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14歲童工的搜尋結果,共12

  • 編‧輯‧室‧報‧告-也談新疆棉花

     最近新疆棉花鬧得沸沸揚揚,事實上早在去年便已傳出美國擬以維護維吾爾族的人權為由,對新疆棉花的製品實施禁令,然而這樣做就可以維護維吾爾族人權嗎?

  • 印度童工每天做15小時 偷懶竟會被機車輾手?

    全球將近有5千萬的童工,大部分分佈在戰亂城市和極度不發達的國家,兒童們每天做著超負荷的體力工作,只為賺取微薄的收入。每天工作15小時,一天可能才拿到10幾塊錢,在阿富汗東部楠格哈爾和喀布爾兩省,這裡的磚廠工人中有一半以上是童工,大部分童工的年齡甚至不到14歲。 \n當地大多數兒童,從七八歲就開始從事繁重的工作,80%的9歲兒童選擇工作,而只有15%的兒童能夠上學,有百分之六十的印度童工,8歲都還不會讀書寫字,當地兒童輟學的主要原因,都是為了幫助家庭維持生計。他們做的工作範圍之大,有背垃圾的童工,垃圾對他們來說可以有收入,可以廢物利用再賣錢,有的玻璃廠工作、炮竹廠工作,危險的工作性質他們自己卻沒有意識到,他們認為只要能有錢,就是好工作。 \n還有傳言在印度,如果童工曠工或者表現不好、偷懶等等行為被發現的話,他們會讓一堆受懲罰的孩子,趴在地上讓摩托車壓下去。 \n

  • 東南亞》印度童工新法惹議

    東南亞》印度童工新法惹議

     印度國會通過童工法修正案,引起不少爭議。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及許多兒少保護人士大力批評這項新法,印度的企業主反而樂見其成。 \n ■The government says the exemptions aim to strike a balance between education and Indias economic reality, in which parents rely on children to help with farming or artisanal work to fight poverty or pass on a family trade \n 印度國會7月26日通過《童工(禁止與規範)法修正案》,雖禁止14歲以下兒童從事任何領域的工作,卻允許兒童在「家庭企業」中工作,引起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及許多兒童權益捍衛人士強烈批評。專家擔心,新法不僅無助於保護兒童,反而可能讓印度童工狀況更加惡化。 \n 根據新童工法規定,14歲(含)以下兒童禁止從事所有工作,但可在課後時間或假日從事娛樂、運動產業相關工作或在「家庭企業」中工作。新法也加重了非法雇用童工的刑罰,把雇主面臨的徒刑延長1倍至2年,罰款金額由2萬盧比(約台幣9,500元)提高到5萬盧比(約台幣23,700元)。 \n 此外,新法還放寬15至18歲青年可從事的工作種類,除採礦與需接觸易燃物質和危險程序的「危險工作」以外,皆屬合法。印度舊有法律規定,14歲以下兒童不得從事18種危險性職業和65項工作程序,如採礦、寶石切割和混凝土生產等。 \n 兒童協助家庭企業惹議 \n 新法中所謂「家庭企業」引起了很大爭議。印度1名工廠老闆接受英國BBC記者訪問時表示,「這(新童工法)真是個好消息!先前我只能雇用18歲以上的工人,現在我能請更多人。我的員工日薪是300盧比(約台幣142元),但未成年員工日薪只要100盧比,我能省下不少錢。」當記者提醒他,童工只能在家庭企業中工作,他回答,「搞一個『家庭』企業要多久?這根本不是什麼大問題」。 \n 英國慈善組織「拯救兒童」(Save the Children)主席皮萊表示,該法案「根本沒有界定何謂『家庭』,家庭不只包括父母,還有叔叔伯伯、嬸嬸阿姨、兄弟姊妹等」。且工廠也可能為符合新法規範,將生產線從原有廠房移至各個家庭,讓政府更難以監督查緝。 \n UNICEF也在聲明中「強烈建議移除『兒童協助家庭企業工作』相關部分」,且敦促政府具體列出所有「危險工作」,以保護兒童免受「看不見的工作形態剝削、人口販運和因長時間工作導致的失學」。UNICEF印度教育政策主任戈比納也指出,「新法會導致部分童工更加不受注意,那些最容易被邊緣化的兒童可能因無法定時上學,造成學習成效低落,最終被迫輟學。」 \n 國際勞工組織(ILO)去年發布的1份報告顯示,全球共有1.68億名5至17歲的童工,其中570萬人在印度。印度一半以上的童工從事農業相關工作,逾1/4從事製造業相關工作,如紡織、成衣等,還有許多童工在餐館、商店、飯店或家庭中工作。 \n 官方:新法有助貧困家庭 \n 面對強大批評聲浪,印度政府稱許多印度家長依賴孩子協助務農或製作手工藝品,因此允許兒童從事部分工作是為了在兒童教育和國民經濟間取得平衡。政府堅稱,新法不僅有助貧困家庭的生計,還能讓兒童學習工作技能。印度勞工和就業部長達塔崔亞則說,法案中加入了一些「例外條件」,是為確保法案能夠實際執行。 \n 許多學者與評論家認為,法律並不能從根本解決印度的童工問題。印度近15年左右都擁有高經濟成長率,如果我們能維持這樣的成長率10到20年,我們就能讓童工徹底消失」。

