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怒波的搜尋結果,共19

  • 文革造就狼性 卻是黃怒波揮不去夢魘

    如今家財萬貫的中國大陸富商黃怒波說,文革造就了他和他那一代的狼性,奠定大陸崛起的基礎,但他害怕歷史可能重演。 \n 黃怒波的父親被貼上反革命分子標籤,後來在獄中自殺,他自己,卻在文革時當起了批鬥別人的紅衛兵。 \n 法新社報導,黃怒波是大陸最富有男人之一,閒暇時喜歡登山,曾3度征服聖母峰;在海外,他則曾因想收購冰島部分國土引發爭議,而廣為人知。 \n 但筆名為「駱英」的黃怒波,其實還出過兩本關於文革的詩集,描述他在毛澤東時代、50年前的今天開始的文革時期,親身經歷過什麼。 \n 黃怒波的父親是軍人,國共內戰時為共產黨打過仗,後來卻淪為毛澤東整肅下的受害者,終至下獄、飽受折磨。他一點一點偷藏起藥品,再一次服下致命藥量自盡。那年,黃怒波還只有3歲。 \n 黃怒波的詩裡描寫過這麼1段:「他們把他埋在荒灘時 他還睜開了眼睛。」 \n 「因為是敵人 不配享有墓碑 因而父親像一條狗無名地腐爛。」 \n 黃怒波在寧夏北部的村子裡受盡屈辱,幾年後文革爆發,他當起了狂熱的紅小兵。1首詩裡,他描寫著當時用小小的「鐵拳」狠揍地主,「老地主無聲無息後我們列隊高唱毛主席語錄歌曲回程 第二天 我看見老地主的兒女們撒著紙錢抬著一口棺材」。 \n 鄰人彼此批鬥,同儕互相鬥爭,孩子批判父母,那是段受害情結和共犯結構錯綜複雜交織的時代。 \n 黃怒波告訴法新社:「我是受害者,是參與者,也是加害者。我批鬥別人,也被人批鬥。」 \n 他第2本書的最後1行寫著:「對活過文化大革命的人而言,無謂去知道誰是人,誰是鬼。」 \n 他還在北京大學說過:「我們都是魔鬼,包括我自己在內。」 \n 大陸最近數十年揚棄毛澤東思想,引進市場力量,而黃怒波認為,大陸之所以崛起,都要歸因文革時最具破壞性的遺緒奠下根基。 \n 他解釋說:「文化大革命教會我這1代,想活下去,就得表現得像狼。」 \n 文革摧毀了舊價值,「贏者全拿、打敗某人你就是英雄、有錢你就對」的信仰取而代之。 \n 而黃怒波自己的一生起落,活脫就是共產黨歷史的翻版:他離開中共中央宣傳部,走上資本主義之路,一手打造了中坤投資集團,從而致富。 \n 根據大陸胡潤富豪榜,現年59歲的黃怒波身家估計有13億美元。 \n 但他最終沒能找到父親遺骨,只能把父親的名字,刻在有了錢後,他為母親造的墳上頭。 \n 那年代的恐怖漸漸為人遺忘,某些領域甚至縈繞起懷舊思想:電視節目裡的下放青年生活,被披上浪漫的外衣,大陸各地還有50多間文革相關博物館。 \n 而本月稍早大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文革周年音樂會,會上卻播放文革時期的「紅歌」,惹來爭議。 \n 黃怒波批評這種粉飾歷史的作法:「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不反省過去,就會發生另1場文革。」 \n 「如果留下來的印象是文革很浪漫…大家不會怕再次訴諸暴力。」 \n 黃怒波深覺,作為1名詩人,自己有責任記錄見證過的歷史。 \n 「當你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在社會上的地位,你會反思過去,懷疑自己走過的那些夢魘,究竟是對還是不對。」 \n 「但那帶給心靈的傷害,卻是一生都無法抹去。」(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50516 \n

  • 黃怒波購買北極土地 動機惹議

    黃怒波購買北極土地 動機惹議

     大陸北京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購買北極土地引爭議,挪威極地研究科學院院長維利.奧斯特倫說,此舉讓人覺得中國想要獲得北極據點。 \n 美國《紐約時報》28日報導,黃怒波之前在冰島購買一塊冰封荒地遭遇挫敗,於是把注意力轉向挪威,今年夏天他以約400萬美元下訂位於北部城市特羅姆瑟附近的一大片濱海地塊,已經與地主達成初步協議。 \n 挪威國營廣播公司報導,他還打算在斯瓦爾巴群島的主島斯匹次貝根島上購買更加靠北方的大塊土地。中坤投資集團否認此消息,並說該集團正在進行另一項豪華度假中心計畫。 \n 不過,當地媒體《北極光報》質疑黃怒波的動機,認為他是中國當局的擋箭牌。但也有地主相信,黃怒波只是商人,有些人過度聯想。 \n 隨著全球暖化,及為亞洲開發運輸費用更為低廉的新航道,北極地區的地緣政治和經濟重要性正不斷上升。維利.奧斯特倫說,黃怒波想購買的土地區塊是未來需要關注的地區,讓人有「中國想要獲得北極據點」的感覺。

