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黥面的搜尋結果,共08

  • 情侶起爭執 變態男用刀將名字「一筆一畫」刻女友額頭

    情侶起爭執 變態男用刀將名字「一筆一畫」刻女友額頭

    國外有一名超病態的恐怖情人,在與女友吵架後,情緒失控竟拿刀子將自己的名字一筆一畫的刻在女友額頭上,過程中還不斷對她使用暴力,當警察趕到現場時,這名女子渾身是傷,且雙眼呈現空洞的狀態。 \n \n據《Fox San Antonio》報導,這名施暴者是19歲的希爾德雷斯(Jackub Jackson Hildreth)。日前,他與22歲的女友米雷萊斯(Catalina Mireles)發生了嚴重的爭執,在報告書中指出,兩人正在爭論他們之間的關係。 \n \n爭吵過程中,希爾德雷斯抓住了米雷萊斯的脖子,並用拳頭毆打了她10次。之後他拿出刀子在米雷萊斯的額頭上刻下自己的名字。據《太陽報》報導,米雷萊斯告訴警方,希爾德雷斯告訴她,「他將把我藏進衣櫥裡,直到他想清楚怎樣處理我的屍體」。 \n \n根據警方調查,希爾德雷斯本身有暴力前科,還有入室竊盜與家暴的逮捕令。目前,他已經遭到逮捕。 \n

  • 古代處理垃圾規矩多 違者超慘

    古代處理垃圾規矩多 違者超慘

    現代有越來越多人有環保意識,家家戶戶對垃圾處理都有基本觀念,但其實早在古代社會,對垃圾處理就有一定的規定,甚至如果有民眾亂丟垃圾,最嚴重可能會斷手斷腳! \n根據史料記載,《韓非子‧內儲說上》寫道「殷之法,棄灰於公道者,斷其手」,原來在殷商時期百姓隨地亂丟垃圾,就會被處以斷手的刑罰;而《漢書‧五行志》則寫道「商君之法,棄灰於道者,黥」,意旨秦朝時有明文規定,亂丟垃圾的人會被施以墨刑,就是用塗上墨的刀刻鑿臉部。 \n到了社會繁榮的唐朝,對於垃圾處理又更有條理及規矩,《唐律疏議》寫道「其穿垣出穢污者,杖六十;出水者,勿論。主司不禁,與同罪」,這時候亂丟垃圾的人會被杖刑六十,犯罪的主人或上司不阻止,就會連帶懲罰。 \n古代對於垃圾處理的嚴謹令不少現代人詫異,而且早在宋朝時,還為了維持和改善環境衛生,有一門專職機構「街道司」,有數百人專門清掃街道垃圾,就像是現今社會每天都看得到的清潔人員。 \n無論現代還是古代都對處理垃圾有概念,但維護環境人人有責,大家不該等到要像古時候亂丟垃圾會被重罰,才肯隨時維持環境整潔。

  • 泰雅族議員紋面質詢 侯友宜回刺青、黥面

    泰雅族議員紋面質詢 侯友宜回刺青、黥面

    新北市長侯友宜27日首次接受新北市議會總質詢,泰雅族議員馬見畫上紋面並穿著傳統服飾詢問侯友宜是否知道他臉上的紋路是什麼,侯友宜先答「刺青」,又答「黥面」,讓馬見直搖頭表示,這是泰雅族傳統「文面」,黥面是中國古代刑罰,侯市長身為台灣最大城市市長,應該多了解原住民文化。 \n \n目前台灣原住民包括泰雅族、賽德克族、太魯閣族等有紋面習俗,男子紋在上額和下巴,女子則是上額及兩頰。 \n \n馬見說,在傳統文化中,男子必須要會打獵,女子要會織布,才能紋上這代表驕傲的印記,但黥面是中國古代的刺面刑罰,又稱黥刑,是在犯人臉上刺字,聽到市長這麼說,他很難過。 \n \n馬見也說,當年日本人統治台灣,因為討厭原住民的紋面,更粗暴用刀刮除,是原住民族的痛,希望市長應該多了解原住民族歷史與文化,把原住民放在心中。

