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沙的搜尋結果,共20

  • 日研究: 大陸黃沙飛來易造成孕婦胎盤「早期剝離」

    日研究: 大陸黃沙飛來易造成孕婦胎盤「早期剝離」

    日本東邦大學等組成的研究小組近日公布1項研究結果指出,大陸的黃沙飛到日本,造成孕婦生產前引起子宮內胎盤剝落的「早期剝離」現象增加了1.4倍。 \n《讀賣新聞》報導,這很可能是受到黃沙中含有的微生物和大氣汙染物質等影響。胎盤早期剝離會造成孕婦大量出血和胎兒缺氧,也可能導致母子一同喪命。通常有約1%的孕婦會發生此危險,原因為何並不清楚。 \n研究小組從2009年至2014年在設有可測量大氣中的黃沙濃度機器的東京、千葉、大阪、長崎等9個都府縣,調查因胎盤早期剝離而生產的3014位孕婦與黃沙之間的關係。 \n在調查將年齡等因素除外的影響時發現,黃沙飛來的1至2天後,孕婦發生早期剝離的情況與沒有黃沙的日子相比增加了40%。在調查期間中,黃沙飛來的日數依都府縣的不同,分別為15至71天不等。 \n過去曾有研究報導指出,受到黃沙飛來的影響,哮喘和心肌梗塞的患者會增加。調查小組也一直在調查大氣汙染對孕婦健康的影響。歸結此次的調查結果,東邦大學環境保健學講師道川武紘認為,有可能是黃沙中的物質引起發炎,才會導致胎盤早期剝離,今後還有必要做進一步的研究。

  • 兩千年黃沙 轉瞬變華城

    兩千年黃沙 轉瞬變華城

     編者按:二千多年前,漢武帝派霍去病征河西走廊,建立河西四郡。千年之後,曾經出走的匈奴、大月氏等民族後代,轉身為商人和遊客,又沿著歷史絲路回到河西。如今的河西走廊有了大百貨公司和商場,千年前透過絲路買賣的乾貨依然熱絡;但駱駝商隊變成了旅遊房車;小吃店裡有些店小二變成了機器人。河西走廊仍在快速改變。 \n 時光倒回漢元狩四年(西元前119年),漢武帝調集10萬騎兵,由衛青和霍去病各領5萬騎兵,東西兩路向漠北進軍,一度打到現今的外蒙、俄羅斯和中亞一帶。 \n 二千多年後,當初被趕走的匈奴後代,離開了戰馬和駱駝,改搭飛機、高鐵或經由高速公路回到這裡,面貌已經不一樣了。 \n 黃土藍天 蘭州不一樣 \n 二千多年後的今天,河西的黃土依舊,藍天綿延。當初的爭戰早已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新興的繁華和建設。當飛機在蘭州中川機場降落,戈壁灘上奔騰的戰馬和駱駝商隊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停放在機場前的大巴、小客車和露營車,提供客人最佳的服務;在街上的小麵館裡,食客正從「機器人店小二」手上端下麵食和小菜;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n 傳統乾貨 兩千年不變 \n 距蘭州700公里之遙的嘉峪關,是個人口約30萬人的小城市,即使常住人口只有約24萬人,卻是個充滿活力的綠洲。在華燈初上的黃昏,紅通通的大紅棗和辣椒、白色的核桃、紅色的枸杞,和黑白相間的瓜子,將路旁的傳統乾貨店點綴得豐富艷麗。「這裡是中原和西域的交界,是絲路東方的起點,2千年前賣這個,2千年後也賣這個!」店裡的老闆說,「時代在變,乾貨不變」,這是有趣的地方。 \n 小靈通 河西走廊 \n 位於黃河以西,是西北──東南走向的狹長狀平原,形如走廊,故而得名,在這片長約900公里的狹長通道,最早是月氏、匈奴領土。漢武帝開闢河西並建河西四郡以來,這裡多數時間是古代中國大一統王朝的西北端,是絲綢之路必經之道,也打開了漢民族在此大規模屯墾的歷史。全境分別位於甘肅、內蒙和青海,但絕大部分位於甘肅,也被稱為「甘肅走廊」。