  • 黃怒波變身作家 揭文革記憶

    黃怒波變身作家 揭文革記憶

     儘管文革記憶已遠,但對於曾經身歷其境的一代人而言,大陸作家駱英說:「中國社會的進步一定會需要一次徹底的歷史記憶的清理。」藉著揭開過去的血腥、荒唐及不堪回首,他認為「有了罪惡感和恥辱感,一個民族才能重獲自尊和他人的尊敬。」 \n 駱英的《文革記憶》近日在台出版,他自言「就是這個文革徹底清洗了一個民族所有的恥辱感、道德感以及紳士感,代之而起的是痞子氣質、無賴行為以及他人進地獄的社會文化。」本名黃怒波的駱英,除了近年活躍於詩壇,他也是中坤集團創辦人,坐擁百億身價,曾計畫在冰島購地投資而名噪一時;但他做為文革的參與者,認為唯有懺悔,才能「富有地活著」。 \n 「我當過紅小兵,我早已野性十足無所畏懼,比如說我會大嚷:誰怕誰呀,我不過爛命一條。」駱英感慨中國人對於文革,選擇假裝遺忘,或者以向前看的名義不去揭開這道傷疤,但他坦言文革時培養的鬥爭精神至今未離開。「我在儒雅的同時也會心生殺機,惡念頓起。因為我一直都是個紅衛兵。」而他認為,人人都還是後紅衛兵時期,誰也無法逃脫那種鬥爭和末世情結,這會成為整個中國無法前進的悲劇。 \n 從父親自盡,母親在一座座荒墳中收屍,到一篇篇對少年同學的記憶,駱英認為這樣的文革記憶,必須由自己這一代來書寫,「因為我們都是施暴者以及懺悔者」,這些「噁心得讓人想吐的記憶」,終究要以一種贖罪的形式一一清算,才能在未來活得有尊嚴。

  • 黃怒波 地產家+詩人+登山家

    黃怒波 地產家+詩人+登山家

     買回圓明園石柱的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在海外最出名的事跡應是2011年試圖在冰島買地蓋高爾夫球場(後來改為租地)。黃怒波的身分不只如此:他是知名登山探險家,完成7+2(攀登7大洲最高峰+徒步到達南北極)壯舉;還是詩人,來過台灣。 \n 筆名駱英的黃怒波,2012年年初出版詩集《第九夜》,來台參加「駱英詩歌研討會暨兩岸詩會」,和張默、洛夫、辛鬱等著名詩人在非洲鼓伴奏下朗讀詩作,感性得讓人沒辦法跟精明的商人聯想在一起。 \n 他也是登山家。生於蘭州、長於寧夏銀川,企業愈做愈大的黃怒波說自己一回到大城市就有壓力,必須「逃離」。2005年起,受海明威小說《吉力馬札羅的雪》蠱惑,黃怒波首次登頂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此後8年,他陸續攀登7大洲最高峰、徒步到達南北極點,是全世界第15人。 \n 雖然是富比世排行榜富豪,不過黃怒波的童年「黑暗得讓人不敢回顧」。4歲時,父親被打成反革命,自殺身亡,家裡窮,母親靠拉土養活4個孩子,卻在他13歲就煤氣中毒身亡;又因為父親的身分,黃怒波常被欺負,但他一定打回去。 \n 1977年,黃怒波頂別人的缺上了北大,畢業後進入中宣部工作,29歲成為正處級幹部。他不甘做小官,1990年辭職,1995年創立北京中坤投資集團,10年沉浮,成為身家幾十億富豪。 \n 年過半百的他,現在正進行「21世紀人類臉譜行動」,2013年8月起,他帶著重達64公斤的行李,預計在10到15年間,走遍世界文化遺產,與當地人交流分享。

