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齊柏絲坦的搜尋結果,共07

  • 懂得分配時間 齊柏絲坦樂透

    懂得分配時間 齊柏絲坦樂透

     曾贏得號稱全世界最難的比賽、家庭事業兩得意的鋼琴家齊柏絲坦,一向給人從容優雅的印象,外人不免好奇她如何一方面抓住樂迷的心,還能御夫有術、子女乖巧?「小孩都我爸媽跟老公在帶,我什麼都不用做!」齊柏絲坦大笑。她表示,音樂本來就是時間的藝術,懂時分配時間,是鋼琴家的特異功能之一。 \n 提起另一半,齊柏絲坦露出甜美的笑容,她說,拿到大獎歸國之後,許多人都想要認識她,「我不知道原來我『未來的先生』也在那裡,第一次見面時,他和所有人一樣,問了我很多問題,從那一天起,我們就不間斷地聊天、說話,一直到現在。」 \n 齊柏絲坦生於1965年,5歲開始學琴,1971年進入涅格辛音樂院就讀,當時蘇聯境內反猶聲浪正值高峰,她的猶太人身分讓她被莫斯科音樂院拒絕於門外,也讓她無法參加國際大賽。 \n 但她並沒有因此放棄,她說正是知道自己的人生沒有後路,才會比誰都拼命抓緊機會參加甄選,總算讓她有機會到義大利參加布梭尼大賽,於1987年拿下首獎,一戰成名,在那之後,該大賽有連續四屆首獎從缺,被樂壇稱為難超越的「齊柏絲坦障礙」。 \n 齊柏絲坦表示,布梭尼大賽有如命運敲門磚,「是我人生的命運大門,為我開啟機會,也讓我有機會遇到先生。」 \n 時間藝術的高手也有覺得困難的事,「空間是最難的事情,當觀眾在台上演奏時,我必須也要把耳朵拉長,伸到最後一排,確保最後一排觀眾也能聽見我的演奏才行。」齊柏絲坦在台獨奏會將於11月26日登場。

  • 音樂是命運敲門磚 齊柏絲坦奏響人生大門

    音樂是命運敲門磚 齊柏絲坦奏響人生大門

     布梭尼國際鋼琴大賽首獎得主、鋼琴家齊柏絲坦,當年在蘇聯反猶太人聲浪最劇烈的時期,她的猶太身分讓她飽受挫折,一度無法出頭。回首來時路,齊柏絲坦表示,布梭尼大賽有如命運敲門磚,「是我人生的命運大門,為我開啟機會,也讓我有機會遇到先生。」 \n \n 齊柏絲坦出生於1965年,5歲開始學琴,1971年進入涅格辛音樂院就讀,當時蘇聯境內反猶聲浪正值高峰,她的猶太人身分讓她被莫斯科音樂院拒絕於門外,也讓她無法參加國際大賽。但她並沒有因此放棄,她說正是知道自己的人生沒有後路,才會比誰都拼命抓緊機會參加甄選,總算讓她有機會到義大利參加布梭尼大賽,於1987年拿下首獎,一戰成名,在那之後,該大賽有連續四屆首獎從缺,被樂壇稱為難超越的「齊柏絲坦障礙」。 \n \n 齊柏絲坦表示,拿下首獎歸國之後,有許多人都想要認識她,「我不知道原來我『未來的先生』也在那裡,第一次見面時,他和所有人一樣,問了我很多問題,從那一天起,我們就不間斷地聊天、說話,一直到現在。」 \n \n 齊柏絲坦現在任職於奧地利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長年來,她在繁忙的巡演行程中,還能兼顧家庭和教學,她表示,「關鍵點在於時間的掌握,我從不離家超過兩周,最多是三周,一切仍是得力於先生、我爸媽的協助。」 \n \n 齊柏絲坦認為,音樂也是時間與空間彼此相互調配的藝術,「音樂演奏的時間比較容易體會,空間是最難的事情,當觀眾在台上演奏時,我必須也要把耳朵拉長,伸到最後一排,確保最後一排觀眾也能聽見我的演奏才行。」齊柏絲坦在台獨奏會將於11月26日登場。

