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芬雀的搜尋結果,共56

  • 日月明功虐死案 陳巧明、黃芬雀說謊再判刑

    罪加一條!日月明功虐死詹姓高中生案,日月明功心靈導師陳巧明及詹生母親黃芬雀,繼去年12遭依私行拘禁致人於死罪分別被判處13年與4年6月有期徒刑後,2人因在審理作證時,沒有說實話,今天再經彰化地方法院依偽證罪各判處3月及2個月有期徒刑。

  • 2被告判賠322萬 詹父:人命不值錢

    2被告判賠322萬 詹父:人命不值錢

     喧騰一時的日月明功虐死詹姓高中生案,詹生父親向日月明功心靈導師陳巧明及分居的妻子黃芬雀請求損害賠償973萬元,彰化地院認為陳、黃共同侵權行為明確,11日判處陳巧明及黃芬雀連帶給付322萬元。 \n 詹父對判決結果相當不以為然,他說,兒子是被故意打死,法官卻僅判賠322萬多元,「人命難道那麼不值錢」,這樣的判決,感覺就像是在敷衍家屬,他一定會上訴。 \n 詹姓高中生2013年5月間,只因提早1個半小時出家門被誤會吸毒,遭母親黃芬雀所屬日月明功靈修團體創辦人陳巧明及其他成員囚禁毆打與虐待,同年6月5日,詹姓高中生陷入彌留,送醫急救不治。 \n 詹生父親不甘骨肉遭凌虐死亡,具狀向陳、黃請求損害賠償,並主張,詹生的喪葬費10萬多元,詹生成年後應對他負29.82年的扶養義務,折算扶養費用163萬元,以及喪子之痛精神撫慰金800萬元,總計求償973萬元。 \n 法官審理認為,詹父到65歲強制退休年齡才得請求扶養,依據國人平均餘命有17.28年,核算的撫養費為111萬元。 \n 另外,陳巧明、黃芬雀則主張,詹父在2006年時就與黃芬雀及死者分居,拋妻棄子長達7年;而法官又審酌雙方的身分、地位及經濟能力 ,認為精神撫慰金200應屬相當。 \n 陳巧明是富婆!法官調查了陳巧明的財產,發現她的年度所得為68萬餘元外,名下還包括房產5筆、田賦2筆、土地16筆,以及汽車、股票等,財產總額計1784萬元。

  • 日月明功案 黃芬雀庭上痛哭

     詹姓高中生命案今天開庭審理,日月明功負責人陳巧明等8被告出庭接受交互詰問,詹母黃芬雀一度悲傷痛哭,庭訊因而中斷。 \n 彰化地方法院今天開庭審理詹姓高中生遭虐死案,8名已被起訴的被告,包括唯一還在押的陳巧明,詹生的母親黃芬雀及日月明功學員許愛珍、劉享易、王昱翔、尤威評、林甫朋、吳仁甫都到庭接受檢辯雙方詰問。 \n 由於黃芬雀等被告表達害怕見到陳巧明,檢察官也認為陳巧明的情緒不穩定,與其他被告碰面彼此會有壓力,開庭前,審判長裁決,其他被告以證人身分接受詰問時,將陳巧明隔離在「雙面鏡」後的訊問室接受訊問。 \n 黃芬雀接受詰問時,檢察官要她陳述去年5月18日至6月5日發生什麼事,黃芬雀情緒突然失控,在證人席上悲傷痛哭、啜泣,經旁聽家屬及委任律師上前安撫仍無法平復。 \n 審判長見狀,決定庭訊暫停5分鐘,請家屬帶黃芬雀到庭外休息,待情緒穩定後才恢復庭訊。 \n 黃芬雀於庭上具體陳述兒子遭虐的經過以及陳巧明在日月明功團體中習慣使用的「處理事情」的管教方法;黃芬雀說,不只是小孩,大人也會被陳巧明罵、甚至甩耳光。 \n 陳巧明的辯護律師則質疑,既然如此害怕陳巧明,為何當初會那麼信任她? \n 陳巧明被控於去年5月18日,因從黃芬雀處得知詹生提早1個半小時去學校,懷疑詹生「有問題」,於是決定以日月明功團體中使用的「處理事情」方法,將詹生帶到「默園」管教。 \n 起訴書指陳巧明命令劉享易等人將詹生綑綁起來,用竹子、水管等毆打,詹生無法忍受,開始編造說自己吸毒、加入幫派等,並寫下自白書悔過。 \n 詹生於去年6月5日陷入昏迷,黃芬雀等人取得陳巧明同意後將他送到台中就醫,但詹生仍宣告不治;彰化地檢署於今年1月10日將陳巧明等8人依刑法傷害致死罪起訴。1030318 \n

