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道掛的搜尋結果,共12

  • 徐國勇前腳剛走 基隆KTV橫刀刺肺驚濺血

    徐國勇前腳剛走 基隆KTV橫刀刺肺驚濺血

    基隆又傳KTV械鬥砍人,1名蔡姓男子今在仁二路一間KTV徹夜歡唱,疑與其他包廂酒客爆發衝突,竟遭利刃砍到翻過去,行兇後揚長而去,急診室醫師發現傷者背部有道非常大的橫切傷口,深及肺臟,連忙插管搶救,警方正全力追緝。 \n \n基隆廟口附近一處KTV,今天早上7時許傳出兩派人馬鬥毆,警方獲報到場,1名28歲的蔡姓男子肺部遭利器刺穿,警消通知救護車送往部立基隆醫院,醫師檢視傷者意識清楚,但背部遭到利刃橫砍,傷勢嚴重,緊急插胸管引流進行急救中。 \n \n內政部長徐國勇甫至基隆激勵第一線防疫員警士氣,部長前腳剛走不久,基隆就發生聲色場所鬥毆,基隆市警一分局與忠二路派出所立即專案小組,立即調閱附近監視器分析及查訪在場目擊民眾,強調目前已鎖定特定嫌犯,積極偵辦中。 \n \n基隆近幾個月屢傳KTV鬥毆,造成多人掛彩,市警一分局也發動多次「掃蕩行動」專案,針對黑道幫派分子及青少年易聚集場所,包括KTV、小吃店、卡拉OK、PUB、撞球店、網咖等特定營業場所,一一展開擴大臨檢,直到「治安改善」。 \n \n \n \n \n \n

  • 23年前槍殺「黑狗」潘旭晃  黃弘震獲准假釋

    23年前槍殺「黑狗」潘旭晃 黃弘震獲准假釋

    23年前曾經轟動黑白兩道的大案,涉及槍殺雲林黑道大哥「黑狗」潘旭晃的黃弘震,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他在服刑10多年後,矯正署日前已核准其假釋案,黃近日可出獄。 \n \n綽號「金董」的黃弘震,被控在1995年1月4日,率領手下林煌嘉、林華義、周峻弘等人,持槍在雲林鎮虎尾鎮「可佳麗」餐廳外埋伏 ,將雲林黑道大哥「黑狗」潘旭晃狙殺死亡,震驚黑白兩道。 \n \n警方表示,由於被槍殺的「黑狗」潘旭晃,當年在國內本省掛兄弟中,可說是呼風喚雨,潘旭晃陰狠多謀,素有「黑道軍師」的稱號,與當年十大槍擊要犯之首「來來」林來福私交深厚,是林來福最得力的智囊。 \n \n警方指出,在林來福橫行國內之際,潘旭晃就是最大的幕後推手之一。同為雲林黑道的黃弘震,因犯下槍殺潘旭晃命案後,在中南部黑道迅速竄起。 \n \n案發後,黃弘震等人四下逃亡,1995年3月底,警方佈線緝獲林煌嘉、 林華義、周峻弘3人,起出作案的九○手槍2把,但黃弘震則脫逃,由雲林地檢署發佈通緝,被警方列為槍擊要犯,黃逃亡6年,終於在2001年10月16日凌晨在台中縣太平市被刑事局等單位逮獲。 \n \n2007年6月7日,最高法院以黃弘震不滿潘旭晃教唆小弟黃村殺害他的結拜兄弟、KTV經理蔡添財, 但當時檢察官宋宗儀又予包庇,違法不起訴黃村,率手下槍殺潘旭晃報仇,依共同殺人罪判處黃弘震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定讞。

