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龍之憂鬱的搜尋結果,共04

  • 大叔奇幻玩雪 《龍之憂鬱》搞顛覆

     下著雪的森林,困在拋錨雪鐵龍裡的長髮搖滾大叔們,哪裡也去不了,只得在雪地裡使用各種道具,如泡泡機、造雪機、大型氣球等,變出許多美景,但他們也會推開厚重白雪,露出底下的黑膠地板,告訴觀眾這是假的。 \n 由法國南特爾─亞蒙迪劇院藝術總監菲利浦‧肯恩所執導的《龍之憂鬱》,將劇情、對白擺一邊,強調舞台效果,前衛性的手法,在2008年維也納首演時造成轟動,曾獲法國莫里哀戲劇獎提名,本周在台北舉行亞洲首演。 \n 《龍之憂鬱》全劇幾乎沒有對白,講述一群70年代重金屬搖滾大叔,被困在雪地裡,突發奇想要組一支搖滾樂團,卻遇上一名意外闖入雪地的阿嬤與他們一同玩耍,於是他們演奏音樂、試圖滑雪、交流彼此的人生故事,最後決定把這個地方命名為亞陶樂園。 \n 策畫《龍之憂鬱》來台演出的台北藝術節總監耿一偉表示,毫無邏輯、無厘頭是《龍之憂鬱》的一大特色,「舞台上有大部分的內容是在展示由這群演員所創造出來的幻覺美景,這顛覆了觀眾的想像力。」 \n 耿一偉表示,亞陶樂園是個隱喻,來自於法國戲劇理論家亞陶(Antonin Artaud)所提出的殘酷劇場概念:必須摧毀語言才能接觸生命,「點出了《龍之憂鬱》讓視覺效果多於劇情和對白的原因。」 \n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可聽見大量的70年代搖滾樂,如天蠍合唱團的〈Still Loving You〉、澳洲搖滾樂團AC/DC的〈Back in Back〉、英國鐵娘子樂團〈Run to the hills〉等,也有古典音樂家華格納的〈浮士德序曲〉和卡爾奧夫的〈布蘭詩歌序曲〉。 \n 《龍之憂鬱》今起至11日在台北市中山堂演出。

  • 用視覺效果說故事 龍之憂鬱亞洲首演在台北

    用視覺效果說故事 龍之憂鬱亞洲首演在台北

    下著雪的森林,困在拋錨雪鐵龍裡的長髮搖滾大叔們,哪裡也去不了,只得在雪地裡使用各種道具,如泡泡機、造雪機、大型氣球等,變出許多美景,但他們也會推開厚重白雪,露出底下的黑膠地板,告訴觀眾這是假的。 \n \n 由法國南特爾-亞蒙迪劇院藝術總監菲利浦.肯恩(Philippe Quesne)所執導的《龍之憂鬱》,視覺藝術背景出身的他,開創劇場新的可能,讓劇情、對白成為次要,舞台上所變換出的視覺效果成為首要傳達內容,此一前衛性手法,2008年於維也納首演時即造成轟動,曾獲得法國莫里哀戲劇獎提名,本週末亞洲首演在台北。 \n \n 為什麼劇名叫「龍之憂鬱」,答案就在劇情裡,舞台上的貨車裡面放了一些和龍相關的書,也有一些和憂鬱相關的書,兩者毫無相關,非常無厘頭。 \n \n 策劃《龍之憂鬱》來台演出的台北藝術節總監耿一偉表示,毫無邏輯、無厘頭是《龍之憂鬱》的一大特色,「舞台上有大部分的內容是在展示由這群演員所創造出來的幻覺美景,這顛覆了觀眾的想像力,以前看戲是劇情和角色最重要,但《龍之憂鬱》並不是如此,裡面的燈光、音樂、聲響、氛圍和造景才是導演想要展示的內容。」 \n \n 《龍之憂鬱》全劇幾乎沒有對白,講述一群70年代重金屬搖滾大叔,被困在雪地裡,突發奇想要組搖滾樂團,卻遇上一名意外闖入雪地的阿嬤與他們一同玩耍,於是他們演奏音樂、試圖滑雪、交流彼此的人生,最後決定把這個地方命名為亞陶樂園。 \n \n 耿一偉表示,亞陶樂園是個隱喻,來自於法國戲劇理論家亞陶(Antonin Artaud)所提出的殘酷劇場概念:必須摧毀語言才能接觸生命,「點出了《龍之憂鬱》讓視覺效果多於戲情和對白的原因。」 \n \n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可聽見大量的70年代搖滾樂,如天蠍合唱團的〈Still Loving You〉、澳洲搖滾樂團AC/DC的〈Back in Back〉、英國鐵娘子樂團〈Run to the hills〉等,也有古典音樂家華格納的〈浮士德序曲〉和卡爾奧夫的〈布蘭詩歌序曲〉。 \n \n 《龍之憂鬱》亞洲首演將於9月9日至11日在台北市中山堂演出。

