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5千的搜尋結果,共10

  • 美海軍將購22架瑞士退役F-5E/F戰機

    美海軍將購22架瑞士退役F-5E/F戰機

    美國海軍的代表與瑞士國防採購局代表,討論了以約4000萬美元採購22架瑞士退役的F-5E/F戰鬥機的交易,這些戰機做為海軍的異機種對抗的假想敵部隊。 \n \n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美國國會議員即將完成2020年國防預算,在總額7,380億美元的大預算中,已同意美國海軍所編列的4,000萬美元價格,做為向瑞士採購22架二手F-5E/F虎式(Tiger 2)戰鬥機。 \n \n瑞士操作F-5 戰機已有35年的歷史,他們最多的時候,總共有100架的F-5E/F,如今則裁減到53架,其中只有26架還在操作,其他的則是封存起來,因此機況還算不錯。幾年前,美國海軍從F-5E的使用國當中,購買了44架,其中就以瑞士的狀況最好。 \n \n瑞士目前正在尋找新的戰鬥機以替代這些F-5E。原本政府屬於瑞典的JAS-39E獅鷲式(Gripen E),結果在2014年的公投被否決,只能重新擬案。今年6月,獅鷲戰機的製造商紳寶公司(SAAB)決定退出瑞士的競標,因此目前瑞士的評估對象是F/A-18E超級大黃蜂(Superhornet)、歐洲2000颱風戰鬥機(EF-2000 Eurofighter Typhoon)、達梭飆風戰機(Rafale),和聯合打擊戰機F-35A。 \n \n瑞士政府必須最遲在2030年之前更換新戰機,以保護該國領空及其安全。 \n \nF-5 戰機是諾斯洛普(Northrop)在1960年代開發的輕型格鬥戰機,由T-38鷹爪教練機(Talon)衍生而來,早期型是F-5A 自由鬥士式(Freedom fighter),到了1970年代,全面更新航電系統,加裝小型射控雷達,成為F-5E虎式,以操作成本低、維護方便而聞名,成為開發中國家的好幫手,中華民國空軍是F-5E的最大使用者,總數423架,其中242架是航發中心自行生產。 \n \n到了1990年代後,隨著精密電子元件的小型化,許多先進的航電系統也可以安裝在小型戰機身上,因此許多F-5E的使用國又持續改進它,比如新加坡空軍、巴西空軍、瑞士空軍、泰國空軍的F-5E都已加裝新式儀表系統、抬頭顯示器、先進火控雷達,使F-5E可以有視距外防空作戰能力。 \n \n泰國空軍在2017年又通過了F-5E的第3次升級計畫,稱為「超級虎」,預計使用到2035年。 \n

  • 菲律賓2020年將購買先進戰機

    菲律賓2020年將購買先進戰機

    菲律賓經濟好轉,有餘力投資在國防上,菲國空軍正在考慮在2020年購買多用途先進戰鬥機,以增強防空和邊境保護能力。 \n \n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菲律賓空軍高級官員在11月14日發表未來的戰機購買計畫,表示將會從國際上的戰機當中,挑出合適的機種,以增強空防實力,簡報中顯示了歐洲颱風戰機(EF-2000 Eurofighter Typhoon),洛馬公司的F-16戰隼(Fighting falcon),蘇霍伊Su-30側衛(Flanker),與紳寶JAS-39獅鷲(Gripen )。 \n \n這位官員指出,採購戰機的備忘錄,已在國防部進行審批,預計將在2020年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啟動該計畫。 \n \n由於長期經濟不振,菲律賓在1990年代時,菲律賓空軍使用的是F-5A/B自由鬥士戰機,其中有一些數量還是中華民國空軍轉贈。到了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菲律賓甚至連F-5A/B都無力維護,加上戰機本身也已老舊,到2005年全部的F-5A/B退役後 ,菲律賓空軍就沒有任何噴射戰機了,國家無戰機的時間長達10年。 \n \n直到2014年,菲律賓和美國簽署了《加強防務合作協定》,美國以優惠價格售予菲律賓F/A-50輕型戰機,才結束無戰機的窘境。 \n