  • 陳巧明指使施虐、指揮串供

    陳巧明指使施虐、指揮串供

     備受矚目的高中生詹淳寓遭虐死案,彰化地院10日首度開庭,詹母黃芬雀與日月明功劉享易、許愛珍、林甫朋、王昱翔及尤威評等6名被告出庭時均坦承檢方起訴的客觀事實,但並未全數認罪;6人更控訴,他們都是受陳巧明指使。 \n 審判長陳德池在庭訊結束前提出米爾格蘭實驗理論,認為被告都無前科,在社會中也都有良好職業,卻因在絕對權力服從的環境下做出違背良心的事,要求檢方是否請彰化基督教醫院等單位,針對被告進行精神鑑定。 \n 陳德池根據檢方起訴書內容,訊問黃芬雀等人是否因懷疑詹淳寓吸毒,將人帶到默園戒毒 ,並由陳巧明、劉享易、尤威評等人集體「管教」,甩巴掌、持水管、竹子毆打。 \n 詹生被囚禁期間,陳巧明還指示黃芬雀、許愛珍等人看守,並要求他寫自白書及回報狀況,黃芬雀等人因擔心不從會遭「修理 」或責罵,只好言聽計從。 \n 黃芬雀等人就檢方起訴內容都表示無意見,但在陳述意見時,黃滔滔不絕的敘述案發經過,當回想起兒子從5月18日被關進默園遭到毆打,到生理產生變化,後來昏迷送醫不治的過程時,數度哽咽啜泣。 \n 另外,日月明功大弟子林甫朋等也說,詹淳寓案發前,陳巧明很少住到默園,但案發後卻一直住在默園,除了指揮串供,還逼黃芬雀要一肩扛下所有責任。 \n 林甫朋、劉享易等人也承認在陳巧明教唆下曾毆打詹生,不過當時都有勸詹做錯事就要承認,要說實話,不要枉費媽媽的苦心。林甫朋還說,自己的兒子也曾被帶到默園管教,還遭陳巧明打到視網膜剝離。 \n 詹姊描述黃芬雀的近況時表示「媽媽回家後談到案情與弟弟時,還是相當激動,但交保後跟家人相處,心情已較平復」。還說,「媽媽很後悔,但一直後悔也不行,要醒過來好好處理官司,弟弟的死才會有代價」。 \n 詹姊過年曾帶媽媽黃芬雀外出散心,並說「媽媽很喜歡做手工藝、美食,最近還買了食譜學習做土司、蛋糕」。

  • 高中生命案 陳巧明爭取交保

     詹姓高中生命案今天再開庭,傳訊日月明功負責人陳巧明和成員吳仁甫,在押中的陳巧明今天可能會向法官聲請解除羈押禁見。 \n 詹姓高中生遭虐死案,劉享易、許愛珍、黃芬雀等6名被告昨天已先應訊,劉享易等人對於檢方所提虐死高中生的客觀事實不否認,不過都供稱他們是聽命於陳巧明,法官也提出「米爾格蘭」理論,要求檢方是否請專業單位針對被告進行精神鑑定。 \n 詹姓高中生的母親黃芬雀昨天在準備庭中指控,當初是陳巧明騙她兒子有吸毒,後來兒子遭到毆打,她想帶兒子離開默園,但陳巧明卻不讓她們走。 \n 彰化地方法院今天上午將傳喚在押中的陳巧明以及吳仁甫,其中陳巧明遭起訴時,檢方認為陳巧明未吐實,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陳巧明的委任律師今天可能會當庭向法官聲請解除羈押禁見,爭取交保。1030211 \n

