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1937的搜尋結果,共09

  • 1張驚人對照圖…洩美股激似1937年慘劇?

    1張驚人對照圖…洩美股激似1937年慘劇?

    美股周一續漲65點、收在25914點,距26000點大關僅一步之遙,連續4個交易日收漲,華爾街再度對美股信心滿滿。儘管歷史不一定會重演,但也別忘了血的教訓,近日美國社群網站再度流傳一張目前標普500與1937年標普指數對照圖,兩者走勢竟非常吻合,似乎暗示美股前景不太妙,投資人得提高警覺。

  • 1937年的今天 長達6週以上「南京大屠殺」開始

    1937年的今天 長達6週以上「南京大屠殺」開始

    1937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的開始,日軍於清晨攻陷大陸南京,展開長達6週以上大規模屠殺、強姦以及縱火、搶劫等罪行。據二戰結束後調查,南京當時有逾20至30萬平民及戰俘遭日軍殺害,若以秒計算,約12秒就有1條人命消失,有約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性侵。大陸今晨於南京舉行公祭儀式,祭奠30萬失去生命的同胞。 \n \n根據《東京審判確認日軍南京大屠殺罪行的證據》一文,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在審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罪行的過程中,共有10名與南京大屠殺有關的證人出庭作證,其中5名中國人。 \n \n第一個出庭作證的是畢業于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和哈佛醫學院的威爾遜醫生。他於1936年1月至1940年8月在南京金陵大學醫院工作。在法庭上威爾遜證實說,南京陷落後中國軍隊的抵抗也隨之完全停止。 \n \n威爾遜描述說,一位婦女的頸肌肉被日本兵全部割斷,一名8歲的男孩被刺刀刺穿胃部,一名男子頭部和肩被嚴重燒傷,他臨死前講述說,許多「中國人被日本兵捆在一起,然後被澆上汽油焚燒」,他是唯一的倖存者。威爾遜還說,他曾親自趕走過正在強姦婦女的日本兵,並多次為強姦的受害者治療,包括一名被日本兵強姦後染上梅毒的15歲少女。 \n \n接著出庭作證的是許傳音。他畢業于金陵大學,後在美國伊利諾斯大學獲博士學位,回國後在交通部任職,南京被佔領期間任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住房委員會的負責人,後因翻譯工作需要任紅十字會副主席。 \n \n許博士也證實12月13日南京被佔領後,絕對沒有任何形式的抵抗。在回答律師有關日軍進城後的所作所為時,他答道:「日軍進城後非常野蠻,他們向見到的所有人開槍,並立即將那些見到他們就跑、在街上或附近行走,以及透過門縫向外看的人打死」。1937年12月16日,許傳音陪同一名日本人在城裡走了一趟,他描述道:「我看見到處都是屍體,有些被肢解,有些保持著他們被殺死時姿態—有的跪在那兒,有的彎著腰,有的側臥著,有的四腳朝天……。」 \n \n許博士表示,「我還看到一些日本兵正在屠殺中國人。在一條主要的街道上,我甚至開始數躺在路兩邊的屍體,我數到了500多具,但由於太多,根本數不過來……。所有的屍體沒有一具穿軍裝,都是平民,有年齡大的、小的、婦女和兒童。」 \n \n在「南京大屠殺」中,最苦難的角色是婦女,在此期間被強暴的婦女,數字從2萬到8萬不等。日軍駐南京第114師團的一名士兵田所耕三回憶說,「婦女不論老幼,都逃脫不了被強暴的命運。我們派出運煤車,到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村莊中抓回許多婦女。然後我們將每個婦女分配給15~20名日本士兵,任由他們姦淫淩辱」。 \n \n1937年的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現在的《每日新聞》)報導兩名日本軍官的「百人展殺人競賽」。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比賽殺人,商定在佔領南京時,比賽誰先殺滿100人。 \n \n因為不確定是誰先殺滿100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又決定第一次比試不算,重新比賽誰先殺滿150人,這些暴行一直在報紙上被圖文並茂的報導,兩人還被稱為「皇軍的英雄」。戰後這兩個人的獸行被發現,引渡回中國經南京軍事法庭審判後被槍決。 \n \n日本目前對「南京大屠殺」仍不願正面承認,日本媒體在報導「南京大屠殺」時,多用南京事件取代。