  • 齊柏絲坦琴挑舒曼

    齊柏絲坦琴挑舒曼

     鋼琴女皇阿格麗希曾說,她在1957年參加布梭尼鋼琴大賽的時候,幸好沒有遇上齊柏絲坦(右圖,台灣愛樂協會提供)。這位後來在1987年參加布梭尼國際鋼琴大賽的俄籍猶太鋼琴家不但拿到冠軍,還寫下了其後四屆冠軍都從缺的「齊柏絲坦魔咒」。暌違多年,齊柏絲坦將再度來台舉行獨奏會,用雙手帶來舒曼美麗的愛情旋律。 \n 《小故事曲集》是1838年舒曼在與鋼琴家克拉拉兩人苦戀即將修成正果之際,舒曼以獨創的音樂短篇小說體裁寫下8首小曲獻給克拉拉。該作品不僅是舒曼規模最龐大的鋼琴作品之一,也是德國舒曼國際鋼琴比賽的規定曲目之一。 \n 齊柏絲坦表示,舒曼《小故事曲集》是她近年巡演之作,「作品當中有極其豐富的幻想與情緒變化,舒曼常常不經轉調,立刻就換一個調,這乍看突兀卻言之有理,因此我必須透過聲響和音色來創造連結,而這又增加了演奏的難度。」 \n 「我沒有看過有人在現場音樂會演奏全套8首樂曲。」齊柏絲坦說,她完全可以理解為何音樂家鮮少演出這8首樂曲,「8首加起來長度有50分鐘,每曲都有複雜的想法,還要忠實呈現樂譜上的力度變化,那足以把一位鋼琴家折騰到死。」 \n 年過50,齊柏絲坦2年前從漢堡移居維也納,擔任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音樂系教職。面對一流音樂大學的高材生,齊柏絲坦非常緊張,不但要備課,要認識新環境,巡演也不能馬虎,身材快速消瘦20公斤,也算是額外收獲。 \n 這次訪台,齊柏絲坦還將帶來「鋼琴之王」李斯特經典的鋼琴聯篇作品《巡禮之年》選曲。音樂會將在5月16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5月20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場演出。

  • 用雙手傳遞愛情 齊柏絲坦琴挑舒曼

    用雙手傳遞愛情 齊柏絲坦琴挑舒曼

    鋼琴女皇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曾說,她在1957年參加布梭尼鋼琴大賽的時候,幸好沒有遇上齊柏絲坦(Lilya Zilberstein),這位在1987年參加布梭尼國際鋼琴大賽的俄籍猶太鋼琴家不但拿到冠軍,還寫下了其後四屆冠軍都從缺的「齊柏絲坦魔咒」。暌違多年,齊柏絲坦將再度來台舉行獨奏會,用雙手帶來作曲家舒曼美麗的愛情旋律。 \n \n《小故事曲集》是1838年舒曼在與鋼琴家克拉拉兩人苦戀即將修成正果之際,舒曼以獨創的音樂短篇小說體裁寫下8首小曲獻給克拉拉。該作品不僅是舒曼規模最龐大的鋼琴作品之一,也是德國舒曼國際鋼琴比賽的規定曲目之一。 \n \n齊柏絲坦表示,舒曼《小故事曲集》是她近年巡演之作,「作品當中有極其豐富的幻想與情緒變化,舒曼常常不經轉調,立刻就換一個調,這乍看突兀卻言之有理,因此我必須透過聲響和音色來創造連結,而這又增加了演奏的難度。」 \n \n齊柏絲坦表示,這次將演出的舒曼《小故事曲集》除了鋼琴家席夫(András Schiff)之外,「我沒有看過有人在現場音樂會演奏全套8首樂曲。」齊柏絲坦說,她完全可以理解為何音樂家鮮少演出,「因為這8首樂曲加起來長度高達50分鐘,而且每曲都有相當複雜的想法,每每要忠實呈現樂譜上的力度變化,那已經足以把一位音樂家折騰到死。」 \n \n今年51歲的齊柏絲坦出生於莫斯科,五歲就開始學琴,之後進入了音樂天才學院格尼辛音樂院(Gnessin Institute)就讀,學業和生活都一帆風順,沒想到卻因為自己猶太人的身世,不得報名莫斯科音樂院,就在前途未卜之際,1987年齊柏絲坦突破當時俄國對猶太身分的種種箝制,參加了布梭尼國際鋼琴大賽,獲得冠軍,從此踏上西方樂壇,卻再也不曾回到莫斯科演出。 \n \n1991年齊柏絲坦開始與柏林愛樂等一流大團合作,先後為德國DG唱片錄製過8張專輯,並參與DG發行蕭邦作品全集計劃,她也是阿格麗希的鋼琴二重奏搭檔。 \n \n兩年前齊柏絲坦從漢堡移居到維也納,也擔任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音樂系教職,面對一流音樂大學的高材生,齊柏絲坦非常緊張,不但要備課,要認識新環境,巡演也不能馬虎,身材快速消瘦20公斤。齊柏絲坦表示,能夠住在歷史名城維也納生活,讓她有一種奇特的親切感,「有天經過一個毫不起眼的小教堂,一問之下才知道,那竟是作曲家舒伯特最初下葬的地方。」也因為這樣的發現,讓她在教書時常常說,不要懼怕演奏莫札特或貝多芬,「這些作曲家曾經是我們的鄰居啊!」 \n \n這次訪台,齊柏絲坦還將帶來「鋼琴之王」李斯特經典的鋼琴聯篇作品《巡禮之年》選曲。音樂會將在5月16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5月20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場演出。