  • 陳巧明出庭 否認教唆虐高中生

     高中生命案今天彰化地院再開準備庭,陳巧明強調很愛詹姓高中生,否認曾踹詹生及教唆日月明功成員囚禁及拿水管等毆打詹生。 \n 同樣在今天被傳喚出庭的被告吳仁甫則說,當時他曾勸詹姓高中生,但沒有毆打他。 \n 詹姓高中生命案,彰化地方法院今天再度召開準備庭,承審法官陳德池傳喚被告吳仁甫及在押中的陳巧明。先應訊的吳仁甫被法官問及對於檢方起訴書內的事實有無意見,吳仁甫回答法官說,他承認有幫忙管教詹姓高中生,但只是用言語勸他,沒有打他。 \n 吳仁甫表示,詹生去年5月18日被帶進默園,當天他有看到有人拿竹子、水管打詹生,但隔天他就出國,在國外的時候曾聽太太講詹有承認吸毒,接下來很多情節都是回到台灣來才知道的。 \n 緊接著應訊的陳巧明針對法官詢問起訴書內的事實,幾乎全盤否認;陳巧明說,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也都是為了孩子好,對孩子是出自於愛,沒有打人的動機,當初是被詹的話嚇一跳,才會甩了他巴掌,事後她自己也很捨不得,怎可能做出成員們指控的事情。 \n 陳巧明表示,詹生被帶進默園後,就是為了要給他台階下,才會叫他寫自白書,希望他冷靜,根本沒有其他人講的啟動管教程序等情節。 \n 陳巧明說,詹生吸毒是詹的母親黃芬雀告訴她的,她也曾要求黃女把兒子帶回家並報警,後來她在默園看見黃芬雀也嚇一跳,因為她認為黃芬雀應該帶兒子去戒毒,怎麼還有心情留在默園。 \n 陳巧明表示,學員們都是成年人了,大家沒必要聽她的命令,當初大家很高興到默園來,都是她請大家吃飯,如今卻遭到眾人指控,真的叫她情何以堪,她也願意接受任何公正的精神鑑定,證明清白。 \n 由於陳巧明的委任律師要求針對詹姓高中生的死因再做鑑定,加上命案被告多達10多人,法官陳德池當庭裁定21日再召開準備庭。1030211 \n

  • 高中生案 被告坦承毆打詹生

     高中生詹淳寓命案,彰化地方法院今天下午召開準備庭,多名被告承認在陳巧明教唆下,曾拿水管打人,希望詹淳寓認錯。 \n 詹淳寓母親黃芬雀則向法官表示,看見兒子被打,曾一度想帶他離開默園,可是走不了;後來拿水給兒子喝,卻發現陳巧明不給兒子喝水。 \n 彰化地方法院下午針對高中生命案召開準備庭,先前遭起訴的8名被告中,黃芬雀、許愛珍、劉享易、林甫朋、尤威評以及王昱翔等人都出庭。 \n 承審法官陳德池針對起訴書中囚禁、毆打詹淳寓的情節一一詢問黃芬雀等人有無意見,黃芬雀等人對檢方所指客觀事實都無意見,不過對於檢方依傷害致死罪起訴,有被告的委任律師表示有意見。 \n 黃芬雀陳述時多次啜泣落淚,承認曾甩兒子巴掌以及用竹子打背部,後來陳巧明告訴她兒子有吸毒,當大家開始集體毆打兒子時,她曾一度想帶兒子離開默園,但沒辦法離開,後來她也發現兒子不吃東西,她拿水給小孩喝,但陳巧明卻把水拿走。 \n 至於林甫朋、劉享易等人也承認在陳巧明的教唆下曾毆打詹生,不過打的時候都有勸詹生有做錯的事情就要承認,要說實話,不要枉費媽媽的苦心;其中林甫朋也提及,自己的兒子也曾被帶到默園管教,被陳巧明打到視網膜剝離。 \n 在準備庭結束前,法官特別提出「米爾格蘭實驗」理論,認為本案被告無前科,在社會中也都是有良好職業的人,卻因在絕對權力服從的環境下,做出違背良心的事,要求檢方是否請彰化基督教醫院等單位,針對本案被告進行精神鑑定。1030210 \n

  • 詹姓高中生命案 首開準備庭

     詹姓高中生疑遭虐死案今天下午將首度召開準備庭,詹母黃芬雀、劉享易、許愛珍、林甫朋、王昱翔以及尤威評等6名被告將出庭應訊。 \n 至於在押中的日月明功負責人陳巧明、同案被告吳仁甫,則是排定明天出庭。 \n 根據彰化地檢署公布的起訴書,黃芬雀因懷疑兒子詹姓高中生吸毒,將兒子帶到默園戒毒,詹遭陳巧明、尤威評等人以集體方式「管教」,以水管、竹子等毆打,陳巧明認為詹無悔意,將詹生關在小房間內,詹姓高中生最後因營養不良而死亡。 \n 檢方將陳巧明等8名被告依傷害致死、妨害自由等罪起訴,其中檢察官認為陳巧明不思悔悟認錯,又要求黃芬雀承擔所有罪責,聚集成員串供,極力撇清責任,請求法院從重量刑。 \n 至於劉享易、王昱翔和尤威評3人都曾出手毆打詹生,到案後仍未完全坦承犯行,檢方向法院求處僅次陳巧明的刑度;黃芬雀供出實情,求處適當之刑度;吳仁甫未參與全部案情且有悔意,盼法院量處低於其餘被告的刑度。1030210 \n