  • 環時:今天不是1937 南海也不應是盧溝橋

    美國海軍「斯特塞姆」號驅逐艦上的一名士兵,周二早上9點被報告在南海失蹤,美國和日本的船隻、飛機加入了搜尋。中共黨媒《環球時報》3日發表社評稱,「今天不是1937年,南海也不應是盧溝橋。」 \n \n美日船隻和飛機在南海搜尋失蹤士兵的消息傳到中國,很多網友立刻聯想到了1937年7月7日的盧溝橋事變,當時日軍在盧溝橋附近以搜尋一個失蹤士兵為名,在遭到拒絕時向中國軍隊發動了進攻。有人警惕地提出,「這是在玩日本人盧溝橋七七事變的套路嗎?是盧溝橋2.0版嗎?」 \n \n社評認為,今天不是1937年了,當下的中外力量對比和地緣政治大形勢都已不可同日而語,時代方向也已不同。南海沒有緊張到臨戰狀態,美日也沒有對中國開啟戰爭的決心。因此這件事演變成為一場驚天動地南海事變的序曲,可能性極小。 \n \n中國網民的這種警惕反應有很深層的原因,因此這一動向恰恰值得美方高度重視。不僅歷史會向現實投射,這一聯想被當成一種敏銳在不太瞭解中美關係實際情形的網民中間廣泛傳播,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美國的外交形象如今在中國越來越差,把它與軍國主義的日本相提並論也不顯得扎眼。 \n \n社評指出,可以肯定地說,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深信美國來南海不是為了和平,它就是來搞地緣政治、找中國麻煩的。所以當有人敲「南海版盧溝橋事變」的警鐘時,即使其中有人是在抖「地緣政治腦筋急轉彎」的「包袱」,也讓人感到幾分貼切。 \n \n文章強調,美國海軍對失蹤士兵的搜尋不應傷害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和權益,也不要借這次搜尋行動危害中國的安全。如果他們需要中方提供人道主義支持,協助搜救,應通過兩軍正常渠道溝通。美方切不要因這件事強化中國公眾對美不良戰略意圖的懷疑。 \n \n社評認為,南海局勢總的來說朝著緩和方向變化,圍繞南海行為準則框架的談判取得了進展,中菲恢復了友好,中越展現出和平解決摩擦的能力。現在南海局勢的不確定性幾乎都來自域外國家的干預,而美國是這種戰略不安的總源頭。 \n \n社評說,「權力大,責任就重。」美國海軍會出幾個類似當年日本關東軍或者駐華北日軍里的激進軍官,把中美關係引向對抗嗎?我們希望這種猜想被最終證明是荒誕的,美軍將不齒當年日軍的那種角色。

  • 1937年中國炸沉自己所有戰艦 竟有效阻止日本入侵!

    1937年中國炸沉自己所有戰艦 竟有效阻止日本入侵!

    1937年7月,盧溝橋事件爆發,中國開始了全面抗戰。為了分解日軍的主要力量,蔣介石在上海開闢了第二戰場。淞滬會戰之後,40多萬日軍開始進攻中國中部地區。日本海軍極有可能順著長江逆流而上,為了阻止日本海軍的行動,中國海軍在自知不敵的情況下,只能用炸沉自己戰艦的方式阻止日軍前進。 \n1937年7月,日本在北平製造了盧溝橋事變。起初負責華北防衛的宋哲元想息事寧人,但是此時的日本正在調動大軍開赴華北。7月中旬,日本首相近衛文磨召開御前會議,命令40萬日軍前往中國助戰。蔣介石命令長江以北各路部隊立刻北上,渡過黃河迎戰。他們計畫將日軍主力吸引到江南,把戰線改為由東向西,利用複雜的地形層層阻擊日軍。更重要的是這樣可以減輕北方的壓力,將日軍主力一分為二。 \n蔣介石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決定在上海地區開闢第二戰場。中國軍隊發起了主動進攻,包圍了日本租借內的4000多名日本海軍陸戰隊士兵。日本海軍大臣只得低下頭向陸軍大臣求援,隨後日本的援軍陸續趕來。蔣介石為了此戰的勝利,幾乎把自己的嫡係部隊全部壓了上去。再加上各地軍閥的援軍,中國軍隊的總兵力達到了70萬。日本也想趁機擊敗中國軍隊的主力,日軍總兵力達到了30餘萬。上海地區位於沿海地帶,日本海軍可以利用砲火和戰機掩護陸軍作戰。尤其是那種大口徑的艦炮,對中國軍隊造成了很大的傷亡。 \n就在陸軍和空軍先後撤離的情況下,中國海軍開始上場了。海軍只有一些中小型的艦艇,戰列艦、戰列巡洋艦、航空母艦等大型艦艇1艘也沒有。而日本海軍的實力應該屬於世界第二或者第三的位置,中國海軍完全不是日本海軍的對手。當時上海、蘇州、杭州等地已經失守,日軍開始沿著長江向中國內陸的縱深地區挺進。雖然日軍航母和戰列艦這種大型的戰艦無法進入長江,但是輕型巡洋艦之類的艦艇則沒有一點問題。中國海軍必須阻止日軍艦隊進入長江,保證首都和中部地區的安全。 \n和日本艦隊正面對抗,那中國海軍即使是全軍覆沒也擋不住日軍。在萬般無奈之下,中國海軍使用了最有效也是最昂貴的辦法,那就是炸船封江。中國海軍第一艦隊、第二艦隊的所有艦艇全部在長江中坐沉,利用自己的戰艦阻止日本海軍的行動。中國海軍付出的犧牲是有價值的,在日軍進攻南京的過程中,日本海軍始終無法協助陸軍作戰。但是由於南京城防薄弱;幾個將領又臨陣脫逃,南京城最終陷落。