  • 齊柏絲坦:我是作曲家的僕人

    齊柏絲坦:我是作曲家的僕人

     今年是拉赫曼尼諾夫140歲冥誕,深受台灣樂迷喜愛的俄國鋼琴家齊柏絲坦(Lilya Zilberstein)今晚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奏拉赫曼尼諾夫《樂興之時》與《柯瑞里變奏曲》,她另將彈奏塔涅耶夫的《前奏曲與賦格》則是台灣首演。 \n C。時隔25年,齊柏絲坦依舊勤奮練琴,讓自己隨時準備好兩個月後將演出曲目的狀態。 \n 用心彈出自己的聲音 \n 齊柏絲坦說:「我是鋼琴家,也是作曲家的僕人,我所做的是盡一切努力,就是把作曲家呈現在音樂中想法,完整表現給聽眾。只要忠實,對樂曲用心夠,一定能彈出屬於自己的聲音。」 \n 齊柏絲坦1965年生於莫斯科,6歲進入格涅辛音樂院學習,曾獲俄羅斯鋼琴大賽冠軍,1987年獲得布梭尼大賽冠軍。1991年在阿巴多的指揮下與柏林愛樂合作,並多次與芝加哥、倫敦、英國皇家等交響樂團合作。 \n 首演前奏曲與賦格 \n 齊柏絲坦的技巧扎實,音色溫暖高貴,總是在凌厲奔放的琴音中展現優雅曲思,娓娓道出作曲家的想法。她曾在DG唱片公司錄過多張專輯,包括蕭邦作品全集,鋼琴家阿格麗希更視她為最可靠的雙鋼琴搭檔。 \n 塔涅耶夫是19世紀末俄國作曲家,作品鮮少人演奏,不過齊柏絲坦卻在26年前的布梭尼大賽中演奏他的《前奏曲與賦格》。由於這曲子技巧十分艱難,齊柏絲坦卻彈來輕鬆自如,賽後評審紛紛向大會索取現場錄音,想帶回去研究。這次演出齊柏絲坦將重現當年風采,這也是此曲的台灣首演。 \n 不斷練習挑戰高難度 \n 《樂興之時》是拉赫曼尼諾夫年輕時向舒伯特致敬的作品,一套6首,許多鋼琴家都愛彈,因為形式非常自由,演奏者可以自由聯想,不受限制。《柯瑞里變奏曲》則是拉赫曼尼諾夫的最後一套獨奏曲,他透過柯瑞里的旋律,從簡單的和聲進行發展出一套變化多端的音樂綺想。 \n 拉赫曼尼諾夫作品難度奇高,齊柏絲坦卻游刃有餘,她的祕訣就只有「練習、練習、練習」,「每次彈拉赫瑪尼諾夫的作品,就像重溫一部曠世史詩,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樣,他幾乎把所有的事都講透了。」

