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心律師的搜尋結果,共17

  • 謝和弦再爆粗口嗆孕妻 律師預言他悲慘下場

    謝和弦再爆粗口嗆孕妻 律師預言他悲慘下場

    歌手謝和弦日前爆出呼麻、婚變風波後,表態會和Keanna離婚,並認愛小三莉婭,負心漢行徑被譙翻,正宮神隱多日溫情喊話,希望謝和弦持續就醫吃藥,沒想到他卻在私人臉書嗆「妳才在裝病啦,我他媽超清醒」、「這輩子最蠢的決定,就是娶一個五音不全的花瓶」,顯然不領情,對此,辦過婚姻及毒品案件多年的律師,也精闢解析謝和弦脫序行為後果,「結論就是你已毀掉你的人生」。 \n網路紅人「黑心律師」楊律師在臉書透露,「躁鬱症」和劈腿、外遇、吸毒、犯罪等行徑是兩回事,「躁鬱症」的缺點就是花錢如流水,所以謝和弦才會在一交保後,就去買新手機,「再過幾個月你就會開始負債,搞不好你已經負債了」。 \n而謝和弦公開要拋棄老婆,加上未來要向朋友借錢,「沒有人敢再和你這種無情無義無錢的來往,很快你會發現身邊沒半個朋友」,楊律師更表示吸毒老更快,所以在沒錢、不帥、沒體力、沒能力情況下,砲友和女友都會不見,這就是莉婭不認愛原因,「結論就是你已毀掉你的人生」。

  • 強冠判賠僅154萬 消基會要上訴

     創食安案件最重刑度紀錄的「強冠黑心油」案,消基會幫279位消費者打團體訴訟,向強冠公司和負責人葉文祥及下游17家廠商求償3364萬多元,台北地院6日判決葉文祥與強冠公司等15家廠商,應連帶賠償其中172位消費者共154萬8000元;3家廠商免賠償。 \n 消基會律師許宏宇說,雖然本案舉證困難,無法證明消費者是長期食用導致影響,但法官參考刑案認定事實,剔除部分消費者在2014年3月前的求償,以致判准求償人數減少,另對照塑化劑案每人判准損害賠償5000元,加3倍懲罰性賠償1萬5000元,本案判准金額低了點,未來收到判決書,律師團應會上訴。 \n 2014年9月起,國內陸續爆發強冠黑心油等連串重大食安事件,其中,高雄強冠2014年2月底購入屏東地下油廠業者郭烈成(已改名郭盈志),收購動物飼料用油、餿水油、皮革油攪拌而成的劣質油品,改製成「全統香豬油」等產品,販售285家下游廠商,消基會代279位消費者求償3364萬6060元。 \n 北院審理後,法官認為消費者每人求償3萬元的非財產損失,和3倍9萬元懲罰性賠償金過高,應賠172人每人3000元非財產損失,共51萬6000元,及2倍懲罰性賠償金6000元,共103萬2000元。 \n 未獲賠的消費者則是消費日期在2014年3月前,時間過久無法證明吃到的是黑心油。強冠和17家下游業者,除這一鍋餐飲、劉媽媽米食、維力食品免賠,強冠等14家公司和葉文祥要連帶賠償154萬8000元。 \n 刑責部分,葉文祥去年9月被依285個刑法加重詐欺罪,和食安法摻偽假冒罪,重判17年徒刑和5年可易科罰金刑確定。

