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道議長的搜尋結果,共12

  • 新北》竹聯幫大老擔任侯友宜競總顧問 蘇貞昌:不清楚

    新北》竹聯幫大老擔任侯友宜競總顧問 蘇貞昌:不清楚

    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今(4)日上午前往永和六和市場掃街,由市議員羅文崇、許昭興陪同爭取市民支持。媒體詢問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在中和區將成立競總,其中幹部劉振南為竹聯幫大老,對此,蘇貞昌表示,此事他不清楚,但國民黨利用黑道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n \n蘇貞昌表示,此事他不清楚,但國民黨利用黑道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侯友宜前一陣子就在台東為黑道站台,更事先發採訪通知,事後才緊急切割。蘇貞昌表示,當年在他選屏東縣長連任的時候,國民黨也是用黑道鄭太吉議長威脅蘇貞昌的支持者,最後鄭太吉還被判刑槍斃,國民黨跟黑道勾結的事件,可以說是「罄竹難書」。 \n \n天氣雖然轉涼,下起毛毛細雨,但仍不減蘇貞昌與議員羅文崇、許昭興的熱情,一早即在永和六合市場向市民拜票,這也是蘇貞昌掃的第五十五個市場。蘇貞昌沿途與民眾握手、合影,也親自向市民說明假牙補助、新北垃圾袋降價以及親子體驗博物館等政策,要讓新北市更新更好 \n \n蘇貞昌也向觀看直播的網友打招呼互動,喜歡狗的他更表示今天是「世界動物日」,他的早安圖也提出「動保五關心」,將推動「制定動物保護自治條例」、「成立動物保護委員會」、「盤點收容所問題」、「認領養運作制度優化」及「提升動保觀念及保育」等5大動保政策,讓新北市成為友善動物的快樂城市。照顧動物朋友們。 \n \n針對媒體提問對於侯友宜將都更三箭講成「引擎」,似乎抄襲蘇貞昌。蘇貞昌今天則對此回應,同樣都在講都更政策,侯友宜被抓到背錯還不承認,蘇貞昌也反問,若今天講自己的都更政策變成「五支箭」,侯友宜會不會說他模仿?蘇貞昌也進一步說,這次選舉,兩人提出都更的政見,他講的是「引擎」,侯友宜講的是「箭」,而侯友宜竟然把自己的箭講成引擎,可見侯友宜已經背亂。 \n \n前中和市長邱垂益表示,劉振南擔任中和區里長聯誼會顧問,考量地方生態派系,由於呂芳煙身體不適,因此,改邀請劉加入,是為了地方生態平衡,劉代表呂家,但劉從未出席開會過,「我個人意思,與侯友宜無關!」侯友宜也不認識劉振南,外界不用過度解讀。

  • 李全教當選無效 藍綠立委各有看法

    停職中的台南市議會議長李全教被判當選無效確定。民進黨立委說,能給政治人物有個警惕;國民黨立委說,尊重司法判決,但覺得遺憾。 \n 李全教遭台南地檢署及同選區競選對手提出市議員當選無效之訴,一審判決當選無效;二審法院台南高分院今天下午宣布維持原判,全案定讞,李全教將失去議員及議長職務。 \n 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吳秉叡下午受訪時表示,選舉還是要正正當當的來,用賄選的方式恐怕是這個世代國人與社會沒辦法接受的事;他也希望從事政治工作的人都能有個警惕,不要用不正當的方式選舉。 \n 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總召徐永明表示,案子定讞後接著就是台南市議會議長補選,慶幸立法院在上會期,已三讀修正通過地方制度法,讓正副議長選舉改為記名投票;當初國民黨還以「怕被黑道騷擾」多次阻礙修法,他認為國民黨應該早預料到有這天,並想重施故技,影響接下來的議長補選,「沒有根本的制度改革,李全教這樣的人才不會少的」。 \n 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林為洲表示,在偵查的過程當中,有些許的爭議,現在已經二審定讞,就尊重司法的判決,但也覺得遺憾。1050830 \n

