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春雄的搜尋結果,共04

  • 《社會10點檔》閨蜜口角引殺機 少女慘遭輪流性侵虐死焚屍

    《社會10點檔》閨蜜口角引殺機 少女慘遭輪流性侵虐死焚屍

    2015年5月17日,新竹民風純樸的竹東小鎮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少女遭虐殺焚屍命案。1名14歲的少女僅因和友人前妻發生口角,就遭到前妻找來前夫及友人,將少女強押到竹東大橋下毒打昏死後又強行性侵,甚至還找來2名國小女童施以恐怖組織慣用的「石頭刑」凌虐後任憑其死亡,最後淋上汽油焚燒屍體,此案震驚社會,經纏訟5年,主嫌林春雄尚未判刑定讞。

  • 地方掃描-性侵焚屍慘案 3嫌改判有期徒刑

    台北:新竹男子林春雄和女友黃曉雲等同夥,前年性侵凌虐邱姓少女,還殘忍焚屍滅跡;一審依性侵殺人等罪將5名惡煞判處無期徒刑,但高院認定他們沒有殺人犯意,昨改依傷害致死等罪將林春雄及其手下陳哲儒判處無期徒刑,黃女與古志強、何文軒改判20至28年不等徒刑。全案可上訴。

  • 《時報周刊》2015台灣10大惡極殺人魔

    《時報周刊》2015台灣10大惡極殺人魔

    2015年國內發生多起駭人聽聞的凶殺命案,其中幾起案件凶嫌都有精神障礙,手段非常冷血。北投文化國小女童遭割喉案的凶嫌龔重安,殘忍指數高居首位;內湖美福集團也驚爆有嚴重躁鬱、強迫症傾向的黃明德,怒殺二兄長後自戕;還有幾起黑吃黑血案,案情離奇驚悚,本刊特別選出10大凶殘血案,做一回顧。 \n \n \n殘殺女童 龔重安 \n \n 5月29日下午,就讀北投文化國小的劉姓8歲女童,獨自走出音樂教室上廁所,卻萬萬沒想到一個惡煞正在靜靜等候。女童走進廁所,惡煞手持銳利水果刀,往女童頸部狠狠劃下,惡煞連一點救人的念頭都沒有,直接以手機報案宣稱自己殺人。 \n \n 女童被趕到的警消人員送醫搶救,但因惡煞下手太重,割斷女童整個動脈、喉管,搶救17個小時後,家屬和醫院忍痛放棄急救,女童之死立即造成社會震撼,馬英九總統還特別發言哀悼女童,並嚴詞譴責惡煞。這個手段凶殘的惡魔,是29歲的龔重安,他自稱從2年前起,就有嚴重幻聽,曾經持行凶的尖刀自殘,卻因怕痛而停止,最後竟選擇對年幼女童下手,想要因而被判死刑後了結一切。 \n \n 承辦的士林地檢署檢察官,為龔重安的凶殘憤怒,認為龔已泯滅人性,在起訴書中具體向法院求處死刑,以昭公道。 \n \n家族悲歌 黃明德 \n \n 11月5日上午,連續的槍響震撼了位在內湖民善路的美福集團總部,美福集團家族排行老四的黃明德,在參加完家族會議,找二哥黃明煌談事情,卻爆發嚴重衝突,黃明德拿出預藏手槍,接連槍殺黃明煌以及聞聲趕來勸阻的三哥黃明仁。最後,黃明德在趕來制止的警察面前,朝自己下巴開槍自殺墜樓死亡。 \n \n 黃明德疑患有躁鬱症及強迫症,但從未就醫治療過,他從早年就因不學好,又沒有任何事業發展,所以一直被家族兄弟排斥,少有來往,連黃明德的獨子向警方悲訴:「叔伯們長期看不起我們家窮!」黃明德長久下來養成對兄弟怨懟,竟在一夕間爆發,釀成一家三兄弟慘死悲劇。 \n \n \n孌童殺機 李靖 \n \n 小名「小寶」的25歲男子李靖,從少年時期開始,就顯露出嚴重的孌童癖傾向,未成年時,就在學校偷摸男同學下體被告,獲裁定保護管束。