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社會組織的搜尋結果,共38

  • 海南黑白掛勾擁槍殺擄掠牟利86億 為首2人一審判處死刑

    海南黑白掛勾擁槍殺擄掠牟利86億 為首2人一審判處死刑

    新華社21日報導,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中央政法委掛牌督辦、去年11月間起訴的海口市海府地區重大涉黑案件,一審宣判,判決書超過1000頁、80多萬字。以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等罪名,數罪並罰,判處該組織領導者吳宗隆、組織骨幹成員李平兩人死刑;其他142名被告,分別判處25年以下不等有期徒刑。

  • 男癱瘓遊戲網站 按月勒索落網

    男癱瘓遊戲網站 按月勒索落網

     25歲男子陳金璋近年與大陸駭客勾結,多次以DDos攻擊手法,癱瘓線上遊戲網站,向業者強索保護費,甚至要求「按月支付」,猶如黑道收保護費。刑事局獲報循線逮人,陳日前被判徒刑1年6個月,陳因另涉毒品走私案入獄服刑,許多遊戲業者聞訊都鬆了一口氣。  另涉運毒案 入獄服刑  陳男僅高職畢業,自學駭客技術,近年陸續與大陸的「無敵艦隊」、「ACCN」駭客組織合作,向兩岸三地、新加坡遊戲業者勒索。陳攻擊網站再傳訊業者,宣稱正做「流量壓力測試」,只要付錢就可解除癱瘓。  刑事局去年接獲綜藝天王吳宗憲代言的博奕網站「豪神娛樂城」報案,指「ACCN」駭客組織恫嚇他們,要求付3萬元才停止DDos(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日後按月繳1萬,並威脅:「貴方屬博奕產業,不比手遊,所以價格稍高一點,但是每月固定配合。」  業者認為若姑息駭客,將疲於應付,沒完沒了,決定報案。警方原以為高明駭客不易留痕跡,豈料駭客為了傳訊給業者,還註冊網站帳號,警方從IP循線查到家住台中的陳,搜索查扣電腦,發現他DDos的攻擊紀錄與傳訊恐嚇留言。  警方查出他還恐嚇3家遊戲公司,向業者查詢,才知他們網站都曾被攻擊癱瘓,但都沒付款,「這種駭客太多了,若每個都付錢,公司早就破產。」陳辯稱與大陸的駭客團隊合作,受害網站是由綽號Jeff的境外駭客攻擊,他僅負責留言。  警方發現,陳4年前曾一口氣恐嚇、網攻過10多家遊戲公司及第一銀行、第一金證券,遭調查局查獲;除銀行與證券商沒付錢外,其餘業者共付90多枚比特幣,價值新台幣上千萬。該案被判刑3年2月,他不知悔改,竟還協助運毒,目前已入獄。  銀行、證券商都曾遇駭  警方說,陳有DDos技術,但使用境外提供的殭屍電腦,組織像黑社會一樣分工嚴密,犯案先報堂口名號,如「ACCN」就是這兩年常勒索遊戲網站的組織。駭客收保護費是業界公開祕密,一般都「一次性」花錢消災,但陳食髓知味,肖想按月收,業者吃不消,只好報案。

  • 大陸居委會主任領導黑惡組織把持基層政權 判囚25年

    大陸居委會主任領導黑惡組織把持基層政權 判囚25年

    大陸掃黑除惡行動持續。廣東省揭陽市榕城區人民法院今(16日)通報,該院依法公開宣判以邢奕光為首等14人涉黑案,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和敲詐勒索等罪,一審判處主犯邢奕光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餘13名被告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半至20年不等,並處罰金。 法院審理查明,邢奕光自2010年2月起,先後擔任揭陽市榕城區新興街東郊社區居委副主任、主任等職務,期間通過拉攏、招納、安插人員及排擠、撤換不支持其做法的工作人員等方式,逐步形成以他為首的犯罪組織。 法院續稱,邢等人在2010年10月至2018年期間,多次以房屋違建、用地手續不齊全、佔用公共地方等為由,頻繁阻撓居民自建房施工、裝修商舖,指使組織成員到廠房、店舖內作出騷擾、恐嚇、勒索,並驅趕工人、租戶,強行鎖門封屋甚至將鋪門焊死,以此敲詐勒索居民財物,形成了沒有邢奕光許可則不能施工的「潛規則」。 邢等人還違法違規自立各種名目,向工廠、商舖的經營者收取治安贊助費、管理費,向居民收取佔地款、自來水改造費、停車費,及通過侵吞集體資產等手段,共攫取非法利益高達641萬餘元人民幣。 法院認為,邢奕光長期把持基層政權,把東郊社區居委,變成該組織違法犯罪的活動平台,以及控制東郊社區的工具,操縱破壞基層換屆選舉、壟斷集體資源、侵吞集體資產;以暴力或軟暴力手段,多次實施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詐騙、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行為,嚴重破壞了當地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依法應當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 法院補充,經查,邢奕光屬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首要分子,應當對黑社會性質組織所犯的全部罪行負責;同時根據各被告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 港議員林卓廷:會約見港鐵了解第三者責任賠償