  • 黃怒波援挪威 換回圓明園7石柱

    黃怒波援挪威 換回圓明園7石柱

     圓明園文物重歸故里!因「冰島購地」案出名的北京中坤集團董事長黃怒波10日證實,他去年捐給挪威卑爾根KODE博物館1000萬挪威克朗(約160萬美元),並要求該博物館收藏的7根圓明園石柱今年9月歸還中國。 \n 《紐約時報》9日以〈儘管關係冷淡,但中國文物將從挪威歸國〉為題,報導中國商人黃怒波與挪威卑爾根KODE博物館達成協定,1個多世紀前被當時在中國定居的挪威騎兵軍官蒙特(Johan Wilhelm Normann Munthe)買走的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今年秋季將送回中國,並在黃怒波母校北京大學展出。 \n 捐款修繕挪威博物館 \n KODE博物館共有2500件中國藝術收藏品,是歐洲規模最大的中國文物收藏館之一,2013年該館遭竊20多件中國文物,損失慘重。黃怒波的捐款將用於修繕KODE博物館中國藝術收藏品展覽區。 \n 不過,挪威不是英法聯軍或八國聯軍的一分子,區區一家挪威卑爾根KODE博物館,為何有如此多的圓明園文物及其他中國藝術品?原來,這跟挪威騎兵軍官蒙特的奇特經歷有關。 \n 博物館中國文物可觀 \n 1887年,挪威卑爾根人蒙特在舅舅介紹下,搭船前往中國天津北邊的海關任職,因為表現卓越,被提升為騎兵軍官,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為中方作戰,1898年在天津協助袁世凱訓練騎兵。袁擔任中華民國首任總統之後,任命蒙特為副都統,蒙特成為袁的好友和國際事務顧問。 \n 袁世凱逝世後,蒙特在北京度過餘生,收藏中國古董成了終生愛好,1935年他在天津病逝,臨死前將自己的中國藝術收藏品託人運回挪威,捐給國家級博物館。KODE博物館的中國文物大部分來自蒙特1907年至1935年的捐獻。

  • 陸商捐挪威4800萬 圓明園石柱回家

    陸商捐挪威4800萬 圓明園石柱回家

     近年來,大陸致力推動「圓明園文物」回歸,《紐約時報》日前報導稱,大陸富商黃怒波以約160萬美元(新台幣4800萬)捐款,向挪威KODE博物館,成功換取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重歸故里。 \n 報導稱,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是由KODE博物館收藏,據悉KODE博物館共收藏2500件大陸藝術品,堪稱歐洲規模最大中國文物收藏館之一,不過,2013年1月該館曾遭竊賊闖入,盜走20多件中國文物,部分館藏甚至遭嚴重破壞。 \n 《紐約時報》指出,此事引發大陸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關注,主動向KODE博物館聯繫,並稱願資助1000萬挪威克朗(新台幣4800萬),協助館方修繕文物,藉此表達對7根圓明園石柱高度興趣。此舉成功讓博物館同意,將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歸還。 \n 居中牽線的前KODE博物館長、現任丹麥ARoS博物館長赫耶藤斯稱,該決定是經漫長討論才作出的,此外,黃怒波捐款的一半將作為KODE博物館修繕中國藝術藏品展的資金來源。 \n 據報導稱,7根圓明園的大理石柱將於今年9月送回大陸,並放在黃怒波的母校北京大學展出。 \n 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當初是由一名挪威騎兵軍官蒙特捐給KODE博物館。蒙特曾於1886年到中國定居,曾供職中國海關,收藏不少大陸藝術品及文物,歸國後將部分藏品陸續捐給KODE博物館。

  • 挪威返還圓明園石柱 9月運京

     根據大陸商人巨資贊助挪威一博物館的協議,流入挪威的圓明園石柱,第一批7根石柱今年9月可望運回中國大陸。 \n 新京報今天報導,曾坦承在大陸政府部門任職,但否認從商後仍有政府背景的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據「中坤集團報」指出,他去年資助挪威卑爾根KODE博物館挪威克朗1000萬元(近新台幣5000萬元),雙方去年12月12日簽約,博物館同意把館藏圓明園石柱,轉給中坤集團運回大陸。 \n 根據所簽協議,第一批7根圓明園石柱今年9月將運到北京。 \n KODE博物館工作人員指出,館內約有4000件中國和東亞的文物藏品,其中包含21根圓明園石柱,但受限場地,只能展出7根。 \n 至於剩餘的中國文物是否也將歸還?KODE博物館高級顧問海德表示,歸還7根石柱的事宜正按第一份合約內容執行,「我們可以期望,以後可能會有第二批、第三批,但需雙方協商,然後簽訂新協議」。 \n 挪威外交部發言人昨天對KODE博物館的決定表示贊同,挪威政府雖並未參與歸還的項目,但對最終的「歡樂結局」感到高興。 \n 根據媒體報導,KODE館藏圓明園石柱是於1907年到1935年陸續捐贈給KODE博物館。KODE是歐洲規模最大的中國文物收藏館之一。 \n 由於KODE博物館去年1月發生一起竊案,損失20多件中國文物展品,且是KODE中國藏品近年第2次遭竊,黃怒波獲悉後,向KODE博物館捐助1000萬元,作為博物館修繕中國藝術藏品展位計畫的一半資金來源。 \n 但KODE博物館否認因黃怒波捐款而將圓明園石柱返還,稱博物館是藉此促進中國大陸與挪威在文物保護的學術研究。1030212 \n