  • 1937年的今天 「南京大屠殺」的開始

    1937年的今天 「南京大屠殺」的開始

    今天是12月13日,1937年的今天是「南京大屠殺」的開始,日軍於清晨攻陷大陸南京,展開長達40天大規模屠殺、強姦以及縱火、搶劫等罪行。據二戰結束後調查,南京當時有逾20至30萬平民及戰俘遭日軍殺害,若以秒計算,約12秒就有1條人命消失,有約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性侵。大陸今晨於南京舉行公祭儀式,網路上紛紛哀悼歷史上的今天。 \n \n中國大陸去年6月向聯合國申請將「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列為世界記憶遺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0月宣布南京大屠殺獲列入遺產名單,日本曾對此表示抗議,希望能撤回這項申請。 \n \n在「南京大屠殺」中,最苦難的角色是婦女,不論年齡都逃脫不了被日軍性侵的命運。日軍對南京當地居民施加的嚴酷折磨,幾乎超出了人類所能理解的極限。在此期間被強暴的婦女,數字從2萬到8萬不等。 \n \n日軍駐南京第114師團的一名士兵田所耕三回憶說,「婦女不論老幼,都逃脫不了被強暴的命運。我們派出運煤車,到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村莊中抓回許多婦女。然後我們將每個婦女分配給15~20名日本士兵,任由他們姦淫淩辱」。 \n \n1937年的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現在的《每日新聞》)報導兩名日本軍官的「百人展殺人競賽」。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比賽殺人,商定在佔領南京時,比賽誰先殺滿100人。 \n \n因為不確定是誰先殺滿100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又決定第一次比試不算,重新比賽誰先殺滿150人,這些暴行一直在報紙上被圖文並茂的報導,兩人還被稱為「皇軍的英雄」。戰後這兩個人的獸行被發現,引渡回中國經南京軍事法庭審判後被槍決。 \n \n日本目前對「南京大屠殺」仍不願正面承認,日本初中和高中普遍採用的7種歷史教科書,其中雖然都涉及南京大屠殺,但敘述曖昧搪塞,內容參差不齊。有一種說法甚至是日本國民當時並不知情,甚至有裕仁天皇不知情的說法。 \n \n \n \n \n

  • 時空旅行者真的存在!1937年影片竟看到...

    時空旅行者真的存在!1937年影片竟看到...

    時空旅行者到底是否存在?近年來,許多關於時空旅行的小說或電影受到大眾歡迎,當中主角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不管是回到過去或是跳躍至未來,這種不可思議的能力對於大眾還有科學家來說仍是個神話。雖然有科學家推論出回到未來是有可能的,但是至今仍然沒有任何成功的實驗案例,一切仍停留在學說部分。 \n不過一部1937年的影片卻讓人不禁懷疑在未來的人類世界是否真正有時空旅行者的存在,這部影片受到大家的熱議,有些人認為這只是作假或是現代人一廂情願地想像,有些人卻繪聲繪影地描述影片的真實程度很高。只見影片中有一群人走下公共建築的台階,如果仔細看,可以看到一名女子竟然在講手機。網友們對於這個真實性吵翻天,不過也有人鐵齒這是未來人類穿梭回到過去的證據。不管如何,以現代科技無法讓人實線穿越時空夢想,但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定。

  • 古法重建 回到1937年的記憶

     新北投火車站好不容易返鄉,但真正的考驗才要開始,百年老火車站有40%已腐朽,除了原件移建,負責主導重現車站的博士邱明民團隊,將採古法用新材料原圖重建,讓大家再次回到1937年記憶裡的新北投車站。 \n 八頭里仁協會理事長戴秀芬指出,新北投車站1916年興建完成,因腹地不夠,1937年重整擴建,還增加了老虎窗,而大家心目中熟知的新北投車站,就是停留在1937年。 \n 今年春節過年前,新北投車站在經歷半年餘的測繪、解體及蟲蟻防治工作,已全數運回台北暫放倉庫。邱明民說,當時到彰化調查測繪的結果,發現有些工法顯然和古法有別,車站再次重生,一定遵照原始風貌,把原材發揮到極致。 \n 邱明民說,希望北投居民和學生能參與重建作業,不是由得標廠商用籬笆圍起來,矇著頭幹。開始重建時,會有專家教導和指揮,民眾可以幫忙扛支架、梁柱等,未來可以很驕傲的告訴別人,自己也替新北投火車站重建,盡了一分力,一起完成。 \n 北市文化局指出,都市更新道路重新規畫,車站舊址空間不足,市府預計年中在距離新北投車舊址50公尺處的七星公園重建,量體長24公尺、寬13公尺、高為8公尺。將盡量保存原有物件,若損壞無法修復,則再另找替代品,絕對要原汁原味呈現。 \n 「求學搭車的回憶!」北投區奇岩里長譚勝國說,昨天相當興奮,伴他度過求學階段的車站要回家了;剛搬到北投不久的胡吉宏則認為,新北投車站極具代表性,若是重現可再添北投特色。