  • 沙土化泥土 鐵黃沙變生態島

    沙土化泥土 鐵黃沙變生態島

     從大片灘塗和蘆葦蕩,逐漸變成滿眼的油菜花和向日葵,沙土在一點點地向泥土轉化,位於長江邊的蘇州常熟「鐵黃沙」區域生態治理初見成效。最近,探訪了這個長江福山段灘地上的洲島,瞭解它幾十年來的變遷,以及今後的發展規畫。 \n 和黃沙打了近30年交道的陸林祥今年已經59歲,早晨8點,他帶領參觀了尚未全面開放的「鐵黃沙」生態觀光區。「最早的時候這裡是灘塗,附近老百姓喜歡過來抓螃蟹,摘蘆葦葉,」陸林祥回憶說,「鐵黃沙」的名字由來已久,在他兒時的記憶中,那時從蘆葦底下溢出來的水發黃,看起來像鐵的顏色,大家猜測這或許是名字的由來吧。 \n 在圍墾之前,「鐵黃沙」區域歸屬大陸國營常熟市棉花原種場管理。為了改善環境,十幾年前,陸林祥帶著20多個人,從望虞河預留河道坐船到來到這片灘塗地,準備栽種10000棵池杉樹,沒想到土地砂化嚴重,且樹苗經過長途運輸已經乾枯,最後沒有種活。 \n 「當時租了一條船,得趁著漲潮時候才能上去,如果遇上落潮,留下四五百米的灘塗地,根本無法走路。」陸林祥記得很清楚,「鐵黃沙」上去後搭了個泥棚,沒水沒電,只能點上蠟燭,堆個泥灶,用柴火做飯,就這樣住了4天,和現在的野外生存差不多。 \n 秸稈還田改善土質 \n 2017年7月,常熟市出台《加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方案》,隨後形成《常熟市沿江生態經濟圈概念規畫》,提出建設以鐵黃沙、長江岸線和水域為主的生態經濟圈,把鐵黃沙打造成集生態、旅遊、休閒、度假於一體的長江生態島。去年9月,鐵黃沙種植管理區成立,由陸林祥負責主持日常工作。他介紹說,圍起來後總面積將近2萬畝,第一期開發了8000畝左右,預計需要2-3年時間,改善土質砂化,把沙土變成標準良田。 \n 可以看到,在修好的道路兩旁,一邊是蘆葦,一邊是盛開的向日葵,放眼望去,遍地金黃,在烈日下顯得嬌豔欲滴。陸林祥表示,去年10月起,這裡種植了油菜4500畝、小麥1000畝、紫雲英900畝。花期過後,植物被翻耕入土作為養料,土質變得更加肥沃。按照種植計畫,現在看到的向日葵是第二批種下的植物,此外還有玉米、芝麻、花生等。陸林祥指著對面的大片蘆葦說,「過去這裡的蘆葦被人工割掉,所以長得又高又粗,像韭菜一樣,現在不割了,讓它自然生長,反而不會長得太高。」 \n 不斷完善配套設施 \n 為「鐵黃沙」修路,同樣是件大工程。土生土長的海虞鎮村民劉文忠表示,現在驅車在「鐵黃沙」繞一圈,總共20公里。起初這些道路修起來,並沒有那麼容易。「先要用水把沙土打溼,然後裹成泥漿,用編織袋固定住,一層一層疊起來,最後鋪成路面,」劉文忠介紹說。沿著鋪好的道路前進,不多久便來到了一片「沙漠區」。沙子已被炙熱的陽光曬得發燙,光腳踩上去有種刺痛的感覺。陸林祥說,此處便是保留下來的原生態「鐵黃沙」區,靠近江邊的緣故,風有些大,沙子都會被揚起來。 \n 春天油菜花開的季節,有年輕人專門來到「鐵黃沙」拍攝婚紗照。如果有市民和遊客想要進入,車子在門口登記一下,是可以進來觀賞和體驗的。但是目前春天油菜花開生態島尚未全面開放,主要是各種配套設施並未完善。「現在已經建成6個停車場,下一步,會建造公共衛生間,」陸林祥介紹說。 \n 據了解,未來常熟沿江生態經濟圈將突出沿江資源的稀缺性,發展生態培育、水源涵養、休閒體驗、遊覽觀光、農業生產、旅遊服務等功能,將沿江生態經濟圈打造為江蘇省生態保護引領區、具有江南特色的生態島。

  • 數百駱駝同時喝水 黃沙翻滾場面前所未見

    數百駱駝同時喝水 黃沙翻滾場面前所未見

    駱駝有「沙漠之舟」之稱,網路上流傳一段在沙烏地阿拉伯拍攝的影片,在沙漠上,要讓數百頭駱駝同時喝水,以準備接下來的路程。 \n數百頭駱駝先聚集在沙漠上,氣勢已經非常驚人,在工作人員指示下,將駱駝趕到同一區域喝水,駱駝一起奔跑到好幾個排列好的蓄水池喝水,沙塵被翻滾而起,加上隆隆的蹄聲,氣勢更加磅礡。 \n駱駝之所以能夠在乾旱地方連續多日不喝水,是因為牠們的胃裡面有3個水囊,能儲存大量的水,在沙漠難以喝到水的時候,由血液中將水份提供給身體不同部份以維持生命,所以人類在騎駱駝出發前,都會讓牠們多喝一些水。

