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海昌的搜尋結果,共06

  • 甲午戰爭悲劇英雄 致遠艦沉沒文物於遼寧展出

    甲午戰爭悲劇英雄 致遠艦沉沒文物於遼寧展出

    據大陸新華社報導,繼前年(2016)等比例復刻船艦正式於遼寧省丹東港出航,沉於海底的致遠艦文物,於今日移師遼寧省博物館展出。帶有「致遠」艦徽破碎的白釉瓷盤、鏽跡斑斑的方形舷窗、刻有大副「陳金揆」英文名字的單筒望遠鏡、艦上加特林機槍等珍貴文物,結合圖片影像,將觀眾帶回那場慘烈的戰爭中,感念英勇奮戰的艦上官兵。 \n \n丹東港在2013年底首次發現沈船地點,隔年9月17日、適逢致遠號沉沒120週年的日子中,確認為甲午海戰的船艦,一年後同日經打撈發現致遠號徽章的文物而確認。由大陸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與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手,歷經三年的艱苦奮戰,提取水下文物計60個種類、180餘件文物,此一水下考古成果被評為2015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 \n \n致遠號巡洋艦,是清末北洋海軍於1886年,向英國阿姆斯特朗造船廠(Armstrong Whitworth)訂購的兩艘軍艦之一,每艘造價84.5萬兩白銀(折合28.5萬英鎊),是清朝至甲午戰爭爆發前最新的軍艦。排水量2,353公噸、長約76.2公尺,只可惜在中日黃海海戰中,因彈藥後勤極度匱乏,在彈盡援絕之下由管帶鄧世昌率艦衝向日艦吉野號未果,途中遇水雷而沉沒、鄧世昌與200名官兵全數殉難。 \n \n經專家研判,沉沒於海底的致遠艦,由於船身與相關文物多為木質和鐵質,一旦打撈上岸恐怕保存不易,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狀況下,考古團隊傾向讓文物維持現狀。未來將進行原址保護。為有效緩解海水對鐵質艦體的腐蝕,水下考古隊對沉艦採取了犧牲陽極的保護措施,在艦體四周焊接了10個鋅塊並定期更換,使陰極保護持續。 \n \n清光緒20年(1894)的甲午黃海海戰中,同等級的北洋艦隊共沉沒4艘,除致遠號外,分別是經遠、超勇和揚威號,其中經遠號與致遠號相同受到日軍水雷攻擊,最後在山東威海沉沒,經甲午戰爭後李鴻章辛苦成立的北洋海軍幾乎全毀,留學英國的優秀人才、致遠號管帶鄧世昌也被後世視為悲劇英雄。 \n

  • 甲午戰沉致遠號 陸復刻艦下水

    甲午戰沉致遠號 陸復刻艦下水

    清末中日甲午戰爭期間,因彈盡援絕而選擇衝撞日艦沉沒的北洋艦隊致遠號,於本月1日其等比例復刻船艦正式於遼寧省丹東港出航,此艘復刻艦是民間和考古團隊在判斷水下沈船難以打撈後,經過民間募資與企業贊助後,由丹東船舶公司負責打造,做為歷史教育和海軍發展史的紀念。 \n \n據大陸鳳凰網報導,由丹東船舶公司監造的等比例致遠號復刻艦,於10月1日正式在丹東港下水啟航。致遠號巡洋艦是清末北洋海軍於1886年向英國訂購的兩艘軍艦之一,每艘造價84.5萬兩白銀(折合28.5萬英鎊),是清朝至甲午戰爭爆發前最新的軍艦,只可惜在黃海海戰中,因彈藥後勤極度匱乏,在彈盡援絕之下由鄧世昌率艦衝向日艦未果,途中遇水雷而沉沒、鄧世昌與200名官兵全數殉難。 \n \n丹東港在2013年底首次發現沈船地點,隔年9月17日、適逢致遠號沉沒120週年的日子中,確認為甲午海戰的船艦,一年後同日經打撈發現致遠號徽章的文物而確認。致遠級排水量2,353公噸,長76.2公尺,復刻艦則因鋼板厚度不同,排水量僅1300多噸。但內部的火砲、駕駛室、指揮台、船桿、甲板和官兵生活區全數仿古建造,盡可能還原19世紀軍艦的內部構造。 \n \n從確認打撈困難而開始進行復刻至今,經歷各方的質疑與攻訐,如今「再次」下水巡航的致遠號,預計在明年正式對外開放。公元1894年的甲午黃海海戰中,同等級的北洋艦隊共沉沒4艘,除致遠號外,分別是經遠、超勇和揚威號,其中經遠號與致遠號相同受到日軍水雷攻擊,最後在山東威海沉沒,經甲午戰爭後李鴻章辛苦成立的北洋海軍幾乎全毀,留學英國的優秀人才、致遠號管帶鄧世昌也被後世視為悲劇英雄。 \n

