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金大搶運系列的搜尋結果,共03

  • 本報兩系列報導 獲吳舜文新聞獎

    本報兩系列報導 獲吳舜文新聞獎

     第廿五屆吳舜文新聞獎昨日舉行盛大頒獎典禮,本報調查採訪室記者何榮幸、謝錦芳、高有智、楊舒媚、黃奕瀠等五人以「消失與重生」系列報導獲文化專題報導獎;大陸新聞中心記者亓樂義、劉正慶等二人以「兩岸遷徙首部曲─黃金大搶運系列報導」獲新聞深度報導獎。  評審團由十三位專家學者組成,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客座教授翁秀琪擔任評審團主席。「黃金大搶運系列報導」得獎評語為:「完整而有深度的將一九四九年大陸變色時,黃金祕密運台的始末報導出來,深具歷史與新聞價值。作者詳細報導當時經過,許多不為人知的內幕與圖片彌足珍貴。」  「消失與重生」系列專題包括「獵人」、「鉛筆」、「霧峰林宅」、「產婆」、「樹皮文化」、「大仙尪」、「功夫村」、「母語姓名」等,得獎評語為:「該系列報導涵蓋各領域正在消失的文化現象或事物,以及如何在轉型後重生,有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意義。不但緬懷輝煌燦爛的風光歲月,解釋日漸凋零的時代背景,並指出在困境中突破求生的方向,是五名記者用心、用功的心血作品。」  本報副總編輯何榮幸指出,「過去三年來調查採訪室本著『廢墟開出一朵花、亂世守護一畝田』的精神,開出了三朵花,分別是『我的小革命』、『民國九九‧台灣久久』及『消失與重生』等系列專題,很幸運其中二項專題連續二年獲得吳舜文新聞獎文化專題報導獎,我們會努力開出更多的花朵。」  其他得獎名單為:新聞即時報導獎─施靜茹等十人,塑化風暴全紀錄,聯合報;新聞評論獎─黃年,「統一論」與「連結論」,聯合報;國際暨大陸新聞報導獎─程嘉文等五人,大陳島特別報導,聯合報;地方新聞報導獎─吳淑君,變調的蘭陽溪,聯合報;專題新聞攝影獎─黃世澤,回收場裡的寧靜革命,經典雜誌。

  • 吳舜文新聞獎 本報獲2項大獎

     第二十五屆吳舜文新聞獎得獎名單昨日揭曉,本報記者亓樂義、劉正慶等二人以「兩岸遷徙首部曲─黃金大搶運系列報導」獲新聞深度報導獎;何榮幸、謝錦芳、高有智、楊舒媚、黃奕瀠等五人以「消失與重生」系列報導獲文化專題報導獎,頒獎典禮將於十二月八日假新店裕隆汽車城圓頂劇場舉行。  本報大陸新聞中心記者亓樂義、劉正慶的得獎作品:「兩岸遷徙首部曲─黃金大搶運系列報導」,披露一九四八年底至一九四九年期間,蔣介石下野前後決定退守台灣,並祕密主導四百多萬兩黃金運台,成為發行新台幣的重要憑據,本系列報導訪談十多位執行黃金運台任務的當事人現身說法,還原歷史原貌。  本報調查採訪室記者何榮幸等人得獎作品:「消失與重生」系列專題報導,從獵人、母語姓名、樹皮文化、鉛筆、霧峰林宅等角度切入,深入報導台灣社會面臨消失危機的重要文化事物與現象,一方面呼籲社會各界珍惜這些重要文化價值,另一方面則挖掘這些重要文化現象的轉型過程,呈現出「台灣價值」多元面貌,進而創造出讓台灣社會與時俱進的進步動力。  其他得獎名單為:新聞即時報導獎─施靜茹等十人,塑化風暴全紀錄,聯合報;新聞評論獎─黃年,「統一論」與「連結論」,聯合報;國際暨大陸新聞報導獎─程嘉文等五人,大陳島特別報導,聯合報;地方新聞報導獎─吳淑君,變調的蘭陽溪,聯合報;專題新聞攝影獎─黃世澤,回收場裡的寧靜革命,經典雜誌。  每類獎項皆頒獎狀、獎金廿五萬及獎座一座。