  • 齊柏絲坦提攜2兒 獻6手聯彈

     回顧今年,音樂名家「第二代」造訪台灣特別多,而且都是由第一代登台加持。繼大提琴家麥斯基攜女兒、鋼琴家阿胥肯納吉率兒子後,俄裔鋼琴家齊柏絲坦此行也多了兒子一對,十九歲的丹尼爾和十四歲的安東,曾以雙鋼琴組合獲得全德青年音樂家比賽冠軍,台灣行是兩人開拓亞洲市場的第一站。 \n 父母親的加持有多重要,從票房就可看出端倪。丹尼爾(Daniel Gerzenberg)和安東(Anton Gerzenberg)十二月七日以「戈琛貝爾格二重奏」(Gerzenberg Duo)的名號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合作,在文宣上,樂團未張顯兩人偉大的母親,只突顯兩人奪冠的事蹟,結果票房遲遲未見起色。直到母親的大名曝光後,開始引起樂迷的好奇。 \n 助兒子一臂之力,齊柏絲坦今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獨奏會,特別邀請兩位兒子充當特別來賓,在安可曲時與她來個六手聯彈,先讓台灣觀眾試聽一下第二代的功力。 \n 母親是鋼琴家、父親是小號手,兩兄弟耳濡目染相繼走上音樂之路。丹尼爾說他小時偏愛鋼琴,雖然父親也希望他吹奏小號,但他不為所動,沒想到,小他五歲的弟弟最後也選擇鋼琴,「這下子我父親在家成為特例。」兄弟倆由母親啟蒙,彈到一定程度,就交由專業老師指導,「雖然母親是出色的鋼琴家,但是母親就是母親,和老師還是不一樣。」 \n 一家子三口人彈鋼琴,如何安排練琴時間,丹尼爾說母親總是把握他們上課或睡覺的時間彈琴,有時半夜還會出現嘉賓,「她和阿格麗希是雙鋼琴搭檔,有次練琴在半夜三點鐘,我們睡得特別好,因為音樂實在太美。」 \n 母親是知名鋼琴家,作為下一代多少會有壓力,丹尼爾的回答很有智慧,「我很感謝母親是鋼琴家,如果沒有她,我們可能不會接觸鋼琴,生命將完全改觀。」 \n 面對未來演奏生涯的發展,安東說他與哥哥已決定攜手以「二重奏」走天涯。至於兩人的相處,丹尼爾笑說,「我們都在餐桌上解決,誰讓誰一塊餅乾,就享有決定權。」因為年輕,兩人看音樂的角度多少與母親不同。像是莫札特雙鋼琴協奏曲的第三樂章,他們的形容是,「非常搖滾。」 \n 雖然齊柏絲坦忙於巡迴演出,平時在家中的時間有限,但是兄弟倆對於母親讚聲連連,因為就算出門在外,齊柏絲坦仍然不忘檢查兒子的作業,「我們會把作業傳真給她,她除了修訂之外,如果隔天有考試,她還會為我們猜題,而是準確率非常高。」

  • 聆聽齊柏絲坦 座位擠到台上

    俄國鋼琴家齊柏絲坦(Lilya Zilberstein)火紅的程度,在台中中山堂的演出,門票賣到一張不剩,還得在舞台上加擺席次。齊柏絲坦是一九八七年布梭尼鋼琴大賽冠軍,也是「鋼琴女皇」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的雙鋼琴搭檔,兩人合作至今十年。 \n四十四歲的齊柏絲坦,在俄國成長,久居德國漢堡。五歲被送入專門培育天才兒童的莫斯科葛涅辛(Gnessin)音樂學校就讀,天生手小的她,卻能自我突破,在琴鍵上狂野飛奔。 \n談起兒子,齊柏絲坦露出驕傲的笑容,因為有其母必有其子。 \n兩個兒子從小在她的調教下,十三歲的小兒子剛囊獲漢堡史坦威鋼琴大賽的少年組首獎,而他和十八歲的哥哥今年還以雙鋼琴搭檔,拿下德國青年音樂家比賽冠軍。 \n除了獨奏家的身份,齊柏絲坦也是阿格麗希十年來的雙鋼琴搭檔,「我們學派不同、風格不同、作息不同,但是彈起琴來就是很合。」 \n十年前她與阿格麗希在挪威相遇,此後合作無間,但齊柏絲坦是早睡早起、每日起床做早餐的媽媽,阿格麗希卻是夜貓子,兩人練琴因此出現「時差」,「一次在我家練琴,我們彈到清晨兩點半,她精神很好,我卻是在半夢半醒把琴練完。」 \n齊柏絲坦八日在台中、十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貝多芬和布拉姆斯的作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