  • 印女學生臥底工廠 救逾百童工

    有時候一個轉念,就可以拯救很多無辜的生命。印度有一名22歲女大學生早前回家鄉探親時,意外發現當地一間工廠大量雇用非法童工,但因為無法罪證確鑿,所以她決定當臥底混入工廠探查真相,最終救出百位童工。 \n22歲女學生喬希(Jharna Joshi)至古吉拉特邦(Gujarat)探親,卻意外發現當地一家陶瓷工廠疑似雇用童工,為了釐清真相,她決定當臥底,申請入職成為工廠的管理培訓生調查真相。 \n喬希獲錄取後,深入探訪後發現大部分童工小於18歲,部分更小於14歲。她趕緊至當地兒童保護部門投訴,卻不獲理會,喬希不死心前往古吉拉特邦首府向部長投訴,當局最終同意搜查工廠,並救出共計111名童工,當中大部分為女童。 \n印度法律雖明文禁止任何年紀低於14歲的兒童工作,但根據印度政府提供的數字,現時全國的工廠、礦場等仍有數以百萬名童工。喬希表示,她會繼續抗爭,直到這些雇用童工的工廠受到處罰,因為尚有很多童工仍在受苦,正等待救出。 \n

  • 她臥底「潛入」地下工廠 機智拯救百名兒童

    印度商學院的22歲女學生喬希(Jharna Joshi),先前到古吉拉特邦探親的時候,卻意外發現有大批兒童,在當地一間陶瓷工廠工作。在詢問過當地人士相關事件後,還是未能確定一眾工人們是否為童工,因此她決定「臥底」潛入,之後她申請入職,成為工廠的管理培訓員工,冒險一探究竟。 \n很快的,喬希獲得錄取後,就從工廠內部取得許多相關資料,赫然發現大部分的童工年紀都小於18歲,少部分更小於14歲。於是她立即展開行動,去信給當地的兒童保護部門,卻未獲理會。最後,喬希前往古吉拉特邦首府甘地納格爾市,向部長投訴,當局終於作出相應行動。月前,有關部門搜查工廠時,救出111名童工,其中大部分為女童。 \n印度法律雖然禁止任何年紀低於14歲的兒童工作,但維權人士表示,該條例從未嚴格執行過,根據印度政府提供的數據,現在印度全國的工廠、礦場等,仍有數百萬名童工在受苦。喬希表示,雖然向警方求援時,曾受到粗暴對待,但她仍誓言繼續抗爭,因為尚有很多童工仍在受苦,正等候救援。 \n