  • 談議長記名投票 學者提黑道議長鄭太吉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今舉行「地制法與選罷法」公聽會,針對正副議長是否採「記名」投票,正反意見交鋒。真理大學人文與資訊學系助理教授陳俐甫表示,因台灣屬人情社會,屏東縣前議長鄭太吉的陰影還在,改記名恐使議員面臨生命威脅;勤益科大通識教育中心法政組召集人周宗憲則說,記名才能對選民負責,無記名投票會阻絕選民、政黨追究議員政治責任,恐有違憲之虞。 \n \n陳俐甫進一步舉有黑道身份的前屏東縣議長鄭太吉為例,「若可以全部記名,早就都被他(指鄭)幹掉了,鄭太吉在我絕對不敢投」,中南部地區需要無記名保障,地方議員才有勇氣行使投票權。 \n \n不過,周宗憲則持反對意見,在代議民主制度下,議員必須對其言論、表決向選民負責,無記名無法得知議員投票立場,阻斷選民追究政治責任的困難度;其次,政黨政治下,黨籍議員也有義務依照政策指令投票,若採無記名,亦會阻斷政黨追究其黨籍議員政治責任,兩者均有牴觸民主之違憲可能。 \n \n周宗憲強調,議員根據代議民主原則、政黨政治運作所行使的投票權,性質上不是「權利」,而是履行其「義務」。 \n \n東吳大學人文社回學院院長謝政諭也說,記名投票是一種趨勢,高度民主化的美國,眾議院議長選舉也是採取「記名」投票;《憲法》保障投票人不受干擾,指的是一般公民,而非議員選舉議長,記名是議員對選民的負責方式。

  • 老四欠千萬開殺戒  美福3死 黑道議長涉供槍誘賭

    老四欠千萬開殺戒 美福3死 黑道議長涉供槍誘賭

    美福集團發生骨肉相殘悲劇!6名兄弟開家族會議時,排行老四的黃明德,因口角開槍打死2位哥哥,再自轟、墜樓身亡。據查,黃明德之所以變成殺人野獸,全因和一名黑道議長往來密切,並在議長牽線下欠千萬賭債所致;黃擁有的2把槍枝,來源疑與議長有關,警方正深入追查中。 \n \n 《周刊王》調查發現,黃明德自1991年起,就被警方抓過「擁槍」,槍砲、妨害自由、恐嚇等不少前科,和一般富二代不太一樣。黃明德就讀大直國中的同學回憶「他從小脾氣就不好,但很有『兄弟情結』,會到處跟人打架,喜歡替朋友出頭。」他20多歲時,就和某外省幫派「花字輩」堂口的兄弟們走得近,並與該堂口「榮譽堂主」往來密切,這位堂主後來當上某直轄市議長,也在國民黨內擁有職務。 \n \n 以黑道議長為首的幫派分子,不少人在新北市新莊、五股一帶經營地下賭場。黃明德很自然地會出入這些場所,而且輸了可以掛帳欠著,因為大家都知道黃家有錢,黑道兄弟堅信「美麗華家族向來低調,絕對不敢跑帳」。 \n \n 據了解,案發前一個月,黃明德又累積超過千萬元賭債,但他自覺沒臉再向哥哥們伸手,剛好聽黑道議長說,「有塊土地如果買下,半年內一定翻兩倍」。他急於籌錢買下、增值後還債,才會在家族會議上吵架,帶槍原始目的應只是為了恐嚇,沒想到最後釀成無可挽回憾事。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本期《周刊王》,最新083期隨刊附贈絕美八字奶豆奶妹跨頁全版美照,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1,255元,粉絲切勿錯過,詳情請參看周刊內活動頁。

  • 老四欠千萬開殺戒 美福3死 黑道議長涉供槍誘賭

    老四欠千萬開殺戒 美福3死 黑道議長涉供槍誘賭

    美福集團發生骨肉相殘悲劇!6名開家族會議時,排行老四的黃明德,因口角開槍打死兩位哥哥,再舉槍自戕、墜樓身亡。據查,黃明德之所以變成殺人野獸,全因和一名黑道議長往來密切,並在議長牽線下欠下千萬賭債所致;黃擁有的2把槍枝,來源疑與議長有關,警方正深入追查中。 \n \n這場震驚社會的悲劇,留下不少疑團待解,從「為何要對親兄弟下毒手」「槍從哪來」…等,一直到老四黃明德的交往、經濟狀況,都是警方想搞懂的事,但其實說穿,就是「賭博害人」。 \n \n親友也透露,黃從小脾氣就不好,與家族格格不入,遂轉而向外尋求同儕的認同與支持。環境因素下,黃與某堂口的「榮譽堂主」往來密切,該堂主後來還當上某直轄市議長。黃也經常在幫派份子的帶領下出入賭場,一個晚上輸掉上百萬是常有的事,黃的多筆爛賭債也都是由2位兄長出面解決。 \n \n據了解,案發前一個月黃又欠下千萬賭債,才會在家族會議上為錢起口角,原本帶槍的目的只是為了拿出來恐嚇,沒想到最後卻釀成無可挽回的憾事。 \n(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本期《周刊王》)