  • 黃怒波捐5千萬換回7根圓明園石柱

    一個多世紀前,被當時在中國定居的前挪威騎兵軍官買走的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在今年秋季將重歸故里。這些石柱是挪威貝根KODE博物館收藏的2500件中國藝術品的一部分。 \n新華網報導,去年12月中國房地產開發商黃怒波向這家挪威博物館捐資1000萬挪威克朗(約近5000萬)作為回報,這些石柱將於今年9月被送回中國,並放在黃怒波的母校北京大學展出。

  • 陸商砸千萬 換回7根圓明園柱

     大陸富商黃怒波將大手筆捐贈160萬美元(約新台幣4800萬元)給挪威一家博物館,換回館藏的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 \n 黃怒波是大陸中坤集團董事長、知名房地產開發商,他對北歐總有高度興趣,繼投資冰島土地蓋度假村後、參考消息報今天報導,他與挪威卑爾根KODE博物館達成協議,館藏的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將於今年秋季重歸中國。 \n 報導說,黃怒波將捐贈約160萬美元給KODE博物館;博物館則同意,這些石柱將於今年9月送回中國,並放在黃怒波的母校北京大學展出。 \n 圓明園這7根石柱是館方2500多件中國文物藏品中較大型的,都是一名叫蒙特的挪威騎兵軍官捐獻。 \n 報導說,蒙特軍旅出身,他在1 886年前往中國,任職於中國海關,中日甲午戰爭時為中方作戰,後來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袁世凱還任命他為副都統。這間博物館珍藏的中國文物絕大多數都來自蒙特的捐贈。 \n 據介紹,KODE博物館是歐洲規模最大的中國文物收藏館之一,但去年1月發生盜竊案遭嚴重破壞,當時竊賊偷走了中國文物藏品20多件。 \n 黃怒波則在電子郵件回覆中說,他知道KODE博物館的中國文物需要修繕,且對館藏來自圓明園的柱子非常有興趣,去年在一場活動上與館方人員見面後,同意捐贈資助博物館。1020211 \n

  • 挪威向大陸歸還部分圓明園文物 北大將展出

    挪威貝根KODE博物館承諾,將一個多世紀前被當時在中國定居的前挪威騎兵軍官買走的7根圓明園大理石柱定於今年秋季重歸故里。這些石柱是該博物館收藏的2500件中國藝術品的一部分。 \n據新華社報導,根據去年12月達成的協議條款,中國房地產開發商黃怒波將向貝根KODE博物館捐資1000萬挪威克朗。作為回報,這些石柱將於今年9月被送回中國,並放在黃怒波的母校北京大學展出。北大還與該博物館建立了一個學術合作專案。 \nKODE博物館是歐洲規模最大的中國文物收藏館之一,而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表示,他獲悉該博物館的中國文物展區需要修繕,而且對其藏品中來自圓明園的柱子很感興趣。在去年一次文化活動上與赫耶斯滕見面後,他同意資助博物館。

  • 黃怒波:下波倒閉的是大陸房企

    黃怒波:下波倒閉的是大陸房企

     雖然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房價還在漲,但是其他城市過度投資造成鬼城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北京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指出,西班牙的鬼城就是大陸地產業的明天,大陸下一步倒閉的大企業一定是地產商。 \n 大陸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課題組的調查數據指出,大陸12個省會城市中,平均1個城市要建4.6個新城區,另外144個地級市中,平均每個市規畫1.5個新城區。未來大陸鬼城,將會是這些二、三線城市的新房子。 \n 繼鬼城鄂爾多斯後,在這波大陸造城運動中,最可能成為下1個大型鬼城的就是蘭州。蘭州新城計畫投入上千億元(人民幣,下同)資金,但當地年財政收入才400多億元,幾乎耗盡未來10年蘭州政府的可安排財力。另外,被比做是大陸芝加哥的中部大城鄭州,也投入大量資金,但未來是否能帶動中部崛起,現在仍是未知數。 \n 黃怒波在考查了歐洲一圈之後,對西班牙鬼城和大陸房地產造城計畫的相似度,大感驚訝。他也預見,西班牙房地產泡沫可能就是大陸的明天。他並斷言,「大陸下一步倒的最大企業,一定是房地產」。 \n 中國社科院的調查報告也預期,大陸中西部三、四線城市過去的造城運動提供了大量住房,但是在人口外流、產業未進駐的經濟空心話情況下,這些城市變成鬼城的速度將會變快,部分城市的房價,還可能進入下跌的趨勢。