  • 高中生命案 被告控陳巧明教唆

     高中生命案今天下午首度召開準備庭,出庭的多名被告承認曾毆打詹淳寓,但強調都是陳巧明所教唆,且都是為了為詹淳寓好。 \n 彰化地方法院下午針對詹姓高中生命案召開準備庭,包括詹母黃芬雀、劉享易、許愛珍、王昱翔、尤威評以及林甫朋等6人都出庭應訊,法官根據起訴書內容一一詢問被告,其中黃芬雀應訊時多次啜泣,情緒激動。 \n 多名被告向法官承認,曾聽令陳巧明針對詹淳寓甩巴掌或拿水管毆打,不過在毆打時都曾勸詹淳寓快點承認自己做錯的事情,當初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詹淳寓好。 \n 黃芬雀庭訊時表示,看見兒子被打,曾一度想帶兒子離開默園,想走卻走不了。 \n 截至下午4時為止,準備庭還在召開中。1030210 \n

  • 彰化地院審虐殺高中生案法官提鑑定所有被告心神狀況

    彰化地院首度開庭承審「日月明功」涉嫌集體虐殺詹姓高中生案,審訊涉案死者母親黃芬雀等六名被告;黃芬雀在庭訊時多次淚撒法庭;法官則提出「米蘭格爾實驗」考量相關被告犯罪心裡,要求檢方應請專業醫師一一進行心神鑑定。 \n(李河錫報導) \n彰化地檢署偵辦詹姓高中生,疑似遭「日月明功」成員集體虐殺事件,在一月十號偵查終結,並依照妨害自由、傷害致死以及強制罪等罪嫌將陳巧明等八名被告提起公訴,在彰化地院接受審理後,法官裁定涉嫌主謀的陳巧明繼續羈押禁見,其他人則交保候傳;彰化地院在十號下午兩點,首度召開程序準備庭,將涉案的詹姓高中生母親黃芬雀,以及同案被告劉享易與許愛珍夫婦,王昱翔、尤威評與林甫朋等六人傳訊到案,院方發言人余世明庭長表示,將針對檢方與原告所提出犯罪事證與罪責;以及眾被告是否認罪、另外有提出主張與證據,一一進行審訊與檢視;黃芬雀在庭訊時,一回溯兒子慘死過程,多次淚撒法庭,讓庭訊一度中斷,休息約十分鐘才又繼續進行。 \n 整體庭訊歷經三個多小時,承審法官則特別提出「米蘭格爾實驗」理論,強調涉及本案的被告都沒有前科,在社會上都具有穩定與良好職業,卻因服膺在「絕對權力」服從的環境中,做出違背良心的不法行為,要求檢方應該請專業的精神鑑定單位,對本案被告一一進行心神鑑定後再行審理。(資料照片)

  • 日月明功案 下午首開庭

    日月明功案 下午首開庭

    鹿港高中學生詹淳寓遭虐死案,彰化地方法院今天下午首度召開準備,涉嫌參與囚虐的母親黃芬雀與日月明功成員劉享易、許愛珍、林甫朋、王昱翔及尤威評等6名被告都出庭應訊,他們承認檢方起訴客觀事實,但對構成相關犯行則仍有部分爭執。 \n庭訊時,黃芬雀等人幾乎都是口徑一致強調,全案大家都是因不敢違抗陳巧明,才會動手協助管教詹淳寓,矛頭全指向陳巧明是始作俑者。 \n引發社會眾所矚目的日月明功囚虐詹淳寓案,彰化地檢署是於上月依傷害致死、妨害自由等罪起訴涉案的詹生母親黃芬雀與日月明功創辦人及成員陳巧明等8人,今天彰化地院召開準備庭,首先傳喚黃芬雀等6人,全都準時出庭應訊。 \n審判長陳德池根據檢方起訴書內容,訊問黃芬雀等人是否因懷疑詹淳寓吸毒,將詹淳寓帶到默園戒毒,詹淳寓遭陳巧明、尤威評等人以集體方式「管教」,遭水管、竹子等毆打,陳巧明認為詹淳寓無悔意,將詹生關在小房間內,詹淳寓最後因營養不良而死亡。 \n黃芬雀等人就檢指控的客觀事實部分,絕大部分都表示沒有意見,但在陳述意見時,黃芬雀回想起兒子從5月18日被關進默園起遭到毆打 \n後生理產生變化,直到6月5日昏迷送醫的過程時,則是2度哽咽。 \n另外,日月明功大弟子林甫朋等也說,詹淳寓案發前,陳巧明很少住到默園,但案發後卻一直住在默園,除了指揮串供,還逼黃芬雀要一肩扛下所有責任。