  • 金馬53海報致敬楊德昌 《牯嶺街》少年張震照亮初衷

    金馬53海報致敬楊德昌 《牯嶺街》少年張震照亮初衷

     第53屆金馬獎主視覺海報10日發布,由《一代宗師》、《黃金時代》、《念念》的海報設計師黃海操刀。黃海設計的海報備受王家衛、許鞍華、張艾嘉、姜文等名導青睞,更被許多影癡列為收藏目標。他這次以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為靈感,用男主角張震拿著手電筒、抬頭探照暗處的身影,除向經典致敬,也帶出「電影之光:回看來時,照亮前行」的不忘初衷期許。 \n 張震讚海報漂亮 \n 《牯》片曾獲第28屆(1991)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原著劇本兩項大獎,當年15歲的張震則是金馬史上最年輕的影帝入圍者,張震也知道自己當年青澀模樣因金馬53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他說能登上主視覺海報很榮幸,海報做得很漂亮。「沒想到轉眼25年,跟楊導的回憶點點滴滴都湧上心頭。」他希望大家可以再進戲院看修復版,他也期待再重新回味一遍。 \n 黃海談到靈感來源,表示難忘楊德昌說過的一句話:「年輕是一種品格。」當黃海受邀為金馬設計主視覺海報時,「電影之光」這個概念便縈繞在腦海念念不忘。 \n 數位修復獻影展 \n 適逢《牯》片問世25年,在金馬主席張艾嘉及工作人員積極協調下,金馬執委會已取得中影公司和楊德昌遺孀彭鎧立女士同意,透過數位修復,電影將在今年11月的金馬影展獻映數位修復、4小時的完整版本。

  • 53屆金馬主視覺海報出爐 致敬《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53屆金馬主視覺海報出爐 致敬《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本屆金馬主視覺海報今天(8月10日)曝光,由《一代宗師》、《黃金時代》、《念念》的海報設計師黃海操刀。他以楊德昌榮獲金馬獎最佳影片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為靈感,以張震飾演的男主角小四抬頭以手電筒照亮空中的身影為畫面構圖,意謂「回望初衷,也要走得堅定,電影之光,得以不熄」,也帶出「電影之光:回看來時,照亮前行」的期許。 \n \n此外,在金馬獎主席張艾嘉及工作人員的積極協調下,金馬獎執委會已取得中影公司和楊德昌導演遺孀彭鎧立女士的同意,《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4小時數位修復版,也將於11月展開的金馬影展中,隆重獻映。 \n \n本屆金馬影展將於11月4日至24日舉行,10月23日開始售票,更多精采片單與影展消息將在官方網站、臉書粉絲頁陸續公布,敬請觀眾拭目以待。