  • 1948年─1949年黃金運台 全紀錄

    1948年─1949年黃金運台 全紀錄

     編按: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來,從武昌首義第一槍、以至一九四九年兩岸分裂分治,各自呈現不同的發展歷程,為描繪近百年來影響兩岸關係發展的重大歷史事件、還原歷史現場,本報將陸續推出重要歷史專題系列文章。今起首推《兩岸遷徙首部曲—黃金大搶運》系列報導,連續四天完整披露一九四八年底至一九四九年期間,蔣介石總統決定退守台灣前,祕密指揮黃金運台的精采始末。  抗戰勝利後,國共內戰隨即爆發。蔣介石信心滿滿,卻因遼西會戰(大陸稱遼瀋戰役)國軍大敗,使得國共權力版圖出現逆轉。一九四八年十月,對蔣介石來說有太多的不幸,軍經瀕臨崩潰,他深感大勢初定,開始思索未來的出路。  十一月廿四日,蔣在日記寫下這沉痛的一筆:「若要復興民族,重振革命旗鼓,能捨棄現有績業,另選單純環境,縮小範圍,根本改造,另起爐灶不為功,現局之成敗,不以為意矣。」由此看出,蔣決定退守台灣,準備東山再起。  據《黃金秘檔》作者吳興鏞的推斷,蔣介石十月九日密召央行總裁俞鴻鈞,很可能是交代他有關首批黃金運台的決定。蔣單線指揮俞鴻鈞,以「改儲金地點」(央行總裁有權決定)方式轉運首批黃金,為國府最高機密,知情者僅限於蔣經國和宋子文等人。  緝私船載二百萬兩 首駛基隆港  此時上海國庫的黃金存量約四百六十萬兩。第一批第一船次的運台黃金即高達二百萬兩,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一日深夜執行,動用海關緝私船「海星」號而非軍艦,從上海直駛基隆港,避開中共的耳目,副總統李宗仁渾然不知。當晚,英國記者偶見搬運過程,披露國府央行「偷運黃金」的消息,造成震撼全國的黃金擠兌事件。但民眾不認為,也不太相信半年前甫選上總統的蔣介石會避走台灣。  第二船避險  南駛廈門轉運台北  第一批第二船次運載黃金約六十萬兩,同樣徵用「海星」號,四八年十二月底執行,但這次並非開往基隆,而是南駛廈門,數月後轉運台北。繞了一大圈,是蔣的避險策略之一。轉眼間,蔣悄然運走黃金二百六十萬兩,超過國庫黃金存量的一半,其中八十萬兩用於日後發行新台幣的準備金,為穩定台灣局勢發揮重要作用。  隨著徐蚌會戰(大陸稱淮海戰役)的挫敗,蔣介石離下野不遠。此時上海國庫仍有一百八十多萬兩黃金,國軍四處苦戰,亟需軍費。蔣介石想了一計妙招,以「預支軍費」為由,趕在下野前緊急調撥國庫「半數」約九十萬兩黃金和大筆銀元外匯,派軍艦祕密運往廈門鼓浪嶼中國銀行的地下倉庫,僅有聯勤總部財務署長吳嵩慶等少數人知道內情。  老蔣吃敗仗 掌控黃金卻很精明  面對軍事上的一連串失利,蔣介石非但不糊塗,他對黃金的打算比任何人精明。吳嵩慶之子吳興鏞說,蔣即使下野,仍以國民黨總裁的身分,遙控軍政並幕後掌控國庫「現金」(黃金、銀元和外匯的統稱)運台的細節及其後續運用。直到上海和廈門撤守,上海國庫的剩餘「現金」或海路或空運,幾乎全部按計畫安全運抵台灣。  少數的失敗,是在共軍打進上海的前幾天,蔣介石想起尚有一箱珠寶存放在中央信託局,要蔣經國即刻取出,這一千多條珠寶多半從漢奸手上沒收而來。李宗仁獲悉後,下令不准移動珠寶,並令保險箱負責人遠走香港。蔣經國空手而還,並回報珠寶僅值廿、卅萬兩黃金,區區之物,何必與李宗仁交惡。老蔣聽完怒責說,「到了台灣,當軍隊糧餉發不出來的時候,就是一塊美金也是好的!」  蔣經國無言以對,準備再飛上海,但時機錯過,共軍已經包圍上海機場。蔣經國一聲長歎,為長達半年多的搶運黃金行動劃下句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