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長尾雉的搜尋結果,共11

  • 三級警戒2個月 塔塔加如動物樂園

    三級警戒2個月 塔塔加如動物樂園

     疫情三級警戒27日起降級,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24日表示,玉山國家公園降級不解封,交通容易到達的步道及遊客中心持續開放。防疫期間因遊客干擾減少,園區山林猶如動物樂園,黑長尾雉、台灣水鹿、野山羊等都現身林道,近期在塔塔加路段的公路不遠處都可巧遇野生動物,呼籲民眾開車減速慢行,遵守「不接觸、不干擾、不餵食」。

  • 阿里山遊樂區休園沒遊客 山羌、黑長尾雉都出來了

    阿里山遊樂區休園沒遊客 山羌、黑長尾雉都出來了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三級警戒,林務局嘉義林區管理處轄下所有森林育樂場域與自然保護區域、步道及林道配合防疫持續暫停開放至6月28日,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於休園期間雖然少了遊客,但是山羌、臺灣獼猴、黑長尾雉、酒紅朱雀等野生動物們紛紛自在的出來覓食,十分熱鬧。 配合新冠肺炎防疫措施,避免民眾流動增加感染風險,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自5月18日起暫停開放,並配合延長休園期限至6月28日,目前休園屆滿1個月,許多野生動物卻因此迎來難得的「悠閒時光」。短短1個月的休園期間,動物們休養生息的活動顯而易見。 嘉義林管處表示,工作人員於例行性巡檢時,在著名的賞花景點沼平公園一帶,見到成群的臺灣獼猴家族,大帶小、母抱子,輕鬆在開闊的草原上休憩;各種鳥類也自在的覓食,如園區中的黑長尾雉(即帝雉)優游自在的在小笠原觀景台附近漫步,還有山羌也出現在平台附近。 嘉義林管處說,工作人員在野外巧遇野生動物時,皆以「不接觸、不干擾、不餵食」為原則,以不影響牠們的生活與習慣為原則,讓野生動物可以在山林裡生生不息,期待日後園區重新開放,民眾亦保有這樣的行為,讓這片山林的動物擁有自在的環境,持續展現精采多元的樣貌。疫情期間為讓民眾親近自然不間斷,「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FB粉絲專頁」將持續發布園區美景、動植物照片及互動活動。

  • 陪黑長尾雉散步 印莉敏出書

    陪黑長尾雉散步 印莉敏出書

     「這7年來,塔塔加的野生動物增加很多!」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約聘研究員印莉敏,從2010年以來已走過塔塔加步道逾千趟,她以親睹記錄,22日在玉管處本部發表《紅『暈』當頭.陪黑長尾雉散步》筆記書,見證「迷霧中王者」的雍容與優雅,及保育成果。  玉管處長曾偉宏表示,印莉敏這本筆記書,是繼去年「走讀塔塔加系列」之《裝羌坐視》後,再度以手繪圖方式讓讀者一窺塔塔加地區的珍稀野生動物之丰采。  台大歷史系畢業的印莉敏,1993年來到玉管處服務,主要研究國家公園區的布農族傳統文化與習俗,著作曾多次獲獎;因對自然生態及野生動、植物有興趣,且她先生正是知名鳥類專家劉良力教授,在他影響下,投入觀察與研究。  2010年營建署指派陽明山國家公園保育課長華予菁及印莉敏2人前往美國大峽谷國家公園受訓,返台後,印莉敏落實所學,每天下班後徒步行走觀察、記錄塔塔加步道的每一事與每一物。  她說,7年來走1000多趟,頭2年常是1隻野生動物看不到,但從4、5年前漸漸多了起來,近3年山羌與黑長尾雉數量增加很多,尤其山羌,曾有走1趟目擊到15隻的紀錄!或因山羌變多,專以獵捕山羌為食的「羌仔虎」黃喉貂,近年曝光率也明顯提高。