  • 伐木煮鹽嘗苦果 請風獅爺鎮滾滾黃沙

    伐木煮鹽嘗苦果 請風獅爺鎮滾滾黃沙

     金門形形色色的風獅爺已成為文化標記,其鎮風制煞的功能,是參觀金門聚落時,一定會研究的焦點。 \n 根據黃振良的考據,上百隻風獅爺的由來和金門發展鹽業大有關係。 \n 由於明中葉前,金門都是以煮鹽的方式製鹽,因此必須砍伐大量的林木作為燃料,黃振良說:「400多年大量伐木的結果,造成金門土地沙化,日日風沙擾人。所以金門人在400年前就嘗到破壞環境的苦頭。」 \n 為了鎮風沙,清代以後,金門從泉州引進了石獅爺的信仰,黃振良指出,由於獅子是萬獸之王,石頭又很堅硬,所以石獅經過開光點眼後,就能鎮風制煞,這個習俗讓迎風的金沙鎮擁有金門最多的石獅爺,約有40尊左右。近年,將石獅爺更名為風獅爺,更能彰顯其對抗東北季風的功能。 \n 金沙豐富的風獅爺樣貌已成了地方特色,金沙鎮每年舉辦「高粱老街風獅爺文化季」,推出風獅爺護照讓民眾按圖索驥尋找風獅爺。另有同好在臉書成立「金門風獅爺」社團,以攝影、手繪與文字記錄的方式,發掘在地豐富的風獅爺面貌。 \n 日前金沙鎮青嶼村用來鎮制路衝的百年風獅爺被挖走、轉送台灣,引起地方軒然大波,風獅爺屬於地方文化資產的概念已深植在地人心。

  • 黃河「首曲」200公里「黃沙長城」得到初步控制

    黃河「首曲」200公里「黃沙長城」得到初步控制

    廣袤的瑪曲草原曾經遭遇被沙漠「圍剿」的危機,形成了逾200公里的「黃沙長城」,直接威脅黃河上游水源涵養量。如今,草場被黃沙擠佔的情況得到了初步控制。 \n瑪曲縣地處甘、青、川三省交界,黃河自青海省流入甘肅後,環流瑪曲全境,形成了433公里長的黃河第一灣,因此有了黃河「首曲」之稱。 \n近幾十年來,由於超載過牧、草原鼠患以及氣候乾旱的影響,瑪曲草原退化、沙化嚴重。為此,瑪曲縣採取了多樣措施,除了在一些區域實施禁牧休牧政策,還利用補種草種、機械耙地等措施,增加草原植被,並在重度沙化地等區域,採取圍欄封護、鋪設草方格沙障等方式,沙化因此得到初步控制。

  • 黃沙漫捲西天 強沙塵籠罩甘肅

    黃沙漫捲西天 強沙塵籠罩甘肅

    自4月23日午間開始,今年以來最大的強沙塵天氣從甘肅廣袤的河西地區隨大風一路東移,24日將甘肅省會蘭州籠罩在「黃沙漫捲」之中,天色昏暗之時,空氣裏亦彌漫著嗆人的沙土氣味,遠山、樓閣在人們的視野中變成了若隱若現的「恍然之物」。 \n當日中午新華社記者在蘭州城區看到,沙塵飛揚,「暮靄」沉沉,在沙塵裹挾之下,樓群、樹木、車流、人群均變了顏色,昏黃混濁、模糊難辨,夾雜著泥土、沙塵的細雨從天而降,讓外出的人們猝不及防。 \n記者從蘭州中心氣象臺瞭解到,受東移冷空氣的影響,23日下午到24日早晨,甘肅河西出現了大風沙塵天氣,部分地方出現了沙塵暴,蘭州受冷空氣影響,24日8點出現了強浮塵天氣,市區能見度約為3公里,受強沙塵天氣影響,蘭州氣溫也降至了6度左右,空氣污染物濃度也呈大幅增加趨勢。 \n

  • PM2.5混黃沙 致癌性更高

    春季好發沙塵暴,日本研究發現,如果PM2.5與黃沙混合,大氣中的氮氧化合物和PM2.5中都含有的PAH(多環芳烴),將生成致癌性更高的NPAH(硝基多環芳烴),有強致突變和致癌的高風險。 \n新華網報導,在日本藥學會會議上宣發布這項研究指出,NPAH的致癌性比PAH要高100多倍。 \n研究建議,針對PM2.5和黃沙混合後生成的後遺症,應該嚴加防範佩戴能屏蔽PM2.5的口罩。

  • 自由行看台灣微網誌-遇見大漠黃沙

    自由行看台灣微網誌-遇見大漠黃沙

    @三山國國王:以前我總以為,這樣的山只存在遙遠的青藏高原地區,當我在台灣中部太魯閣國家公園遇見這樣的山體時,煞是驚訝,原來熱帶地區也存在這樣的景色。司機說,這是高山草原地貌,淺綠色的草坪覆蓋在整座山體,山腳有一小區域的樹。只可惜我們生活在海拔比較低的地區,這樣的景也只能在戶外旅行時才能遇見。

