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龍川的搜尋結果,共14

  • 鐵氟龍川普毀三觀 11月大選將搞顛覆

    鐵氟龍川普毀三觀 11月大選將搞顛覆

    美國在總統川普主政下,問題似乎沒完沒了,搞得全國天翻地覆。由於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衝擊,美國災情慘重,確診人數直逼200萬,死亡人數也早已突破10萬大關,雙雙名列世界第一。 此外,由於白人警察執法過當,壓頸導致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引爆全美各地示威抗議,如今已有12座城市實施宵禁,1.7萬部隊動員,至少24州要求國民兵平亂,超過1.1萬人被捕。 在一陣衝突混亂後,許多人一定會認為,壓倒性多數的美國人會趁11月大選,一腳把川普踢出白宮。然而,據《每日郵報》(Daily Mail)6日報導,曾獲普立茲新聞獎的美國調查記者強斯敦(David Cay Johnston)依舊認為,他可能贏得11月的總統大選。 強斯敦說,他已研究川普32年,最初是在1988年調查這位經商高手在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的賭場營運,和他首度見面。後來他發現,川普和黑手黨有交情。他強調,如果大家以為,川普會輸掉2020年總統選舉,那就大錯特錯了。 事實上,強斯敦指出,雖然他長期批評川普,但卻一直很佩服他能說服人,讓人相信他是現代麥達斯(Midas)國王,具有點石成金的能力。而套川普自己的說法,他則是「十分穩定的天才」,也是唯一能拯救美國的人。不管這些說法是不是鬼話連篇,但只要有足夠的人相信他就成了。 強斯敦認為,儘管川普一身缺點,但卻有驚人的韌性。而要保住白宮寶座,他主要面臨3項挑戰。首先,他必須說服美國人,北京要為新冠肺炎負責。此外,處理新冠大流行不當的,不是混亂的川普政府,而是那些無能、不負責的地方首長。 要是新冠死亡人數如預料般,在夏季後下降,那他將從中獲益。如果屆時有可靠的療法出現,那他的選情將進一步獲得助益。 其次,因非裔壓頸致死案引發的社會動亂必須平息,而這目標未來幾週就會達成。屆時川普會說,那是因為他鐵腕貫徹法律與秩序政策奏效。同時他會安撫選民,說他也很關切濫用警力。 而他第3個挑戰是經濟,這對他來說也是最簡單的。雖然有超過1/4美國人都在領失業救濟金,但在就業數字略有起色後,他可以主張,使經濟復甦最快的方式,就是進一步減稅,並廢除更多商業法規。 事實上,多數大企業都不想要民主黨恢復執政,因為那意味著稅賦提高,並會有更多煩瑣的規定。如今這些企業只要宣佈擴張與聘雇計畫,並承諾要是他11月獲勝,將有更多相關計畫,就能幫助川普。 長久以來,川普向來以扭轉劣勢,反敗為勝聞名。他也深深了解,數百萬計白人從未欣然接受所謂的民權運動。可悲的是,有太多人仍希望,他們能讓少數民族從哪兒來就回到哪兒去。他們不想搭機時坐在亞洲人身邊,也不想和拉丁美洲人共事,更不想向黑人女上司報告!