  • 彰縣議員質詢黑道說 議長拍桌

    彰縣議員質詢黑道說 議長拍桌

     黑道是什麼?柯P一席話仍在彰化縣議會延燒,議員陳一惇昨天質詢不滿,照婉君影射,「聽說本席、議長、縣長和在坐諸位都是黑道選出來」!話一出,議長謝典霖剎時挺直背脊、怒拍主席桌;縣長魏明谷強調,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n 彰化縣議會總質詢,議員陳一惇從蚵車能不能上路等一路質詢10來分後,提出有個問題本不想說,議長謝典霖接口,「那就不要說」。陳一惇說「不、一定要說」提出婉君影射彰化民代到縣長都黑道;謝典霖不禁猛拍桌子發出巨響。陳一惇則要請教縣長「黑道是什麼?」 \n 縣長魏明谷面對這老問題,一改迴避,淡定微笑地說,黑道定義模糊,要問說的本人才知道,但不能一竿打翻一船人。 \n 陳一惇強調,不能說穿黑衣、長得黑就是黑道,黑道有沒有註冊?是刺在臉上嗎?議長接腔,日本有註冊,陳一惇不管,繼續發表,天字輩、四啦、竹開頭都在北部;柯P從鼻孔出來的話太欺負彰化人,沒辦法讓他「悔失禮」,但是一定要把不高興講出來。 \n 「你們知道二林是什麼鎮?」謝典霖說是工業鎮,陳一惇不理滔滔不絕說,二林是儒林之鎮,人人寫得好書法;鄉親最愛是到圖書館讀書、充滿書琴,說得台上、台下噗嗤笑出來。 \n 對於主席台上怒拍桌!謝典霖說,假動作、又沒有人家紅,只能表達「無聲的抗議」;不過,扎實聲響,讓議事到中午,官員、議員餓得眼皮深重都震醒了。

  • 柯P「黑道說」延燒 彰化縣議會爆口角

    柯P「黑道說」延燒 彰化縣議會爆口角

    黑道是什麼?柯P一席話仍在彰化縣議會延燒,議員陳一惇昨天質詢不滿,照婉君影射,「聽說本席、議長、縣長和在坐諸位都是黑道選出來」此話一出,議長謝典霖剎時挺直背脊、怒拍主席桌,縣長魏明谷強調,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n \n彰化縣議會總質詢,議員陳一惇從蚵車能不能上路等一路質詢10來分後,提出有個問題本不想說,議長謝典霖接口,「那就不要說」,陳一惇說「不、一定要說」提出婉君影射彰化民代到縣長都黑道,謝典霖不禁猛拍桌子發出了巨響。陳一惇則要請教縣長「黑道是什麼?」 \n \n縣長魏明谷再面對這老問題,一改迴避,淡定、微笑地說,黑道定義模糊,要問說的本人才知道,但不能一竿打翻一船人。 \n \n陳一惇強調,不能說穿黑衣、長得黑就是黑道,黑道有沒有註冊?是刺在臉上嗎?議長接腔,日本有註冊,陳一惇不管,繼續發表,天字輩、四啦、竹開頭都在北部,柯P這種從鼻孔出來的話太欺負彰化人,沒辦法讓他「悔失禮」,但一定要把不高興講出來。 \n \n「你們知道二林是什麼鎮?」謝典霖說是工業鎮,陳一惇不理強白,滔滔不絕說,二林是儒林之鎮,人人寫得好書法,鄉親最愛是到圖書館讀書、抓蝴蝶,充滿書琴...,說得台上、台下噗嗤笑出來。 \n \n對於主席台上怒拍桌!謝典霖說,假動作、又沒有人家紅,只能表達「無聲的抗議」,不過,扎實聲響,讓議事到中午,官員、議員餓得眼皮深重都震醒了。

