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1985行動聯盟的搜尋結果,共25

  • 醫師柳林瑋侵吞30萬公款 檢命繳40萬處分金

    醫師柳林瑋侵吞30萬公款 檢命繳40萬處分金

    台北地檢署偵辦公民1985行動聯盟前發言人、獨立媒體沃草前執行長柳林瑋被控侵占案,柳林瑋坦承侵占1995行動聯盟的30萬元募款,檢方今天上午偵結,給予柳緩起訴,期限2年,命他繳付40萬處分金給國庫,並從事60小時的義務勞務,檢方因柳是醫師,將安排他從事義診或醫療衛教工作。 \n \n至於沃草指控柳侵吞200萬公款部分,檢方認為沃草的公私帳混雜,且沒有發現公款遭挪用情事,以罪證不足予以簽結。 \n \n沃草日前在臉書上指控柳林瑋「「未經授權將公款200萬元匯入個人帳戶」,認為他的財務管理出現「重大錯誤」,事後公民1985行動聯盟也指控他在前年10月該聯盟所舉辦的「天下為公」活動尚有資金缺口30萬元為由,私下向活動廠商募款,涉嫌侵占。台北地檢署展開偵辦,多次傳喚柳到庭,但柳都否認侵占。 \n \n據了解,柳原本否認侵吞公民1985行動聯盟私下募款30萬元,對沃草指控他將公款200萬元匯入其私帳部分,柳則辯稱該私人帳戶是存放公款專用,否認侵占犯意。 \n \n但檢方找來廠商對帳,發現柳對30萬款項流向交代不清,柳最後坦承他侵占30萬,檢方因柳沒有前科,且自白犯罪有悔意,給予緩起訴2年,命他繳付40萬處分金給國庫,並從事60小時的義務勞務,檢方因柳是醫師,具有醫療專業,將安排他從事義診或醫療衛教工作。

  • 沃草公款遭挪用案 北檢今再傳喚柳林瑋

    台北地檢署偵辦公民1985行動聯盟前發言人、獨立媒體沃草前執行長柳林瑋被控侵占案,今上午再次傳喚柳林瑋調查。目前仍在庭訊中。 \n \n柳林瑋被控擔任1985行動聯盟發言人期間,對外私自募款30萬,另疑似挪用沃草公款200萬,遭北檢調查。 \n \n柳林瑋先前應訊時則指出,帳目透明可供團隊稽核。至於沃草公款則未流入他的私人口袋。 \n \n檢方日前已傳喚柳林瑋及公民1985行動聯盟成員黃彥欽、陶曉嫚及杜樾銓等人說明,為釐清柳林瑋被控以私人名義對外募款的案情疑點,今早再次傳喚柳林瑋出庭。

  • 被控侵占 柳林瑋:一切配合檢方調查

    台北地檢署偵辦公民1985行動聯盟前發言人、獨立媒體沃草前執行長柳林瑋被控侵占案,今上午再次傳喚柳林瑋調查。庭訊1小時結束,柳林瑋離開地檢署,面對媒體追問,表示「一切配合檢方調查」。 \n \n柳林瑋被控擔任1985行動聯盟發言人期間,對外私自募款30萬,另疑似挪用沃草公款200萬,遭北檢調查。 \n \n柳林瑋先前應訊時指出,帳目透明可供團隊稽核,至於沃草公款則未流入他的私人口袋。 \n \n檢方日前已傳喚柳林瑋及公民1985行動聯盟成員黃彥欽、陶曉嫚及杜樾銓等人說明,為釐清柳林瑋被控以私人名義對外募款的案情疑點,今早再次傳喚柳林瑋出庭。

  • 柳林瑋被控侵占案北檢再傳陶曉嫚查證

    「公民1985行動聯盟」創辦人柳林瑋被控詐欺、侵占案,台北地檢署今天下午再次以證人身分傳喚1985創始成員陶曉嫚到案,以釐清案情。 \n \n柳林瑋被控在擔任公民1985行動聯盟職務時,以個人名義私自募款30萬;柳另擔任沃草公司負責人時,疑將沃草的200萬挪至私人帳戶;另在發放沃草員工薪資、申報勞健保時,疑有不實情形。