  • 李國毅、王家梁遭黑道圍毆 雙雙掛彩

    李國毅、王家梁遭黑道圍毆 雙雙掛彩

    台視東森《我和我的十七歲》本周六播出第9集,劇中王家梁被黑道大哥誤會勾引大嫂秀琴,正面臨以一打五的圍毆場面時,李國毅接到周曉涵來電求救適時現身伸出援手,一場打戲下來兩人身手矯健帥氣得很,下戲後卻是雙雙掛彩,王家梁右手臂不慎被刀子劃傷,留下5公分長的傷口,李國毅則是被武行打中背部破皮流血還瘀青數日,李國毅苦笑:「這就是拍打戲的代價!」 \n \n李國毅曾在大陸拍戲時跟著武行練過3個多月,對打戲的出手套招都不陌生,「當天這場打戲隨著不同鏡位跟多位武行配合,幸好有專業武行指導,拍得還算順利,唯獨有個畫面是我背對武行,他拿著棍子從背後襲擊,當時沒抓好時間點棍子狠狠地打中我的背,當下拍得超熱血沒啥感覺,回到家才發現背部破皮流血,還瘀青很多天才消。」 \n \n除了這場打戲,為了呈現在知道謝欣穎為何變成冷冰冰機器人女孩背後原因,心疼謝欣穎心中的掙扎,李國毅在籃球場上挑釁球友反而被揍,幾場打戲下來李國毅忍不住說:「大家有話好好說,別動不動就要我打架或被打,我們可以走文明人路線。」 \n \n李國毅掛彩,王家梁也是傷痕累累,開拍時不慎被武行用刀子劃傷,當下傷口皮開肉綻滲血,王家梁說真正慘的不是受傷,「傷口跟當初畫面設定的傷口方向相反,只好用粉蓋住掩飾真正的傷口,這才是最痛的時候,除此之外左手腕、小腿脛骨也都留下傷痕。」 \n \n李國毅說身為男生從小到大打架少不了,但都屬於小屁孩式無意義的爭執,純粹是看誰不爽就會打架,但都不至於會受傷,「小朋友打架時一定有一群朋友圍觀,因為快打輸了朋友就會救我。」至於王家梁則曾在國中上家政課時,跟班上的不良少年起衝突一路打架打到下課,「下一堂課上課時全身止不住都在發抖,腦袋空掉,之後就再也沒打過架了。」 \n \n《我和我的十七歲》每周六晚間10點台視首播,周日晚間10點東森綜合台播出。

  • 監獄挾持案 陸學習粉絲團關注

     高雄大寮監獄挾持典獄長案,大陸網友相當關心,各大入口網站隨時播報,連以國家主席習近平行程準確度聞名的「學習粉絲團」微博,也從11日下午起隨時更新進度。但部分大陸網友對台灣獄政、法律制度不熟悉,竟然讚揚這6名自戕凶嫌「高大上」、「有文化」、「有黑道範兒」。 \n 鄭立德等人最後要求法務部矯正署署長唸出的五點訴求中,提到法官不該有罪推定、保外就醫條例獨厚某些人、監所內受刑人勞作所得偏低等等。有陸媒評論竟稱,台灣的黑道連挾人訴求都「法言法語」,跟一般類似案件「不是要錢就是要自由」截然不同。 \n 各入口網站 即時轉播 \n 因為大陸沒有黑幫組織,於是又有網友出來解惑,詳述台灣竹聯幫的歷史,從陳啟禮創幫、張安樂高學歷談起,提到本省掛四海幫與外省掛竹聯幫的恩怨情仇,再扯到江南案。言下對黑道頗為崇拜,因此又引發網路論戰各抒己見。 \n 大寮監獄事件,大陸網路管制完全放開,從新聞網站到名人微博,都在即時轉播,擁有272萬餘粉絲的「學習粉絲團」,同樣跟上新聞潮流。跟著台灣電視新聞徹夜不眠者也大有人在,6名凶嫌自戕之後躺成一片的畫面,就有大陸網友迅速轉發,微信朋友圈紛紛轉傳。 \n 抱獵奇心態 關注進度 \n 由於此案最後的結局太令人驚奇,大陸網友發出各種稀奇古怪評論,罵陳水扁的有之,讚揚凶嫌的有之,嘆台灣媒體亂象的也不少。總之,隔著一道海峽,大陸網友對此事抱著獵奇心態,關注一舉一動,「比電影還好看」。