  • 議長選舉失利 蔡英文臉書致歉

     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今天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貼文表示,出賣選票,是民主之恥。昨天地方議會議長選舉結果讓人痛心、遺憾,她要向所有支持者致歉。 \n 她說,「民主進步與清廉問政是我們的價值」,如果加入這政黨,卻因利益或恩怨而背棄理想,傷害支持者期待與感情,就配不上這招牌。這樣的行為是民主之恥,「我們不會容忍,絕不寬貸」。 \n 蔡英文表示,議長選舉跑票事件,凸顯金權、黑道這些民主敵人未因九合一選舉結果而被打敗。健康的政治文化需不斷反省與改革,改革道路依然險峻,須更努力。1031226 \n

  • 我見我思-黑白不分該怪警察?

     台中角頭被殺,竟有四高階警官在場;市長胡志強質疑:「難道警方一定要跟黑道有往來,才能辦案嗎?」 \n 其實,警察只是上行下效。問題應該是「難道政客一定要跟黑道往來,才能選舉嗎?」 \n 如果「憨面」逝世,藍、綠雙方,黑、白兩道都競相「拈香」,警察當然會與黑道「泡茶」。政客指責警察時,最好先對著鏡子,自己照照自己。 \n 民國八十三年省長選舉時,宋楚瑜在公辦政見會上都碰到深綠民眾鬧場,獨獨屏東秩序井然。因為屏東縣議長鄭太吉有一支所謂的「棒球隊」,幾十名隊員站在台上監視,凡帶頭鼓噪、起哄者,散場後必遭球棒痛打。 \n 警界朋友告訴我:「暴民不怕警察,只怕黑道,鄭太吉這次立了大功。」 \n 黑道不只維持秩序,還可保證買票的效率。一般買票至多開出兩成,但幫黑道買票的樁腳會叮嚀:「拿了錢就要投,不然票開不出來,我絕對會被打死。你別害我喔!」所以黑道參選,保證當選;也因此,地方議會議長大多是黑道。地方首長經營「府會關係」,拓展人脈,自然而然也就黑白不分,甚至黑白共治。 \n 當年的屏東,是黨國體制下的黑白共治,鄭太吉幫國民黨「政治圍事」,檢警調則對他的「事業」睜一眼、閉一眼,媒體也幾乎全被收買。行政、立法、司法「三國歸一統」,第四權也淪陷,才導致鄭太吉當著被害人的母親面前「行刑」般地殺人,警察卻不敢抓,媒體也不敢報導。如非鄭太吉超「不上道」,當眾殺人,報人余紀忠無畏地揭發,讓人無從包庇;屏東現在應該還是他在「黑白通吃,一統江湖」。 \n 黑槍,不可能多過白槍;只有白道不夠白時,黑道才會猖狂。鄭太吉時代的屏東,已是黑道治縣,台中現在的狀況還沒那麼嚴重,預多是黑白共生而已。中央警力進駐臨檢,讓黑道沒錢賺,重申「規矩」,黑道學乖之後,台中應會慢慢恢復「舊秩序」。 \n 不過,只要政要繼續到黑道大老的靈前「拈香」,高階警官就仍會找角頭老大「泡茶」,然後,基層員警再碰到惡徒無視封鎖線,囂張地開車衝撞輾屍時,絕對一樣會手足無措,不敢依法處理。因為黑白界線已模糊,是非標準哪能不動搖呢?

  • 短 評-如此議長

    職棒假球案以暴力手段恐嚇球員的「大尾」,果然就是國民黨籍台南縣議會議長吳健保。吳健保素行不良,前年就曾因經營賭場遭二審判刑,如今更證明其經年累月操控職棒涉賭。這樣由政黨提名當選的議長,比黑道圍事更加可惡與可怕。 \n板橋地檢署這次一口氣起訴三個假球集團,「雨刷集團」只是以利益引誘球員放水,「吳健保集團」卻夾雜暴力與恐嚇手段。長期操控中信鯨隊的吳健保、蔡政宜原本還是「合夥」關係,後來因為利益分配不均才「拆夥」各自運作。 \n令所有球迷心驚膽跳的是,檢調查出在民國九十五年四月,中信鯨打假球失敗讓吳健保賠了數千萬元後,吳竟指示小弟及鯨隊隊長曾漢州,在晚間召集鄭昌明、杜章偉等十名球員到吳健保服務處「集合」,一字排開恐嚇並作勢毆打球員。 \n種種事證可見,吳健保在地方、棒壇早已「惡名昭彰」,「圈內人」皆知其長期操控職棒涉賭,但檢調單位與公權力長期無法保護球員,從球團到中華職棒聯盟也都保持沉默,以致這種幾近「公開的秘密」可以全盤侵蝕職棒的根基。 \n職棒球員墮落、黑道組頭惡行當然應受法律制裁與譴責,但培育出吳健保這種議長的政黨文化、地方生態,也必須負起應有的責任。唯有杜絕所有黑、白道「大尾」的介入,職棒才可能真正浴火重生。