  • F-22飛行員接收GAU-5A步槍當防身武器

    F-22飛行員接收GAU-5A步槍當防身武器

    戰機飛行員在出勤時,也會帶槍當作防身武器,以往多以手槍居多,但是也可能改用威力更大的自動步槍。駕駛F-22戰機的美國空軍第3聯隊在臉書上宣布,新的防身武器將改用GAU-5A自動步槍。 \n \n防衛部落格(defence-blog)該帖子寫道:「感謝673 安全部隊(673d Security Forces Squadron)向我們的F-22飛行員展示了新的GAU-5步槍,如果他們(飛行員)不得不彈射降落在敵區,這把槍將有效增加我們的飛行員的防衛火力。」 \n \n最新的GAU-5A,是由標準M4卡賓槍改造,變得更緊緻易攜帶,特別提供給美國空軍的作戰飛機上。新步槍具有緊湊的尺寸、火力、高可靠性,也減少零件的數量。它會收藏在彈射座椅下的標準救生包當中。由於是以M4卡賓槍為原型,GAU-5A也是採用標準5.56公釐步槍彈,射程稍短,但也超過200公尺,為了簡化維護,它被設計成無需工具即可在60秒內組裝/拆卸。 \n \nGAU-5A引進之前,飛行員多半依賴手槍及野戰刀當作防身武器,今年3月過世的美國海軍飛行員沙特帕(Joe“Hoser”Satrapa),在越戰期間,他每一回出任務都會攜帶2把手槍、4枚手榴彈、60發子彈和2把戰鬥刀,被同行飛行員笑稱「特種部隊」。 \n

  • 「虎嘯」台東 空軍F-5E中正號戰機成最大亮點

    「虎嘯」台東 空軍F-5E中正號戰機成最大亮點

    據空軍司令部發布訊息指出,睽違4年的時間,台東志航基地再度於今日(7/14)對外開放,邀請民眾與家屬前往參觀。除了有雷虎小組的特技表演外,基地也展出重新披上虎斑圖案的F-5E「中正號」(F-5E/F Tiger II)戰機;和空軍3款現役主力戰機:IDF經國號(AIDC F-CK-1 Ching-kuo)、幻象2000(Mirage 2000)和F-16戰機(F-16 Fighting Falcon)的飛行表演。 \n \n其中基地內最亮眼的機型,莫過於老當益壯、披上亮眼虎斑的F-5E老虎式戰機,吸引不少人的關注。而空軍司令部日前曾表示,此次特別展出以虎斑為主軸彩繪F-5戰機,象徵基地所孕育出的小老虎,堅守崗位、捍衛領空,並配合戰備需求,機身、機翼為低視度虎斑迷彩;直尾翅為黃黑相間虎斑迷彩,以突顯老虎勇猛頑強,卻又不失活潑。 \n \n我空軍在購得F-16戰機與幻象2000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守衛台灣海峽的安全,是由首次服役於1962年的F-5E/F虎II式肩負此重責大任。因為F-86軍刀機(F-86 Sabre)的老化,於1965年購入首批F-5A/B型「自由鬥士」戰機(F-5A/B Freedom Fighter)115架,分別駐防於台南空軍基地;直到1973年與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協議共同製造F-5E戰鬥機,首架出廠的F-5E戰機,為慶祝蔣中正總統88歲誕辰,因而取名為「中正號」。 \n \n但隨著機齡逐漸老化與新戰機進入,目前我國空軍的F-5E/F戰機雖仍在役,但已退居二線成為飛官們的訓練機型。本來漢翔欲改良現役戰機為Tiger 2000型,但最終在多方考量下,該方案無疾而終,而現役的F-5E/F也將於十年內陸續退役。 \n \n基地內除上述四款戰機展示外,另外C-130H運輸機、P-3獵戶座海上巡邏機(P-3 Orion)和E-2K空中預警機(E-2 Hawkeye)都出現在志航基地,歡迎民眾和粉絲前往拍照。而今年度的基地開放日,除志航基地外,另外還有3場:分別是高雄陸軍步訓部(7/28)、空軍嘉義基地(8/11)和海軍蘇澳基地(8/25)。 \n