  • 日月明功案10日開庭 將傳黃芬雀

     日月明功成員虐死高中生詹淳寓案,檢方年前起訴8名被告後,彰化地方法院10日將首度開庭,詹生的母親黃芬雀等6人是首波問訊名單,日月明功創辦人陳巧明與成員吳仁甫的庭期,則在11日召開。 \n 彰化地院發言人余仕明指出,10日首度召開準備程序庭,當天下午,法官首波傳訊被告除了黃芬雀外,其餘5人則都為日月明功成員許愛珍、劉享易、王昱翔、尤威評與林甫朋。 \n 彰化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林彥良與承辦檢察官李秀玲,當初偵辦此案,曾經與陳巧明、黃芬雀等被告多番攻防「纏鬥」,才讓其中的黃芬雀吐實配合,面對院方開庭,主任檢察官黃智勇說,李秀玲與林彥良,屆時也都將親自蒞庭 ,與被告再戰第2回合。

  • 兒遭日月明功虐殺 詹父難原諒涉案妻將結束婚姻

    日月明功涉嫌集體虐殺詹姓高中生,受害者父親表示,越了解兒子受虐致死殘忍真相、越無法原諒陳巧明等一干嫌犯,尤其是妻子黃芬雀將兒子推入喪命與家庭破碎不歸路,破鏡難重圓,正與律師研議結束慘痛的婚姻,希望能重新再起。 \n(李河錫報導) \n靈修團體「日月明功」,在創辦人陳巧明涉嫌主導下,共有十多位成員涉嫌集體虐殺詹姓高中生,全案經彰化地院審理後,其中主嫌陳巧明被裁定還押,六位涉案者獲交保,也列為被告的死者母親黃芬雀,則責付由女兒帶回,並漏夜投宿在台中市親友家中;備受煎熬的受害者父親,越瞭解兒子遭殘忍虐殺過程,越感到不可思議,更質疑這群喪盡天良的兇嫌,竟然殘忍到毫無人性,事後還集體串供滅證與卸責,無法原諒對他而言是有如惡魔一般的陳巧明與一干兇嫌。 \n 對於也涉案的妻子黃芬雀,詹父則強調,當初一再苦勸她回頭,不料不僅害得他回不了家,還導致家破子亡,與黃芬雀早已沒交集,婚姻也無法再繼續,已委請律師研議結束這場慘痛婚姻的事宜,希望能沉澱後重新再起! \n 法官將妻子黃芬雀則付給女兒,則認為女兒經歷這場「家庭浩劫」變得更勇敢、更成熟,讓他很心疼,不過畢竟已長大成人,還是會尊重她的意願與決定,並相當感謝檢方與媒體界能鍥而不捨的幫兒子討回一點正義與公道,讓這群不法之徒受到法律制裁。(攝影:李河錫)