  • 我見我思-黑道政治 虛實交鋒

    行政院長吳敦義與民進黨這場牽扯「黑道」或「更生人」的攻防戰,雖不經典,卻堪稱是反映台灣政治生態與媒體效應的典型。整起事件猶在翻攪未定,但可用座標圖示予以推算:橫座標是事件發展的起伏變化,縱座標是雙方對應的危機處理,決定兩造攻防進退、勝負落在哪一個象限的因素,則是一場想像力與證據力的較勁。 \n李文忠與民進黨根據媒體爆料,一開始來勢洶洶,言之鑿鑿,儼然搶到上風,吳敦義方面或因掉以輕心、或因回應無方,顯得左支右絀;等到話題延燒、事態嚴重,吳本人才趕緊出面澄清,還抬出總統背書。接著,民進黨草屯鎮黨部主委突地陣前倒戈,反指李也曾尋求「江董」支持,吳揆更強硬進擊,撂話若提出其不法證據即下台,否則提告;民進黨則主攻祕密證人與黑道恐嚇。至此雙方陷入各說各話的混戰,勝負難解。 \n如果依過去的形象與記錄,國民黨絕對是想當然耳的必輸,但經過民進黨八年執政的換了位子換腦袋,選民發現天下烏鴉一般黑,只要政治需要、利之所趨,民進黨照樣一個德性。既然五十步已不能笑百步,操弄曖昧的感覺之外,恐怕還得拿出些硬橋硬馬的真憑實據,才能真正擊倒對方。 \n儘管如此,貴為國之首輔的閣揆,竟然曾與身犯多項殺人重罪的「前黑道」過從甚密,儘管那是在立委期間的廣結眾緣、又即使吳揆與江董都宣稱彼此沒那麼熟,但於情於理,都讓聰明絕頂的吳揆形象落人口實,也間接促成民進黨的選戰聲勢,至於能否變成李文忠的選票,尚待檢證。 \n其實說到黑道真正影響政治之烈,不免令人想到十餘年前。在上個世紀九○年代的立法院,內有多位大哥級國會議員叱吒風雲,呼擁站台,備受禮遇,外有幫派老大蠢蠢欲動,積極參選;碰到法案爭議,還會動員黑衣部隊,兄弟圍城,那才真教人歎為觀止。如果電影是時代的縮影,如今還常在有線台播映的如《情義之西西里島》、《古惑仔之雄霸天下》等片,其中所描繪台灣黑金政治之糜爛,就足以說明當時港台人心對黑金治國的想像與憂懼。 \n近代史上黑道結合政治之首,莫過於「上海皇帝」杜月笙,而他慨嘆黑道之於政治人物猶如夜壺,急時用之、厭時棄之,練達兼具悲憤,已成名言。但時至今日,境況殊異,民主加上媒體發達,黑道與權貴固欲結合互利,但若權貴翻臉欲棄黑道如夜壺,以媒體之爆料加上民心之反感,恐怕夜壺之翻覆不僅於臭味之牽連,更會導致如硫酸之毀壞,而讓權貴身敗名裂。這正是所有政治人物無論在民代或為官時,必須慎思明辨、切記因果相循的課題。 \n相較之下,台灣十幾年來反黑金的爭鬥拉鋸,其實並非全無成果,至少在國會這一層次,已有相當牽制。這次的事件究竟是更生人的被染黑?還是黑道的假性漂白?李指控吳與江喬砂石與縣議長的證據力何在,才是最後勝負的關鍵,否則終歸是一場略損皮毛的口水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