  • 遭控侵占、詐欺 柳林瑋全不認

    遭控侵占、詐欺 柳林瑋全不認

    獨立媒體沃草前執行長柳林瑋,遭控未經授權將公款200萬元匯入個人帳戶,另被「公民1985行動聯盟」告發涉以1985名義私下募款30萬元。台北地檢署今日傳柳林瑋出庭,柳全部不認,表示完全沒有私下募款這回事,也供稱個人帳戶其實也是沃草公司帳戶性質,否認有侵占犯意,訊後請回。 \n \n柳林瑋今(20)日下午4時報到應訊,庭訊於5時30分許結束。柳林瑋出庭前後對現場媒體提問毫無反應、一字不發,其律師則表示案件偵查中不便發言。

  • 遭控詐欺侵占 柳林瑋北檢應訊

    遭控詐欺侵占 柳林瑋北檢應訊

    近年在各大社運場合大出鋒頭的獨立媒體沃草前執行長柳林瑋,遭沃草指控未經授權將公款200萬元匯入個人帳戶,由柳發起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也到台北地檢署告發柳私下對外募款30萬元、涉嫌詐欺。北檢今日首度傳柳林瑋到案說明,但柳面對媒體未發一語。 \n \n沃草6月間發出聲明,指控柳林瑋在「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情事」,經查證屬實解除柳的執行長職務。沃草進一步指出,柳林瑋的「重大錯誤」是在今年5月6日未經任何授權,從沃草公司帳戶將200萬元匯入個人帳戶。 \n \n1985則到北檢告發柳涉嫌詐欺、業務侵占,指控柳在前年10月的《天下為公》活動中,向廠商要求開立2年前1筆30萬元活動收據,涉以1985名義私下募款30萬元,但資金始終未入1985捐款帳戶,因柳交代不清將他停權。 \n \n面對遭一手創立的沃草公司停職,柳林瑋僅在臉書回應,稱沃草指控的重大錯誤是因「便宜行事」心態引起,200萬元於5月6日匯入他的帳戶,6月2日匯回沃草公司帳戶期間,公司財產無短少。至於針對公民1985行動聯盟聲明,柳也回應「相關指控絕非事實,本人靜待日後一切檢驗!」 \n \n北檢在柳林瑋遭指控公款通私庫後持續掌握媒體消息,由於沃草、1985指控內容已涉及犯罪,因此主動分案偵辦,陸續傳喚沃草、1985工作人員,取得對柳的指控及帳冊與資金等證物,今日傳喚柳到案。

  • 柳林瑋案 前1985成員:不該你的錢不該拿

    (20:22更新內文)台北地檢署偵辦公民1985行動聯盟、沃草發起人柳林瑋被控侵占公款、詐欺案,今日下午傳喚1985成員黃彥欽、杜樾銓、陶曉嫚3人,釐清1985決策機制、財務管理細節。已轉任媒體記者的陶曉嫚受訪時表示,人總是不嫌錢多,也無法推測柳林瑋將錢用在何處,「但不該你拿的錢就不該你拿。」 \n \n柳林瑋被控將沃草公司200萬元公款匯入私人帳戶,另涉假藉1985名義私下對外募款30萬元。北檢本周主動分案,1985也於昨日提出詐欺、侵占告發,承辦檢察官即通知1985成員今日到案說明。 \n \n今日出庭作證的1985成員包括網管黃彥欽、發起人杜樾銓及陶曉嫚,檢察官自下午4時30分起訊問到晚間6時,成功取得1985帳冊等證物;由於杜負責辦理活動並與財務部門溝通處理經費,檢察官特別就1985財務核銷規範與流程訊問杜。 \n \n黃彥欽、杜樾銓訊後態度低調不願發表意見,同行友人表示1985尚未有新任發言人不便多說。1985發起人之一的陶曉嫚則接受媒體採訪,表示1985成立至今都有專職財務組管理經費,因此柳林瑋私自向廠商要求補開發票,完全不符聯盟任何的行事風格。 \n \n媒體詢問柳林瑋是否缺錢?將款項挪用至何處?陶曉嫚笑說,人總是不嫌錢多,但柳將錢用去哪不是他們能推論的,「但不該你拿的錢就不該你拿。」 \n \n陶曉嫚表示,柳林瑋就30萬元部分一直不給聯盟一個交代,打電話傳訊息給他都已讀不回,自己也被他刪好友,不曉得他接下來要不要面對這個問題。