  • 詹生遭虐死案 詹姊︰媽心情意外平靜

     詹淳寓遭虐死案,法官裁定責付給女兒的黃芬雀,在女兒陪同下度過平靜的一夜。詹姊昨天說,「跟以前的我們一模一樣,媽媽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靜。」她盼外界給她們一個喘息的空間,也希望法官可盡速判陳巧明重刑,獲得應有的制裁。 \n 詹姊前晚南下彰化,將母親帶回台中住處。面對大批媒體的守候,2人足不出戶,詹姊昨接受記者電訪時說,「給我們一些空間」,也讓許久未見的家人聚聚,盼時間可漸漸療癒傷痕,逐步找回當初的親情、溫馨。 \n 「媽媽已經不是過去深信不疑日月明功的那個媽媽了。」詹姊回憶起過去高中求學時,媽媽曾阻止她離鄉讀大學。現在媽媽看清了陳巧明,也說陳巧明「不老實」,並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自責,但「媽媽是愛著弟弟的」。如今媽媽全盤托出案情,且有悔改之心,不求全身而退,只盼法官可法外開恩、從輕量刑。 \n 陳巧明面對媒體,從神隱、與詹母切割、再以「生命論」來博取大眾同情,此3階段的演變,詹姊認為,陳巧明「可惡至極」。如今陳巧明只要逮到機會,便會頻頻面對媒體發言,並不停重複「每一條生命都是寶貴的」,弟弟的1條生命已葬送在她手上,聽在耳中只感到虛偽。 \n 詹爸爸11日無奈表示,當妻子黃芬雀沉迷日月明功時,兩人就已經走不下去而分居。現在賠上孩子的一條命,他無法接受,已委託律師辦理離婚手續。詹姊則對爸爸提出「離婚」一事,不予回應。 \n 他說,早就感覺陳巧明主持的日月明功這個團體有問題,曾經多次想要拉妻子黃芬雀離開。不料,就因「她執迷不悟」與「無知」,夫妻倆才會分居;「當時我就決定跟她離婚,並且已經在辦理相關手續。」 \n 「賠點錢還沒關係,現在竟然賠掉孩子的生命!」詹爸爸激動說,黃芬雀要參加日月明功繳錢不是問題,但是,她屢勸不聽、執迷不悟的結果,竟是讓詹家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無法接受兒子這樣喪命,也無法原諒妻子跟這群大人。」

  • 日月明功案 黃芬雀無保責付

    日月明功案 黃芬雀無保責付

    彰化地院10日審理日月明功傷害致死案,法官諭令被告黃芬雀無保責付給女兒,她表示「很高興媽媽回來了」。

  • 詹母接往台中 許愛珍過火返家

     高中生詹淳寓遭虐死案,法官責付詹母黃芬雀由女兒帶回,被接往台中市;許愛珍夫婦則過火去霉運從後門進住家。 \n 高中生詹淳寓遭集體虐死案昨天偵結,彰化地檢署將日月明功創辦人陳巧明、詹母黃芬雀、劉享易、許愛珍、吳仁甫、林甫朋、尤威評及王昱翔等8名被告起訴,除王昱翔先前已交保外,另7人由地院法官漏夜召開接押庭審理。 \n 其中,黃芬雀責付女兒詹姊姊帶回,限制住居;詹姊今天凌晨與友人將黃芬雀接走後,直接前往台中市一處住所休息,並未回到彰化市住家。 \n 另外,同案被告劉享易、許愛珍為夫妻關係,法官各裁定新台幣10萬元交保,但限制住居、出境、出海;兩人被接回彰化和美鎮住處,在家人協助下過火去霉運後,從後門進入住處,上午未再露面。 \n 許愛珍被控於全案中負責執行、聯絡拘禁被害人詹生的所有事務,並且負責監控詹母黃芬雀,劉享易及王昱翔、尤威評3人則被控多次出重手傷害被害人,卻仍未完全坦承犯行,檢方因此請法院對他們均量處次於主謀陳巧明的重刑。1030111 \n

  • 檢察官李秀玲 磨出真相

    檢察官李秀玲 磨出真相

     彰化地區接連發生詹淳寓遭虐死及大統長基黑心油案,彰化地檢署抽絲剝繭,兩案破得漂亮。承辦檢察官李秀玲以驚人「磨功」瓦解黃芬雀心防與高振利的謊言,使真相終能大白,給社會一個交代。 \n 37歲的李秀玲,外形亮眼,是彰檢有名的美女檢察官。原為書記官的她,因嚮往有高度挑戰性的檢察官工作,苦讀後如願;2年多前與同為彰化地檢署檢察官的夫婿林欲彬一同受洗,成為虔誠基督徒。 \n 李秀玲因為宗教信仰,為人處事多了一份耐心,心思也細膩。詹生遭虐死,在詹姊未向媒體爆料前,李秀玲就直覺案情不單純,多次傳喚日月明功成員,但成員們奉陳巧明指示串證 ,口徑一致。李秀玲見難以突破,於是改採「單點突破」,12月10日提訊詹母黃芬雀,隔日進看守所與詹母懇談,終於獲得詹母信任,供出部分案情,全案撥雲見日。 \n 李秀玲辦案時充滿霸氣,私底下卻有顆溫柔的心,在家裡更是十足溫柔的妻子、母親。她在地檢署行事低調,同事說她「帶點神秘」;有媒體報導說她「帶聖經進看守所與詹母懇談」,她馬上抗議並澄清,「我不需要帶聖經,我的聖經在這裡。」她指著自己的頭說。