    香港元朗21日發生暴力襲擊事件,當日在場協助市民而遇襲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24日陪同6名傷者和目擊者見記者。林卓廷表示,對有目標、有計劃持械毆打無辜市民的「白衣黑漢」和背後主事者,予以最強烈譴責。 林卓廷強調,市民當時並不是如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民建聯梁志祥等建制派所稱到場挑釁;律師團隊會全力協助傷者和在場人士循刑事和民事追究施襲者;會追究警方蓄意不履行職責,縱容暴徒長期集結、持械、沒部署協助市民等。 林卓廷今日會聯絡負責案件的警員,查問如何給予市民信心警方會公正調查,因為當晚警方沒有及時到場,事後有警員與施襲者言談甚歡等。他亦會約見港鐵了解關於第三者責任賠償,再協助傷者,並要求港鐵公開交代應變是否有問題。 他認為,全世界極權政府不想自己出手打壓,就會找黑勢力襲擊市民和記者,香港正朝着這方向。他警告建制派「不要當香港市民白癡」、剪接網上短片,他認為當晚根本是黑社會、鄉事勢力有組織預謀暴打市民。

  • 長春啟動「掃黑除惡專項」破435刑案 城市安全感排名連升

    長春市人民政府相關部門15日指出,自該市日前啟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計畫以來,共打擊68個黑社會集團,刑事拘留541名黑社會成員,破獲435起刑事案件。 長春市公安局副局長、市掃黑辦副主任劉省倫表示,自該計畫成立以來,長春市1年中的城市安全感排名達到「三連升」,在大陸全國358個地級以上城市中,民眾安全感排名上升到16名,位居「東北十佳安全城市」榜首。 據中新網報導,吉林省為嚴厲打擊黑勢力,出台了《吉林省群眾舉報涉黑涉惡線索獎勵實施辦法(試行)》。辦法規定,民眾舉報線索由中央政法機關列為督辦案件、檢察機關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名批准逮捕者,獎勵6萬元(人民幣,下同);審判機關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名判決者,獎勵9萬元。 長春市掃黑辦也強調,舉辦人與其近親屬的人身安全依法受到保護,公安機關等相關部門應當給予充分保護。當天,長春市掃黑辦也為2名提供線索的民眾,頒發各1萬與4萬元的獎金。

  • 東京奧運將屆 日本黑社會發通知要自重

    據日本《每日新聞》報導,在日本全國接連出現黑社會暴力團體人員開槍的事件後,由日本關東地區主要黑社會組織組成的團體在日前發出了「通知」,要求各加盟團體要謹慎行事,對於槍支的使用更是要保持「自重」。 日本警視廳認為,上述通知顯示,黑幫團體對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即將來臨之際,警方將強化治安方面的揭發和檢舉已經有所警惕。 下發「通知」的,是由「住吉會」與「稻川會」等關東6個黑社會團體組成的「關東親睦會」。「關東親睦會」成立於2014年,是「關東二十日會」的後繼團體。而「關東二十日會」成立於1972年,是一個處理東京黑幫團體間紛爭的組織。 據進行調查的相關人士透露,這一「通知」是在二月上旬由傳真發送給各個加盟團體。

  • 四海幫「我們是兄弟」百桌尾牙圓山登場 旗袍辣妹接待吸睛

    四海幫「我們是兄弟」百桌尾牙圓山登場 旗袍辣妹接待吸睛

    知名黑社會組織「四海幫」今晚在臺北市圓山大飯店宴會廳舉辦尾牙,原本預計席開90桌,但幫眾與各界人士參與踴躍,負責蒐證的中山警分局估計約100桌,千人與會。 今年四海幫主楊德昀召集年終尾牙,以「四海機構」為名發出邀請函,主題為「我們是兄弟,今生在一起」,除四海幫副幫主、中常委、顧問等高階幹部外,還有轄下各堂口幫眾與會;另也邀友好的其他幫派領袖,如竹聯幫、天道盟等,黑社會大集合,轄區警方不敢大意,也派員前往蒐證錄影。 黑社會重排場,今年四海幫尾牙宴與往年一樣,請來許多旗袍辣妹做接待,姣好身材非常吸睛,讓進出人士都忍不住多看幾眼,也緩和了黑道聚集的嚴肅氣氛。