  • 柳林瑋私募30萬 公民1985聯盟提告

    柳林瑋私募30萬 公民1985聯盟提告

    沃草前執行長柳林瑋深夜才被沃草發聲明指出,其未經授權將公款兩百萬元匯入個人帳戶。公民1985行動聯盟今天也發聲明,指出已有民眾提出柳林瑋私自募款的情資,並於昨晚收到實證,今到台北地檢署對柳林瑋提告。對此,柳林瑋在臉書表示,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指控絕非事實,靜待日後一切檢驗。 \n《蘋果日報》指出,取得的訴狀內容顯示,柳林瑋在公民1985行動聯盟2013年10月「天下為公」活動結束後,以活動尚有資金缺口30萬元為由,以公民1985行動聯盟名義私下募款,並取得現金30萬元。但經相關人員確認,此筆資金始終未入捐款帳戶,活動也無額外資金需求。 \n公民1985行動聯盟8日在臉書呼籲,若收到柳林瑋私自募款的訊息,請與其聯繫,昨晚有人傳遞相關事證,公民1985行動聯盟今早到北檢柳林瑋提告。稍早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聲明表示,因為已進入法律程序,為保護受害者隱私,不再對此案細節進行說明,柳林瑋則在臉書否認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指控。

  • 公民1985:柳林瑋涉詐欺聯盟以外之人

    公民1985:柳林瑋涉詐欺聯盟以外之人

    網路知名媒體「沃草」執行長柳林瑋遭指控在「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被「沃草」解職。「公民1985行動聯盟」8日深夜在臉書說明事件始末與聯盟現況,指出前聯盟發言人柳林瑋疑涉在2013年「天下為公」活動結束後,「以未知原因對外私自募款」,涉嫌「詐欺聯盟以外之人」,經多數幹部表決同意,將柳林瑋暫時停權。 \n \n公民1985行動聯盟財務組聲明表示,2日接到廠商電話,表示柳林瑋要求開立兩年前「天下為公」新台幣30萬元硬體設備收據,但經查該品項早已結清也已有單據,募款帳戶業已關閉,已無額外資金需求。經調查,柳林瑋涉嫌於活動結束後以未知原因對外私自募款,聯盟多方要求柳林瑋向幹部會議說明,迄今未能連繫上。 \n \n由於柳林瑋屬涉嫌「詐欺聯盟以外之人」,而非「侵占公款」,公民1985行動聯盟表示,日後若追回犯罪所得,不歸入聯盟帳目,將返還予受害人。另外,在未確定被害人情況下,無法向柳林瑋提告,請求得知私募對象者與聯盟聯絡。

  • 柳林瑋管錢出問題 被沃草解職、1985行動聯盟停權

    柳林瑋管錢出問題 被沃草解職、1985行動聯盟停權

     曾成功號召25萬名白衫軍上凱道聲援洪仲丘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驚傳聯盟發起人之一、同時也是獨立媒體沃草(Watchout)執行長的柳林瑋,因「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情事」被沃草解除一切職務,而公民1985行動聯盟也在臉書表示,暫時將柳林瑋停權。 \n 沃草昨天凌晨無預警在官方臉書發聲明,指柳林因執行職務期間,在「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情事」,經查證屬實,沃草全體團隊討論後,決定即日起解除柳林瑋執行長及一切相關職務。 \n 勞健保出錯 不能私了 \n 沃草並證實,部分員工勞健保投保作業確實有行政疏失,將會在最快時間依照相關法令主動向勞保局、健保局申報彌補。 \n 沃草發言人林祖儀昨天強調,內部整理財務時,發現柳林瑋在財務管理上有瑕疵,成員們認為有關財務的事情要謹慎,不能私了,因此決定解除柳林瑋執行長職務,並公開此事。林祖儀也提到,沃草收入來源主要是群眾募資,截至目前為止,款項沒有任何短缺,也沒有實質損失,但保留法律追訴權,以免後續查證發現問題。 \n 洪仲丘事件後,公民1985行動聯盟部分成員,包括柳林瑋等人轉成立沃草團隊,以降低公民參與政治的門檻為願景,推出「國會無雙2.0」、「市長給問嗎?」、「公民學院」等網站監督政府,其中「國會無雙2.0」更在flyingV群眾募資網站獲得3901位贊助者資助,募到近500萬元。 \n 林祖儀指出,沃草在flyingV上進行的「國會無雙2.0」募資計畫,原訂明年1月公開所有支出款項,發生這件事後,目前決定2周內提前公告相關收支。 \n 索2年前收據 檢舉出包 \n 公民1985行動聯盟則在臉書表示,柳林瑋會被停權,是因為對方近日跟廠商要求開立2年前舉辦活動的收據,廠商覺得不對勁,聯盟向柳林查證,也沒有獲得回應。網友們則是在PTT上爆掛,指稱柳林瑋要求廠商開立的收據,金額約30萬元。 \n 林祖儀表示,柳林在沃草的財務管理問題,跟1985行動聯盟發生的是兩回事,會先請會計師了解狀況,並進行全面性帳務查核,細部資料要2周後才會清楚。 \n 柳林昨僅在臉書發文,指「本人柳林瑋在擔任沃草公司代表人及執行長期間,在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本人聲明即日起辭去在沃草有限公司一切職務。」 \n 