成年以後,變得更加嚴重,曾猥褻2名國中生,近年並刻意誘引多名國中、國小生密切來往。 \n \n 李靖因猥褻男童改過名,自己又信奉不明宗教,在住處設神龕疑似養小鬼,精神狀態並不穩定。今年5月12日,李靖將認識的小六林姓男童,誘至新竹市租住處,以錢財誘騙友人陳天心將男童勒斃,家屬見男童逾時未回家,四處找尋,最後在李靖租處找到男童屍體,當場逮捕自殺未遂的李靖,隨後再赴嘉義逮捕陳嫌。 \n \n 李靖自稱因最近財務出問題,有意輕生,但又放不下林童,所以才決定帶林童走,檢方偵結後依殺人罪起訴兩嫌。 \n \n凌虐焚屍 黃曉雲 \n \n 住在新竹竹東的邱姓國中女生,生下來就有智能障礙,經常控制不住話語得罪人,在學校交不到朋友,家中胞兄也有智能障礙狀況,單親父親靠著打零工維持家計,無暇管教子女,造成邱女經常蹺課,泡在網咖裡。 \n \n 5月17日,邱女在網咖出言得罪也是經常蹺課的謝姓國小女童及嬸嬸黃曉雲,黃女竟然教唆同居男友林春雄,夥同同事古志強、何文軒、陳哲儒,到網咖將邱女押走,輪流凌虐毆打、性侵後,再轉往竹東河濱公園繼續凌虐,因邱女昏死,無氣息,眾人將邱棄置在竹林大橋下高灘地草叢,隔天,眾嫌回到現場發現人已死亡,竟買來汽油焚屍。 \n \n 邱女未到校上課,校方警覺詢問邱父,邱父竟然隨口回答女兒在媽媽家作為搪塞,直到5天後,邱女仍無音訊,校方再次找到邱父,邱父才勉為其難地報案,警方接獲家屬報案,在河畔草叢找到邱女屍體,並查出黃女等人涉案後移送法辦。 \n \n桶屍奇案 楊鴻儒、張俊茂 \n \n 風光明媚的中橫公路關原段,9月間竟然先後發現2具桶屍,死亡的賴光雄、陳彰客都被人以同樣手法塞入相同的藍色鐵桶,棄屍中橫,棄屍地點只相距100公尺。 \n \n 警方追查發現兩名死者都有共同的交往背景,研判可能遭同一伙人下手殺害,只是賴光雄遇害,可能是因不滿被詐賭而遭滅口,陳彰客可能是因三角戀情被殺,警方循線先逮捕一名嫌犯楊鴻儒,另一名嫌犯張俊茂,則潛逃下落不明。 \n \n 這起駭人聽聞的桶屍案,案情糾結複雜,更發生多次靈異現象,死者賴光雄還託夢家屬順利尋獲屍桶,讓警方咋舌不已。 \n \n冷血殺手 陳福祥 \n \n 元月13日,西門町峨嵋停車場驚爆槍響,兩名中部地區毒販蔡鎧陽、蔡宗育遭槍決死亡,台北市警方追查是殺手陳福祥所為,12天後在桃園圍捕陳福祥到案。 \n \n 經過警方深入追查,發現這是一起因販毒引起黑吃黑案件,去年間,陳福祥出資2500萬元和台中毒梟合夥自大陸走私毒品回台,但同時間,刑事局國際科幹員從別的管道得悉販毒情報,轉報大陸公安破獲,陳福祥走私販毒計畫泡湯。 \n \n 當陳福祥正忙於籌補損失毒款,台中毒販派人北上尋找毒品貨源,卻不巧找上陳福祥,陳福祥無意間得知毒款就是遭同一毒販侵吞,連出面買毒的蔡鎧陽、蔡宗育都分到貨款花用,陳福祥怒火攻心,才槍殺兩人報復。 \n \n為賭翻臉 曾義城 \n \n 在桃園平鎮經營米糧行的鄰長曾義城,因送酒到當地知名百年古厝「植槐堂」而結識王年全,王年全邀曾賭推筒子,曾前後兩次輸了192萬元。 \n \n 事後,曾義城得知王年全是當地有名的老千,5月23日,到古厝找王討錢發生衝突,曾奪刀砍死王年全,並將在場的男子郭火滅口,曾義城2天後向警方自首。 \n \n狡猾難纏 湯添財 \n \n 老女尼釋千懿今天6月間,獨自搬進造橋鄉間精舍修行,到了8月18日以後離奇失蹤,老尼女兒四處奔走尋母,發現母親的轎車被湯添財開走,報警逮捕湯嫌。 \n \n 湯嫌絕矢口否認殺害老尼,經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偵四隊幹員詳細蒐證,終於讓湯嫌說出部分實情,警方循線在新竹北埔苗37-1縣道荒郊,尋獲老尼屍骸。 \n \n 由於湯添財對殺人動機以及過程等關鍵案情仍不吐實,檢警正繼續和嫌犯鬥智,設法再次突破湯嫌心防,查明案情。 \n \n惡孫弒祖 吳家葳 \n \n 住在苗栗竹南鎮的84歲退休鐵路局員工吳順和,11月11日被家人發現死在住處,家人原以為是年老自然死亡,但經檢警相驗,發現吳是被人強力悶斃。 \n \n 經過警方縝密追查,赫然查出凶嫌竟是死者的親孫吳家葳,染有拉K惡習的吳家葳,因先前向祖父要錢購毒被拒,竟心生不滿,利用父母親和姊姊們赴日旅遊,家中只有祖父和他獨處機會,教唆友人姚承宏,一同用棉被悶死老祖父,劫走祖父身上8,700元朋分花用。 \n \n 吳家葳作案後四處潛逃,曾一度潛回家中找錢,被姊姊發現斥責後逃離,最後在11月17日,騎機車被警方攔檢查獲歸案,吳父得知兒子弒祖後,傷心不已,原本出殯時間因而延期。 \n \n滅門血案 劉志勤 \n \n 案情震驚社會,被視為國內最離奇的滅門血案─花蓮劉志勤五子命案,8年多來,承辦檢警人員上天下海尋找劉志勤、林真米夫妻下落,始終是石沈大海。 \n \n 今年6月10日,兩名原住民前往花蓮吉安鄉慈雲山火葬場旁山區放捕鼠籠,卻意外發現兩具人骨。經警方會同法醫研究所檢驗骨骸DNA,證實兩具人骨正是失蹤8年多的劉志勤夫妻所有,加上檢警早先查案時,就已掌握了劉志勤殺害兒女的照片,劉志勤夫妻骨骸尋獲,證實他們兩人在殺害5名子女後,就到慈雲山火葬場旁山區服毒自殺,懸宕近9年的離奇命案,就此告一段落。 \n \n \n2015年國內10大惡極殺魔 \n \n時間  地點 凶嫌 \n \n5.29 台北市北投文化國小 嫌犯龔重安患有嚴重幻聽 \n \n11.5 北市內湖區 嫌犯黃明德患有嚴重躁鬱、強迫症。 \n5.12 新竹市嫌犯 李靖患有攣童症及精神狀態不穩。 \n5.17 新竹縣竹東鎮 黃姓女子和林姓同居人聯同3名友人殺害 邱姓被害少女。 \n9月  中橫公路關原段 凶嫌楊鴻儒、張俊茂疑因詐賭、感情糾紛殺害二被害人。 \n1.13 北市峨嵋街停車場 凶嫌楊福祥不滿被黑吃黑報復槍殺2人。 \n5.23 桃園平鎮 凶嫌曾義城不滿被詐賭,刺殺二人報復。 \n8.18 苗栗造橋 凶嫌湯添財侵入民宅殺害老女尼。 \n11.8 苗栗竹南吸毒嫌犯吳家葳串同毒友姚承宏悶殺祖父謀財。 \n6.10 花蓮吉安 殺害五子的劉志勤、林真米夫婦骨骸被尋獲。 \n \n \n \n \n \n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74期《時報周刊》,每套特價69元。以日本最夯動漫創製的「進擊的巨人展WALL TAIPEI」12月11日在松山文創園區熱鬧開展,《時報周刊》特別專訪到台灣為展覽站台、《進擊的巨人》真人化電影版男主角三浦春馬,在日本已是新生代人氣演員的他,率直而可愛的個性不時逗樂工作人員,精采訪問內容盡在時周。時周新粉絲專頁粉墨登場,更貼近社會時事脈動,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n \n訂《時報周刊》一年送《愛女生》雜誌一年,限量優惠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n