  • 職場達人-尚詰法律事務所合署律師 勞權律師吳俊達 替弱勢發聲衝撞

     近年來勞權意識抬頭,不少勞工組織工會團體與資方抗衡,經過多起關廠工人事件、華隆案、與多個航空公司勞資糾紛,律師吳俊達幾乎成了新一代勞權律師的代表。他認為,每一次與政府、資方衝撞、抗衡的過程,勞資、政府都能從中獲得學習,這些是台灣走向健全社會的必要過程。 \n 「大家也是在每一次的過程中,慢慢進步,我相信政府跟資方都不是無血無淚,或是想要剝削弱勢。」吳俊達說,他們也會在每一次互動過程中,慢慢去改變對人權的觀念、修正對於弱勢議題的處理角度,「雙方都還是會有進步的」。 \n 從高中就立志當律師,吳俊達因為看了律師前輩的專訪,認為當律師是可以做很多維護社會公益、服務一些人的事情,不純粹以賺錢為考量,「覺得滿有趣的」,而實際執業之後,發現律師工作,除了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一面,還要具備很多特質,例如高度抗壓性、有耐心、很細心,了解各行業的專業背景,還要具備與人良好溝通的能力,「這些都是執業之前,不見得了解的」。 \n 挺身為勞方發聲,吳俊達卻相當謙虛,認為有能力對抗政府、大財團的壓力,全歸功於「戰友們」。他說,有了戰友的加持跟陪伴,少了很多壓力,不會有一個人在對抗巨獸的孤獨感。就算遇到意見不合時,也能透過反覆溝通、集思廣益,就算有「摩擦」也能找到一些特別處理方案跟妥協的「藝術」。 \n 吳俊達舉例,以華隆案來說,華隆紡織關廠、積欠薪資十餘年,老員工們都對拿回薪資及退休金幾乎快死了心,可是透過自救會、律師團與勞動部、銀行團協商的結果,銀行團從華隆的資產變賣拿回所有的債權額,也同意用捐款方式給勞動部,以專案補助方式處理華隆工人們沒拿到的資遣費與退休金,「其實這是突破法令的侷限性,走現行制度沒有的方式」。 \n 笑稱「其實不是勞權律師」,吳俊達表示,最早受到矚目是因為出了一本書「別讓黑心裝潢坑你錢」。他的個人偏好的領域是社會專業領域的弱勢議題,而會喜歡關注跟研究這類議題,是因為「每個人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外,其實都是弱勢」,各個專業領域的人都要良心正直地對待他人,這個社會才會健全發展。 \n 吳俊達持續替弱勢發聲,但職涯遇到最大的挫折,還是來自於最親近的當事人,吳認為,由於這些人長期對政府、財團、甚至是法院的不信任,但身為律師,還是要從法律思考,在這段過程中,就要不斷說服他們,不斷從他們角度思考,「因為長期被騙、被壓榨而排斥法律」,要花很多耐心跟溝通技巧,重拾他們的信任。 \n 另外,常被質疑協助弱勢的動機「到底是為了錢、還是為了名」,吳俊達反問一句:「這些事情要不要有人做?」他強調,這些弱勢案件都是以法律扶助基金會的收費標準,所以絕對不是為了錢,但確實會在這些碰撞的過程中,讓參與的律師享受到鎂光燈、名氣增加。 \n 「我還是相信沒有人是為了知名度,因為大家都投入相當多。」吳俊達說,每個人願意花的時間,包括親自寫書狀、出席每一場溝通會議、去花時間查資料、寫書狀,這些累積下來的辛苦,絕對不是那種走到鏡頭前給媒體拍一拍這麼簡單,必須尋求社會的支持,才能繼續堅持理念地走下去。

  • 小模命案讓她人生全毀了!律師爆料梁女打給他求救

    小模命案讓她人生全毀了!律師爆料梁女打給他求救

    3月初鬧得沸沸揚揚的小模命案,從一開始兇嫌程宇表示主謀是女友梁思惠,到後來案情大翻轉,梁女反而也成了「受害者」。有一名黑心律師(楊律師)專門幫壞人辯護,寫了一篇文章敘述梁女電話向他求救,現在的梁女就讀夜間部,她非常需要半工半讀的機會,如今她的形象已經被黑化了。 \n \n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收到楊律師投稿,談到小模命案除了死者陳姓小模外,另一位受害者就是梁女,因為被兇嫌程宇嫁禍為主謀,被羈押3天後無保釋放。曾接到梁女透過友人打電話給他,向他求救,因為這起命案,她淪落到幾乎沒朋友、沒工作的狀況。 \n \n楊律師提到,和梁女電話中聊了很多,除了講刑案的事情外,他也主動問了梁女許多問題,得到的答案和新聞報導寫得很像,但有些卻完全不同。梁女父親是剛過世的警察,她說她也不是小模,在案發前她早就沒錢,案發後她根本找不到工作,沒有收入的她也沒有未來。 \n \n梁女其實能向謾罵她的網友們索賠,但她完全不想告任何罵她的人,她說「只看新聞,任何人都很可能誤會,換成我也會在臉書罵人」,更說了「我的人生真的毀了,朋友剩沒幾個,沒有錢又找不到工作,沒人會想用一個被誤會的人,我該怎麼辦?」 \n \n對於梁女難過的求救宣言,楊律師卻說自己無法回答她這些問題。看到律師的文章,不少鄉民直說「應該吉(告)某女名嘴,在節目上大罵兩人殺人兇手」,但有些鄉民認為楊律師在帶風向,何況小模命案尚未偵結,一切都要等案情水落石出那天才能有定論。 \n