  • 解放日報:江湖習氣侵蝕官場 國民黨乃前車之鑒

    解放日報:江湖習氣侵蝕官場 國民黨乃前車之鑒

    中國大陸持續「反腐倡廉打老虎」,近日,湖北省赤壁市原政協主席方保安,涉嫌貪污、受賄、包庇縱容黑社會的細節遭到披露。大陸《解放日報》分析,當官員把官場經營成了「江湖」,江湖習氣就會侵蝕黨的組織,國民黨正是前車之鑒。 大陸媒體報導,方保安長期與黑社會勾結,甚至認黑社會老大任立平為「乾兒子」,充當其保護傘,貪污、索賄、強迫交易牟取暴利樣樣來。甚至在遭到調查時,攔住調查人員的車拍照並出言威脅,上演飛車追逐。 《解放日報》文章指出,從黨的領導幹部變成「江湖老大」,方保安不是唯一。在一些地方,有的黨員幹部對自己錯誤定位——「一把手」等於「老大」,「第一責任」成了「江湖地位」。 落馬官員中,四川省樂山市政府原副秘書長陶宏偉談到在金口河區委書記任上的情況時說,「有人開始叫我老闆、老大,聽得我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每一塊肌肉都特別舒坦」。 該文章指出,曾有人研究發現,國民黨失敗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江湖習氣在黨的組織裡處於支配地位,以至於黨員和軍隊只認各自老大,不顧組織整體利益」。 在國民黨統治時期,政令不暢,腸梗阻、中梗阻,以至於最高統帥需要親自給一線指揮員電話指示,江湖習氣完全侵蝕了黨的組織。

  • 真實版無間道!港警臥底兩大黑幫 逮黑道議員等299人

    香港警方去年秘密派臥底警察潛入兩大黑幫,在經歷了一年的時間後終於在昨日收網,除了掃蕩掉多處非法的賣淫桑拿、地下賭場、酒吧外,更逮捕了299名黑道成員,其中更包含了外號「田雞東」的黑幫議員鄧勵東,重創了香港的黑社會組織。 綜合香港媒體報導,港警去年起展開行動代號為「飆風」的掃黑行動,並派了一名臥底探員滲入以香港元朗為發展根據地的黑社會組織,在掌握了他們的各種犯罪證據之後,終於在昨日成功收網,逮捕了共299名14歲至70歲之間的黑幫成員。在這些被逮捕的嫌犯中,還包含了擁有黑幫背景的元朗議員鄧勵東,以及三名外號分別是仔仔、寸仔、日本仔的知名黑幫份子。 新界北總區反黑組高級督察譚子偉表示,臥底警員在成功潛入黑幫後,一邊蒐證時還得擔心自己的身分是否會敗露,因此承受到極大的心理壓力,「臥底警員瘦了30多磅(約14公斤)」,不過行動終於在昨日順利結束,臥底警員與在背後支持他的同袍們都如釋重負。據了解,該名卧底警員原本體重約為59公斤,在行動結束後只剩40多公斤。

  • 外媒:日本黑社會因結構老化 瀕臨瓦解

    外媒:日本黑社會因結構老化 瀕臨瓦解

    日本社會現在正面臨人口老化的問題,該國黑社會也有同樣的狀況。資料顯示,日本幫派成員中,有40%的比例超過五十歲,未來或有可能因為老化而瓦解。 據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報導,日本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讓黑幫合法註冊的國家,在該國經濟成長最快的1980年代,估計約有20萬的黑社會活動人口,而現在已驟減到不足4萬。 據資料顯示,日本的黑社會結構中,七十歲以上佔6%、六十歲到六十九歲佔15%、五十歲到59五十九歲佔20%,也就是說,總共有40%以上的比例超過五十歲。 報導指出,由於日本當局在2011年通過《暴力團排除條例》,為防止日本黑幫繼續造成治安問題,禁止其參與商業活動。此後,各大黑幫逐漸凋零,連最負盛名的「山口組」也不例外。 「山口組」一直以來控制著日本的地下經濟,每年收益達到九兆日幣,但是在財源被切斷的當下,組織內部也開始分裂。黑社會人口走向老化,有很大因素就是來自於成員的陸續脫離。