  • 微評-童工悲歌

    廣東佛山有間工廠雇用童工,一位14歲的童工每日從早到晚工作12小時,近日疑因過勞在睡夢中猝逝。大陸童工現象屢禁不止,雖是社會現實的無可奈何,然而孩童正值發育期,過度血汗的勞動會妨礙其身心成長。而且聘用童工無法像正常員工一樣購買保險,長時期勞動卻沒有社會保障,健康無從維護,一旦發生病痛傷亡,往往釀成悲劇。工廠為節省人事成本而聘用童工,早是公開祕密,但假證件資料總能闖關成功,監管機關必須為孩童權益嚴格把關。

  • 童工猝死事件 廣東佛山將清查企業

    廣東佛山南海區一名14歲童工日前在租屋處猝死,經協商後,涉事企業向家屬支付賠償金人民幣15萬元(約新台幣75萬元)。媒體報導,官方將從25日起在南海全區對非法僱用童工進行專項檢查。 \n 中新網報導,猝死的王姓男童工今年3月初經母親介紹,進入佛山至雅內衣公司從事內衣加工工作;4月11日早上6時左右,被發現在租屋中昏迷不醒,搶救無效。 \n 當地媒體報導,死者家屬稱,男童工作時間每天大概11、12個小時,可能是工廠繁重的工作導致他死亡。 \n 依照法規,若公司招用未成年人,一名童工每月處5000元罰款,因此至雅公司被罰了1萬元。不過,有些網民認為處罰太輕。 \n 報導指出,佛山南海是廣東製造業重鎮,有大量的企業和工廠,當中不少是製衣、加工製造、飯店、餐飲等勞動密集型行業。 \n 從4月25日起,官方將在南海全區範圍內開展非法僱用童工問題專項檢查行動。1050424 \n

  • 廣東佛山14歲童工猝死

    14歲男童小攀到廣東佛山內衣企業上班1個多月後,近日被發現猝死在出屋內,用工企業與童工家屬雙方協商,由企業向家屬賠償15萬元,南海人社局允諾將強化監管非法僱用童工。 \n \n據南海區人社部門通報,小攀是3月5日由其母親介紹進入至雅內衣公司工作,入職時有填寫入職申請表和簽訂勞動合同,工作崗位為車位工。4月11日上午6點左右,被發現他在租屋內昏迷不醒,經報120後醫生到場搶救無效。

  • 廣東14歲童工猝死租屋 家人疑過勞死

    廣東14歲童工猝死租屋 家人疑過勞死

    從湖南到廣東佛山打工的14歲的童工王攀,每天工作12個小時,日前被發現猝死在自己的出租屋。 \n \n小攀的媽媽說,自己在兩個月前,從湖南老家來到廣東佛山一家內衣工廠打工,之後小攀也跟著她來打工,想掙多點錢補貼家用,而小攀每天主要是做內衣加工,雖然活不重,但工作時間長,每天大概十一、十二個小時。 \n \n每天下班後,小攀就回到出租屋,一個人呆在房間玩電腦,基本不外出。對於小攀的死,家人就覺得可能是工廠繁重的工作造成的。 \n \n內衣工廠的工人每天都要工作10幾個鐘頭,加班更是家常便飯。工廠的工人說,他們每天10幾個小時的工作時間,一天下來是很辛苦的。他們還說,這裡之前招有大量童工,前幾天出現童工猝死事件之後,就把童工全部遣散了。 \n \n南海區人社局通過調查,確定了這家工廠使用童工的事實,並依法對他們進行了行政處罰,並處罰金1萬元人民幣。 \n \n人社局工作人員表示,部分企業由於自身法律意識淡薄和用工難,會使用童工,而且故意不保存招用童工的資料,導致他們調查取證非常困難。他們強調,使用童工沒法按正常的員工一樣參加社會保險,等於沒有社會保障,一旦童工發生傷殘之類的問題,成本要由用人單位自己承擔。目前,小攀的家人已經報警,公安機關表示,目前案件還在調查中。