  • 三少四壯集-印象土國之碧血黃沙

     索看遊記的親友說土耳其地大物博,寥寥千字讀不過癮。此話雖然賴皮,可是既然提出要求,作者勉力以赴,於是故事繼續…… \n 話說伴遊老先生在伊斯坦堡第一晚甫出旅館就碰上詐騙集團;體面年輕人自稱下榻酒店員工上前搭訕,謂土國人民族性熱情好客,有緣相遇,他有一小時晚飯休息時間,想為本店貴客導覽市容,同去同回,兩不相誤。一番話合情合理,老先生不疑有他,欣然接受邀約並且慨允飯錢車資,結果計程車跳表5元本地里拉(約2美元),無牌導遊就要求停車,說面前那間酒吧樓上可以全覽勃斯普魯士海峽風光,是本地人的私房景點,萬萬不可錯過。 \n 「最後有沒有看到風景呢?」老太太天真地問。 \n 最後風景沒看到,看到一張以里拉計價等值兩千美金的帳單;騙子佯憾店家欺客,表示他也無可奈何,惟願平分買單。於是老先生喝了杯一千美金的啤酒,而且在忽然閃出的數條窮兇極惡大漢的脅迫下掏出皮夾。所幸剛履寶地的遊客在機場兌換的本地貨幣有限,遊走法律邊緣的店家也怕事情鬧大招來警察,拒收美金或信用卡,結果小小破財不足為訓,還盜亦有道──人家留了50里拉讓他搭車回旅館。 \n 「旅館一下就到了,司機說講好的車資二十,單位是美元,不是里拉!可是我去的時候只付了五里拉。」老先生倉皇逃離黑店,不敢在門口叫車,英勇鎮定地過了馬路還小心談妥車錢才上,沒想竟二度遭訛:「太可惡了,這裡還有沒有誠實的人了?」 \n 大城市騙子太多,天真二老窮於應付,花數日匆匆瀏覽伊斯坦堡主要名勝古蹟後決定下鄉:飛往土耳其中部的卡帕多西亞,參觀精靈煙囪奇石和乘熱氣球。 \n 「熱氣球不久前才掉下來過一個,」老太太問代訂機票的旅行社老闆,「要不要買額外的保險?」 \n 「不用,」老闆大號「窩闊台」,自稱蒙古後裔,和「突厥」不同種族。可惜我的漢族眼睛無法分辨他跟馬路上土國民眾的差異。他說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子孫,名字隨了偉人的兒子就是血統保證,「中國英雄」之後不打誑語:「熱氣球都運行了多少年了才掉一個,比乘飛機還安全。放心吧,那裡是我的家鄉,接待你們的人有我的堂房兄弟,保證你們平安歸來之後會來謝謝我的。」 \n 後來?雖然疙疙瘩瘩稍欠完美,窩闊台成功賣出的套裝行程基本兌現。住「岩洞旅館」套房當然沒他老兄形容的那麼浪漫,現代化洞穴裡的暖氣、冷熱水、吹風機、雪白的床單毛巾,也足以讓因空氣中充滿石灰岩味兒而淚流難止的遊客感恩入睡。基督徒逃避羅馬軍隊追殺,鑽山入地躲藏的血淚史,千年後造訪遺址依然怵目驚心。在火山形成的地形地貌之上,乘熱氣球從空中忽高忽低俯瞰則有奇趣,跟在地面遊覽大不同,老夫婦算開了眼界。雖然我非常確定那個早上大家乘坐的熱氣球籃籃超載,可是既然我還在這裡應命報告土國旅遊見聞,安全堪虞一章也就揭過不表了。

  • 越南官媒首次紀念西沙海戰周年

    據VOA報導,越南官方媒體改變一貫政策,首次紀念1974年中國與南越進行的一場海戰的周年。在該場海戰中,有74名南越軍人喪生。 \n海戰之後,中國佔領了帕拉塞爾群島,也就是中國所說的西沙群島,越南稱之爲黃沙群島。 \n報導指出,越南官媒的這一舉動似乎是爲了在中越領土糾紛問題上,鞏固政權的合法性。 \n越南官方歷史教科書一直沒有提及這場海戰,當年,接受中共支援的北越共產黨政權也沒有公開反對中國的舉動。然而,越南民衆一直對該起事件懷著民族主義情緒。