  • 日兩大黑幫對抗 警設集中取締總部

    共同社7日報導,日本最大黑社會組織山口組與分裂出去的「神戶山口組」之間槍擊事件等頻發,警察廳7日認定這兩個黑幫處於「對立抗爭」狀態,設置了由組織犯罪對策部長領導的「集中取締總部」。據分析雙方對抗的背後原因是勢力之爭。 警察廳指示2個黑幫組織所在的44個都道府縣的警察總部設置集中取締總部,再次要求全國的警察加強警戒及資訊收集工作。 據警察廳稱,去年8月27日山口組分裂後,雙方參與的摩擦事件達49起。其中有4起使用槍支,3起使用燃燒瓶,9起車輛撞擊等。最近發生次數越來越頻繁,2月底以來開槍及開車撞擊事件等惡性程度提高,警方因此認定雙方處於對立抗爭狀態。 這49起事件包括,受害方分別爲山口組和神戶山口組的有21起和19起,以及4起雙方群毆等。 警察廳介紹稱,山口組和神戶山口組去年年底時分別有成員及準成員14100人和6100人,雙方一直在暗中持續激烈的相互瓦解工作。 圍繞山口組的最大對抗事件是與分裂出去的「一和會」之間從1985年起持續了兩年的「山一抗爭」,期間造成了25人死亡、包括市民在內共70人受傷。

  • 日本「山口組」 超過9千人退出

    環球引述俄羅斯衛星網25日消息,超過9千人退出了日本犯罪集團「山口組」,而從該組織分裂出的「神戶山口組」成為目前日本人數排名第三的黑社會組織。 報導援引日本執法部門資訊稱,截至2015年底「山口組」在日本44個都府縣共有1.41萬名成員。該組織從2014年已有9300人退出,與此同時「神戶山口組」2016年初已增至近6000人。 據報導,日本最大黑社會組織「山口組」曾擁有2.3萬成員、占日本黑幫總人數的43%,2015年8月分裂,有3千人脫離了該組織,並最終成立了新組織「神戶山口」。

  • 斷指是記號?揭密日本黑社會真實生活

    日本警察廳指定暴力團山口組,憑藉年收入8萬億日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組織。日本的暴力團也就是黑社會,甚至在國外也大受關注。《經濟學人》雜誌網站上公開一份「Japans Yakuza: Inside the syndicate」(日本的黑社會:財團背後)的紀錄片,揭秘日本黑社會幫派不為人知的實際情況。 實拍下黑社會實況的是攝影師Anton Kusters,他提到:「我一直以為他們會像電影《殺死比爾》裡一樣用武士刀砍飛腦袋,但實際上黑社會的世界不是這樣的。」日本至少有5萬人在黑社會中生存,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組織,他可是經過10個月的協商才得到拍攝許可。 日本的黑社會ヤクザ這個詞,來源於一種類似於黑傑克的紙牌遊戲中最糟糕的組合8-9-3。雖然黑社會的起源尚未明確,不過跟17世紀神秘武士的流行有關。18世紀因貧困流離失所的人們像組建家庭一樣走到一起。 黑社會是嚴格的階級社會,大家都結成模擬的血緣關係,有著模擬血緣關係的老大和小弟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牢不可破,小弟對於老大的命令也是絕對服從的。 年輕的小弟都是從大街上選拔出來的,他們為了更好的生活,發誓效忠黑社會。Anton Kusters跟拍的幫派佔據東京的歌舞妓街,主要是介紹賣淫,另外也會通過藥物買賣、洗錢、賭博、賄賂等來謀取利益。日本的黑社會可以運營公司,因此在日本這些由黑社會操作的公司,被稱為「正面企業」進行生意往來。 而刺青是透過外在來判斷一個人是不是黑社會份子的一個重要標誌,刺青中往往是人生中發生的某件事,或者描繪古代日本神話中的生物。一般大家泡澡堂或溫泉時,能看到黑社會分子的刺青,不過是看不到他們帶著手槍等違法武器在公共浴室走動的場面的。另外少了根手指也是一大標誌,行動失敗後,用手指來謝罪是黑社會的慣例。切下來的手指將用白色的紙巾抱起來交給老大。 2011年2月在歐洲的Anton Kusters接到黑社會的通知,一個叫宮本的幹部過世,於是他決定回日本參加葬禮。對於因血緣關係而團結在一起的黑社會來說,葬禮是非常重要的儀式,出席者都穿著喪服以表哀悼。也會有其他的黑社會組長參加了葬禮,可見彼此間這模擬的血緣關係是非常密不可分的。

  • 皇帝也畏懼三分 揭秘古代黑社會惡行!