  • 印尼大亨發表新書 籲台灣學生、企業前進印尼

    印尼大亨發表新書 籲台灣學生、企業前進印尼

    東南亞最大工業區開發公司賈巴貝卡(Jababeka)創辦人、印尼企業家許龍川,在國內最多印尼生的台科大發表新書《出航造大船》,他表示,印尼正在蓬勃發展,有非常多發展機會,希望能有更多台灣學生或企業到印尼與當地人一起合作或是創業。 《出航造大船(Building A Ship While Sailing)》將建設印尼比喻成一邊在大海航行、一邊建造大船,書中許龍川對印尼教育、產業發展、文化觀光、政府治理等面向的看法與建言。許龍川說,印尼現在處處充滿機會,他希望這本書能讓更多人認識印尼,讓更多人能來印尼讀書、工作、投資。 許龍川是東南亞最大工業區開發公司賈巴貝卡(Jababeka)的創辦人,在印尼開發許多新興城市,創造了將近100萬個就業機會,同時也是印尼總統大學的創辦人,培育許多印尼的高等教育人才,在商界及教育界深具影響力。 台科大校長廖慶榮表示,和許龍川結識是在印尼的台科大校友會上,台科大印尼籍碩博士生是全台大學最多,許龍川對於台科大培育這麼多優秀印尼人才深受感動,開始推動雙方合作,並提供相關資源鼓勵台灣青年學子到印尼就讀和創業。 許龍川和台科大師生及校友進行座談,許龍川表示,他所屬集團可以提供台科大師生及校友,包括軟硬體、廠房等創業所需的協助,期盼藉由台科大印尼學生及校友的力量,協助印尼建設發展,目標打造一百個智慧城市。 目前就讀台科大電機系碩一的印尼籍生IBRAHIM SAIFUL MILLAH表示,台科大的工程領域很強,研究與實務並重的學習環境是他選擇到台科大就讀的原因。這次有機會參與許龍川的座談活動,了解印尼智慧城市的開發,也很期待未來台科大和印尼有更多合作可能,透過學校、校友及企業的力量,在印尼創造更多發展機會。

  • 邀台共同開發摩島 印尼再釋利多

    印尼政府授權的摩羅泰島經濟特區開發商今天表示,為吸引台灣投資者,包括提供長時間零稅負、取得免費土地、永久居留證等,都是印尼方面可以配合、討論的條件。 印尼政府授權的摩島經濟特區甲霸貝卡(Jababeka)總裁許龍川(S.D. Darmono)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摩羅泰島(Morotai)位處重要戰略位置,北接菲律賓、台灣,是進出太平洋的重要位置。 他分析,隨著中國大陸與泰國合作開鑿克拉運河(Kra Canal),中國大陸在東南亞的戰略影響力大幅提升,加上西爪哇的開發已近飽和,相形之下,印尼東部的摩島地位更形重要,對於台灣的經濟安全意義重大。 許龍川指出,印尼總統佐科威曾登摩島視察,相當重視摩島的開發案。他說,印尼相關部會都很希望台灣官方及企業參與共同開發摩島。 據了解,印尼原政治、法律與安全事務統籌部長盧胡特(Luhut Binsar Pandjaitan)近日在內閣改組中轉任海洋事務統籌部長,就是高層希望由身段柔軟、更獲總統信賴的盧胡特來推動包括摩島開發案在內的重大海洋建設。 許龍川指出,印尼政府願意提供各項誘因吸引台灣企業前來投資。他列舉,包括幾十年甚至100年的零稅負、投資金額達一定規模以上可獲得免費土地、投資者符合條件可獲印尼永久居留證等,這些都是可以討論、落實的項目。 至於印尼希望優先與台灣在摩島合作哪些產業?許龍川說,漁業、觀光旅遊業、休閒娛樂事業都是摩島具有發展潛力的領域。 他說,未來在摩島開發類似迪士尼主題公園,甚至是合法賭場,都是摩島經濟特區可以考慮發展的金雞母。 摩羅泰島是印尼最北端的小島之一,面積約2400平方公里,居民約5萬人,島上保有許多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遺跡及文物。印尼總統佐科威曾表示支持摩島開發案,並說要打造摩島成為東印尼連結世界的樞紐。1050802