  • 北京黃塵滾滾 姚明皺著眉出門

    北京黃塵滾滾 姚明皺著眉出門

     深受霧霾壓境之苦的北京,昨天又有沙塵暴攪局,兩種空汙加乘影響,讓大陸可吸入顆粒濃度達到一千微克/立方米,是歐盟標準的廿倍。天空由灰白轉為土黃。甫抵達北京參加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姚明,昨一早出飯店門口,看著土黃色天空,立即起皺起眉頭。大陸網友則調侃:「當沙塵落定,北京又黃沙鋪地,在北京的朋友,你準備好駱駝了嗎?」 \n 從周三傍晚五點至昨日上午八點,大陸北方出現今年以來最大範圍沙塵天氣,新疆南疆盆地、甘肅西部、寧夏北部、陜西北部、內蒙古中西部、河北西北部、山西北部都出現浮塵或揚沙,甘肅、河北局地出現沙塵暴。 \n 昨上午十點,蒙古及內蒙中部的沙塵從西北方向東蔓延,逐漸影響北京。西部的空氣品質監測站,測到PM10(可吸入顆粒)數值接近一千微克/立方公尺,此數值是歐盟標準的廿倍、美國的六.六倍。延慶、石景山、門頭溝、海澱等地出現浮塵、甚至是揚沙。 \n 昨中午前後隨著風力加大,北京大部分地區刮起黃沙,空氣中充滿濃重的土腥味,從原本的重度霧霾天氣,變成嚴重的沙塵汙染天氣。由於瞬間風力強勁,許多樹枝被凌空折斷,還有一名路人被墜落的廣告招牌砸昏送醫。 \n 受到霧霾影響,京開高速、京津高速、京平高速部分路段,昨天因視線不佳而封閉;昨天上班尖峰時刻,北京市區部分路段出現嚴重擁堵。直到傍晚五點後空氣品質才好轉,藍天重現京城。

  • 古黃河 穿城過

    古黃河 穿城過

     目前黃河在宿遷留下了一段「古黃河」,平緩地穿城而過;宿遷人驕傲地留下黃河的印記,告訴子孫這就是宿遷的母親河,但也希望黃河永遠不要再光顧宿遷。 \n 一個城市擁有兩條歷史悠久的河道,可說是絕無僅有。宿遷的命運與黃河、大運河息息相關,來到宿遷不能不了解這段歷史。 \n 古黃河 平緩穿城而過 \n 目前我們所知的黃河入海口在山東,由渤海入海;但在1855年之前,有660年黃河是由淮河入海。由於宿遷地勢低窪,更兼處於沂、沭、泗河下游,歷史上只要黃河改道南下,宿遷都首當其衝,縣城多次被毀,據說至今宿遷地下仍埋著好幾層城市,新工程開挖地基時可能挖到古城牆。 \n 長年水患不斷,宿遷有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別名「洪水走廊」,而「宿遷」正意謂「頻繁遷移」、「一宿搬遷」。滔滔黃河水多次吞噬宿遷,但也夾帶大量泥沙澆灌著宿遷,讓宿遷人對黃河又愛又恨。 \n 雖說1855年黃河第六次大遷徙河道,但之後100年河患仍連年不斷,1938年甚至因國民黨政府為了阻止日軍西進,炸開鄭州大堤,讓黃河改道入淮9年之久,1947年才堵口。 \n 目前黃河在宿遷留下了一段「古黃河」,也就是位於泗陽的63公里長黃河故道,但它不再張牙舞爪,而是平緩地穿城而過。河岸邊打造為「古黃河風光帶公園」,兩岸綠樹成蔭,人們在河邊悠閒垂釣、漫步。宿遷人驕傲地留下黃河的印記,告訴子孫這就是宿遷的母親河,但也希望黃河永遠不要再光顧宿遷。 \n 駱馬湖 無邊無際像大海 \n 宿遷有個美麗的駱馬湖,看起來無邊無際很像大海,總面積約370多平方公里,是全大陸第七、江蘇第四、蘇北平原第二大淡水湖。 \n 歷史上駱馬湖沒有這麼大,自從黃河改道南下,侵泗河、奪淮河入海,幾百年間把本來屬於淮河的河道淤高了許多,無數支流和湖泊淤淺荒廢,淮陰以下淮河入海河道夷為平地,淮河只好匯入洪澤湖成了斷頭河,再南溢入長江;曾經匯入淮河的沂、泗、沭諸河無路可走,只能滯留於黃河故道以北,大體形成了現在的駱馬湖。 \n 駱馬湖物產豐厚,水草茂盛,滿湖魚蝦蓮藕,人們依湖而居、因湖而生。有趣的是,1980年代駱馬湖被意外發現盛產優質黃沙,由於品質好、易開採、儲量豐富,成為當地建築市場的重要黃沙礦產基地,甚至遠銷淮安、鹽城、乃至蘇南等地建築市場。據有關部門評估,駱馬湖優質黃沙總儲量在10億噸以上,可供開採30年,是當地經濟發展的重要資源之一。 \n 中運河 溝通洪澤、駱馬湖 \n 宿遷段大運河被稱為中運河,也跟黃河有關。隋代開挖的通濟渠(大運河其中一段)並沒有經過宿遷,後來黃河再次改道,元、明時期有一段時間運河與黃河共用河道,由於黃河水流湍急且多險灘,明末清初為了溝通洪澤湖和駱馬湖航道,只好另行開挖中運河。 \n 中運河與古黃河在許多地方幾乎平行而行,兩者最接近之處相距僅百米,形成罕見「兩河平行」的地理奇觀。目前流經宿遷的中運河仍然是當地水上交通重要航道,駱馬湖優質黃沙就是沿著中運河運往宿遷、淮安、鹽城、蘇南等地。