  • 暴利養大實力 毒品攻陷台灣黑道

     早期的幫派或兄弟,有一條嚴禁碰觸毒品的不成文規定,大哥們認為,吸毒者會為取得毒品不擇手段,甚至違背倫理、背叛幫派,因此違者逐出幫派;但時空改變「有錢才能養小弟、才有實力」,加上販毒誘人的暴利。現在黑道不但販毒,為爭奪利益,就算同門也兵戎相見,顯然毒品質變了台灣的幫派生態。 \n 六十多歲外省掛張姓大哥語重心長的說,毒品己經攻陷了台灣黑道,因為連一些大哥在酒店或汽車旅館開轟趴時,竟也趕流行拉K或抽大麻助興。中生代的幫派大哥不僅自己吸毒,甚至還以直銷方式,要求幫眾負責販毒,大哥再從抽取利潤、規費,做為組織壯大勢力的資金,這在幾十年前,根本是無法想像的事。 \n 由於毒品的利潤太大,因此幫派間常因販毒利益分配不均或搶地盤,爆發火拚事件。日前同是竹聯幫的捍衛隊與戰堂,就是因此發生內訌,彼此開槍示威、互相叫勁。 \n 幫派為了擴大市場,甚至將毒品銷往校園,先在學校中吸收幫眾,再由這些在校的幫派小弟,將毒品銷往學校,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或是經營傳播公司,以毒品控制旗下小姐,將毒品賣到酒店,販毒、圍事兩頭賺。 \n 當然,還是有老一輩的幫派大哥自律不涉毒,但對眼前的現實狀態也充滿無奈,因為販毒利潤的所得,可反應出黑幫勢力的消長,幾個號稱上萬幫眾的幫派,從帶頭大哥到最低層的小弟,都靠販毒維生,往日黑道講究的倫理輩分,也早就被沈淪於毒品中的幫派分子拋在腦後,誰掌握最大的販毒市場,誰就可以在黑道中稱霸!

  • 《全球財經周報-東北亞》奧林巴斯與黑道

     新聞提要:日本光學設備大廠奧林巴斯(Olympus)的假帳醜聞扯出企業與黑道長期掛勾的社會問題,也透露黑道在政府加強管制下,反而藉合法營利事業繼續擴張勢力。 \n 日本企業董事會無能或股東失職是常見現象,但今年10月爆出的奧林巴斯醜聞依舊震驚業界,就連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為此出面澄清。他在近日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表示,奧林巴斯醜聞恐怕讓日本蒙上叛離資本主義的負面形象,但他強調「日本社會絕非如此」。 \n 日本雜誌Facta在10月揭露,奧林巴斯自2006至2009年假借4項購併案的名義來掩蓋公司虧損實情。這段期間奧林巴斯的英籍執行長伍佛德(Michael Woodford)曾向董事長兼社長的菊川剛諫言,明確指出董事會決策錯誤,結果卻遭菊川開除,於是憤而揭發假帳內幕。 \n 醜聞爆發後菊川隨即下台,但奧林巴斯與黑道掛勾的傳聞也隨媒體報導而越演越烈。奧林巴斯新任社長高山修一雖坦承公司長期做假帳,且過去5年多次利用購併帳目來掩蓋虧損,但堅稱自己對黑道掛勾「毫不知情」。 \n 黑道深入產業數十年 \n 儘管檢調單位尚未找到任何有關奧林巴斯與黑道掛勾的確切事證,但事實上日本黑道勢力深入金融市場與企業董事會已有數十年歷史。3年前,日本證交監察委員會編列的黑名單就顯示超過50家上市企業與黑道掛鉤。 \n 早在1991年,野村證券和日興證券就曾因關係企業與黑道掛勾而震驚金融市場,事發後多名高層遭到開除。2年前,富士通社長也因涉嫌與黑道掛勾而被迫下台。 \n 日本黑道一路從二次大戰後檯面下協助政府重建社會秩序開始擴張勢力,到了1980年代泡沫經濟時,黑道更從傳統販毒、私娼等非法事業轉入金融市場與房地產投資,又在泡沫經濟瓦解後做起暴力討債事業。 \n 1992年政府雖立法加強管制暴力討債等非法事業,卻驅使黑道組織開設合法公司繼續吸收黑金。如今大型黑道組織旗下的合法企業遍及日本各大產業,因此一般企業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和黑道發生商業往來。 \n 政府立法處罰染黑企業 \n 有鑑於黑道順應時代的變通能力,東京都和沖繩縣等地方政府自10月起實施新法規,凡是遭查獲與黑道掛鉤的企業最高可罰50萬日圓(約6,400美元),且檢調單位將公布企業名稱,希望藉由損害商譽來達到嚇阻效用。 \n 除了政府立法之外,各產業協會與銀行、保險業也開始在商業合約中加註黑道防制條款,因此凡是遭查獲與黑道有往來的企業將被視為商業詐欺。日本前任警察廳長安藤隆春表示:「社會上開始出現前所未見的反黑道意識。我認為這股力量會持續擴大。」 \n 但也有部分人士認為新法規的罰則還是不夠重,對黑道毫無殺傷力。東京律師事務所Herbert Smith合夥人高德文(Peter Godwin)表示:「執法單位須採取強烈手段才能在短時間內改變現況,但依我看來目前還沒人打算這麼做。」