  • 寒流來襲 99歲黥面國寶陳清香驚住院

    寒流來襲 99歲黥面國寶陳清香驚住院

    花蓮秀林鄉高齡99歲的「黥面」國寶陳清香(Ipay Haron),為全台僅存3位文面耆老,近期寒流來襲,上周五驚傳陳清香身體不適、呼吸困難緊急送醫治療,所幸就醫後已無大礙,文史工作者田貴實說,陳清香意識清醒,還能睜眼及點頭示意,表達身體好了以後,想要回家休養願望。 \n \n 照顧陳清香10餘年的么女陳貴珠說,母親因天氣變化,造成心律不整,導致呼吸困難,經入院療養後,已有很大的改善,感謝各界關注,她會妥善照護母親,文史工作者田貴實周一與文化局副局長曾之妤趕往醫院探視慰問,得知陳清香情況好轉,也讓大家深感欣慰。 \n \n 長期研究紋面耆老生命史的田貴實表示,1919年出生於太魯閣大禮部落的陳清香,6歲就接受象徵榮耀與純潔的「紋面」傳統,在額頭上留下特有印記,見證台灣原住民即將消失的黥面文化,陳清香不但是目前最高齡的文面長者,她與已故丈夫陳三元還是全台最後一位文面夫妻。 \n \n 田貴實指出,陳清香十多年前便長期臥床,幸有孝順的子女與後輩子孫照顧,其中65歲有醫護背景的么女陳貴珠,更為了照顧母親而終生未嫁;但隨著歲月流逝,目前全台的文面耆老僅剩陳清香、賽德克族林智妹及泰雅族柯菊蘭,但三人均已超過95歲高齡。 \n \n 花蓮縣文化局長陳淑美表示,相當關心文面耆老的生命歷程記錄與照護,除了致贈慰問金,花蓮縣文化基金會每月提供12小時居家喘息照護、4趟來回交通接送及2000元營養金補助,並全力協助申請文化部相關補助,希望能讓陳清香女士獲得最好的醫療照護。

  • 陽光黥面

     陽光為Sun、River是海,那年於帛琉遇見的那導遊名叫Henry,他全身披帶陽光,並能悠游大海,有著靈活身影及憂鬱眼神。 \n 天色亮開,坐上泊停碼頭的船隻,引擎迅地發動、前奔,於海上拉出一長條前路。海天接連,快艇帶動強風,水藍於視野當中自然流動。群島形成天然屏障,內海平靜如湖,陽光尚未吐燄,遊客仍一逕將防曬油往臉及身上塗。海水、陽光誘人,傳聞中蝕人肌膚的紫外線近逼,讓人親近時帶著防禦心理。待會兒所有人便將跳入海中,興奮連著緊張,平日的拘謹這回全都要拋開。 \n Henry以清晰口條導覽,言談中夾雜台灣的流行訊息,讓人不禁好奇──他來自哪裡?是什麼樣的機緣讓他遠航至此,於群島當中來來去去,反覆向人介紹異國風情? \n 快艇拉近前方島嶼,島上綠林繁茂,島與島間形成公路,舟艇如車彎繞其中,Henry說帛琉陸上貧瘠,一切美景、寶藏盡在海裡。船停定點,同行者莫不躍躍欲試,撲通撲通便入海裡。我手中的蛙鏡尚不知如何戴往頭上,兩眼連著額頭被緊勒住,咬嘴、呼吸管還在頰邊晃啊晃,雙手抓著鐵欄慎重下水,明明無風無浪,身體卻不自主地傾倒搖晃,感覺將要沉沒──不!──救命聲就要喊叫出來,Henry即刻推來浮板,我手一抓,天地便恢復原來位置。 \n 鼻子裝進護鏡當中的塑膠套,嘴含咬管用力呼吸,鼓足勇氣將頭埋進水裡,睜開眼,視野便為海景所占滿。然後聽見Henry的聲音自水上傳來:「跟著我走──」融海聲音帶著綿軟尾音,Henry黃黑相間的蛙鞋於水中顯得分外搶眼,他兩腳輕踩,牽引扶抓浮板的旅客向前行。我認真呼吸,心知惟有穩住每口氣,眼前美景才能繼續──用嘴呼吸,忘了鼻子,也忘掉平日手腳擺放的位置──前方有條魚出現,隨後兩三隻然後是一群……,底下一大張桌面珊瑚礁富麗擺放著,魚群悠然游過或倏地閃避無蹤。 \n 「下面有海鱔!」Henry用蛙鞋指出方向,聲音含吐水泡。 \n 各種珊瑚各式各樣的魚,Henry說出一連串名字,互不知名亦不妨礙我們相見歡,雙眸通連著感受,盼能記得此時此刻。Henry的蛙鞋如槳,帶動我們一行數人,他腳輕緩划動,熟練的分解動作持續著,海水盈滿,讓人忘記陸上的一切。車渠貝散布海底,像一個個裝滿金銀財寶的大皮包,頂上呈彎扭狀的干貝唇緊閉或笑咧開,Henry潛入水中以蛙鞋觸牴,那唇口便就關闔起來──沉落的軍艦與周遭融合一起,傾倒的甲板、桅杆鋪上海的裝潢,久遠的船難故事於海裡被傳誦。 \n 嘴咬著呼吸管,身體漂浮搆不著地面,似置身深海當中。Henry的雙腳又再踩動,眾人跟著游往回程。海水時涼時暖,洋流間歇出現。一隻帛琉國寶魚(蘇美魚)自底下經過,聽聞Henry在水中喊著,我頭一轉,海水便流進嘴內,熟悉的鹹味喚醒與海關連的記憶!