  • 涉黑心海產案 食神梁幼祥直播嗆:槍斃媒體

    涉黑心海產案 食神梁幼祥直播嗆:槍斃媒體

    「台灣食神」梁幼祥涉嫌過期黑心海產案,北檢昨日複訊後,依偽造文書罪嫌諭令8萬元交保。梁幼祥今日中午在臉書直播喊冤,針對「拘提」、「販賣黑心海鮮」、「竄改標籤」三個點,痛批媒體未經查證就報導,對其名譽造成極大傷害,「一群豬頭!我有槍就槍斃你們,亂七八糟。」 \n \n梁幼祥一開始便說自己這幾天出名了,很少人能夠登上報紙頭版,美國、澳洲、英國、大陸、香港媒體皆爭相報導台灣食神販賣黑心海鮮,他謝謝大家關心,強調自己不會讓大家失望。但話鋒一轉,他開始痛批媒體捕風捉影,「比黑心食品還毒」,未經查證就說他遭「拘提」、「販賣黑心海鮮」、「竄改標籤」,將交由律師群蒐證提告。 \n \n另外,梁幼祥指出,過去幾次食安風暴,衛生單位在未經證實之前,就發布新聞稿公布黑心食品「疑似」流向的餐廳或賣場名字,結果一經媒體大肆報導後,導致許多餐廳業者倒閉,即便事後確認沒問題,商譽早就毀於一旦。 \n \n他認為,若問題食品還不會讓人立即中毒、致死,在未經證實前,不應公布問題食品所流向的餐廳或賣場名字,只需要私下要求賣場、餐廳先行下架,別再販售即可。 \n \n梁幼祥愈講愈激動,表示自己致力行銷台灣至全世界,把台灣美食國際化,但這幾天全世界媒體都在報導台灣食神在賣黑心商品,「對台灣傷害多大!豬頭!我有槍就槍斃你們」,並大罵一些網友瞎攪和、加油添醋、胡說八道,他將一個一個對付。

  • 被判4年 魏應充:絕無黑心

    味全混油案,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判決前味全董事長魏應充4年徒刑。魏應充隨後回覆律師的簡訊中表示,「我們絕無黑心,問心無愧」。 \n 台北地方法院審結味全公司混油案,今天依詐欺取財罪判前味全董事長魏應充4年徒刑。他的委任律師表示,將提起上訴爭清白。 \n 委任律師余明賢在判決後隨即以簡訊告知魏應充結果,魏應充回覆表示,感恩司法,有一些事實上的誤解,謙卑自省,繼續努力。 \n 他表示,「我們絕無黑心,問心無愧,也感恩員工與至親好友,一路信任支持與陪伴,應充感恩合十」。1050325 \n

  • 中彰投消保律師團 提4大項消費修法建議

    中彰投消保律師團 提4大項消費修法建議

    食安問題連環爆,區域治理平台再度發揮團結效應,台中市、彰化縣及南投縣三縣市合作,今天(8日)成立「中彰投消保聯合律師團」,針對現行消費者保護法不足之處,提出政府機關得提起團體訴訟、消保團體之公益訴訟、訴訟之財產保全程序、建立消費者優先受償程序等四項修正建議,希望強化消保法團體訴訟制度,不要讓消費者在食安權益變弱勢。 \n \n 台中市副市長潘文忠、彰化縣副縣長陳善報、中市府法制局長陳朝建、法制局主任消保官康馨壬、彰化縣政府法制處長黃耀南、彰化縣消保官張啟昱、南投縣消保官許麗貞及聯合律師團9位律師等人,共同宣布消保法修正建議。 \n \n 潘文忠表示,消保法雖於2015年6月17日經總統公布修正,但食安仍層出不窮,消費者權益仍無法徹底獲維護,要消費者站在同一陣線,對抗黑心業者。 \n \n 「中彰投消保聯合律師團」以目前證據保全程序曠日廢時,消保團體即使勝訴,不肖業者或公司行號可能早惡意脫產,逃避損害賠償責任。 \n \n 陳朝建強調,為保障消費者受償權益,希望簡化財產保全程序,增列於聲請假扣押、假執行或其他保全措施,不必釋明原因,也免提供擔保。 \n \n 頂新事件一審無罪判決造成全國輿論譁然,陳善報表示,頂新案突顯消保法令不完備,透過聯合律師團補漏,為消費者謀取最大權益保障,讓不肖廠商無所遁形。