  • 守護台海40年 老當益壯的「中正號」F-5戰機

    守護台海40年 老當益壯的「中正號」F-5戰機

    中華民國空軍在購得F-16戰機(F-16 Fighting Falcon)與幻象2000(Mirage 2000)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守衛台灣海峽的安全,是由首次服役於1962年的F-5E/F虎II式(F-5E/F Tiger II)肩負此重責大任。當年因為考量F-86軍刀機(F-86 Sabre)的老化,於1965年購入首批F-5A/B型「自由鬥士」戰機(F-5A/B Freedom Fighter)115架,分別駐防於台南空軍基地;直到1973年與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協議共同製造F-5E戰鬥機,首架出廠的F-5E戰機,為慶祝蔣中正總統88歲誕辰,因而取名為「中正號」。 \n \n源自諾斯洛普公司內部設計案,目標是提供一款低成本且維護簡單的戰鬥機,正好遇上甘迺迪(John F. Kennedy)政府的「軍事支援計畫」(Military Assistance Program),在眾多競爭者中被選上,讓F-5戰機成為美國援助開發中盟邦的新款戰機。1959年首度試飛成功、首名海外客戶是挪威皇家空軍,於1964年向美軍採購多架F-5A型戰機。美國空軍不僅讓F-5A戰機投入越南戰場,更將多架F-5系列戰機轉贈南越空軍使用。諷刺的是,這批戰機不僅在西貢解放後被越共擄獲,多數更成為後來統一後的越南,與大陸和柬埔寨發生戰爭時的重要戰力之一。 \n \n諾普於1970年代獲得「國際戰鬥機」(IFA)計畫,將原有的F-5A戰機改良為後來E型。升級後的F-5E戰機,不僅機身加長加寬、引擎推力與油箱容量也增加不少,雙座版的F型則是保留機鼻區域一架機砲。諾普一共為美國空軍,生產了792架F-5E、140架F-5F和12架RF-5E型,大多數在軍事援助計畫(MAP)中轉交給盟國;並對瑞士、馬來西亞、南韓與台灣授權生產製造,而新加坡與智利空軍則有一批由以色列支援升級版的F-5戰機,擁有新型的以色列製系統與設備,亦可搭載該國生產的多種飛彈。 \n \n隨著機齡老化與新戰機進入,目前我國空軍的F-5E/F戰機雖仍在役,但已退居二線成為飛官們的訓練機型。本來漢翔欲改良現役戰機為Tiger 2000型,但最終在多方考量下,該方案無疾而終,而現役的F-5E/F也將於十年內陸續退役。而F-5E/F戰機也曾多次登上大銀幕,著名飛行員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中,美軍將部份F-5E/F機身塗黑,作為虛構的蘇聯(USSR)米格28戰鬥機(MiG-28),與美國海軍的F-14戰機(F-14 "Tomcat")交戰。電影殺青後,這批「模擬機」移交海軍,繼續擔任戰鬥飛行訓練的敵機角色。 \n \n台灣在取得F-16戰機以前,諾斯洛普飛機公司曾有意在現有F-5戰機基礎上,推出升級版本的F-20「虎鯊」戰機(F-20 Tigershark),但最終因為美方不支持、中美台三方關係變化等多個因素影響下,造成F-20計畫被迫中途夭折,而我方則轉向,自行研發經國號戰機(AIDC F-CK-1 Ching-kuo)取代之。 \n

  • F-5E和MiG-21 誰才是輕戰機之王?

    F-5E和MiG-21 誰才是輕戰機之王?