  • 藝文泥土化 花東素人作品展

    藝文泥土化 花東素人作品展

     「藝術來自生活、泥土」,台東生活美學館在本館中,將在十五日展出村村有藝文泥土化成果展,邀請花東素人藝術家,展出雕塑、攝影、木雕等成果,其中還包括紀錄三百位黥面耆老的珍貴攝影作品,展覽精采可期。 \n 美學館長林永發表示,藝術需泥土化深耕,台東許多藝文創作,都有樸質美,近來開始回首檢視,有一股豐收的喜悅,因此活動面向多元,展出成品多元,甚至讓民眾可以DIY體驗,將藝術融入生活中。 \n 昨天藝術家則實地解說作品,黥面耆老攝影家田貴實,從廿年前開始著手拍攝,深入山區拍攝泰雅族、塞德克族及太魯閣族的黥面肖像,總共拍攝三百人,至今僅八人還活在世上,這批照片也成為珍貴的原民史料。 \n 田貴實表示,黥面耆老曾因為黥面遭到日本政府迫害,所以大多長住在山區部落,拍攝時不容易到達,耆老擔心攝影機會吸取靈魂,也都拒絕拍攝,所以多年來不斷接觸、溝通,才完成一幀幀的人像拍攝作業,照片也為台灣原住民文化留下重要的見證,後年也將受邀到法國展出。 \n 而阿美族的木雕藝術家希巨‧蘇飛,則展出一系列的台籍老兵雕塑作品,他強調,許多原住民籍的老兵,因為被徵召到中國、南洋打仗,最後落地生根,即使回到故鄉也人事全非,他希望以台籍老兵的雕塑加上翅膀,讓祖靈帶著老兵回到故鄉。

  • 我有話說-原住民並不「黥面」!