  • 黃怒波稱陸企業家有痞子情結

    黃怒波稱陸企業家有痞子情結

     中坤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怒波最近指出,中國沒有從文革中走出來,現在還是後文革時期。所以他認為必須清算文革,「因為文革破壞了我們的一切價值觀念。包括我自己,有痞子情結,中國企業家很多都有這種情結。」 \n 黃怒波接受鳳凰財經專訪時表示,社會始終有一種逆流,表現為二種思潮,一種是回到過去的集體所有制的教條主義;一種是對社會貧富不均產生的心結。 \n 黃怒波說,「正是由於這些鬥爭沒有間斷,很多企業家的資產都被沒收掉」,他舉例說,自己是搞旅遊區的,開始政府以為不賺錢,只招商引資,後來發現很掙錢,就把他趕走了,「這是政府不遵守遊戲規則,沒有契約精神的表現。」 \n 黃怒波批評,「當資源都在政府的手裡,企業想得到資源,就不得不去尋租」,黃怒波說,官員會主動利用權力尋租。他強調,「中國這種現象,10年內應該消滅掉」,「首先把政府的權力縮小一些」。 \n 黃怒波認為,大陸民企很慘,呼之即來喚之即去,就像狗,(政府)給根骨頭得趕快吃,不需要一腳就踢走。過去10年就是改革倒退的過程,主要表現在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大,市場就固化了,壟斷越來越集中,這就是國進民退。現在經濟的失衡就是因為民營企業倒退了。

  • 黃怒波冰島購地 揚言不玩了

    黃怒波冰島購地 揚言不玩了

     因宣布在冰島買地,成為世界關注焦點的大陸中坤集團董事長黃怒波,對於交易過程一波三折感到相當無奈,日前接受陸媒採訪時,他抱怨「很煩」,更揚言「5月底再不簽,我就不再玩了」,讓喧騰一時的冰島購地案再起波瀾。 \n 2011年,中坤欲斥資1億美元購買300平方公里的冰島土地,投資旅遊度假開發,卻因商業問題被政治化,阻礙重重。 \n 多年來黃怒波從未停止交涉這起交易案,甚至接受以「租」代「購」,如今釋出「放棄」訊號,除了是向冰島施壓,也或許是他由登山所學到的生存智慧。 \n 完成7大高峰攀登 \n 熱愛登山的他,已完成世界7大高峰攀登,也成功到達南極和北極,但在眾多探險經驗中,也曾有過失敗經歷。 \n 當時,他從北坡嘗試登頂,在珠峰海拔8700米的位置上,只差100多公尺就成功了,但他必須迅速做出放棄的決定,因為,如果再堅持,已凍傷的手指可能被犧牲掉了。 \n 要一個企業家放棄就快到手的勝利,談何容易?但他說,「山一直在那裡,我還有大把的機會。」 \n 除了登山家,他還有另一個身分——詩人駱英。「一流的登山家,二流的企業家,三流的詩人」,這是黃怒波給自己貼的標籤。 \n 嚮往當流浪詩人 \n 其實,他最嚮往的是當個流浪詩人,浪跡山野,就是這種異於其他企業家的詩人氣質,讓他另闢蹊徑,在休閒度假地產還乏人問津時,就力排眾議,將中坤的重心轉向投資旅遊休閒地產。事後證明,這位詩人的感性其實很具商業的前瞻性。 \n 黃怒波對尋找商機的眼光很自豪,他說,「這種根植於文化眼光的商機,只有詩人才能看到,也只有詩人才幹這種事。」他在官網上寫道:「詩歌讓我們在物欲時代變得高尚一些。」 \n 回歸「商人」身分時,他又相當堅持「走出去」的戰略。除了冰島購地,他在2005年也曾經試圖在中亞的吉爾吉斯做類似的生意,同樣受阻。2007年,他又心念一動,想在日本北海道買地建設度假基地,但最終仍告吹。 \n 為什麼如此孜孜不倦的要做「全世界」的生意?他曾在一場企業家沙龍上解釋,「掌握了資源的企業就可以活到明天,沒有全球資源的企業很難拿到船票。」 \n 儘管在事業上擁有雄心,但談到財富,他其實看得很淡然。他說,「財富是很虛幻的東西,你今天有,明天可能就沒有;人一生就是這樣,偉大又怎麼樣,渺小又怎麼樣?」這種商人的謀略、詩人的氣質,讓他在眾多房產商人中,顯得很不同。