    冷戰期間,美蘇兩強在全球爭霸,都扶持自己陣營的開發中國家,其中輕便、廉價戰鬥機是相當重要的,美國的輕戰機代表是F-5E虎2式(Tiger2),而蘇聯則是Mig-21魚床式(Fishbed)。這兩種戰機性能各有千秋,一般認為很難判斷孰優孰劣,然而一段在非洲發生的空戰紀錄,使美國軍事家認為F-5E應該比MiG-21來的更優秀。 \n \nF-5E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以T-38教練機為基礎,改良而成的輕型廉價戰機,雖然極速不快,僅有1.65馬赫,雖然升限不高,僅有1萬5千公尺,但是它輕巧靈活,纏鬥性能很好,包括中華民國在內,有34國的空軍在操作它。MiG-21是米格設計局所製作的局部戰機,雖然體型不大,不過極速可以達到2馬赫,也有眾多的國家使用它。 \n \n以往的故事是, F-5E與MiG-21緣慳一面,始終沒有對決過,然而他們其實曾經曾在戰場發生過殊死戰,地點在容易被世人遺忘的「非洲之角」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在那裡,F-5E與MiG-21曾經進行了宿命的對決,而且有明確的勝負。 \n \n1974年,衣索比亞陷入政治混亂,軍事政變推翻了美國所支持的海爾.塞拉西(Heile Selassie)皇帝,然而各個軍閥間誰也不服誰,不同派系之間相互權力鬥爭,在接下來的3年混戰不休。就在此時,旁邊的索馬利亞軍事強人西巴德.巴雷少將(Mohamed Siad Barre)認為這是入侵衣索比亞的天賜良機,蘇聯顧問也評估此戰可行,於是索馬利亞於1977年7月13日對衣索比亞發動侵略戰爭,其中空軍部隊包括25架MiG-17和29架MiG-21,對衣索比亞的歐加登地區(Ogaden)發起攻擊,因此這場戰爭被後世稱為歐加登戰爭(Ogaden War)。 \n \n如同巴雷少將和蘇聯顧問的預估,衣索比亞在戰爭初期被打的難以招架,兩個星期內,索馬利亞凱歌猛進,擊落了1架衣索比亞F-5E戰機、DC-3運輸機、C-47運輸機等。而混亂不已的衣索比亞政府,自然對歐加登發生的戰事反應相當遲緩,軍方在被打2星期後終於下達總動員令,但是要集合成有組織的部隊還需要數週才能完成,此時歐加登的少數部隊相當孤立無援,他們的F-5E不到10架,但是隨後卻是表現最好的一支部隊。 \n \n先說明一下衣索比亞的F-5E來歷。衣索比亞在20世紀60年代後,開始得到了美國的大力支持,他們的空軍很快成為美式系統,先是獲得F-86軍刀機,之後又取得F-5A自由戰士戰機(F-5E的前身)。到了1974年,衣索比亞向美國申請麥道的F-4幽靈2式戰機,但是華盛頓僅願意提供16 架F-5E,不過又由於該國動亂和侵犯人權事件,到1976年,衣索比亞只得到8架F-5E。但是這些飛行員在索馬利亞入侵之前的幾個月前,在卡拉馬拉山口上空進行了足夠時數的F-5E戰鬥訓練。 \n \n1977年7月24日下午,2架F-5E在地面雷達官的指導下,攔截原本要來轟炸基來的2架MiG-21,並且領隊貝扎比.貝德羅斯(Bezabih Petros)首開紀錄,把這兩架MiG-21轟上西天,這F-5E戰機的第一次空戰,拿到了全勝。 \n \n一天之後,另一名F-5E飛行員拉傑斯.特夫納(Lagesse Teferra)表現更精彩,他與另名3架F-5E一同迎戰8架敵機(4架MiG-21、4架MiG-17),他們聯手擊落了其中4架。整個過程包括機炮擊落1架而AIM-9飛彈擊落2架。 \n \n7月26日,貝德羅斯和特夫納聯手出擊,他們攔截2架靠近德雷達瓦空軍基地(Dire Dawa airbase)的MiG-21。這場空戰貝德羅斯用AIM-9擊落一架,而特夫納用他的機砲也擊落另一架。 \n \n不過隨後的戰鬥中,這些空戰英雄有些也會被擊落,比如打下4架敵機的特夫納,在1977年9月1日最後一場空戰中,遭到索馬利亞地面炮火擊中,他之後被索馬利亞所生摛,在監獄渡過10年終於被釋。 \n \n在這1個月的時間裡,索馬利在空戰的巨大損失,造成地面部隊不敢輕易推進,衣索比亞的F-5E透過一場場空戰贏得寶貴的時間,為政治家爭取到古巴和蘇聯的態度轉變,使他們從原本支持索馬利亞,改而支持衣索比亞,終於在1978年4月,衣索比亞將境內的索馬利亞部隊全部逐出,贏得了歐加登戰爭的最後勝利。 \n \n從這場戰爭中就可以證明,F-5E在空戰的表現上比MiG-21更優越 ,並不是在速度上取勝,而是中低高度的機動能力,以及武器的性能。 \n \n另外,由美國顧問提供給衣索比亞空軍的培訓效果,也顯然比蘇聯教官教給索馬利亞部隊來的高明,空戰表現才有如此巨大的差異。 \n \n