  • 7年走塔塔加步道超過1000趟 印莉敏繪製《紅暈當頭》

    7年走塔塔加步道超過1000趟 印莉敏繪製《紅暈當頭》

    「這7年來,塔塔加的野生動物增加很多!」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約聘研究員印莉敏,從2010年以來已走過塔塔加步道逾千趟,她以親睹紀錄,22日在玉管處本部發表《紅『暈』當頭.陪黑長尾雉散步》筆記書,見證「迷霧中王者」的雍容與優雅,以及保育成果。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曾偉宏表示,印莉敏這本筆記書,是繼去年「走讀塔塔加系列」之《裝羌坐視》後,再度以手繪圖方式讓讀者一窺塔塔加地區的珍稀野生動物之丰采。 台大歷史系畢業的印莉敏,1993年來到玉管處服務,主要研究國家公園區的布農族傳統文化與習俗,著作曾多次獲獎;因對自然生態及野生動、植物有興趣,且她的先生正是知名鳥類專家劉良力教授,在他影響下,投入觀察與研究。 2010年,營建署指派陽明山國家公園保育課長華予菁及印莉敏2人前往美國大峽谷國家公園受訓,探討國家公園核心價值、學習扮演觀察者角色;返台後,印莉敏落實所學,每天下班後徒步行走觀察、紀錄塔塔加步道的每一事與每一物。 塔塔加步道全程約15公里,印莉敏下班時已接近傍晚,她只能選擇走半程,每天5點走到7點多,冬天必須攜帶手電筒。 她說,7年來走1000多趟,頭2年常是1隻野生動物看不到,但從4、5年前漸漸多了起來,近3年山羌與黑長尾雉數量增加很多,尤其山羌,曾有走1趟目擊到15隻的紀錄!或因山羌變多,專以獵捕山羌為食的羌仔虎–黃喉貂,近年曝光率也明顯提高。 印莉敏去年先著作《裝羌坐視》,今年再把國寶鳥類「黑長尾雉」的目擊經驗以《紅『暈』當頭》繪本筆記方式呈現出來;該鳥日本殖民地時代俗稱「帝雉」,台灣現在不歸日本天皇管,應該正名「黑長尾雉」還自己尊嚴。

  • 玉山楠溪林道 山羌與黑長尾雉親民覓食

    玉山楠溪林道 山羌與黑長尾雉親民覓食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護巡查人員,前天周二傍晚在塔塔加楠溪林道,遇到從容覓食的山羌與黑長尾雉。副處長林文和說,喜見保育有成,近幾年玉山園區的野生動物曝光率高,且多能與人們平和共處。

  • 「迷霧中的王者」黑長尾雉 玉山塔塔加現蹤

    「迷霧中的王者」黑長尾雉 玉山塔塔加現蹤

    連日下雨,山區煙雲縹緲,有「迷霧中的王者」之稱的台灣特有種鳥類「黑長尾雉」,這幾天不時在雨歇空檔,出現在玉山塔塔加步道及台21線新中橫迴頭彎至夫妻樹、台18線阿里山公路上東埔至鹿林段路旁邊坡悠然覓食,讓人驚豔。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說,有幸欣賞其悠遊山林,是人生一大幸福。

  • 驚鴻一瞥!國寶黑長尾雉 阿里山小笠原現蹤

    驚鴻一瞥!國寶黑長尾雉 阿里山小笠原現蹤

    國寶級的保育類黑長尾雉,別名帝雉,此保育鳥類常被誤認為藍腹鷳,但只要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這兩種鳥類有所不同。在昨日下午,美麗的黑長尾雉出現在在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的小笠原,那驚鴻一撇美麗身影令人驚艷。  阿里山賓館協理呂明縉是在下午4點左右,在小笠原的步道發現這隻正在覓食的黑長尾雉,牠似乎將那裡當成自己地盤,就這樣大剌剌地覓食,模樣相當可愛。呂明縉指出,帝雉在小笠原常常碰見,反而是藍腹鷳比較罕見,他只在雷達站看過一次。 世新電台鳥瞰台灣主持人倪可表示,藍腹鷳與黑長尾雉(帝雉)常被民眾搞混,其實這兩種鳥類雖然同屬雉科但還是有相當的差異性且藍腹鷴的顏色較鮮艷。帝雉的雌雄外型和羽毛差異很大,雄鳥外型豔麗,全身長約97公分,體重約為1100公克,臉頰有紅色肉垂,全身呈藍色金屬光輝的純黑羽毛,而尾羽有很明顯的白色橫帶紋。雌鳥比較小,深長約55公分,重約700公克,全身為褐色,尾羽具有黑色橫斑。  黑長尾雉目前族群穩定,但因為是台灣特有種,且分布侷限於高山,仍有保育必要。也不算常見,但是比以前容易見到。黑長尾雉也被列為世界瀕危鳥類,是所有台灣特有種鳥類中體形最大,也被稱為台灣的「國鳥」、還被用在1000元新臺幣的背面。

  • 地方掃描-黑長尾雉現蹤中橫 遊客驚艷

    南投:「哇!好華貴的大山雞!」玉山塔塔加地區,近兩年「黑長尾雉」頻現蹤,阿里山公路或新中橫公路,隨時有機會瞧見芳蹤。玉管處秘書許亞儒表示,保育奏效、國人觀念提升,讓野生動物族群量漸趨穩定,遇人類也不再那麼驚慌。