  • 法律快狠準》頂新黑心油無罪 法院:罪證有疑 利於被告

    法律快狠準》頂新黑心油無罪 法院:罪證有疑 利於被告

    \n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證明法院不是國民黨開的,支持上訴到底。 \n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支持檢方再提上訴。 \n台北市長柯文哲:選舉至今最大的催票行為。 \n藝人Hebe:IS不用出動了。 \n網友:叫這6人當庭把油喝下去。 \n \n轟動一時的頂新飼料油案在11月27日下午5點經彰化地方法院宣判,包含頂新三董魏應充、前總經理常梅峰、代理董事長陳茂嘉、屏東廠廠長曾啟明、品管組長蔡俊勇,以及製油總部辦事員江淑端月等6名被告全部獲判無罪。判決一出各界嘩然,而襄閱主任檢察官黃智勇則在第一時間出面強調,一定會進行上訴。 \n \n法院判決魏應充等6人無罪5大理由: \n1. 在原料正常的情況下,就算原料酸價不正常,只要食物成品的酸價正常就好。 \n2. 檢方僅以快篩法檢驗總極性化合物,而未再以管注層析法確認。 \n3. 雖然檢驗油槽有重金屬,但不代表精煉後的成品有重金屬。 \n4. 沒有越南畜牧場出售不健康豬隻及越南大幸福公司使用不健康豬隻的具體證據。 \n5. 基於罪疑原則,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作出無罪判決。 \n \n \n檢方誤會大? 「酸價」意義霧煞煞 \n「酸價」對於一般讀者來說,可能是個陌生的化學名詞,或許對於檢方來說也是如此。因為法院不但請來學者專家提出報告重新說明酸價所代表的意義,甚至直接於新聞稿中指出檢方誤會大了。 \n根據專家指出,酸價是表示油脂的新鮮度,在油脂的加工上,代表加工的程度,也是一種對於單一原料檢測新鮮度最簡單的方法。 \n不過檢方卻誤認為酸價是和「酸敗」度相關,並認為被告頂新公司屏東廠在取得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的油脂後,透過精煉程序降低油脂酸腐或油耗味。 \n對此,地方法院不僅直指檢方有所誤會,而且法院還補充,重點是成品端有過關,也就是在原料正常的情況下,只要經過正常的精製程序,有符合CNS的食用標準,那麼就是可以食用的。 \n \n吃緊弄破碗? 「總極性化合物」檢驗出包 \n關於主管機關訂定《油炸油安全管理簡易手冊》指出,油品之採檢必須以管注層析法作檢驗,但檢方為求快速,以快篩法進行檢驗,而偏偏法院勘驗採樣並送請食品工業研究所依管注層析法進行檢驗,所得到的數據並沒有違反該《油炸油安全管理簡易手冊》,也就排除了回收油的可能。 \n \n原料油驗出重金屬 精煉可去除? \n同時根據院方的送檢結果,雖然是部分驗出重金屬銅和鉛,但法院卻也指出,依照《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7條,適用的是所謂「終端販賣食品」。 \n法院進一步解釋,重金屬是可以經由精煉程序去除的,未必表示做成成品後,一樣含有重金屬。也就是說,雖然這些油有問題,但法規範針對的是最後的販售成品,也無法因此做出黑心油6人有違法的判決。 \n \n越南問題豬製油? 檢拿不出具體證據 \n「新聞稿提到『越南飼養之豬隻品質佳』實在有些好笑。」威律法律事務所周逸濱律師笑道。 \n的確,依照檢察官所提出的證據,並沒有辦法直接證明越南大幸福公司上游個體熬油戶使用的豬是有問題的,而偏偏法院所傳喚證人又僅解釋了越南官方所訂豬隻畜養抽檢流程,自然得出了「越南飼養之豬隻品質佳」的結果。 \n \n罪證有疑 利於被告 \n由於上開種種打臉檢方,致使檢方證據實在很難成為定罪依據,因此在舉證受到質疑的時候,法律為保護可能無辜的被告,而有所謂「罪疑唯輕原則」。 \n「不過根據這第5點也證明了,法院並沒有說被告製造販售黑心油的行為本質上一定無罪,」周逸濱律師強調「只要檢方上訴時舉證確實,到底製造販售黑心油是不是真的無罪,恐怕還沒確定。」 \n \n不過依據上開理由,難不成法院就這麼信賴台灣的精煉技術,無論酸價、驗出重金屬,抑或所謂總極性化合物依據不同的檢驗方法驗出不同的數據,只要最後成品的數據沒能抓出明顯錯誤就可以吃下肚? \n對此周律師無奈表示,其實關於這點法院也有說明,依照現行法規不健全的話只能這樣判,畢竟法院是依法審理,無法自創法律。另外,檢方本次起訴雖然舉證不足,但只要於上訴時加強舉證,屆時煉製黑心油品的製造者是否依然能夠無罪,恐怕就不一定了。 \n \n※ 關心頂新黑心油品案,動動手分享給朋友!

  • 黑心律師耍詐20次 坑委託人2千萬

    黑心律師耍詐20次 坑委託人2千萬

     有詐騙前科的黑心律師尤榮福,多年前受託辦理強制執行案件涉嫌誆稱要繳保證金、裁判費甚至偽造存入證明,向楊姓老翁陸續騙20次,得手2000餘萬元,經調查局南機站搜索,詐欺事證確鑿,法官昨天裁定收押。 \n 南機站指出,年近70歲楊翁認識46歲尤嫌多年,2010年8月因有案被聲請強制執行,委託尤向高雄地院提出擔保聲請停止,對方利用楊翁家境富裕、不諳法律,明知提存200萬就可向法院聲請停止強制執行,卻謊稱需要266萬元。 \n 楊翁不疑有他,如數交付所有款項,但尤只將其中200萬元提存銀行,為取信對方,拿到金額為200萬元國庫存款收款書後,涉嫌將其中阿拉伯數字0改成6,影印後給楊翁,因而第1次詐騙即得手66萬元。 \n 尤嫌食髓知味,每隔一段時間就向楊翁謊稱要繳保證金、裁判費或擔保金,陸續訛詐幾十萬到200萬元,從2010年至2012年,3年詐得2000萬元,楊翁因案件結束卻遲遲等不到擔保金發還,女兒去年8月到法院閱卷才拆穿實情。 \n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李怡增指揮調查局南機站,6月30日於台中尤嫌住處及辦公室搜索,起獲變造國庫存款收款書、提存書等,尤嫌矢口否認騙財,供稱是向楊翁借錢,但又怕對方老婆知道,才會以此方式達成借貸。 \n 尤嫌早在2007至2010年間就有類似不法行為,將3件委任人提供擔保金或執行費逾50萬元侵吞入己,被台中地院判刑1年2月。 \n 雄檢認為他向楊翁詐財犯罪嫌疑重大並有滅證、勾串犯人之虞,依詐欺罪向高雄地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