  • 柳林瑋拒解散「1985」 前幹部:聯盟早分裂

    柳林瑋拒解散「1985」 前幹部:聯盟早分裂

    因財務問題,柳林瑋被「沃草」解除執行長職務,究竟是什麼原因,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臉書透露端倪。1985指出,柳林瑋因個人財務管理問題,發生廠商向聯盟求證情事。由於涉及金錢,茲事體大,尤其社會信任寶貴,聯盟多方向柳林瑋求證,但柳林瑋始終未出面說明,因此1985開會決議,暫時將柳林瑋停權。 \n \n據風傳媒報導,知情人士說,當時聯盟財務都是由柳林瑋負責,柳林瑋找女友和一位醫學院同學幫忙打理。聯盟成員一開始也很信任柳林瑋,後來柳不接受當初多數人的意見,堅持在洪案之後維持1985運作,現在出事,只能說咎由自取。 \n \n幹部透露,柳林瑋曾在內部會議說,連對岸都有人表達要贊助。也讓許多幹部擔心,原本力求單純的運動是否會變質?當時兩派人馬還曾約到飲料店會商,雙方卻各說各話。主張任務結束就解散的幹部退出臉書群組,柳林瑋又找了一批新人加入,「1985」名號繼續維持,但現在多數幹部已非當初的成員。

  • 國慶日上街!白衫軍抗議 提三大訴求

    還有另外一波的抗議行動是,公民1985行動聯盟也就是白衫軍,他們現在聚集在立法院前,大家靜坐在地,向政府提出三大訴求,希望能落實直接民權! \n

  • 1985公民抗議 防毒面具喻政治汙濁

    1985公民抗議 防毒面具喻政治汙濁

    公民1985行動聯盟今天在立法院旁濟南路舉辦「十月十日,天下為公」抗議活動。警方估計,活動最高潮時現場約1萬人。以學生為主的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和公民1985行動聯盟等多個公民團體今天在國慶典禮旁舉行抗議活動。清晨6時,在景福門前抗議的黑色島國青年聯盟,因警方要取締抗議車輛位置,與群眾爆發推擠,過程中,駕駛意圖把車往總統府方向前進,但被警力擋住並扯下車鑰匙。 \n在立法院周邊抗議的還有908台灣國總統與反核的環保團體,有抗議人士趁警力空檔,把立院國旗拆下,也一度與警方爆發拉扯。 \n資深藝人郝曼麗上午9時30分許,帶著國旗在景福門附近高喊「我挺中華民國」、「我挺台灣」,遭到群眾嗆聲;一名年近八旬的老婦人在場表態支持總統馬英九,群眾要她趕快離開,情勢一度緊張。 \n台北市警察局表示,從國慶典禮結束後,從下午1時起針對周邊道路進行撤交通管制,而出動2907名維安警力,人員也陸續歸建駐地。 \n警方說,公民1985行動聯盟陳抗活動至下午1時結束,聲援民眾轉赴自由廣場,活動旁維安警員同樣回歸各分局,初估在上午10時30分時,聲援人數最多,達到1萬人,人潮占滿濟南路其中一小段。 \n至於抗議團體聚集自由廣場,警方表示,將視狀況派員前往維安。