  • 保育有成 黑長尾雉頻現蹤玉山

    保育有成 黑長尾雉頻現蹤玉山

     「步履從容、雍容華貴!」落實保育,玉山塔塔加生態樣貌更豐富,山羌驚鴻一瞥、各類珍禽出沒,最近區內的楠西林道和鹿林山莊,更見俗稱帝雉的黑長尾雉頻現蹤!排雲管理站主任吳萬昌,還拍到牠們高棲樹上珍貴鏡頭,讓人看得瞠目結舌!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表示,排雲管理站所在地的楠梓仙溪林道,去年10月,1對成熟的黑長尾雉繁衍4公1母共5隻幼雛,天天出現在鹿林山莊門前草地;3個禮拜前,小雉雞各自離開尋領域,但親鳥和1隻雄性亞成仍留在附近;牠們似乎不怕人類,晨昏散步覓食,甚至曾經上樹,讓管理處人員感到安慰與興奮。  另外,中寮鄉曾姓民眾,日前在和興村「大坑」地區工作時,聽到旁邊的次生林間有動物哀嚎,趨前一看,發現是隻中獸夾的石虎,急送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獸醫師檢視發現其左前腳肌肉筋骨嚴重受創,需截肢保命,讓人難過、扼腕!

  • 拍攝黑長尾雉 許鴻龍獲美三大獎

     新台幣千元紙鈔背面印製的黑長尾雉為台灣特有雉科鳥類,被國際自然(IUCN)列為近危等級,即不保育、未來將面臨瀕臨絕種或滅絕的可能。生態影片導演許鴻龍和東勢林管處合作,費時十個月拍攝黑長尾雉,獲得美國蒙大拿國際野生生物影展三大獎,為保育鳥留紀錄。  台中市和平區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為黑長尾雉棲息地,東勢林管處處長陳奕煌指出,因大雪山地區涵蓋暖、溫、寒三種林帶,孕育多樣野生動物,也是黑長尾雉經常出沒的地區,吸引國內外鳥迷前來一睹風采,林管處也決定為這國寶級鳥類留下珍貴紀錄。  拍攝黑長尾雉並不容易。許鴻龍指出,自己拍攝過上百種鳥類,也為廿、卅種鳥類做詳盡的紀錄,但黑長尾雉天生安靜、害羞,光要尋找鳥就很難,這也是他拍過最難拍的鳥類,幸好有專門研究黑長尾雉的外籍生態專家喬雅玲幫忙,才能順利完成。  許鴻龍說,攝影小組在專家指導下,先上山找黑長尾雉足跡或抓痕,並安裝熱感應攝影機,確認黑長尾雉經常出沒地點,再設偽裝帳,由於黑長尾雉多只在晨昏及多霧區出沒,受制光線、霧氣,拍攝經常失敗,攝影小組成員還曾不小心摔落山谷,幸好人沒事,一行人工作到第四個月才拍到第一個可使用的畫面。  雖然拍攝過程極辛苦,但許鴻龍說,當看見黑長尾雉夜晚跳上枝頭休息,在相機前慢慢闔上眼睛睡覺,那種人與鳥的信任感,令他十分感動,也希望藉由紀錄片讓更多人愛上黑長尾雉、更重視生態保育。

  • 瀕絕動植物 丹大現身

     「哇…遇到黑長尾雉,和長鬃山羊大眼瞪小眼!」林務局南投林管處各工作站,三月底赴丹大山區執行聯合巡護,發現野生動物曝光率比以前明顯提高,豐度讓人驚訝,而不少曾經瀕絕的珍貴植物,族群量也漸恢復,保育人員振奮!  副處長陳燿榮說,大自然復育能力很強,只要一段時間不去干擾,包括植被和野生動物,整個生態體系就會活絡起來。  占地約十萬公頃的「丹大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是南投縣首要的生態基因庫,更是台灣中央山脈重量級的保育廊道。除包涵丹大、巒大、濁水等事業區外,部分區塊與郡大及玉山園區重疊。  該區域在九十三年敏督利颱風過後,因林道損壞陸續封山。南投林管處育樂課和水里、丹大工作站,以及望鄉、人倫分站沈伯能、汪明學等十名保育暨護管人員,三月底以十天時間,深入中央山脈的核心,執行聯合巡護。  路程中,發現台灣堇菜、單花脈葉蘭、阿里山根節蘭、森氏杜鵑等多種珍貴植物盛開,另數度巧遇黑長尾雉、藍腹鷴、台灣山鷓鴣、台灣水鹿、台灣長鬃山羊等國寶級保育動物,尤其是山羌,豐度比封山前明顯提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