  • 日軍侵華 1937年南京人口減80萬

    據《新華社》新華視點微博引述最新發掘的日軍檔案顯示:1937年日軍在南京大屠殺前後兩個多月期間,南京人口銳減近80萬人。 \n吉林檔案館最近發掘出一批日軍侵華檔案,其中顯示,兩個半月內南京地區原有人口從113萬減少到34.5萬,減少78.5萬。 \n1937年12月13日,日軍佔領南京,殺害中國軍民高達30萬人以上,而日本政府多年來一直有人企圖縮減日軍在南京大屠殺的數字。

  • 觀念平台-1937,南京!台灣!

    上個月舉行的金馬獎影展,一部中國電影「南京!南京!」入圍,但沒得到重要獎項。導演陸川試圖從人性角度來描寫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士兵內心。不過,多數日本人還是不願面對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發生的慘劇。據說,包括木村拓哉等一線藝人都拒絕演出。 \n多年前曾經參觀過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紀念館本身的建築與館內的展覽令人震撼。而對今日台灣民眾而言,除非其長輩曾經在當時經歷過這場慘劇,把這段歷史經驗傳達給他們,否則就必須發揮同理心、透過史料記錄,才能真切地感受到那段殘酷的歷史。 \n七十多年前,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人受限於官方宣傳,很難知道對岸的南京發生什麼事。不過,就在日中衝突一觸即發之際,一些忠貞的台灣「皇民」曾致力為他們新祖國與血緣母國之間「親善」而努力。辜顯榮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n辜顯榮在一九二五年就曾赴中國與段祺瑞、馮玉祥等人見面。一九三四年,辜顯榮當選日本貴族院議員後,在一九三四年底、三五年初以及一九三七年初又以這身分赴中國,見到了當時的行政院長汪精衛、外交部長張群、委員長蔣介石,還有孔祥熙等財閥,並與知日派的福建省主席陳儀談台閩經濟合作。 \n辜顯榮去中國的目的,就是要說服國民政府承認東三省被日佔領的事實,和日本合作對抗共產黨與蘇聯。同時也想對孔祥熙等財閥說之以利,強調中日合作的好處。尤其是一九三六年底西安事件發生,中國抗日情緒高漲,辜顯榮想在三七年初中國國民黨三中全會召開之際,說服蔣介石等走中日親善路線。 \n辜顯榮的努力有成效嗎?據曾擔任台灣總督府參事官的片山秀太郎說:「辜顯榮與中國朝野的要人懇談之後返日。當他還沒踏上日本的土地時,據說蔣介石即與日本的有吉公使、陸軍武官等人晤談。當時,蔣介石已經有數年與日本全權代表斷絕往來,幸好經過辜顯榮的斡旋,才能恢復友好關係」。 \n片山把功勞歸於辜或許有些誇大。當時日本對中國管道不只辜顯榮一人,而且他在中國的感受是「九一八事件以來,中華民國全心全意以對抗日本的勢力為目標」,國民要求統一的意念「如同黃河決堤,任何東西都無法阻擋。」而且,日本內閣對中國政策的影響力遠小於軍部。做為貴族院議員的辜顯榮,對整個中日關係大局的影響有限。 \n一九三七年訪問中國之後,辜顯榮健康惡化。七月盧溝橋事件發生後,帝國議會召開臨時會議。他趕赴東京與會,之後病情起起伏伏,十二月九日去世於東京。四天後,就是南京大屠殺發生的日子。 \n辜顯榮去世後,日本政界人士陸續發表追悼文。其中一篇寫著:「這一年來日本在中國的『聖戰』已經有了進展,兩國的攜手合作、東亞的平定,已經指日可待。目前已有的一些成果,我想這將可安慰辜翁地下之靈。」 \n這篇悼文的作者是松井石根,皇軍上海派遣軍司令官,也是率軍攻入南京的將領。戰後以一級戰犯之名被處死。不知道辜翁地下之靈,會如何看待松井石根的「成果」。 \n(作者為專欄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