  • 越投資南海旅遊 陸開放西沙考察

     南海不但石油蘊藏豐富,藍色海洋資源更得天獨厚,中國及越南目前都積極規畫發展。其中,中國將西沙群島畫歸海南省文昌市管轄,越南則規畫為峴港市黃沙島縣。 \n 越南旅遊局局長阮文俊日前在一項研討會宣布,越南在未來10年將投資81億美元,發展海島經濟,經營長沙(南沙)、黃沙(西沙)群島的旅遊路線。目前越南旅遊局已完成「2020年海洋與海島旅遊發展計畫」,將集中投資建設富有競爭力的5個海洋旅遊中心,並把長沙、黃沙建設成旅遊勝地。 \n 阮文俊指出,海島旅遊發展與經濟發達、社會穩定、國防安全息息相關,也是實現越南旅遊業持續發展的選項之一。他說,由於長沙旅遊線航程遙遠,旅客以收入高且愛國心強烈的民眾居多,不僅是越南旅遊新產品,更是發揚愛國愛島的傳統之旅。 \n 旅遊發展研究院副院長范忠良表示,中南沿海地區從峴港市到平順省,是越南海洋海島旅遊發展最具潛力的地區,未來也將成為全國旅遊業成長率最高的區域。 \n 中國派海軍駐守在永興、中建、珊瑚、琛航等7個島礁上。雖尚未正式開放觀光旅遊,但海南省西沙群島工委所在地的永興島,接受赴島考察入島證申請。申請審查須提前半個月提出,每月末乘瓊沙2號補給船前往,航程約16小時,一般漁船則費時約19小時。 \n 藝龍旅行網介紹指出,每年3月至5月,是西沙群島最佳旅遊時間,其他則以船期是否按時和風浪大小來衡量。5月至10月是颱風期,不適合前往。島上設置銀行據點,但只供官兵使用,民眾須自備現金採買交易,住宿以解放軍招待所為主。

  • 人間詩選-<<樓蘭──1981年在中國新疆出土的金髮少女──

     在那長久的歲月塔克拉馬沙漠上絲路駝隊連連排過竟無看見黃沙上輕輕漂蕩的你的金髮 \n 你美麗的身體變得僵硬已經 \n 六千四百二十年 \n 滿腔夢想的羅布瑙綠湖水早已乾涸 \n 每天只有白雲飛過 \n 風吹啊吹 沙飛啊飛 \n 你美麗的姿態顯露的時候 \n 多少的星星 多少次 \n 掠過你長長睫毛的眼眸 \n 此刻 在羅布瑙綠盆地上 沙風猛烈地刮著 \n 讓我用黃沙把你覆蓋 \n 安睡吧 \n 讓白雲飛翔在你曾摘採鮮花的塔克拉瑪干草原上 \n 安睡吧 \n 地上的上少男都離你而去 \n 離你而去 沙漠上沒有足跡 \n 你的金髮輕輕漂蕩

  • 王軍訪郝龍斌 盼接力辦花博

     中共西安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王軍昨指出,他廿二日與台北市長郝龍斌會面,雙方將簽訂一份合作備忘錄,以接力方式把在台北和西安先後舉辦的國際花博會辦好,進一步增進兩市的合作與交流。 \n 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今年十一月開幕,明年四月廿六日結束,隔二天,西安舉辦世界園藝博覽會(即花博會),這種性質相同的博覽會,在兩岸接力舉辦極為罕見,時間湊巧,乃「天作之合」,王軍說,他這次訪台,主要是參考台北花博會的經驗,加強互訪,並就雙方舉辦文化交流活動進行協商。 \n 王軍此行以「西安市赴台北訪問團團長」身分來台,一個多月前,西安一個工作組先行抵台,參考台北花博會的推廣工作和園區設計等做法。外界對西安的印象,無非黃沙滾滾,環境惡劣,何以能夠舉辦花博會?當初西安申請舉辦花博會,亦受國際人士質疑。 \n 王軍表示,西安人外出向以歷史悠久自豪,出口不是秦皇漢武,就是李白杜甫,如今已有新的提法,西安有秦嶺大熊貓、金絲猴和朱繯(珍稀鳥類);西安有青山綠水,一半腹地是秦嶺;西安城區有一萬畝森林;西安的環境生態經治理已今非昔比,「早已不是那種泥沙俱下,黃沙滾滾的景象了。」 \n 經過快速經濟成長,王軍說,保護環境資源最為重要,環境毀了,發展再快也沒用。這次台北行,他最想看台灣的環境治理和森林保護,聽說台北有「綠屋」,王軍一定要看看。剩下時間,他希望能「少參觀,多體驗」,到台北巷弄走走,體驗台北小市民的實際生活。