  • 許龍川 愚公移山精神父傳子

    許龍川 愚公移山精神父傳子

     放眼全球,很多城市都會以革命先烈或歷史偉人來命名,但在印尼首都雅加達郊區,卻有一個城市是以集團JABABEKA為名。打造這個新市鎮的幕後推手,正是JABABEKA集團董事長許龍川,因為「我有愚公移山的精神!」許龍川說道,而且這句話成了父傳子的家訓。  1989年,慧眼獨具的許龍川選定了這個地點,從基礎建設開始著手;如今,這新市鎮已容納數百萬人民。也因為知名外商進駐物流園區,帶來更多工作機會,十幾年前,許龍川還在這裡設立國際型大學,培育下個世代新人才。  許龍川分析指出,外資想要進入印尼有各種方式,合資最為普遍。對JABABEKA而言,若只放眼5至7年的短期利益,並非是健全的投資心態,「我想要找到跟我一樣的人,要有遠景」,雖然困難,但他笑著說,「別忘了,我相信愚公移山」。  漸漸地,「愚公移山」成為許家家訓,就連許龍川一手培養的接班人、二兒子許又升也說,這是爸爸從小叮囑到大的一句話!許又升勉強用中文念出這四個字,他用英文解釋:「這位名為愚公的老先生努力不懈,終於成功地把一座山給移開了。」  「2005~2008年,我隻身一人前往上海,加入一家新加坡的食品公司。」今年才30多歲的許又升語氣和緩地說著,回想起10年前的海外工作經驗。  當時上海雖不比現在隨處可見的跨國企業,但畢竟也是個大城市,許又升選擇從食品飲料業開始做起,幾乎和父親一手創建的JABABEKA企業,毫無關連性,但他卻能從中尋找對自己極有幫助的工作經驗:幫公司尋找拓展門市的地點。  未想過自己10年後會回到JABABEKA集團接掌房地產事業,現在許又升接掌JABABEKA住宅區總裁,獨當一面,雖然擁有總裁封號,但他卻是從基層做起,加上有海外求學、工作背景,年紀輕輕回到自家企業學著接班。  見到事業相當成功的父親,外界很難想像,印尼企業第二代其實也背負更多壓力。許又升雖然嘴上沒說,但亮出海外求學與歷練以及回到自家集團從基層做起,就怕被說成「靠爸族」!  現在不只要跟自己競爭,更多外資正虎視眈眈地想「錢」進這個新市場,印尼企業第二代已擁有不一樣的世界觀,還在思考該怎麼在經濟起飛的年代,擘劃出屬於他們這世代能夠創造的新經濟奇蹟。

  • 陸媒:建商半夜偷拆清代古橋

     南方都市報今天報導,廣東省龍川縣老隆鎮200多年歷史的「洋溪古橋」遭地產開發商非法拆毀案已宣告偵破,涉案7人已遭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另有1人逃逸。  報導稱,洋溪古橋建於清朝嘉慶年間,迄今已有200多年歷史,為清代龍川陸路驛道中的重要橋樑。外觀為雙孔石拱橋,橋面總長50公尺,寬4.5公尺,高7.3公尺,2010年被列為龍川縣文物保護單位。  當地政府通報,廣東長鴻實業集團一手策劃拆毀洋溪古橋,目的是使讓龍宸樺府與沿江路連成一片,建成一個住戶休閒小廣場。  2014年4月,集團以人民幣16萬元(新台幣77萬元)的價格將拆橋工程承包給謝姓男子,商定由謝嫌出動挖土機等機械拆橋。5月1日凌晨,涉案者挖開拱橋橋面,導致橋身坍塌,只剩下中間一截橋墩。  龍川警方於5月7日至5月29日先後刑事拘留7名涉案人員,包括廣東長鴻實業集團2名高層,與工頭、挖土機司機等5人。1030602

  • 女富豪嗆收賄 官員:放馬過來

     廣東省河源市龍川縣黃布鎮宦境村蘊藏豐富的瓷土礦,利益龐大,引來各方人馬覬覦。廣東一家民營企業女老闆即槓上當地政府,宣稱代理縣長收了她的錢卻不許開採,她打算到北京上訪;代理縣長則表示從沒收賄,儘管「放馬過來!」辯個是非曲直。  環球網、《南方農村報》報導,為了開挖瓷土礦,2001年起,先後有數家企業進駐宦境村,但都因賺不到錢而撤離;2009年3月,劉志慧開設的河源市金鑫礦產公司接手,發現這座瓷土礦儲量為55.968萬公噸,以每公噸300元(人民幣,下同)計算,礦脈價值逾億元。  隨後,劉志慧與村委會、村小組及部分村民簽訂租用山地合約,也投資數千萬元在該村興建公共設施及扶貧、修建長23公里的道路。2010年10月,金鑫因修路用地與村民發生激烈衝突,混亂中,劉志慧的員工多人受傷。此後,村民把劉志慧視為無證開採的不法商人,2011年新選出的村委會更要求金鑫公司停止採礦。  劉志慧不甘損失,想透過行政程序取得採礦權。今年6月、8月河源市國土資源局2度公告出讓宦境村瓷土礦採礦權,但村民反彈聲浪大,掛牌出讓程序先後緊急中止。  對此,劉志慧曾到相關部門服藥自殺「逼」官方做決定,數次指責龍川縣官員在事件中收賄;今年9月,龍川縣公僕信箱出現黑函,直指代縣長韋欽強收受劉志慧18萬元賄賂,他因而被紀委立案清查不堪其擾,只能發簡訊給劉志慧:「放馬過來吧!我今給你搞到臭名全市,給你害慘了。」