  • 泰國空軍計畫升級F-5E戰機 可再戰15年

    泰國空軍計畫升級F-5E戰機 可再戰15年

    F-5E戰機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設計生產的,它很輕巧靈活,而且構造簡單、價格便宜,因此是許多開發中國家在1970年代引進的主力戰機。進入21世紀後,仍有許多國家持續使用F-5E,而且為了順應時代潮流,開始升級和改良。泰國皇家空軍向內閣政府申請升級4架F-5E虎2式戰機( TigerII)的相關預算,也一起申請另外10架F-5E的初步升級合同。 \n \n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 泰國空軍將升級案稱為「超級虎」(Super Tiger),包括新的數據鏈接、多模式雷達、新式空用武器和電子戰系統。據泰國空軍所述,費用將達9610萬泰銖(新台幣8610萬),在升級完成後,F-5E大約可以延長15年的使用壽命。泰國先前還收到新加坡捐贈的10架退役F-5E戰機,加上原有的F-5E機隊,將會分配到泰國東部的烏汶(Ubon)的211中隊。 \n \n泰國F-5E的改良是與以色列合作,引進以色列拉菲爾公司(Rafael)的巨蠎4型( Python-4)敏捷短程空對空飛彈、德比中程飛彈(DERby missile),加上伊爾伯特公司(Elbit)的頭盔瞄準鏡,現在還將增加Litening 3瞄準莢艙和Skyshield電子戰莢艙,甚至通訊設備也升級為HAVE QUICK II跳頻系統,使得升級後的「超級虎」在航電與武裝的水準,堪稱可與F-16匹敵。 \n \n泰國空軍的戰機種類不少,有美製F-16A/B、F-5E和瑞典製JAS-39C/D,其中以JAS-39機況最新,性能也最優,還曾經在去年與中國大陸跨國演習其間,全勝大陸空軍的殲11機隊。 \n \nF-5E戰機的前身是T-38超音速教練機,之後改裝成F-5A/B自由鬥士戰機(Freedom Fighter),在越南戰爭期間,曾有一批改造的F-5A投入戰場,被稱為「小虎」(Sukoshi Tiger),也叫F-5C,這個計畫得到許多支持,因此諾斯洛普把引擎推力提升,航電雷達加強的版本,也就是F-5E,對於許多經濟實力有限的開發中國家是非常好的選擇,其中也包括中華民國。 \n \n1970年,航發中心引進了F-5E的製造生產線,對於我們的航太工業有極大的提升,1974年10月30日,首架自組的F-5E出廠,被命名為「中正號」。中華民國空軍曾經是世界上擁有最多F-5E戰機的空軍,捍衛台海安全達30多年,一直到IDF、F-16、幻象2000在1997年後陸續接防,才逐步轉為二線機種,可稱的上勞苦功高。F-5E在退出空軍第一線後,仍然是重要的部訓教練機,它就如同一位資深的老教官一樣,教導新進飛行員成為真正的天空戰士。 \n \n原先航發中心希望就IDF的研發經驗,也升級空軍的F-5E,還自費改造了一架F-5E,安裝與IDF相同水準的航電系統,稱虎2000,結果空軍一直沒有意願改良,一心只期待添購新機,使我們F-5E的妥善率大不如前,實在非常可惜。 \n \n事實上,如同泰國的作法,F-5E在妥適的升級改良下,還是能夠保持傑出的空勤效率,巴西的F-5E也經過極大的改良,稱為F-5M。 \n