  • 黑道不景氣 外省掛幹仙人跳勾當

     以男子謝坤翔為首的竹聯幫地堂中壢分會,去年初成立後以販毒、暴力討債為主要經濟來源,但景氣差,謝嫌竟做起外省掛最痛恨的「仙人跳」,由旗下「設計組」的女毒蟲色誘男毒蟲,事後再恐嚇取財,已知有四人受害。 \n 桃園檢警七日持十五張搜索票大掃黑,動員上百名警力拘提謝坤翔(廿七歲)等十四人,起出改造手槍一把、K他命五十公克,訊後依組織犯罪、毒品、槍炮等罪嫌將他們送辦。 \n 警方訊問中發現,謝坤翔除在地堂中壢分會設置常見的行動組專司暴力討債外,還有個奇特的「設計組」;他深知目前景氣差,黑道連暴力討債的生意都不好做;毒品販賣競爭太大,無法掌握上游盤商,不能用有利的價格出售,利潤有限;這幫以年輕人為主力的地堂,在苦無財源的情況下,做起仙人跳勾當。 \n 擔任「設計組」組長的周詩婷(廿九歲)有毒品前科,專責「設計」男毒蟲仙人跳;有次她與男毒蟲發生性關係,被謝坤翔知情,謝就要求周女再約對方,等男子上鉤,謝就率小弟押人,強簽本票,目前查出有四件類似的仙人跳手法,得手數百萬元。警方說,有次一名毒蟲不肯就範,被他們強押到新竹山區,遭恐嚇:「不簽本票的話,不用十五分鐘就可以把你埋進土裡,永不見天日!」手段凶殘。 \n 桃園道上的兄弟透露,竹聯在各地開枝散葉後,擴張太快,許多堂口、分會林立,但警方頻頻掃黑,集團發展有限。既無固定的圍事財源,販毒又有許多競爭對手,最慘的是有時一個月只有一場討債委託,不得已下,只好走上詐騙、仙人跳等老一輩外省掛最痛恨的勾當。 \n 警方不禁感慨:「以往標榜義氣的外省掛幫派,竟也沉淪這種垃圾手段!」

  • 地主索高租金 攤販批像黑道

    地主索高租金 攤販批像黑道

     鄰近永安市場的自由街七十七巷,巷弄道路產權引發爭議,攤販聲稱遭新地主索取高額租金,宛如「黑道占地、強索保護費」事件翻版,不過地主指稱該處本屬私人產業,「使用者本該付費」,並無不法。 \n 永和區自由街七十七巷緊鄰永安市場,巷道中間留兩米空間供人行走,兩旁由商家擺攤做生意。近期一名男子與攤商接洽,指該巷土地已遭收購,未來攤商要營業,必須向新地主承租,由於租金定價偏高,引起反彈。 \n 攤商在市場內掛上布條,痛批高昂租金讓「可憐小攤販無法養家」,要求商家「團結對抗黑道」。永安市場自治會會長黃明壽不希望市集遭不明勢力染指,盼政府施展公權力,避免攤商遭剝削。 \n 收購土地的張姓地主表示,七十七巷道路並非公有道路,而是私人產業,他合法收購,擁有支配權,使用者付費本是天經地義,攤商不能因長期占用,就認為可以無償使用。 \n 區公所指出,自由街七十七巷屬都市計畫道路,未開闢也未徵收,產權確屬私人土地,但是否為既有道路,仍須由相關單位認定。 \n 近期夜市遭黑道介入的事件時有所聞,永和分局也關注這起紛爭,警方指出,產權糾紛由主管單位或法院判定,但若涉及恐嚇威脅,警方不會坐視不管,希望雙方能理性解決。