  • 不滿斷電及缺糧 北韓人上街抗議

     中東的反政府示威浪潮,已讓北韓領導階層皮皮剉。《朝鮮日報》報導,數名北韓民眾因不滿斷電及缺糧,罕見地「上街頭抗議」。中國公安部長孟建柱,在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下台後兩天訪問平壤,雙方討論防止類似事件的方案。  《朝鮮日報》報導,這場示威遊行是在北韓領導人金正日2月16日生日前2天,在北韓西北部平安北道定州、龍川和宣川爆發。示威者高喊,「我們活不下去!給我們電!給我們米!」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剛開始,只有少數人,時間久了,愈來愈多人走出家門,一同呼喊。」  報導稱,北韓政府在金正日大壽期間,把定州及龍川原本就很吃緊的電力,轉至首都平壤,引發民怨。  韓國《中央日報》報導,孟建柱2月13日至15日訪問平壤,除向北韓簡報突尼西亞、埃及與北非中東地區最新情勢外,還和北韓官員討論防止北韓出現反政府示威的方案。報導稱,中方傳授北韓手機監聽技術,及監聽北韓境內向韓國傳遞訊息的方式。

  • 大陸人看台灣-跌破眼鏡之後

     對於每一個到過台灣的大陸人,特殊的選舉文化會有一種新鮮的感覺,近身體驗和觀察也是一種難得的經歷,因為選舉在台灣無處不在,不經意之間就能撲入眼簾,留在心中。  9月初到雲林時,恰好碰上雲林當地的立法委員補選。街上道路兩旁,綠化帶處,插滿了競選的宣傳旗幟,五彩斑斕,各色樣式,不同的人物大頭畫像都在向著過往的人展示笑容。經過斗六的大街,不時會有競選的宣傳車來回不停的穿梭在大街小巷,這種宣傳車通常是把挺破舊的運貨車改裝,甚至是把小三輪車加以改裝,架上高音大喇叭,四處宣講,說得都是閩南話,當然我不知道在說什麼,大概就是一些希望把票給自己的宣傳吧。這樣的場景在3個月之後的三合一選舉就更頻繁了,甚至在校園裡,有時候特別是晚上,會聽到歡呼加各種音樂甚至吶喊狂叫互相交融的聲音傳來,那其實是造勢晚會的動靜。台灣的選舉,不同的陣營,不同的社會階層,你方唱罷我登場,所謂民主,不管是它的本質是怎樣,單論它的表象,就能讓人先激動一會兒吧。  說來也巧,本人有幸接觸過一位參加過選舉的雲科大教授,曾經代表藍營參選立法委員,無奈鎩羽而歸。他是我的一個同學的導師,這位教授對大陸學生特別好,經常有空帶著大家出遊,還請我們去他家做客。教授說他本不想去選,禁不住國民黨一再勸說,似乎非他不可,連一向反對他參選的家人也很奇怪地在最後關頭反過來勸他去選,所以最終也是身不由己,只好站上火線。  其實,我所接觸的台灣人,對於選舉,似乎都是一笑而過,內中透出的彷彿是一種不屑。有老師就說:「台灣選舉好多,我幾乎都不去投,只有選總統才去。」有的同學就說:「每到選舉的前一天晚上,家家都不關燈,因為不同黨派的人都會上門做最後努力,所以給好處也是難免的,老百姓何樂而不為呢。」  某日晚上,從夜市回來,碰上一場造勢晚會,搞不清藍綠,走近才發現綠旗飄揚,還放著音樂 「牽手」,有人過來捧著幾本書問我要買嗎,打折喲,一看,原來是阿扁的獄中日記《關不住的聲音》。