  • 冷戰歷史 漆著紅星的F-5戰機

    冷戰歷史 漆著紅星的F-5戰機

    美國曾透過各種管道取得蘇聯戰機,並以這些飛機在內達華州內利斯空軍基地(Nellis Air Force Base)設有4477中隊,以操作蘇聯戰機為主。無獨有偶,前蘇聯也曾經取得過美國F-5E戰機做為研究與訓練,並成為日後蘇聯戰機的改進方向。 \n \n「航空主義」網站(the Aviationist)介紹前蘇聯取得美國戰機的源由。1975年4月25日,打了超過十年的越戰即將結束,南越空軍的的522架戰鬥機也因此落入當中以F-5A和F-5E為主,後來這批戰機繼續在紅色越南之下服役,而身為紅色鐵幕的老大哥的蘇聯,自然會把握這個機會,向越南共產黨政府索取幾架F-5E戰機帶回蘇聯研究。 \n \n \n據報導,當年F-5E就在契卡洛夫國家飛行測試中心(Chkalov's Russian Flight Test Center)進行研究。蘇聯工程師最初對F-5E的印象就是飛行座艙設計整齊簡便,比蘇聯戰機混亂的儀表板好的多。不過他們也發現了美國戰機的「嬌貴」,F-5E在第一次試飛機就因跑道不平整而爆胎,至於蘇聯戰機都有粗壯的機輪,跑道隨便一點也沒有關係。在經過修胎與重新整理跑道後,F-5E終於飛在蘇聯天空了,接著就與同量級的蘇聯MiG-21進行性能比較。 \n \n原先蘇聯工程師認為自家的MiG-21推力大、阻力小、極速快,應該會比F-5E來的優異,結果幾次實地模擬空戰中,F-5每次都勝過MiG-21,令蘇聯空軍與航空單位大驚失色,甚至調派更新式的MiG-23與F-5E對抗,結果仍然不敵F-5E!工程師進一步發現F-5E雖然引擎推力小,但是飛行阻力也低,纏鬥性能非常靈活,而F-5E的弱點在飛行升限不高,而且極速只月1.6馬赫。所以MiG-21、MiG-23若要勝過F-5E,必須利用高度與速度才行。據說這些發現,對於蘇聯研發後續戰機都有幫助,因此後續的MiG-29、Su-27也更重視操作性能與纏鬥能力,都與F-5E的研究經驗有關。 \n \n此了F-5E以外,蘇聯還取得過哪些西方戰機呢?冷戰時期一張可能是在莫斯科茹科夫斯基機場(zhukovsky airport)拍攝的照片頗有意思。這照片應該是從客機裡向外拍攝的,在一架蘇聯M-4重錘轟炸機的後方,有1架美製F-4 幽靈2式(Phantom2)和1架法製幻象3(Mirage 3)的等比例模型。這是說蘇聯曾經取得這兩型戰機嗎?還是這只是某種欺敵或是惡作劇?由於其他資料太少,實在無從判斷。 \n \n假如蘇聯能取得F-4和幻象3,比較可能的管道是透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伊朗在1978年保守伊斯蘭革命前是以美製武器為主,操作過F-4幽靈2式與F-14。雄貓式(Tom Cat)而在革命之後,據說與蘇聯有某種聯絡與交易。網上曾經有1張照片漆著紅星的F-14,據說是伊朗革命期間,逃往阿拉伯國家,再被蘇聯取得。雖然照片看起來很有說服力,而且故事頗為合理,但大多數分析人士認為是偽造的 。 \n \n那麼到現在,美俄兩強有沒有對方的現役戰機?應該沒有,不過也不太需要了。冷戰結束以來,俄國和美國的交流關係更加開放頻繁,從公開的航空展上都能取得對方戰機的性能諸元,甚至直接購買對方的商用化版本,也是一種方法。 \n