  •  雙和地區盛傳馬面林正偉在選舉期間勒索過不少競選總部,有候選人給錢打發了事,因此地方人認為連勝文槍擊案,八成跟勒索陳鴻源不成、凶手惱羞成怒有關,警方正釐清是否屬實。陳鴻源競選總幹事杜義凱昨再次澄清與「馬面」交情不深,地方人士認為杜義凱不屬於黑道掛,馬面當初跟的大哥也不是他。 \n 一名地方人士指出,選舉期間,連里長都碰到自稱某某幫派人士的勒索,多數人以和為貴,給錢了事。一名同額競選的里長說,這次雖選得輕鬆,但仍有幫派分子上門來「喝茶」,接觸後發現對方「連F咖都不如」,給五百元就打發了事。 \n 據悉,雙和地區不少候選人身家財力雄厚,成為黑道勒索覬覦的對象,但各陣營有自己的「交友圈」,幫忙「處理問題」的朋友也不少,碰到黑道勒索,多數在檯面下解決。 \n 地方人士說,林正偉年輕時在永和戲院一帶混跡,當時跟的大哥叫做「金光」,馬面混過黑道,但杜義凱並非黑道掛,杜早年從事營造業,在地方人面廣,後來轉往大陸做生意。認識杜義凱的人說,杜義凱為人講義氣,好打抱不平,他與馬面的交友圈不太可能有交集。 \n 這名人士說,林正偉與地方脫鉤甚久,早年也不是核心幫派成員,就算要處理土地糾紛,「也輪不到他」,加上他染上毒癮,黑道向來瞧不起毒蟲,認為其「成不了大事」,多半疏離或切割關係。 \n 這名地方人士分析,若真要幹大案,至少會選個可靠的殺手,規畫好逃跑路線,誰會找一個當場被抓、又隨時可能供出同僚的莽夫?因此研判「馬面」林正偉勒索陳鴻源競選總部不成,惱羞成怒,在犯案當天打電話給杜義凱給予「最後通牒」,卻因現場吵雜,杜義凱沒接到電話,馬面心一橫,衝上台開槍,「若杜義凱接了電話,局勢或許又不一樣了。」 \n 由於選舉已經結束,候選人競選總部早已拆除,相關幹部也已解散,有幾名候選人出國旅遊,馬面有沒有上門勒索,相關人員避而不談。警方廣泛接觸這些輔選人員,瞭解馬面與其他候選人的關係,是否有候選人無意間成了提供馬面資金來源者,均待釐清。

  • 趙爾文雙喜宴 各路人馬擠爆會場

    趙爾文雙喜宴 各路人馬擠爆會場

     前竹聯幫主趙爾文廿四日晚在台北市王朝大酒店舉行女兒的婚禮,也一併舉辦自己七十歲的壽宴,包括本省掛、外省掛的兄弟、民意代表及藝人擠爆會場,席開兩百五十餘桌,是黑道近幾年來罕見的大場面,台北市警方為約制黑道,防止意外發生,動員上百名警力現場蒐證監控。 \n 晚間六點卅分舉行的婚禮,下午陸續就有從中南部包車北上的兄弟現身,警方也出動荷槍實彈的霹靂小組在內的百名員警,在現場設置路檢點、蒐證點。 \n 竹聯幫現任幫主「么么」黃少岑,晚間七時許也到場祝賀。竹聯原本安排廿多位身穿黑西裝的男子,大剌剌地在飯店一樓大廳列隊迎客。現場指揮官松山分局長林順家見狀勃然大怒,認為實在太囂張,有礙社會觀感,強烈要求撤離。大廳裡來台參加國際殘障桌球賽的外籍選手,得知是場黑道婚禮,也忍不住嘖嘖稱奇。 \n 儘管社會上要求黑白分際的聲浪極高,但還是有新黨主席郁慕明、立委劉盛良、薛凌、台北市議員歐陽龍、林國成、陳玉梅等政界人士參加。立法院長王金平、立委余天、蔡煌瑯、邱毅雖未到場,都致贈喜幛。受到警政署黑白規範的警界人士,則沒有人敢參加。 \n 婚禮現場邀請藝人藍心湄主持,藝人任賢齊、郭子乾、陳昇、黃品源、林瑞陽、李鑼、張永正、胡瓜等,也到場表演節目或致意後離去。 \n 警方除對婚禮全程錄影監控、列造名冊外,婚禮結束後,也在北市一些酒店附近安排警力待命或實施路檢,防止兄弟們續攤時飲酒過量,擦槍走火發生衝突意外。