  • 黃怒波冰島租地 拓北歐版圖

    黃怒波冰島租地 拓北歐版圖

     大陸中坤集團董事長黃怒波欲在冰島購地一事塵埃落定,冰島政府近日將到北京簽約。中坤集團將以600多萬美元的價格租下冰島300平方公里土地,租期99年。 \n 按照黃怒波此前的說法,如果今年在冰島順利購得土地,明年就可以開工。規畫建設一個高爾夫球場,一座酒店和一片戶外娛樂區。前期資金為自有資金,預計在10年~20年間,方有可能盈利。 \n 不帶任何政府色彩 \n 冰島租地成功也意味著中坤集團正式開啟了拓展北歐旅遊地產的版圖。據悉,未來中坤集團將考慮在瑞典、丹麥、芬蘭等具有豐富旅遊資源的地區投資旅遊度假村。黃怒波分析說:全球變暖加速了冰山融化,未來冰島有可能成為中國通往歐洲的中轉站,對當地的旅遊和地產都會有更大的刺激。 \n 原先,黃怒波擬斥資近10億冰島克朗(約880萬美元)購入冰島東北部的一片土地,並計畫投資約100~200億克朗(約8800萬~1.76億美元)發展生態旅遊度假村。除了靠近潛在的深水港,這土地上還有冰島最大的冰川河流之一。 \n 但因多家外媒及冰島內部都有質疑聲音,指出曾在建設部等國家部委工作過的黃怒波,有著特殊的投資目的。擔心中國政府斥資購買冰島土地。 \n 面對質疑,這位在《富比士》(Forbes)中國富豪榜上排名第161位的知名地產商回應說,投資冰島沒有任何政府色彩,完全是企業行為。他指出,因為在北京大學期間和冰島籍同學相交甚篤,中坤集團和冰島政府一直保持著不錯的關係,投資也因而順理成章。 \n 法律不允許 拒絕售地 \n 自去年8月以來,黃怒波因冰島購地的豪舉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但整個過程卻一波三折。 \n 負責投資項目審批的冰島內政部長喬納森(OgmundurJonasson)曾在接受外媒採訪時指稱,要將大片土地出售給一個外國人,必須從各方面仔細考慮。冰島內政部曾以「法律不允許」為由拒絕黃怒波購買土地,這片土地相當於冰島國土面積的0.3%。 \n 黃怒波透露,最終的成交金額大約比原來減少200萬美元,成交金額在600萬美元左右。黃怒波表示,這塊土地的大部分租期是99年,一部分是45年,到期可以續租。 \n 冰島駐華大使何絲婷表示,冰島政府非常重視這次的投資,冰島總理和冰島外長也多次會見了黃怒波,冰島政府在原則上歡迎黃怒波在冰島旅遊地產上的投資。旅遊業是冰島發展的重點產業之一,黃怒波的投資計畫符合冰島政府的施政方向。

  • 自謙二流企業家 黃怒波登珠峰誦詩歌

     經商有成的黃怒波向冰島租300平方公里的地,除了商場成功之外,他也是個名氣不小的詩人,筆名駱英,過去知道他就是黃怒波的人不多,卻因購買冰島土地的事而廣為周知。 \n 不過,他自謙是「二流的企業家,三流的詩人」。而私底下,他更愛登山來挑戰自己,這位詩人企業家從2005年開始共歷時6年,完成了登頂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及到達南北極兩極點的壯舉。不要說是企業家或詩人,就連登山專家都難得達成。 \n 身高192公分的黃怒波,2011年6月向北京大學捐贈價值9億元人民幣的資產,這筆資產注入「北京大學中坤教育基金」,以進一步推動北京大學人才培養和教學科研的發展。 \n 他坦言自己最嚮往的事情就是做一個流浪詩人,浪跡於山野。最開心的事是把人生種種成與敗都當作詩的素材,當做對生活的體驗和歷練。 \n 黃怒波自豪地說:「我是世界上第一個,或許也是唯一一個在8848公尺(指珠穆朗瑪峰)的高度上朗誦自己詩歌的人。」 \n 回憶自己攀登珠峰的經歷,「我看到很多自己認識的人死在路上,但我依然要登山。第一次登到8700米的時候我最終沒有登上去,選擇了放棄。最終,又一次,我登上去了。承認失敗,敢於放棄,從頭再來,再次登珠峰就輕鬆多了。」 \n 他用登上珠峰者的堅韌和企業家的魄力勉勵學子。他談到熱愛登山對成為一個成功企業家的幫助:「兩個挑戰的都是不確定性,都是對風險的挑戰和控制,最關鍵的在中國做民營企業,需要是耐心,臉皮厚,就是要耐得住各種各樣的責難,或者面臨各種各樣挑戰耐心,登山也是需要耐心。」