    正如諸多武俠人物,大多數看自己的兄弟情義或者是意氣用事,極少數能考慮國家的法律。中國的武俠其實都是帶有一種背景性的,很少有像歐洲、美國的蘇洛、蝙蝠俠那樣的獨行俠!他們動輒形成各種幫派,常常還結成異姓兄弟,形成一股又一股的勢力,這些勢力實際上就是中國古代的黑社會勢力,他們眼中沒有國家法律,只有各種江湖規則。有誰敢違反這些規則,則會有人來充當判官,來個江湖了斷。 古代的黑社會犯罪是在何時發生和發展起來的已無詳考,大約至西漢前期,黑社會勢力曾經達到極其猖獗程度。漢武帝時期河內的郭翁伯團夥,就是這樣一股「豪俠」相結合的黑社會勢力。 其中黑老大郭解,字翁伯,司馬遷親眼見過,說他身材短小,談吐平庸,但在其平平外表外,卻稍有不快便白刃相見,那真是殺人不眨眼。逐漸地河內的黑社會分子皆為郭解所操縱,甚至洛陽地區發生械鬥,當地大亨多次調停無效,也要請他前去擺平。後來還有些黑社會勢力的結合,帶有很強的宗族化和家族化色彩,族長就是老大,家法就是幫規,組織就是宗族成員的血緣結合,人多勢眾,榮辱與共,形成強大的力量。 如漢景帝、漢宣帝時,涿郡西高氏、東高氏,皆為「豪俠」大族,郡府以下各級衙門的公務員都因害怕而躲著他們,都寧可辭官不做,為,中央也不能得罪這些大家族。前後派來幾任郡守,都鬥不過這兩大黑社會家族,其他壞人也趁機違法作亂,當地治安惡化到老百姓出門行路的安全,還要靠拿起武器自我防範了。 謀求非法經濟利益是所有古代黑社會勢力最主要的行為目標和最基本的存活基礎。黑社會勢力斂財牟利的主要方式有三類: 首先是欺行霸市,暴力壟斷。漢惠帝時,齊相曹參去中央任職,臨行前向繼任者傳授治理經驗,專門談到集市貿易,說這是最混雜的地方,惡人可以在裡面藏身過日子。 史書記載,西漢長安的市場大多被黑幫分割霸佔,如東市賈萬,柳市萬章,翦市張禁,酒市趙君都、賈子光。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利潤豐厚的行當,如屠宰、釀酒、茶鹽貿易等,往往被黑幫團夥所盤踞甚至壟斷。 第二是敲詐勒索,就是收「保護費」,此為黑社會最慣用的斂財手段。唐代武則天時期,汴州有個黑老大李宏,以保護做生意為由向商人敲詐,或以收取買路財為名向船家勒索。後來李宏被新任汴州刺史任正理下令亂棍打死後,竟致全州工商界人士舉觴痛飲,像財神爺光臨自家一般快樂。宋元以後,隨著市場管理制度和稅收方式的改變,黑社會勢力除了勒詐外,又多了強充行業協會領導。如清代蘇州府元和縣,香燭業眾店主聯名向政府呈訴:本行業向來沒有什麼行頭,卻有張國安一夥人,自稱行頭,向各店「勒派斂錢希圖把持」。 第三是違法多種經營,最常見的如賭博、賣淫、走私、拐賣、製造偽幣及鹽引等有價票證,還有專門受雇行兇械鬥,乃至殺人。明清時代的江南有一種專業行兇組織,以受雇行兇為基本「謀生」手段。當然這個毆打某人也有講究,在這種組織內部也有一些不告人的獨特辦法,拳擊落點或胸,或肋,或下腹,或腰背,使人內傷,在算好的期限內死亡,或是被打三月後死,或是五月後死,或十月、一年後死。 這種幫派勢力為何如此膽大妄為呢。從黑幫勢力這一方面看,核心人物的公開面貌多為黑白一體或由黑漂白,幾乎是普遍現象,此與一般盜賊團夥頭目的職業犯罪分子身份相比,具有顯著區別,並由此構成打黑除惡的阻力之一。黑幫分子漂白為紳士身份,甚至謀求一定的政治地位,其主要目的,除了方便獲取非法利益外,還能用來包庇同夥和逃避官府的打擊, 清代潮陽大惡霸馬仕鎮,也是在組織犯罪「漸至富饒」後,花錢漂白身份,於「康熙四十三年(1704 年),捐貲作太學生,自是儼然士林,群盜不復曰大哥而共稱為馬老爺矣。」 明代嘉靖中,南京複成橋旁有個分工細密、紀律嚴格、以討債為專業的黑社會組織,有「教父」這個外號的鄧玉堂,手下有幾十個打手,又有一群假冒各種職業的探子,專與各地來南京做生意的商賈結交,設法套取他們的鄉里、姓氏和祖、父名字等私密資訊,隨即偽造他們先人某年某月來南京時向鄧玉堂借貸的字據,然後上門索債。商人看見這些借據,大多真偽難辨。這時候,鄧氏團夥的牛頭馬面紛紛出動,有大言恐嚇威脅動武的,有居間遊說分析利害的,身處異鄉的商賈自忖淫威難抗。或有看出破綻不肯就範的,這些惡棍一擁而上,將之關進鄧宅水牢。商人怕死在匪窟不得申冤,被迫付「債」贖身。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外國人眼中的真實日本黑社會