  • 甲午海戰致遠艦 撈出鄧世昌印

    甲午海戰致遠艦 撈出鄧世昌印

    隨著遼寧丹東港沉船被確認為致遠艦,大陸考古專家又發現新文物,比如發現了一枚印章,上面刻有「雲中白鶴」四個字,專家認為疑似鄧世昌的私人物品。另外,打撈出的鄧房間舷窗已嚴重破損,代表甲午海戰戰況激烈。 \n \n1894年歲次甲午的中日黃海戰役,鄧世昌為管帶(艦長)的致遠奮戰5小時後彈藥用盡,船隻重創。鄧世昌下令衝向日艦,意圖用衝角撞沉日艦,最後由於被炮彈擊中引起爆炸而未能成功。 \n \n《華西都市報》報導,雲中白鶴,比喻志行高潔的人。參與致遠艦考古調查的甲午史專家陳悅說,目前發現的重要文物,幾乎都位於致遠艦的後部。包括帶有致遠艦艦徽的盤子、格林炮,以及多種私人用品的出現,都意味著目前正在調查的區域屬於致遠艦的後部。陳悅說,瓷盤一般為船上軍官使用。 \n \n在4日首次進行的水下發掘行動中,考古隊員發現了致遠艦上的一扇舷窗文物。陳悅說,這枚舷窗為方形,在大鹿島海域的沉船隻有致遠艦上有這種舷窗,位置就在致遠艦的管帶套間(套房)。舷窗上覆蓋著大量的海洋生物,舷窗的受損程度也較為嚴重,顯示出當年戰鬥和爆炸的慘烈。 \n \n

  • 外傭變身超女 黃海昌嘲諷創作

     馬來西亞藝術家黃海昌對於移民、外勞和全球化現象感到興趣,他以幽默、嘲諷且具詩意的藝術手法來表現這樣一個龐大且沈重的趨勢。黃海昌目前推出他在台灣的首次大型個展「大時代,好日子」,展出一九九八年至二○一○年創作的十組作品,涵蓋攝影、裝置和錄像藝術。 \n 黃海昌是目前在國際上頗具知名度的亞洲藝術家,一九六○年生於馬來西亞檳榔嶼喬治市。他自一九九○年代開始陸續在國際大展中展出,美國康乃爾大學甚至設有「黃海昌獎學金」表揚他的貢獻。 \n 黃海昌長年來不斷往返於澳洲、中國、土耳其、英國等不同的國家,觀察不同國家與文化的特異面貌,他特別喜歡藉由生活的小細節轉化成影像創作。 \n 如二○○三年黃海昌在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裝置《再:注視》,他捏造一個馬來西亞曾經殖民奧地利的假歷史。他將展場布置成馬來西亞中產階級家庭的客廳,電視播出的新聞節目,就是講述麻六甲王國如何侵略並殖民奧地利的「歷史」,不少奧地利人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遠到馬來西亞謀生,但多半只能從事清潔工、女傭、計程車司機等較低收入的職業,藉此揶揄西方霸權和殖民心態。 \n 近作《狗洞》,廿二分鐘的影片內容來自黃海昌父親黃錦平的親身經歷。二次大戰期間,日本也佔領馬來西亞,有四十五萬人受到迫害死亡,其中至少有八萬人死於集中營裡。黃錦平就曾被日本憲兵隊抓到集中營,牢獄入口和狗洞大小相仿。黃海昌以真人演出和動畫結合,訴說父親這段死裡逃生的回憶。 \n 黃海昌也對當代社會現象投注關切,「馬來西亞女傭」系列攝影宛如舞台劇劇照。和台灣一樣,馬來西亞中產階級家庭也大量仰賴菲律賓和印尼女傭料理家務,每年外籍勞工匯回自己國家的錢超過一百億美元。然而,許多女傭無法享有基本人權,受到雇主監禁,又得扮演「超人」,他在作品中呈現這些外傭抱著小孩一飛沖天趕上學、仙女一般為雇主變出一桌好菜、南丁格爾似地照顧臥病老人,還得像聖母瑪利亞慈祥地守護小嬰孩。 \n 另一件綿延的長幅裝置作品《花帳》,看似輕盈又富詩意,黃海昌收集一萬五千個馬來西亞、丹麥、英國和芬蘭民眾的拇指印,用花瓣、樹葉將這些拇指印連成綿延的花帳,作為人們向馬來西亞政府提出廢除內安法令的請願書。內安法令允許執法者在未經法庭公開審訊的情況下,扣留人民,黃海昌以這件作品作為爭取人權的象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