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點酥娘的搜尋結果,共01

  • 她是歷史上唯一出身青樓的神醫!連蘇東坡也為之讚賞

    她是歷史上唯一出身青樓的神醫!連蘇東坡也為之讚賞

    歷史中的神醫許多、出身青樓的聰慧女子也不少,但中國歷史上,卻只有一位出身於青樓的神醫女子。說起「宇文柔奴」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但若提起點酥娘,當時可是名震北宋京城的歌舞伎。民間給她的讚美為「柔娘」,尤其是在嶺南一帶有口皆碑,被老百姓們譽為「神醫」。 \n \n宇文柔奴,又名柔娘、點酥娘。此女不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在音律歌舞方面也有頗高的造詣。只是很多人不知道她的醫術高明,也許是北宋時期的嶺南較為偏僻吧!因此在百姓間流傳的事蹟不易傳遞到京城。但柔娘非同一般,因她本身就是色藝名妓,怎麼會不引人矚目呢?但當時的文史官員,並未記載她的一些治病事蹟,或許是迫於條令律法吧!但白衣使者柔娘的形象,已經根植在了百姓們的心中,就算再過千年萬年,也不會淡忘。 \n在古代,女人從醫是件很稀罕的事。作為青樓出身的神醫,就更是一枝獨秀了,參考歷代文獻並不見與之相媲美。宇文柔奴的父親本就是一位御醫,但不小心被冤枉入獄,死於獄中。而她的母親不堪忍受這突來的打擊,急火攻心臥倒在床,不久便撒手人寰。 \n可憐幼小的柔娘,面對著雙親的離去,心中無比悲痛。然而,更糟糕的是她的叔叔將她賣入京城的「行院」。說起來她的叔叔還算有點良心,沒給她賣到妓院,當時行院與妓院是有區別的,行院是以藝娛人,而妓院多以色娛人。 \n \n柔娘天資聰穎,嬌豔可人,行院的老鴇都很喜歡她,不惜花血本精心培養,希望她將來能成為頭牌。通常像這種經歷過家庭不幸的孩子,懂事都比較早。果然柔娘不負所望,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聲名遠播了,亭亭玉立如花一般。但柔娘總覺得行院不是長久息身之地,她要找機會脫離苦海。然而某天,行院裡有位姐妹生病了,柔娘陪同前去陳太醫那裡治病,而柔娘的父親和陳太醫是多年的交情,陳太醫聽聞柔娘的叔叔將她賣到妓院了,也曾多方尋找,一直未果,但他沒想到柔娘就在京城的行院裡,更沒想到會突然地出現在他眼前。陳太醫立即託人找政府官員,打點銀兩將柔娘贖出了行院。 \n \n柔娘很勤快,在陳太醫那裡打下手,得到了街坊四鄰的普遍好評。她喜歡讀醫書,將父親留下來的藥方仔細研究,結合臨床實踐,再加上陳太醫的親自指導,一些常見病已能獨自診治了。然而柔娘的柔情治病中也對善詩作畫的王鞏敞開心房了。 \n王鞏是個多產的作家,傳世的作品有很多,而且在政壇上春風得意、官高爵重。柔娘被他正直的品格和傲世的豪氣深深吸引,怎奈王鞏家中已有妻室,可不死心的柔娘,就算做王鞏的歌女也願意。而就是這位歌女,在王鞏落難之時,陪伴他走不毛之地,度過人生最淒苦的時光。 \n \n宋神宗元豐二年,蘇東坡因「烏台詩案」被捕,與蘇東坡交情頗深的王鞏也被處置,被貶到嶺南賓州(今廣西賓陽)去監督鹽酒稅務。當時王鞏的妻妾、下人,大多都走了,唯獨柔娘願意跟隨著王鞏去赴任。蘇東坡對王鞏被牽連一事很內疚,總感覺愧對王鞏,經常去信噓寒問暖,交流一些詩畫方面的知識。柔娘也對蘇東坡很熟悉,經常與之交流的是醫療健康的話題。蘇東坡養生有道,而嶺南一帶又多頑疾,蘇東坡曾建議王鞏用摩腳心法對付瘴氣,每日飲少酒、調節飲食、常令胃氣壯健。柔娘心地善良,在一段行院生涯中嘗盡人間辛酸,同情社會底層弱者,親自上山採藥,開始了為百姓們治病的生涯。 \n這一治病就是五年時間,五年的時間足夠驗證一個人的技藝,柔娘以其一身醫道救治嶺南百姓,被譽為「神醫」,頗受百姓愛戴。後來柔娘隨王鞏回京師,這件事還被傳為美談。蘇東坡也早有耳聞,在與王鞏敘舊時,特地問起柔娘,「廣南風土,應是不好?」宇文柔奴平靜回答:「此心安處,便是吾鄉。」蘇東坡深受感動,當即為之填下《定風波》一詞,​​「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教乞與點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點酥娘的名字由此而傳開,還有王鞏與柔娘的堅貞愛情,也被人們廣為頌揚。 \n「神醫」並不神秘,柔娘只是一位普通的歌女,但她視嶺南百姓如己出,如同她愛的堅貞一樣。原來,不管什麼身份,從事什麼職業,道與德都是並駕齊驅,共浮沉的。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