  • 大陸人看台灣-婚宴上的台灣人

     台灣人的婚禮與大陸有區別嗎?其實大同小異。去年十月的一天,企管系的嘉文老師邀請我和另二位大陸學生去參加她朋友的一場婚宴,地點在嘉義市。我們到時,新人還沒來,不知道「躲」哪去了,這點和大陸不同,大陸的新郎新娘是在門口迎候來賓的。  喜宴開始,燈光突然滅了,從一側小門裡,新人終於伴著音樂出來了,之後的事情就很程序化了,各色人等上台致辭。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八十歲的長者,據說是男方的爺爺,一位曾經的將軍。他上台致辭,一開口就是濃重的山東口音,開始我有些驚訝,過後一想,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聽著他的山東方言,看到他鬢髮斑白,臉上深陷的皺紋,不知道他是否回過故鄉,六十年,家鄉對於他是種什麼概念,六十年鄉音未改,濃重的口音蘊藏著的是深深的鄉愁吧。  酒席中,坐我身邊的是一位巨能侃侃而談的大叔,西裝筆挺,油頭粉面。得知我來自大陸,話題一下子打開了,大叔很喜歡大陸,去過好多次,有去交流訪問,有私人的旅行,受到過賈慶林等領導人的接見,自稱與郭蘭英還能攀上親戚。他對北京的胡同情有獨鍾,真是好愛好愛,跟我一條一條的掰著手指頭說。大叔和我聊天,特意用半熟不熟的北京卷舌腔,真逗死我了。  說起兩岸之間,大叔對大陸一天一個樣的發展充滿敬慕,對台灣現在這樣的停滯不前緊鎖眉頭,經常說:「以後就靠你們啦,台灣不行了,機會全在你們那裡。」可是我在想,大叔啊大叔,你看到的全是大陸的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你有去過西部、去過偏遠地區嗎?台灣已經是過了發展的快速期,台灣人現在是均富,而大陸正在發展,還很不平衡,東西差距千差萬別,人多競爭又大,看來台灣同胞對大陸還是瞭解不多。  喜宴中間,忽然發現一些穿著馬甲(編注:背心)的人士穿梭在其中,到處發傳單,馬甲背後有很醒目的字:某某某競選團隊。哈哈!原來是拉選票的啊,還真能見縫插針。我們也拿到傳單,苦笑:能幫你什麼啊,我又不能投給你,就留個紀念好了。人家馬甲人士也很期待我們,對我們說:「還請對岸的胡主席幫幫忙啊,給我們的候選人拉拉選票嘛。」雖然是玩笑話,但聽著還挺受用的。

  • 大陸看台灣人-漫步台灣的鄉村

     雲林是台灣典型的農業地區,出了斗六市區不遠,就能感受到台灣鄉村的一面。在做交換學生的半年裡,我到過雲林的古坑,華山,西螺一些農村,那裡的古樸,恬靜,優美,當然還有純樸好客的當地人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記,這種感觸不亞於那些對於台北啊高雄啊或是一些經典名勝古蹟的感受,反而讓我覺得鄉村才是最最真實的台灣。  出斗六不遠是古坑,這裡以盛產咖啡著稱,並且有一名叫「綠色隧道」的地方,咋一聽極具神祕色彩,起初我也是心生疑問:綠色隧道到底是啥?  綠色隧道很優雅  12月的一天,終於在周末抽空去一睹了這「綠色隧道」。騎車出市區,12月的台灣開始能感覺得到陣陣涼意。不長的時間就到了綠色隧道,我恍然大悟,所謂「綠色」就是道路兩旁的樹木枝葉茂盛,樹葉向內側延伸著生長,漸漸地形成了一長條樹蔭;遠遠望去,就近似一條綠色的隧道了,名字很優雅,而這種很有溫馨感的設計在台灣很多很多。  所謂「綠色隧道」其實就是一條街市,主賣咖啡,兼有一些當地的工藝品,還有現場的表演。在一處賣木雕工藝品的攤位,和老闆娘聊了一下,從她的檜木質地的工藝品聊到大陸和台灣,旁邊是她的公公,正在專心的現場製作工藝品,不時抬頭朝我微笑。老闆娘說她是外省人2代,父母都是江西人,而她公公則是地道的上海人,一來台灣就是60年,也沒回去過。  真實台灣真純樸  她說那時候父母剛到台灣,語言根本不通,外省人和本地人隔閡非常嚴重,以至於她小時候能活動的區域也就是在眷村裡,出了眷村,啥也不會了,因為不能溝通。她說小的時候真是好慘啊,生活艱難,不過後來慢慢好起來了,當說到大陸,說到家鄉,她眼裡充滿了期待,好想回去看看,人總是有尋根的期待的,而一旁的公公也隨性說上幾句上海話,我們聊得開心,心裡卻不免有點唏噓傷感。  綠色隧道不長,到了出口,再往前就是田園。夕陽下的田園像一幅油畫,自然恬靜,正在幹著農活的村民看到人走來,會很自然的放下手中的活,微笑著注視著你,直到你離遠,意境好悠遠的喲。我與其中一位村民打招呼,她朝我邊微笑邊擺擺手,意思是聽不懂國語,但直到我離遠了,再回頭望她,她依然朝著我微笑著。  中華傳統的那種農耕生活在這裡淋漓盡致,甚至和大陸比起來,多了一份環境的優美,空氣的清新,離最純的大自然更近了,而更主要的是:我感受到了台灣最最純樸的一面。我回大陸後曾很多次和朋友說:以後你們去台灣,一定要去南部走走,一定要到鄉村去看看啊,那裡才是最最真實的台灣。