     正當電影《賽德克‧巴萊》引起一陣熱潮之際,部分媒體的報導不自覺間也暴露出台灣社會長期來對原住民文化的偏見。舉例近日媒體報導:許多族人穿著傳統服飾,並「黥面」來到電影院,用行動支持原住民文化的電影。 \n 然而「黥面」一詞的背景乃源自中國帝王文化統治體系,是針對奴婢、士兵、罪犯…等,統治者為防止被統治者脫逃或懲罰,故在臉上刺青予以「黥面」。而台灣原住民族的「紋面」文化,卻是對祖靈及至高無上的傳統文化敬仰(泰雅族人是gaga、賽德克族人則是gaya)不管是男人、女人都必須經努力工作,遵守守護獵場、認真編織等祖訓後,才有資格在臉上「紋」上象徵成年、榮耀的符號。未經「紋面」的靈魂,將來是無法驕傲跨過彩虹橋的。 \n 所以台灣原住民族「紋面」文化,與中國帝王文化的「黥面」是完全不同的話語符號意義。台灣原住民的「紋面」代表榮耀與驕傲,中國「黥面」象徵的則是懲罰與統治者所有權的擁有。 \n 話語生產本身是一種權力關係,一種支配與被支配的角色。其支配權力是政治性的,與其它權力關係千絲萬縷糾纏著。從媒體迄今尚沿用「黥面」字眼的思維看,凸顯出的不正是台灣長期受中國文化霸權影響與知識生產的相互因果嗎?此際正因電影引起全國社會支持原住民文化之際,請媒體先將「黥面」觀念,從報導台灣原住民族「紋面」文化中拿掉。正名「紋面」文化,不要再把「黥面」字眼用在台灣原住民的身上吧!

  • 史博館開麥拉 照見女性身影

     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她們的故事:館藏女性圖象攝影展」,經由十七位台灣攝影家的作品,看到台灣早期的各種女性形象,包括歌仔戲藝人楊麗花、作家林海音等名人,更多的是默默無名的一般台灣女性,有從事家庭代工的女孩、原住民黥面婦女,或街頭的時尚風情,每個女人的身影都成了某個時代的剪影。 \n 「她們的故事」五十五件展品中,多數是一九五○至七○年代拍攝,展出了郎靜山、林草、張才、李鳴鵰、莊靈、張照堂等多位重要台灣攝影家的作品。走進展場,首先印入眼簾的便是張照堂一九八四年的《旅程》,畫面中一位中年女性坐在車廂內,身後一名孩童頑皮地探出頭來。策展人張毓婷表示,這件作品作為展覽的引子,象徵女性展開她一生的旅程。 \n 出生台中縣清水、成長於日本的攝影家楊基炘,廿五歲之後才返台定居。他大量捕捉一九五○、六○年代台灣的人文風情,他一九五七年的《時尚》,在萬華街道上拍到兩位小姐背影,她們身穿洋裝、燙著時髦捲捲頭,招搖過街,引來兩旁阿公阿婆的側目。 \n 楊基炘在一九五四年還拍攝了一張珍貴照片,畫面中當時廿八歲的雕塑家楊英風,正在窗邊聚精會神的修飾佛像。楊英風的妻子李定則懷抱著襁褓中的孩子,默默坐在榻榻米上,充滿溫馨之情。 \n 這次展覽中年代最早的攝影作品,是台灣寫真師林草於一九一五年以他的夫人林楊梅為模特兒拍下的。日治時期林草在台中開設「林寫真館」,規模與設備在當時都首屈一指。這張《林楊梅像》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林草拍了夫人的正面與背面,然後以重複曝光的手法,讓夫人的前後身影出現在同一畫面上。 \n 林楊梅身兼賢內助和慈母,和丈夫齊力打造出「林寫真館」的黃金時代。《林楊梅像》這張照片留下林楊梅端莊優雅又幹練的形象。 \n 這些女性的照片也見證了一段段已被淡忘的台灣歷史。如攝影家蔡惠風一九六四年拍下老婆婆和年輕女孩一同蹲在路邊,做著裝填衛生筷的代工。勾起了當年女性普遍從事家庭代工以貼補家用的時代記憶。 \n 有些照片則留下傳統習俗,如攝影家林權助拍下泰雅族黥面婦女,滿臉風霜、露出單顆門牙靦腆地笑。蔡高明一九七○年的《絕跡的髮景》畫面中出現三位身穿黑布衫老太太的背影,可以見到過去年長婦女習慣將頭髮往後抓髻,別上簪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