  • 黑心律師詐財  老翁被騙2000萬

    黑心律師詐財 老翁被騙2000萬

    有詐騙前科的黑心律師尤榮福3年前受委託辦理強制執行案件,涉嫌誆稱要繳保證金、裁判費,甚至偽造存入證明,向楊姓老翁陸續騙了20次,得手2000餘萬元,經調查局南機站搜索,高雄地檢署6月30日依詐欺罪聲押尤男獲准。 \n \n南機站指出,年近70歲楊翁認識46歲尤男多年,2010年8月因有案被聲請強制執行,委託尤男向高雄地院提出擔保聲請停止,對方利用楊翁家境富裕、不諳法律,明知提存200萬就可向法院聲請停止強制執行,卻謊稱需要266萬元。 \n \n楊翁不疑有他,如數交付所有款項,但只將其中的200萬元存入法院提存所,但為取信對方,拿到金額為200萬元的國庫存款收款書後,涉嫌將其中十萬與萬的阿拉伯數字0改成6,再拿給楊翁,因而第1次詐騙即得手66萬元。 \n \n食髓知味的尤男,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就向楊翁謊稱要繳保證金、裁判費或擔保金,陸續訛詐幾十萬到200萬元,從2010年至2012年為止,3年內共成功詐財2000萬元,楊男因為察覺金額似乎不尋常,才停止與對方的委任關係。 \n \n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李怡增指揮調查局南機站在6月30日於台中尤男住處及辦公室發動搜索,起獲變造的國庫存款收款書、提存書等,尤男矢口否認騙財,供稱是向楊翁借錢,但又怕對方老婆知道,才會以此方式達成借貸。 \n \n由於尤男早在2007至2010年間就有類似不法,將3件委任人提供的擔保金或執行費逾50萬元侵吞入己,並被台中地院判刑1年2月,雄檢認為他向楊翁詐財犯罪嫌疑重大,30日依詐欺罪向高雄地院聲請羈押,法官開庭後裁定收押。

  • 李進勇批黑心砂石 龔興生:你才黑心律師

    李進勇批黑心砂石 龔興生:你才黑心律師

    民進黨雲林縣長候選人李進勇日前廣發文宣,指控坊盛實業有限公司開採「黑心砂石」,該公司總經理、前國代龔興生今天怒批李進勇才是「黑心律師」。李進勇日前以無址投遞廣發廣告文宣,指控前國代龔興生開設的坊盛實業有限公司是開採海砂的黑心砂石場,係前縣長張榮味任內核准。 \n \n龔興生今天舉行記者會,反批李進勇97年9月擔任坊勝盛的法律顧問,一年費用20萬元,他深知訴願原委,竟歪曲事實違背良心,製作不實文宣,一到選舉宣稱「正直」,把別人都打成「黑心」,公理何在? \n \n龔興生表示,96年遭蘇治芬主政的縣府口頭勒令停工,該公司向行政法院提出行政救濟,99年獲經濟部行政裁決勝訴,得到平反。 \n \n龔興生要求李進勇出來辯論,要談什麼題目由他訂,談道德談法律都可以,辯輸者三跪九叩懺悔、退出江湖。 \n \n民進黨雲林縣黨部主委許根尉表示,法律顧問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但不保證當事人行為都合法,李進勇在97年9月到98年8月受聘期間,未曾與聞關海砂開採訊息,期滿後並未續任。 \n \n許根尉發布新聞稿表示,海砂是國家重要資源,若流入一般工程建設,恐有海砂屋等結構安全上的疑慮,前縣長張榮味當年以縣內重大工程填方名義,將國家資源免費提供給民間業者-目前擔任張麗善西螺競選總部執行長的龔興生,自應受社會公評。