  • 對於大陸 他們知道太少了

     某日,我問台灣朋友:「知道趙本山嗎?」「不知道。」  「知道李宇春嗎?」「好像有點聽說過,不太熟悉哎。」  「知道孫楠嗎?」「不清楚。」  「那知道胡錦濤嗎?」「嗯嗯嗯,這個知道知道。」  在我所認識的台灣同學眼中,「大陸」彷彿是一個似曾相識,地理上近在咫尺,心理上卻又覺得充滿神秘色彩的地方。同說中國話,同寫中國字,那種理念上的距離感會讓你感慨萬千。  他們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問題讓我覺得:對於大陸,他們真的瞭解得不多。什麼「大陸晚上能自由出去嗎?」「可以隨便說話嗎?」「能吃飽飯嗎?」「大陸有地鐵?」諸如此類,讓我啼笑皆非的問題,我只好一個一個耐心的解答,試圖扭轉他們腦海中停留在30年前對大陸的錯誤感覺。  我的台灣同學大多數沒有去過大陸,我好希望他們都能有機會來走一走,來了就會發現一個不一樣的大陸。可是話又說回來,我們大陸人對台灣又有多少瞭解呢?

  • 在台灣上的第一堂課

     在雲科大的第一堂課,懷著對台灣上課方式的期待與好奇,我早早來到教室外等候,9點開始的課,我8點半就到了。同學們陸陸續續的來了,鈴聲響了,卻未見老師蹤影,台灣同學好像都若無其事的樣子,仍然有說有笑。我好納悶,在大陸,鈴聲響了就意味著上課了。  等了將近15分鐘,一位慈眉善目,臉上堆滿笑容的人走進來了,說話軟綿綿的:「大家好,大家早安,好早哦,能放棄禮拜一的懶覺,選我這門課,感謝,感謝。」呵呵,老師好可愛,和他的距離感頓時少一大截。後來得知,老師遲到是很正常的。  老師上課的第一件事,是和我們商量應該用何種教材,這在大陸是沒有的。老師列舉的教材,基本上都是英文原版,又大又重,全部的英文讓我頓感壓力。  另外,還有一點,即複印教材。在台灣,複印教材是萬萬不可以的,這涉及到智慧財產權的問題,特別是外文書就更不行了,除非是老師自己的課件,老師又授權,你才能去影印。細想是蠻有道理的,可是在大陸沒有人會遵守這點,想想自己也曾複印過課本,還真覺得愧疚。  保護智慧財產權在台灣已經形成了整體的共識,而在大陸,要形成這種觀念並切實履行,尚需時日吧。