  • 我軍力未來發展的3選項

     我兩架戰機於13日在宜蘭東澳附近撞山墜毀,失事的是RF-5E偵照機和F-5F雙座教練機各1架,除了裝備上的毀損外,優秀的飛行軍官的殉難,更是無可彌補的損失。 \n F-5系列戰機,自1965年11月,擔任我空防任務以來,已有46年的歷史,是一款服役最長,機型也最多的主力機種。 \n 老化戰機 勢必要汰換 \n F-5戰機,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於1962年推出的輕型戰機,是美國為其盟國與第三世界國家設計的一種成本低、維護簡單的戰鬥機。早型的F-5A以對地攻擊為主,而F-5E已強化了空戰能力。美國政府為因應我確保海峽空優的要求,於1973年2月,簽訂了一份協議,由我航空工業發展中心(AIDC)在諾斯洛普公司的授權下生產100架F-5E戰機,是謂「虎安(Peace Tiger)計畫」,該計畫一直持續進行到1986年12月,共生產了242架單座的F-5E與66架雙座的F-5F,約占全球生產量的1/4,也因此使我成為該型機全球最大的使用國。由於我RF-104G偵察機,機齡老舊逐步除役,遂於1997年將7架F-5E改裝為RF-5E,以接替留下偵照任務。又因系列戰機為輕型戰機,結構單薄,不適長期使用。早期生產時,即有上縱樑機體結構問題,後由我航發中心自行發展之強化技術,補強後才得以延壽。 \n 從失事的兩架戰機的服役歷程看來,無論其是否肇因於機件故障,該系列戰機因機齡老化,性能衰退,已不適繼續服役,勢必面臨汰換的問題。 \n 空優時代 一去不復返 \n 為爭取海峽空優,確保我空防安全,如何獲得優質足量的戰機,始終是我發展空防戰力的重要目標,且因裝備壽限,故有裝備的汰換週期。1980年代我空軍即因F-104等主力戰機屆齡老舊,而面臨二代機的換裝問題。當時即在美國的技術協助下,研發「自製防禦戰機」(Indigenous Defensive Fighter,IDF);同時購自美國的F-16A/B及法國的幻象2000-5,並依其戰機性能,高低搭配,構成台海空優的作戰主力。而其中自製的「經國號」戰機(IDF),則負責中低空防禦。1996年台海危機時,我二代機的換裝工作大致已完成,危機的迅速落幕,除了因美軍兩個航母戰鬥群投射到台海附近外,而當時共軍初引進少量的蘇愷-27,且未形成戰力,故我仍保有海峽空優,亦為獲得台海安全的重要因素。 \n 跨入21世紀的共軍軍力,呈「跨越式」的發展,以致台海的戰略環境為之改變。不但在全般軍力上向共軍傾斜,又因其航空工業,挾其雄厚國防預算的支持下逐漸成熟,技術能力已與西方先進國家並駕齊驅。今年初共軍「四代戰機」殲-20,突然在美國防部長蓋茨訪華期間試飛亮相,更意味著共軍軍力的發展已不可遏制。相對於我以軍購為主的軍力發展,確保空優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在此戰略環境下,我空軍戰機換裝將日益困難。其未來的解決選項,不外下列3個: \n 其一、持續向美爭取軍售。在此議題上,大陸將其拉高到國家「核心利益」的層面,升高對美施壓,採取實質的制裁行動,包括中止中美兩軍的軍事交流;懲罰軍購的供應商等。近期大陸官媒發出警告,直指將先進武器賣給台灣,將與美債掛鉤,付出慘重的代價。其強烈的態度,一波強似一波。雖然目前美方尚未正式函復,美媒已報導,我擬採購之F-16C/D戰機已遭美國拒絕。顯示未來對美軍購,將益為困難。 \n 對美軍購 將日益困難 \n 其二、自力發展。依據發展「經國號」戰機的經驗,已奠定了我航空工業合作生產的基礎。2001年軍方展開「翔昇計畫」,以提升「經國號」戰機的性能, 2006年,第一架「翔昇機」試飛成功,並於2007年3月27日,將此型戰機命名為「雄鷹號」戰機。雖然,建立自我研發能量,所費不貲,風險尤高,又因技術能力的不足,性能往往達不到預期。但為解F-5系列汰換問題,循自力生產途徑,在不影響全般戰機的搭配組合的前提下,應屬可行。但中、高空的空優戰機仍待外求。 \n 其三、調整戰略目標,以因應下代戰機獲得不易的手段不足。此案旨在因應現實的戰略環境,不以爭取空優為目標,而以兩岸互信,追求兩岸和平,穩定海峽情勢,避免兩岸軍事衝突為戰略目標,因而降低戰機的質量需求。(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 軍機老舊真是問題癥結嗎