  • 由買轉租中國富商投資冰島 租期99年

    由買轉租中國富商投資冰島 租期99年

     一波三折的大陸中坤集團董事長黃怒波的冰島租地案終於塵埃落定,中坤集團昨日向英國BBC中文網證實,已與冰島就租地案達成協議,將於本月或下月簽約。目前仍有部分細節仍在討論中。按雙方大致協議,地產大亨黃怒波將以六百多萬美元(約一億八千萬台幣)的價格租下三百平方公里土地,租期九十九年,將開發成自然渡假區。政經觀察家則認為,這是大陸發動官民共同進軍北極,開發其豐富資源的重要戰略舉措。 \n 黃怒波之前曾表示,如果今年在冰島順利購得土地,明年就可以開工建設。專案規劃建設一個高爾夫球場,一座五星級飯店和一片戶外娛樂區。前期資金為自有資金,預計十到廿年間開始盈利。外界估計,整個項目需投資約一‧六億美元,可望創造六百個就業機會。 \n 黃怒波投資冰島,過程一波三折。二○一一年八月,中坤集團欲以八九○萬美元購買三百平方公里冰島土地,不僅和冰島地方政府簽訂備忘錄,也和相關土地所有者簽訂購地協議。這對當時經濟破產的冰島深具吸引力。 \n 消息曝光後備受外界質疑,有人說黃怒波曾經在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過,擔憂這筆交易將讓北京當局在冰島獲得戰略立足點,而冰島的深水港口對北極航線至關重要。 \n 不敵外界壓力,後來冰島政府以外國人擁有冰島土地有限制規定為由,於去年十一月駁回黃怒波的購地申請。今年四月,大陸總理溫家寶率團訪問冰島後,黃怒波的投資案出現轉機;五月,冰島政府同意該專案由買轉租。 \n 在冰島租地只是中坤集團進軍北歐的開始。黃怒波表示,如果冰島項目進展順利,將馬上考慮加大在芬蘭、瑞士等北歐市場投資旅遊度假村,「全球變暖加速了冰山融化,未來冰島有可能成為中國通往歐洲的中轉站,十年內要把北歐板塊做起來。」

  • 陸房價 地產老闆:恐跌3成

    陸房價 地產老闆:恐跌3成

     繼台灣興富發看壞台灣房地產景氣,宣布折價賣房後;大陸房地產老闆也看淡大陸房市,他們認為,降價是今年房地產市場大勢所趨。其中,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中坤集團董事長黃怒波皆認為後市悲觀;黃怒波更認為,今年房價降幅甚至將高達30%。 \n 商品住宅供遠超過求 \n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在前日舉行的「2012中國地產新視角高峰論壇」上,任志強、黃怒波與首創集團總裁劉曉光等地產大老闆紛紛認為,降價是房地產市場今年趨勢。 \n 劉曉光在論壇表示,今年房價會下行,但不會暴跌,跌幅應該在「百分之十幾」。 \n 相比之下,黃怒波則認為房價表現將更悲觀。他認為,儘管信貸調控措施可能改變,但本輪樓市調控不會停止,因此房價降幅應該在30%。任志強則補充到,「現在還沒到最糟糕的時候。」 \n 根據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2月底,房地產供給大於需求的情況已十分明顯。近日瑞銀發布的數據也顯示,僅2011年到2012年度,大陸全國商品住宅供應或超出需求20%到40%;瑞銀執行董事李智穎認為,遠超過需求的供應,是令房價下跌的最主要因素。 \n 商業地產多用於銷售 \n 為避免房市調控帶來的不利影響,大陸各開發商也作出棄宅轉商的調整。據瑞銀統計顯示,2011年商辦新開工量甚至較2010年同期增加近50%,零售類地產新開工量則增加逾20%。 \n 李智穎說,她並不看好開發商的轉型。因為大陸商業地產開發多用於銷售,而非持有。在開發量增大下,商業地產銷售競爭會變得更激烈,銷售速度也可能因此放慢。 \n 事實上,根據瑞銀統計,大陸著重發展商業地產的SOHO中國和人和商業等的銷售情況並不好。截至去年9月底,SOHO中國銷售目標實現率僅45%,人和商業銷售目標實現率也只有62%。 \n 在銷售放慢下,開發商的流動性有可能進一步趨緊。瑞銀認為,如果2012年各家房地產商銷售年增率下降30%,大部分公司都會遇到現金流壓力。 \n 此外,瑞銀的報告也指出,不看好今年大陸房地產股今年的盈利,預估整體將創新低。且瑞銀也認為,今年上半年,大陸房價會繼續下跌5%到20%。更有市場分析認為,接下來房地產企業也即將迎來「重組潮」。

  • 拒中國富豪買地 冰島有偏見?