  • 公民1985行動聯盟「快閃」行動

    公民1985行動聯盟「快閃」行動

    公民1985行動聯盟4日晚間7點在台北車站大廳,發起10分鐘「快閃」行動,現場有40多人在台北車站大廳舉起海報、圍成一圈,進行清唱《你敢有聽到咱ㄟ歌》,並號召路過民眾一起參與10月10日國慶日早上10點10分,到立法院旁升起「公民旗」,訴求「藍綠停止惡鬥,還權於民」。

  • 熱門話題-公民運動單純化 防政黨介入

     馬總統鍘王失效演成嗆馬大串聯,929罵馬怒火聯盟發起的黑衫軍活動,集結10多個公民團體,在國民黨19屆全國黨代表大會當天上凱道嗆馬。台灣的公民運動方興未艾,經過紅衫軍、白衫軍到如今的黑衫軍已然成形,但是公民運動也必須小心,一旦政治團體介入,整個運動就會變質。 \n 馬總統的鍘王行動引來這麼大風波,已不是單純的司法關說案件,媒體所以用「九月政爭」描述,充分顯示其間牽涉到的馬王之爭、國民黨內部的權力鬥爭、行政立法部門之爭,以及朝野兩黨的立院議事主導權之爭,甚至可以上綱到憲政爭議。這麼複雜的議題當然很難用「鍘王」或「嗆馬」說清楚。 \n 號稱超過10萬民眾要參加黑衫軍行動,民眾之所以很快回應嗆馬聯盟的號召,有幾個理由:一是過去以來就對馬政府的施政不滿,二是經濟問題遲遲沒有改善,三是對於鍘王手段起反感。集結起來的團體涵蓋綠色聯盟、關廠工人連線、台灣農村陣線,議題包括反核四、反服貿黑箱、反土地不當徵收、反惡性關廠…,所有對最近以來中央和地方施政的不滿一時爆發。 \n 但是黑衫軍的行動還沒開始已經蒙上政治介入的陰影,民進黨中央軋上一角,以聲援關廠工人名義參與,而白衫軍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人也質疑黑衫軍是「某黨高層授意」,929聯盟急忙出來澄清這完全是自發性的公民運動。事實上,黑衫軍行動的成敗也完全繫於是否有政治力介入。 \n 公民運動是民主政治發展中的一環,是公民對於施政或政策意見的自主表達,白衫軍上街至少表面上樹立了一個嚴防政黨介入的典範,如果黑衫軍不能沿襲白衫軍,那麼台灣的公民運動將因此淪為政黨的外圍。