  • 律師:政府怠惰 讓黑心建商脫產

     一路伴隨東星受災戶走過長達14年的漫長訴訟路,律師鄭文龍感嘆地說,就是因為政府的消極作為,讓不肖建商藉此脫產、逃亡海外,而司法判決無法讓躲在背後的黑心建商被究責,更是傷透了災民的心,讓人悲憤莫名! \n 回憶這段日子,鄭文龍說,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總統,以消極的態度處理東星大樓災後事宜,官員未強行介入,迫使建商承擔責任,才導致受災戶民事求償雖獲賠3.3億多元,但因建商早就脫產沒錢賠,讓判決只是空殼子,受災戶目前拿到的錢,只有國賠的1.2億元。 \n 對於國賠求償部分,鄭文龍也有意見。他指出,東星大樓建商偷工減料,但核發建照的市府官員卻未盡查察之責,市府本來就應負起國賠責任,但市府遭判賠後,卻執意上訴,他不忍受災戶遲遲未獲賠償,才不得不與市府和解。 \n 鄭文龍批評,受災戶向建商求償的民事訴訟,法官任由有錢且有實權的鴻固公司董事長杜明福等人免賠,罔顧災民權益,實在匪夷所思;他說鴻固董事林鴻明負責公司實際運作,其內部公文都由林批准,法院卻判他免賠,這種判決結果完全背離人民對法律的期望。 \n 同時也幫921大地震中,新北市新莊區龍閣、博士的家受災戶打官司的鄭文龍直言,東星大樓重建花了長達10年的時間,但龍閣、博士的家重建各花3及5年,市府用心與否,可見一斑。 \n 鄭文龍說,當時的台北縣政府以強勢作為,逼迫建商出面與受災戶和解,並協助重建事宜,讓災民迅速獲得實質的補償;反觀東星大樓所在的台北市府,卻怠惰失職,讓受災戶只能在漫長的訴訟過程飽受煎熬、令人不捨。

  • 黑心油無害? 消費者求償 律師:團訟難成

    詢問電話接不停,黑心油事件民眾求助消基會,不過想要求償得先舉證,準備好發票、購買證明或會員證明,至少20人以上,才能透過消基會打團體訴訟,每人賠償金額500到2萬元。 \n徐則鈺過去也曾擔任塑化劑團體訴訟案的律師,他坦言既然政府認定摻了棉籽油的油品無害,可改標再賣,那消費者要求償真的很難。 \n黑心油風暴,衛福部重罰大統18.5億,富味鄉4.6億,但罰款最後全進了國庫,銀行最早抽走資金,日後要追回貸款和賠償金,銀行擁有的債權也比一般消費者多,消費者拿不拿得到賠償金,更是一大問題,台北市長郝龍斌則認為,全體消費者應該優先獲賠。 \n黑心錢早已進了業者口袋,但礙於現行法律制度,消費者求償之路困難重重,政府不出面,小老百姓想靠自己求償,恐怕很難。

  • 衛福部將訂棉酚檢驗標準 下波稽查泡麵、麵包

    衛福部將訂棉酚檢驗標準 下波稽查泡麵、麵包

    國內黑心油頻傳,經衛生局稽查,大統與富味鄉涉嫌以低價棉籽油混充多款油品在台銷售,雖經檢驗後,證實產品內不含棉酚。衛福部今(25日)指出,將儘速訂定棉酚的檢驗標準,同時下波將擴大稽查範圍,包括餅乾、泡麵、麵包等使用大量食用油的食品工廠列入重點。 \n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昨晚公布大統、富味鄉兩家工廠食用油產品含棉籽原油檢驗報告,結果並未檢出棉籽酚。因此,衛福部將這次黑心油風暴定調為重大造假混油、民生經濟詐欺事件。 \n然黑心油每日數爆,引發國人疑慮。衛生福利部部長邱文達今早在立法院表示,全台共有163家油品工廠,在各地衛生局稽查人員努力下,已有138家接受稽查,其餘工廠將在明天完成查廠。 \n邱文達強調,將全力打擊不法黑心廠商,下週起擴大油品安全稽查範圍,包括製造餅乾、麵包、海苔、泡麵等大量使用食用油的食品工廠都列入下一波稽查名單中。另外,只要宣稱「百分之百」、「純」的食品也列為稽查重點。 \n衛福部也將於本週六(26日)召開「食品安全專家研商會議」,邀請律師、食品專家等人,針對如何追討違規黑心廠商的不當利得,以及提高刑度以遏止不法等議題。 \n此外,針對棉酚目前國內尚無標準。對此,衛生福利部次長許銘能指出,目前除大陸有訂棉酚的限量標準,衛福部近日內會蒐集世界各國資料,儘速訂定棉酚的檢驗標準,朝立法院社福衛環委員會「不得檢出」的決議來做。