  • 大陸人看台灣-在台灣看十一閱兵

     時間的巧合,讓我在台灣過2009年的十一國慶。眾所周知,台灣沒有這個節日,記得那天禮拜四,該上班上課一切如常,在我看來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但台灣人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無從得知,也沒刻意去問。  我這天卻很興奮與激動,不難想像對岸歡樂的場景,海那邊的同學已然規畫好了自己的長假,或等著飽覽大閱兵的盛況。  我所讀的雲林科大的老師大概知道這天對大陸來台學生的特殊含義,特意安排一間教室,集中觀看實況閱兵。我上午有課,但又不想錯過歷史性的一刻,和朋友思思倆人在教室外等候老師,見到江老師依舊是那樣滿面笑容。思思性子急,直接說:「老師啊,今天是10月1號,大陸會有一個很隆重的閱兵,所以我們想請一次假,你看......?」江老師立刻就明白了。  當我們正準備離開時,江老師忍不住說:「如果結束得早,你們可不可以趕回來再聽課呢?」 「可以,OK」我倆非常爽快的答應了。那天的大閱兵從9點開始,一直到中午,等於沒去上課,唉!不知道這麼做對還是不對。  所有10多個大陸交換生聚在一起觀看實況閱兵,心情當然自豪,期間,會有一些隔壁研究所的台灣老師和學生進來瞅瞅,不過時間都不長,看一會兒就出去了,其實台灣民眾仍是關切大閱兵的武器,飛彈的篇幅占了台灣報紙大半的版面。  60年過去了,兩邊都能夠更客觀的去面對那段歷史,大陸有善意的慶祝,而在台灣,也不是事不關己的樣子,無論兩岸,大閱兵都不再會是背著沈重歷史包袱的敏感話題了。

  • 大陸人看台灣-初抵台灣 我心雀躍

     回到大陸快三個月了,在那裡生活的點點滴滴依然深留在腦海中。  2009年9月10日凌晨四點,一夜未睡的我興奮不已,為的是即將開始的一段未知的台灣生活。整裝行李,六點半到達北京機場T3航站樓,九點整,我們坐上了國航直飛台北桃園機場的航班。一切看似很簡單,過海關、安檢、候機,可在我內心裡卻是翻騰不已,因為我們的目的地是台灣──對我來說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我們一行五人作為中國石油大學的交換學生,即將要在台灣雲林科技大學度過近半年的時光。  台灣人說話語調 柔和緩慢  台灣,我來了!!  三小時的飛行之後,飛機降落桃園國際機場。桃園機場比起北京機場要小得多,很快我們就出了航站樓。早已等候多時的司機不斷向我們揮舞著手中的牌子,這位司機師傅應該算是我見到的第一個台灣人吧。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柔和緩慢的語調:「嘿,歡迎啦,歡迎你們啦」、「累不累?」、「我去開車,這期間你們有需要,那裡是化妝間,嘿嘿」。  化妝間?我心裡納悶,這是一個什麼地方?隨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噢,原來就是WC,早就聽說台灣人在語言方面非常會創新,沒想到剛下飛機就體會到了。  雲林科技大學位於台灣中南部的雲林縣斗六市,距桃園的車程最快也要兩個小時。一路上我們和這位司機相談甚歡,包括向他了解台灣的地理、交通等方方面面,而坐在後排的我卻對他那說話的語調、口音情有獨鍾,我細細聽著司機說的每一句話,還在心裡跟著學。  台灣人說話的話尾總會加上「啦」、「的啦」、「嘿」之類的後綴,我學著學著,不時脫口而出,引得旁座的同學直樂。  校園裡也有7-11 俺樂壞了  校園裡也有7-11 俺樂壞了  望著窗外倒退的風景,我仔細觀察,試著去認識路邊廣告牌上的繁體字,因為在今後的日子裡與它們打交道的日子會很多。突然看到路旁一幅巨大的廣告牌,哈哈,原來是馬英九的畫像,他正和一位貌似候選人的人同時豎著大拇指,這大概就是台灣的競選文宣吧。  下午兩點半,我們五個人到達目的地,我們的交換學校──雲林科技大學。雲科大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綠化特別的好,盛夏時節,在校園中感到絲絲涼意,與外面的酷熱是鮮明的對比。有兩位學長引導我們去宿舍安頓行李,然後辦理入校手續、去相關院系,一路上他們還向我們介紹學校環境,餐廳、游泳池、圖書館。  讓我激動不已的是,我發現學校裡面有一家7-11,早就知道台灣的便利店很多,沒料到學校裡也有,可把俺樂壞了,要知道在大陸便利店可沒台灣這麼普及。  安頓好一切,我回到宿舍,獨自坐著:一個對我來說全新的環境,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台灣,讓我好好想想喲,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要怎麼樣去好好的體味你、擁抱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