  • 幫派牟財爭地 黑槍氾濫文化城

     素有「文化城」美譽的台中市,多年來已淪為國內治安惡化的指標城市,特種行業林立、槍擊案頻傳、竊盜與搶案層出不窮,各路人馬聚集台中「喬」事情、分配利益,成為外界對這個城市的集體印象! \n 台中黑道早期大致分為大湖幫、南台中、火車頭仔、練武路外省掛等,各有地盤互不侵犯,財源不外搞賭場、開酒家、收保護費,利益糾紛自有大哥出面解決,偶爾打打殺殺,但基本上還能維持「穩定」局面。 \n 民國七十年代後,台中市拜土地重畫所賜,稻田變黃金,農夫成了坐擁億萬財產的「田僑仔」,重畫區建設趕不上重畫速度,成為聲色不夜城,酒店、電子遊戲場林立,不僅在地人眼紅,鄰近縣市的兄弟也想分杯羹。 \n 資深刑警說,中部海線兄弟有計畫地前往台中市經營酒店、電玩店、賭場、職棒簽賭,打亂了地方角頭的利益分配,加上黑槍氾濫,許多小弟擁槍自重,逞凶鬥狠強出頭,黑道倫理蕩然無存。 \n 三年前,台中劉姓角頭的夜店遭連續開槍,後來還引發社會矚目的周政保嗆聲光碟案,就是小弟公然挑戰大哥的典型案例;有如電影情節般的狙殺事件,更是不斷在台中市上演;就連隨機綁架案也是從台中開始,令市民人心惶惶。 \n 雖然警政署提出數據,台中縣市的刑案發生數在五都表現最佳,但治安好不好,不是警方說了算,槍聲不斷、重大刑案頻傳,治安問題必然是年底大台中市長選舉的勝負關鍵。

  • 教父之喪 送憨面最後一程 如武林大會

    有中部黑道教父之稱的縱貫線老大「憨面」李照雄,將於本月廿六日出殯,治喪委員會首次以「武林帖」方式,發聘書給全台具知名度的幫派大哥;警方則接獲情資,當天恐將有近兩萬人前往致祭,將是繼四海幫老大陳永和之後,國內近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黑道喪禮」! \n「憨面」在黑白兩道都擁有豐沛人脈,在正式訃聞中,立法院長王金平掛名治喪主任委員,台中市長胡志強、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前雲林縣長張榮味、台中市議會議長張宏年、台中縣議會議長張清堂等人,均列名副主委,總幹事則為立委顏清標。 \n寄發「榮譽聘書」 喬定名單 \n顏清標說,依民間信仰,參加進香的人不能「見刺」(遺體),所以整個治喪委員會開會時,他並未參與。他只是掛名「總幹事」,治喪、動員等事宜,他都不知情,是由治喪委員會召集人呂崇民負責。 \n幫派大動員 警署嚴陣以待 \n至於被許多黑道大哥視為實力排名的「治喪委員」名單,因為人數太多擺不平,為此喪家還特地委請綽號「飛虎」的台中大哥呂崇民做總召集人,邀集各幫派代表開協調會「喬名單」。最後大家同意不在訃聞列名,改採史無前例的個別寄發「榮譽委員聘書」,才圓滿解決。北部竹聯、四海兩大幫派,都各接到十餘張,但仍有黑幫抱怨聘書太少「矮人一截」。 \n黑道參加喪禮,不僅爭排名,也要比場面,原本竹聯、四海、天道等幫派,都準備出動近千人壯聲勢,但警政署接獲情資後,立刻放話祭出「不動員、不串聯、不准出現幫派字眼」的「三不」原則,最後委員會協議,每幫派公祭人數,以三百人為上限,喪家也在訃聞特別註明,謝絕十八歲以下青少年進入會場。 \n儘管如此,仍有幫派私下召集堂口,挑選出廿名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體格壯碩的幫眾,量身訂做西服及翻領襯衫,準備在公祭當天,組成前導隊伍,以突顯特色。 \n在奠儀方面,據了解,喪禮總召集人呂崇民已捐五百萬元,顏清標捐四百萬元,其他幫派,則以認購牌樓代替,每個牌樓以十萬元起跳,預估金額總數恐破億元,但喪家已對外表示,所有奠儀將在喪禮後,全數捐做公益。 \n3月移靈 車隊綿延500公尺 \n由於南北黑道響應熱烈,委員會還在三月先移靈到台中七期廣達兩千坪的空地,搭建氣派的靈堂,移靈當天,車隊綿延五百多公尺,全省黑幫老大、日本山口組代表均到場。據一名黑道大哥表示,移靈尚且如此,公祭場面不難想像,當天台北市所有遊覽車都已預訂一空,喊價比平常貴四成。 \n治喪委員會總召集人呂崇民,透過治喪委員會發言人武興員澄清,治喪委員會只是協調、確定參與人數,方便告別式當天停車場安排、動線規劃。並表示,治喪委員來自各方,有數百人之多,無法一一列在訃聞上,才會採權宜之計,改發聘書給各委員。 \n刑事局透露,「憨面」出殯場面,恐將超越昔日黑道喪禮,警方已要求各縣市警局約制,公祭當天的蒐證規模,也將比照「陳啟禮」喪禮辦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