     中秋連假剛結束,就驚傳空軍花蓮聯隊兩架F-5F與RF-5E戰機於宜蘭東澳撞山的重大飛安事故。真正失事原因尚無法得知,其中5401號雙座F-5F戰機失事前一個月,還曾飛到松山機場參與慶祝八一四空軍勝利紀念日地面展示,更是空軍花蓮聯隊兩架享有火紅色調馬拉道太陽神彩繪塗裝特殊待遇的戰機之一。當天在松山機場參觀目睹這架戰機的筆者得知此事,感慨萬千心情沉重。 \n 連同這次飛安事故近,十年來空軍已至少損失八架同型戰機(六架F-5F,二架RF-5E),十名飛官失蹤或殉職。由於F-5E早在一九七四年就已服役,空軍航發中心(國營漢翔航太前身)產製的最後一架同型機出廠至今屆滿四分之一世紀。但根據國外航空專業期刊的F-5系列專題報導指出,包括出廠時間更久的F-5A/B、T-38A/C在內,全世界還有上千架同型機在十多國空軍服役(包括美國太空總署)。 \n 巴西政府不久前花了兩億多美元更新該國空軍四十多架F-5E/F,實施機體檢整翻修延壽,解決後勤補保缺件待料問題,更新雷達與數位化航電系統並加裝GPS等助航設備,搖身一變為具有全天候和視距外戰力的多用途戰機,更具備空中受油能力延伸航程。甚至可以數據資料鏈路(Datalink)與該國空軍的空中預警機連線作業,可使用空對地導向武器與標定莢艙,使這批老戰機具備新一代戰機八成以上的戰力(同樣經費只能買到一兩架新戰機)。 \n 反觀我國空軍同型機隊使用至今,從未更新航電次系統或實施整體前瞻性延壽方案提升戰力,甚至我國空軍同型機隊使用的還是舊式彈射椅,安全彈射高度下限為二千英呎。只想歸咎於機齡老舊模糊焦點規避政治責任,並無助於解決問題。美國、西班牙與土耳其空軍,均對比F-5E/F出廠更早、機體飛行時數更多的F-5A/B或T-38A/C檢整機體並更新助航、射控系統等座艙航電設備,打算再用上十年以後才會被新一代訓練機種汰除。我國政府與軍方為何對此視而不見? \n 德國空軍一九六○年代初購入當時被稱為「最後載人戰機」的F-104G,卻因為德國空軍訓練觀念與作戰環境,與該型戰機性能規範間有顯著差異,導致換裝該型戰機初期失事頻傳,F-104G被譏為「寡婦製造機」,導致德國空軍司令下台。接任德國空軍司令的Steinhoff重新調整飛官訓練體系流程,並為機隊更換安全係數更高的新型座艙彈射椅,使該型戰機發生飛安事故機率顯著下降。 \n 由德國空軍使用F-104G例子可知,新戰機若無經過嚴謹流程把關造就的飛官駕駛與先進前瞻的訓練觀念,一樣會照摔不誤,把飛機失事率高低與飛機新舊劃上等號,是過分簡化因果關係的錯誤推論。 \n (作者曾任國會助理,航空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