  • 時論-台灣新公民運動時代的來臨

    時論-台灣新公民運動時代的來臨

     幾乎所有參與或觀看「公民1985行動聯盟」連續兩次抗議行動的人都同意,台灣新公民運動時代正在來臨。這種透過網路號召,發起者出自各行各業,由素不相識到集思廣益、眾志成城的動員模式,是習慣社會有力人士、有力團體(如政黨)動員的人無法想像的。無論被稱為「台灣版茉莉花革命」或「社會運動2.0版」,它都是一種「公民」運動,遠非舊的群眾運動可比。 \n 公民與群眾的最大分別就是自覺性、自主性、自制性,「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追求普遍正義」;他們已經不是運動的追隨者,而是運動共同的發起者及普遍正義的立法者。可以說,公民立法者第一次站上了台灣歷史舞台! \n 為什麼要公民立法?因為公民對必須代表公共利益的政府完全失去信賴,「真相」及「人權」構成這次洪仲丘事件的核心目標,他們以公民集體行動要求政府實現這兩項目標,視之為自己在履行公民責任,也是道德責任。一般運動追隨者只有你的、我的真理,公民立法者卻專注共同的真理,有些事適合單槍匹馬進行(如毒物專家林杰樑的行俠仗義),有些事則必須以普遍正義進行,就像「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訴求:「還洪仲丘公道,找回失落的公平正義」。 \n 阿拉伯茉莉花革命與台灣版茉莉花革命層次其實不同。前者主要關注政治改革,鮮少公民社會特質;後者關注社會正義(因政治改革已大半完成),公民社會開始成熟。後者更像漢娜.鄂蘭說的,要從「公共領域衰落」(即代議制取代了公共協商、經濟取代了政治、政黨只關心選票、個人陷入無能為力而對公共事務冷漠麻痹)中,通過「革命行動」來復興公共領域,承繼古希臘伯里克里斯的民主社會理想:「雅典公民不會因為忙於家事而忽略國事。對於公共事務無興趣者,我們不認為他們是由於懶惰,而是由於無用。即使我們之中少有創見者,我們卻都是政策的可靠評判者。」 \n 洪仲丘事件會激起空前浩大「公民之怒」,顯然由於人人都是可靠的評判者。盲從及非理性的群眾運動正在退位,具有台灣中產階級特色的新公民運動正在興起。超越藍綠、更關注普遍正義及制度弊病,近年原已蔚為公民思想主流,伴隨對政黨、藍綠惡鬥的厭惡,可惜政治舊勢力仍然迷信衝突對抗,在他們的蓄意操作下,「第三勢力」始終無法出頭,發揮「第三方平衡」力量,台灣也一直無法擺脫內耗命運。 \n 如今「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成功,不只讓大家看到了台灣公民社會的成長,也看到第三勢力的一線曙光,甚至情勢的發展有可能非常快,新公民運動思維很快即將改變舊群眾運動思維,維持舊思維的政黨很快即將沒落,如同湯瑪斯.庫恩指出的:「典範的轉移」不是逐漸發生的,是突然出現的! \n 葛蘭西曾先知性的預言,在東方,國家就是一切,西方則因有了獨立的市民社會,政治的強制性開始弱化,文化及意識形態的領導權開始凸顯,革命的重心也從暴力奪權轉向競爭社會的同意和擁護,哪一方能確立「文化革命觀」,掌握文化領導權,哪一方就能掌握社會。從「反核四大遊行」到「萬人送仲丘」活動,大家看到的正是這種文化領導權橫掃一切、所向披靡的現象。(作者為作家)

  • 洪媽媽:放下仇恨 查出真相

    洪媽媽:放下仇恨 查出真相

     洪家家屬昨天悲慟為枉死的陸軍下士洪仲丘舉行告別式,強忍悲痛送仲丘最後一程,多次淚崩的洪媽媽還理性的籲請外界放下仇恨,讓仲丘一路好走,哭紅雙眼的姊姊洪慈庸則感謝各界關懷與協助,會持續追查真相。 \n 仲丘託夢 要媽媽放下 \n 洪媽媽依照本省習俗,不能送仲丘最後一程,她說,夢到仲丘回來,要她放下,她才有勇氣籲請外界放下仇很,讓仲丘一路好走。 \n 洪媽媽說,仲丘在夢中告訴她說:「媽媽妳叫我要放下,那妳也要放下,我只是去換個身體,將來借某個因緣再回到你的身邊。」洪媽媽說,所以,她在凱道上才會跟群眾說,「希望你們放下心中憎恨,我們平和的送仲丘離開。」 \n 洪仲丘枉死第32天,家屬為其舉辦告別式,由馬英九擔任主祭,憤怒群眾將馬層層包圍,並比出「倒馬」手勢,陪同馬英九的當地墩北里里長謝瑞德急得下跪說,「不要這樣,這樣越弄越糟」,要親友們讓出一條路來;立法委員楊瓊櫻也哽咽拜託鄉親要冷靜,請大家維持秩序,洪家希望很平和辦完告別式。 \n 馬英九說,「今天絕對不是來安撫家屬」,身為總統,他會負起責任,督導國軍改革,絕不容許類似事件再發生。 \n 慈庸抗議 不與馬握手 \n 馬總統前往上香,臉色凝重的他步入靈堂,上香獻果後,一一跟家屬握手,走到洪慈庸面前,馬想要跟她握手時,洪慈庸卻以一鞠躬來拒絕,讓他碰了釘子。洪姊表示,馬總統對家屬、社會的承諾都沒有履行,她感到相當失望。 \n 洪仲丘的成大同學們製作了全長11分鐘追思紀念影片,記錄洪仲丘短短24年的人生歷程,影片背景音樂挑選了仲丘生前最喜歡的五月天樂團的「乾杯」。 \n 洪父再籲「君無戲言」 \n 對於馬總統之前表達「管定了」卻未兌現,洪家家屬相當不滿,洪父洪吉端當著馬總統的面說,希望總統如上次所言,「這件事,已經管到底了,回去一定徹底能夠還原(事實)」。洪吉端強調,希望總統「君無戲言」,不要到最後變成每一句話都是謊言。 \n 洪仲丘遺體隨即移靈至大甲火化場火化。下午,洪仲丘的家屬護送他的骨灰罈到萬丹山。舅舅胡世和表示,洪仲丘確定將長眠萬丹山,預計在農曆9月時擇吉日晉塔。