  • 2016台北藝術節《龍之憂鬱》將中山堂幻化為雪地搖滾樂園

    2016台北藝術節《龍之憂鬱》將中山堂幻化為雪地搖滾樂園

    搖滾大叔的異想重金屬樂園!一趟幽默荒謬的奇幻之旅!雪地上,有拖車打造成的圖書館、用汽車與塑膠布組合而成的山丘、水盆與電動馬達製造出來的噴泉、電風扇吹起一顆顆三米高的巨型氣球……這些都沒有什麼故事典故或隱喻在裡頭。仔細瞧瞧,這並非在雪地中,而是台北百年古蹟—中山堂!視覺藝術家菲利浦‧肯恩(Philippe Quesne)演繹《龍之憂鬱》為2016台北藝術節做了一場炫麗與充滿前衛的開幕式。 \n \n \n當視覺藝術家菲利浦‧肯恩變身劇場導演時,作品像是會流動的畫布一般,以簡單的布景道具拼裝出一台童話故事美景,但下一秒硬是要戳你一下,假的。 \n \n菲利浦將《龍之憂鬱》舞台布置成被皚皚白雪覆蓋的樹林,絕美當前,卻放上一輛拋錨破車,裡頭困坐著長髮搖滾大叔,百般聊賴的在車內切換著不同音樂。在這樣無厘頭的開場後,接著像是變魔術,從這些長髮大叔的手裡變出一幕幕幻景奇觀。 \n \n《龍之憂鬱》的對白不多,完全靠視覺畫面來敘事,台上拼組出的一幕一景,要讓觀眾認知到這是一個微形社會的構建過程,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意義,就在觀眾沈浸於舞台人工美景的忘我時刻,突然來一道無厘頭冷箭,提醒觀眾不要過於「相信」,看清楚假象是可以被製造出來的。 \n \n菲利浦面對現今世界充滿金錢價值操弄及環境威脅等問題,認為需要靠藝術創作來找出解答,習慣採用一種冷調與荒謬性的幽默感去面對這些疑問,創作一路走來十多年了。 \n \n劇中採用大量搖滾樂和中世紀音樂,如天蠍合唱團的〈Still Loving You〉、澳洲知名搖滾樂團AC/DC的〈Back in Back〉、英國鐵娘子樂團的〈Run to the hills〉、華格納的〈Faust〉與布蘭詩歌序曲〈O Fortuna〉等。 \n \n菲利浦‧肯恩:「在氣氛與色彩的營造上,音樂相當重要,可讓演員自發性的融入劇情中,並轉換景象,帶領觀眾看見不同的意象。」對他而言,搖滾樂團便像是中世紀的騎士,帶著傳奇而神秘的色彩,劇中將兩種類型的音樂混搭拼貼,塑造出跨樂種的搖滾童話意境。 \n \n出身自造型藝術與舞台設計的菲利浦,曾與許多戲劇、歌劇導演合作舞台設計、燈光、聲響等,與不同領域的朋友一起成立了集體創作的實驗室「生態動物園」,不拿文本作為創作主題,表演者幾乎都不是戲劇背景的藝術家。 \n \n他在劇場中尋覓的,不僅僅是視覺的驚奇,讓台上表演者以稀鬆平常的對話、遊戲般的行徑、童心的純粹視野,共同形塑一個如童年般美好的空間,來抵抗當代資本主義的均一化的庸碌,找到看待世界的另一種眼光,找到藝術家在這世界上應該扮演的角色 \n \n2016台北藝術節《龍之憂鬱》,9月9日至9月11日於中山堂中正廳上演。9月8日前至藝票亭購買台北藝術節節目票券,不限金額4張可享8折優惠,購票與藝票亭營業詳情,請上台北藝術節官網。 \n \n2016台北藝術節《龍之憂鬱》 \n日期:2016/09/09 (五) 19:30 \n2016/09/10 (六) 19:30 \n2016/09/11 (日) 14:30 \n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n

  • 龍之憂鬱建構童話美景 視覺拼裝假象

    當視覺藝術家菲利浦變身劇場導演時,作品「龍之憂鬱」像是會流動的畫布一般,以簡單的布景道具拼裝出一台童話故事美景,但下一秒硬是要戳你一下,假的。 \n 菲利浦‧肯恩(Philippe Quesne)將「龍之憂鬱」舞台布置成被皚皚白雪覆蓋的樹林,絕美當前,卻放上一輛拋錨破車,裡頭困坐著長髮搖滾大叔,百般聊賴的在車內切換著不同音樂。在這樣無厘頭的開場後,接著像是變魔術,從這些長髮大叔的手裡變出一幕幕幻景奇觀。 \n 雪地上,有拖車打造成的圖書館、用汽車與塑膠布組合而成的山丘、水盆與電動馬達製造出來的噴泉、電風扇吹起一顆顆三米高的巨型氣球等,這些都沒有什麼故事典故或隱喻在裡頭。 \n 「龍之憂鬱」的對白不多,完全靠視覺畫面來敘事,台上拼組出的一幕一景,要讓觀眾認知到這是一個微形社會的構建過程,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意義,就在觀眾沉浸於舞台人工美景的忘我時刻,突然來一道無厘頭冷箭,提醒觀眾不要過於「相信」,看清楚假象是可以被製造出來的。 \n 菲利浦面對現今世界充滿金錢價值操弄及環境威脅等問題,認為需要靠藝術創作來找出解答,習慣採用一種冷調與荒謬性的幽默感去面對這些疑問,創作一路走來十多年了。 \n 2016台北藝術節「龍之憂鬱」9月9日至11日於中山堂中正廳演出。1050905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