  • 靈修虐殺案 母交保 陳巧明續押

    彰化地院開庭審理詹姓學生遭集體虐死案,其中死者母親黃芬雀在今天凌晨被裁定無保、責付給女兒帶回、限制住居;另有許愛珍等六位嫌犯獲得交保,陳巧明則因為至今還不願認罪,並有串證與逃亡之餘,被法官裁定還押禁見。 \n(李河錫報導) \n彰化縣詹姓高中學生,疑似被母親黃芬雀與「日月神功」成員集體凌虐致死案,經彰化地檢署在十號偵查終結,分別有團體負責人陳巧明、被害者母親黃芬雀,劉享易與許愛珍夫婦,林甫朋、吳仁甫、尤威評與王昱翔等八人被依傷害致死罪嫌提起公訴,並漏夜移送彰化地方法院審理,其中除了王昱翔先前已先行裁定交保之外,彰化地院則漏夜召開續押庭進行審理其他七位被告,其中死者母親黃芬雀,凌晨則無保、責付由也到庭關切的女兒帶回,死者的姊姊則要求院方,能從重將首謀與虐打弟弟的涉案者判處重刑。 \n 至於涉嫌教唆凌虐詹姓學生得首謀陳巧明,雖表示發生這種事感到歉疚,卻還是喊冤、堅持不認罪,因法官認為有串證與逃亡之餘,裁定繼續還押禁見。 \n 除外許愛珍與劉享易夫妻,以及尤威評、吳仁甫與林甫朋等五名被告,呈審法官則分別裁定以十到二十萬元不等交保候傳。(攝影:李河錫)

  • 高中生命案 陳巧明裁定續押

     高中生命案遭羈押禁見的主謀陳巧明今天凌晨開接押庭,法官裁定續押,陳巧明開庭前對媒體表示,希望大家別再炒作此事。 \n 高中生詹淳寓命案昨天偵查終結,彰化地檢署將日月明功創辦人陳巧明、詹母黃芬雀、劉享易、許愛珍、吳仁甫、林甫朋、尤威評以及王昱翔等8人起訴,除王昱翔先前已裁定交保外,另7人則從昨天晚上起召開接押庭。 \n 其中尤威評、吳仁甫、林甫朋等3人遭裁定新台幣20萬元交保,許愛珍以及劉享易則10萬元交保,黃芬雀則責付由女兒帶回,至於陳巧明則遭裁定收押禁見,還押彰化看守所。 \n 陳巧明在召開接押庭前被媒體訪問時仍不認罪,僅強調這是一起不幸事件,要對詹淳寓道歉,也希望媒體不要再炒作此事。 \n 死者詹淳寓的姊姊在將黃芬雀帶出法院時則說,她和媽媽是一家人,不過她希望法官未來在審理此案時,對於其他被告從重量刑。1030111 \n

  • 高中生命案 陳巧明裁定續押

     高中生命案遭羈押禁見的主謀陳巧明今天凌晨開接押庭,法官裁定續押,陳巧明開庭前對媒體表示,希望大家別再炒作此事。 \n 高中生詹淳寓命案10日偵查終結,彰化地檢署將日月明功創辦人陳巧明、詹母黃芬雀、劉享易、許愛珍、吳仁甫、林甫朋、尤威評以及王昱翔等8人起訴,除王昱翔先前已裁定交保外,另7人則從昨天晚上起召開接押庭。 \n 其中尤威評、吳仁甫、林甫朋等3人遭裁定新台幣20萬元交保,許愛珍以及劉享易則10萬元交保,黃芬雀則責付由女兒帶回,至於陳巧明則遭裁定收押禁見,還押彰化看守所。 \n 陳巧明在召開接押庭前被媒體訪問時仍不認罪,僅強調這是一起不幸事件,要對詹淳寓道歉,也希望媒體不要再炒作此事。 \n 死者詹淳寓的姊姊在將母親黃芬雀帶出法院時則說,她和媽媽是一家人,不過她希望法官未來在審理此案時,對於其他被告從重量刑。1030111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