  • 反偷渡英雄

     「迷路了!」 \n 天才亮不久,魏木石從睡夢中被黃春雄搖醒。他揉揉臉頰,發現海面異常平靜,沒有一絲兒風,船籠罩在濃濃密密的大霧裡。周遭能看到的範圍,約莫在兩三丈之間,情況有如置身於玻璃迷宮裡,看起來四方暢通無阻,卻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n 魏木石從來沒有遇到這樣可怕的情形,不覺心慌起來。往常在馬宮港附近的海域,他心裡差不多都有個譜。比方,打從哪一邊出海,先向東划了多久,大概船的位置在何處,又再往西划了多久,約略船是在哪裡,憑感覺也可以摸索回港。再不然就坐下來,等霧散開也無所謂。 \n 然而今天是置身陌生而遙遠的地界,又是隨時可能遭受逮捕的「偷渡」。魏木石問魏義行船大約離海岸有多遠,他說天還沒亮霧就下來了,看不見山,無法把握。 \n 「實在很糟糕,」魏木石心裡想:「行動之前也想到幾天幾夜在茫茫的大海上,需要一個羅盤,或者一枚指南針,但近來汕尾鎮及馬鬃鎮已經買不到那兩樣東西,又不敢問人家借,也沒有料到天地竟然如此變化莫測,好端端的天氣,果真一夕間就起了大霧。」 \n 依照眼前這情形,魏木石已經很肯定,在霧未散開之前,誰也無法確定該怎麼走。一夥人扶著槳靜靜地坐了一會。魏木石望望天空,看看海面,卻從魏義行手中接過尾槳,企圖划著繼續朝南方往前走。一夥人於是照他意思,一下一下的划起來。 \n 無奈霧實在太大了,能看到的海面,只窄窄的一小片,沒有了風,浪行又極低沉,才輕輕波動一下立即就消失了蹤影。魏木石全神盯住海面,依然無法把握,船就按照自己的設想,和浪行切了固定的角度前進。才划不到五分鐘,魏木石又吩咐一夥人停止划槳。 \n 一夥人坐著默默的吸煙,偶而有人輕聲歎息,忽然黃春雄的弟弟跪下去,不住的磕頭,大聲祈求媽祖庇佑。一時,陳端等好幾人跟著他跪拜,各自喃喃許願。 \n 船在迷茫一片的大海中緩緩飄蕩,大約又經過了一個鐘頭,天空終於吹起一陣有氣無力的風兒。緊接著,大霧便逐漸消散,海面隨之開闊起來。 \n 「怎麼會有這樣的海?」 \n 魏義行首先驚呼起來,許多人跟著尖叫,頓時全船十二人個個一臉茫然,面面相覷。原來船竟然掉進一大片小島群之中,向前看,向後看,向四面八方看,數也數不清到底有幾個小島嶼。魏木石看看陳端說:「陳端哥,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n 陳端東望望,西望望,嗯嗯唔唔一陣說:「這裡是什麼地方呢,我怎麼沒有印象呢。」 \n 「現在大約該往哪個方向走?」 \n 「耶……阿……這是什麼地方呢?」 \n 隨著陳端吃力地思索,十幾張臉頓時陰沉下來。黃春雄吼道:「什麼地方都不知道,你敢帶路,你以為偷渡是開玩笑的!」 \n 徐良智拉黃春雄坐下,要他冷靜,讓陳端再想想看。 \n 「耶……」過一陣,陳端語氣含糊地說:「難道我們跑過頭了嗎?不然這個地方我怎麼沒見過呢?」 \n 「走過頭了,」魏木石頓了一下:「怎麼可能!」 \n 「我看這個地方是澳頭水域,」陳舜生沉吟著說:「聽我伯伯說過,澳頭有九十九洲。」 \n 「哦,數起來恐怕真有九十九洲呢,」魏義行向周圍海面又望了一陣說:「假如這裡是澳頭該怎麼走?」 \n 「澳頭,澳門我去過,我沒去過澳頭耶。從前我們去香港,都是繞著海岸走。」 \n 「你渾蛋!」黃春雄又跳腳起來:「繞著海岸走,光知道繞著走就可以到香港的話,還用得著請你帶路嗎?」 \n 「好了,」魏木石打心底裡歎了一口氣:「如今再吵再罵也無濟於事。事情這樣荒唐,不止陳端兄,好幾個人都要負責,包括我自己。現在只有先划出去外海,說不定到了外海好辨認些。」 \n 幾個於是又拾起槳,默默的朝南方划出去。 \n 過了一陣,陳舜生站起來指著前面,說看見一艘船。幾個同時停了槳,依陳舜生的手勢朝不遠的山腳眺望。接著,好多人都看到。遠遠的船和海礁的色調相彷彿,估計那船比魏木石這船大很多,也是一艘敞口船,使用四把槳,正很吃力地朝他們划過來。陳舜生提議過去問路,魏木石於是略調整方向,讓船對準那船走。 \n 看看不遠了,陳舜生扯開喉嚨喊道:「喂!同志,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n 「喔,你們是不是要去香港呀?」對方停了槳,其中一人指著一夥人過來的方向大聲說:「香港就在前面!」 \n 「真的已經到香港了?」 \n 一夥人放下槳,討論起來。對方船上的人又提起嗓子叫道:「你們已經到香港的港外啦,從那邊進去就是香港了!」 \n 對方船上的人不住地邊說,邊揮手比畫著,告訴一夥人走回頭。 \n 「香港到了,不對!這裡是平海附近,可能就是澳頭。走!別相信那班人的鬼話,繼續划出外海去!」 \n 魏木石恍然想起,到了香港附近就是講「白話」的區域了,而對方說的是福佬話,只不過腔口和馬鬃鎮一帶稍有差異而已。他曾聽過姜金石的「平海腔」,差不多就是那樣。澳頭離平海不遠,腔音當然也差不多。 \n 其次,就時間上判斷,魏木石曾聽魏天民說過,由馬鬃鎮到香港,如果順風,大帆船需兩天一夜,大約三十六小時。一般的小帆船,得兩天兩夜以上。而他們才走一個晚上又幾個鐘點,何況中間還耽擱了一大陣,絕對不可能已經到達香港了。 \n 所以,魏木石肯定那船上的人不懷好意騙他們。聽了魏木石一番分析,大夥覺得大有道理,立即划船往外海走。 \n 「喂,你們走錯路了,要往那邊走才對呀!」 \n 「好了,謝謝你們,」魏木石一面划槳,一面掉頭過去:「我們不是要去香港,是從香港回家的!」 \n (文轉B9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