  • 星宿海剩黃沙 長江冰川退行一公里

    大陸西南數省百年大旱未解,湄公河也遇大規模旱災。而由大陸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曲向東組織「三江源」探險隊伍,日前公布去年與今年「三江源」實地照片指出,黃河源頭星宿海已成「星宿戈壁」,沼澤湖泊蕩然無存,長江源頭姜根迪如冰川更後退一公里之多,顯示地球暖化比想像嚴重。 \n位於青藏高原、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是長江、黃河與瀾滄江源頭匯水區,有「亞洲水塔」之稱。曲向東去年組織考察隊前往三江源一探究竟,他說,「我小時看介紹長江、黃河電視時,記得一個日本航拍鏡頭,星宿海是一片星光閃爍,深深印在我腦袋裡!」 \n星宿海自唐朝被征服後,一直被後人認為是「黃河源頭」,但尋此歷史點卻異常困難。為前往探源,曲向東事前請教當地人,然無人知星宿海芳蹤何處,「幸運的是,我想感謝Google Map,我發現以前的人去過星宿海的GPS的點」,曲向東半開玩笑說道。 \n循著GPS定位,探險隊去年六月抵「星宿海」,令人震驚的是,眼前是一片黃沙漫漫。昔日綠草如茵、湖泊處處的沼澤地,已不見蹤影、徒留窪窪凹地。 \n為確定源頭,探險隊拿出茹遂初先生一九七二年所拍黃河源照片比對,確認歷經卅多年物換星移,星宿海如今已成「星宿戈壁」。陪同考察的地質學家辛元紅在現場說,星宿海底下原是多年凍土層、降雨滲不下來,水留在上面形成湖泊,但氣候暖化導致多年凍土溶化,降水迅速下滲,進而失去涵養水分的功能。 \n由於現場氣溫變暖導致地面軟爛、車輛無法再前行,加上隊員高山症嚴重,考察隊在距長江源頭十八公里處決定撤回。今年三月,曲向東再組隊前往考察,高原反應加上方向迷途,隊友新加坡RH能源公司董事長王海榮意外地在紮營地附近山頭,拍到長江源頭姜根迪如冰川。 \n不過,氣候暖化導致冰川崩塌,歷年各江源冰川科考隊所豎立的冰川下沿標誌界線牌,均已隨波逐流而去,再經對比茹遂初一九七六年所攝照片,赫然發現該冰川已後退一公里之遠,原冰川處現則是一片黃土石礫。

  • 黃沙船撞貨輪 進水翻覆

    1日下午13時28分,一艘名為「五星洲八輪」的貨輪在北外灘公平路渡輪碼頭下游水域與小型黃沙船發生碰撞,黃沙船船體進水傾覆,3名遇險船員被海事巡邏艇1028號救起。 \n上海海事局接獲事故報告後,立即啟動應急預案,派出2艘巡邏艇趕往現場組織救助。同時徵用在附近水域的3艘打撈船組織打撈,指派在附近水域待命的清汙船趕往現場進行油汙防控。經初步了解,現場無油汙外洩,事故原因有待海事部門進一步調查。