  • 仲丘確認為他殺

    仲丘確認為他殺

     洪仲丘家屬昨天看到馬英九總統,強烈抨擊軍檢遲遲未將「他殺」的死亡證明交給家屬,在馬總統交辦隨行的國防部長楊念祖後,昨晚軍檢終於將第3張「他殺」死亡證明書送抵洪家。 \n 洪父向馬總統表示,家屬只是要一個真相,軍方卻不斷抹黑、欺騙,就是因為真相不明,軍檢起訴書的內容才會模糊不清,引發群眾怒火;另法醫也證實洪仲丘的死亡原因是「他為」,但家屬跟軍方要求「正式版本」的死亡報告,卻一直遭拒。 \n 昨天到洪家弔唁的馬總統當場指示楊念祖,既然法醫已正式表明,這就是「他殺」,檢察官應該根據法醫解剖的結果來開死亡證明書,這也是司法的常識。 \n 胡世和同時出示兩張洪仲丘的死亡證明,第1張軍檢及法醫開立死亡證明的死因為「意外死亡」;第2張是解剖後開立是「未確認」,他認為解剖檢驗報告已完成,為何不能開立寫明「他殺」的第3張死亡證明? \n 昨晚家屬才拿到確認仲丘為他殺的死亡證明,洪慈庸無奈表示,「我們終於拿到弟弟死亡證明書」。她說,日前軍檢表示,死亡證明書按慣例只可開2次,將會依「公文方式」來交代死因,但家屬對此不能接受,因為先前2張死亡證明都與弟弟的死亡方式差很多,所以堅持要1張明確的死亡證明。對於軍檢速度如此「快速」,洪慈庸說,「或許是陳情書起了效用吧!」