    日本警察廳指定暴力團山口組,憑著年收入8萬億日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組織之一。日本的暴力團,也就是「黑社會」甚至在國外也大受關注。《經濟學人》雜誌網站上公開了一部名為「Japan’s Yakuza: Inside the syndicate(日本的黑社會:財團背後)」的紀錄片,揭開了日本黑社會幫派不為人知的實情。 在日本至少有5萬人在黑社會中生存,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組織之一。2009年年初,比利時攝影師Anton Kusters在得到進入某個黑社會組織跟拍的許可後,整整兩年都跟隨他們左右。他提到:「我一直以為他們會像電影《追殺比爾》一樣用武士刀砍飛腦袋,但實際上黑社會的世界不是這樣的。」 在正式拍攝之前,他經過10個月的協商才取得拍攝許可。照片正中央的就是這個組織的組長。在黑社會稱之為老大,相對的用「小弟」來稱呼部下。現實中幾乎不會出現電視劇中老大外出,小弟跟隨左右的場景。老大也表示,「隨便拍拍就好」。 日本的黑社會「ヤクザ」這個詞,來源於一種類似黑傑克的紙牌遊戲中最糟糕的組合—「8-9-3」。雖然黑社會的起源尚未明確,不過似乎與17世紀神秘武士的流行有關,在18世紀因貧困流離失所的人們像組建家庭一樣逐漸靠攏。同樣地黑社會是嚴格的階級社會,大家結成模擬血緣關係,有著這層模擬血緣的老大和小弟,關係可以說是牢不可破,小弟對於老大的命令也是絕對服從的。 年輕的小弟都是從大街上選拔出來的。他們為了更好的生活,想結成模擬血緣關係,發誓效忠黑社會。Anton Kusters跟拍的幫派占據了東京的歌舞伎街,主要是靠介紹賣淫,或是通過藥物買賣、洗錢、賭博、賄賂等來謀取利益。另外日本的黑社會可以營運公司。因此在日本,這些由黑社會操作,被稱為「正面企業」的公司會進行生意往來。 刺青是通過外在來判斷一個人是不是黑社會份子的一個重要標誌。刺青的圖案往往是人生中發生的某件事,或者描繪古代日本神話中的生物。一般大家在泡澡堂或溫泉時,能看到黑社會分子的刺青。不過是看不到他們帶著手槍等違法武器在公共浴室走動的。 另外,少了根手指也是一大標誌。行動失敗後,用手指來謝罪是黑社會的慣例。切下來的手指會用白色的紙巾抱起來交給老大。 「但是,少了手指會很難握住刀或高爾夫球棒。」Anton Kusters說道。 2011年2月,在歐洲的Anton Kusters接到黑社會的通知,一個叫宮本的幹部死了,於是他決定回日本參加葬禮。對於因模擬血緣關係而團結在一起的黑社會來說,葬禮是非常重要的儀式。出席者都穿著喪服以表哀悼。也有其他的黑社會組長參加了葬禮。宮本的義弟還允許了Anton Kusters和宮本道別。 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Anton Kusters在那一瞬間有種感覺,似乎自己也真的是這組織的一份子。

  • 國民黨應揚棄黑社會習氣

     大陸正全面深化改革,產業結構調整已邁出實質性步伐。台灣應當充分了解大陸經濟轉型的必要性、和大陸對台政策的核心內涵;應當通過發展經貿關係,逐步解決兩岸歷史遺留的政治問題。但遺憾的是,台灣作繭自縛,在兩岸關係方面,設置諸多障礙,導致中國國民黨在處理兩岸關係所有的政治優勢,喪失殆盡。  兩岸政策藍綠不分  現在國民黨和民進黨關於兩岸政策表述,已經沒有實質性區別。民進黨高舉國民黨「維持現狀」的大旗,輕車熟路地朝總統府走去。國民黨如果想要繼續把處理兩岸關係,作為自己的政治優勢,就應該放下歷史包袱,主動尋求解決兩岸政治發展問題的系統方案。  可令人遺憾的是,中國國民黨的領導人,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所肩負的歷史使命,選舉過程中,一方面企圖推舉自己滿意的候選人,另一方面卻假惺惺要求舉行所謂的民意調查,試圖以民意調查,阻止立法院副院長出面競選。  這充分說明國民黨還不是一個現代政黨,而是一個保守封閉、缺乏銳意進取精神的傳統政治組織。  國民黨創建初期,吸取了中國封建黑社會組織的一些經驗。現在看來,雖然歷經百年,國民黨仍然沒有改變傳統封閉的治理結構,在政治選舉的過程中,國民黨始終步履蹣跚。  現代政黨的基本特點就在於,保持開放性、允許黨員自下而上監督黨的領導人,允許每一個黨員獨立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是現代政黨和中國封建黑社會組織的本質區別。可是,國民黨強調所謂的組織紀律性,以所謂的政治紀律和黨的規矩,不斷地向黨內一些黨員施加壓力,希望他們服從黨中央的決定。  可悲的是,儘管主席朱立倫再三說明,自己不能背信棄義,不能放棄自己的承諾,在新北市的市長任期內參加大選,可是國民黨內部仍然有一些封建保守的政治領袖起哄,要求他必須參加。這樣的政黨,怎麼能夠帶領台灣人民,朝著正確的目標前進呢?  大開大闔作出貢獻  國民黨內部不乏有識之士,可是,在封閉的治理結構之中,那些敢於秉筆直書,公開自己觀點的國民黨黨員早已經被邊緣化。這是國民黨的悲劇,這何嘗不是中國政黨的悲劇呢?  台灣選民是大中華地區政治素質最高的群體,他們明辨是非,了解自己的處境,他們願意和大陸開展正常的交往,並且在交往過程中取長補短。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中國國民黨既然打開了兩岸交往的大門,為什麼不能充分利用自己的政治優勢,在兩岸政治關係發展中,作出實質性的貢獻呢?  現在海內外的華人都在討論,中華民族的未來走向問題,期望台灣政治選舉經驗,能夠給香港、澳門乃至大陸政治發展,提供有益的啟示。但是現在看來,由於國民黨在選舉過程中自縛手腳,裹足不前,因此,香港、澳門和大陸,很難從國民黨民主政治發展中,獲得有益經驗。  (作者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