     大陸富豪黃怒波擬購買冰島土地案於廿五日遭冰島內政部否決,大陸官方媒體「新華社」發表評論文章聲援,指稱此案「誤讀乃至妖魔化中國及其公民」、是冰島的損失;黃怒波也表示,冰島對中國有偏見。 \n 這篇廿六日發表、題為《為黃怒波冰島遭拒叫聲屈》的文章指出,遭拒不意外,因為擁有強勢話語權的部分歐美媒體和陰謀論愛好者,從一開始就上綱到「北京可能會獲得在北大西洋的戰略立足點」、「中國進入北極圈石油開發和航道開發的地緣政治計畫」的政治高度。 \n 文章稱,黃怒波的個人投資開發計畫停擺,並不影響中國政府,但卻是冰島的損失。因為在投資者普遍缺錢的歐美,再找這麼一位大手筆買家殊非易事;且「誤讀乃至妖魔化中國及其公民,是沒有道理的。營造不帶偏見的公平投資環境,才是共贏之道。」 \n 今年八月,黃怒波所屬中坤集團接受冰島方面邀請,決定投資購買冰島一塊占地三百平方公里(占冰島國土面積千分之一)的土地,並投資二億美元進行旅遊渡假村開發。 \n 冰島內政部長強納森表示,「事涉出售面積極大的土地,此特例一開,法律將形同具文,恐日後人人均會依此要求購買冰島土地」;冰島總理西古達朵提對此決定表示遺憾,稱是基於「非常狹隘的法律解釋」,但已是終裁、難以挽回。 \n 黃怒波在得知計畫受挫後接受《中國日報》訪問時指控說,「外國還是有雙重標準,他們鼓勵中國開放市場,卻對中國投資關起大門。」

  • 陸富商2億美元購地 冰島不准

     冰島內政部長奧格蒙迪爾‧約納松25日宣布,冰島政府決定不批准中國大陸富商、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所提,以2億元(美元,下同)購買冰島北部320平方公里土地,作度假區發展的特別申請。 \n 這一決定具判例意義 \n 黃怒波的代表對冰島政府的決定表示「失望」和「震驚」。根據《富比士》雜誌估算,黃怒波資產估計達10.2億元。 \n 黃怒波曾透露打算未來5年內,在丹麥、芬蘭與瑞典等國興建旅館、高爾夫球場與賽馬場等度假中心。甚至為消除冰島的疑慮,他保證放棄所有流經當地的水權。 \n 新華網斯德哥爾摩25日電,按照冰島法律規定,向歐洲經濟區以外國家公民出售土地,必須得到政府的特許批准,本案提交冰島內閣會議討論;約納松部長說,經冰島內政部仔細研究認定,中坤集團不具備冰島政府特批其購地申請的所需條件,決定予以駁回。 \n 他指出,冰島政府的這一決定具有判例意義,政府今後將依照這一案例,對類似申請作出裁決。 \n 令外界感到意外 \n 不過這一決定,讓外界感到意外,因為兩周前,冰島經濟事務部才發表聲明稱,支持黃怒波的度假區投資計畫,表示「沒理由懷疑這宗外來投資,會對冰島利益構成任何威脅」,建議內政部批准。 \n 冰島總統格裡姆松9月甚至曾表態歡迎黃怒波到冰島投資,宣稱這項投資象徵中、冰兩國關係蓬勃發展的里程碑。 \n 黃怒波主持的中坤集團,總部位於北京,主營業務是旅遊度假。原訂計畫斥資約2億元,購買冰島東北部格里姆斯塔迪爾地區320平方公里土地75﹪的所有權,用於開發生態旅遊項目,其中約800萬元購買土地,其餘資金用於具體項目建設。 \n 這項大型投資計畫,觸動了西方神經,評論懷疑中國想在冰島這個歐洲後院插足,具有戰略考慮和政治興趣,一方面「獲得在北大西洋的戰略立足點」,並為進軍北極油氣資源和隨冰層融化而開通的北極圈航道,建立前線據點。 \n 黃怒波於今年8月發表聲明駁斥這一說法。聲明指出,中坤到冰島購地開發投資是純粹的企業行為,完全出於商業目的,與政治毫無關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