  • 沙提雅提籲重視非法童工問題

    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沙提雅提近日寫信給印度總理莫迪,強調如果政府想要「來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政策成功,就要重視童工問題。 \n 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表示,他最近寫信給莫迪,呼籲政府應更重視童工問題,同時對非法雇用童工給予更嚴厲的懲罰。 \n 他在信中說,沒有全球性的企業願意他們在印度投資生產的產品,是由童工製造。但沙提雅提告訴「印度人報」(The Hindu),目前尚未收到莫迪政府任何回應。 \n 沙提雅提認為,如果印度想維護好國際形象,就應該在與兒童相關的問題上採取嚴肅的態度。如果總理莫迪花了那麼多功夫在推廣「來印度製造」的觀念,那就更應該確保沒有印度兒童以家庭手工貿易的名義受雇於產業。 \n 他表示,要保護兒童避免成為非法童工的最佳方法,就是修改「童工(禁止與管理)修正草案」(CLPA),因為這項草案是倒退的,需要修改。 \n 印度莫迪政府內閣2015年已批准CLPA,並向國會提出修正動議案,這項修正案允許14歲以下兒童可以在家庭工廠或娛樂產業工作,而且禁止雇用童工的行業從原本的83個類別減少到3個。 \n 沙提雅提說,許多刺繡手工業、服裝業最喜歡雇用童工,這些童工以到遠房親戚家庭工廠的名義被雇用工作。他與他創辦的「拯救童年運動」組織(BBA)正在努力讓禁止雇用童工的行業恢復到83個類別。 \n 沙提雅提從事保護兒童權益工作已經超過36年,他一直與雇用童工的企業戰鬥,主張孩童應有受教育的權利;他創辦的BBA在過去2年間,已救出在各行各業工作的5萬3000名童工,包括在家庭企業工作的童工。1050401 \n

  • 韓女團上不了晚間節目 網友譏:根本童工

    日本演藝圈在經營偶像這塊大餅時,早已採取「嫩的好」的策略,早安少女組、傑尼斯少年及後來的AKB 48,未成年者大有人在,而南韓演藝圈則在近年才出現年輕化的趨勢,主打青春活力的偶像團體成員,年齡一個比一個低,最近出道的少女團體April,更因為年紀太小,大大影響了通告安排。 \n南韓演藝圈不僅重形象,對於相關工作也有詳細的法規依據,韓國大眾文化藝術產業發展法規定,未滿15歲的年輕演藝工作者,不得在晚上10點到清晨6點之間進行演藝工作,這條規定對新人女團April造成不便,因為6名成員們中,年齡最大的為1996年出生(19歲),每一名成員相差一歲,因此老么不過14歲,讓粉絲直呼April根本「童工團」。 \n唱片公司也坦言,多在晚間時段播出的音樂性電台節目,對於歌手來說是個相當好的宣傳媒介,但礙於April的年紀,她們常得放棄上節目的機會,除此之外,也有不少商演找上門,但April也常因年齡限制的關係,得忍痛拒絕某些工作機會。 \n

  • 孟加拉氣球工廠童工 月薪不是我們能想像

    在許多國家一直不斷上演戰爭、流離失所、飢餓貧窮圍繞,讓很多小朋友小小年紀就要扛下生活重責,非常辛苦,也因為這樣我們要更加惜福!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色彩鮮豔的氣球意味著慶祝活動,可是對於在孟加拉國氣球廠工作、滿身灰塵的孩子們來說,氣球卻代表著生活的艱辛。這些孩子最小的年僅10歲,他們在本應上學的年齡卻不得不進入工廠做童工,賺取的微薄收入貼補家用。 \n這些孩子從早上6點開始工作,一直持續11個小時,在下午5點下班。這份繁瑣、艱苦的工作能為他們帶來每月6.5英鎊(約台幣330元)的收入。經驗豐富的孩子收入會高一些,然而最高也僅有16英鎊(約台幣800元)。儘管錢少,但對於許多孟加拉國家庭來說,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送孩子外出工作。 \n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孟加拉國大約有100萬名10到14歲的童工。隨著年齡上限提高,孟加拉國的童工數量更多。攝影師扎克爾·喬杜里(Zakir Chowdhury)說:「在孟加拉國,有近500萬名5到14歲的孩子在工廠、車庫、火車站以及市場中從事危險的工作,他們的薪酬很少,甚至根本沒有。很多孩子無法接受教育,只能從事低技能和低薪酬的工作,陷入貧困的惡性循環中。」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