  • 黑色豪門 全球黑社會身家排行

    黑色豪門 全球黑社會身家排行

    世界上最會「賺錢」的黑社會組織是誰?美國《財星》雜誌近日發表文章列舉了排在前5名的黑社會集團。 其中,日本的「山口組(Yamaguchi Gumi)」以800億美元年收入獨佔鰲頭。年收800億美元(約2.4兆台幣),等於日元約8兆日元。日本網站IRORIO報導稱,8兆日元如果用在國家預算的話,相當於泰國的預算金額。IRORIO網站稱,就算8兆日元無法達到日本的國家預算,但已經超過了國土交通省的約6兆8500億日元預算,以及日本防衛省的約5兆日元預算。山口組養活防衛省綽綽有餘。 山口組的收入,也比排在第二位的俄羅斯「松采沃兄弟會(Solntsevskaya Bratva)」的85億美元多了一位數。 排在第三位的是意大利「科莫拉(Camorra)」的49億美元,第四位的是意大利「光榮會(Ndrangheta)」的45億美元,第五位的則是墨西哥「錫那羅亞販毒組(Sinaloa Cartel)」的30億美元。 「山口組最大的收益來源是毒品的買賣。」日本前公安調查廳調查官菅沼光弘說:「其次是賭博和敲詐行為。」2012年2月,美國財政部指出,山口組的犯罪活動包括在日本及其他國家販毒、偷運軍火、販賣人口、賣淫和洗黑錢等,每年的收益預計達到數十億美元。該組織已滲透至美國金融及商業體系,干擾了美國金融市場的運作秩序。 日本黑社會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集權的組織。他們被「複雜的層級」所限制,新人一旦加入後,必須對組織效忠。即使近幾年日本政府對黑社會採取鎮壓,這種集權結構仍然使得山口組能夠賺到大量的錢。 比利時的一位攝影師在經過幾個月的艱難談判後,終於獲得許可,與日本這個黑社會組織共度了兩年時光,對這個控制著歌舞伎町的傳統黑幫家族進行零距離的拍攝,留下了一批珍貴的照片。

  • 前四川首富劉漢 當庭否認涉黑犯案

    被控涉嫌以黑社會組織殺人的前四川首富劉漢昨日在法庭上指稱,起訴書中所涉及的具體案件都是個案,不能借此給他「戴上黑社會的帽子」。 他說:「熊偉被害案等故意殺人案件,不排除同案被告人唐先兵他們為了公司的利益去做事,但這些都是個案,不能借此給他戴上「黑社會」的帽子。對「以商 養黑」,他同樣予以否認,並表示從來沒有為其他人作案提供過任何資助。