  • 天堂不撤守-抗拒黑心食品,鍛練肩心腦腕四官能

     食衣住行,「食」擺在第一位;塑化劑摻入飲食中危害健康,引發社會恐慌,也打擊「MIT,台灣製造」在國際市場上建立的品牌。然從正向角度思考,「發現問題的存在是解決問題的前提」,至少這個被隱埋可能超過廿年,卻悄然侵噬國人健康的黑心禍殃,終於被發現了,這代表我們有機會拆掉這一顆黑心炸彈。 \n 但另一值得關心警惕的是,拆掉這一顆黑心炸彈後,是否還有隱藏的黑心炸彈?這些炸彈又該如何拆卸?筆者認為,台灣應在這次塑化劑事件中,建立肩、心、腦、腕四個「抗黑官能」,才能讓所有的「黑心貨」無所遁形。 \n 第一、肩的官能:公務人員勇於任事的肩膀。若非楊姓技正的「龜毛」與「擔當」,現存的體制根本沒有人針對食品中的塑化劑(或其他有害添加物)作檢驗,如果楊技正抱持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極心態,那麼消費者可能要再吃二十年的塑化劑。 \n 換言之,公務人員勇於任事的肩膀是守護民眾健康的第一線衛士。但可惜的是,我們也看到太多抱持著「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心態的公務員。於是乎,我們看到政府以時效作為抗辯,拒絕承擔國賠的責任;刑法的濫權追訴罪形同具文,尚方寶劍至今未曾出鞘;政府資訊該公開卻藉故(為包庇不法?)不公開;冤獄賠償的求償只打蚊子,不打老虎…,這種種公務體系的固步自封乃至於官官相護,都讓人民痛心疾首。社會需要的不只是一位楊技正,社會要的是三十萬位楊技正,這是馬總統必須懸諸心念、付諸行動的課題。 \n 第二、心的官能:商家推己及人的良心。「有媽媽的味道」這溫馨尋常的一句話,意味著不只是媽媽廚藝的美味,另一個意義是品質的把關,媽媽絕對是最好的衛生管理員,衛生品質過不了媽媽這一關,就絕不可能出得了廚房,更遑論往子女的嘴裡肚裡送了。飲食的業者(攤販、夜市小吃到五星級飯店等),應該要能在衛生標準上,建立「媽媽的標準」,把社會責任懸掛於心,把每一個消費者,都當做親人看待,絕對不讓他們吃到有害健康的食物。 \n 曾在談企業責任的文章看到這段話:「企業的價值不僅僅是資產負債表上的實體資產,也存在於無形資產中。」這無形資產就是聲譽。表面上,在衛生品質上把關會增加「成本」,但那也是在增加「信任的資產」,這才是飲食的相關業者永續經營最重要的理則。 \n 第三、腦的官能:消費大眾澄澈靈敏的頭腦。自己的健康,最大的依靠還是自己,近年來,台灣的消費者意識高漲,這是值得欣喜的現象,這代表我們對品質的要求更嚴格。只有我們關心自身的健康問題,才能發揮催促政府、監督飲食業者的沛然力量。就如同,塑化劑風暴已延燒兩禮拜,每日均佔上媒體的頭版版面。這樣的高度報導,一方面反映人民的深切關心,另一方面,也提供了巨大的動能,驅策政府和消費者釐清原因並解決問題。 \n 第四、腕的官能:法律制度周延打黑的鐵腕。上游廠商竟然將明知有毒的化學添加物加進食物,這不只是道德自律上的麻木,更是視法律於無物。民刑事處罰的重度是否足夠、防範黑心制度(正面表列添加物)是否健全,都值得關注;事發後,消費者訴訟權益能否有效伸張,看起來也有不盡周全之處,凡此種種,都顯示出總體檢食品衛生把關機制已刻不容緩。換言之,只有建立制度性的「鐵腕」去打擊黑心,才能提供民眾可長可久的健康保障。 \n 最後,這四個層次食品衛生的問題,其實都起源於國人飲食文化變遷不可逆的現象。也就是,這幾十年來國人外食的比例愈來愈高,這意味著過去食品衛生的「媽媽把關」,現在變成「公權把關」、「業者把關」、「法制把關」、「自己把關」缺一不可,任何一個關口不嚴謹,黑心的食品就會趁虛而入。(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投書-工潮後 台商如何思考

