲劇不就是,說著瞎話、談著真情。」不管他採取怎樣的形式(從話劇到音樂劇黃盈都玩過)、使用怎樣的文本(從布萊希特的四川好人到北京道地的本土故事黃盈都用過),故事核心的情懷才是他最重視的部分。 \n 追溯千年唐代傳奇 \n 所以雖然《黃粱一夢》的首演是在法國的亞維儂戲劇節完成的,演員口裡念念有詞說的,不僅是法國觀眾聽不懂的中文,更是現代人(包括藝術指導孟京輝在內)都聽不懂的古文,但觀眾還是對它所蘊含的哲學慨嘆不已。「這是一部不用字幕也能看懂的中國戲劇」、「應該讓那些政客每周都來看一次」。在黃盈看來,源遠流長的中國傳統文化對今天的中國、乃至世界,都是最好的鏡子和良藥。 \n 純北京爺們血統的黃盈,一向熱愛傳統文學,這次《黃粱一夢》直接追到1200年前的唐傳奇《枕中記》。「我是按照原文的故事排戲的,一般說甚麼事是黃粱一夢,就是說白日做夢的意思。實際上它是講一個學文化的人非常希望能夠入世,封妻蔭子升官發財,遇到個道士讓他睡了一覺,夢裡這樣的一生所遇到的幸福與不幸都經歷了,真正醒來時你會思考這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所以看似取材遠古傳統,實際上黃盈對現實的觀照卻是犀利深刻,尤其是中國近年物質乍富、精神荒蕪的現況,黃盈可是一點都不留情。 \n 糅合戲曲與話劇 \n 在導演手法上,黃盈同樣兩條腿走路,一邊從傳統戲曲程式中吸取營養,所謂「繼承祖先的美學以及訓練手法」;一邊根據現實生活的實際以現代人能夠接受的方式,找到古典文學在現實生活的依據,因此在演員選擇上,有戲曲演員也有話劇演員,兩邊互相靠攏磨合各自打破原有習慣,是一件非常費力的事情。「實際上大家都灑了不少汗水,一點點的磨。像走圓場,每天排練前大家先花一個小時練這個,幾個月下來大家的腿部肌肉著實增長了許多。」 \n 更有趣的是幾個月的排練讓所有演職人員都吃夠了黃粱米,因為每一次演戲都要蒸一鍋黃米飯,並且最終要分給觀眾。黃盈和演員幾個大男人,光是為了掌握做飯的火候,就練了許久。「到現在耗費了幾百斤的黃米是肯定有的,大家排完這部戲都胖了。」黃盈打趣道。 \n 在舞台上,黃盈還特邀素有「北京小劇場之父」稱號的國話先鋒劇場傅維伯老師作為說書人,傅老師身穿西裝,與演員們的古代裝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黃盈用極為緩慢平穩的戲劇節奏講述盧生在夢境中從金榜題名、治水有功、大打勝仗、加官晉爵、美人相伴,到官場失意、小人陷害、隱居世外,再到重受賞識、年邁而不得退的尷尬和絕望。北京曲劇唱腔、三弦伴奏、書法等多種文化形式在劇中被年輕演員巧妙交互運用,顯示出北京文化古都特有的人文素養。與此同時,舞台前方放置的魚缸也成為一道風景,隨著劇情進展,說書人常常走到台前,向魚缸中投擲石子與餵食錦鯉,以此展現人物內心的波瀾。 \n 指涉中國繁華夢 \n 北京新銳編劇孫曉星看完後,在微博評論道:「 我記得看過一期《首席夜話》裡面黃盈說了幾句話:『如果中國只滿足於GDP的生長,那我們還是土大款。』雖然他沒有把這句話和《黃粱一夢》放在一起,但我覺得是有關係的,黃粱一夢實則指的是中國一夢,GDP指數有如深度睡眠指數,中國人集體做著『現代化』的夢。」 \n 黃盈說:「敘事的藝術,在我看來,其實都是在幹一件事:說著瞎話,來講特別誠意 、真實的事情。作假,是為了表達真,這使你就有了兩個趨向的選擇,這兩個選在我看來並不是水火不容的,一個選擇是你盡量讓所有人認為你做的是真的;還有一個就是,你不要藏你這件事兒是假的。 攤一個煎餅挺不容易的,做一碗鹵煮也是挺不容易的,做一齣戲更是。生活中任何一個被製作出來的東西,只要牽連著人和事物發生關係,具備創造性,是優美感的,都必然會經歷這樣的過程。」這個看似粗獷的北京爺們,究竟會帶來怎樣的唯美中國夢呢?觀眾不妨親眼一探究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