  • 社論-軍法信用破產 大破大立才能解民怨

     洪仲丘案延燒,昨天公民1985行動聯盟號召數萬民眾走上凱道送別仲丘,可知此案引起的社會效應猶是方興未艾! \n 就在數日之前,國防部長因此案下台,新舊兩位部長先後親至洪家致歉;軍檢也已加緊腳步,一口氣起訴十八名被告,上至旅長,下至戒護人員,似乎一網打盡;軍事法庭旋於次日公開審理,法官問案不假詞色;另外桃檢偵辦湮滅證據案亦告終結,確認禁閉室監視器黑畫面是設施問題,非遭人為刪除,遂做成不起訴處分。至此觀者也許有個疑問,一連串的政府作為,為何不能平息社會輿論的質疑,為何洪家始終不能相信政府有心透過軍法程序發掘事實真相,還社會及家屬一個公道? \n 我們以為,問題出在要以軍法系統的體制與運作習性在洪案中還原真相的要求,必然捉襟見肘,破綻百出。軍法體制的傳統思維,是為了建立統帥權的指揮無礙而非為了追求法治正義。洪仲丘案引起立法院討論修正軍事審判法,立有軍方背景的委員強烈反對,多少反映了軍方鞏固統帥權的觀念牢不可破的程度。 \n 而洪案的吊詭之處,正在於此案是要破除上級指揮系統的不當干預以追求個案法治正義。這就使得軍方高層,從三軍統帥到國防部長,都不能也不敢過問洪案的偵查與審判方向及內容。偏偏軍方高層為了表示負責,又必須一再宣示偵辦到底的決心,使用像是「我們管定了」一類的語言安撫人心,然而這類表達方式一方面形成了高層可以指揮辦案的印象,另一方面卻又因為真正可以干預的部分極其有限,以致軍法人員的表現一旦不符期待時,外界必會歸罪統帥高層。加上傳統思維的影響,軍法人員多有維護並穩定權力指揮系統的慣性,除非獲得高層指示,習於遵守辦小不辦大、向下不向上發展的政策指標。既不以追求個案法治正義為終極目的,軍法系統的先天上已無足以贏得家屬或者社會信賴的體質。在高層不容插手,又不借重司法系統協助辦案的前提下,任由軍法系統自力自主辦案,幾已註定會讓外界失望的結果。 \n 說的直白些,軍事司法系統如果一向只知道根據上級指示的方向辦案,其人員到了必須以追求個案公平正義為鵠的的時候,是否真正具備追求公平正義所需要的能力,其實必也遭到懷疑,這正是本案的困境所在。 \n 追求個案公平正義的刑事司法程序,一項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無罪推定,用以約束法官;檢察官固應了解法官是基於無罪推定審判,但是必不可能徹底實行無罪推定,檢方辦案若對每個人都推定無罪,恐無可以起訴之人。因此檢方辦案的正常作為,該是一方面大膽假設、一方面小心求證。今天我們無意自任審判判斷洪案之中到底是誰犯了什麼罪名,但是冷靜旁觀軍檢的起訴,彷彿看到了軍檢奉行無罪推定而竟要逼使軍事法庭法官推定有罪以為補救的詭異現象,然而此種狀態果然存在,就是司法正義系統的重大扭曲! \n 何以如此論斷呢?依照洪家家屬的感受,心中最大的疑問乃是洪仲丘被關禁閉致遭不測,是否營中有人集體有意置之於死地以報私仇?若是並無積極故意,有無未必故意存在?這本是控方辦案,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所應有的射程範圍,但是軍檢起訴完全未朝此方向偵查,反似自始即已排除共同殺人的可能性,而且認定虐待致死乃是一人所為,而不是共同的行為。起訴基調一旦設定共犯結構並不存在,也正就是軍事法庭諭令被告並無串供之虞可以交保免予羈押的根據。然則軍檢的起訴書中對於虐待動機,明顯交待不足,也不免予人避重就輕的觀感。再加上軍檢為起訴召開的記者會中,未經多方假設即已設定只想辦小不想辦大的意態十足,事後針對家屬質疑,檢察長甚至說出受到突襲的話語,在在使人印證軍檢揮之不去的壓低層級、縮小打擊範圍的護短心思。一旦軍檢的種種言行坐實了「不為」遠勝於「不能」的觀感,而軍事法庭既不能改採有罪推定進行審判,又會因為缺乏軍檢提供有力證據難以變更起訴罪名,想要民間重建軍法機關求取公平正義的信心,戞戞乎難矣! \n 明乎此,軍方還要繼續眼睜睜地看著洪案正義難伸,軍法信用破產,而猶不願嘗試任何大破大立的改革努力嗎?

  • 1985行動聯盟:訴求不變

     行政院長江宜樺今天對公民1985行動聯盟提出訴求做出4點回應;聯盟發言人陳先生表示,必須討論才能對外發言,3大抗議訴求不變。 \n 陸軍義務役下士洪仲丘死亡案屆滿1個月,警方統計11萬人走上凱道,送洪仲丘一程。行政院長江宜樺晚間對1985行動聯盟提出訴求做出4點回應,包括成立冤案委員會、推動軍審法修法承平時期軍法部分回歸司法。 \n 聯盟發言人陳先生在活動結束受訪表示,針對行政院做出的回應,聯盟必須討論才能對外發言,但先前提出的三大抗議訴求不變。 \n 公民1985行動聯盟提出三大抗議訴求:一、立即啟動特偵組或軍司法共同偵辦小組偵辦全案;二、立即組成軍事冤案調查委員會,對歷年冤案重啟調查;三、承平時期軍法全面回歸司法。總統直接負起軍中人權直接完全責任。 \n 洪仲丘原本7月6日就要退伍,最後一次放假歸營後,被發現攜帶有照相功能的手機,6月28日被送到楊梅高山頂營區關禁閉(悔過)。7月3日在營區體能訓練後身體不適送醫不治,引發社會關注。1020803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