     富士康跳樓事件、本田罷工過後,一些企業頓時成了「驚弓之鳥」,「中國機會論」突然成了「中國風險論」。工人罷工使從事勞動諮詢的企業一時門庭若市,一些外企紛紛討教如何與權利意識日益覺醒的中國80後、90後青年民工互動。 \n 一些農民工說十幾年來物價大幅上漲,房價翻了幾個跟頭,他們的工資依舊原地踏步;700~900元的基本工資連支付房租和水電費都不夠。南方某汽車廠罷工的員工說金融危機來襲的時候,他們都體諒企業、堅守崗位,如今公司年利潤19億人民幣,工資依然原封不動。由此看來,罷工者不是無理取鬧。 \n 工會弱勢非企業之福 \n 對企業來說,面對神州大地突如其來的罷工、一盤散沙的工人,不知找誰對話,一時不知所措。西方獨立工會一般會推舉代表提前與資方協商,協商不成,則提前預告罷工時間,以便資方有充分的緩衝時間。由此可見,中國大陸的弱勢工會未必是企業的福音。 \n 大陸的企業形態千差萬別,其資本規模、享受資源、優惠政策都千差萬別,最孤獨最痛苦是大陸的民營企業,外資享有的稅收減免優惠長期與他們無緣,他們承擔了中國大陸60%的稅收和80%的就業,卻連一個自主發聲的獨立行業協會都沒有。讓小雞與大象承擔同樣的責任是否公平合理,其實都有相當的討論空間。 \n 採用煽情的方式咒罵「資本家」,不是好辦法。而企業靠壓榨勞工那麼一點可憐的工資,沒有品牌,沒有理念,就能做大做強嗎? \n 一些日資企業總經理親自走進車間,體驗機器噪音和炎熱的工作環境,為員工發放暑期冷飲津貼。有的企業安排專職女性諮詢師,瞭解女性的心理和生理狀況;有的企業為女性員工定期體檢,關懷女性員工的健康狀況,不讓懷孕期和生理週期內的女員工加班,瞭解女員工生育計畫。 \n 大陸工潮有正面效應 \n 而美國「肥水也流外人田」的行動則更加令人刮目。美國最大的工會團體勞聯-產聯向廣州市總工會伸出援手,希望兩地工會結盟,共同對蘋果公司施壓,迫使蘋果公司向下游讓利,讓富士康等下游企業的工人得到更多補貼。 \n 這無疑是工運帶來的正面效應。如果企業員工都能豐衣足食、體面消費,這不正是另一個充滿商機的內需市場嗎? \n 一位活躍在兩岸的台灣諮詢師在說要聯合大陸地方政府以「掃黑」的方式對大陸南方的「黑心律師」進行掃蕩,以維護台商利益,因為這些「黑心律師」利用台資企業的漏洞與企業員工聯合告倒台企。台商都是各地政府的座上賓,地位比大陸律師高得多。如果台商正當經營,不可以聘請律師通過法律管道解決問題嗎?東莞台資企業貴州籍員工劉漢黃在操作時不幸失去一隻手,與台資老闆就工傷索賠發生爭議,最後老闆慘遭殺害。難道這些教訓還不深刻嗎?如果有律師及時介入,起碼不會出人命吧?排除法律手段,勾結地方政府就能一勞永逸嗎? \n 在兩岸之間周遊的台灣諮詢師,你們準備對台灣企業提供哪些建議?登陸時高喊振興中華民族的台灣政治家,除了口號,你們準備做些什麼?

  • 周玉蔻:簡直是「黑心大報」

     《自由時報》民調受到高度質疑,名嘴周玉蔻昨天在自己的部落格指出,依照自由(時報)的邏輯,這,就叫「黑心民調」。她更以被天下雜誌揭發發行量灌水,「硬送」報紙,偽裝報份,還有自家經營飯店使用「黑心牙膏」為例,批評自由時報簡直就是「黑心大報」。 \n 針對名嘴周玉蔻說法,自由時報發言人蘇宇暉表示,針對外界所有不實指控,自由時報已委請律師,研擬提出訴訟。 \n 周玉蔻昨天在部落格指出,自由時報牌的黑心產品,據她知道,不只僅此,「我本人曾是他們誇大政治性新聞的受害者,不是新聞。」 \n 她說,天下雜誌因為報導該報發行量灌水,是靠著免費贈送來的,曾經遭到自由集團老闆高調強勢指控告上法院,才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當時,天下發行人殷小姐不為所懼,親自撰寫抗告答辯書,找證據證人,從一審打到最後定讞,獲勝結案。 \n 她又說,自由送報偽裝報份的舉動,卻未終止。她一位友人開了一家優質美容院;五、六年了,每天都免費獲贈自由時報。她看這位朋友根本是個藍營人,又不是媒體工作者,沒必要看認同相異的報紙,卻又不好意思問。 \n 她指出,直到兩年前朋友的店搬家,玄關上仍然經常看到自由,忍不住一探究竟,老闆娘友人才說:「要命了,不知何時就這樣非送不可,說了多少次,就送報人停止,還是往門裡塞。」周玉蔻說:「我大笑,然後告訴她,這個報紙抬高廣告價碼的公開的秘密。」 \n 周玉蔻痛批,「黑心」?自由時報最愛用的字眼,但這種發行手法,比黑心不如!黑心,據她的朋友董智森說,包括這家報團經營的旅館,口口聲聲罵老共生產黑心產品,旅館用的,就曾是被踢爆的黑心牙膏。說了好幾次了,董智森是公開在電視節目上批的,沒看到自由有任何抗議或更正。 \n 周玉蔻強調,黑心大報,就是台灣的自由時報?可別侮辱了自由兩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