  • 瀏覽水鄉銀川-黃沙古渡 盡顯大漠萬種風情

    銀川東邊「毛烏素沙漠」跟黃河交界處,有個相當特別的旅遊景點||「黃沙古渡」:已經被開發成別具一格的生態旅遊區。 \n黃沙古渡過去叫做「黃沙嘴」,位於著名的黃河古渡口-「橫城古渡」北邊大約30公里。不同於一般黃河岸邊翠綠的灌溉區域,黃沙古渡擁有特殊的地形;它是毛烏素沙漠與黃河的交界處,沙丘直達黃河岸。 \n沙漠越野車 刺激的極限遊戲 \n站在沙丘上遠眺對岸,黃河西岸的翠綠樹林、農田,與一河之隔的黃沙古渡高低起伏的沙丘相比,成為明顯的反差。 \n黃沙古渡按規畫分三期建設,總投資7700萬元。從2005年以來,已經陸續完成了供電、供水、道路、綠化……等基礎建設;規畫、建設了生活區、沙漠運動區、生態觀光區、濕地保護區、黃河碼頭……等等。 \n已經完工落成,可供遊客參與的娛樂項目,包括水上快艇觀光、黃河羊皮伐子漂流、沙漠越野車衝浪、沙灘排球、沙灘足球、沙療、滑沙、射箭、騎駱駝……等具有大漠與黃河特色的活動。 \n其中,最具特色、最值得嘗試的還是「沙漠越野車」以及「羊皮筏子」。沙漠越野車是以大型卡車底盤,按照沙丘地形加以改裝的載人交通工具,它能夠很順暢的翻過一座又一座沙丘,在其他車輛早已動彈不得的細軟沙地上來去自如,而且因為座位高,所以視野廣闊。乘客繫上安全帶,巨大的沙漠越野車在大大小小的沙丘之間往來迂迴、盤旋上下,坡度相當陡峭的滑沙場可是相當驚險刺激。 \n沙漠上的涼風與美景迎面而來,雖然沒有雲霄飛車那麼刺激,卻比雲霄飛車更為精彩。 \n乘羊皮筏子 縱覽黃河美景 \n乘坐羊皮筏子漂流黃河,也是個難得的經驗,這種結構簡單卻極為牢靠的充氣皮筏,已經在黃河上漂流了千年。 \n充滿大漠與黃河風情的羊皮筏,是用整頭羊完整剝下來的皮,去掉頭尾四肢之後,將有毛的那一面反轉在內側,然後整張皮硝製而成;硝製成的皮革再吹氣,將四肢、頭尾扎起來,成為一個不漏氣的羊皮囊,將十四個充滿氣的皮囊排列起來,固定在用木棍搭起來的方型架子上,就是黃河上古老的渡河工具。 \n當年成吉思汗的蒙古大軍就是用羊皮筏子渡過黃河南下;往來西域的客商也用這種簡單有效的交通工具。羊皮筏子在黃河上漂流了一千多年,今天羊皮筏子仍然在黃河上漂流,只是當年的客商換成今天的遊客。 \n交通指南 \n1.台北-銀川 \n因為銀川機場不是國際機場,所以從台北到銀川的交通比較不方便,必須先到一個大陸城市,才能轉機到銀川。 \n北京、西安到銀川的班機比較多,不過北京太遠,由西安轉機到銀川比較划算。 \n西安、北京都有直航航班,只需要轉一次飛機。不過由於是國際線轉國內線,所以行李不能直掛;到了北京或西安,必須帶著所有行李先辦入境手續,然後才能轉機。 \n2.銀川各景點 \n銀川本身的大眾運輸系統並不發達,遊覽這幾個景點最好還是包車前往。

  • 瀏覽水鄉銀川-水都銀川 流水環遼的仙境

    銀川是個美麗而神秘的城市,蒼茫大漠之中的綠洲。沒來到銀川之前,很難在腦海中勾勒出她的面貌。 \n想像中,身處沙漠地帶的銀川應該是除了道路與建築物之外,其餘景象皆黃沙蔽天,呈現一片土黃色的城市。萬萬沒想到,當飛機接近銀川市,透過窗戶往下望,竟然有湖、有河道,溝渠密布、一片青翠。 \n水源豐足 孕育出世外桃源 \n出了銀川河東機場,走在往市區的半路上,竟然有一大片盛開的荷花,與想像中的漫漫黃沙,大不相同。原來銀川占盡地理優勢,西邊有賀蘭山作為屏障、東邊有黃河水域灌溉,使銀川擁有「塞上江南」的美譽。 \n銀川,自唐朝稱為「懷遠」;北宋時期,黨項族首領李德明,將靈州(今天的靈武)遷至懷遠,並且改名為「興州」;李德明之子李元昊再改為「興慶府」;宋朝寶元元年(西元1038年),李元昊以興慶府為首府,建「大夏國」。元朝滅了西夏之後,設置「寧夏府路」。明朝則設「寧夏府」,是明朝北方邊疆的防禦體系「九邊重鎮」之一。 \n為什麼西夏會如此重視銀川?因為銀川西邊倚靠賀蘭山,東邊有黃河向北奔流。在一片沙漠之中,銀川有賀蘭山之險可踞,有黃河之水可供灌溉,是個有山有水的好地方;當地土地肥沃,非常適合農業發展。而且黃河的水量龐大,銀川的灌溉系統不需要修建水壩、水庫,黃河的自流灌溉就足足有餘。 \n神秘西夏 吸引遊客流連忘返 \n黃河的幾次改道,在銀川留下了許多湖泊、溼地,古代有「七十二連湖」之說,現在則有「塞上湖城」之稱。比較著名的有鳴翠湖、悅海、鶴泉湖、寶湖、西湖……等等。這些沙漠中的溼地長滿一人多高的蘆葦,湖泊中魚類資源豐富,為北方南遷的候鳥提供絕佳的棲息地。據統計,銀川的濕地野生動物有一百五十多種,包括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鸛」、「中華秋沙鴨」、「白尾海雕」、「小鴇」、「大鴇」,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大天鵝」……等十九種,以及自治區級保護動物二十四種。 \n銀川展現的風情,既有大漠黃沙漫漫、沙丘起伏的壯麗景觀,又有江南水鄉渠道縱橫、湖泊處處的婉約景緻。特別是秋季候鳥成群而來,更是賞鳥的絕佳去處。它也是回族的主要聚居地,素有「回鄉」之稱。銀川南邊的「納家戶」,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回鄉。近年來,納家戶興建了規模龐大的回鄉文化園,為遊客提供了解回族文化的最佳展示園地。 \n銀川一年四季景色變化萬千,兼具西北與江南的特色,再加上神秘的西夏王國,難怪能夠吸引眾多遊客的腳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