  • 日黑社會搞文創 山口組辦報宣導組織政令

    黑社會組織也要朝文創趨勢邁進!日本媒體報導,日本黑社會組織—山口組,近來創辦一份《山口組新報》,報導山口組的行動綱領與活動方針,同時也有娛樂、文藝新聞,涵蓋各生活面向。 黑道在日本,地位特殊,經濟、生活的每一層面,黑道幾乎都有涉入,而且明目張膽,而山口組更是日本最大的黑社會組織。 根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為加強組內團結、對應警方對山口組的圍堵。日本黑社會組織山口組在7月5日發行《山口組新報》。 這份新創刊的報紙是在山口組全國直屬組長會議上配發,創刊號上頭版為山口組第六代組長篠田建市的談話與近期活動外,還有大哥對小弟們深切的期許,盼年輕組員能遵守組織紀律和培養正確價值觀。 此份刊物共有八個版面,除組內重要訊息外,還有日本古典短詩俳句、介紹組內弟兄釣魚活動。同時,面向擴及圍棋比賽與娛樂新聞,非常多元。 創立於1915年的山口組,總部位神戶,是日本最大的黑社會組織。據2013年3月資料顯示,山口組成員約1.28萬人、準構成員約1.42萬人,會員估計高達2.7萬人,人數約佔全日本暴力團員的44.1%。主要活動區域在關西的神戶、大阪及九州一帶,勢力範圍遍及全日本45個都道府縣。 勢力龐大的山口組,遍及日本各層面。2011年,日本知名主持人島田紳助因與山口組幹部往來密切,而自動退出演藝圈。但近年來,山口組近年勢力逐漸衰退中。在日本政府全力掃黑後,祭出「暴力團排除條例」,要把黑道勢力從市民生活和經濟活動中,徹底鏟除。 諸如禁止餐飲店付保護費給黑道、旅館提供場地讓黑道辦活動或住宿、配合黑道聚會製作並配送便當、演藝圈參與黑道活動助興演出等。有許多大哥大喊,「日子難過」。 這次山口組發行刊物,可見其力求突破。但這也並非山口組地首次發行刊物。據了解,山口組在上世紀40年代後期至50年代前期,曾經辦過一份《山口組時報》。而近日創刊的報紙,是該組織半個世紀以來的第一份報紙。

  • 港黑幫滲透深圳官府 逮百餘人

     香港第一大黑幫「新義安」分支滲透深圳多年,因台資企業雲集而有「小台灣」之稱的沙井也淪陷。深圳公安機關日前搗毀這個名為「沙井新義安」的犯罪集團,指部分官員已被黑社會腐蝕;共逮捕百餘人,繳獲一批槍枝、子彈等作案工具,並扣押、凍結涉案資產人民幣數億。  販毒勒索 涉案百餘起  香港《明報》報導,沙井街道占地60平方公里,區內人口130萬,是深圳西部二線關外的經濟重鎮,由於有大批台資企業,被稱為「小台灣」,但當地治安長期惡劣,罪案時有發生,是深圳治安最差的地區之一。  深圳市公安局長李銘22日在新聞通報會上表示,警方已在寶安區沙井破獲深圳建市以來,境外黑社會組織在境內滲透發展的規模最大的典型犯罪集團。李銘說,該黑幫名為「沙井新義安」,是香港「新義安」在沙井的分支機構,成員數百人,形成5級金字塔形組織架構。「沙井新義安」在沙井一帶長期盤踞,涉及違法建築、土地交易、出租車運輸,以及桶裝水、煤氣等生意經營,凡涉及經濟利益的,他們都要插手或壟斷,收取保護費。「沒有(交保護費)你就幹不成,要麼就打打殺殺」,李銘稱,「新義安」在沙井地區大量建設非法建築,他形容「其建設規模、竊取國家資產、集體資產之數量、規模手法之惡劣,令人髮指」。  深圳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副局長王國賓指出,「沙井新義安」從事故意傷害、聚眾鬥毆、販毒設賭、組織婦女賣淫、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等多種違法犯罪活動,初步查明涉及刑事案件百餘起,其中命案多起。  王國賓指出,「沙井新義安」由香港「新義安」骨幹人物陳錫波的侄子陳垚東(龍哥)有計畫組織成立,參照香港黑社會「新義安」管理模式,有明確的組織領導者和固定的骨幹成員。  官員遭控制 丟官  「沙井新義安」對內制定了明確的幫規,違者嚴懲,對外則以「沙井新義安」為旗號進行違法犯罪活動,根據骨幹人員劃分勢力範圍,規定各自活動不得越界。該組織具有雄厚的經濟實力,在當地參股經營十多家公司、酒店和娛樂場所,擁有多處房產和一批高級轎車。  此次沙井打黑案從2006年即著手偵查,當時就已經發現「沙井新義安」,但警方因難以找到證據,一直沒有動手,直到2011年才掌握確鑿的核心證據,採取打擊行動。李銘表示:「更糟糕的是,該涉黑組織曾滲入當地部分基層幹部,對其進行腐蝕和瓦解。這些基層幹部在沙井新義安從事非法活動時提供方便,為其攫取非法利益提供保護。」  今年2月9日,沙井街道辦原書記劉少雄落馬,原沙井街道辦城建科長陳俊煒亦被控制,有知情人士稱,劉少雄主政沙井多年,和當地的黑幫大老「龍哥」等人關係密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